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23章:

第023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201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43
   程贝贝的呼吸紧张的一窒,那陌生的感觉在身体里来回窜着。手紧张的握着安泽的手,一时间不知道是要拉开,还是装作不知道的闭眼睛。那为难的模样让安泽理智稍微的回笼,手不舍的从程贝贝的身上移开。  “对不起,吓到你了。”  安泽把程贝贝扣进怀里,手离开后,手心里一空。  程贝贝胸口好似被滚烫的东西烙了一样,安泽的手明明已经移开了,可是那种感觉好像还存在着。  脸已经烫的跟什么似的,就这样埋在安泽的怀里,整个人安静的跟最乖巧的小猫咪一样。半天没敢从安泽的怀里抬头,安泽大手轻抚着程贝贝被弄乱而散开的长发,指尖穿过,眼底柔和一片。  “贝贝。”  安泽见程贝贝埋在怀里一直不动,不由拉了一下。  程贝贝此时特别的羞涩,习惯了两个人的亲亲,还没习惯安泽这突然摸/胸动作。在他的怀里蹭了一下,就是不抬头。  “贝贝。”  安泽又叫了一声,程贝贝还是没有反应。只是捏了一下安泽的腰侧,以表达此刻自己内心的害羞情绪。  安泽嘴角勾着温柔的笑容,就这样搂着程贝贝收进自己的怀里。两个人静静的拥抱着,直到……  “咕噜……”  埋在安泽怀里当鸵鸟的程贝贝,因为肚子的咕噜叫声打破了两个人之间暧昧安静的氛围。  “笑什么笑,讨厌。”  程贝贝听到安泽的笑声,从安泽的怀里抬起头来。又一副活力四射的彪悍模样,瞪着安泽。手戳了一下他的胸口,一副你竟然敢笑本小姐,找打的模样。  “舍得把头露出来了?”  安泽捏了一下程贝贝的鼻尖,取笑道。  “臭安泽,你真讨厌。”  程贝贝看着安泽那含笑的眼睛,明明是他摸自己,为什么自己这么羞涩,他却一副没事人一样,而且还在这里取笑自己。  “不理你了。”  程贝贝羞加急,推开安泽就站起身。迈着步子假装生气的往前走,那咬着的唇瓣,无限羞涩。  安泽跟着起身,一手背着程贝贝的书包,长腿两三步就追上了程贝贝。伸手去拉程贝贝的手,程贝贝矫情的甩了一下。安泽握的并不用力,但程贝贝甩却未挣开。  “想吃什么?”  安泽看着程贝贝低着头,脸到现在还是红扑扑的。自己今天是真的让她受惊了,在她的世界里,这样的行为已经超越了她能负荷的。忍不住摸摸程贝贝的脑袋,眼底的宠溺那样明显。程贝贝一听到吃的,立刻转过头看向安泽。大大的双眼便撞进了安泽那满是宠溺的眸子,心就这样被撞了一下,顿时有一股子暖流滑过。  手悄悄的握紧了安泽的手,自己也悄悄的靠近了一些安泽,把两个人中间的那一点点距离给拉近,贴在一起往前走。  *************************************  两个人吃了小吃,比预定的时间又晚了一个小时。  “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了,你快点坐车回去吧。”  程贝贝拉着安泽的手,明明依依不舍,可还是不舍得松开安泽的手。安泽看着程贝贝的小脸,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说道:“我送你回去。”  “真的不用了,我打车直接就能送到家门口,不会有事的。”  程贝贝摇头,知道自己已经连累到了安泽。  “我不放心。”  四个字,程贝贝跟吃了蜜一样的甜。但来回估计又要晚一些了,他回去要是被骂了怎么办……  “要不,我让爸爸来接我……”  “程贝贝,再罗嗦我就在这里强吻你。”  安泽突然低头,靠的很近的看着程贝贝,那气息让程贝贝耳根一热,脸又火辣辣的滚烫了,立刻往一边让了一点。伸手推了安泽一下,害羞极了。  又温驯了……  计程车里,程贝贝靠着安泽。两个人时不时的耳语,时间再慢,也总觉得太快。很想让司机开慢点,可以多点时间和安泽相处。越是靠近家,程贝贝的情绪就越发的低迷了。但一想到会让安泽不安心,又强撑着笑容。  安泽让计程车司机等着自己,他下车拉着程贝贝的手送到了门口。  “进去吧。”  安泽摸摸程贝贝的脸,脸上的笑容都快撑不住了,还在那里努力的笑的灿烂。  “臭安泽。”  程贝贝拉着安泽的手,接过安泽递过来的书包。突然伸手抱着安泽的腰,把小脸埋了进去。小脸蹭了一下后,就松开。转个身就往里面走,安泽的心在那一刻又揪了起来。从自己怀里抬起头的程贝贝,转身间那一刹那,看着程贝贝眼眶都红了。  司机催促的喇叭声让安泽回过神来,转身间脸上已经面无表情……  程贝贝听到车离开,站在那里,直到车尾消失不见。  好像,每次的见面,越来越依依不舍了……  ******************************************  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照在操场上,偌大的操场上此时一道身影正在烈日之下跑着。双手扣在粗木头上,脚步稳稳的迈着。汗水,湿透了衣服。额头的汗水不停的往下滚,而安泽的目光直视着前方,一直跑着。  这比平时的训练任务,直接翻了一倍。常人的体力都无法负荷,而安泽却面无表情的继续着,双腿依然坚持的有节奏迈动奔跑着。  双腿其实有些软,但安泽的步子却没想过要停。  一圈,一圈,又一圈,直到五十圈后,安泽停了下来。  “安泽,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不是你平时表现良好,这次不经我的同意就私自离校晚归,一定会记你一过。如果再有下次,就不是只是身体的处罚这么简单。”  如果重新再选择一次,他就算知道会记一过,他依然会选择去保护贝贝……  “安泽,首长召见。”  同宿舍的刘瑾,兄弟们都称他为水井。走上前,递了个毛巾给安泽,顺便把话传到。  “嗯。”  安泽的气息还有些喘,这样的超负荷量的运动,还是会有些累。擦了汗,整理了一下仪容,就着汗湿的身体往前走。  叩叩  安泽在首长的办公室门外敲了敲。  “进来。”  安泽打开门,走了进去。反手关上门,转身准备敬礼的时候,发现除了首长外,还有……  “爷……军长好,首长好。”  空间留给了丘渊和安泽,丘渊现在已经从少将升至上将。他平时很少来这边,此时,坐在那里,看着一直以来自己最欣赏的孙子。越是喜爱,便越是严格。随着安泽越来越大,丘渊对安泽的要求也是越来越严格。又恢复了当初和丘泽两个人相处的模式,一副冷面的模样,不似小时候的那种和蔼可亲。  “安泽,过来。”  丘渊开了口,双眼看着安泽,目光里深邃不见底。安泽知道丘渊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情,上前几步站在丘渊的面前。  “军长。”  行了个礼,安泽笔直的军姿站在那里。  “我已经跟你们首长打了招呼,你好久没去吃饭了,你奶奶天天念叨着你。下午随我的车一起回去,嗯?”  并不像安泽想的那样,是和他说关于昨天的事情,而是来这里和他闲话家常。把手安对。  “好。”  安泽应允……  “下午来接你,回去洗个澡换个衣服,一身的汗。”  “好。”  安泽的言语并不多,丘渊站起身,拍拍安泽的肩膀,迈步往外走。  **************************************  司机是丘渊的司机,安泽坐进去,看着坐在一边的丘渊。两个人都是一身的军装,显得英姿飒爽。一路上,两个人的言语并不多。车停在丘家外面,听到外面车响,蓝苑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小泽。”  蓝苑看到安泽下车,立刻走过去抱住安泽。离晚餐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拉着安泽问了问近况。丘渊便把安泽叫到了楼上,两个人又是面对着棋盘,在棋局里较量着。安泽平时虽然很少有时间去下棋,但是棋艺并没有倒退,反而渐长。  聪明的脑袋瓜子,良好的天赋。让安泽做起事情来事半功倍,此时,棋局已经快到了尾声。丘渊停下了落子的动作,其实此时胜负已经明了。但安泽依然很认真的盯着棋局,明显是在寻找着契机。  落下的一子,明显让丘渊也赞赏有佳。逆转的棋局,最终由安泽以一子胜了丘渊。  丘泽看着棋局,而安泽在棋局结束后,这才放松了些许。  对待每件事情,他都如此的认真。而安泽只要认真去做一件事情,便不存在会做不到。他有着超强的意志力,和聪明的大脑。  “小泽,当初你是为了什么而选择进军校?”  当初,自己的期翼是让他进军校。而也并没有强行的去要求,只是觉得安泽天生的适合当军人。所以,当时征求了安泽自己的意见。  “变强,保护我想保护的人。”  这是安泽进军校的初衷,也是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变的初衷。  “小泽,你现在已经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为什么还选择继续在军校。你完全可以离开军校,如其他人一样,去读高中,大学。你的专业课程并不比别人差,分数完全不用担心。”  丘渊的话,字字敲进安泽的心中。  “我……”  第一次,安泽犹豫了。  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军校……  “小泽,你现在留在军校的初衷还只是为了变强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吗?”  是吗?  安泽本来应该果断的回答是,他一直以来不就是为了这个目标在努力吗?  “该吃饭了。”  丘渊没有给安泽再回答的机会,直接站起身往楼下走。晚餐的时间,话题都是一些轻松的话题,丘渊只字未再提这件事情。而安泽晚上偶尔会和他们说说话,也并没有多开口。晚上丘渊亲自送他上车,伸手拍了拍一直在沉思的安泽说道:“小泽,答案爷爷并不想知道。爷爷想要告诉你,十六岁都会进行一次特选。如果你只是为了变强,十六岁的时候爷爷就帮你安排其他高中,让你离开军校。如果你想要参加特选,爷爷希望昨天的事情不要再发生。军人,第一就要守纪。绝对的服从,明白吗?”  丘渊说完,手从安泽的肩膀上离开,转身往里走……、。  那天回程的路上,安泽一直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夜色笼罩,世界显得很安静。下车,进宿舍。对于同宿舍的调侃,也只是冷淡的回应。便洗澡上床,木板床上,薄被盖在身上。打开的窗户可以看到窗外的明月,夜晚已经熄灯。  很快,那些很熟悉的呼噜声,一个个的响起。他们都已经睡了,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的已经习惯了这样呼噜声。看着外面的明月,似乎可以看到操场上一起跑步,一起参加训练,一起越野跑,一起射击,一起搏击,近身格斗。流汗,流血,疼痛。好似都已经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认为这样的生活就是自己的生活,而今天丘渊的一段话让他明白的。  他似乎已经把军校的生活太当真了……  真的只是为了变强吗?  不是吗?  是吗?  不是……  最后肯定的答案,在心底涌出。安泽闭上双眼,脑中浮现出程贝贝美丽的小脸。是什么时候开始,他最初衷的目标里,添加了其他的东西。  *********************************************  “臭安泽,你没事吧。有没有被打PP。”  程贝贝一早就给安泽发了短信,一直到隔天的早上才收到安泽的短信。  “没事,不用担心。”  程贝贝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两个人发了几条短信,因为程涵蕾在楼下叫她吃早餐了,程贝贝这才匆忙的说了晚上再发,便扔下手机去了楼下。  ************************************************  关于日本的核辐射问题,越演越烈。  程涵蕾在看到核辐射新闻那天,因为听雷辰逸说了后,虽然稍微放了心。但却一直关注着关于福岛核辐射新闻和影响,当越演越烈后之后。程涵蕾开始越发的担心上官爵,每天都看到因为核辐射而进医院,或是死亡的人数越来越多。  心,开始越发的不安起来。  晚上房间里  雷辰逸此时正靠在床头看书,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放下手中的书。双眼褶褶闪着光芒的看着程涵蕾,长指微微勾起……  “老婆,过来给老公抱抱。”  程涵蕾还真往雷辰逸走去,雷辰逸眼神微微眯起,对于程涵蕾的顺从有些意外。他就是逗逗程涵蕾,见程涵蕾这么配合,立刻张开双臂准备抱住程涵蕾。  “老公。”  程涵蕾一开口就让雷辰逸脸上的笑容慢慢隐去,看着程涵蕾脸上的严肃。  程涵蕾坐到床边,认真的看着雷辰逸。  她其实可以直接打开保险箱,拿出那只电话,给上官爵打电话。但是夫妻这么多年,程涵蕾希望在关于上官爵的事情上,什么都和雷辰逸商量。他这些年来不介意上官爵的存在,已经是最大度的男人了……  “嗯?”  伸手抚平程涵蕾眉宇间的那抹折痕,不喜欢看她皱着眉头的模样。  细嫩的肌肤,手感极好。指腹摩挲而过,一片温柔之色。  程涵蕾伸手贴上雷辰逸在自己脸上摩挲的大手,慢慢的拉下来扣紧。目光认真的看着雷辰逸,眸子在灯光下忽明忽暗,有些情绪在眼眸里慢慢的发酵着。  “我担心爵。”  雷辰逸静静的看着程涵蕾,薄唇轻轻的抿着,大手反过来握住程涵蕾的手。  “他们也许已经离开了日本。”  静静的对视了几秒后,雷辰逸淡淡的开口。  “这几天日本受核辐射影响的名单里并没有上官爵,蕾蕾,你想太多了。”  雷辰逸的声音依然是淡淡的,眸目间的深邃闪烁着让人难以猜透的光芒。程涵蕾的唇瓣轻轻的抿着,眼睛认真的看着雷辰逸。  “不管是哪一国的政/府,从来都喜欢化大为小。如果有一万人受影响,在他们对外宣称里只会是几人。你也应该很明白这个道理,那些表面的人数报道完全不是真实的数据。”  程涵蕾的声音微微有些拔高,在面对上官爵的问题上,程涵蕾的情绪有些失控。  “所以呢?你想怎么做?现在你想再为了上官爵丢下我和孩子一次吗?这次还是直接丢下三个孩子,不管不顾的去日本,在茫茫人海里寻找他?找到了让他看到你关心他,再打乱他和Peony之间的平静生活吗?让他再重新回到你的生活里,让你享受他对你的好,证明你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人爱你入骨对吗?”  雷辰逸的话如刺一样的刺进了程涵蕾的心坎里,程涵蕾只觉得心口被划了一刀。  今天的五千字更新完毕,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极虐心虐肺的文,喜爱的可以入坑。  《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米可儿和风澈冰的故事,深情小虐心故事。喜欢的欢迎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