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120章:天堂与地狱

第120章:天堂与地狱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222更新时间:2015-06-07 10:43:15
   他……  他……  真的是太久没有开荤了……  这次一定一定要找个女人灭灭火……  冷水澡冲多了,人都快冲的魔掌了。这个小丫头简直就是个小妖精,但是每当**消退之后,又开始觉得这小丫头挺好玩。是他自己思想邪恶了,付靳逾再次鄙视了一下自己……  他是不是应该离这小丫头远一些……  或是灭灭火之后……  **************************************  意大利,西西里岛  “风少,人已经安顿好。”  冷风走进来……  风擎宇只是嗯了一声,并未抬头。  “还有事?”  短暂的几秒后,冷风并没有立刻出去。风擎宇眉头轻蹙的抬起头来看着冷风……  “风少……”  冷风有些欲言又止,不知这个情况应不应该对风擎宇说。。  “嗯?”  对于冷风的犹豫,风擎宇的眉头蹙起。  “没事,我先出去了。”  冷风把话咽了下去,这本是一件小事,对于风擎宇让人照顾沙贝儿,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至于她的事情,与风少本就没有关系。  风擎宇看着走出去的冷风,眸色黝暗,收回视线,满眼的深邃……  ******************************************  只是吸了过多的烟,沙贝儿在晕迷了一晚后,第二天一早便醒来。  睁开双眼,看着完全陌生的地方,整个从床上弹坐起来。  “小姐,你醒了。”  卧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走进来,在看到沙贝儿醒来后,眼神柔和了一些。  “这里是哪里?”  沙贝儿看着陌生的房间,陌生的人,条件反射的开口问着。  “这里是西西里岛,我是乔妈,以后由我来照顾你的生活起居。”  西西里岛……  那是哪里?  沙贝儿的脑中没有西西里岛这个概念……  她怎么会在这里……  茫然的双眼,眼前突然闪过的画面。  燃烧的火焰,最后化为灰烬的村落。沙贝儿的瞳孔突然收紧,身体不由的颤抖了起来。眼泪不停的从眼眶里滚出来,她,没有家了。  “小姐,你怎么了?”  乔妈接到上面的吩咐便是好好照顾沙贝儿,此时看着沙贝儿突然哭起来,立刻走了过去。  沙贝儿没有回答,只是埋头继续哭。  她没有家了,没有亲人了,从此以后她就是一个人了……  “小姐,你要注意身体,医生说你身体有些虚弱,要好好的养着身体,否则,腹中的孩子会受到影响……”  突然停止的哭泣……  沙贝儿脑中在接收到乔妈的话时,立刻抬起头来看向乔妈……  “孩子……”  双眼里写满了震惊……  “小姐,你还不知道吗?你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乔妈有些心疼这个女孩子,在知道她没有亲人了,只有她一个人……  “孩子……”  沙贝儿手悄悄的抚上自己的小腹,手指都在颤抖。  这里有个孩子……  有了和那个陌生的男人的孩子……  低下的头,怔怔的看着小腹的位置。沙贝儿的眼眶又红了,是老天知道了她失了家人,让孩子来陪伴着她吗?  咬着唇瓣,突然再抬起头来看着乔妈……  “乔妈,是谁带我回来的,我想见他。”  “啊……”  乔妈一愣,对于沙贝儿提的要求有些为难。  冷风是教父的左右手,在黑手党里的地位举足轻重,哪里是那么轻易可以见到的。  “这个……小姐……”  “乔妈,求求你,我要见他。”  她记得自己在昏迷有看到那个男人,一定是那个男人带自己回来的,一定是……  “求求你,乔妈,让我见他。”  沙贝儿拉着乔妈,泪眼朦胧的求着。心中动了恻隐之心,乔妈最终只能点点头说道:“我不敢保证能不能让他来见你,我只能尽力。”  “谢谢你,乔妈。”  沙贝儿点点头,那个神秘的男人和腹中的孩子,成了她唯一的寄托。  咕噜……  肚子突然传来声音,让沙贝儿苍白的小脸上染上一抹涩然……  乔妈看着眼前的女孩,心中母性大发。这真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早餐已经做好了,下楼吃早餐好不好?”  “好。”  沙贝儿点点头……  *********************************************  一周后  沙贝儿听到乔妈说,他终于来见自己了。这一个星期,已经渐渐的从失去家人的痛苦里挣脱出来。还是会难过,却已经不再以泪洗面。从小就乐观开朗,失去亲人很难过,但是妈妈说过,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乐观坚强的微笑。  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了笑,伸手抚着小腹,在全身镜里映出来的女孩说着:“宝宝,爸爸来看你了。”  沙贝儿跑下楼,乔妈进去泡茶了。  沙贝儿有些紧张,前面的雀跃再到下面一点的楼梯的时候,脚步已经放慢了。  落地窗前,男人正背对着她看着外面的花园,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冷寒的气息。  沙贝儿看着好背影,那气息。心在快速的跳动着,迈着步子小心翼翼的靠近。  以为走的很轻了,可是就在靠近男人还有五步距离的时候,背对着她站的男人突然转身……  雀跃的脸上笑容瞬间凝结……  看着面前完全陌生的脸……  沙贝儿不由的后退了一步……  乔妈正好从厨房里端着茶和糕点出来,在看到沙贝儿后退一步的时候,那一脸的震惊让乔妈有些错愕……  冷风看着面前的这张脸,隐约有些熟悉……  特别是那双眼睛……  目光沉沉的看着沙贝儿……  “你找我?”  三个字,打碎了沙贝儿心中最后的一点希望……  嘴微微的张着,一脸的不敢置信。  “是你救了我?带我回来的?”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沙贝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嗯。”  冷风脸上永远是有着一层霜一样,冷应了一声。目光直直的看着沙贝儿,仿佛是要穿透了她的灵魂,在听到乔妈说她要见自己的时候,让他再次怀疑她的居心。此时看着那双眼睛,里面闪动的情绪,太过于单纯。  都说眼睛不会骗人,那双眼睛里纯净的让人难以去怀疑任何……  是究竟太会装,还真是自己想太多了。  “没有其他人了吗?”  自己明明就看到了他,怎么会是眼前这个男人救了自己。是她当时在面临即将要死亡时,太想要见到他而产生的幻想吗?  沙贝儿的心紧紧的缩着,手条件反射的扣紧了小腹的位置。付冷澡自。  冷风的眉头再次轻蹙,眼神更是冷了几分,看着眼前的女人。这句问话,让冷风防备的心再次建起了防护墙。  “没有。”  两个字,冰冷而让沙贝儿受打击。  “谢谢你救了我。”  沙贝儿喉咙苦涩的厉害,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心中的失望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以为是他救了自己,原来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她以为自己腹中的宝宝能够见到爸爸了,没想到……  低下头,不想让自己伤心的表情被救命恩人看到,弯腰给冷风行了一个感谢礼……  “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不用。”  两个字,冷风看着一直弯腰低头的沙贝儿,低着的小脑袋,看不到她的表情……  只看到液体以极快的速度落下,滴在地毯上。敏锐的观察力,让冷风看着那再次滴落的液体,眉宇间更是深沉了一些。  目光未再多做停留,冷风侧身往外走。经过站在那里的乔妈身边时,冷声说道:“你要做的只是照顾她,嗯?”  “是。”  乔妈颔首,能够直视冷风目光的人,没有几个。  冷风离开了……  “贝儿。”  沙贝儿不让她叫她小姐,以贝儿相称。此时看着还弯腰的沙贝儿,走过去,搂住她。  “乔妈。”  沙贝儿搂住乔妈,压抑的眼泪汹涌的滚出……  ******************************************  比预期时间要早两天回程。  安泽开着车,看着坐在副驾驶座的付靳逾,靠在那里,失血过多,气色并不是很好。  “靳逾,谢谢。”  “兄弟,客气什么。”  付靳逾不甚在意的挥挥手,却扯动伤口,疼的一阵龇牙咧嘴……  “我说安泽,你这是存心的吧。”  付靳逾扫了安泽一眼,不客气的指控……  “我还故意呢。”  安泽知道付靳逾是故意的,这点疼痛,还不至于让他表露出来。  “我是孤家寡人一个,身上有点伤没事,你就不一样了。你是有家室的人,都说小别胜新婚,这坦诚相见的让你家\宝贝发现你身上有伤,这不是要翻天了吗?”  “谁和你一样满脑子情/色。”  “少装正经,再装就不是男人了,你别说你不想扑了你家、宝贝程贝贝。”  付靳逾一副鄙夷的眼神看着安泽……  安泽视线看着前方,并未开口。  不想吗?怎么可能。  每次的隐忍都是在极致边缘……  关乎的,不仅仅是承诺。  “安泽,其实你顾虑的是不是太多?”  付靳逾是懂安泽的,但是不代表认可……  现在是什么社会,再说了,依他们现在的实力,无非是受点小伤,不可能会有任何意外……  “即使我对自己的感情有信心,但是我们真正要面对的人并不是普通的人。如果有任何意外……”  “这个意外的机率几乎为零不是吗?”  “几乎不代表没有意外……”  “话虽如此,但是……”  付靳逾对安泽的执着真不懂,这是究竟有多爱程贝贝才能珍惜到这样的地步。那千分之一的机率他都要算进去,只是害怕如果有那千分之一的意外,程贝贝如果失了纯真,到时候未来会受到别人的差别待遇……  拜托,现在是什么社会了……  谁还介意对方是不是第一次,是不是纯洁的……  安泽未再解释,有多珍惜他自己心里清楚。  ************************************  “姐,姐夫回来了吗?”  “还在路上,一个小时到家。”  程贝贝接了电话,走回厨房。  “小丫头,是想问你家大叔吧。”  程贝贝看着自己的宝贝妹妹洗手做羹汤的画面,真的难想象,不入厨房的妹妹,这半个多月的修炼。这热情程度,相当于当年想要去学武术的时候的热情。  “是啊,我是想大叔了。你想姐夫了没?”  雷梓瞳被戳破也不脸红,她的确挺想大叔的。  程贝贝看着妹妹那不太娴熟的动作,两个人合着做这一餐晚餐,只是各自为自己喜欢的人做上一桌饭。  雷梓瞳现在的模样,就跟自己当年要给臭安泽坐蛋糕时一样模子。  以为妹妹不懂得什么是感情,但是现在看来,哪里是不懂得……  “还有一个小时,抓紧时间,别在那里东扯西扯的。”  说到脸皮厚,程贝贝比不上雷梓瞳。越是长大,脸皮好像越是薄了。以前的厚脸皮,完全是不识情/事。而现在……  手上的动作没停,两个人各自做着安泽和付靳逾喜欢吃的东西……  忙碌的时间过的特别快,当两个人在厨房里忙和的热火朝天的时候,等待的两个人也回来了。开门声并没有被厨房里两个正忙碌的小女人听到。  付靳逾和安泽两个人走进客厅里,听到厨房里的声响,两个人迈步走过去。  安泽看着自己的小女人正系着围裙,炒菜的模样。而雷梓瞳在这边,也在忙碌着。付靳逾看着小丫头忙碌,这种画面,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就如在妈妈去世之前,每次放学回家,妈妈都会在厨房里忙碌着。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她动手,可是她却喜欢亲自下厨给他和妹妹做晚餐。  两个男人,目光各自盯着自己想看的人,直到程贝贝关了火,想起来他俩怎么还没回来,准备出去打电话问问的时候,对上了厨房外的眼神……  “臭安泽。”  程贝贝惊呼了一声,雷梓瞳正在切冷菜,听到程贝贝的喊声,脑中闪过付靳逾,手上的动作也一滑,刀就直接切到了手指上……鲜血瞬间从指尖上涌了出来……  今天四千字更新完毕。。。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轻松小虐心文。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