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48章:

第048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232更新时间:2015-06-07 10:42:51
   “给点阳光就灿烂,灿烂的没边了?老婆,这是在说为夫吗?”  程涵蕾正笑的开心挂了电话,便听到书房门口传来雷辰逸的声音。开门没声音,关门便声音不小,顺便还有落锁的声音。  “呵呵……”  程涵蕾看着雷辰逸往这里走,立刻站起来主动的走过去,讨好的说道:“老公,我最喜欢你的没脸没皮……”  “是吗?”  “是!”  “那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个最喜欢我的没脸没皮了?”  雷辰逸手上一用力,程涵蕾就被他给扣进了怀里。而两腿间也正好就抵上了他那明显炽烈之处……  “晚上再让你看,快吃晚饭了。”  程涵蕾搂着雷辰逸的脖子,两个人结婚这么久,对于对付他的那一套,她可是领略的很深刻。  “先收点利息。”  雷辰逸手上一紧,搂着程涵蕾便抵上了墙壁。程涵蕾还没机会说不,就已经被堵住了唇瓣。那舌尖孰门熟路的很快就把程涵蕾的唇里卷了个遍,卷的程涵蕾双腿发软,整个人依附在雷辰逸的怀里,气喘吁吁的。  他的舌在勾搭她,他的手更是在她身上不停的点火。那快速油走,很快就点燃了程涵蕾身上的火焰。  程涵蕾明显感觉到雷辰逸在自己身上尽情的点火,那粗喘声,混着自己的娇喘声。程涵蕾推也推不开,渐渐的变成了不想推开。身体被雷辰逸缠着,直到呼吸一窒,被雷辰逸给折腾的眼前发黑,他才收了手。  “让得晚上好好表现出对我没脸没皮的喜爱。”  咬在她的耳侧,刚刚得到一波快潮的身体,被雷辰逸这样故意邪肆的方式吹气,浑身颤栗的更加厉害。半天接不上话来,只顾着在那里喘气了。雷辰逸看着程涵蕾那娇喘吁吁的俏模样,低沉的笑声从喉间发出……  ********************************************  意大利  风擎宇一身劲装,脸如雕刻般冷冽着。那眉宇间的寒气更是比平时更甚,白雪站在风擎宇的身后,看着风擎宇比平时更加冰冷的模样,刚刚他接了一通电话后,挂了电话后便是如此。没敢多问,不属于她管的范围内问题,尽量不问。  从袁绝夜去世,从葬礼的当天下午,风擎宇那段霸气的宣誓后。袁宅便没有太平过,更别说整个意大利动荡成了什么模样。  每个夜,都是不平静的。今夜同样如此,早已经发出的警报。都是好些天没有睡好一个觉,他们经过十年的训练。自控能力都足够的强,少量的睡眠并不足以影响他们什么。  白雪同样是好些天没睡,除了眉宇间有些倦意外,脸上依然是一副警觉的状态。  “门主,交给我和冷情处理。”  见风擎宇穿上一身黑色紧身衣,结实的身材被勾勒的越发迷人。手中的枪,那把未曾虚发的枪。记得风擎宇进武馆后,馆主也就是冷风在风擎宇十二岁后,也并没有像其他培育的杀手一样,给他指派一些暗杀的任务。  他是他们里面唯一一个双手还没有沾染过鲜血的人。  起蕾笑往。但是,就在那个冬天,十五岁的她一次任务失败,就在以为死定了的时候。面前的人倒在了自己面前,瞪大了双眼。而她震惊的转过头时,看到年仅十二岁的风擎宇手中握着枪站在那里,而枪口指着开枪的方向。漠然的收回枪转身往外走,很快,身影就消失在视线。  她的手臂受了伤,从窗户下去的时候,迟缓了许多。在回到武馆外的时候,一身黑衣的风擎宇背对着她站在那里。  “人是你杀的。”  简单几个字,便把局面直接勾勒出来。  “为什么帮我?”  白雪困惑。  在他们里面,可以说虽然不能自相残杀,但是越是弱的人便越是被淘汰。只有最后留下来的人才有资格进入黑手党的核心,成为主干的人物。他们的努力,无非都是为了这个。风擎宇如果不帮她,这一次的意外,她便已经被淘汰。  在他们里面,已经成熟的杀手,是不允许失败的。  “我只是在练习。”  风擎宇冷冷的平静开口,杀人,他当成了练习。风擎宇音落,人已经直接无声无息的进了武馆,而她则捂着手臂的伤口去了冷风的房外,她按风擎宇说的,那次的任务算是漂亮的完成了,却因为受伤而受到了惩罚。  拖着被惩罚的身体回到房间,解开衣服,准备自己给自己包扎。  他推开门走进来,像是没看到她发育的身体一样,直接拿着镊子,酒精。缠住她的手臂,划开了中枪的伤口,取出了子弹。并不是没有麻药,也不是没有医生。而是,身为杀手,如果一点疼痛都隐忍不了的话,那么就不配做一个杀手。  包扎好手臂后,风擎宇看了一眼她。不知道风擎宇究竟是在看什么,只知道以后她成了里面十几个人当中,唯一能够靠近风擎宇一些的人。虽然他跟她也从未多话过,但她偶尔的话,他会搭上一句。  从那冷以后,白雪和风擎宇算是拥有了共同的秘密。  她的名号是越来越响亮,而一开始打响名号完全是因为风擎宇。凌驾在火狐之上的人便是雪豹,别人都以为是雪豹,其实真正是血豹。一只嗜血的豹子,众人都说火狐最神秘,血豹却是最为神秘的。  血豹,如豹凶残,也如豹一样的敏捷。在他的手上从未有生还者,在别人还未看到他的脸时,人便已经见阎王了。  这个世上,只有两个人知道这个血豹的身份。一个是风擎宇,一个便是她,白雪……  “今晚,你和冷风休息。”  风擎宇摆弄着陪伴着自己十多年的枪,性能是越来越好……  “风少爷……”  白雪担心风擎宇的安全,想开口劝说。。  风擎宇直接把枪收于裤腿当中,然后迈步往外走,冷声说道:“别让我说第二次。”  白雪眼睁睁的看着风擎宇走出去,不是不相信风擎宇的能力。风擎宇想要谁三更死,绝对活不到四更……  但是,他现在肩负着整个黑手党,不能有任何的意外……  白雪在风擎宇消失在视线里后,立刻往外走。  **********************************  夜,很黑。  夜,很静。  雨,淅沥。  枪声,在黑夜里响起。风擎宇手中的枪利落的解决了一个又一个人,转眼间,草地上已经被鲜血染湿。雨,还在下着。那些血水都汇集在一起,今晚的苍蝇特别的多。风擎宇每一枪,睫毛都未动一下。  “臭小子,你再不回来,儿媳妇就真被人拐跑了,她之前告诉我,她有心上人了。”  心上人……  幼年时的言语,并需要放在心上。  眼见已经十六岁的她,竟然能够对妈说出心上人三个字。  心上人,她心尖上的人,除了他,还能是谁?  又是一枪,风擎宇的薄唇紧抿着,每一枪打出,都好像是在发泄一般。  是这些惹人厌的苍蝇,打乱了他的计划。延迟了无止境的归期,又是一枪……  程贝贝……  你心尖上的人除了我,还能是谁。还有谁配,成为你心尖上的人……  “风少爷,小心。”  白雪眼见风擎宇暴露在危险当中,手中的枪解决了对方,但是那人开的一枪,子弹却射进了风擎宇的手臂。风擎宇视线阴冷的厉害,手臂上的疼痛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速度。  白雪和冷风见风擎宇受伤,也顾不得风擎宇的命令。两个人的加入,那些苍蝇,很快一只只的被解决掉。风擎宇冷冷的看了一眼白雪和冷风,直接转身往里走。白雪跟着风擎宇的身后往里走,冷风留下来处理那些尸体。半个小时后,那些尸体消失在原地,血水也被完全的洗尽……  空气里只剩下雨水事起的泥土味,再无任何血腥的味道……  **************************************  白雪跟着风擎宇上楼,便要让医生过来。  “出去。”  “风少爷。”  “白雪,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风擎宇手臂上的鲜血还在往下滴,看的白雪触目惊心。自己受伤是家常便饭,但是第一次看到风擎宇受到枪伤。心口处有一种莫生的感觉在蔓延,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在听到风擎宇冷声的警告时,白雪视线从风擎宇流血的手臂上移开……  “属下立刻去领罚。”  白雪单膝跪地,他违背了风擎宇的命令。  只有服从,没有违背。  风擎宇冷漠的转身,而白雪直接去领处罚。  刀划开了手臂,取出子弹。就像十二岁帮白雪取子弹一样,面无表情。这一次,同样面无表情,除了额头的鬓角在湿意当中渗透出的汗水。血腥味在鼻息间缠绕着,包扎好后。随意的清洗了一下自己,风擎宇面色有些发白……  **************************************  程贝贝接到安泽的电话,很开心。  安泽是越来越忙了,程贝贝觉得自己快成怨妇了。  两个人见不了面,连短信和电话也少的可怜。都感觉不像是在谈恋爱,现在接到安泽的电话,程贝贝噘着嘴,哼唧着假装生气。安泽哄了程贝贝几句,程贝贝立刻顺杆子而下。本来说话的时间就不多,闹脾气的话,就真的没办法好好说话了。  两个人腻歪的说了一会儿话,安泽想想妈的事情,还是告诉了程贝贝。  “臭安泽,你是说真的吗?干妈真的要和上官睿叔叔在一起了?”  程贝贝窝在床上,听到安泽的话后,眼睛兴奋的瞪的圆溜溜的,抱着电话兴奋的问安泽。  “嗯。”  安泽对这件事情倒没有过多的情绪起伏,只是习惯性的把事情告诉程贝贝。  “臭安泽。”  “嗯?”  安泽声音平稳的从电话里传进程贝贝耳里……  “你不是说已经原谅了上官叔叔吗?已经不讨厌他生他的气了吗?”  “嗯。”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叫他爸爸,我想上官叔叔很想很想听你叫他一声爸爸……”  电话那边,沉默了……  甚至连呼吸都让人感觉不到……  “臭安泽?”  程贝贝以为安泽挂了电话,试探的叫了一声。再把电话移开,显示还在通话当中……  “贝贝,以后再说这个……”  “可是,臭安泽……”  “贝贝……这次你的生日,我真的没时间去陪你过了。”  “哦。”  程贝贝也没放心上,完全把安泽的话当成跟上一次狼来了一样的道理。最后肯定会给自己一个大惊喜,程贝贝敷衍的应允着。  “你生日的时候,我正好要去演习。所以……”  “哎哟,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不能来陪我过生日吗?我不会生气的,我才没有那么小气呢。”  程贝贝打断了安泽的话,心里小得瑟。现在铺垫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说服自己相信他真的不能来陪自己过生日吗?她可没有那么傻乎乎的,这可是两个人确定关系后自己第一个生日,他怎么可能会不来给自己过。  程贝贝把话题转开,刚刚关于叫爸爸的问题,也说这样被她抛到了脑后。  ******************************************  海风徐徐吹来,经过白天的日晒,夜晚的沙子还有着余温。吃了晚餐后,安然说要散散步。上官睿便陪着安然走在沙滩上,海水卷起,卷到脚上,卷湿了裙摆。  这一次来这里面对大海,与上一次的心境完全不同。  安然锁性脱了鞋子,赤脚踩在沙滩上。软绵绵的沙子,凉凉的海水。安然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笑容,站在海水里,侧头看向上官睿。他站在那里,目光正灼灼的看着自己。安然在黑夜里,脸却悄悄的开始泛红……  玩了好一会儿,洗了脚,安然的裙摆已经湿透。安然和上官睿两个人回到住的酒店,上官睿送安然到了门口,安然打开门,上官睿站在门口看着安然……  安然腿上粘了海水,湿粘粘的。一手提着裙摆,人已经半个身子进了房门,转头看着上官睿说道:“晚安。”  上官睿站在门口,看着安然在走廊灯光下,那踱上一层暖暖光圈的脸颊,眼神里蕴藏着波涛汹涌。  今天求红包。  求红包啊求红包。  红包红包,滚滚来。  第三更。还有一更……紫觉得快挂了……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