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17章:

第017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30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40
   “妈。”  秦紫妍放下茶杯,递了一杯给蓝苑。开口叫的是一个干脆,面对面着的脸上嘴角是浅浅的笑意看着蓝苑轻声说道:“我从小就父母双亡,干妈你待我如亲生女儿一般。在我心目中,你就跟我亲妈没什么区别。做你女儿,紫妍很开心。”  蓝苑看着秦紫妍那沉静的脸,其实相较于安然,秦紫妍其实更加适合安泽。只是,感情的事情好似真不是他们可以插手的。眼见着秦紫妍和丘泽两个人这样不紧不慢的,一直以不近不远的距离相处着,真是让他们这些做长辈的闹心。  “哎……”。  一声叹息,蓝苑也不再勉强了。她这个过来人怎么会看不出来,问题出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转了个话题,不再纠缠上面。蓝苑和秦紫妍聊着天,秦紫妍是个最好的聊天对象。懂得多,但说话尺度,进退都很适宜,和她聊天是真的舒服。她懂得什么时候安静的倾听,懂得什么时候接上话,说说自己的想法。  花园里时不时传出蓝苑的笑声……  楼上的书房  丘渊看着坐在对面的儿子,自从丘泽和安然离婚后,儿子好像又成熟了许多。下棋看性情,丘泽的棋艺倒不是精湛了许多,而是下棋稳重了许多。  爷俩谁都没有说话,安静的下棋着。  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楼下开始准备晚餐。佣人上来叫两个人下楼吃饭,站起身,丘渊看着让自己觉得骄傲的儿子。  “丘泽啊,人生就如这棋局一样。都说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其实一盘棋输了,可以在下一盘里吸取经验。人不要永远活在过去里,目光要看向前方。有句话,叫珍惜眼前人。”  丘渊没有等丘泽回答,人已经迈步走出了书房。沉稳的脚步声,如同踩在了丘泽的心中……  珍惜眼前人……  站在楼上,看着楼下坐在妈妈身边和妈妈说笑的秦紫妍,眼眸渐渐的深邃起来……  ************************************************  意大利  提到意大利的西西里岛的黑手党,最先想到的就是风靡至今的袁绝夜,他的名字,是是别人忌惮的存在。近两年因袁绝夜年龄已经大了,黑手党里有许多新的势力在慢慢的崛起。因为袁绝夜在西西里岛的影响力非同一般,有人说,袁绝夜现在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了,撑不撑的过一两年还是个未知数。  袁绝夜现在越来越少出现在各国的黑道会议里,所以,众说纷云。而所有的新势力也都在蠢蠢欲动,意欲取下意大利龙头老大这块肥肉。虽然众说纷去,却没有人敢真的去行动。因为袁绝夜这些年来的势力也不容小觑,在未弄清楚情况前,没有人会傻到去当那个出头鸟。  所以,整个西西里岛甚至于整个意大利都是外表看似和平一片,实际上却是暗藏汹涌。  书房  袁绝夜坐在那里,两鬓已斑白。目光依然如炬,但却无法遮挡住脸上那一道道皱纹勾勒出的岁月痕迹。  扣扣,门上传来敲门声。  “进来。”  门无声的被推开,风擎宇迈着步子往里走。移动的脚步,如同猫步一般。没有任何声响,无声无息的走到袁绝夜的身边。  “外公。”  风擎宇的声音没有什么温度,十七岁,身高已经有一米八二。多年的训练,练就了一身的肌肉。额头上有着一道伤疤,那是一次为了救同伴而被刀砍过留下的伤疤。伤痕已经淡了些许,但横在眉宇间,整个人显得更是冰冷了几许。  薄唇轻轻的抿着,仿佛是一个冰雕站在那里。这将近十年里,擎宇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就连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冷风已经不再是擎宇的对手,他是一块好料子,只可惜……  “别说了,我已经决定。”  区面着目。袁绝夜冷冷的开口,把风擎宇的想法给直接拍碎。  他不想让宝贝女儿有任何不开心,当初风擎宇要来这里的时候,宝贝女儿已经直接走到了他的房间告诉他。擎宇可以送来意大利,这是他的想法,她的确无法干预。但是,绝对不要自己的儿子接手黑手党。如果他让擎宇接手了黑手党,她一定会很生气。  那是女儿难得严肃的看着他,那双眼睛里的认真再明显不过。  他知道,女儿是害怕失去。随着女儿长大,点点越来越担心自己会有事。小时候,失去母亲的阴影其实一直在点点的内心深处。  “外公,妈那里我自己会说服她。”  “即使如此,我也不会答应。十八岁你就滚回S市去,这里的事情我自有分寸,不用你插手。”  风擎宇从十四岁开始实战,一直以来都带着面具,外界从来不知道他的身份。更加不知道是他袁绝夜的外孙,他不想让他暴露在外界,只是不想他在离开的时候,受到任何影响。  “外公。”  “出去。”  咳咳,剧烈的咳嗽声响起。袁绝夜一手捂着唇,咳的不能自己。风擎宇的面色微变,大踏步走到袁绝夜的身边。袁绝夜手一挥,想要把风擎宇挥开,可是风擎宇却是牢牢的扣住了他的手臂。袁绝夜身体不能再挣脱,不由在心底叹息,他真的老了,而他的外孙真的越来越能干了,大有超越自己当年的风范……  风擎宇眼神深邃,看着袁绝夜那满是皱纹的脸上毫无血色……  “外公。”  指缝间,那不小心渗透出来的那抹腥红刺疼了风擎宇的眼。袁绝夜似乎也发现了,身体有些虚软。他的病,好像真的越来越严重了。  *******************************************  风擎宇站在一边,看着袁绝夜的病床边哭的伤心欲绝的袁点点。而风拓熙则蹲在袁点点的身边,看着自己宝贝老婆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心疼的搂着袁点点。  袁绝夜在袁点点的哭声里醒来,睁开双眼便看到自己宝贝女儿哭的红的跟核桃一样的双眼。  在看到袁绝夜睁开双眼的那一刻,眼泪又狂飙了出来。  “爸爸。”  那一声叫,叫的袁绝夜差点给吓的又别过气去。看着自己女儿红肿的眼睛,心疼的伸手。身体没什么力气,抬起的手又落回床单上。而袁点点看到袁绝夜这虚弱的模样,眼泪更不值钱的往下滚。  “我没事。”  袁绝夜有些吃力的安抚着女儿……  “还说没事,你都这样了还说没事。爸爸,你不许有事,听到没有。你答应过点点的,不会离开点点。”  袁点点都四十出头的人了,整个人还跟孩子一样的任性,说出来的话孩子气的不行。  “放心吧,爸爸不会骗你。”  袁绝夜握住主动抓住他手的袁点点,扯出一抹笑看着袁点点。  不想通知袁点点,就是不想看到女儿哭的这么伤心。  袁点点气的捏了一下袁绝夜的手臂,抗议的说道:“要不是擎宇告诉我,你还打算瞒着我多久,生病了不告诉你,太过分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能这样子。”  手上捏的全是皮,袁点点心中一酸,眼眶又红了。  袁绝夜与风拓熙交换了一个眼神,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连动作和说话的语气都带着孩子气。  “老婆,爸需要休息,让爸休息一会儿。”  “我想陪着爸爸。”  袁点点拉着袁绝夜的手臂,不舍得放开。其实她真的很害怕,很害怕。  “爸爸保证,自己没事。让爸爸睡会儿,晚上起来跟你一起吃晚餐。赶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去休息会儿。听话,别让爸爸担心。”  袁绝夜拍拍宝贝女儿的手臂,言语里满是宠爱。  “你不许骗我。”  “嗯,不骗你。”  袁绝夜像是在哄着小孩子一样,最后袁点点在依依不舍之间被风拓熙带着离开袁绝夜的房间。  风擎宇站在那里,帮袁绝夜拉好被子。  “我说了自己没事。”  “她有权利知道你的病情。”  风擎宇的声音不卑不亢,听的袁绝夜又好气又无奈。自己这外孙真是越来越有自主的意见,言词间的犀利让他都不得不另眼相对,哪里像一个十七岁的孩子……  *************************************  袁点点一回到房间就开始控制不住的哭,这间房间每年住的时间并不多。里面的摆放都没有变过,袁点点坐在床上,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滴。  “爸爸不会有事的。”  “老公。”  袁点点埋进了风拓熙的胸口,眼泪鼻涕全部都抹在他的胸口,湿哒哒的甚是不舒服。风拓熙的眉头却皱都没有皱一下,仿佛没感觉到胸口的那粘湿的感觉。大手安抚的摸着袁点点的长发,像哄着孩子一样哄着袁点点。  “在妈妈去天堂后,爸爸承诺我永远陪在我的身边。其实我知道爸爸和妈妈一样,总有一天会离开我的。不可能真的永远都陪在我的身边,可是,我不想失去爸爸,不想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袁点点的声音沙哑的从风拓熙的胸口传出来,她不是真的傻笨,但是爸爸希望她每天都过的开开心心的,希望她的世界不要太复杂,所以,她宁愿不去想很多。把自己的人生交给爸爸,认识了风拓熙之后,嫁给了风拓熙,他和爸爸一样,守护着自己的笑容,所以,她就把自己的未来交给了风拓熙。  她的人生,分给了两个男人。两个男人都用他们的全部守护着她,所以,她不用去担心任何事情。只要乖乖的笑,乖乖的让他们放心。  但是……  “傻老婆,爸爸就算离开了,也还有我。我答应你,一定不会比你早离开。”  “我还是舍不得爸爸。”  袁点点鼻尖哭的红扑扑的,那张娃娃脸,永远的不显老。此时哭的脸颊红扑扑的,煞是让人以为她才二十出头……  “外公还好好的,别一副外公已经不在哭丧一样。”  风擎宇站在未关的房门口,看着里面哭的止不住的袁点点,眉头轻蹙,实在不是他嫌弃自己的妈。  “擎宇。”  风拓熙看着出落的越发出色的儿子,声音里带着一丝警告。  “你这个臭小子,有你这样训自己的妈的吗?”  袁点点听到擎宇嫌弃自己,一年见到的次数少的可怜。每次来意大利的时候,他又常常不在。连坐在一桌吃饭的时间都不多,就连他受伤,她也是一年之后才知道的。这臭小子,以为远在天边就把她当浮云了是吧。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母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hello kitty。  脸上还挂着鼻涕,袁点点怒的从风拓熙的怀里抬起头。一手拿着风拓熙的手臂把眼泪鼻涕擦去,然后大踏步往门口走。  伸手就准备拧风擎宇的耳朵,理想很是丰/满,实现起来就有些困难度了。袁点点明显比风拓熙矮上很多,那手挥舞了半天也没有勾着风擎宇的耳朵。看着风擎宇那冷淡的眸子,袁点点气的一跺脚对身后的老公说道:“风拓熙,你看看你儿子欺负我,你也不管。”  “你不也是他妈吗?”  风拓熙的声音带着一抹笑意,看着袁点点忘记了难过,重新娇俏的脸。与风擎宇交换了一个眼神,而风擎宇看到风拓熙走过来搂住袁点点的腰,自己则转身准备离开。似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脚步微顿。再次转头看向袁点点,那眼神微微有了些许温度。  “她,好吗?”  三个字,咬字清晰,却有些轻。  袁点点得意了,乐和了。差点忘记了自己手中还有杀手锏了,看着自己的儿子,袁点点从风拓熙的怀里挣脱。然后看着风拓熙,眼神别提多得意了。视线转向自己的儿子,那千年冰块脸,一如当年的风拓熙啊。  自己就是风拓熙的死穴,而风擎宇的死穴嘛……  “很想知道吗?真的想知道吗?那就快点对我说好话啊,快点跟我说,妈妈我爱你,我最爱你了,我就告诉你。”  袁点点那欠扁的脸,让风拓熙都有些汗颜。跟儿子之间,哪有这样当妈的。可是,看着袁点点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又不忍心打破。她从昨天接到擎宇电话开始,脸上就没有笑容。从家里哭到上车,再哭到上机。沿路被人看到,都以为他怎么欺负了她一样。  风擎宇脸色未变,眼底的那抹温度慢慢的消失。用非常鄙视的眼神看了一眼袁点点,直接转身就离开。  袁点点得意的笑容僵在脸上,看着风擎宇的背影气的挠牙。  “老公,你看,你看儿子他……”  袁点点气的跳脚,指着风擎宇的背影,恨不得上前再次试试拧他耳朵。风拓熙对自己的老婆实在无奈,把气的跳脚的袁点点夹进怀里,轻松的就把袁点点给带回房间里,顺手关上门。  风拓熙搂住袁点点,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袁点点那嚣张的火焰立刻就歇火了。拦腰抱起袁点点,把她放进了柔软的大床里。  “乖,睡会。”  袁点点眼睛还有些红红的,看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风拓熙。一生何其有幸,能够拥有风拓熙这样的男人,如此呵护自己一生。有些不舍撒娇的伸手拉着风拓熙,轻轻的晃动着。  “老公,你陪我睡。”  风拓熙顺着袁点点拉扯,跟着她一起躺在她的床上。袁点点很自觉的窝进了风拓熙的怀里,寻找了一个很舒服的位置,然后靠在那里。手圈在他的腰身上,整个人重量交给了他。闭上双眼,在他的气息包围下,很快就沉入了睡梦当中。  风拓熙看着怀里睡的沉的妻子,大手轻轻的拔开她额头的发丝。眉头这会儿轻轻的蹙起,其实医生都对她隐瞒了袁绝夜真实的病情,情况并不乐观。如果不是他铁汗般的意志支撑,也许早在半年前就撑不住了。能撑到现在才倒下,真的已经是一顶奇迹了。  癌细胞扩散,现在只能请最好的医疗团队把癌细胞控制住,也许还能再拖上个一两个年。  虽然不涉及黑道了,但是风拓熙却对黑道里的动向很是明了。现在,袁绝夜已经成了众人关注的对象,如果袁绝夜倒下的事情一传开。袁家的祖业,由袁绝夜发扬光大的黑手党就会瓦解,到时候,整个意大利也许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袁绝夜想守住自己的祖业,但是却也同样太在乎自己唯一的宝贝女儿……  所以……  手收紧了些许,搂紧怀里呼吸均匀的妻子,那偶尔鼻尖里冒出来的一个泡泡,啪哒的碎掉,煞是可爱。  宠溺的吻,亲在她的额头。  *****************************************  风拓熙回到房间,十四岁来到这里住下,一晃就是三年。  回到房间,整张脸还是没有任何的卸下。外面的阳光甚好,暖暖的让心情好似暖了一些。似乎在想到一个名字的时候,便会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在心口蔓延开来。  走到房间的一面墙,移动了一本书,墙上的暗格打开。别人的暗格里放着的无非是机密和金钱,而风擎宇的暗格里却是一个架子,架子上摆着九个大小不一的木偶。最后一个,最大,还未完工。  风擎宇的手指轻轻的摩挲过最小的那个,再到第九个。木偶脸都是一样的,只是头发更长了一些。  心口中,那道暖流在慢慢的流淌着。  “擎宇哥哥,你真棒。”  那个带着崇拜的声音,那崇拜的眼神,那样看着他。多少个夜里,他在那声音的催眠里沉入梦香中。只有那一刻,他的心里才是彻底的放松的。  “你是坏人。”  委屈的眼神,那有些怯意的往后退。年少的时候并不懂得,那样的行为称之为嫉妒,而现在,想到那之前的行为。风擎宇的嘴角不由微微的扯动,一抹似笑又非笑的弧度在嘴角。  静静的看了一会儿木偶,然后拿起那个未完成的走到阳台的一边,那边放着雕刻的工具。而风擎宇坐在那里,低头,仔细耐心的慢慢的雕刻着头发的部分。  每一刀,都有着莫大的耐心。每一笔都带着他对远方那个小白痴的想念。  还有一年,你就是我的了。  风擎宇的眼神里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那灼灼的光芒,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  “阿欠。”  程贝贝打了个喷嚏,鼻涕流了出来。也不急着去把鼻涕擦了,而是转过视线瞪着安泽说道:“臭安泽,你是不是在心底嫌弃我麻烦了。好啊,这才一天的时间你就嫌弃我了。”  程贝贝在安泽拿过纸巾帮她擦鼻涕的时候,一边任性的嚷着。  程涵蕾和雷辰逸去公司开会了,而只有安泽在医院里照顾程贝贝。  明天上午他就要走了,只想抓紧每一分钟和贝贝相处。  好脾气的没有把程贝贝的骄纵放在眼里,把鼻涕擦干净后,这才把视线看向程贝贝。  “你说,你是不是在心底嫌弃我了?”  “没有。”  “你撒谎,没有我怎么会打喷嚏……”  听听,这叫什么话……  “喝点牛奶。”  安泽拿过一边刚刚温热的牛奶递到程贝贝的嘴边。  “别想转移话题,你就是嫌弃我了。臭安泽,你竟然敢嫌弃我。”  程贝贝把牛奶推到一边,眼睛圆溜溜的瞪着安泽,那不讲道理的样子让安泽的眼神深邃了几许。手中的牛奶被放在一边,然后站起身,整个逼近程贝贝。骄纵的话,就这样消失在他的唇里。程贝贝的睫毛眨动了一下,小嘴被堵的严实,不能再无理取闹了。  脸,悄悄的红了。安泽的吻很是温柔,在自己的唇上像是微风轻拂而过。双眼,娇羞的闭上,好羞涩。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极虐心虐肺的文,喜爱的可以入坑。  《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米可儿和风澈冰的故事,深情小虐心故事。喜欢的欢迎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