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96章:伤透了心

第096章:伤透了心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124更新时间:2015-06-07 10:43:06
   “爸爸,我要留在这里,留在石头的身边,照顾他。”  “想都别想!”  上官睿面色绷的紧紧的,对于上官萱口中说的十四年,完全不能理解。  从小到大,她在自己面前接近透明。这个石头是从哪个缝里冒出来的,他完全不知。他只知道,他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允许。  “爸爸,我已经决定了。”  上官萱的目光更是坚定,跪在床上看着上官睿,哭过的双眼,那么明亮。  “上官萱,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跟我回家,然后乖乖的去做手术,再听从我的安排去法国,其他的事情,不是你该关心的。”  上官睿拔高的声音,理智在极速的消散。又气又心疼,太阳穴侧的青筋都有要爆开的迹象。  上官萱心中一痛,每次爸爸叫自己全名的时候,就是他极度生气的时候……  她又伤了他的心了吗?  “爸爸,笑笑已经成年了。能够为自己的人生做决定,我不知道今天的选择对还是不对,我只知道今天我要是跟你离开了,我会后悔。爸爸,请尊重女儿的选择,未来的路是女儿自己要走的,女儿选择了再艰难都会自己坚强的走下去。就算跌的伤痕累累,就算最后一无所有,起码女儿努力过了,便不会后悔。”  上官萱看着上官睿,自己选择了一条多么艰难的路,心里很清楚。明明知道,却还是义无返顾的要去走这一条。再痛,再苦,心中只有这唯一一个答案。陪在他的身边,不管他对自己是什么态度,不能在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离开他的身边。  “很好,十九年的父女情,不敌一个周磊。上官萱,你真是好样的。我就是这样教你的,教了你这样一个好女儿。”  上官睿后退了一步,上官萱的话,刺的上官睿心一揪一揪的,快要窒息。。  上官萱不再说话,低着头。一边是爸爸,一边是石头,这个时候,最需要她照顾的人是石头……  上官睿双眼里的怒意已经无法遮掩,要紧紧的握住拳头才能克制住伸手摇醒上官萱的冲动。盯着她低着的头,努力的压抑着快要濒临爆/发的怒火。  “跟我回家,我就算是打断你的腿也要把你带回去。”  “我不回去。”  上官萱挥开上官睿的手……  “爸,我不要回去,爸,求求你了,让我留在这里,只要石头恢复了自信,只要石头度过了这一关,我答应你,真的,我立刻回去。我会听你的话,再也不违背你的话。好不好?爸爸,你最疼我了,求求你。”  上官萱扯着上官睿的手臂,哀求着。  上官睿不再说话,直接扣住上官萱的手臂,不费力的把上官萱从床上拉起来,接着就要往床下拉。理智的弦已经绷断,上官睿绷的紧紧的脸无法克制那极速在飙升的怒意。  “爸爸……不要……”  上官萱挣扎着,不停的往后缩。  被扯着的手臂,上官萱挣扎不掉。人已经被拉着往外走,眼见已经要走到病房的门口,上官萱突然痛苦的蹲下去,然后从怀里摸索着药然后吸着,缓和着气息。  “笑笑……”  上官睿紧张的蹲下,看着又发病的上官萱。上官萱在用力的吸了几口后,稍微缓了自己的气息蹲在那里看着上官睿喃喃的说道:“爸爸,别让女儿恨你。”  上官睿双眼里的沉痛更甚,看着上官萱的眼睛,有没有发病,他比谁都清楚。这些年小心翼翼的疼爱照顾有病的上官萱,她是真发病还是假发病,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看着上官萱的眼睛,她并没有发病。因为从小就有这病相伴,演起来上官萱如此顺手。  上官睿突然间觉得悲凉……  慢慢站起身,看着蹲在那里仰头看着自己的上官萱,声音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怒气,而是无限低沉的问道:“上官萱,你现在要去照顾姓周的那小子,你用什么照顾?你今年十九岁,吃,穿,用哪一样不是我供着你。你用什么去照顾姓周的小子,你这个身体怎么去照顾姓周的小子。”  “开口闭口就是不能放任他一个人,他稀罕吗?上官萱,你究竟要爸爸怎么说你才明白。你这样子根本就不值得,姓周的小子哪里值得你这样。就算你们小时候就认识了又如何,只有你守着,他呢?他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了,他喜欢的是另一个女孩子,不是你!”  “你自己这样犯贱的贴上去,能够得到什么,你说,你可以得到什么?更别说,你现在还怀着孕,你不做手术,要等肚子大吗?你才十九岁,你有没有想过,你未来应该怎么办?”  上官睿的声音满是沉痛,言词间过于严厉,上官萱的面色是越来越白……  “安然阿姨当年为你,当年的你值得吗?”  上官萱的一句话,掀起了上官睿的惊涛怒气……  “你……”  抬起的手,看着那仰起的脸,却没有办法真的落下。上官睿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看着上官萱怒极后是极度的冷笑声……  “好,很好。你要留在H市是吗?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一意孤行是吗?那么,从现在开始,你上官萱就凭着自己的能力去照顾你的石头,有本事就别用家里的一分钱,别依靠家里任何。”  “好。”  上官萱含着眼泪,把一边的包拿过,慢慢站起来。从里面把自己带的卡和钱都递给了上官睿,上官睿看着上官萱手上握着的东西……  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接过。  冷漠的转身,大踏步的离开……  被丢下的上官萱慢慢蹲下来,听着上官睿的脚步慢慢的消失,直到再也听不到。上官萱的眼泪,啪啪,一滴滴往外滚。呜咽的抱住自己,她是不是做了一件很错的事情……选择了一条最不应该选择的路……  *****************************************  安然和程贝贝在家焦急的等着,在听到外面停车声时,程贝贝立刻冲过去开门。  “上官叔叔。”  看着上官睿走在最前面,立刻让开身子,然后不停的向后张望……  “笑笑呢?”  看着上官睿身后没人,而车门也没再打开。程贝贝手扣在门上,问着正换拖鞋的上官睿。  “留在H市。”  面无表情的回答,然后直接往书房走去。程贝贝不敢再问,小声的关上门,看着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安然,抿着的嘴,慢慢的噘起。  “你给小泽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我进去看看你上官叔叔。”  安然摸摸程贝贝的小脑袋,安抚的看着她。  “嗯。”  程贝贝点头,然后向沙发边走去,而安然则解下围裙,拿起一杯水,跟着往书房里走。  书房的门合上,程贝贝也拿起电话给安泽拔了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便被接起,程贝贝窝在沙发上……  “臭安泽,你怎么还没回来,上官叔叔已经回来了……”  道色紧缝。程贝贝抿着嘴唇,想着刚刚上官叔叔的表情,好不对劲……  “还有一会儿就到家了。”  “真的吗?我到门口去接你。”  程贝贝兴奋的挂了电话,也没等安泽后面让她乖乖在家等的叮咛,便把手机扔下,跑到玄关处换了鞋子拉开门就跑出去。  走到院子外,看着小镇那条长长的路,还没有看到安泽车的影子。程贝贝被太阳晒的脸红扑扑的,从里面出来就热的厉害。向前走了几步,走到树荫下等着安泽。  安泽的车速在加快,很快车便转了弯进了小镇,然后向前,程贝贝在看到了一辆车开过来的时候,越来越近在确定了里面是安泽的时候,程贝贝立刻挥舞着小手,然后一脸笑容的看着安泽开到自己的身边停下。  “臭安泽。”  车刚停好,程贝贝就冲到了安泽的身上,整个囚在他的身上,在他的脸上忍不住的吧唧一口。亲了后这才发现这是在外面,而正好跟在车后面一个住在不远处的熟人看到,程贝贝脸一红,立刻把同埋进了安泽的颈窝处……  羞涩极了……  安泽心中的阴霾在看到程贝贝灿烂的笑容时,有着一刻的融化。  伸手抱紧程贝贝,双臂轻松的就负担了程贝贝的重量。  “爸和笑笑回来了?”  安泽抱着程贝贝一边往里走,问着。  “上官叔叔回来了,笑笑没有。上官叔叔说,笑笑留在H市。”  程贝贝提到这个,唇瓣抿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敛起。  扣在程贝贝臀上的手紧了些许,眸色里闪过一抹深邃。  步子只是微顿,便继续往屋里走。打开门,一股凉意席卷而来。程贝贝在门口已经从安泽的怀里滑下来,手挽着安泽的手臂,两个人一起走进屋里。  **************************************  “喝点水,解解暑气。”  安然把手中的水放在上官睿的桌前,两手放在上官睿的肩膀上,手指上的力道微微的收紧,用着舒适的力道为上官睿放松着紧绷的肌肉。  上官睿靠在椅背里,在安然体贴没有立刻追问里,叹了口气。  拿起水,喝了几口,压下那焦躁的怒意。四个多小时的车程一路上都在想上官萱的话,一路上都在想和慕容雪的婚姻,更加想到那一个悲剧的结局。想着自己和安然的错过,想着这一路的曲折,一路上几个人有多痛苦。  卷在三角恋里,伤的岂会只是一个人。  他深刻的体会过这样的痛苦,他亲眼看到了心爱的女人如何痛苦,也清楚的明白,处在一段无爱的婚姻里,不被爱的那个人有多痛苦。  他怎么忍心让自己的女儿走这样一段艰辛的路。  就算,现在她会恨自己,他也要逼的她放弃。  安然不着痕迹的看着上官睿放在一边的东西,那是上官萱的卡,而卡边还有几百块零碎的钱。手上的力道不由顿了顿,为脑中闪过的那个想法而有些震惊……  “笑笑跪在我的面前,求我让她留在H市照顾那个姓周的小子。甚至不惜用装病来要挟我,用会恨我来逼我。最后,便把身上所有的钱和卡都还给了我,宁愿如此身无分文,宁愿不要我这个疼了她十九年的爸爸,不要我们这个温暖的家,她也要留在H市,留在那个臭小子的身边……”  上官睿手握着杯子,随着话语,杯子也越握越紧。脸上的痛苦难遮掩,安然眼眶红了。对于上官萱这份痴狂坚定,她一直以为善良的上官萱一定会走一条很平稳的道路,毕竟良好的家世,疼爱她的家人,她的人生路会走的很稳很稳……  只是,上天给了你无忧的生活,硬要让她在爱情的路上跌跌撞撞。  “睿,你没收了笑笑的卡和现金,留她一个人在H市,她从小就没有在外生存的能力,更加别说缺钱赚钱了……”  “我就是要让她知道,离开了我的保护,她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能力在这个残酷的社会里生存。我要让她知难而退,想要留在H市,想要照顾姓周的小子,也要她有本事。没有钱,举步为艰,她根本就走不下去。更别说还要照顾姓周的,我倒要看看她难坚持一天还是两天。到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有多错。”  上官睿说的冷漠,可是那脸上却写满了心疼……  “睿,不是不支持你这样做。但是笑笑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她有哮喘病,如果……”  上官睿刚刚放松的身体又绷的紧紧的,眼底闪过矛盾挣扎。逼着自己要走这一步,要这样残忍的对待自己最宝贝的女儿,他下这个决定太困难。但除了这样让上官萱知难而退,离那个姓周的小子远远的外,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  “妈,爸,笑笑那边我会让人盯着一些。”  安泽明显已经在书房门口听了一会儿,推着微掩的门走进来,沉声说着。  “除非她主动回来认错,否则不许任何人出手帮她。”  上官睿的目光看向安泽和程贝贝,这话是对安然说,也是对站在门口的两个人说。程贝贝站在安泽的身边,手悄悄的握紧了安泽的手。  **************************************  上官萱从医院里走出来,眼睛哭的肿成了核桃。身上只剩下一点零钱,刚刚数了数才几十块钱。站在医院门口,准备伸手拦车打的,按了按包包想着里面只有几十块钱,又默默的放下手。  之前是直接打车去了周磊那里,根本就不用自己操心去想那是哪个位置。对H市是完全的陌生,站在医院门口也不知道这里离周磊住的地方有多远。上官萱仰头看着洒下来的阳光,此时阳光正是炽烈的时候。  眯着双眼,对着炽烈的阳光,微微一笑。  自己选择的路,要坚定的走下去。不管结果如何,起码她努力过了。她的目的只是想让石头振作起来,如此简单而已……  问了路,知道周磊住的小区离这里只有三站路。  三站……  上官萱几乎想都没想的便直接顺着别人指路的方向走去,过红绿灯,再过红绿灯。走的并不是很快,烈日下,上官萱浑身被汗水湿透,脸更是被阳光晒的红通通的。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如果太过快,虽然可以早点到石头那里,但是如果病再发了就没办法了。  现在,她要更加小心翼翼,不能够再让自己病发。只有照顾好了自己,她才可以照顾石头。  等上官萱走了三站路,站在周磊门口时,上官萱脸已经有些晒伤,汗水不停的往下流。上官萱随意的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汗,伸手按着门铃。  一声又一声,一声又一声……  没有反应……  “学长,学长……”  手拍着门,坚持不懈的拍着门。周磊的门没开,反面是住在对面的人打开了门。在看到上官萱的时候,看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善意的问道:“你是不是那个叫烟儿的女孩子?他现在不在家……”  上官萱愣了一下,没有回答,只是笑笑看着那人……  “你好,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上官萱一愣,因为病发被爸爸直接带走,根本就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担心小泽当时的一脚会伤了石头,很怕后来她被送进医院后,小泽还会再来教训石头……  “他晕倒在门口,我正好回来就把他送进了仁和医院里,现在应该还在医院。你可以去医院找他,他住在502病房里。送他去医院的时候,昏迷还不停叫着你的名字。年轻人有口角是必然的,但是过了就好,我看得出来,这个小子对你挺上心的。年轻人,要学会珍惜。”  “谢谢你。”  上官萱也顾不得解释,一心只想快点到石头身边。晕倒,该是多么严重……  今天五千字更新,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轻松小虐心文。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