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若不能相守,便生死相随(完)

若不能相守,便生死相随(完)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429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10
   (关于手术,纯属虚构,较真勿追。)  这一觉,一睡便是五个小时过去……  睡的踏实,睡的香甜。  睁开双眼的时候,身体的疲倦感一扫而逝……  “闹钟怎么还没响?”  程贝贝从安泽的怀里挪开些许,看着已经睁开双眼的安泽。伸手就去摸索自己的手机,在看到上面闹钟显示的小图像已经没有了……  “闹钟响过了吗?”  “嗯。”  “我睡的真沉,你怎么不叫醒我。”  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她竟然睡了五个小时。从安泽的怀里坐起来,皱了皱鼻子,言语间有些埋怨,脸上可没有分毫,更似是在撒娇。  “嫌吵,关了又睡着了。”  安泽也跟着坐起身来。  安泽这样一说,程贝贝便是没了意见了……  “我先去隔壁了,殷叔叔一定等很久了。”  程贝贝下床,穿鞋。进浴室里刷牙,顺便挤好安泽的。  已经习惯了照顾安泽,顺手便已经做了。安泽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挤好的牙膏,杯中已经放好了水了。和程贝贝并排站在一起,拿起水和挤好牙膏的牙刷……  程贝贝在镜子中对安泽笑了笑,继续刷牙……  安泽突然凑了过来,薄唇亲在了她的嘴角……  “唔……”  程贝贝往一边让了让……  “都是泡沫咩~”  咕哝的瞪了安泽一眼……  “我不嫌弃……”  安泽开始刷牙,眼神温柔的透过镜子看程贝贝。程贝贝用脚轻轻的踢了一下安泽,嘴角的笑容却是漾开……  如果时间可以停在所有幸福的时刻,多好……  ******************************************  又是一个月过去……  安泽的身体几乎已经是一周需要重新注射一次新的抑制药物……  程贝贝整个神经都是绷紧的……  时间,已经不多了……  “贝贝。”  接到橙子的电话,程贝贝依然在不放弃的不停的研制,实验中……  “橙子。”  开的扩音,眼神却是还专注的看着手上的液体……  分析着成份……  她现在时时刻刻的要关注着安泽,上一次,差点就没有留住安泽。那样的惶恐心情,她不想再尝试……  她以为自己已经接受了安泽可能会失去的结果,可是,在那一刻,她才真正的体会到,原来要接受安泽的离开,有多困难……  没有安泽,她真的活不下去……  那些承诺安泽的话,根本就做不到……  一股意志力,每天休息的时间越来越少。呆在这里的时间越来越越多……  不能放弃,不能灰心,不能失去……  “有时间吗?过来一趟。”  自从安泽出事后,她们没有聚过。  几人也没有打扰过程贝贝,现在找她,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好,等我。”  程贝贝挂了电话。  “殷叔叔,我出去一会儿。麻烦你帮我照顾着安泽。”  “嗯。”  殷恪迦最近一段时间,也为安泽的病,付出了很多。  千言万语,不是一句感谢可以表达……  换了衣服,程贝贝出了门。  因为安泽的病,程贝贝似乎是珍惜了命许多。不曾再拼命的踩油门,享受车速极飙的感觉……  只是,压力过大,程贝贝在车开出去后,不自觉的踩下油门……  车,迅速的滑了出去。越来越快,风次过发丝。迎风而行,在那一刻,大脑放空。  直到,车停在了秋语晨的住处,程贝贝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  “橙子,小鱼儿,扣扣。”  三个人都在,程贝贝走过去,消瘦的模样让三个人的眼眸都深了几许。  “你这是准备修炼成御风而行吗?”  单予琪看着坐下的程贝贝,调侃的言语里,难掩对她的心疼……  看那瘦的都没几两肉的样子……  “你这是羡慕我瘦吗?”  看着单予琪那自然的摆摆肉,虽然开着玩笑,嘴角却是没办法勾起笑容……  “好好照顾自己,身体好了,才能照顾好别人。”  寇羽欣看着程贝贝,握住她冰冷的小手……  之前程贝贝有问过关于风少的事情,她只见过风擎宇几面。这些年来,她也不是和风擎宇直接联系的。知道她存在的人寥寥无几,所以,她想要知道风擎宇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  她有试着去帮程贝贝询问到关于小少爷的事情,却是没有任何讯息。  被封锁的消息,她除了被警告外,什么也无法探听到。  “我知道。”  关于风擎宇发生的事情,没有和寇羽欣说。  “橙子,叫我来什么事?”  程贝贝现在把时间看的很重要,以前可以在这里厮混几天,天南地北的乱侃。只是现在,她已经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只想抓住每一分一秒来和死神抢人,不管如何,她都要尽全力……  甚至,超常挑战自己的极限,也再所不息……  “贝贝,这是我们去日本,帮你搜集到的相关资料,你看看有用没用?”  秋语晨指了一下放在一边的大堆书籍和资料……  这是她们能够做的,她们的人脉并不广,但是胜在跑的地方多。而且,以前的客户,真正需要,也能拿到一些资料。  她们没有办法帮到程贝贝,对于医学,她们完全没有概念。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隔行如隔山,完全一窍不通。只能把找到的医学书,以及一些各种病毒的资料,都给程贝贝,也许会有些用处……  也许没有,但是,她们也是尽力了……  “很有用,谢谢。”  程贝贝这才看到,堆在地上的一堆资料。  这些书籍资料,有些很陈旧,也有一些比较新的。程贝贝拿起一本,便发现,这些很多是外面根本就找不到的资料。  这是她们用心找来的……  “姐妹,客气什么。”  小鱼儿开口……  “我们帮你拿上车?”  扣扣知道贝贝在争取时间,也不再罗嗦……  “好。”  程贝贝也不说谢谢了,和她们一起搬上车。对三个人感激的点了点头,程贝贝上了车,带着这些收集来的资料去了殷恪迦那里……  **************************************  资料搬上了楼,程贝贝停下了所有的进度。  开始专心的看着那些拿来的书籍资料,而殷恪迦还在继续着进度。  程贝贝一本本的认真在看,一本本的在分析,可能性。  把所有的用的地方,都细心的划了出来。然后快速的用电脑整理出来,很快,一晃时间便已经过去。  晚上,程贝贝拿了两本回去。在上官萱以前住的房间里的书桌上,正在专心的看着拿回来的两本资料。  看的专注,安泽走进来都未发现。  “很晚了,该睡了。”  安泽看着程贝贝脸上那黑眼圈,心疼的摸摸她的头发。  “臭安泽,你先睡。我还不困。”  程贝贝头也不抬,一门心思的钻了进去,很专注的在研究着。细细的看着,把很多类型的病毒配置都给记录了下来。  日本本就擅长这些,她和殷恪迦不是没有寻找过,但是,这次秋语晨拿来的东西,有很多,是她和殷恪迦都没有得到的。  两个人时间都放在了研究上面,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四处找寻。  这次,秋语晨她们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程贝贝,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又陷入了专注里……  过了好一会儿,程贝贝刚准备记录找到的资料的时候,这才发现安泽并没有离开。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也没有做什么,就是安静的看着她。她一转头,就看到了安泽,迎上了安泽的目光……  “你……”  程贝贝想责怪,可是看着他那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面写着的意思很明显……  “很晚了,我们睡。”  程贝贝认命的合上书,做上标签,然后把手放进安泽伸出的大手里。两个人一起走出去,进了房间躺在床上……  他现在的体力没办法抱她进房间,只能用这样的方式,与她同在。  程贝贝都是不舍得,他陪着她一起熬夜。她只想他多些休息,闭上双眼在安泽的怀里,却听着安泽低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  “宝贝,不许再晚上起来……”  这话不是商量,而是决定……  “好。”  也未再争论,原来,他都知道……  *************************************  第二天  资料,看了一大半。  程贝贝在看到一本老旧资料的时候,翻看间,目光便停在了中间的位置上。  程贝贝本来就认真的脸,此时更是认真了几分。  目不转睛的看着,久久的停在那一页上面。  殷恪迦从外面走进来,便看到程贝贝像是走神一样好一会儿了……  “贝贝?”  “嗯?”  程贝贝回过神来,看着是殷恪迦走进来,心下有丝挣扎,不着痕迹的把书页翻过……  收回目光,殷恪迦未多问,走回自己的位置,而程贝贝并没有把页翻回来,只是细心的记住了……  夜,很是安静。  程贝贝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睁开双眼。  静静的看着安泽沉睡的模样,消瘦的五官,轮廓看在眼底,疼的窒息。  她的臭安泽……  她应该怎么选择……  *************************************  两天后  殷恪迦这两天一直心事重重的,殷恪迦等了两天,程贝贝依然没有和他主动提及。  一早,程贝贝在走进来的时候,殷恪迦坐在客厅里,看着走进来的程贝贝。  “殷叔叔,左叔叔。”  程贝贝放下手中的包,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殷恪迦和左涧宁,打了招呼,便准备上楼。  “贝贝,等会。”  程贝贝被殷恪迦开口叫住。  “坐。”  示意了程贝贝坐下后,殷恪迦静静的看着程贝贝。  这两天,她一直在等……  只是,时间并不等人。如果有了办法,拖下去的结果,只会更加糟糕。  “殷叔叔,怎么了?”  被殷恪迦那似要看穿她的目光看着,有些不适的别开视线。因为心中有事隐瞒,才会不敢直视殷恪迦。那本书,殷叔叔应该没有看到。  “贝贝,成功率再低也是希望。”  左涧宁一开口,程贝贝震惊的抬头……  左叔叔怎么知道……  左叔叔知道,那么殷叔叔一定也知道……  迎上左涧宁和殷恪迦的目光,程贝贝知道两个人真的知道了。身体一软,靠在沙发里,她很清楚左叔叔的话,只是,知道是一回事。要她拿臭安泽的生命去冒险,她真的很难做决定……  “我……能在安泽他……之前找到方法……”  这句话,说的底气不足……  她不确定,但是,却必须要相信自己。只有这样子,才能够压下她想要尝试用机率那样低的方法去救安泽……  如果失败,安泽就会真的死了……  连这样拖下去的日子都没有了……  “安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殷恪迦的声音有些冷漠,说起来像是丝毫不关已一样。但是,这是他的性格。谁都知道,为了安泽的事情,他跟着后面,操心了多少。  程贝贝的表情更是苍白了一些……  这样的事实,殷恪迦知道,她更加知道……  可是,就算时间不多,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还能延迟一段时间……  如果尝试,那么失败的话……  她承受不住……  “贝贝,兵行险招。这是目前唯一能够尝试的方法,都试了几个月了。不是不相信你和殷能找到方法,但是,安泽的身体不见得能够等到,你清楚吗?”  左涧宁字眼中的意思也是很冰冷直接,他说的是事实。  就算她真的找到了,安泽还等的到吗?  这都是未知的,她不敢说可以,不敢说,安泽还能活多久……  更加不知道,下一次,能不能够及时救了安泽。  她都不知道,她很无力……  她挣扎,害怕,痛苦。  却没有办法下定决心做一个决定……  “我不知道怎么办……”  她不知道如何选择……  如果失败了怎么办,她就会恨自己选择拿安泽的命赌。她会无尽的自责,认为自己不努力的去研制解决的药物。但如果不去做,如果在安泽有事前,自己依然还没有办法,那又该如何……  她真的不知道怎么选,事关安泽,她乱了方寸,想到哪个选择都可能会失去,她便会好怕。  站在十字路口,感觉前后都是悬崖峭壁,她不知道应该向前还是往后……  “贝贝……”  殷恪迦的语气加重……  程贝贝摇头,再摇头……  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选择……  “贝贝……”  “我……我……殷叔叔,我再想想,再想想……你们暂时别告诉其他人,好吗?拜托。”  程贝贝突然站起身,脸上有着慌乱……  她是真的不敢赌,哪一种都不敢赌……  殷恪迦眉头微皱,想再开口被左涧宁阻止……  左涧宁对着程贝贝点点头……  程贝贝就这样的跑了出去,开着车,油门踩到底。  车肆意的狂飙起来,极速的穿梭着。似乎是在宣泄着什么,无尽的痛苦,无尽的挣扎。  那种无力感,那种惶恐失去的感觉,都在折磨着她……  她只知道一个事实,她不想失去安泽,真的不能失去安泽。  她该怎么办……  怎么办……  车,疾速前行。眼见车在转弯处,就要撞到前面正在修路的栏杆的时候,程贝贝在靠近的几公分处,突然踩了刹车,车迅速的停了下来。  车停了下来,心,却依然没有停止挣扎……  她依然没有答案……  ************************************  “喂,臭安泽。”  程贝贝一个人吹了很久的风,脑依然没有冷静,依然是没有答案。  这个选择对于她来说,真的太困难……  手机响起的时候,程贝贝看到是安泽。已过的里。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起电话……  “你做了饭?好,我现在就回去。”  程贝贝挂了电话,安泽已经很久没给她做饭了,她也没有时间在家里吃饭。平时,都是上官叔叔和干妈住在隔壁照顾安泽,而她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殷叔叔和左叔叔这里。  坐进车里,转了个方向,车世纪花园开去。  下了车,上了楼。  刚上楼,门便已经打开。  程贝贝看着安泽已经把拖鞋从鞋柜里拿出,放在了玄关处。一手搂过她,低身,让她扶着他的肩膀,弯身,帮她脱了鞋,顺便帮她穿上拖鞋。  程贝贝见安泽温柔的动作,低头看着他那瘦的不成型的模样。  他为了自己在支撑,把自己的性命完全的都交给了她……  她不要赌……  绝对不要赌……  咬着下唇,程贝贝心中隐隐已经有了答案。  “想什么呢?”  安泽帮程贝贝穿好鞋后,发现程贝贝在走神,凑过薄唇,在程贝贝的唇瓣上亲亲的吻了一下,用着不大的力道咬了一下。  程贝贝感觉到疼,往后缩了一点,看着安泽那双明亮的眸子。并没有因为身体的状态,而少了他本身的明亮……  “在想,你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这么香。”  “都是你爱吃的。”  安泽拉着程贝贝往餐厅走……  “累吗?以后别这么辛苦了。”  “妈有过来帮忙。”  安泽揉揉程贝贝的发丝,他的体力的确不如以前,做饭的确有些累,但是,他想为程贝贝做饭……  **************************************  满满的一桌美味,程贝贝看着那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安泽的味口最近越来越不好,而她吃的也并不多。大部分时间,只是为了自己的体力和营养,在勉强自己在吃……  此时,看着面前一桌子菜,着实是引动了她腹中的馋虫……  快速的坐下,拿起筷子已经迫不及待的夹起最近的菜,喂进嘴里……  脸上是一副很满足的模样……  有些陶醉的眯着眼睛,真的好久没有这么好的胃口了。也许是今天的情绪起伏过大,让她过于饿。也许是因为安泽做的菜太香让她十指大动,总之程贝贝现在有一种很是饥饿的感觉,恨不得把眼前的东西都吞进腹中……  安泽坐在程贝贝身边,看着程贝贝吃的很香。  在帮她夹菜的时候,自己也呼敢一些。  “慢点,别咽着。”  安泽盛了一碗汤放在一边,看着程贝贝吃的小嘴鼓鼓的模样……  他的宝贝啊,有多么的不舍得……  眼神里过于炽烈,程贝贝脸上一热。吞咽的太快,导致一下子咳嗽起来。  “咳咳……”  程贝贝一边咳,一边幽怨的看着安泽。  “讨厌……”  程贝贝如同以前一样的怨怼的话语,两个人之间,好久未曾真的放松相处过。即使说好了,要不去想明天,要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可是,程贝贝和安泽却还是忍不住的想去想,要做到真的完全不去想,是不可能……  两个人都在小心翼翼的相处,为了不触碰对方心中的痛楚,而小心翼翼的迁就着对方……  这样子的相处方式,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安泽的眼神更温柔了,那小模样,让他忍不住的凑过脸,在程贝贝那还沾着咳嗽出来,沾着的菜汁口水。就这样亲了上去,舌尖舔过,细细的把程贝贝的唇瓣给含进薄唇里。  程贝贝眸子一紧,手不由的放下,伸手搂住了安泽……  一个吻,并不激烈。只是安泽很是温柔的亲吻着程贝贝,细细的吻过她唇角的每一处,那样的珍惜和怜爱。蕴含了太多的情感,一一的在这个吻里体现着。  程贝贝沉在这个吻里,闭着双眼,主动的打开牙关,和安泽的唇舌纠缠在一起。  如此,一个吻后,程贝贝是闭着双眼气喘吁吁起来。而安泽的薄唇未曾离开,抵在程贝贝的唇上带着沙哑的昵喃道:“宝贝,我们试试手术,嗯?”  前一刻的绮丽,因安泽突然开口而被打破……  手术……  程贝贝的脑中在反应过来安泽口中手术两个字的时候,微微后退着,双眼里还带着一层亲吻后动情的湿意,似迷蒙的水雾般的看着安泽。  “不……不要……”  程贝贝条件反射的摇头,眼底有着一丝害怕失去的恐惧……  “宝贝……”  安泽站起身,双臂温柔的抱住程贝贝……  “臭安泽,相信我,我一定能够找到的,只要再给我一点点时间,真的……”  程贝贝环住安泽,身体在轻抖着,她是真的不敢赌……  “宝贝,我怕我等不及了……我撑的很累……”  安泽手臂稍微收紧,抵在程贝贝的发顶,声音轻轻的窜进程贝贝的耳中……  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了,那种生命在消耗的感觉,他自己是最清楚的。即使,程贝贝和殷恪迦不在他面前提他的身体状况,但他自己对自己的身体变化,再熟悉不过了……  程贝贝的眼眶立刻红了……  安泽的痛苦她知道,可是,可是……  “臭安泽……”  程贝贝从安泽的怀里仰起头,看着安泽,眼眶红的厉害。  想说话,让他为了她一定要撑下去。一定要等她,等她找到解决的办法。只是,看着安泽那憔悴的脸,那瘦的不成型的模样。脑中想着,他每次肌肉收缩抽搐时的痛苦,他压抑的闷哼声,不想让她担心,强压的把痛苦咽下去的模样……  程贝贝的眼眶更红了,眼泪汹涌的滚出来……  强忍的坚强,在安泽的言语里,崩溃……  安泽未再说话,只是怜惜的擦去程贝贝的眼泪。  她撑的也太累了。  为了他,她都瘦成什么模样了。  他最心爱的女人,为了他在消耗着自己的生命。  “我不要……我们再等等,再撑撑好不好?”  程贝贝哭着,拉着安泽。  不愿意去试,不说从来没有人能够在血被放百分之九十五还能存活,那短短的几分钟,很可能就会夺走安泽的性命。更别说,就算是百分之九十再重新输入血液,把最后残留的百分之五给输出,输入安泽体内的鲜血,血液不够新鲜,也可能会没有办法立刻融入安泽的身体里……  就算有殷步步,就算有她,成功率也最多是百分之五……  拿这微乎其微的成功率去赌,她怎么敢……  “宝贝,我坚持。”  安泽捧着程贝贝的脸,让她无法避开他的视线,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程贝贝,看入了她的灵魂深处。  他已经做了决定,如果她不同意,也会由殷叔叔来做这个手术……  程贝贝避不开安泽的眼神,眼泪未停,在他的坚持之下,只能闭上双眼,把自己的脸埋进他的怀里……  一个奇迹,他们可以拥有吗?  *****************************************  雷辰逸,程涵蕾,上官睿,安然等人聚在一起……  殷恪迦简单的把手术说了一遍,风险之大,让几个人面色都很凝重……  程贝贝坐在安泽的身边,一直很是安静。哭的红肿的眼睛,像是两个核桃一样的抵在脸上。  安泽握着她的手,平静的把他已经同意的想法表达。  这是唯一的机会,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过下次。即使知道,换血的风险,但是,如同殷恪迦说的,这是唯一的机会。还能存活的机会,本来这些日子都是捡来的,如果没有他和程贝贝两个人努力的压制住他体内的病毒,他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样的坚持,只是为了他和贝贝的未来……  他只能拿那微薄的奇迹去赌……  他想赢……  手,握着程贝贝更紧了一些。  听了后的几人都沉默着,其实,彼此心中都有答案。  这个手术必须要做,就算是风险大也必须要做……  拖下去,不知道还来不来的及去做这个手术。  趁现在身体还能够承受,机会还能大一些……  几乎是沉默的都接受了手术,定在了两天后……  ********************************************  殷恪迦第二天一早便开始准备着手术所需的一切,把时间挪出来,让程贝贝和安泽两个人单独的相处……  安泽和程贝贝独处了两天,傍晚的时候,安泽带着程贝贝去了一个地方……  这里的保险箱里有婚礼后,在他发现自己被注射无解的病毒之后,便已经准备好留给程贝贝的一切。  即使知道,程贝贝并不缺这些,但是,他却想把自己的所有所有都留给程贝贝……  当程贝贝看到保险箱里放着的东西时,后退了一步。伸手合上了保险箱的门,然后拉安泽就要离开……  “臭安泽,我不想看。等明天过后,你再带我来看好不好?”  “宝贝……”  安泽拉回程贝贝,看着她脸上再难强撑的笑容,心疼了起来。  “臭安泽,别弄的像是交待身后事一样,我一点也不想听。你一定会好的,也一定会成功的。既然你决定做手术,我同意了。有殷叔叔在,就不会有问题。”  “傻瓜,只是把自己的身家财产都交给你而已。”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要。我们的婚礼还没有举行,我才不要收,名不正言不顺的事情,我才不要做呢。”  “贝贝。”  “臭安泽,我不要收。”  程贝贝手上用了一些力气,她不要他弄的像是交待遗言一样,她不想听……  要说什么,也要明天手术后和她说……  执拗的眼神看着安泽,安泽对程贝贝眼底的执着,无奈的叹息在心底。  “好,等手术后再收。”  “嗯。”  握紧了安泽的手……  ********************************************  第二天……  手术前,几乎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手术室外……  此时,手术室外的安全出口处,安泽推开安全通道的门,看着靠墙而立的付靳逾……  另一边,靠着顾皓笙和邵霆……  烟雾缭绕,付靳逾三人站在这里已经抽了很多烟。地上零散摆着一堆烟头,烟雾拢聚在这里,散不开……  安泽看着靠在那里的付靳逾三人,伸手……  付靳逾看了一眼安泽……还是拿出一只烟,递给了安泽,并且点燃……  一只烟,燃尽的时候,安泽灭了烟。  突然出拳,付靳逾未躲,拳头未有以前重,但是,力道也不轻,付靳逾的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  舌尖舔去嘴角的鲜血……  兄弟之间,似乎不需要过多的言语……  “珍惜。”  安泽只说了两个字,是对三个人说的。珍惜身边的人,任何困难都不不适死亡这两个字眼……  还有机会,便要努力去争取……  转身,走出安全通道的时候,三个人靠在那里,依然是烟雾缭绕……  *************************************  因殷恪迦的面子,医院里了四名手术经验丰富的医生,都随殷恪迦走进了手术室,做手术前的再次核查……  安然抱着安泽,用力的咬着唇瓣,不让自己哭。  上官睿搂着安泽,看着安泽,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们在外面等你出来。”  “嗯。”。  安泽点点头,言语并不多,却是把安泽搂的更紧了。  上官睿眼眶也有些红红的,看着这个让自己骄傲的儿子,情动之时,伸手顺势搂住安泽,用力的紧了紧再松开……  安泽看了一眼上官睿,再看了一眼安然。  其实,妈有了爸照顾,他很放心。  安泽看着站在一边,一直安静的看着的上官萱。安泽的情况,他们并没有告诉上官萱。上官萱是在手术前,才接到安然的电话,这才飞了回来。  看着眼前的安泽,那消瘦的模样,眼泪忍不住滚了出来。  “小泽。”  上官萱声音哽咽……  “姐。”  安泽伸手抱住了上官萱,娇小的上官萱,不似姐姐,倒像是妹妹……  被搂在安泽的怀里,上官萱的眼泪更多的涌出来。安泽抱着上官萱在她的耳边低语道:“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以后,爸妈就拜托你照顾了。贝贝也要拜托你帮着多陪伴,劝慰。你自己要多为自己想一想,别再委屈自己。”  声音不大,只用着两个人听得到的言语,在叮咛嘱咐着……  上官萱咬着唇,对这像是临别的遗言,心里酸涩的厉害……  眼泪,就是更多的往外滚……  该说的,该交待的,其实早就已经交待好。  这是一场赌局,赢面太小,只能做着最坏的打算……  安泽松开上官萱,上官萱靠在安然的肩膀上,眼泪不停往外流……  安泽走到雷辰逸和程涵蕾的身边……  “爸,妈。如果我没有机会再照顾贝贝,以后,你们多费心了。抱歉,我可能做不到自己曾经许的承诺了。”  安泽的话让程涵蕾别过了眼睛……这是第一次,安泽叫了他们爸妈。  雷辰逸看着安泽,严肃冷峻的脸,早就软了下来……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要想贝贝被照顾好,还是你自己操心。你要知道,没有人可以比你照顾贝贝照顾的更好。不放心,就自己来负责照顾贝贝一辈子。别忘记了,你欠贝贝的,还没有还!婚礼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过去。”  雷辰逸的声音,带着严厉,只是眼神里却是一股担忧……  “念念。”  安泽看着雷梓瞳,从付芷若的事情后,雷梓瞳和付靳逾之间陷入一僵局。一系列的事情,对于念念和付靳逾,并没有过多的心思去操心。念念还小,很多事情并是真的很懂。  他相信付靳逾认定便会坚持,只是这小丫头,必然会别扭……  “姐夫……”  雷梓瞳红着眼睛……  她真的没有想过,会体会生离死别,身边一直存在的亲人会面临离开……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可奈何,懂吗?”  也只是一句话,安泽摸摸雷梓瞳的头发,像是一个疼爱妹妹的大哥哥……  一一的交待,一一的别过。只剩下了程贝贝,一早进手术室准备查看的程贝贝……  程贝贝不允许他对她说任何类似交待的话,两天里,一个字也不许他提。  眼神里闪过一抹心疼,如果真的不能从手术台上下来,他的宝贝,应该怎么办……  在众人担心,不舍的眼神里,安泽走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门,也随之关了起来……  *****************************************  手术室的一间隔间里,殷恪迦看着推门进来的程贝贝……  “殷叔叔……”  程贝贝在关门反锁之时,双膝也顺势跪下。  “贝贝?”  殷恪迦在看到程贝贝突然跪下时,面上微变,戴着手套的手,扣在了程贝贝肩膀上,微用力,试图把程贝贝拉起来。  程贝贝微挣扎,摇头,眼神坚定的看着殷恪迦……  她有事相求,眼神已经在传递着讯息。  殷恪迦手上的动作微顿,慢慢的收回。目光平静的看着程贝贝,表情带着一丝凝重。  “殷叔叔,求你一件事情。”  ***********************************  安泽进了手术室,换上无菌服,在穿着白衣的十几个人当中,未看到程贝贝的身影。  “我在这里。”  程贝贝在安泽的目光四处搜寻她的时候,正从门里走出来,一眼便看到了安泽,迈着步子走向安泽。  手,默契的伸出,在安泽大手伸出时,毫不犹豫的握住了安泽的手……  安泽看着程贝贝,静静的。  四周的十几个人,仿佛在他们的身边都已经消失。彼此的眼里,只剩下了对方。  没有过多的言语,她知道,他懂得她想说的。他也知道,她懂得他想要说的。千言万语,都无法用言语表达。  殷恪迦从程贝贝离开后,站在原地片刻后,这才迈着步子往外走。一眼便看到了门外的景象,所有人都在为手术做着准备,术前的最后确认。  殷恪迦站在门边,看着背对自己的程贝贝,以及面对自己的安泽。  他们未曾发现他,目光也未曾转向他。只是看着对方,似是把彼此看进了眼眸最深处一般。  这种眼神,不是很炽烈,却是深到满满的都是对方的影子。一颗心,装满了一个人的眼神。  他懂这种眼神,也看到过这样的眼神。这是全心全意爱着一个人,痴念着一个人才会有的眼神。  “殷叔叔,如果今天互换了身份,面临着手术的是左叔叔,你会怎样选择。如果左叔叔有不测……你又会如何选择?”  殷恪迦站在原地,并没有立刻上前,打断两个人。看着程贝贝纤细的背影,不曾想过,这样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能够想到的,承受的。脑中,闪过程贝贝刚刚跪在那里,红着眼神颤音对他说的话……  “殷叔叔,如果安泽现在的状况是左叔叔,如果你知道有让手术多一点成功率的方法,你会不会做?”  “即使知道,这样对你来说,会很危险,但为了左叔叔,你会不会考虑自己的生死?”  “殷叔叔,如果左叔叔不在了,你能不能够一个人独活着,度过这漫长的一生?”  “殷叔叔,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选择?怎么做?”  换位思考……  如果,是他……  如果面临生死的是左涧宁,他的选择是什么……  他看得懂程贝贝的眼神,他懂得……  他的选择,也是直接在脑中浮现,没有一刻犹豫……  “生死相随……”  唯一的四个字……  没有说出口,但是,殷恪迦却知道,自己只会有这样一个选择。同样,看着程贝贝的眼神,他也懂得……  当失去挚爱的人,就算一个人独活着,未来漫漫,那样的孤寂,谁能够承受……  他不能,也没办法承受……  真爱过,就会懂得……  有一种,爱入了骨子里。只有爱入了骨才能够懂得,对方在彼此的心中,是怎样的地位。  爱的太深沉,就如相思鸟一般,一只死了,另一只不可能独活……  “殷叔叔,求你,答应我。”  最后,程贝贝的声音透着哀求,看得到他眼底的矛盾和挣扎。却是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她已经决定,那样的坚定,那样不移……  殷恪迦知道,站在他的角度,他不应该答应。他知道,如果有一个万一,他要承受的是什么。但是,看着程贝贝的眼神,他又很清楚。即使他不答应,程贝贝也会是一意孤行。如果手术有意外,安泽有意外,程贝贝依然不能独活……  就如程贝贝为了安泽手术而两难的时候,他面临程贝贝的请求时,一样是两难……  但是,似乎,选择只有一个……  最后,他点了头,应允了程贝贝的要求……  即使如果失败,他可能会承受外面所有等待人的不理解,和愤怒……  ****************************************  “准备手术。”  殷恪迦迈步时,脸上的过度起伏的情绪已经压下。  程贝贝转头看了一眼殷恪迦,看着他那平静面容下,隐藏着的起伏情绪。  眼神逗留片刻后,便转向安泽。  手上的力道不由的紧了几许,眼睛痴望着安泽。  这一眼,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这样看着彼此……  程贝贝未哭,咬着唇瓣……  “臭安泽,抱抱我。”  手松开,张开双臂。  安泽眼眶有些红,嘴角勾着温柔的笑容。伸出双臂,把纤细的程贝贝搂进了他的怀里。  同样瘦的胸膛,其实没有之前有的安全感,但是,靠在安泽的怀里,程贝贝却是无比幸福的笑了……  双手,用力的收紧了手臂,把自己埋入安泽的怀里,埋的更深……  “若不能相守到老,只愿生死相随。”  一句轻的不能再轻的话,从唇瓣中昵喃而出。  “臭安泽,我与你同在。”  分开的两个人,程贝贝踮起脚尖在安泽的唇瓣上轻轻的落下一个吻……  安泽摸了摸程贝贝的瘦的尖瘦的脸颊,深深的看了一眼后,松开了程贝贝……  ***************************************  安泽在所有人的眼神注视下躺上了手术台,程贝贝一直安静的陪在他的身边,手未曾松开他的手。  看着他躺下,看着所有的仪器连接上。看着液体慢慢的输入到他的身体里,接着便是看着安泽那眷念的目光,一直看着她,直到承受不住液体里的麻药,闭上沉重的双眼……  目光这才离开了程贝贝……  一边,放了许多血袋,是与安泽血型相符的血袋。  就在安泽闭上双眼,陷入昏睡麻醉状态的时候。从另一个门推进来另一个手术台,往这边推动,最后停在了安泽手术台边。两者之间只留下一点点空隙,程贝贝在看到手术床推过来的时候,再次低头在安泽没有略带凉意的唇瓣上,轻轻的吻过……  “我爱你。”  周围很是安静,程贝贝直起身子,看向一边的殷恪迦……  “真决定了。”  程贝贝没回答,只是看着殷恪迦……  在她求殷恪迦答应的时候,她已经做了决定,而且是不会后悔的决定。用她的血,要比那些放在冻库的血好上许多,融入他身体里,相融性也会强上许多。也就是说,成功率相对的会高上一点点……  哪怕是一点点,她都要赌。即使,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在赌……  行动已经表明……  程贝贝躺在了手术台,两个人的靠的很近,看着安泽的后背,程贝贝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爱……  愿意为对方做任何事情,就算是拿生命在奉献,也愿意……  如果不能同时下手术台,只求一起死在手术台。如果能够幸运的下了手术台,他们便是真正血液相融,再也没有比他们还要亲密的关系了……  他们是真正的一体了……  她真的与他同在了……  “殷叔叔,我准备好了,开始吧。”  程贝贝的目光依然静静的看着安泽的后背,他就在自己的眼前。殷恪迦目光从程贝贝的脸上收回,她的决心,已经不容置疑……  手术室外,不知道这里面的一变化。  手术室内,殷恪迦面容严肃,一声开始。  原本安静的手术室里,开始了忙碌的声音。  相连的管子,在殷恪迦沉稳的声音里,安泽的鲜血一点点的从身体里被释放出来……  血腥味,在手术室里,蔓延扩散开来……  时间在流逝……  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  安泽的生命气息越来越薄弱,鲜血的流逝,让安泽连接着的仪器开始跳动,所有的数据都开始急速的变化着。程贝贝一直关注着那些,在看到安泽的生命力在极速的下滑的时候……  脸色,越发的苍白了……  即使还没开始输血,便已经跟失了好多血一样。  殷恪迦看着那生命迹象的流失,脸上的表情依然沉着。唯有眼神里闪过一抹担忧,在血被放完的那一刻,要立刻输血,还要确保血液可以快速的融合至安泽的身体里,时间点一定要抓的很好。  否则,身体里没有血液,耽搁的几秒便有可能是丢失一条性命……  到目前为止,这样子的全部换血,还未有成功的案例……  这是在拿生命赌……  程贝贝一直未说话,只是看着。  她知道,她不用说出口,安泽一定都能用心听到。  他会知道,她在告诉他,要坚持下去。  殷恪迦一直专注着安泽的情况,在生命力接近零的时候,也是血液都流出了身体。线也快成了一条直线,殷恪迦抓住最关键的一秒,在最后一滴血的时候,按下连接程贝贝和安泽之间的血……  没有温度的血,融入身体里,被身体吸引不如新鲜的血液融合的速度快……  也许只是,差距几秒,便足以是生与死……  加之,血库里的血来自不同的人,即使是同血型。但是鲜血输入身体里,会不会造成排斥都不知。只有,用一个人的鲜血,来维持生命力,再去输入其他鲜血,也许机率会大上许多……  程贝贝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血液在向安泽的身体里流……  她未去关心,自己身体血液的流失,而是目光,一直盯在了仪器上……  血液,输入,输入……  程贝贝的面色越来越白,气色也是越来越差。殷恪迦一边观察着程贝贝的状况,一边注意着安泽的情况。血一点点的输入安泽的身体里,生命力,依然是徘徊在危险的边缘……  程贝贝已经输了百分之三十的鲜血,身体大量的抽离的鲜血,意识也开始有些浑沌……  程贝贝咬着唇瓣,不看着安泽安全,她根本就不放心陷入昏迷……  随着被大量抽出再输入,她一定会陷入昏迷,只是……  她必须要撑着……  百分之四十……  仪器突然有了反应……  程贝贝的眼睛一亮,嘴角的笑容还未绽放,只见那本来还代表了一些生命力的弧度,在起伏了一下后,突然滴滴的响了起来……  程贝贝的瞳孔迅速的收紧,笑容也是僵在苍白的嘴角……  一条平行线……  那代表着生命力,走到了尽头的象征……  “不……”  程贝贝眼泪几乎是立刻涌出眼眶,泪眼模糊的看着那条平线……  意识是越来越模糊……  用力的眨了一下眼睛,看着殷恪迦的身影……  “不要停……”  声音微小,却依然被殷恪迦听到了。殷恪迦正在抢救安泽,听到程贝贝的话……  正准备停止输血的医生,把目光看向了殷恪迦……  手术明显是失败了……  殷恪迦的目光严肃的迅速的检查了一下安泽的身体状况……  对医生点了点头,医生的手也跟着顿住……  程贝贝在陷入昏迷前,最后一眼,也只剩下那一条平行线,和单调重复的声音。  学医,她很清楚,那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思……  在陷入昏迷前,眼角,两行泪,顺着眼角滚出……  心尖儿,都疼揪了……  陷入的不仅仅是昏迷的意识,在看到那一条平行线时,程贝贝知道,自己的灵魂已经抽离。  她失去了什么,她心里明白……  硬生生的,心口中那最重要的东西被挖出……  陷入的不仅仅是昏迷的意识,在看到那一条平行线时,程贝贝知道,自己的灵魂已经抽离。  她失去了什么,她心里明白……  硬生生的,心口中那最重要的东西被挖出……  **************************************  守在外面的安然,身体突然不稳的晃动了一下……  “小泽……”  手按在心口的位置,那里一阵阵的窒息。眼突然酸涩的厉害,眼泪像是无法控制一般,汹涌滚出。上官睿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在安然泪流满面,无声痛哭的时候,伸手抱住了安然……  在收紧双臂,闭上双眼的时候,眼里一热……  “小泽……”  上官萱在看到安然似有感应的泪流满面的时候,即使手术室还未打开,但看到安然的表情,上官萱脸上血色也尽失,身体不稳的晃动了一下,手捂着嘴,泪流满面……  “不……”  小泽他……  “不可能……”  程涵蕾身体也是跟着不稳的晃动了一下,雷辰逸伸手搂住了程涵蕾,手牢牢的扣在她的腰身上。即使没有说话,没有表情,但是眼底却是波涛汹涌……  “姐夫……”  雷梓瞳靠在雷辰逸的肩膀上,哭的不能自控……  怎么可能……  没个人心中知道机率很低,但即使只有那么一点点希望,却是怀抱着会有奇迹发生。在他们几个人的身上,不都是拥有过奇迹么。没有道理,他们的孩子这样相爱的一对孩子不会拥有奇迹……  如果没有奇迹,那么贝贝怎么活……  手术室里,压抑紧绷,没有人放弃……  手术室外,低迷的情绪满布……  即使有了感应,手术室的没未开,安然等人便站在外面守着……即使双腿酸软,却依然挺直的站在那里等待着……  似乎是在等待着一个希望,一个已经没有希望的希望……  (相信紫不虐结局的姑娘们,现在后悔了吗?还是坚持的相信紫是亲妈哇~欠抽的又来告诉你们,这个也是结局~)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轻松小虐心文。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