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结局倒计时:阴阳两隔(算虐风吧)

结局倒计时:阴阳两隔(算虐风吧)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041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08
   “风少,找不到人。”  风擎宇没有立刻接话,只是站在那里,浑然一股子寒意由内而外的释放……  “怎么会找不着人!人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怎么会找不到人……贝儿身体本来就单薄,身体不好,这在水里泡这么久……”  袁点点双腿根本就没办法站立,靠在风拓熙的怀里,字字颤抖……  “夫人,海浪太大……有可能……”  “找。”  薄唇吐出的一个字,让跪在那里的属下,把未说完的话,给咽下。  又是一批人,跳下海,继续去寻找……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  这里水流有些急,这样的高度,跳下去。不说水流的问题,就算是跳进了海里的冲击力,生还的可能性便小的可怜……  更不用说,她本身的身体就不好。在这样的冲击力和水流下,活着的可能性……  “风少,找不到沙小姐,是不是继续寻找?”  此时,嘴唇都发青了,就算身体再好,在这冰冷的海水里不停的泡,也吃不消。  风擎宇迎风而立,额前的发丝被轻吹着。  眸色微垂,酝酿着无人能懂的思潮……  “不用。”  薄唇里吐出两个字后,风擎宇看着依然在卷起的巨浪,拍打着岩石。那汹涌的模样,似是吞噬人的模样……  袁点点在听到还是找不到人时,心底的希望早已经破没……  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沙贝儿到现在还没救上来,根本就没有机会活下去……  只是,不想相信。只是还要继续挣扎,想要寻求一个希望……  继续找下去,只是徒劳无功……  “我害死了贝儿……害死了贝儿……”  袁点点看着巨浪,带走了沙贝儿的巨浪……  “我害死了贝儿……”  耗尽了力气,袁点点被自责卷没……  靠在风拓熙的怀里,干涸的眼泪又涌出来,顺着眼角滑落,闭上双眼昏了过去……  **************************************  再醒来,袁点点看着守在自己身边的风拓熙。  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风拓熙憔悴的模样,胡渣都冒了出来。眼下有浓浓的黑眼圈,明显未曾睡好……  “还是……没找到吗?”  咬着唇瓣,袁点点悲伤的不能自制……  “已经派人在沿着沙贝儿跳下去的海面,扩大范围的寻找着……”  风拓熙的话让袁点点难受的哽咽了……  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就算是找到了,那也就是一具尸体……  “我真的害死了贝儿……”  不杀伯人,伯人却有她原因而死……  如果她不帮贝儿离开袁宅,在袁宅里,眼皮底下,如果贝儿轻生,成功的机率几乎不存在……  可是,她却相信了贝儿的话。她真以为贝儿会重新开始生活,她太低估了睿睿的死对贝儿的打击……  “如果不想活,就算强行让她活着,最终也还是会死。只是时间的问题,别再自责……”  袁点点咬着唇瓣……  看着风拓熙……  “我们连补偿贝儿的机会都没有了……这辈子,我们将永远欠着贝儿……我们风家,欠了她太多太多……太多……”  不能说风拓熙冷血,他的话的确有道理。只是,接受贝儿的死,如同接受睿睿的死一样,那样困难……  如果没有遇见擎宇,贝儿的生活会一直简单的下去。不会经历这样多人世间难以承受的苦痛,命运错待贝儿,最后,失去儿子,自己也早逝……  风拓熙未多说话……  对于无辜的沙贝儿,说不上有多少感情。只是看着袁点点这样难受,风拓熙嘴里的话,都默默的咽下。  搂紧了袁点点,时间,会让她慢慢的恢复。  “过几天,我们回S市。”  在这里,袁点点只会不停的想起贝儿。离开这里,回到S市。如今,只能慢慢的淡忘。  “好。”  袁点点应允,靠在风拓熙的怀里,依靠着这一生最安稳的港湾……  ******************************************  恍然如梦……  找沙贝儿找了一个月,搜寻的范围无限的扩大,最终都是无功而返……  风擎宇并未有过多的改变,袁点点住的地方,里面的东西都已经烧毁,只剩下一个空空的宅子。  属于睿睿的也都烧毁,她连一个让他念想的地方都没有留……  睿睿留下的,只剩下主宅的楼下,那间属于睿睿的枪械玩具室……  此时,风擎宇站在里面。  看着摆放整齐的枪械,隐约还能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中间的地毯上,摆弄着那各种各样的枪械。那认真的小模样,与自己相似的轮廓,看到自己幼年的影子。  办一子久。风擎宇蹲下,在风睿尧常坐的位置上。伸手,拿过睿睿最喜欢玩的一把枪。  睿睿……  刚出生的睿睿,在从袁点点的手中接抱过的时候,一眼看到他那皱巴巴的小脸,第一反应就是好丑……  即使如此,那种血缘的天性却让他没有任何排斥的感觉……  在慢慢的脸长开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像自己的时候,看到他,便如看到另一个自己。  那种血脉相承的感觉就越发的强烈了,对这个儿子,他付出了感情。  他的心中,能够放下的人和物太少。  能够被放入心间的,便是最重要的……  他,不应该有过多的感情。所以,他的感情一向吝啬付出。而这个与自己有血缘牵扯的孩子,却让他抗拒不了的去用自己的方式爱了……  回忆一幕幕……  当失去后,再想起来的时候,一切就会更加痛苦……  “爹地……坏……”  在他支开他,和沙贝儿的时候,他那小聪明勇敢的模样,竟然知道一个人怎么从这里窗子爬出去,怎么绕开人的眼线,自己跑过去找沙贝儿。  在自己怀里握起小拳头的时候……  睁大着双眼,瞪他却敢怒不敢言的小模样……  他的疏忽,让他失去了至亲也是他当成唯一子嗣的孩子……  睿睿……  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却是把爱放进了心坎的最深处。  他血洗了黑鹰帮,却无法换回睿睿……。  他失去了,睿睿。  ********************************************  沙贝儿的餐厅,因为少了沙贝儿不断创新的招牌。并没有撑多久,渐渐的已经变了味道,不再是属于沙贝儿原来的风格。  那间餐厅一直维持着,只是渐渐的失了沙贝儿的风格……  所盈利的钱,都依然在属于沙贝儿的帐户里……  只是,再未有人去动那帐户里的一分一毫……  关于沙贝儿和睿睿,好似被渐渐的遗忘……  冷风在几个月后,站在沙贝儿跳海的岩石上,看着下面依然翻涌着的巨浪……  她把餐厅转到了他的名下,这是当初他出钱投资的。而他又转回到了沙贝儿的名下,这成了心底间的一个小秘密一般……  “贝儿……”  风声,吹散了那饱含了感情的声音……  有一种失去,连痛都不合理……  从来不属于的,从来都知道应该克制的……  他誓言效忠风擎宇,所以,他做不出来背叛风擎宇……  如果在发现自己的感情之时,如果在沙贝儿重遇风擎宇之前,便往前迈上一步……  结局,会不会改写……  只是,再也没有如果……  风,依然在吹……  寒风刺骨……  有一种失去,就是彻底的失去……  海浪的重复无止境的拍打礁石,像是在悲鸣,为一条从这里逝去的生命……  ****************************************  S市  从风擎宇回意大利后,程贝贝曾经打过电话给风擎宇,却是没有找到风擎宇……  程贝贝一方面为了安泽的身体耗尽了体力,一方面风擎宇未接她电话,也不好再去打扰……  不知道风大哥的情况……  心中虽然担忧,可是,心思却大部分放到了安泽的身上……也分不出过多的心思去操心风擎宇的事情……  袁点点和风拓熙回到S市的时候,程贝贝当时正在殷恪迦S市的家里。  她不敢在安泽的面前表现出来,最近一周,安泽情况已经恶化的让她无力。在安泽的面前,她需要微笑,尽最大的努力让他可以多些希望……  只是,在又一次无力的失败面前,程贝贝还是疲惫的崩溃了……  “啊……”  压抑的情绪被释放出来,程贝贝崩溃的把手中的失败解毒液给扔到了地上……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手按在桌面上,身体在颤抖着……  每一次的失败,就承受着一次心理的压力。  她不停的和自己说,她不能放弃,她一定会成功,一定会成功。  可是一次次的失败,尝试后才知道,有多困难。  才知道,安泽当时的选择是为了什么……  她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  这份希望,渺茫的让她快绝望了……  抽去的力气,失控的蹲下身体,头埋进了膝盖里,程贝贝忍不住哭出声……  她的压力,真的很大……  她,真的很怕。  颤动的肩膀,崩溃的情绪……  殷恪迦迈步走过来,看着蹲在那里,像个无助孩子一样的程贝贝。  安泽的身体,虽然所有人的都在担心。但是,真正承受最大压力的人是程贝贝。压力最大,却又是最坚强的一个。总是不停的对他们说,一定可以救安泽。总是会在失败后会说,没关系,一定会成功的,还有下次,下下次,下下下次……直到成功为止……  在身边的亲人朋友露出担忧的眼神时,她便会笑着对他们说,安泽一定不会有事的。  她始终那样的坚定的告诉身边的人,安泽不会有事……  殷恪迦不擅长用言语表达,最近的时间里,他和程贝贝一起的时间最多,也是最清楚程贝贝压力的人。  在那些笑容的背后,程贝贝究竟承受了多少压力他看的真切……  心疼这个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女孩……  “贝贝……”  蹲下的身体,殷恪迦伸手环住了程贝贝。  他的怀抱除了左涧宁,大概也只有程贝贝能够触碰而毫发无伤……  结实的双臂,带着温暖安心的气息,包围着程贝贝……  “殷叔叔……”  程贝贝感觉到殷恪迦的手臂,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被抱进了殷恪迦的怀里。  眼泪,肆意的滚出来。  她需要眼泪的宣泄,她需要找一个发泄口,把心中那堆积的压力演变而来的难过和害怕,担忧和惧怕都发泄出来……  殷恪迦没有说话,只是蹲在那里,抱着放声哭泣的程贝贝……  “殷叔叔,我好怕,真的好怕。我不敢说自己害怕,我怕自己说了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可是,我是真的害怕……”  “殷叔叔,我好怕自己真的没有办法。我好害怕,失败的最后还是失败。我好怕,好怕我真的无能无力……”  “殷叔叔,为什么我这么没用……为什么我就是找不到办法……为什么试了这么多次,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为什么……为什么我和安泽要承受这些……”  “我不能失去安泽……我不能没有他……如果失去了安泽……我该怎么办……”  手抓在殷恪迦的手臂上,程贝贝放肆的哭着……  这些话,她不敢告诉任何人……  害怕看到身边的亲人失望和难过的眼神……  这些话,她不敢告诉安泽……  害怕看到安泽自责和心疼的目光,害怕他会因此而有任何负面情绪……  她不能说,只能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  她其实真的好害怕,好害怕……  对于那完全没有把握的惶恐,在之前,在还没有承受这些失败的时候,她还能够满是希望的和安泽说,一定会有希望的。她还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对自己说,她一定可以救的了安泽。她这几年的努力,她的天分不是假的……  可是……  原来,她真的太高估了自己。原来,真的这么难。  殷恪迦不擅长说一些违背真相的假话哄程贝贝,只是伸手抱紧了程贝贝,知道,她只是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只是想把心底的那些压力给释放出来。只是堆积的太多,太需要宣泄了。  手拍着程贝贝的后背……  一下一下,即使没有言语,却像是一道徐徐清风,吹进了程贝贝的心湖,慢慢的抚平了,她心中的那些不安的情绪。  眼泪,慢慢的收起,程贝贝在殷恪迦的怀里吸了吸鼻子。  哭的鼻涕眼泪都沾上了殷恪迦的胸口的衣服,湿了一大片。  程贝贝从殷恪迦的怀里起来,看着被自己给哭湿一片的胸口,眨了眨眼睛,看着殷恪迦,感动的说道:“殷叔叔,谢谢。”  殷恪迦扯了扯唇瓣,不似笑容的笑容,眼神里却是很温暖。摸摸程贝贝头顶,拿起一边的纸递给程贝贝。自己则是没有在意胸前的那一大片眼泪鼻涕,这对于不喜欢人触碰的殷恪迦来说,实在是一种最深疼爱的表现……  起身,拉起程贝贝,看着哭肿了眼睛的程贝贝,心中甚为心疼……  “殷叔叔,我去洗个脸来收拾,然后再继续。”  “去洗脸吧,我来收拾。”  “好。”  程贝贝也未拒绝,直接往连带的浴室走去。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自己,整理了一下走出来。脸上又恢复了自信的光芒,等会安泽要过来,她不能让安泽看出了自己的异样,本来自己一心都扑在上面,体力过度的消耗,他已经不同意了。  如果让他看出了些许端倪,那么心疼自己的他,一定会更加难过的……  她怎么舍得……  殷恪迦刚收拾好,程贝贝已经走回原来的位置上……  “失败是成功之母,人定胜天。”  程贝贝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开始继续尝试……  殷恪迦未应程贝贝,只是随着程贝贝一起研究起来。  此时,这间房外……  左涧宁正在厨房准备晚餐,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安泽……  “没进去?”  安泽有时候也会进去,陪着程贝贝。这还是第一次,安泽刚上去,一会儿便下来了。  “左叔,等会贝贝他们下来吃饭的时候,别提我刚上过楼可以吗?”  “嗯。”  没问为什么,左涧宁也未多问,只是点头应允……  接下来,安泽沉默的帮着左涧宁一起准备午餐,而后……  “臭安泽……”  像是一只彩蝶一样飘了下来,安泽平时很少上午过来。程贝贝听到左涧宁说,安泽刚刚过来了。立刻欢快的像个蝴蝶一样,从楼上快速的下来。  “累吗?”  伸手抱住程贝贝,纤细……  看着她瘦下去的脸,这么久,也未补回来。还是那么瘦,在这样操心的情况下,如何能不瘦。  “不累。”  摇摇头,伸手抓住安泽的大手。五指,修长,骨节分明。握在手中,明显的感觉到那皮与骨的组合……  握紧,心中疼的揪紧。  安泽,越来越瘦了。即使他未表现出来,但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痛苦的压抑呜咽声,即使努力的压住声音,害怕吵醒她让她担心。  因为知道,所以,即使是醒着的状态,也不会睁开双眼。全然当作自己不知情,只是心中的疼痛,却是细碎的在凌迟着她的心……  安泽有多痛多难受,她便感同身受……  十指交扣,程贝贝未提刚刚在楼上的崩溃。安泽也未提,自己在外听到时的心疼……  左涧宁和殷恪迦一起从楼上走下来,看着楼下这一对小情人,对视了一眼,心疼在彼此的眼底酝酿着……  “臭安泽,我一定会让你好好的。”  每次看着安泽,那股子信念就会越来越强烈。不管如何,她一定要让安泽好好的活着。  “嗯,我信你。”  安泽温柔的看着程贝贝,从未怀疑过。即使希望渺茫,却依然把全部的信任给她,这是他在这件事情里唯一能够做的……  ******************************************  吃了饭没多久,接到程涵蕾打过来的电话……  “袁阿姨和风叔叔回来了。”  “我陪你回去。”  程贝贝一个眼神,安泽已经明白,她的想法。  从风擎宇离开回意大利后,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消息。后来袁点点和风拓熙一起去了意大利,走的匆忙,他们知道的时候,袁点点他们已经上了飞机。  然后又是一样,失了音讯。  贝贝这段时间,大部分都在忙他的事情,但是,安泽很清楚。对于风擎宇的离开,她心中很是担心……  “好。”  程贝贝点头,和左涧宁殷恪迦打了招呼后,便驱车离开……  *********************  袁家  “袁阿姨,风叔叔。”  程贝贝进出袁点点家,本来就是自如的。和安泽两个人并肩走了进去,袁点点和风拓熙两个人刚下飞机。袁点点这段时间因为睿睿和贝儿的事情,憔悴消瘦的厉害。  程贝贝在走进来的时候,看到了袁点点坐在沙发上,没有了那温暖的笑容。听到她叫她,脸上也未有笑容。  心中,顿时不安……  她不曾想过最坏的打算,总觉得,风大哥一定会解决一切问题。  不给自己消息,应该是在忙事情……  但当看到袁点点这憔悴的模样的时候,程贝贝的心疙瘩一声,坠入底渊……  一个个的打击……  有些不敢去想象,当时冷风嘴里说的小少爷是不是……  明显,袁点点没有心情招待程贝贝。时差让袁点点并不想睡,可是,心却是那样疲累。  “贝贝,袁阿姨刚下机,需要休息,不送你们出去了。”  风拓熙从厨房走出来,手中端着一杯牛奶,刚刚为袁点点泡的,准备让袁点点喝了,去楼上先睡一觉。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轻松小虐心文。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