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01章:再见已是陌生(一)

第001章:再见已是陌生(一)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3116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14
   萨丁岛  卡利亚里一间私人幼儿园,此时正是下午孩子们放学的时间点,孩子们陆续由老师交于父母带走……  “蕊蕊。”  伴随着一道娇甜的声音,一个梳着公主辫的小女孩,身上的衣服上因为一天的关系,上面沾了一些污迹,一张东方的小脸,即使脸上沾了一些脏,却依然无损于小朋友的可爱甜美。  小朋友在看到门口站着的那道身影时,一边可爱的挥动着小手,和老师说着老师再见,一面迈开步子快乐的冲向名叫蕊蕊的女子。  名为蕊蕊的女子伸手抱住冲向她的小公主,一手亲昵的整理了一下小女孩的发丝,拿过湿纸巾帮小女孩把脸上的沾污给擦去。  “你看你,脏的像个小花猫。”  “嘿嘿。”  女子的眼神温柔恬静,声音里略带着责备,却又听不出丝毫生气,当擦干净了小朋友的脸后,这才伸手抱起小女孩向不远处自己的车走去。  “莉莉,今天有没有听老师的话?”  “有,莉莉可乖了,老师还奖励我一朵小红花呢。蕊蕊,你看。”  随着把童莉亚抱进车里坐好,蕊蕊刚坐好,便看到童莉亚献宝一般的把自己得到的小红花递到蕊蕊面前……  “莉莉真棒。”。  “蕊蕊,莉莉这么棒,有什么奖励啊……”  童莉亚睁大眸子,一脸萌萌可爱的看着蕊蕊。  “莉莉想要什么奖励?”  蕊蕊明显很是配合……  “嗯……我想想啊……”  灵活的眼珠鬼灵精的转动着,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蕊蕊说道:“想要蕊蕊的亲亲,可不可以咩?”  “当然可以。”  没有犹豫的……  侧头,蕊蕊在童莉亚的脸上亲了一下。  “蕊蕊,这边也要!要两个亲亲!”  小脸侧到没亲到的右边,用圆短的胖嘟嘟的手指在脸颊上可爱的一下下的点着,撒娇向蕊蕊示意。  眼底有着宠溺,蕊蕊在那贴过来的小脸上亲了一下,便看到莉莉满足的笑容。蕊蕊在看到孩子的笑容时,眼底充满了温柔的母爱……  “好了,坐好。”  “遵命。”  车,缓缓的开向街道,正常的行驶着。  “蕊蕊,爹地今天会和我们一起吃饭吗?”  女孩明显是闲不下来,车在开了没一会儿后,在看到蕊蕊专心开车,不搭理自己的时候,又忍不住的主动开口。  “他还没打电话回来,你打电话问问爹地。”  “好。”  小家伙拿过手机拔了爹地,童炎玦的号码……  *****************************  与此同时,一间知名的律师楼里。  一名穿着银铁色西装的男人,三十岁出头。戴着一副银边眼镜,轮廓分明的脸,并非俊逸非凡,却也是人中之龙。坐在那里,目光沉稳淡然,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成熟男人的稳重。言谈间,并非有多咄咄逼人,却是句句犀利。指出这个案子的关键性问题,针针见血。  修长的手指,安在一边。五指很是漂亮,指甲修剪的很整齐。  专业,成熟,稳重,干净,做事一丝不苟,不容许一丝瑕疵,这是他给人的第一印象。那嘴角的笑容看似温和,却带着一丝疏离。所谓的笑面虎,便是童炎玦。  电话的突然震动,打断了童炎玦的言语,目光在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正说了一半的话几乎是立刻停下正谈了一半的CASS,没有犹豫的拿起手机接起,不忍让打电话的人,等的焦急了。  一手捂着电话,对坐在对面的客户点了个头,然后便转身走向一边后把电话放至耳边……  “爹地,蕊蕊让我问你, 今天晚上回来吃饭吗?”  “莉莉想爹地回来吃饭吗?”  声音里透着与刚刚完全不一样的温暖宠爱,满满的温柔之意,由内而外的散发而出……  “当然想喽,不仅我想哦,蕊蕊也很想爹地你回来吃饭。蕊蕊,对不对?爹地,蕊蕊也说是哦。你已经五天没有陪我们吃饭了,你今晚再不陪我们吃饭,莉莉和蕊蕊都要生气了哦,生气了晚上就不允许你给莉莉晚安吻了,也要罚你不许吃蕊蕊做的好吃的……”  童言童语,充满了童真。在莉莉的眼里,没有她的晚安吻,和吃不到蕊蕊做的好吃的,那就是最大的惩罚了。  孩子的事情里,总是如此的纯净天真,童炎玦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微微勾起。整个人被父爱笼罩着,让嘴角的那丝笑容,柔和了面部表情。威慑性顿时减少了许多,仿佛刚刚坐在椅子上,侃侃而谈,字字犀利的男人,并非与眼前是同一个人……  “嗯,爹地晚上回去吃饭。”  温柔的声音,低语说完,再简单的叮咛几句,便挂了电话。转身间,便发现众人的目光投在他的身上,不着痕迹的收敛了自己刚刚未遮掩的暖意,迈着步子走回了原来的位置。  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抱歉……  目光再回到眼前的文件上的时候,童炎玦的眼神又变回了原有的犀利,言词再次犀利,语速不急不缓,却是明显的让进度加快了许多……  ****************  这边,童莉亚挂了电话后,正好是绿灯,小脑袋便被手指弹了一下……  “小鬼灵精!”  对于蕊蕊刚刚把自己拖下水,以示惩罚。  “呜呜,痛痛……”  童莉亚噘着小嘴夸张的按着被弹的地方,然后撒娇的呜咽说道:“只有莉莉的话,爹地可能还会用忙拒绝哦。 但是,只要加上蕊蕊就不一样喽。你看,我一说蕊蕊也希望爹地回来吃晚饭,爹地一口就答应回来吃饭了。要不是蕊蕊的面子比较大,莉莉也不会这样子说嘛,对不对嘛,蕊蕊,你说对不对嘛!”  “对,你最聪明了!”  很无奈的语气,不得不说,童莉亚说的是事实。有时候,因为带上她,童炎玦再忙都会回来吃饭。  童莉亚一得到了蕊蕊的认可,小表情又变得得意起来,这可是她摸索出来的哦……  她可聪明了……  倒是没有一点点吃味和不开心,欢乐的笑着……  蕊蕊对这个早熟的小朋友很是无语,红灯正好亮起,车缓缓继续向前,去超级市场买晚餐所需要的食材……  ****************  夜凉如水,已是十一点。童炎玦从书房走出来,今天接的这个案子的资料已经准备的差不多。  他是法庭上的长胜军,他从未败过一场官司。他是有名的高价律师,请到他,便等于拥有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胜券。  童炎玦是金牌律师,却也有自己的原则。  他对接的案子很挑剔,并非是挑剔金额,而是挑剔当事人。  他从不接违背良心的案子,并非只认钱,不认真相的人。但是,截目前为止,却没有任何人找童炎玦的麻烦,传言他的背景并不是表面律师如此简单。传言曾经某位有地位的高官,因想高价请他洗脱自己儿子的强/歼罪,却被拒绝。  之后,请了其他律师,儿子被判入狱。之后,他便买通人要取他的性命。只是,买通的人,最后都纷纷退了钱,不敢去碰童炎玦。  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之后也有人再找童炎玦的麻烦,但是,童炎玦却是连块肉都未少。  随着时间的流逝,童炎玦的背景便传的越来越玄乎。加之,他平时待人有礼却是疏离。很少有人能亲近的了他,除了他有一个女儿之外,再无任何他的私人信息。  对他,也是有着忌惮。  他从未去用言语解释过,也不愿意过多的解释。在妻子死后,他唯一想做的就是抚养宝贝女儿长大。  放轻了脚步,走进女儿的房里,看着女儿睡的香甜的模样。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亲的落下一个吻。因为工作太忙,陪伴女儿的日子并不多。但是庆幸,有蕊蕊。因为有她的陪伴,让莉莉不至于那样孤单,也让莉莉的性格不至于如此孤僻。  童炎玦,眼神里充满了对女儿的爱,伸手帮女儿拉好被子,静静的坐在一边,一会儿,这才轻手轻脚的转身出门,关上门。  童炎玦从女儿房里走出来后,并没有立刻回房,先是走进厨房,冲了一杯牛奶,端着温热的牛奶,迈步往后面走。  夜风轻吹,今夜无月光,点点繁星点缀在天空。  透出来的光亮,洒在花园里坐着藤椅里的人身上。  “又睡不着?”  手中的牛奶,放在那似坠入凡间的精灵般的女子面前。  “嗯,你又忙到现在?”  习惯了这样的方式,伸手自然的拿过牛奶,小口的喝着,任那温热的牛奶入嘴,顺着喉咙慢慢的进入胃,那略凉的身体,也因为这温热的牛奶入胃,身体渐渐的涌出一股子暖意。  “最近工作有些忙,照顾莉莉辛苦了。”  “她也是我的女儿。”  淡淡的一眼,淡淡的言语。只是一句话,便已经表达了她的意思。  童炎玦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坐到另一个藤椅上,看着星光下的女子。几近透明的肌肤,玲珑剔透。并不是很美丽的女子,但却极耐看的女子。也许第一眼并不会立刻惊艳到,但是只要注意她,便会发现,她有着一种让人会心安的气质。  就如此时,坐在她的对面,即使两个人的言语并不多。但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气息却是让人躁动烦躁的心,渐渐的安定下来。一天的疲累,每晚回来后,在看到她的时候,整个人便放松了下来。  那是一种真正的心灵放松,身体再疲倦,但是心却渐渐的放松下来,整个人便难言的一种舒适感。  两个人的得,由莉莉开始,也几乎都是围绕在女儿莉莉身上。  说到莉莉,两个人都是同样的感觉,眼底藏着难掩的温柔和疼爱。  你一言,我一语。其实语速都不快,偶尔还会伴随着短暂的沉默。再开口,却也不觉得有尴尬之意。一切,都是那样的随意,和自然。  一眼看去,两个人静静的对坐,仿佛已是一起携手走过许多年。  静逸,美好。  时间,在这样谈聊间悄悄的流逝,转眼间已经是夜深……  “很晚了,回房睡吧。”  童炎玦看了一眼时间,不知不觉,时间流逝的如此之快。停下话,看着坐在对面的女子,温柔开口。  “嗯,好。”  站起身,一身飘逸的白色裙子,让蕊蕊仿佛是落入凡间的精灵一样。  与她相识,并且朝夕相处已经将近四年了。两个人之间却好似总隔着一些什么,她的身上似是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让她整个人仿佛被一股子神秘感笼罩着,偶尔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飘忽的眼神,注目着某一处,那眼神里却是透着淡淡的哀伤……  那目光,让人的心都会随着揪紧。不由自主的想要去疼爱这个女人,给她宠爱……  静静的跟在她的身后,一直送她回房后,童炎玦转回到自己的卧室……  这间主卧,房中间偌大的床,床边的位置,已经缺了四年多……  床头,依然挂着一张巨大的结婚照……  照片里的两人,笑的很幸福……  时间过的真的很快,一转眼,便已经是四年了,两个人阴阳相隔,已经四年多了……  童炎玦并没有立刻洗澡睡觉,而是熟练的走到抽屉,拉开,拿出放在里面的烟,抽出一只点燃。站在阳台,在夜色里,点点星火在闪烁着。  周身,有着一股子落寞……  白天的疲累,并非能让夜里安然入睡。  有时候,从习惯了两个人,再到只剩下一个人,那种落差,非一日可调适自己的心情。一日又一日,有些夜里,想起过去,依然会蚀心……  **************************************  夜,已很深。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即使,房里点着童炎玦给她特意用心挑选买来的薰香,四年如一日,换了很多种薰香,只是为了让她夜里可以稍微睡的安一点。  只是,这对于一般人有用的薰香,对她来说,却是一点用也没有……  也曾和童炎玦说,别再不停的寻找了。只是,他却只是听着她说,却依然固我的去继续寻找。  他对她是好的,她心底知道。只是,不管如何换,如何努力……  四年里,真正安稳入睡的日子,真的少的可怜。  不是不想去睡,只是躺在床上,大脑就是安静不下来,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只是无法入睡。有时候实在困的难受,却依然无法入睡。  一个小时过去,此时已经是深夜三点多。  蕊蕊放弃了自己催眠入睡的想法,从一边的抽屉里拿出药。这想要戒掉却戒不掉的药,眼见着,药盒子又要空了。  童炎玦知道她晚上常常失眠的严重,薰香无用,便只能帮她开一些有助于睡眠的药片。却是限制她的用量,让她尽量不要吃。  只是,每夜,不吃,她真的睡不着。连那短短的三四个小时,都是奢侈。  仰头不犹豫的把药吞下,拉上被子盖住自己,闭上双眼,努力的让大脑放空,放空再放空。  过了一会儿,在药物的帮助下,总算是睡去……  夜越发的静了……偶尔的虫鸣声稍微划破夜的安静……  “啊……”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叫声,还未入睡到两个小时的人,突然从床上弹跳起来。  一身的冷汗,浑身在颤抖着。  眼泪,吧嗒吧嗒的大颗粒的往上滴,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怎么也克制不住,疯狂的从眼泪里急切的涌出来,一颗追赶着一颗。手抓在被子上,肩膀克制不住的颤抖着。无声的哭着,怎么也压抑不住。心中难压住的难受,就那么毫不留情的攻向她的心,催动着她的泪腺让她无法停止流泪……  好难受……  心口像是被人用力的抓紧了一般,窒息中……那样难受。  难受的呼吸都好困难,蕊蕊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这么难受,只是控制不住自己肆意滚出来的眼泪……  这四年,她被同样的情况折磨着……  一日又一日……  就在蕊蕊尖叫后的无声哭的停不下来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穿着睡衣的童炎玦迈着步子,大踏步的走过来。在看到坐在床上,披散着长发,低头颤抖的蕊蕊时,瞳孔一阵紧缩,步子更快的走到蕊蕊身边。  近距离之下,看着床单上那大片湿透的被子,说明着她又被噩梦惊醒……  “蕊蕊,没事,没事,别难受。我在这里,蕊蕊。”  伸出双臂,没犹豫的把无声哭泣的蕊蕊抱在怀里,手安抚的拍着她的后背。湿润的声音,轻轻的在她耳边响起,把她那沉在自己意识里的悲伤情绪,慢慢的给压下。  蕊蕊抓在被单上的手,在童炎玦的安抚下,慢慢的松开。颤抖的身体也开始慢慢的恢复正常,情绪,渐渐的被压了下去。  等那莫名的悲伤情绪慢慢的被压下后,蕊蕊抬起头的时候,看着童炎玦关心的目光。  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  “又做梦了?”  童炎玦看着蕊蕊的情绪慢慢的恢复了下来,绅士的松开环着蕊蕊的双臂,拿起一边的纸递给她。  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她甚至连自己是不是做梦都不知道。只是会突然间惊醒,然后便莫名的哭泣,心口处压抑的难受,一阵阵的袭来,让她无法去正常的思考。脑中一片空白,只是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接过纸擦掉自己满脸的泪水,看着童炎玦胸口被自己弄的湿了一大片,眼泪鼻涕沾在上面。  “不好意思……”  “和我这样客气,我该如何回答你。”  童炎玦对于蕊蕊改不掉的客气,微微皱眉头……  两个人算是相依着,为了莉莉,共同的积极生活着。说是不要客套,但是彼此间,总是偶尔流露着客套。说两个人生疏,却又像是最亲的亲人一样。一直在一起生活着,在别人的眼里,他们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于他,于她,其实都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现在算是什么关系……  谁也没有点破,就是这样子一天过一天。好似,重新点破,会破坏这种平衡感。  宁愿如此相处着,好似家一样的相处着。  对于别人的误会,彼此间的默契不去介意。  过他们三个人的日子,只要彼此过的舒心便好。那些闲言碎语,都放却至脑后。  “现在好些了吗?”  起身,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她。  “嗯。”  喝了一点温水,蕊蕊的情绪彻底平复了下来。  “睡吧,我陪着你。”  童炎玦开口……  蕊蕊刚准备拒绝,但是,话还未出口看到童炎玦的目光,便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这是他对自己的关心,而且,每次在自己半夜惊醒的时候,都是他这样守着自己,看着她入睡后,才离开。虽然,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并不知道他何时离开的……  顺从的躺下,让童炎玦帮自己拉好被子。然后调暗了床头灯,让晕黄的灯光笼罩着整个布置温馨的房间里。  童炎玦就坐在床边,看着蕊蕊闭着双眼。安静的陪伴着,直到二十多分钟后,重新传来的浅浅呼吸声。  静静的看着床上的蕊蕊,童炎玦的目光里有着一抹自己都没发现的柔情。未曾立刻在蕊蕊睡着后便把目光移开,而是,一直这样守着。看着她浅浅的呼吸着,那温热的气息带着属于她的清香,与房内的薰香味道,融合在一起,渗透进心里能够融化任何人的心……  大手抬起,试图碰触的时候,手却是轻轻的顿住。心底的那一刻涌出来的莫名情潮,被压下。  他刚刚在看到她湿透的睫毛轻颤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想要亲吻她眼睛的冲动。  这四年里,两个人除了偶尔的拥抱外,不曾有任何亲密的关系。  此时蕊蕊熟睡状态,却让他依然不敢碰触。  一向浅眠的她,怕自己的碰触会惊醒好不容易睡着的她……  一个小时后,在确定了蕊蕊是真的睡着了。这才起身,悄无声息的步子离开,开门关门,仿佛一缕影子一样……  ***************************************  第二天一早  童炎玦醒来的时候,如同四年的每一天一样,蕊蕊早已经起床。阵阵香味从厨房里传来,已经有做好的大部分成品早餐放在餐桌上,精致的早餐,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还没下楼,便已经看到自己的小吃货女儿在厨房围绕在系着围裙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子身边打转……  “蕊蕊,还要多久……”  “蕊蕊,快些哦……”  “蕊蕊,莉莉都等不及了……”  “蕊蕊,莉莉的肚子已经在抗议的叫了,你听见了没有,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欢快的唱着……”  “蕊蕊……蕊蕊……”  童莉亚几乎是挂着口水看着那做了一大半的早餐,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爹地说过,早餐要一家三口一起吃才可以。不能蕊蕊在给他们做早餐,他们却先坐在那里吃,那样不礼貌。一定要等蕊蕊做好所有的早餐,一起坐在餐桌上吃早餐,才是对的。  很听爹地的话,而且,她觉得,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早餐的感觉,很开心很好,所以,也就一直乖乖的顺从着爹地的话,每天早上虽然在等待的过程中很是受折磨,但也成了一种习惯。  “你个小吃货,别在这里吵蕊蕊,去餐桌坐着,乖乖的等。”  “呜呜……爹地……”  皱着小鼻子,抱着童炎玦的手臂,噘着小嘴,无声的用眼神抗议……  “好啦好啦,我去乖乖的等着啦……”  爹地有时候严厉的时候,眼神好可怕的。童莉亚其实内心里还是挺怕童炎玦的,看童炎玦挑了一下眉头,还未开口自己已经败下阵来了。乖乖的松开童炎玦的手臂,乖乖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美味的早餐端上桌……  童莉亚出去后,童炎玦挽起衬衫的袖子。  “我来帮你……”  “不用了,快好了,你把这个端出去就好。”  顺手,把手中刚出炉的美味早餐递向童炎玦。伸手接过,两人都只字未提昨晚的事情。像是老夫老妻一样,自然的相处着。  五分钟后,美味营养的早餐余下的已经出炉……  一家三口,开动。  小吃货童莉亚已经迫不及待……  “爹地吃早餐,蕊蕊吃早餐。”  “吃吧。”  “吃吧。”  童炎玦和蕊蕊同时开口,小吃货得到了允许,立刻开始火速的进攻着摆在自己面前的早餐。  小口的吃着,不敢吃的太粗鲁。会被爹地用眼神扫,虽然急,却还是乖乖的一口吃完再接一口,忙的不行,也就没时间用嘴巴说话了,美味的早餐,完全堵住了那一会儿不说话就会痒的小嘴。  蕊蕊做的东西真是太好吃了,怎么吃都不腻。别的小朋友可都很羡慕她,中午在幼儿园,她每次都会多带一些蕊蕊做的午餐,都会让其他小朋友吃的羡慕自己有蕊蕊……  一想到蕊蕊,童莉亚,眼底就有着依恋。  童炎玦优雅的吃着早餐,蕊蕊每天的营养搭配,不仅是精致,更是美味。  这是家的感觉,他心中很明白。  曾经被挖空了的心,因为蕊蕊的关系,那空缺的地方,在一点点被填补起来,很是温暖。  吃早餐间,抬起头,看向坐在对面的蕊蕊……  “蕊蕊,有没有想过把你的私房菜扩展?”  三年前,蕊蕊开始尝试着做各种点心和私房菜。原来一家三口都是吃着外卖,童炎玦在外,工作是一流。但是,明显的是大男子主义,以前都是妻子照顾他的生活起居,从来没有想过妻子会离开他。所以,当妻子离开后,只能带着莉莉吃外卖。  曾经尝试过自己动手做,只是结果实在是惨不忍堵。在坚持不懈的尝试了几次后,实在不是不得不认输,与厨房,他真是八字不合。于是,只能选择不再继续荼毒厨房,继续吃外卖的生活。  在蕊蕊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的时候,因为蕊蕊连名字都记不起来,所以他一直以为蕊蕊不会做菜,因此,他们三个人过的日子和他和莉莉两个人过的日子没有区别。  这样的日子,持续在几个月后,有一次一家三口去超级市场买日用品和零食的时候,这是蕊蕊在家宅了几个月后,第一次听了他和莉莉的劝说,同意和他们一起出门。  在超级市场,莉莉这个小吃货,看的都是零食。蕊蕊一个人却在人潮拥挤中走散了,等他和莉莉两个人找到的时候,是在食材区找到蕊蕊的。  蕊蕊挤在一群人里,拿着那些食材,认真的看着。那时候的表情,仿佛沉入了自己的世界。  在他们走过去的时候,蕊蕊便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问他,她可不可以买她手上拿那些东西。  蕊蕊很少有自己想买的,可能是因为花的是他的钱,所以,所有的东西,都是他强行的给她买,她才会收。平时,自己从来不会主动的提及买什么。吃什么,也没有意见。  那一次,蕊蕊拿着那些食材,童炎玦二话未说,便点头应允。在看到童炎玦应允后,蕊蕊的脸上浮现一抹快乐的笑容,接着,便见蕊蕊开始拿着东西。在他的眼里看起来,是在随意的拿东西,而童炎玦眉头都没皱一下,这些年来,随着名气越来越大,赚的钱也越来越多。在别人的眼底,他算是小有资产的人。  这一点东西,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钱,而蕊蕊的一笑,即使觉得买回去,没人会做,会浪费,但依然是便全部都买了回去。  提进了厨房的时候,蕊蕊像是找到了生命存在的价值一样,那是第一次,在她的眼底看见了褶褶的光亮,那双一直是平静无波的眸子里,除了在见到莉莉之外,总算有其他的事情,能够让她的情绪有一些异样的波动。那一堆在他看来,有些都认不出来的食材。却见蕊蕊认真着小脸,一一的归类着。  接着,便是忙碌。整个沉入了自己的世界里,而童炎玦站在外面,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女子。  那一刻,她的生命,那样的鲜活。  只见她熟练的把那些食材一一的弄好,洗,切,摆盘。然后像是变魔术一样,很快,一道道精致的点心,一道道精致的菜,一一的摆在了一边……  只是短短的一个小时,买回来的大半食材都变成了眼前精致的比大酒店还要讲究的点心和菜肴……  等把一切都处理好的时候,一切只是凭藉感觉走的女子,在看到自己竟然真的把眼前那一堆觉得熟悉的食材变在敢眼前一道道精致的点心和菜肴。自己也被眼前的一幕给惊了一下,接着便是惊喜。  转头间,便看到了站在身后的童炎玦,立刻兴奋的看着童炎玦说道:“炎玦,帮我尝尝……”  对他柔柔一笑,指了指面前的点心和菜肴。眼底闪着光亮,一副等待着他品尝,等待评价的样子。  其实,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童炎玦有些不相信,这些都是蕊蕊做出来的……  只是,这一切都是亲眼目睹。所以,他是亲眼看到眼前这个女人,像是变魔法一样的把眼前的一堆有些他都认不出来是什么的食材,变成了面前这些都能吃的东西。  在蕊蕊兴奋激动的目光里,迈步,走了过去。  接着她递过来的筷子……  然后开始品尝……  第一口,其实有些小心翼翼。毕竟,这还是第一次尝。看起来的确是精致美味极了,但是,味道却不知……  当第一口吃下的时候,童炎玦眼睛亮了……  这真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肴……  他也是见过大风浪,吃过各种美味的人。对吃也是极度挑剔的人,眼前这些并非名贵的普通的食材,但是汇集通过蕊蕊的巧手,竟然达到了让他难以想象的结果。  那亮起的眼神,明显让蕊蕊很是开心。整个人都被那抹光亮点燃,一脸期待的看着他。那副模样,是他不曾见过的……  “好吃。”  一句肯定,让她笑了,笑容明媚灿烂,堪比这世界上最为美丽的风景……  那天之后,他才知道,蕊蕊还有一个这样的天赋。  兴许是她失忆前已经有了这样好的手艺……  随着那次之后,蕊蕊开始不断的尝试新的,便让童炎玦试吃。然后再给莉莉试吃,每次得到的认可,都会让蕊蕊很开心。似是找到了人生的目标,不再觉得自己是个无用的人。  在厨房里,她找到了一丝动力。  所以,每天她常常花十小时左右的时间在厨房里,精心的研究一些新鲜的东西。  童炎玦在确定了蕊蕊并非是偶然做出来,而且是真的很喜欢做菜,以及在厨房里忙碌。并且,把自己做的东西,给他们吃,送给邻居吃的时候,得到了夸奖的时候,她便会有一种很满足的笑容。  因为蕊蕊这样的笑容,让童炎玦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在一天晚上,同样在后面,坐在蕊蕊的对面,建议她开了一个私房馆,地点就在离家附近。  对于童炎玦的建议,蕊蕊一开始犹豫。但想到,这样也许能够让她能够不再依靠童炎玦,虽然说,他从来不介意。但是,她心底却是不愿意依赖欠他太多。  如果这次,能够成功,她以后就不用花童炎玦的钱了……  最后,同意了他出资金给自己开私房馆。没想到,效果比自己预期的还好。童炎玦找的地方并不大,只能够摆上五六桌。  请了一个人帮忙,做菜都是她自己。  蕊蕊很喜欢做菜,丝毫不觉得,一天做五六桌菜,很是辛苦。做菜,俨然成了她最快乐的事情。  每次在厨房,有条不紊的把那些食材变成了美味精致可口的菜肴点心时,心中便是有一种满足感。  一直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在厨房里,似乎找到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因为平时有送一些给邻居吃,而一传十,十传百,渐渐的,在只是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便打响了招牌。吃过的,都赞不绝口,从开始的邻居来捧场,再到一天一桌。再到,一天六桌时间点都是满的,从十点半开始,一直到下午三点。  预约,一直往后排。这里,成了这里一处有名的存在。  价位,也随之提高了些许。但是依然不影响来这里吃东西,来预约的人群,反而越来越多。  经济有了保证,钱很快便赚够了,准备还给童炎玦。童炎玦未收,只是说,算是占这里的股份,以后,一起给他。  蕊蕊觉得,自己拿他的钱开私房菜,再直接把钱还给他,的确有些不对。于是,就把这里的一半收入,算成了童炎玦,就算他不收,也默默的存在一个卡里,等着一个机会给他……  因为有了私房菜馆,蕊蕊每天的日子,也因此而变得很是充足。  此时,听到童炎玦问自己有没有想过扩大发展,蕊蕊愣了一下。  她还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一点,每天的时间安排的很满。早上做早餐,再送莉莉上学。然后亲自买食材,再到私房馆,忙到下午三点后,收拾一下,接莉莉放学。  周末的时候,会空一点时间,周日会休息,尽量陪伴着莉莉出去玩。  她没有想过改变这样的时间,当听到童炎玦提议的时候,不得不说,她心动了……  内心好似有一个声音,在提醒她,应该扩大发展。  见到蕊蕊的表情,童炎玦便已经明白她心中的想法。  她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一般都是茫然着一张脸,但是,一旦心中有想法,一张脸就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全都表露了出来。  “下周二,莉莉生日。她一直吵着要去西西里岛玩,这次案子也很顺利,我也有几天假期。我们一起带她去西西里岛算是旅游,给她庆祝生日。等回来后,我们一起找店面,这样你觉得如何?”  “好哎好哎~我可想去西西里岛玩了,蕊蕊,你答应了吧,答应了吧!带莉莉去玩,好不好?”  童莉亚一听可以去自己想去的西西里岛,顿时开心了。放下自己心爱的美食,跳到蕊蕊的身边。晃动着蕊蕊的手臂,撒娇着……  “好。”  其实,本来就不会拒绝。对于童炎玦的安排,没有什么意见。他其实是想借着莉莉的生日,让自己能走了去。她这四年里,从来没有外出过。每天都是几点一线,完全不像是都市的女子。  童炎玦在这几年里,也曾安排过,出国旅游。但是都被蕊蕊拒绝了,似乎是不太愿意接触外面的世界,有些由内心散发出来的排斥。  这一次,借着莉莉的生日。而且,地方也不是离这里很远,同样属于意大利。也曾听过西西里岛很美,这次,能够让莉莉开心,实在让蕊蕊没有拒绝的理由。  听到她应允……莉莉欢呼了一声……  “哦也……蕊蕊,你最好了,莉莉最爱你了。”  莉莉的欢呼声,整个小小的身体便囚到了莉莉的身上,蕊蕊微弯下身,便见莉莉搂住她的脖子,凑上自己软嘟嘟的小嘴,在她的脸上吧唧的几口亲了又亲。那兴奋的表情可一点也不含糊,对于蕊蕊的爱,更是发自内心。  “哦?莉莉最爱蕊蕊,那爹地呢?”  童炎玦看着自己宝贝女儿欢乐的样子,站在一边,眼底含笑,身上充满着温和的气息。故意开口,一副酸气十足的模样……  “也最爱爹地啦,爹地,你连这个也吃醋。大男人吃醋不好的,不讨人喜欢的。到时候,蕊蕊会不喜欢你的,到时候不做莉莉妈咪了……”  “胡闹,坐回来吃早餐。”  在莉莉的童言童语里,两个大人,有丝尴尬的避开彼此的视线。开始专心吃着早餐,而童炎玦在装作镇定的低头吃早餐间,偶尔把风起头,看向坐在那里安静着的蕊蕊,观察着她的反应……  除了尴尬外,耳后跟还有一丝红潮……  心中微微的悸动着,那个一直被压在心底的想法,最近,似乎越发的蠢蠢欲动了……  这几年里,细水长流的温柔和感动,一点点细碎的心口。说是毫不知情,其实那是假的。只是,谁未点破,谁都未提。因为不到爱情,因为,不确定是什么感情。所以,彼此都装迷糊的这样相处……  只是,莉莉的一句童语,似乎是把那隔在中间的一层薄膜有触动……  **************************************  西西里岛  这三天最开心的莫过于童莉亚了,后天会回萨丁岛,童炎玦开着朋友的车,载着蕊蕊和童莉亚,在西西里岛的街道,准备去为蕊蕊和莉莉买一些东西。  陪着莉莉,蕊蕊的心情也不错。虽然不到笑容时时挂在脸上,但是眼神却不再是茫然的。时时刻刻,都有着光芒。让人有一种真实感,不再让人觉得,飘忽的让人捕捉不到。  车,在路过某处的时候,坐在后车座搂着莉莉,一同看着窗外的蕊蕊突然开口……  “炎玦,停车。”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开口,童炎玦以为有什么事情,立刻靠边停下了。  “怎么了?”  车停下间,蕊蕊也是有些愣。刚刚在看到那一闪而逝的餐厅的时候,心底莫名的就闪过一丝情绪,于是就自然开口了。此时,车已经停下,车滑行的速度,已经过了那间餐厅。  那在脑中一闪而逝的餐厅……  那股子熟悉的感觉,是什么原因。  坐在车里,蕊蕊明显的走神了。  “蕊蕊?”  见她愣神,童炎玦开口……  “嗯?”  回过神来,已经放开了童莉亚……  “炎玦,你等我了一会儿……”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看到那间餐厅的时候,突然开口叫童炎玦停下车。只是,一切都是自然的反应,就如叫童炎玦停车,就如此时推开车门,自己往外走。  不由自主的迈步,慢慢的走到了那间关着的餐厅外。静静的看着上面的字,关上的门,在这闹市里,显得那么突兀。餐厅未开,也未有任何出租或是卖的字眼,只是关着门。  “怎么了?”  跟着下来的童炎玦看着蕊蕊看着餐厅,不由也跟着去看。  并没有什么特殊,唯一能说的,就是比较有特色。装修很有特色,这样的地段,这样的特色餐厅,没道理关着门不做生意。  这一点,让人觉得很是困惑。  蕊蕊除了对做东西外,还未见她对什么东西,有这样好奇的表情。  蕊蕊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种熟悉感,蕊蕊试图去想,可是,脑子突然很疼。手不由按住了脑子,这几年,只要自己试图去想一些东西,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在排斥着,好像不想把那空白填出来……  脚步不由的往后退了几步,蕊蕊心中莫名的难受。每次一试图去触碰那些空白的记忆,就会这样的难受。莫名的悲伤,就如同每晚噩梦醒来的时候,那种无力的悲伤。  一手按脑,一手按胸口,眼眶已经湿了……  “蕊蕊……”  童炎玦一惊,伸手扶住蕊蕊。  “不要去想,不要去想,蕊蕊,看着我,看着我。我是炎玦,我是炎玦……”  “蕊蕊,蕊蕊,我是莉莉。蕊蕊,你不要难受。莉莉会难过的,蕊蕊……”  跟着下车的莉莉,也习惯了蕊蕊这样子。立刻抱住蕊蕊的腿,软软的声音,穿透了蕊蕊的意识里,让蕊蕊的情绪渐渐的平息下来。  “我没事。”  察觉到自己又失态了,让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两个人担心了……  牵强的扯出一抹笑容,不愿意再去想那些会让她潜意识排斥的事情……  “上车。”  童炎玦目光深深看着蕊蕊,眼底深处有着隐藏的心疼。  点点头,便随着走回停着的车边。童莉亚先上车,接着,蕊蕊便准备上车。  正在童莉亚上车后,蕊蕊弯身准备坐进车里的时候,像是有感应一般,突然停下了动作……  目光,看向了前方……  不远处将近两百米的地方,外面停着一排排车。此时,从里面正走出来一群人。自动的分隔站在两边,每个人都西装笔挺。毫无表情的脸,就像是没有情绪一般。  站在那里,目光专注的看着四周的环境。  接着,便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看不太真切的脸,只能看到他的轮廓。隔着距离去看,都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修长的腿,迈着的步子,每一步都像是算计过一般。  他的目光,冷静而沉着的看着前方,眼底没有一丝温度。整个人,随着走动,便能听到那些人恭敬的弯身称呼……  太远,听不到别人的称呼,却是能看到那些一排排人对于那男人发自内心的敬畏和恭敬之心……  他的目光,没有注视到这边,可是蕊蕊却是觉得自己的心口骤然像是失了跳一样,咬紧了唇瓣。比刚刚还要强烈的悲伤情绪,整个笼罩着。目光里,隐隐透着一丝情绪……  一点点的扩散开来……  眼前的人,样子很是模糊了。想要看真切,却显得越发的模糊起来。  兴许是蕊蕊的目光,太过于直接不遮挡。让那边的风擎宇有所察觉,本来直视的目光,便往这边扫来……  不知道为何,蕊蕊在感觉到他的变化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知道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会有变化,只是条件反射的在他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身体一弯,已经坐进了车里。  只是,这一次,心底的那异样的感觉,却怎么也压不住。  蕊蕊坐进了车里,手按在胸口的位置。明明看不清楚那个人,明明只是远远的一眼。却带来了强烈的感觉,这种感觉,比刚刚经过餐厅时的感觉更加强烈。关们学上。  她能感觉到,那种感觉,并非是那个人对她有多重要。而是,他好像是一个钥匙,能够开启着她记忆 中的什么一样。  只是,看着他,她的内心深处,不知道是在排斥,还是在撞击。那种复杂的感觉,让她自己都无法理清。只能任那种莫名的情绪一直萦绕着,对于身边莉莉关心的话语,完全没有进入她的脑中。  整个人,沉入了自己的世界里,那股莫名情绪的世界里。  童炎玦敏感的察觉到了蕊蕊的情绪变化,以及她刚刚的目光注视之处,从她看向前面的某一处开始,她的情绪就在改变。直到看到蕊蕊弯身坐进了车里后,那异样的表情,让他的脸色也随之凝重了许多……  童炎玦并没有立刻弯身坐进车里,而是把目光蕊蕊的身上收回,然后顺着她刚刚抬向的方向把目光看过去,与此同时,风擎宇正看向这边,未看到蕊蕊,却是正好迎上了童炎玦看向他的探究性目光……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轻松小虐心文。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