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25章:

第025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77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44
   (想看紫妍和丘泽的对手戏的亲,我很乖的送上了)  “别抽了,很伤身体。”  是谁叮咛谁的声音在耳畔,秦紫妍模糊的视线隐隐的看到一道身影站立在眼前,渐渐清晰。脑中那模糊一片突然间一片明郎,好似已经看到他迎面向自己走来,对自己笑的那样温柔,是为了她的温柔而不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丘泽……  手中的烟从手指滑落,燃烧的星火灼痛了肌肤,疼的秦紫妍整个从迷幻的世界里清醒过来。  想见他,抑制不住。  秦紫妍突然从椅子上弹起来,整个人蜷缩了太久,突然起身双腿一麻膝盖撞上了一边的桌角,瘀青一片。伸手稳住自己的身体,忍住那股子麻木刺痛感。一手拿过钥匙,拉开门就往楼下走去。  想见他,虽然不知道见到了应该说些什么。  车,开在夜色里。秦紫妍难有的狼狈,踩着油门,手扣在方向盘上眼神灼灼的盯着前方的路。  ****************************************  丘泽从办公室里起身,安静的办公室。外面黑漆漆的一片,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黑暗。拿起外套,迈步往外走。进电梯,出电梯。上车,转动方向盘车向前开着。夜晚的路,人很少。车在路上行驶着,一手握在方向盘上,一手按着太阳穴上。  这些天,好似更加的忙,更加的倦怠了,事事亲力亲为。公司的业绩越来越好,只是心好似越来越疲倦。从工作中脱离的那一刻,身心俱备。  总觉得忽略掉了什么,又好似是故意忽略掉什么。丘泽的目光里深邃一片,看着前面路灯下摇曳的树影。雨滴落下,在挡风玻璃上一点点被扫掉。而丘泽就这样看着前面的水滴落下,又被扫掉如此的 重复着,目光未曾移开。  再过两个红绿灯就回到住的地方,红灯亮起的时候,丘泽的目光盯着前面转弯的地方。稀少的车辆从眼前开过,一辆又一辆。不知何时,绿灯亮起。前面已经没有车辆再从眼前而过,刺耳的喇叭声在夜色里特别的清楚。  丘泽被那刺耳的喇叭声唤回沉思,不由自主的走神, 刚刚在雨雾里好似看到了一道身影。  他好像好些天没有见到紫妍了,那隐约忽略或是刻意忽略的感觉在心底滋生而来。丘泽在脑中浮现出秦紫妍的身影时,脚下的油门已经踩下。没有直接往家的方向,而是方向盘一转,向另一个方向而去——秦紫妍的咖啡厅……  在丘泽的车转弯离开时,后面一辆熟悉的车出现在视线里。最后停在丘泽刚刚车停下的地方,秦紫妍流过泪的眸子特别的清澈。在雨雾里看着前面的方向,还有两个路口就到了他的住处……  车,停在丘泽的楼下。秦紫妍推开车门,从咖啡厅出来一直到丘泽的楼下,几乎都是憋着一口气开到这里来的。不愿意去想来这里究竟是要做什么,也不愿意想如果按了门铃丘泽开了门,自己应该做什么说什么,只是不知不觉的来到了这里,完全无法控制……  站在门前,伸手按了门铃。  短短的几秒时间,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里面没有任何声响,也没有任何反应。  秦紫妍再次伸手按了门铃……  一次……  又一次……  当第四次手从门铃上离开的时候,秦紫妍好像突然从梦境中醒来了一般。门铃上像是突然生出了刺一样,手一弹就回来了。秦紫妍惊讶的后退了几步,似乎有些不能接受自己会出现在这里,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不顾一切的去自己心爱的男生门前,疯狂的按门铃这种愚蠢的事情是自己做出来的。  头轻轻的摇了摇,秦紫妍突然急速的转身,仿佛身后有人追自己一样,大踏步的往回走。回到车里后,重重的甩上车门,一脚踩下油门,车迅速的开离丘泽的家。一路上,秦紫妍的面色绷的紧紧的,目光再直视着前方,眼底已经平静淡然……  (默默的说,我觉得还挺有画面感的,啦啦啦。我是坏心眼的后妈。)  ***************************************  车停在秦紫妍咖啡厅的楼下,丘泽在准备推门的时候抬头看着咖啡厅的灯已经暗了。  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还未到十二点。平时这个时间,她的灯都是亮着的。每次来这里,抬头都能看到那盏温暖的灯光。就好像和安然在一起的时候,每晚回到家,不管再晚玄关处都会亮着一盏灯一样。  心中的一团火焰慢慢的熄灭,一手还握在门把上,那推门的动作就这样顿住了。  微打开的车门,有风从外面窜进来。冷空气融合了车里的暖空气,慢慢的车里也开始变冷。有雨滴从外面飘了进来,凉凉的落在准备踏出去的裤脚上。腿慢慢的收回,手也随之拉上推开些许的车门。  挡风玻璃上的雨滴依然在落下,雨滴被一点点的扫去。启动的引擎,亮着的灯。丘泽大手在车里摸索着,最后拿起一边的烟,准备点着。  “别抽了,很伤身体。”  丘泽的动作一顿,打火机最终还是没有点燃。握在手中的烟也直接被扔在了一边,手按在方向盘上。在进去与不进去之间徘徊着,如果是以前,自己早就直接上楼去了,但是现在……  丘泽看着放在一边的电话,安静的躺在那里。  伸手拿起手机,打开第一位就是秦紫妍的号码。私人电话里,联系最多的好像早就已经是她了。  准备按下拔号键的动作还是顿了一下,如果她已经睡了,不是打扰到她休息了吗?长指滑过,最后切入到了短信的界面。手指熟练的在键盘上划动着,最后打出来字又删掉,打出来再删掉。最后成了一句:“睡了吗?”  没有反应,丘泽又补充的打了一条短信:“我在楼下。”  想见你……  三个字已经输入,按送发送的时候却默默的删掉。合上手机,丘泽把手机扔在一边。  其实疲累的时候,只是想见见她。哪怕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起坐一会儿,好像就能舒缓自己的疲劳。坐在楼下,静等了一会儿。手机的屏幕未亮起,收回视线,丘泽车转了个弯离开……  车在消失咖啡厅前几分钟后,秦紫妍的车在雨里缓缓开来。开进停车场里,然后推开车门往楼上走去……  休息室里,秦紫妍直接走进浴室。刚刚下车和上车的时候,淋了一些雨,身上有些湿的难受。秦紫妍站在浴室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狼狈,这是唯一送给自己的两个字。发丝凌乱,脸上有着未干的泪痕。  身上的衣服打着褶皱,目光慢慢的向下,秦紫妍看着自己脚上的拖鞋。只觉得一种悲凉的感觉从头到脚,冰冷的让她连呼吸都觉得寒气十足。  这,是她吗?  ********************************************  半个小时后,秦紫妍从浴室里走出来。换上了睡衣,整个人清爽了许多。脸上的淡妆已经卸下,发丝已经吹干,柔顺的披散在肩膀。整个人的沉静的模样又回来了,目光里淡然沉静。秦紫妍妍又回来了,刚刚那莫名的失控已经被压进了心底最深处。  掀开被子,秦紫妍盖上被子闭上双眼。关了灯,世界陷入黑暗里,秦紫妍浅浅的呼吸声,慢慢的在休息室里回荡着。  第二天一早  秦紫妍睁开双眼,睡了一觉,神清气爽。  昨夜,一夜无梦。拉开窗帘,外面的阳光暖暖的照射出来。洗漱后,换上衣服,画了淡妆。一手拿过手机走出去,为自己煮了一杯咖啡以及做了简单的早餐。端着咖啡和早餐走到常坐的位置上,还未到开门时间,楼下很是安静。  缭缭的咖啡,香甜的早点,精致的入眼都觉得心情很好。  一手放下咖啡,坐到笔记本前伸手按下开机键。昨晚的专栏都没写,今天应该会看到编辑大人抓狂了。眼睛盯在屏幕上,手就准备拿手机。准备先和编辑大人报备一些,手还没碰到手机,便突然感觉到了滚烫的感觉,手一缩。目光转过,便看到褐色的液体完全的泼在了手机上。  秦紫妍立刻一手拿过笔记本,一手就要去挽救手机。拿起的手机,上面正滴着褐色的液体,一滴滴的往下落。  冷静的擦干净桌面,放下笔记本。看着还在滴褐色液体的手机,扔在一边就没再搭理了。  苹果一进水,等于半报废了。  秦紫妍站起身,重新倒了一杯咖啡,回到位置上坐下,视线转回了屏幕,一边吃着早餐喝着咖啡,手指灵活的在键盘上敲动着。当看到一行行看似满是哲理的言词从指尖的敲打形成一句句时,秦紫妍的目光慢慢变得越来越冷静。  这才是秦紫妍,无波无动的秦紫妍,这样的秦紫妍才不会被伤害,这样的秦紫妍不会去触碰爱情,不会痛……  安静躺在那里的手机,主人不知道它曾经接受过两条来自于她最想收到人的短信……  ***********************************************  “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  下午三点的时候,程涵蕾从办公室站起身,对秘书吩咐后便离开公司。和雷辰逸两个人的三天冷战和好后,程涵蕾知道关于上官爵的问题在雷辰逸的心中始终是一根刺。她明白雷辰逸说的是对的,她不应该主动的打扰爵和Peony的生活。  因为知道,所以也从未想过要主动的联系上官爵。  这次,她真的无法不去担心。上官爵的命是捡回来的,她一直觉得,既然已经捡回了命,那么一定会长命百岁。可是这次,他怎么就会正好在日本。  在雷辰逸的面前,她不敢表露出来。但是,有时候半夜醒来,还是会忍不住的担忧。如果不能知道上官爵是安好的,她怎么也不会放下心来。  程涵蕾开车回到家里,阿姨正在准备晚餐。  跟阿姨打了个招呼,程涵蕾便往楼上走去。推开书房门走进去,最后定在书房的保险箱前。书房里的保险箱只放了一样的东西,就是当时上官爵离开时送自己的手机。程涵蕾拉开挂在保险箱外面的画,然后看着保险箱。  打这个电话的意义在哪里她知道,上官爵的意思是,打了这个电话他就会不顾一切的带走她。所以,他知道她不会打这个电话,因为她相信雷辰逸会是那个对她好的人,只是留下一个念想,留住一份希望。  打了这个电话,也许会发生一些事情,可是,现在她真的已经顾不得那么多。爱雷辰逸毋须质疑,但是上官爵在心底依然是那个重要的位置……  犹豫只是瞬间,程涵蕾伸手拉开开始转动着保险箱……  ***********************************************  雷辰逸此时正坐在办公室里,一边放着高高一叠的文件,正在处理着文件。  专注的雷辰逸眼皮突然跳动了一下,手上的钢笔也因此顿了一下。雷辰逸停了下来,眼皮跳的越发欢乐了起来。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种迷信的说法雷辰逸不会相信,但心口处却隐隐有一股子压抑感。  好像,连续工作太长时间,午餐都是随便解决的。应该是疲累造成的,雷辰逸放下手中的钢笔,伸手按向太阳穴,手指开始按动着……  “送杯咖啡进来。”  吩咐了秘书,雷辰逸闭上双眼,做短暂的休息。没一会儿,秘书已经把咖啡送了进来。咖啡的香气在鼻息间萦绕着,雷辰逸在得到短暂休息后,睁开双眼伸手拿过咖啡……  放在一边的电话,突然响起来。雷辰逸的手上还端着咖啡,在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头像时,眼神立刻柔和了起来。五指拿起手机,立刻按下接听键。  “老婆,想我了。”  声音温柔的透过电话线,眼神微微的眯成一条线,好似能看到程涵蕾那美丽的脸上荡漾而出的色彩。  温柔的笑容慢慢的凝结在脸上,你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变了,雷辰逸手中的咖啡因突然坐正的身体带来的幅度晃动洒了出来。桌上斑斑咖啡的痕迹,像是烙进了心里一般……  *****************************************  书房  雷辰逸赶到家里的时候,一眼便看到程涵蕾坐在那里,而她手上拿着上官爵离开时送来的精致盒子。放在桌上的是手机,而程涵蕾坐在那里,目光正看着手机。  “蕾蕾。”  雷辰逸迈步走过去,站在程涵蕾身边,看着那电话还链接在充电器上。而屏幕亮着,显示在拔号键上。  程涵蕾的表情很淡,手放在膝盖上,早已经握紧成拳。  “蕾蕾。”  雷辰逸又叫了一声,有些分不清程涵蕾究竟知道了什么。更加不知道,这电话是不是真的可以打通。但看程涵蕾的表情,还有刚刚电话里的声音,让雷辰逸很是担忧。  慢慢抬起头,程涵蕾看着雷辰逸,看着他满脸的担忧。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声音,很轻。每吐出来的字眼都带着一股子沙哑,撞进了雷辰逸的心底。  “知道什么?”  雷辰逸斟酌咬着字眼……  程涵蕾只觉得一股子酸意瞬间冲进了鼻间,眼眶立刻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越汇集越多,最后盈满了眼眶,从眼眶里滑落。  “蕾蕾。”  雷辰逸的心一紧,心一阵阵的揪疼着,伸手就要把程涵蕾搂进怀里。  “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程涵蕾的声音喃喃而起,在被雷辰逸搂进怀里的时候,泪如雨下。心,疼的厉害。  拔了那个号码,电话在响了没几声就被接起。她以为是上官爵,可是却传来一个陌生的日本男性声音,一口日本话让程涵蕾一愣。因为公司的关系,程涵蕾也修了几国的语言,对于日语虽然不是很熟练,但是简单的对话还是没有问题的。  还没有问到上官爵的消息,就听到电话里传来惊呼声。那声音她很熟悉,是Peony的声音。  电话,最终被Peony接起。  Peony在听到是她的声音时,明显的沉默了一下,接着就若无其事的说道:“HI,涵蕾,好久不见。还好吗?”  那欢快的声音却难掩她声音里的紧张,程涵蕾没有忘记刚刚那个日本人说的话。这电话的主人去外面做检查了,她只有一个人……。  经体谁间。“爵呢?”  程涵蕾在打了招呼寒暄后,直接明了的问着。心中已经隐隐的有一个感觉在心口跳跃着,那呼之而出的感觉,让程涵蕾忘记了这个时候她问上官爵,是不是应该不应该。  “他啊,检查还没回来,找他有事吗?”  Peony几乎是没有打盹的就开口,接的很自然。  “刚刚那个日本男人说,你是一个人。”  “他不知道我和爵一起的。”  “他说,这手机是一个女人的。”  “因为爵……”  Peony最终没有办法再编下去,这么重要的手机,她和程涵蕾都知道,他不可能轻易的把这个交给她。就算是她成了他的女人,他身边最亲密的人,属于他和程涵蕾的记忆,他不可能给她。  “Peony,告诉我,爵究竟在哪里?”  电话那边陷入了永无止境的沉默,程涵蕾的心也在那一刻坠入了无尽的黑暗里。太多的事情,不愿意去想,也就不会去深想。而如今,现实的残忍如此鲜血淋漓的在眼前。耳里听着Peony那边不由自主的啜泣声,程涵蕾泪流满面……  他送自己手机,送股份给孩子,只是为了让自己安心。  告诉自己他的病好了,只是让自己安心可以过自己的生活。  每年的固定明信片,却从来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没有一个电话。她自欺欺人的理解为,他是不想再扰乱自己的心,不想再见面影响到他的平静。  上官睿看自己的眼神,那满含深意的眼神以前不懂,现在好似都已经懂得……  这一瞒,他整整瞒了自己这么多年……  雷辰逸,上官睿,Peony……很多人都知道了他不在了,只有自己还以为他一直在,一直在守护着自己。  他不在了……  那个对自己说再见的人,却再也见不到了。  泪水肆意的滚出来,程涵蕾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手紧紧的抱住雷辰逸,无声的哭泣,带着难以言喻的痛和难过。如果不是这次日本核辐射的问题,如果不是自己执着的想要知道他是不是安全。那么,她不知道自己还要过多久才知道,那个湿润的男子早已经不在了。  他不在了……  这四个字,实在太伤,伤的程涵蕾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其实只是Peony骗我的对不对?她不想爵再因为我而动任何心思,所以故意让我这样以为的是不是?其实,他还在,现在在日本生活的很好?他……”  程涵蕾说着说着,再也说不下去了,哽咽的不停的颤抖着。怎么能接受,他离开的事实。在知道他有病的时候,以为自己可以接受他的离开。每天都安慰自己,生老病死是很正常的。可是在知道他的世界里有了奇迹,那一刻,程涵蕾知道自己有多么希望爵好好的活着。  只是,她忘记了,这个世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奇迹,这个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奇迹。她以为自己可以怀孕就是拥有了奇迹,所以上官爵理所当然可以拥有奇迹。  “蕾蕾。”  雷辰逸早在上官爵说自己找到了医治他病的那一天,就已经调查了。得知他并没有得到治疗,也知道了他的离开。这些年来,会瞒着程涵蕾,只是不想看到她难过。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极虐心虐肺的文,喜爱的可以入坑。  《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米可儿和风澈冰的故事,深情小虐心故事。喜欢的欢迎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