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08章:

第008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234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38
   “我女儿怎么样?”  “现在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因为受刺激过度,她的心脏现在已经无法承受了,所以建议快些准备心脏移植手术,再拖下去对病人很危险。”  医生的表情很严肃,虽然现在人已经救了回来,但是随时都会因为心脏的关系,窒息。  ***************************************  南宫烈打开门,看着门口停着的两辆车。两辆车同时推开,而安尼东和厉擎宇从第一辆车里走出来,后车座里走出来的是两个陌生的帅气男子。而从东面过来的车里走出来的两个人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两人,戚碧落和黑耀斯。  戚碧落靠在黑耀斯的怀里,即使已经生了三个孩子,但是身材却依然那么纤细。岁月似乎都未在两个人的面上留下任何的痕迹,而黑耀斯在看到厉擎宇的时候明显也愣了一下。两个人已经有几年未见面了,虽然未见面但是感情却依旧未变过。那么多年的兄弟情谊,一个眼神,两个人拥抱了一下。  安尼东和戚碧落则是拥抱了一下,在看到黑耀斯和厉擎宇两个人抱在一起的时候,表情明显的臭了许多。故意深深的抱住戚碧落半天未松开,而黑耀斯目光阴冷的看向安尼东,在看到他一直抱着戚碧落的时候,眼神明显的冷了几许。大手一伸就要扯开安尼东……。  “谁准许你抱我的女人。”  “你不一样抱了我的男人。”  安尼东抱着戚碧落往一边闪了一下,对黑耀斯,安尼东可没有什么好脸色。当年伤害的落落的事情,落落虽然原谅了他。但是他可是看到落落如何的辛苦,如何的痛苦的。而且最让他看不顺眼的是,这男人,曾经是厉擎宇心中那个男人。  那德性,就一张表皮,竟然是厉擎宇第一个爱的男人。到目前为止,依然是最特殊的存在。心中酸酸的泡泡在泛滥的冒着泡,看黑耀斯的眼神怎么都不有一种挑衅的感觉。  “你们两个人,差不多行了啊。”  “都多少年了,还把自己往醋坛子里泡。”  戚碧落和厉擎宇无语的把两个人一见面就跟仇人一样的两个男人拉开,挽在自己的身边。都多少岁了,还幼稚的跟什么似的。戚碧落一出马,黑耀斯立刻就安份了。眼神扫过安尼东,一副不跟你计较的模样。  安尼东则被厉擎宇警告的捏了捏腰,都说过多少遍了,他对黑耀斯的感情早哪一年就转化成兄弟情谊了。这些年来,他因为醋意大,他都已经尽量的不出现在黑耀斯的身边了。也是因为不想打扰黑耀斯和戚碧落的安静生活,但是这醋坛子到现在还在吃醋。  (戚碧落和黑耀斯的虐心虐肺的虐|恋,在《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里。》里面包括了安尼东和厉擎宇的生死恋。强烈推荐,很好看的虐文,你值得点开。)  左涧宁和殷恪伽两个人目光未看向四个人,左涧宁直接走到南宫烈的身边,开口说道:“你好,我是左涧宁,安尼东的邻居。他说你的医术了得,能不能请你去S市做一场手术,要求,你尽管提,一定会尽量满足。”  这是他们来这里的目的,贝贝突然出现意外,需要提前做手术。而现在,因为病情的不稳定,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医术首屈一指,会让整个手术万无一失的医生。  “要求?你觉得我现在还缺什么?”  南宫烈已经已经过了四十,眉宇间有着一股成熟男人的英气。这些年来,他一直在等待着,始终不相信她真的消失在了这个世上。可是漫长的等待,依然是没有任何的结果。他的一双手曾经救了无数的人,却因为一场手术而失了自己最重要的人,赶到的时候,连最后一面都未见到,她就这样的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  那个说要陪自己到老的人,最后对他食了言。他都没有告诉她,他其实早就已经爱上了她。  “烈,拜托去S市完成这次的手术。”  戚碧落挽着黑耀斯走到南宫烈的面前,今天会来这里,也是为了程涵蕾和雷辰逸的宝贝女儿程贝贝手术的问题。自从黑耀斯和程涵蕾在生意上有了来往后,她因为对程涵蕾的第一印象不错,偶尔就开始了联系。有时候去S市也会在程涵蕾的家里住上几天,两个人的关系也算是亲密。  这次,程涵蕾的宝贝女儿程贝贝,那个很可爱的女孩出事。同样是做父母的,她完全可以体会到孩子有事的时候,那种心情。当年睿睿病危的时候,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严重的抑郁症里,甚至差点害得小可爱失去了小生命。  所以,在知道了程贝贝需要准备手术的时候,第一想到的就是南宫烈。当年虽然不是南宫烈救回睿睿的,但是南宫烈的医术却是首屈一指的。  南宫烈看着戚碧落,这是汉斯.尼心中唯一也是最爱的女人。他曾经答应过汉斯.尼要帮他照顾这个女人,所以对于戚碧落的要求,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轻轻的点点头……  *****************************************  手术安排在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半,私人飞机已经在飞往S市。手术正在准备当中,而在手术前,程贝贝有片刻的清醒。一直等在外面的程涵蕾和雷辰逸,在看到医生走出来后,立刻迎了上去。  “贝贝要见我?”  程涵蕾立刻跟着医生换了无菌衣走进了手术室,而程贝贝穿着无菌医,戴着帽子,显得那双眼睛更是美丽。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程涵蕾的眼眶又红了。深吸了一口气,扯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走了过去。伸手握住了程贝贝的小手说道:“贝贝,不用担心,妈妈和爸爸已经找了最好的医生。手术很快就会结束,爸爸和妈妈在外面等你出来。你等会乖乖的睡一觉,醒来什么都过去了,听到没有?”  程贝贝看着程涵蕾,视线看向手术室门外的方向。  “臭安泽来了吗?”  程贝贝的声音有些虚弱,心脏的负荷有些支撑不住她的体力。回握程涵蕾的力气都没有,程涵蕾看着宝贝女儿那满是渴望的表情。  “你醒了就能够见到他了。”  程涵蕾最后还是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程贝贝眼眶红了,握着程涵蕾的手说道:“妈妈,我想见臭安泽。”  这个时候,她很想见他。因为不知道手术后还会不会睁的开眼睛,可是,他不在。她一直知道自己心脏有问题,也知道有一天会手术。更加知道,手术存在的危险性。她已经十四岁,很多事情都已经懂得。所以,她很想见见臭安泽,这个从自己两岁开始,就一起的男生。  一个说会娶自己,一个夺了自己初吻,一个让自己喜欢的男生。程涵蕾一看到程贝贝哭,立刻心疼的擦着她的眼泪说道:“贝贝……”  “雷夫人,麻烦出去。主刀医生已经到了,现在要立刻开始手术。”  程涵蕾正准备开口的时候,一位医生走过来让程涵蕾离开。程涵蕾的手松开了程贝贝,而程贝贝就这样看着程涵蕾。眼红通通的看着程涵蕾,直到麻药一点点的注射进去,她依然没有看到臭安泽的身影……  因为有了南宫烈的关系,一场手术进行的很顺利。经过八个小时的手术,心脏成功的移植成功,而且完全没有任何的排斥。  南宫烈走出手术室,程涵蕾和雷辰逸知道手术成功后,立刻很感激的要答谢南宫烈。南宫烈只是沉冷着脸,扯掉口罩,然后脱下罩在外面的无菌衣和白大褂,直接接过一位医生递过来的外套,披上,连招呼都未有一声,直接迈步往前走。  随后推出来的是程贝贝,因为全身麻醉,程贝贝还在昏迷当中。程涵蕾握着程贝贝的小手,看着她没有血色的小脸,还好,她的宝贝没事了。  低头在程贝贝的小脸上亲了亲,一直强撑的一口气整个松懈下来,靠在雷辰逸的怀里,把重量都交付于他。  ****************************************  南宫烈走出医院,又是一条生命的延续。  随她心虽。每次生命从自己的手中得到延续,他并没有任何的成就感。生与死对于他来说,早就没有了期待值。活着是为了等待,因为除了冰箱里的那块肉和她出了意外的消息外,他并没有看到她的尸体,所以即使事隔这么多年,他依然不相信,她已经死去。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陌生到所有的建筑和面孔都是陌生的。走在这样的街头,南宫烈即使已经四十出头,但是魅力依然十足。在转过一个街口的时候,突然看到一道白衣飘飘的身影从自己的眼前走过,而那道身影,那纤细的影子,那样的面熟,自己梦中梦过了许多次的画面。  是她。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南宫烈立刻追了过去,绿灯正在变红灯,南宫烈完全没有想的往前冲,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南宫烈从车上跃过,而刚落地便看到前面那白衣女子回头。一张太年轻的脸,年轻到与十六年前的画面重叠在一起。  南宫烈站在那里,怔住了。  转身的白衣女孩也愣住了,看着那张脸,那张与照片中相似的脸。身体慢慢的转过来,一步步的向南宫烈走来。  南宫烈依然站在原地,看着女孩走过来,直到站定在自己的面前。  “你……是我爸爸?”  一句话,仿佛撬开了记忆的潮流,看着面前与她一样的脸,南宫烈突然觉得眼眶刺的厉害。  “你的妈妈,叫什么名字?”  **************************************************  “还是联系不上安泽吗?”  上官睿站在安然的身后,看着安然放下电话,关心的问道。  轻轻的摇摇头,安然的眉头轻轻的蹙起,有些担忧。  “小泽很懂事,不会有事的。应该是突然有任务,所以才会没有开手机。等任务结束,小泽一定会立刻联系你。”  上官睿伸手摸摸安然的脸,安慰的说着。  安然点点头,也明白安泽很是有分寸。但是听到涵蕾在电话里说,贝贝在手术前还喊着要见小泽,心都快被揉碎了。心疼的不行,对待贝贝,她也一直当成了亲生女儿在对待。  安然放下电话,然后转身走进卧室里。整理的整齐的卧室里,床头放着的是她和小泽的合照。一晃已经是三年过去,他们一直以这样的方式相处着。他住在她的隔壁,放假的时候,笑笑会从学校里过来住上两个月或是一个月。有时候周末也会接她回来,或是在安然家,或是在他家里做饭,然后吃。  笑笑一直叫安然阿姨,但是两个人亲密如母女。每次笑笑过来,晚上大部分是和安然睡的。因为没有了妈妈的关系,笑笑本来就喜欢安然,现在更是把安然当成了妈妈一样的腻歪着。常常搂着安然的手臂把脸靠在安然的肩膀上,亲昵的摇晃着。  嘴里不停的叫着,阿姨阿姨……  笑笑偶尔会鬼灵精的凑到他的面前,用肩膀耸耸他的手臂,悄悄的问道:“爸爸,你什么时候把两家变成一家啊,这总是跑两家吃饭,你不觉得腿跑的疼吗?”  已经十四岁了的笑笑,更多了一抹淘气。在他的面前也有些没大没小了,这都是这些年来,他宠爱的结果。  上官睿只是伸手揉揉笑笑的头发,视线看向厨房里正在做饭的安然,其实每次笑笑问的声音都不算是悄悄话,他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故意在帮他试探。每次安然都会当作没听到一样,还是做自己的菜,只是留给她们一个纤细温柔的背影……  “我送你过去。”  上官睿见安然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回过神来,伸手接过,淡淡的开口。  今天四千字更新完毕。。。。。明天见。。。。  紫姑娘情绪不咋滴,所以。。。。你们包涵些。。。。偶恢复了,会给你们加更的。。。。。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极虐心虐肺的文,喜爱的可以入坑。  《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米可儿和风澈冰的故事,深情小虐心故事。喜欢的欢迎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