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番外:点点在风心(八)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番外:点点在风心(八)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29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35
   黑泽治也的大手扣在了袁点点的脸颊上,然后慢慢的低下头。气息笼罩在袁点点的脸上,袁点点有些痒,有些想后退。但是黑泽治也却捧着她的脸,不让她后退的看着她。  袁点点腰有些微微的弯下,而在黑泽治也的气息越来越近的时候,本来还在往后退的袁点点不动了。就这样睁大着双眼看着黑泽治也,眼睛眨也不眨一下。黑泽治也以为袁点点已经被他的魅力所迷惑,的确,他的脸足以让任何女人心动。  到目前为止还不曾遇到一个不为他的脸心动的女人,只要他稍微动动手指,女人都会被他收拢在手心里。让女人逃不掉,挣脱不开。黑泽治也自信满满,为这么轻易就征服了袁点点而得意,眼见着,两个人的唇瓣已经要碰到一起了……  “治也哥哥……”  袁点点的声音似猫咪,在这暧昧的当下更是如羽毛正在骚|动着心口。  “嗯?”  黑泽治也有些敷衍的应着。  “你有眼粑粑……”  世界安静了……  绮丽的感觉也随之瞬间消失了……  黑泽治也只觉得自己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冰冰凉,透心亮……。  “原来帅哥也会有邋遢的时候啊,熙哥哥总是说我。原来大家都会一不小心没擦干净眼粑粑啊,没事的,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不用担心,快点擦干净。”  袁点点推开脸黑的可怕的黑泽治也,然后拍拍他的胸口,一副安慰的模样,顺便递了一张餐巾纸给黑池治也。  黑池治也没接过,只是看着袁点点,真不知道她是故意以这样煞风景的话来拒绝自己,还是……  “治也哥哥,你也像小孩子一样吗?嘿嘿,我也常常耍赖的让熙哥哥帮我擦。今天我就帮你擦吧,下次我不帮你喽。”  袁点点见黑池治也不伸手接过纸,于是垫着脚尖,手拉着黑池治也的手臂,专心着表情帮他把眼角擦干净。  但看着她那单纯专注的眼神,黑池治也漂亮的眼底阴霾的戾气无法慢慢挥散……  突然间眼前的袁点点可爱的让他想揉进心里……  “点点,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子,可爱的让人无法生她的气。黑池治也伸手抱住袁点点,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像是对待自己的小宠物似的。  他突然开始有一种想要把她占为已有的感觉。  **************************************  吱呀……  微不可闻的声音,越做越熟练。这五年来的训练可不是白白训练的,袁点点垫着脚尖往里走。治也哥哥在自己房里只是玩了一下下就回房间了,而他一离开自己的房间,袁点点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就从房间里跑出来,往风拓熙的房里潜。  好想好想亲熙哥哥的嘴唇啊……  刚刚,在治也哥哥凑过来的时候,她还以为治也哥哥要亲自己。但是在她看到了治也哥哥眼角有眼粑粑,她才知道自己误会了治也哥哥。也是,治也哥哥长的那么好看,怎么会想亲自己呢?熙哥哥也是每次都为了堵住自己的刮噪。  她不会放弃的,她会让熙哥哥喜欢上她的。  眼见已经到了床边,袁点点得意的偷笑。这次不会让他发现了吧,她现在已经练就了猫步,走路比猫还轻。熙哥哥耳朵就算跟狗狗一样的灵,也不会听得到自己。  肩膀一耸一耸的,袁点点自我感觉太得意了。一手捂着嘴,看着床上没有动静的风拓熙。要不是怕吵醒了风拓熙,袁点点都得意的想仰天长笑三声。  脱了拖鞋,蹭到了风拓熙的床上。然后跪在一边,看着风拓熙闭着双眼的模样。  虽然治也哥哥长的比熙哥哥好看,可是治也哥哥长的太像女生了。应该说,比女生还要好看。她还是喜欢熙哥哥,最喜欢熙哥哥了。熙哥哥的嘴亲着也好舒服,好软,好想一亲再亲。  袁点点都有些想流哈喇子了,噘着嘴凑了过去。轻轻的靠近靠近,靠近再靠近。熙哥哥没有反应,袁点点在近在咫尺的时候停了下来。见风拓熙还没醒,立刻抓紧机会的把自己软嘟嘟的嘴凑到了他的嘴上。  眼睛睁的大大的,注意着风拓熙的反应。而在确定了风拓熙没有醒来后,袁点点轻轻的舔了一下风拓熙的唇瓣。  并不甜啊,可是为什么她就是晚上睡在床上就是想亲呢?  再舔了一下,还吧唧了一下嘴唇。似乎是在品尝一样,品尝了如此三次,袁点点还是没找到原因。  装睡的风拓熙被袁点点舔的浑身都热,那小嘴在自己的唇上来回的舔着,又不亲过来。就在那里跟耍弄自己一样,风拓熙的呼吸在变急促,而眉头都不自觉的蹙起来。而沉在自己世界里的袁点点完全没发现自己偷袭的人已经醒了,她今天睡不着的时候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于是就想过来亲亲找寻原因。现在,又亲了几下,还是没找到原因……  “舔够了吗?”  “没有。”  袁点点老实的回答着,她还在好奇为什么呢?  啊……  袁点点回答后,表情突然怔住了。然后迅速的回过神来,看着近在眼前的风拓熙的眼睛已经睁开了。袁点点受惊的往后一退,然后本来就在床的边缘,整个人就仰到了后面去。  风拓熙一惊,迅速的伸手拉住袁点点。而袁点点因爱受惊过度,双腿熟练的夹住了风拓熙的腰,而风拓熙侧着的身子被一起拉到往床下滚。如那次浴室的意外一样,风拓熙直接想都没想的就把袁点点给抱住,自己承受了那力道。  袁点点惊觉这画面实在太熟悉了,这就是两个人第一次意外亲亲到的画面啊。袁点点这次可聪明了,在风拓熙护住自己的时候,立刻闭上双眼,噘着嘴一个劲的往躺在地上的风拓熙的嘴上送。  风拓熙的手扣在她的手臂上,此时看着袁点点被自己推着还硬要往自己的怀里送,那嘴噘着一副不亲到自己不罢休的样子。  本来推着她的手臂一松,袁点点身体立刻趴了过来,如愿以偿的把嘴贴到了风拓熙的唇上。脸上闪着得逞的笑容,在亲了一下后,再舔了两下。不好意思的抬起小脸对风拓熙说道:“熙哥哥,点点又不小心亲到你了。”  不小心……  她还真好意思说……  “起来。”  袁点点之前瘦了很多,此时也没有第一次那种被泰山压顶的感觉。只是再这样重叠着压着,他怕自己又起了反应,到时候,她又要往自己裤子里掏……  “再抱一下嘛。”  袁点点死皮赖脸的贴着风拓熙,撒娇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而风拓熙的额头又开始出现黑线,本来已经都快忍不住了,现在她还不识趣的在自己身上扭来钮去,一副天真的让人想吞了她的无辜模样……  “袁点点。”  风拓熙的声音又开始压低了,那老一套的怒意威胁。袁点点虽然知道这是老一套,可是,她还真有些怕怕这老一套。  乖乖的从风拓熙的身上坐起来……  “袁点点,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许再进男人的房间。”  “你不是男人。”  袁点点狡辩。  “你说什么?”  风拓熙被袁点点的缺根筋气的吐血……  关于不是男人这件事情,在两个人十七岁时,一次风拓熙耍无耻扯着袁点点坐在他的腿上。然后让她研究了一个多小时,关于他是不是男人的问题。研究的袁点点手酸嘴麻的哭着夸他是男人,最凶猛的男人……  “你是熙哥哥。”  她的逻辑思维总是让人无语,风拓熙有些无言的看着袁点点。  “回房间睡觉去,再有下次,我打的你几天下不了床。”  说着,手已经如以前一样的扯住袁点点的手臂往外拉……  “熙哥哥。”  “干嘛。”  风拓熙扯着袁点点的手臂往外拉,听着她叫自己,没好气的回答着。  “点点再亲一个,亲一个点点就回房间睡觉。”  风拓熙的脸黑沉沉的,这是一个女孩子说出来的话吗?  “熙哥哥,点点想亲你。”  袁点点抵着门,耍赖的往风拓熙的身上囚。风拓熙被囚的没办法,只得弯下腰,见袁点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然后垫着脚尖亲上了他的薄唇。嘴角,微微的漾开,看着眼前那水嫩嫩的小脸,风拓熙的手插入她柔顺的黑发里。  “熙哥哥,晚安。”  得到了晚安吻,袁点点乖乖的离开。然后顶着红通通的小脸往外走,风拓熙关上门。黑暗里,那双眼睛越发的深邃,而嘴角那止不住的笑意……  以息罩睁。*******************************************  风拓熙下楼,未听到叽叽喳喳的声音,条件反射的看向餐桌的方向,未看到袁点点可爱的身影。  袁点点的作息很是正常,这些年来,除了那犯忧郁的二十来天。五年来,几乎都是七点半起,晚上乖乖的九点半上床,很少会出现意外。  中间不包括她会在九点的时候偷进他的房间导致延迟了睡觉时间……  “于妈,点点呢?”  风拓熙走到餐桌前,于妈见风拓熙下来。立刻把刚准备好的早餐端了过来,家里从袁绝夜到风拓熙,几个人的作息时间一般都很正常。于妈都会在标准的时间里准备好早餐,在他们下楼后就可以吃到热乎乎香喷喷的早餐。  “小姐啊,二十分钟前吃完早餐去马场了。小黑泽先生说要教小姐骑马,小姐很开心。”  “嗯。”  风拓熙不动声色的拿起一边的报纸阅读着,但早餐吃了两口,便放下站起身。  “风少爷,早餐不吃了吗?”  “嗯。”  风拓熙点点头,往外走。  *****************************************  马场  袁绝夜一直过度的保护袁点点,马场这样危险的地方是不会允许袁点点过来的。袁点点吵着也要学骑马,但是却在被带到马场看到了很大只的马时,吓的不敢上去。于是,骑马就这样不了了之了。而风拓熙在听到黑泽治也竟然带着袁点点去马场的时候,心口一股子气堵的厉害。  他,看起来是越来越讨厌了。  远远的,风拓熙刚下了车便听到袁点点兴奋的声音。  “治也哥哥,这个是送给我的吗?”  “治也哥哥还骗你吗?就当是报答你昨天晚上帮我忙。”  “哎哟,治也哥哥,你也太客气了,那点点就不客气了。”  袁点点嘴里客气着,那眼神看着小白马那叫一个喜欢。那是一只通体雪白的极品马,不知道黑泽治也从哪里弄来的。不似马场里的其他马一样的高大,很是娇小玲珑,正好适合袁点点这样的女生骑驾。  “可是……她真的不会把点点甩下马吗?”  “不会,雪丽很是温驯。”  “温驯的意思就是听话吗?”  “对。”  “那我能摸摸她吗?”  “当然可以,还可以和她说说话。”  黑泽治也手扣住袁点点有些怯生的手抚上了雪丽的白色鬃毛,一开始抚上的时候,手吓的一弹。但见雪丽没有什么反应,就又主动的去摸了一下。然后又摸了一下又一下的,在摸了好几次后,雪丽还是乖乖的站在那里, 甚至还蹭了蹭她。  袁点点立刻兴奋的转头对黑泽治也笑道:“治也哥哥,她真的很乖很听话哎。我能不能叫她小白?”  “当然可以,这是送你的礼物。”  袁点点的那一笑让黑泽治也的表情是越发的温柔了,看着袁点点的眼神里也充满了宠溺的感觉。而袁点点立刻转向白马打着招呼说道:“小白,小白,我是点点。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喽,你可以叫我点点。”  “要不要上去试试?”  “可以吗?”  “当然。”  “好。”  袁点点立刻点头,此时的兴奋之情已经把害怕抛到了九霄云外的。黑泽治也伸手抱住了袁点点,手穿过她的腋下,然后帮助她坐上了马。风拓熙迈步向这边走来,在看到黑泽治也抱住袁点点的时候,拳头不由的握紧。未出声,只是沉静的迈步向马场走去。  袁点点被抱到了马上后,黑泽治也手一松,袁点点突然离了地居高临下的,脚无处踩。根本就没有骑过马,此时坐在上面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紧张,手就夹马肚子,而小白被夹,立刻开始动蹄子。  “啊……”  袁点点身体一不稳,吓的就抓小白的鬃毛。小白一吃痛,一下子甩开蹄子就跑开了。袁点点吓的彻底尖叫起来,而黑泽治也本来就是想抱她在马上玩玩,想要看到她开心的笑容。此时,在看到事情超出了控制范围里,也吓到了。  在后面喊注意什么,袁点点已经听不到了。马这样冲了出去,袁点点坐在马上吓的哭了起来……  “熙哥哥,点点怕……熙哥哥……”  眼泪狂飙了出来,袁点点吓的不轻。而风拓熙在看到袁点点骑上马的时候想阻止已经来不及,眼见着马已经跑出去了。立刻随意的牵着一匹马立刻骑上去,双腿一夹马肚,手一扯缰绳,马立刻追了上去。  “熙哥哥……熙哥哥……”  袁点点吓的直哭,在小白上面直晃晃。手越怕越是抓着鬃毛,而风拓熙再次夹紧了马肚,马更快的追了上去。  “袁点点,立刻抱住马脖子。”  声音消失在风声里,袁点点的哭声加风声掩盖了一切。而风拓熙眼见着袁点点的身体从马上脱落,心,当时在一瞬间有一种停止跳动的感觉……  砰……  袁点点的身体从马上跌下来,滚了几圈。风拓熙眼睁睁的看着袁点点的头撞上了一边的石头上,而想都没想的立刻松开马缰从马上往下跳滚……  失控的马|眼见马蹄已经要践踏到袁点点的身上,风拓熙已经不顾一切奔跑过去伸手搂住袁点点就地滚了几圈。马踏过袁点点刚刚躺过的位置,然后在跑了一段距离后慢慢的停了下来。风拓熙手还搂在袁点点的腰上,惊魂未定的看着袁点点闭着双眼,脸上因跌到草地上而被磨出一道道血痕。  “袁点点……”  风拓熙的声音有些卡,手扣在袁点点的腰上,有一种疼在心口蔓延开来。  怀里的袁点点没有任何知觉,而风拓熙看着一向有生气的袁点点,此时像是失了生气的小动物一样靠在自己怀里,气息微弱。心口的疼痛加怒火炽烈的燃烧着,手快速的抱起袁点点。黑泽治也在风拓熙抱起袁点点的时候赶了过来……  风拓熙抱着袁点点,眼神冷冷的扫过黑泽治也,然后大踏步的迈开,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走……  ***********************************************  车里……  风拓熙看着怀里好似没有气息了的袁点点,大手用力的握紧。情绪从未有过的起伏,心口那密密麻麻的疼痛在蔓延着。  前面的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向袁家开去,而风拓熙早就已经打电话回去通知,袁绝夜和黑泽先生立刻往回赶……  “袁点点,如果你胆敢有事,我就把你房间里的那些毛绒玩具全部都扔进臭水沟。我会立刻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做跟你做的事情。听见没有……”  风拓熙的声音越发的沙哑,而躺在他怀里的袁点点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是蜗牛在爬吗?”  风拓熙见袁点点没有反应,突然对前面的司机大吼道。司机立刻再加快速度,这个时候的风少爷,真不是普通的可怕……  西西里岛最有名的医生也是袁家的家庭医生,在风拓熙让人打电话让人通知医生的时候,于妈已经立刻让医生赶了过来。在风拓熙抱着袁点点走进来的时候,于妈看着袁点点那一脸伤痕的模样,立刻捂住嘴。  袁点点被抱到了自己的房间,放在柔软的床上。医生立刻迈步走了过去,开始诊断。  没一会儿,袁绝夜就已经大踏步的往袁点点的房间走过来。  “拓熙,点点怎么样了?我的点点有没有事?”  袁绝夜在道上有名的冷面罗刹,此时面色的紧张完全表露无疑。他的世界里,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宝贝女儿。就算拿整个天下去换宝贝女儿一笑,他都愿意。从小到大,都没让女儿有磕碰。有一点点小伤他都心疼的要命,因为宝贝女儿最害怕疼了。  现在,竟然从马上摔了下来,他的宝贝女儿,该多疼。  “医生还在诊断。”  风拓熙的声音听起来很沉稳,但是在看到了跟着上来的黑泽治也的时候,风拓熙动作迅速犀利的往黑泽治也靠近。  黑泽治也还未反应过来时,衣领已经被风拓熙一把拧住,整个人被推的后退了几步,人就抵在了楼梯的围栏上。身体半个悬空的被按了下去,风拓熙的眼神写满了冰冷的残酷眼神。黑泽治也被风拓熙按在那里,身体完全没办法动弹。  颈子被掐的越来越收紧,而风拓熙的眼神也是越来越冷。  “拓熙!”  袁绝夜在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出声阻止。  风拓熙却似未听到一般,手上的力道越发的收紧,在黑泽治也脸色已经变青的时候一字一句冷声说道:“从现在这一刻开始,离点点远一点。黑泽治也,你给我听清楚了,袁点点是我的。”  最后一句话,风拓熙咬的特别清晰。而袁绝夜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阻止的动作明显顿了一下。而黑泽先生脸色已经很是阴沉,袁绝夜察觉到自己不应该只是站在一边看着。立刻伸手拉过风拓熙的手臂说道:“拓熙,住手。不许这么无礼,治也不是有心的。”  场面话说着,但是看向黑泽治也的眼神却也是责备。他还想过黑泽治也的可能,但是,现在他绝对不会要一个会置自己女儿的安全于不顾的人。无法保证自己女儿安全的人,他绝对不会把宝贝女儿交托于他。  今天六千字更新完毕。明天有加更。应该大概也许有一万字吧,或是间接性抽风一万多点。吼吼。  求推荐票啊,紫要做数据。急需啊急需啊。迫切需要啊,看到我可怜的眼神了吗?你们推荐票给我啊。呜呜,抱大腿求推荐票啊。卖节操求推荐票啊。。。  欲知皇甫瞿神马的,风澈冰神马的,米朵朵神马的,米可儿神马的故事,请锁定《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与袁点点同类型的故事,深情深情,深情深情。欢迎入坑。  《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虐文,戚碧落与黑耀欺的故事。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