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24章:

第024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96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43
   眼底的受伤那么明显,程涵蕾的手陡然的抽回。雷辰逸心中一紧,却没再去伸手握住程涵蕾的手。只是冷着脸看着程涵蕾那受伤的脸,补充道:“上官爵当初为什么离开,你心里很清楚。他不是小孩子,身边已经有了Peony,Peony会好好照顾上官爵,根本就不需要你来担心。”  “程涵蕾,你需要紧张担心的人是我和三个孩子,而不是上官爵。你的过多干预只是会让他们生活增加烦恼,如果你一味的想要表示你对上官爵的关心和在乎。明天我就帮你订机票,如果今天一晚都等不及,我也可以现在就帮你订机票,让你立刻赶到日本去,让你去看看你的上官爵究竟有没有事。”  雷辰逸说着,伸手就拿过一边的电话,准备拔秘书的电话订机票。  雷辰逸结婚以来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和程涵蕾说话,那字字句句间的不理解让程涵蕾难受极了。就这样看着雷辰逸,迎上他冷冷的目光。  她只是想要征求他的意见,和他商量。为什么他要是这个态度,她只是担心爵而已,这难道也错了吗?  一手夺过雷辰逸手中的手机,程涵蕾眼眶有些红。把电话扔到一边,站起身沉默不语的走到浴室。没一会儿浴室里便传来水声,雷辰逸靠在床上,看着被扔在床上的电话,默默的伸手拿起放在一边。视线再转向浴室,眼底暗色流动着,薄唇紧抿……  程涵蕾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雷辰逸已经背对她而睡了。他那边的床头灯已经关了,而她穿着睡衣站在那里,看到的只有雷辰逸的背影。  擦头发的动作顿了顿,眼底好像刺的更厉害了,难受极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擦干头发躺到床上。与平时一样的平躺着,但雷辰逸却没有转过身来搂住自己把她勾进他的怀里。没有晚安吻,没有热情的缠着她要缠绵。也没有一句晚安,只有冷硬的后背。  这算是婚后最严重的冷战,两个人平时有口角之色,都是他让着自己。晚上不管不顾的把自己往床上一压,任她怎么挣扎,最后都把她征服在他有力的撞击里。再多的气被他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爱上几次,就已经没力气生气了。  只能在那里哼唧,做到最后就累的没有说话的力气。只能任他抱着,疲倦的睡着。第二天醒来,对上他的笑脸和早安吻,矛盾也就这样化解了。可是今天晚上……  习惯了他哄自己,程涵蕾此时面对雷辰逸冰冷的后背,默默的抿着唇瓣。  她真的错了吗?  她只是担心爵而已……  她并没有要丢下他和孩子,为什么犯的一次错误会在他心底刻下这么深的痕迹。用这样的言语伤害自己,明明知道他这样说,她会疼……  眼眶红红的,程涵蕾静静的盯了几秒后,伸手关了灯。没去主动抱雷辰逸,只是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一点距离,背对着雷辰逸,闭上双眼。黑暗的空间里,雷辰逸睁开双眼。黑眸在夜里显得更加的明亮,没有转身也知道身后的程涵蕾此时脸上的表情,在心底叹息了一声……  程涵蕾眼泪无声的滚出来,原来,婚姻里早已经习惯了的怀抱,突然少了他的温暖,是这么的冷……  *********************************************  早餐的氛围很是诡异,程贝贝和雷梓瞳对视了一眼。  “妈妈,你和爸爸昨晚又玩游戏了?”  小时候,雷辰逸和程涵蕾晚上有时候做的太厉害,导致早上眼睛肿起来,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样。被念念追问,雷辰逸就会在程涵蕾面红耳赤里一本正经的对雷梓瞳说,他和程涵蕾晚上睡不着在做游戏,而且这游戏还只能两个人玩。她吵着要爸爸妈妈带她一起玩,爸爸说,等她长大了,才可以玩。  程涵蕾睡眠不足,脸色不怎么好。听到女儿的问话时,表情微微的怔了一下,条件反射的看向雷辰逸。雷辰逸这次却只是视线盯在报纸上,并没有把目光看向她。  程涵蕾心中又被刺了一下,脸色不由更加不好了一些。看着雷梓瞳那一副好奇心十足的模样, 把手中的早餐放在她的面前说道:“吃东西不许说话。”  “爸爸……”  “乖乖吃早餐,去学校要迟到了。”  雷辰逸伸手摸了一下雷梓瞳的小脑袋,然后目光又转向了报纸。  雷梓瞳低头吃早餐,看着程贝贝求救。  程贝贝比雷梓瞳大许多,看到百年难遇一次的情景。一边吃早餐一边说道:“乖乖的吃早餐,不许说话。”  雷梓瞳皱了一下鼻子,泄愤似的拿着荷包蛋下手。  接着,餐桌上一片的和谐安静,把食不言寝不语这六个字发扬到了极致了……  他们冷战了……  程涵蕾听着雷辰逸说我送孩子们去学校,你自己去公司。接着没给她说话的机会,就领着三个孩子送去学校。平时一般都是司机接送,今天竟然爸爸送。三个孩子都兴奋的尖叫,两个女儿拉着雷辰逸和程涵蕾说再见,而雷梓煊双眼也亮晶晶的,对爸爸的崇拜随着时间是越来越炽烈。  程涵蕾站在楼上,手上提着包包。就这样站着,眼睛红红的。  “晚上要加班。”  简短的字,就挂了电话。程涵蕾坐在办公室里,他有多久没有加班应酬了。她知道,他是生气,所以不想和她一起回家。程涵蕾站起身,开车回到家里。阿姨已经做好饭了,她一回来三个孩子就嚷着饿。  吃了饭,一切像是例行公事一般。陪着孩子们,然后等孩子们睡着了这才回到房间。雷辰逸还没回来,好像从结婚后,他就已经没有超过十点不回来的记录了。程涵蕾坐在床上,看着大床上少了雷辰逸的身影。  时间滴答而过,晚上十二点,房门打开。  雷辰逸迈步走了进来,看着黑暗的卧室。程涵蕾已经背对蜷缩着睡了,目光里闪过一抹黯。  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进去。尽量的轻手脚,身上有着淡淡沐浴露的味道。  程涵蕾没动,感觉到身侧的温暖。可是中间隔着的那道距离,却怎么也拉不近。  又是一夜,背对而眠。  第二天一早  程涵蕾起床,雷辰逸也跟着起床了。  “你昨晚去哪了,怎么会那么晚?”  “会所应酬。”  “你说过不会那么晚回来的。”  程涵蕾的声音有些低,没穿高根鞋,需要仰头才可以看着雷辰逸。他的身后是拉开窗帘透进来的阳光,看着他的脸,眼睛有些刺痛的感觉。  雷辰逸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着程涵蕾的眼睛,接着平静的转开迈步,在经过程涵蕾身边的时候淡淡的开口道……  “已所不欲,忽施于人。什么都是相互的,你记得我说过的话,那么你自己说过的话呢?”  程涵蕾的身体绷的紧紧的,心又被刺了一下。他这样阴阳怪气的说话,真的让人很难受。  “雷辰逸。”  雷辰逸的手已经握住门把了,程涵蕾咬着唇瓣转过身,一把扯住雷辰逸。眼底已经有了湿意,红通通的看着雷辰逸。胸口在起伏着,明显很是崩溃,那难受的情绪在心口张扬着。  “还有事?”  声音冷淡,听的程涵蕾像被丢进了冰窖一样。手脚冷的厉害,拉着雷辰逸的手轻轻的颤着。  “你就准备这样和我冷战下去?”  “冷战?”  雷辰逸微微的扬着唇角,眼底的平静让程涵蕾难受。  “你明明知道我会关心爵是……我没想过要再丢下你和孩子去日本,我只是担心……”  “你想怎么做,我不想管。关于上官爵,我该说的已经说了,至于你想怎么去了解去关心他,都与我没有关系。放心,孩子都已经大了,就算是我一个人照顾他们也一样可以。”  “雷辰逸,不许再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  程涵蕾被雷辰逸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刺激的爆/发了,一把推着雷辰逸在房门上,因为身高关系,需要垫着脚搂住雷辰逸的脖子才可以与他的脸靠近。  “蕾蕾,任何人都有底线。你的关心也要别人需不需要,不需要的只是造成别人的负担,也让你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雷辰逸的眼神深不见底,两个人的气息交融在一起。程涵蕾看着雷辰逸的眸子,这双眸子里透露着让她看不懂的光芒。两个人结婚以来,他的任何事情在她的面前都算是明朗化。所以两个人之间几乎很少争吵,但是此时,程涵蕾看不透雷辰逸……  他明明不是那么在意上官爵的存在了……  “看样子,你还是坚持你自己的观点。”  雷辰逸的声音又恢复了刚刚的温度,手不犹豫的拉扯下程涵蕾的手往下按。  程涵蕾心中的那丝疑惑在这一瞬间被摧毁掉,想都没想的整个人往雷辰逸身上一缠。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一用力,整个人就圈到了他的身上。双腿柔软度极度的圈在了他的腰上,整个人的重量都交给了雷辰逸。  他可以轻易的承受她的重量,雷辰逸大手未动却依然让程涵蕾稳稳的囚在他的身上。  “老公,我们不要冷战了好不好?”  结婚以来,他哄她的次数远远的高于她。程涵蕾虽然并不觉得这件事情自己哪里有错,但是不想再让两个人之间的冷战没有必要性的继续延续下去。整个囚在雷辰逸的身上,视线终于可以和他齐平。  讨好的在雷辰逸的薄唇上亲了一下,再讨好的亲一下。还附送福利的在他的薄唇上用力的啵了两个下,再含住,亲了亲。看着雷辰逸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这才松开往后退了一下。刚刚的唇瓣互碰,两个人的唇瓣都有些亮晶晶的。  “谁跟你冷战了。”  雷辰逸脸色缓和多了,整个人也没那么阴了。手搂住程涵蕾的腰,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那水亮的唇瓣,眼神黝暗了几许。  “还说没有,你晚上都不抱我睡了。”  “……”  “我几晚都没睡好了,你看我的黑眼圈。”  刚起来还没上妆,那黑眼圈真的有些严重。雷辰逸看着程涵蕾娇俏的模样,声音哑哑的说道:“没睡好的又不是你一个人。”  连着两晚坐在办公室里,做什么事情都没心思,硬撑着到十一点才从公司离开。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看到程涵蕾心软,他能做的就是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保护她。宁愿给她这短暂的痛苦,也不愿意……  “老公,你稍微冷静点,孩子们都快起来了……”  程涵蕾双腿动了动,准备从雷辰逸身上滑下来。两个人靠的这么近,雷辰逸那方面又比较明确。此时贴在一起,实在是想忽略都困难。  但是程涵蕾一动,雷辰逸的一只大手已经移了阵地,直接扣住了她的臀。用力的往前一按,把程涵蕾好不容易腾空的一点距离,又拉的更近,简直是一点缝隙都没有。  “你这个磨人的小女人!”  雷辰逸似乎是在埋怨,但是那字眼间却透露着让人难以懂得的心疼。手扣着程涵蕾,身体轻松的翻了个转,程涵蕾整个就被按在了门上。  “老公……”  程涵蕾哼唧了一声,那声小女人,叫的人骨头都酥了。  雷辰逸堵住了程涵蕾的娇嗔声,堵住了她不甚从心的抗议声。霸道的缠住她的唇,狠狠的亲着她。恨不得把这三天的隐忍都给索要回来,程涵蕾哼唧着,手却是乖乖的圈住雷辰逸的脖子。两个人正难分难舍间,门外传来敲门声。  “爸爸,妈妈,起床了。”  三个小朋友站在门口,由程贝贝敲门。三个人都已经起来了,楼下却没有早餐的香味。这一点也不科学,妈妈这几天都让阿姨回家了,说是自己来做早餐……  “老公,孩子们起来了,在外面。停下来!”  程涵蕾在雷辰逸的头往下的时候,扣在他的发丝里。阻止着他继续的行动,而雷辰逸身体已经绷的厉害。头埋在那里没有动,缓了一下后。身体还是压着程涵蕾,而目光里依然是深邃灼灼。  “零用钱在书房的抽屉里,今天早上自己出去买早餐,让司机送你们去学校。”  “爸爸,你和妈妈又在做游戏吗?”  雷梓瞳兴奋的问着……  “罗嗦,快点走,爸爸改变主意了我们就没机会吃外面的早餐了。”  程贝贝拍了一下妹妹的P股,平时挺聪明的,关键时刻也不知道抓关键词,爸爸妈妈做什么游戏,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好奇心不是会杀死猫,而是会让外面的早餐飞掉。  雷梓瞳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立刻一副闭嘴的模样。三个人迅速的消失在雷辰逸和程涵蕾的房门前,而门里的程涵蕾无语的看着雷辰逸。。  “现在,没人打扰我们了。”  雷辰逸一副偷了腥的猫模样,抱着程涵蕾,亲的更加热烈了。程涵蕾其实也想要,看着雷辰逸那染着情潮而越发深邃的眸子,脸红扑扑的捶了一下雷辰逸。却还是顺从的迎着雷辰逸,两个人的火焰是越推越高。  半小时后,程涵蕾捏着雷辰逸,嘴里直嚷着快要上班了。  雷辰逸不满足,又拖着程涵蕾折腾了好一会儿。程涵蕾拳打脚踢也不行,被按在门上怎么着来怎么着去。程涵蕾又被带到了雷辰逸营造的氛围里了,直到结束的时候,雷辰逸亲着程涵蕾的汗水问道:“老婆,我厉害吗?”  “厉害,厉害,你最厉害了。快放开我啦……”  程涵蕾喘着气,伸手推着雷辰逸。雷辰逸被推开后,程涵蕾喘息着瞪了雷辰逸一眼。  本来就累,现在雷辰逸一离开,自己腿一软,一手扶着门,看着一副满足的雷辰逸。一手捂着自己已经被八光衣服的身体,那暧/昧的感觉让程涵蕾脸红的厉害。眼波含着风情,脚步不稳的往浴室里走。  雷辰逸站在那里,身体是得到了满足。某个地方呈现半松懈的状态,而看着程涵蕾那一手遮上,一手遮下的样子实在是太挠人。雷辰逸眼睛又跟饿狼一样的开始泛着绿光,程涵蕾刚进浴室,还没开始洗。就看到雷辰逸跟着进来了,程涵蕾反应过来立刻推雷辰逸……  “出去,别闹了。”已一却不。  “老婆,再一次……”  雷辰逸缠住程涵蕾,两个人的力气悬殊过于大。程涵蕾推了半天也没推开,只能半推半就的又被雷辰逸按在浴室的墙上……  当两个人从家里离开后, 程涵蕾整个人气色好了许多。一副被滋润了的模样,雷辰逸也是满面春风的模样。而程涵蕾坐在车里,双腿还在打着颤,这个毫无节制的男人。  不应该她如狼似虎吗?怎么颠倒了过来。  今天的雷辰逸,好似比平常更为热情一样。程涵蕾瞪了雷辰逸一眼,想到刚刚自己被压在门上,压在浴室里的画面。  那娇嗔的模样让雷辰逸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在红灯的时候转过头看着程涵蕾,那眼神,火辣辣的。  “雷辰逸,你再敢来的话,我……”  “老婆,你想到哪里去了,还是你真想榨干了我?”  雷辰逸邪邪的一笑,程涵蕾郁闷的不行。  他什么时候也跟六月的天气一样,时阴时晴。早上起床还一副他永远都不要搭理她的模样,只是转眼间,他又热情似火,一副离开了她就跟离开了水的鱼一样。谁说女人是善变的动作,男人,更善变。  ************************************************  夜,渐渐的深了。  秦紫妍坐在咖啡厅的老位置,手指放在键盘上,指尖静止。因为丘泽的关系,已经习惯了早关门,这个时候的咖啡厅安静的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声。目光静静的看着窗外万家灯火,该写的专栏还是一个字没有。大脑好似停摆在了一个地方,脑中千丝万缕的找不到一点头绪。  目光静静的转回屏幕上,看着上面还是那两行字。已经这样子发呆将近两个小时了,秦紫妍有些倦意的收回双手,整个人颓然的靠进身后的椅子上。闭着双眼抿唇,眼底的淡淡情绪被遮掩着。  他,已经好久没再联系自己。  平时多由他主动的联系她,而安静的手机,安静的Q,安静的只能通过报纸得知他的动向。他们从最初的陌生,到彼此成为知心好友,再到那种朦胧的暧昧,最后又走回了原点。他在疏离她,她懂。  原来,习惯是件可怕的事情。原来,不知不觉间沦陷了的心想要再回到过去,已然不可能了。  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心中那笃笃的疼痛感怎么也压抑不住。秦紫妍有些自嘲的扯唇一笑,因为知道他的心中没有自己,所以主动的一个电话也不愿意打。她没有想到,自己重伤一次后,小心翼翼守护的心还是这样的弄丢了,又把自己跌入了爱情的迷雾里。快要看不清前方的路,快要失了自己的淡然。  想见一个人的感觉,总是太蚀骨……  啪……  合上电脑,秦紫妍站起身,迈步向自己的休息室走去。埋头于被子里,明知爱情伤,怎能再坠入那无边无迹的黑暗。明知道爱了抽身会痛彻心扉,体会过那种感觉,怎能守不住一颗心。  痛的难受,秦紫妍掀开被子。拉开抽屉,手在抽屉里翻找着。当看到里面的烟,这是丘泽上次留在这里的。拿出打火机点燃了一只烟,秦紫妍坐进椅子里,双腿曲起把自己蜷缩在里面。重重的吸了一口,让烟穿过喉咙进入肺部。  仿佛又看到了那段最为放纵颓废的痛苦日子,仿佛看到了那夜夜买醉,夜夜抽烟至天明的日子。眼前模糊一片,看不清最初爱的人模样。又重重的吸了一口,吸的太急,呛的秦紫妍的剧烈的咳嗽起来。  眼泪鼻涕狼狈的弄了一脸,秦紫妍脸上失了冷静,眼泪肆意的涌出来。  什么时候开始,感情已经深成了这样。  今天六千字更新完毕。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极虐心虐肺的文,喜爱的可以入坑。  《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米可儿和风澈冰的故事,深情小虐心故事。喜欢的欢迎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