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02章:再见已是陌生(二)

第002章:再见已是陌生(二)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238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14
   两个人男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风擎宇那让普通人都会觉得胆怯立刻收回的目光,却未让童炎玦有任何心底散发出来的畏惧……  并未立刻收回目光,而是沉着脸看着风擎宇那带着强烈压迫感的目光……  风擎宇的目光扫过来,在看到童炎玦的时候,目光未曾多逗留,只是扫过便收回。  风擎宇弯身坐进拉开车门的车里,车,呼啸而去。擦过童炎玦的车,接着一辆辆的车接着开离。童炎玦在风擎宇收回目光弯身坐进车里的时候,也是收回目光,弯身坐进了车里。透过后视镜看到了后车座里,那个有些异样的女子……  即使,她经过刚刚在餐厅的异样后,努力的在压抑和收敛自己的情绪变化,但是,几年的相处,还是让童炎玦轻易的察觉到,她的情绪,在改变。她眼底那藏不住的复杂情绪,那么明显。  她在难过,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哀伤情绪的哀伤……  不着痕迹的收回自己的目光,童炎玦踩下油门,直接把计划行程改为明天一早便回萨丁岛……  刚刚的那个男人,有着让人任何人都折服的气息。无形中散发出来,整个人不似活人。那样冰冷,那样没有温度……  他是谁,童炎玦心里知道。  在西西里岛,能够有这样子让人一眼便会由心底折服的男人,除了教父风擎宇外,不会再有其他人……  这个,在别人的眼里,像是谜一样的男人。  他站在西西里岛,甚至是整个意大利的顶峰位置上。他掌控着整个意大利的经济命脉,他的一句话,足以撼动整个意大利。  这样一个,能够把权利,金钱玩在手中的男人。他的感情世界却是一片空白,这些来年,外界从来没有传过他的任何关于女人的绯闻。他的手上,像迷/情一样专门培养公主的店,并不止一家。  可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去过那里。  据说,很多人试图用各种美女和他扯上一点关系。但是,那些送去的女人,最后都只有一个下场……  失踪……  如果说,他所有女人的消息都被别人压下了。因为他的地位,没有人敢议论。但这个世界里,就算是再强,也敌不过言论。每个人的八卦心理,是天生的。如果真有缝隙,不可能一点也挖不到……  或是说,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无心的……  这样一个被传为神一样的男人,没有七情六欲,有的只有不断的扩展自己的展图,掠夺的本性。眼底只看得到权利,地位的男人,他,怎么可能和蕊蕊两个人有牵扯……  否定掉了自己脑中闪过的那个可能性……  目光,为了让蕊蕊感受到异常而有压力,未再探究在蕊蕊的身上,而是专注的开着车。  **************************************  提前回萨丁岛,最不开心的便是童莉亚。可是,童莉亚与童炎玦一样,很是在乎蕊蕊。所以,在童炎玦说蕊蕊不舒服,要回萨丁岛休息的时候,莉莉心中虽然不舍得提前回去,还是懂事的答应了……  对于提前回去,蕊蕊没有什么意见……  于是,在第二天,他们三人回到了萨丁岛……  蕊蕊看起来很是正常,而当天晚上,蕊蕊再次做噩梦了……  这一次,没有再立刻从噩梦中惊醒,而是在梦里哭泣。嘴里,不停的呢喃着,听不清楚的字眼……  “睿睿……睿睿……”  模糊的发音,让守在一边的童炎玦听不真切。  梦里的蕊蕊很是悲伤,那眼泪,像是开了闸一样,那样肆意的涌出来。  她脸上的悲伤绝望,让人心疼的揪成一团。那让人明显感觉到,仿佛她生命最重要的东西被剥夺,那种难言的绝望而衍生出来的悲切……  她在被噩梦困扰着,那梦里,有着她最痛苦的回忆。那让他不曾涉及到的领域,那让他连试探都无法试探的领域……  “蕊蕊……”  童炎玦,真切的感觉到了那种疼痛。这种疼痛,是在爱妻死后,自己再没有体会过的。只有爱妻海难的那一天,他尝到了痛彻心扉之感。那种撕心裂肺,让人崩溃。  当时,如果不是因为留下了不到三个月的莉莉,他甚至连撑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童炎玦此时,再次感觉到了这种痛。那一直,未去深想的感情,是因为。知道她把自己只是当成了亲人,所以,不想要破坏两个人的关系。加上,自己和妻子之间的感情那样深,所以,他不想要破坏自己心中对妻子的感情……  所以,即使对蕊蕊有心动,也被自己压下了。直到,时间的推移,她一点点的进入他的心里,像是润物细无声一般,一点点的渗透进来。等发现的时候,想要剥离已经来不及了……  在抱她入怀的时候,他很想告诉她,让他来保护她。让他来负担她心中那些伤,让他来给她一个家,给她温暖。让他们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所以,他在去西西里岛前,便已经决定……  叫着被噩梦缠绕的蕊蕊,她却像是被梦魇给缠住,只是不停的流泪,听不到他的声音……  把他完全的隔离在她的世界之外,就如每一次,她安静的坐在那里,飘忽的视线不知道是在看何处。那股子茫然,让人想要靠近,却又无法靠近。  看着那流出来的眼泪,童炎玦的感情决堤般的崩溃……  低头,轻轻的吻去那涌出来的眼泪,伸手抱住了在梦中冰冷而颤抖身体的蕊蕊……  “蕊蕊,我是炎玦。听到了我说话没有,我在你身边,别怕……醒过来,蕊蕊……有我在……我会一直都在你身边……不怕……”  抱着蕊蕊,用着最温柔的声音,安抚着被噩梦缠绕的人。  他进入不了她的世界,那太痛苦被她藏起来的独立世界。他不忍揭开她心口的伤疤,不忍让她再次承受痛苦。所以,即使知道她有着灰暗的过去,却不愿意去窥探。  因为珍惜,不愿意去伤害。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用他的方式,陪伴,守候。  那温柔的声音,一遍又一遍,一点也不厌倦,始终保持着频率。温柔的,一声声的呼唤着。就这样,一点点的渗透入了蕊蕊的心。那被噩梦缠绕的意识,渐渐的被他的声音给压下。本来在颤抖着的身体,渐渐的开始平息了下来……时得怯压。  眼泪也跟着止住,因为睡前吃了太多的安定,所以,并未清醒过来。  感觉到怀里的人,从噩梦中挣脱了。童炎玦松开些许,看着蕊蕊那张让人怜惜的脸,轻轻的松开她。小心翼翼的握住她冰冷的小手,用自己的大手温暖着。  靠在一边,静静的看着恢复了平静的蕊蕊……  这个样子的蕊蕊,让时间仿佛倒回了那一日。  妻子的忌日,他拜托别人照顾了一岁多点的莉莉,自己去了妻子罹难的海域。一个人在那里,一直到夕阳西下,这才准备上船,回来。  只是往船走的时候,在沙滩上,看到了当时只剩下一口气的蕊蕊……  当时的她,已经没有了生气,安静的躺在那里,浑身湿透,脸色惨白。唇瓣乌青毫无血色,生命迹象在流失……  因为妻子是海难死的,在看到女子的时候,对于自己没有救到自己的妻子,一直在内疚。所以,在看到蕊蕊的时候便立刻想方设法的急救……  在把她腹部的水压出来后,她已经奄奄一息……  童炎玦并未放弃,抱着蕊蕊去了医院。  在医院抢救,一个星期后,终于醒了过来。  当时,他说不清自己的感觉。看到她醒过来,仿佛是在弥补自己心中的一个歉疚一个遗憾,一个永远都没有办法弥补的遗憾。他站在床边,看着醒来的女子。睁着空洞的双眼,静静的看着天花板……  她脸上,那股子绝望的感觉,让他都能清楚的感觉到……  “小姐……”  童炎玦在等待医生过来的时候,向前走了一步,轻声开口……  他的声音,并没有被蕊蕊听到。她的眼神依然是空洞的,只是那空洞的眼底,突然涌出热流。  那种绝望的悲伤,让人也忍不住酸鼻。  不知道究竟是多么大的悲伤,才会让她流露出那样的表情……  “小姐,你叫什么名字?你现在身体很虚弱,需不需要我帮你通知家人过来照顾你?”  试图和她说话,想要让她的眼神不要这么空洞,不要这样让人难受……  他在看到她这模样的时候,那颗冷硬的心,有着一抹心疼……  她太瘦,她的唇瓣太苍白,那眼神空洞里带着绝望……  那完全把任何人隔绝在了她的世界之外,看着她,便如同看到一个把自己囚禁在一个小世界里,自我折磨。不容任何人进入解救她,她在凌迟自己的心和灵魂……  “睿睿……”  从那张苍白的唇瓣里,轻轻的吐出两个字。接着就是更多的眼泪往外涌,她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听到童炎玦的话……  ----------3045字----------。  咳咳,知道如果我说今天只有三千字,会被你们唾弃~咳咳,我还是得说,今天只有三千字。鉴于昨天某人写了三千六,删了二千五,心情非常不美丽~所以~理由是不是很强大,你们果然都原谅了某人对不对~啦啦啦~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轻松小虐心文。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