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06章:如果再回到从前(二)

第006章:如果再回到从前(二)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3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16
   “风擎宇,我再问你一遍,送不送贝儿离开。”  “不送。”  薄唇中吐出来的字眼依然是冷漠的言语……  “风擎宇,你这是要气死我吗?”  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东西, 用力的砸向风擎宇。风擎宇未避,烟灰缸砸在风擎宇的腹部,袁点点表情一僵,看着面无表情的风擎宇,心还是疼了一下。  就算是不理风擎宇,埋怨风擎宇,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好,不送走是吗?那你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安排贝儿?”  “一样。”  “一样?”  袁点点刚压下的怒气再次爆发,想拿东西砸风擎宇,可想到刚刚的画面,又硬生生的把拿东西的动作顿住。眼里冒火的看着风擎宇,真是气死她了,她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儿子……  “风擎宇,你休想。我不会再让你糟蹋伤害贝儿,你不送贝儿离开是吗?我倒要看看,我坚持送贝儿走,还有谁敢拦住我。我也要看看,你是不是冷血的连我这个生你的妈也不管不顾了。贝儿,我是送走送定了,而且,还要你永远不许打扰贝儿,是永远!”  袁点点不想无畏的再争论,把自己的态度表明后,便要走,去偏宅送贝儿离开。  “送走沙贝儿,风家也许会断在我这里。”  风擎宇表情很冷静,看着袁点点的暴跳如雷,也未有丝毫撼动。  “你……你……”  袁点点的脚步硬生生的顿住了,她心里非常清楚,风擎宇是什么人,性格如何。他并非是拿这个来威胁她,而是陈述事实。  这该死的事实……  袁点点咬住唇瓣,明显被风擎宇这句话,给怔住了。  “风擎宇。”  风拓熙眼底闪过一抹不悦,看着风擎宇的眼底有着责备,他可以不管他和沙贝儿之间怎样,但不代表,他可以这样威胁点点,他的母亲。  “试过,没有适合的人选。不排除以后会出现,但是机率是多少没人知道。如果真要送沙贝儿离开,便要做好风家绝后的准备。”  难得的,风擎宇言词较多,一字一句的在陈述着事实。  这几年里,在他旗下的迷情里,他不是没有试过。但是,终究没有一个人,有沙贝儿适合。  这些女人里只有沙贝儿对孩子的爱是无怨无悔,全心全意没有一丝保留。因为有沙贝儿的前例,那些女人,便都显得庸俗,即使遮掩的再完美,还是不能逃过他的眼睛。  那些讨好他的女人,表面的顺从背后藏着怎样的野心。那些女人,不会真的疼爱生下的孩子。孩子,只会成为她们的踏脚石。  这是他不能允许的……  他要他的孩子,如同睿睿一样,在一个很爱他的母亲的教育下成长。  说完后, 风擎宇已经站起身,他的态度已经表明。  袁点点眼底怒气的火焰在跳跃着,但是,不得不说,她真的因为风擎宇的话犹豫了。  如果,真的像擎宇说的,风家因此而绝后,她怎么对得起风家。  风拓熙搂住袁点点,不忍他疼在心尖上的人儿,受到任何一点点委屈。  “没关系。”  如此的话,是在告诉袁点点,可以做她想做的任何事情,就算风家绝后,他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袁点点没说话,手握的紧紧的,靠在风拓熙的怀里。他可以说没关系,因为,他爱自己胜过一切。可是,她自己却没办法说没关系。中国人的根生蒂固的便是传宗接代,她怎么能允许,风家是断在擎宇这里。  她,该怎么办?  ***************************************  “袁阿姨,我可以离开这里了吗?”  没过多久,沙贝儿便见袁点点过来。  沙贝儿很清楚,袁点点是这里唯一一个真心喜爱她的,那眼神,表情都能让她清楚的感觉到。所以,在看到袁点点的时候,很是亲切。那种感觉,是由心而生的。  袁点点的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看着沙贝儿,拉着沙贝儿坐下,然后对沙贝儿说道:“贝儿,袁阿姨几年没有见到你了。好不容易见到你,能不能留在这里,陪阿姨再走?”  带着不舍的眼神,一点也不做假。僵字依腹。  沙贝儿看着袁点点的眼神,拒绝的话,倒真说不出口了……  “贝儿?留下来陪陪袁阿姨好不好?”  拉着沙贝儿的手,眼底的感情,一点也不掺假……  “好。”  “贝儿。”  袁点点在听到沙贝儿应允的时候,眼眶红了。伸手抱住了沙贝儿,紧紧的。头靠在沙贝儿的肩膀上,眼底藏着一丝歉疚。  ****************************  “袁阿姨,我以前为什么会住在这里?你,是我的阿姨吗?我对你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总觉得你以前一定对我很好。所以,你让我留下来陪陪你,我不由自主的便答应了。我的心告诉我,我应该留下来陪你。”  沙贝儿留了下来,袁点点搬到了这边来住,就住在了沙贝儿卧室的隔壁一间客房里……  一起做晚餐的时候,沙贝儿似觉得这画面有些熟悉,便侧头,问袁点点……  袁点点手上的动作微顿,留下沙贝儿,便已经做好了让她追问过去的准备。  “贝儿,火大了……”  袁点点突然惊呼了一声,两手沾着面粉,顾不上火。  沙贝儿听到袁点点的话,立刻过去把火调小。  很快,便听到外面传来车的声响。  袁点点转头,看着风擎宇与风拓熙一起走进来。悄悄的松了口气,她不知道这个话题可以避多久。但是潜意识里不想骗贝儿,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撒谎骗贝儿,只是那样的过去,她应该怎么提……  一时间,她并没有想到一个很好的方式告诉沙贝儿,关于这里,关于她,关于她和擎宇,以及,关于他们的孩子--睿睿。  “擎宇他们来了!”  沙贝儿转头,看着走进来的两个男人。身上散发的气息都相似,唯一不同的是风拓熙的目光在看向袁点点的时候,顿时被温柔笼罩着。整个人身上的寒气顿时驱散了许多,只是一个眼神,便能够感觉到他对身边的袁阿姨,感情多深……  “袁阿姨,真羡慕你,风叔叔一定很爱你。”  “啊……为什么这么说?”  袁点点一愣……  “他看你的眼神啊……”  脑中不由的浮现出一张脸,童炎玦看自己的时候,不如风拓熙看袁点点炽热,但是,他的目光很是温暖。  想到,在珍惜里,他单膝跪下,许给自己一个未来的时候。心口微微的扯动着,不知道他和莉莉怎么样了。莉莉已经习惯了自己的照顾了,如果没有自己在身边,莉莉会不会不习惯……  “贝儿,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对我很好的人!”  沙贝儿轻声开口……最后一句,有些喃喃之味,很轻很轻……  袁点点知道沙贝儿说的是谁,但是冷风调查来的资料显明。贝儿与童炎玦之间,并没有亲密的关系。而且,是因为童炎玦的求婚,吓走了贝儿。贝儿离开萨丁岛来到西西里岛,应该是为了避开童炎玦……  她,应该不喜欢童炎玦的吧……  调查的资料,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调查的。而贝儿真实的想法究竟是怎样的……袁点点其实一点也不确定……  “是你这几年遇到的吗?”  “嗯,他对我很好!”  沙贝儿想到那些每个失眠的夜里,自己从不知名的噩梦中醒来,而看到的便是他坐在自己的身边。用那种很温暖的眼神看自己,她也曾听闻别人对他的评价,童炎玦,只是温和的伪装,实质内心藏着凶猛的野兽。用着外表让对手受到诱骗,再肆机出手,一招至命。  在法庭上的他,她也曾看到过。那是她不曾会亲自体会的一面,那样犀利,言词间,毫无漏洞,针针见血。总是思想缜密的让对方没有办法钻任何缝隙,而且看似平常的对话里,却是处处都是陷阱,让对手不小心便跳进了他的语言陷阱里。  从而让对方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便已经获得胜利。所以,童炎玦,是金牌律师。在他接的官司里,到现在还未曾失败过。  别人看到的是他在外的成功,却没人知道,能够在庭上发挥的那样好,他在上庭前做了多少的功课。没有人的成功是必然的,没有真正所谓的天才,努力用功,勤奋才是成功的必要元素……  “你们,在一起了吗?”  斟酌了一下字眼,袁点点看了一眼坐在外面等待的风擎宇,问着沙贝儿……  袁点点的话,让沙贝儿回过神来。  看着袁点点,摇摇头。嘴角有一丝迷茫的笑容,犹豫的说道:“他向我求婚了,可是我却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准备和他过一生。因为从来没有想过,所以,他求婚让我有些意外,我便离开了萨丁岛。这几年一直住在萨丁岛,也没有去过其他地方。想要冷静冷静,也不知道去哪里。在炎玦求婚前,带我来过西西里岛。我觉得这里挺漂亮,便从萨丁岛来到了这里……没想到……”  沙贝儿对袁点点没有什么防备,言词间很坦白。在说到童炎玦这段感情的时候,的确很是迷茫……  后面的没想到没说明,但袁点点也很清楚说的是什么……  看着沙贝儿迷茫的表情,袁点点一边关火一边问道:“贝儿……袁阿姨想问你一个私人点的问题……”  “袁阿姨,你想问什么?”  沙贝儿正在洗手……  关掉水,看着袁点点……  “你……爱那个对你很好的人吗?”  这个,很重要……  如果,贝儿只是没发现自己的感情,如果,在这几年里,她真的喜欢上了别人……那么,她想做的就会立刻取消……  她不能破坏贝儿的幸福 ……  沙贝儿沉默了下来,睫毛微垂。  然后轻轻的摇摇头……  她其实并不懂得爱的感觉,她不爱他……  袁点点明显松了口气,虽然说,如果有人能够给贝儿幸福,她会祝福而且会成全她。但是,她还是希望……  因为她内心的那份小自私……  外面坐着的男人,目光盯着手中的报纸。在余光扫向沙贝儿摇头的时候,目光再次回到了手中的报纸上……  风拓熙的目光扫过风擎宇,一眼而过,目光也再次专注于自己手中的报纸上……  “我很喜欢他给我的感觉,有他在我很安心。”  这几年里,噩梦连连。这些年,无亲无故。他的陪伴,让她感觉到了温暖。他的照顾,无形中点滴的融入在她的生活里。  对他,有着太多的感激。  沙贝儿的一句话,外面坐着的男人,握着报纸的十指,紧了些许。本是轻握在报纸上的手,让报纸捏出了折痕……  *************************************  第二天中午……  袁点点睡午觉了,沙贝儿一个人在楼下安静的看书。书房里摆着很多书,让沙贝儿有些熟悉。那些,好像真是自己喜欢看的类型。  随手拿了一本,便窝在沙发上看着书。  因为想冷静冷静的考虑和童炎玦的关系,在这里的确不会被童炎玦找到。让她有足够的空间能够考虑,和童炎玦之间的关系。  坐在沙发上太久,颈椎有些疼。放下手中的书,沙贝儿起身往外走。  外面依然是守着人,只是距离要远上许多。从这里出去,不知道需要多少关卡。站在草地上,沙贝儿静静的走着。活动一下僵了的四肢,没一会儿,便听到引擎的声音。  一辆熟悉的车,往这里而来。沙贝儿站在原地,看着车停在了自己的身边。  车门,拉开。  司机恭敬的站在一边说道:“沙小姐,请。”  沙贝儿未动……  “上车。”  冷漠的两个字,带着绝对的威严。  不得不说,风擎宇由内发出来的那股子气势,让人打心眼里觉得被震慑。沙贝儿只是微愣间,手腕便被扣住。风擎宇动作很快的从车里弯身下车,然后伸手扣住了沙贝儿的手腕,微用力,沙贝儿人已经被塞进了车里。  “开车。”  沙贝儿的惊呼抗议声,淹没在风擎宇冷漠的命令声里。  车,在沙贝儿还未坐稳的情形下,已经向前开。。  “你要带我去哪?”  对于风擎宇的寡言少语,沙贝儿都不愿意和他说话。餐桌上,完全是当他不存在。而与风擎宇坐在一辆车里,那投子压迫感又来了,让沙贝儿呼吸有些不顺畅。这个男人,怎么能够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气场。  如同自己想象一样,问的话,没有得到回应。  沙贝儿用力的吸了一口气,与这个男人对话,的确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否则,再斯文的人都会忍不住飙脏话……  见风擎宇不说话,沙贝儿也不再说话。人已经被带上车了,问他什么都不开口,说什么都显得多余。  直接无视风擎宇的存在,把目光转向车窗外。之前被带进来的时候,未曾注意整个袁宅有多大。现在车开出去,这才发现,袁宅真的很大。  沿路,都是陌生的风景,一路上,坐着隔了一些距离的两个人,都无视对方的存在。  但是,风擎宇的余光,却一直注意着沙贝儿脸上的表情。  直到,车停在了袁家私人墓园外……  车刚停稳,已经有守在外面的人过来拉开车门……  “风少。”  恭敬的声音,由心而生的敬畏……  这边风擎宇刚下车,那边的车门也被拉开,手下同样站在一边……  “沙小姐。”  同样恭敬的声音,却没有感情。只因,她是与风擎宇一起来的而已。  沙贝儿弯身,下了车。显然,这里便是目的地……  这里层层的被保护着,看着下面的海水,站在这里,风吹过,有一丝寒意入骨。  困惑的微皱眉头,把目光转向了风擎宇……  只见,他又如之前一样,用那种捉摸不透的目光,看着自己。  风擎宇的目光,静静的停在沙贝儿的脸上,短暂的时间后,便移开。同时挪步,迈步往里走。  沙贝儿几乎是潜意识的挪步,跟在了风擎宇的身后。  一路上,都是穿着一色系统衣服守着的人。往里走,一步步的台阶。最后,与风擎宇两个人走进了墓园里。  穿过一座座独立的打造的很用心的墓,最后停在了一座墓前。  沙贝儿被带进墓地,心中本就满满是疑惑。  走进去后,目光不受控制的在四处的看着。当前面的风擎宇停下的时候,沙贝儿未曾注意,就这样直直的撞了上去。  硬实的后背,鼻子直接撞上,疼的沙贝儿倒吸了一口气。  身体迅速的后退了几步,一手揉着自己的鼻子,看向前面突然停下来都不招呼一声的风擎宇。  风擎宇停在一处墓前,目光,正静静的看着墓碑。不知是因突然阴下来的天气,还是因为这墓地里的阴森气的感觉,只觉得,眼前的男人,身上突然笼罩着一股莫名的情绪。  那种并不是很强烈的气息,却让她明显的看到。他很高,比她高上许多。她需要仰头看着他的侧脸,他的眼神专注的看着墓前树立着的墓碑。那眼神,不敢想象,是从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这个墓,是谁的……  这个困惑,在袭上脑海的时候,沙贝儿顺着他的目光,把视线投在了墓碑上……  一张很小的照片贴在墓碑上,那小小的脸,让她很熟悉。  脑中,莫名的把小照片上的小脸,与眼前这个男人的脸重叠在一起,难怪有如此熟悉之感,那俨然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个孩子……  脑中在闪过一个念头的时候,沙贝儿的目光便被墓碑上的大字体吸引住了。  爱子风睿尧……  风擎宇……  真是他的儿子……  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风擎宇……  沙贝儿发现,不知何时,风擎宇的目光已经从墓碑上移开,又是专注的看着她。那目光,又是让他觉得不太舒服的探究。皱了皱眉头,很不喜他这样的目光扫在自己的身上。  沙贝儿避开他的目光,只是心下更为困惑。  他为何带自己来这里……  心中的好奇加上那莫名的感觉,沙贝儿不由再次看向墓碑。幕贝儿下面有一排小字,沙贝儿看的不太清楚,便微微弯腰,几乎是受着牵引的看过去。  在看清了一排小字是什么的时候,沙贝儿另一个像是受到雷击一般,眼底充满了不敢置信……  父:风擎宇。  母:沙贝儿  在看到风擎宇的时候,并不震惊。那张小脸,加上爱子风睿尧,已经直接说明了,风擎宇与这个叫风睿尧的孩子的关系……  只是……  沙贝儿……  这个算是陌生的名字,这个从别人口中才得知的名字。直到现在,还不太习惯,袁阿姨叫自己贝儿,有时候,还反应不过来,袁阿姨叫的是自己……  沙贝儿像是被雷劈了一样,那么震惊的看着墓碑上沙贝儿三个字。  手,不由自主的伸出,细细的摩挲着那三个字,好像是想要证明,那三个字,真是沙贝儿一样。  手指间的触感,那么清晰,摩挲的感觉呈现在脑海里。  目光,迅速的转向风擎宇。  他还是站在那里,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未曾移开过。在她看向他的时候,他的目光就这样直直的看进了她眼底深处。看着她眼底的震惊,看着她脸上不伪装的诧异以及很复杂的情绪……  她被眼前这个墓碑里躺着的人与她的关系,吓到了……  “他……他……”  沙贝儿的声音颤抖了,从风擎宇的脸上再次移开看向墓碑上那小小的脸。心口突然尖锐的抽疼了起来,手条件反射的按住胸口,脸煞白煞白的……  身体突然站了起来,步子凌乱的后退了几步。看着墓碑,眼睛瞪的很大很大。手按在胸口,脸上的表情很是痛苦。  “睿睿,你的儿子。”  --------6020字-------  加更通知:明天有一万字的更新。通知完毕,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轻松小虐心文。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