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07章:如果再回到从前(三)

第007章:如果再回到从前(三)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0203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17
   求红包啊求红包,求啊求啊求红包,扯扯衣服扑扑倒啊,求啊求啊求红包。。。。。红包,大红包,都快跳进二货的碗里来。。。。。。  “睿睿,你的儿子。”  睿睿,蕊蕊。  “我叫蕊蕊。”  “睿睿?”  第一次,她开口对他说自己的名字,他的直接反应。  “你醒来的时候,嘴里一直叫着蕊蕊,你的名字叫蕊蕊吗?以后就叫你蕊蕊好吗?”  在她醒来,脑中一片空白的时候,童炎玦对她这样说过。  她不叫蕊蕊,她只是在叫睿睿吗?  睿睿,她的儿子。  她与他的儿子……  在看到风睿尧的墓碑的时候,在听到风擎宇的一句他是你儿子的时候,曾经有过自己是沙贝儿的怀疑 ,在这一刻完全被抹去了。心湖因为睿睿这两个字,而被剧烈的撞击着。  这几年里,那个无法抓住重点的噩梦,那种无名的悲伤,每次醒来那莫名的流泪,所有的一切,都好像得到了解释……  睿睿,她的儿子……  睿睿,死了。  睿睿,死了。  瞳孔极速的收紧,似被大脑里浮现的情绪给打击到了。沙贝儿惨白着脸,颤抖着身体,在寒风里,摇摇欲坠。站着的身体,膝盖突然一软,整个人跪了下去。  风擎宇站在一边,看着她跪下去,手按在墓碑上。  豆大的眼泪,不停的往外滚。  她不知道为什么哭,却是克制不住的流泪。就如那些个夜里,无意识中无法控制的眼泪一样,怎么也控制不住。那样难过,心底的压抑感觉,沉重的大石压着。原来,那些无法抓住的压抑感觉,都是源于睿睿……  她的儿子……  沙贝儿从眼泪滚出开始,便一直哭的无法自抑,阴沉沉的天气,压抑的哭声,在这墓地里,让氛围更为压抑……  浑身的血液都似在慢慢的冻结,脑中没有画面,却控制不住那悲伤的心情。  沙贝儿不受控制的悲鸣着……  一直哭了好久,好似要把内心那积压着的悲伤,全数用眼泪来洗礼。哀伤的情绪,无法挥去,尽数的用眼泪来宣泄。  炎儿蕊脑。风,依然在吹。  沙沙而响的树叶,衬托着那越发悲哀的哭声……  许久许久之后……  “睿睿,为什么会死?”  死死的咬住唇,沙贝儿手扶着墓碑,那双因为哭而红透了的眼睛,慢慢的转过盯着风擎宇。  颤抖悲切的声音,在等待一个答案……  她的儿子,怎么会死……  沉默,在蔓延着。  在她的泪眼里,她看到了他的沉默,以及,他那双似能穿透人灵魂的眼眸,还是在探究着她……  维持着那样的姿势,他俯视着她,就如从相遇一直到跳海前,他一直是那样的姿态。他与她之间的关系,他一直是主宰者,俯视着她,掌控着她的一切。  她永远是那个卑微的存在,需要仰视着他,被他掌控在手收里,无力挣扎,不能挣扎……  他看着她,是在探究她……  她看着他,是在等待他的回答 ……  “生病。”  沉默的氛围一直延续很久,风擎宇的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  生病……  得到了答案的沙贝儿,轻轻的眨了一下双眼。那一直未眨眼看着风擎宇的眸子,因为眨眼的动作而让泪水肆意的又滚出……  滑过冰冷的双颊,没入唇瓣里,淡淡的苦涩,一直蔓延至心底……  唇瓣不由自主的咬住,哀哀戚戚的眼神慢慢的收回……  沙贝儿好似更悲伤,转回的视线,看着墓碑上风睿尧的照片,只觉得眼前的小脸,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风萧萧的吹……  满脸的泪痕……  她的儿子是病死的……  病死的……  手指轻轻的抚过那张看起来很是健康的小脸……  这么的小,这么的可爱。  没有了……  更多的泪,往下滚。铺天盖地的悲伤,整个席卷而来。悲切的哀戚哭声,声声回荡……  **************************************  沙贝儿最后是哭晕着被风擎宇抱回车上,然后回到偏宅。  睡了午觉的袁点点,没见到沙贝儿。焦急找沙贝儿的时候,才得知,沙贝儿被风擎宇带离开去了墓地。袁点点心中担忧,立刻拉着风拓熙,要赶去墓地。她真的很怕,如果刺激了沙贝儿想起来,会让贝儿有多痛苦,虽然她不知道,贝儿的失忆,会持续多久,但是潜意识里不希望贝儿想起来,不想让她再次那样痛苦,刚走到外面,便见风擎宇的车开了回来。  袁点点立刻加快步子迎了上去,在看到风擎宇抱着沙贝儿下车的时候,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特别是沙贝儿那惨白的脸色,明显哭了很久的眼睛,整个人靠在风擎宇的怀里,显得那样脆弱让人心疼。  “你!”  袁点点一口气憋在心口,怕把沙贝儿吵醒,硬生生的把那口气给压了下去。  跟着风擎宇的后面,看着风擎宇把沙贝儿抱进房间,然后帮沙贝儿拉好被子后,让医生过来看过,说只是伤心过度,才并没有什么大碍,会晕了过去,这才放下心来。  冷着脸下楼,在医生离开后,袁点点随手拿过一边的物体直接砸向风擎宇……  硬生生的砸上中了风擎宇的胸口,落在地毯上……  袁点点气的直抖,靠在风拓熙的怀里,双眼染着怒火看着风擎宇质问道:“你竟然带着贝儿去墓地见睿睿,要是贝儿因此想起来,她会有多痛苦你知不知道?”  “她是真的失忆,我告诉她,睿睿是生病。”  言词间,风擎宇的面上一直很是平静,只是那双眸子,终是暗不见底。从墓地回来后,风擎宇被压至心底的情绪在激荡着。内心的情绪,一直起伏难以压制……  丢下一句话,目光淡然收回,转身往外走。  袁点点看着风擎宇离开,靠在风拓熙的怀里,真的开始怀疑,她的决定是不是错了……  ****************************************  夜,渐深。  又是至深夜。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折磨。  风擎宇静静的孤单坐在枪械玩具室里,时间的流逝,并未带走睿睿的死造成的痛。  无法表露情绪的脸,却是痛彻心扉的心。  每个夜里,都是折磨。想要封印起来,却是总会不自觉的走进这间玩具室里。  今天在墓地里,受折磨的,不仅仅是沙贝儿。  睿睿……  几年前的一次意外,夺走他命中重要的存在,直到如今,每个夜深人静之时,闭上双眼时,有多痛苦,只有他知……  ******************  偏宅  “睿睿。”  沙贝儿坐在袁点点的对面,看着袁点点拿出来的照片。这是她手机里的照片,而洗出来的。像素并不是很好,却是可以看出来,睿睿被抱在沙贝儿的怀里,那样亲昵。  小手握着沙贝儿的手,眼底满满的都是眷恋。  唇瓣抿着,难掩的难过感觉包围在周身。  袁点点坐在对面,看着沙贝儿陷入悲伤的情绪里,垂下的眼睑里,满满的都是自责歉疚。  贝儿醒来便问及睿睿是什么病,她又为什么会离开,她和风擎宇是什么关系……  被问及,袁点点害怕贝儿知道真相。只能顺着风擎宇说的生病而圆下去,她告诉贝儿,睿睿是因为早产,身体一直不好。虽然她努力的照顾着他,照顾的很好,可是还是夭折了。  她和风擎宇是恋人关系,但因为风擎宇的身份关系,一直没有对外揭开过。而睿睿病死了之后,她伤心过度,想要出去散心。却在中途的时候,船遇到了海浪,他们有找过她,但是说无一生还,便一直以为她死了……  不想撒谎骗沙贝儿,又不得不撒谎骗沙贝儿,袁点点言词间,力持要镇定,可是尾音还是很弱。  不敢直视沙贝儿的目光……  在说完后,试探的看向沙贝儿,见她好似并未怀疑她说的版本,心悄悄的放下,可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歉疚……  “贝儿,你和擎宇还很年轻,而且你以前很喜欢擎宇的……”  袁点点挣扎着,却还是开了口……  她原本的打算就是让风擎宇有机会和贝儿相处,毕竟现在贝贝已经结婚了,而且以前也让贝贝来劝过擎宇,断了风擎宇的念想。  不是说贝贝不好,她一直觉得,擎宇对贝贝的感情,就是小时候认定的执念太深。贝贝也这样觉得,她曾经拜托过贝贝来劝过擎宇。  以后身边再出现好的女子,要学会珍惜身边的人。两个人几乎没有相处过,哪里来的那样深的感情。  加上,擎宇这几年里,没有其他女人。他的潜意识里的认知是,只有贝儿才是适合为他生孩子的。这样的认知,不也是一种在乎的表现吗?  只是这个孩子是木鱼脑袋,不敲不行。如果多制造一些相处的机会,现在贝儿已经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也许,可以尝试着让两个人试试。  最后的结果,也许会是双赢呢……  她无法坐视风家断后,但也不能枉顾贝儿,让她被擎宇伤害。  所以,她只能找一个折衷的办法,让贝儿留下来,试试……  如果,最后擎宇还是如以前一样,还是不能喜欢贝儿的话,她不管如何,也会放贝儿离开。  这段留下的时间,她一定会好好保护着贝儿……  天下父母心,再多的怨,都敌不过是从自己肚子里生下来的。其实,打心眼里还是疼爱风擎宇的。因为如此,更加不想他错过贝儿这么好的女孩。两个人经历了那么多,如果真能够在一起,多好……  这是她努力说服自己往好的地方想的结果,如果可以,多好……  沙贝儿从照片中抬起头来……看着袁点点……  美丽的眸子里藏着最深的情绪……  提及风擎宇,沙贝儿轻轻的摇头……  “袁阿姨,我记不起以前任何的事情,所以……”  所以她记不起自己以前对风擎宇的感情,现在,也就对风擎宇没有任何特别的感情……  “没关系,你和擎宇多相处相处,这孩子就是性格太冷,不会表达,所以才会对你有些冷淡……他对每个人都是如此,情感表达不出来,贝儿,你别往心里去。”  “不会。”  沙贝儿扯了扯唇角,没有什么记忆,也就没有那些浓烈的感情波动。  他对自己如何,其实并不介意……  “你会和擎宇试试吗?袁阿姨真的很喜欢你!好希望看到你和擎宇两个孩子,再重新走到一起!这几年里,擎宇都一直没有其他的女人,他不说,但是我知道,他其实没有放下你的离开!”  袁点点的话让沙贝儿怔怔的,却没有再接话。  对于这些,对于她来说是一片空白……  袁点点也跟着抿着唇瓣……  她……  不应该说这些……  **************************************  如此,持续了一周。  晚上,风擎宇再次过来吃饭。期间,依然没有什么言语。沙贝儿看过风擎宇几眼,袁点点试图制造机会,风擎宇做起夹菜这种事情,很是僵硬。  一次之后,便再未动过筷子。  沙贝儿更不习惯一个陌生人给自己夹菜,所以,气氛很僵。  袁点点只能自己着急。  晚上,袁点点让风擎宇离开后,和风拓熙回到房间。  她只能在风擎宇未有态度变化之前,不再去碰贝儿。不能再让贝儿承受以前一样的痛苦。  只能试图希望,这样的相处,会慢慢改变两个人……  叹气的袁点点,被风拓熙搂进怀里。  天下父母心,她为风擎宇的操心,他都看在眼里。不得不说,唯今这是唯一的办法。擎宇要留下贝儿,必然是强硬的手段。而点点要强硬的要贝儿离开,两个人之间会对上。  他看得出来,风擎宇对沙贝儿,是一种必得之心。  这几年里,更让风擎宇明白,他喜欢沙贝儿的身体,更想让她再生一个孩子。  他这几年,受着睿睿离开的痛苦。  沙贝儿的出现,让他期望,能够再制造出一个睿睿,能够让他弥补遗憾。  所以,沙贝儿必然不会被放走。  现在,点点的这种方法,留住了贝儿,也让两个人能够相处。  只是这样的情形,能维持多久……  搂紧了袁点点,不忍泼袁点点冷水……  ************************  夜,再次静了下来。  沙贝儿依然是失眠着,在之前醒来的时候,袁点点曾试探的问过她。她也试图的去想,但是剧烈的头疼,让她没有办法再想下去。  袁点点便立刻让她不要再去想,忘记了就忘记了。以后的路还长,再重新开始便好。  此时,又是失眠。来这里一周多,还是习惯性的失眠,无法入睡。  袁点点知道她晚上睡不好后,便让医生开了一些安定。但害怕她吃多对身体不好,每晚都会给她一天的量。  沙贝儿知道袁点点这是关心她,便接受了她的方式。  此时,躺在床上,已经是将近十二点。静静的靠着,手上握着的是睿睿的照片,照片中的三人,她的目光只是看着睿睿。那张小脸,手,轻轻的摩挲过……  睫毛轻轻的颤抖着,手也跟着颤抖着。  眼泪,涌进了眼眶。啪的一滴落下,接着更多的液体落下,越来越多……  夜,很静。  无声的哭泣……  环抱着自己,沙贝儿把自己深深的埋入自己的世界里。垂下的睫毛,藏住那无法言喻的悲痛。  ******************  第二天一早,袁点点起床准备给风拓熙做早点,在经过沙贝儿房门外的时候,门从里面拉开。穿着整齐的沙贝儿,与袁点点面对面。  “袁阿姨……”  沙贝儿在这里一周多,并未提及离开的事情。  袁点点心下一紧,这一周多,眼见着风擎宇还是那冷冰冰一张脸。而贝儿,也还是对擎宇陌生的紧。这样子发展下去,实在让她很是着急。  她就是怕沙贝儿随时会提及离开这里,到时候,她该拿什么理由留住贝儿呢?  “贝儿,怎么这么早就起了?”  袁点点面上努力的不动声色,主动的打开话题……  “袁阿姨,我想了好几天,对不起,我决定还是离开这里。”  袁点点一听沙贝儿要离开,脸上的表情再维持不住平静……  条件反射的拉住沙贝儿挽留道:“贝儿,再留一段时间陪陪阿姨好吗?”  “袁阿姨,我很喜欢你,可是,我以前的一切我都不记得了,现在,也不知道用什么身份留下来。而且,睿睿他也已经……这也许是老天的安排,所以,袁阿姨,我今天就离开这里回萨丁岛。”  静静的看着袁点点,袁点点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袁阿姨,虽然我不记得以前的一切,但是,我能感觉到,你以前一定对我很好。谢谢你以前对我的照顾,还有这一个多星期的照顾。今天早餐我来做好吗?算是我的一点小心意,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自己对你的感谢。”  沙贝儿见袁点点不说话,温柔的笑了笑。言词间,都是让人无法拒绝的……  最后,袁点点只能点头。沙贝儿的去意,好似已决。一副已经考虑了好几天,确定了要离开的模样。  沙贝儿似乎是怕自己再心软,目光从袁点点的脸上移开,便往楼梯走,准备下楼。  袁点点一时也想不出留住沙贝儿的理由,也只能跟在沙贝儿的身后,眉头皱的紧紧的……  沙贝儿刚走到楼梯口,脚刚踏下一步。  “没我的允许,休想离开。”  冷冷的言语,来自于楼下。不知何时来的风擎宇,此时站在楼下,目光阴霾的看着楼上的沙贝儿。  沙贝儿没注意到风擎宇,在突然听到风擎宇那冷冷的声音时,条件反射的紧张。第二步,就这样踏空了。  “啊……”  伴随着一声尖叫声,沙贝儿整个人往下跌……  袁点点反应过来的时候,想伸手拉,已经来不及。眼见着沙贝儿跌下去,连滚了几级。风擎宇面色一变,大踏步往上。以极快的速度走到一半,在沙贝儿滚了一小半的时候,控制了沙贝儿往下滚的滚势。  “好疼。”  沙贝儿脸上有擦伤,手按在腿上,身体在轻颤着。风擎宇的大手扣在她的身上,手上微用力,便把沙贝儿拦腰抱起。  “叫医生。”  冷着一张脸,抱着沙贝儿,像是没有负重一样的往楼上走。  袁点点看着风擎宇经过她的身边,进了房间,半天没反应过来。为声响吵醒的风拓熙,在看着脸色不好看的袁点点,第一时间是把袁点点搂进怀里。在确定袁点点没事后,这才把目光从袁点点的身上移开……  风擎宇把沙贝儿放在床上,沙贝儿已经疼的瑟缩了起来。太疼,那痛楚让沙贝儿的冷汗不停的往外冒。  风擎宇毫不避讳的直接要脱沙贝儿的衣服……  沙贝儿即使很疼,还是用手护住自己。不知道自己以前和他之间的有关系,但是,现在,对他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的感觉,实在接受不了这样子的亲密。  “沙贝儿。”  风擎宇的声音一冷 ,对于沙贝儿条件反射排斥的动作,很不悦。  这一周里,他算是给她适应的时间。并未碰她,也未有进一步的行动。但不代表,他允许她排斥他的碰触,排斥接受他是她男人的事实。  沙贝儿因风擎宇的声音一怔,只是片刻间,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拉开,而风擎宇动作利落却是不粗鲁把沙贝儿的外套脱下,一手也跟着去解她的裤子……  “不!”  反应过来的沙贝儿,立刻伸手去按自己的裤子。上衣脱下,手臂上的伤口渗透出来的鲜血,从衣服上透出来。少量的许,并不严重。风擎宇对血和伤口很熟悉,看了一眼,便把关注力放到她的腿上。  只是解她的裤子时,见她竟然又是抗拒。  手强硬的按在沙贝儿的手上,微用力,挪开。另一手,利落的解着她的扣子……  “唔……”  沙贝儿反抗,身体往一边挪,因此动而让疼痛更尖锐的传来。风擎宇脸色更难看了,看着沙贝儿那防备的动作,脸色越发的阴沉。  “袁阿姨……你帮我好吗?”  沙贝儿的目光从风擎宇那阴沉的脸上移开,对他这个模样,好似有些恐惧。看着跟进来的袁点点,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求救的看着袁点点……  “擎宇。”  袁点点走了过去,儿子从来都不懂得温柔为何物。  风擎宇眼见沙贝儿排斥自己,听到袁点点叫他。沉默的看了一眼沙贝儿,在阴霾包围中,起身站在一边。  “拿剪刀过来。”  对于自己木鱼脑袋的儿子,实在没办法。  风擎宇一句话一个动作,拿过剪刀。袁点点小心的剪开沙贝儿的衣服,一边剪一边看着说道:“贝儿忍一忍,等会医生便过来了。”  “袁阿姨,不是很疼,没事。”  嘴里说着不是很疼,整张脸都没有一点血色。那鬓角的汗水,早已经湿透了发丝,显得很是惹人心怜。  风擎宇的目光看着沙贝儿,那眼神,让沙贝儿根本就不敢把目光看向风擎宇,只能感觉到他那强烈的存在感……  ************************  医生很快便赶了过来,裤子被剪开,这样方便了医生去处理伤口。手上的伤倒不是很严重,腿却是骨折了。医生帮忙处理好后,叮咛卧床好好休息。  “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下床走动?”  “这个要看你恢复的情况。”  在风擎宇的目光逼视下,医生面不改色的开口。其实只有三天就可以下床的伤,但是,自家主子那眼神,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哪能不明白。要是这都看不真切的话,那他真是白活了。  “哦,知道了,谢谢你,医生。”  沙贝儿声音有些闷闷的,医生离开后,袁点点歉疚的看着袁点点说道:“袁阿姨,本来想离开不打扰你的,现在……我又要多打扰你一段时间了,麻烦你了。”  沙贝儿离开两个字刚从口中说出,便感觉到那一直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更是阴霾了几分。明显的寒气,直逼她。  “阿姨巴不得你留下来,说什么打扰。你留下来,阿姨最开心了。你放心,阿姨会好好照顾你的,一定会不会让你身上留下一点点疤痕。”  “谢谢你,阿姨。”  沙贝儿的表情都有些僵,袁点点看着自己儿子那一脸吓死人的表情。  一边帮贝儿拉好被子,一边对风擎宇说道:“这些天你多抽些时间过来,贝儿腿不方便,总不能总躺在床上。这上上下下楼,你要负责。”  “袁阿姨……不用的……”  沙贝儿脸一红……  这上上下下楼,自己腿不方便,那不是要他抱自己吗?  这……  风擎宇看了一眼拒绝的沙贝儿,脸色未见有变化。依然是冷着一张脸,冷冷看了一眼沙贝儿,然后嗯了一声,算是应允了……  见风擎宇点头,袁点点总是满意了一些。  今天看来,儿子对贝儿,可不是真的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她不禁为自己当时的一点小私心,有了一些希望。也许,她真的选择对了,这样留下贝儿,让他俩自由发展,也许,真的会有好的结果……  “贝儿,你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做早餐。”  说着,伸手拉着风拓熙,便往楼下走。  沙贝儿躺在那里,看着袁点点的合理理由离开。而沙贝儿想开口,袁点点的动作极迅速的拉着风拓熙离开了。  随之,门也跟着关上。  卧室里,只剩下了她与风擎宇两个人。  与他,这一周多,倒是见面次数并不少,中午不见得会过来吃饭,但是晚上,必然会过来吃饭。他们坐在对面的位置,偶尔会察觉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可是,对他,她难以找到那种熟悉的感觉。  每次面对他,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压力。  闭上双眼,假装自己休息。尽量忽视他的存在感……  “沙贝儿。”  冷漠的言语,居高临下,给她带来的压迫感……  他已经开口,再装睡,也枉然……  睁开双眼,有些被迫的看向风擎宇……  “你是我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你休想离开袁宅一步。”  强势的言语,独有的霸道。不改的性格,依然固我。  “你不是我的谁,不能限制我的自由。”  沙贝儿听到他的话,心中不适,即使心中对他有一丝俱意,还是看着风擎宇,言语间有些倔强的开口。  “我是你的男人。”  几个字,简单明了。那赤果的眼神,看着她。  沙贝儿一下子消了音,眼神开始不自在的闪烁着。他的眼神太明显,太直接的表达了他的意思。那赤果果的眼神,仿佛直接用眼神剥了她的衣服。赤条条的在他的视线之下,别提有多尴尬了……  转身,似是宣誓完毕。  当门合上的时候,沙贝儿的表情慢慢的收敛了起来,看着门合上的方向,嘴角轻轻的上扬一抹弧度,眼神却是渐渐的变深。  ********************  “下楼。”  薄凉的字眼,从薄唇中吐出。与他的人一般,没有温度。听不出一点情感,纹丝不动没一丝波动……  “我不用下楼。”  第二天下午,风擎宇出现在沙贝儿的房间。沙贝儿在看到风擎宇的时候,条件反射的皱了一下眉头。  她没想到,他还真的听袁阿姨的,来抱她下楼。  她只要躺床上看看书便好,根本就不用下楼。  拒绝的言语,听在风擎宇的耳里,完全被忽略。  他过来,说的话并不是征求她的意见,而是直接告诉她他要做的事情。  他说下楼,她说什么的结果,都还是会被他抱下楼。  迈着步子,每一步都沉稳像是计算好了一样,很快,人已经走到了床边。眼见风擎宇靠近,沙贝儿防备的看着风擎宇。  这个男人,真的很难沟通……  “喂,风擎宇,我不想下楼。喂,你做什么……”  风擎宇是直接不再开口,行动表达了一切。  他是行动派的。  大手伸出,轻松的把沙贝儿给抱了起来。沙贝儿想挣扎,只是腿上打着石膏,被他抱在怀里,根本就是没任何抗拒的能力……  “男女授受不亲。”  被抱在他的怀里,她的娇小与他的高大形成强烈的对比。  在她的记忆里,这还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亲密成了这样的程度。  和炎玦想处四年,两个人只有简单的拥抱,还是自己半夜惊醒而安慰自己的拥抱。别说这种亲密的公主抱了,沙贝儿尴尬间,半天吐出一句话……  说完后,风擎宇的步子突然顿了一下。  目光,看着被他抱在怀里的沙贝儿。  “你身上每一处我都看过无数次,甚至做过无数次,和我谈男女授受不亲?”  说出这样赤果**的话,风擎宇依然面不改色,这些让人面红耳赤的话,从他口中说出来,仿佛谈天气一般的正常。  他的脸皮厚,但不代表沙贝儿脸皮厚。  风擎宇的话让沙贝儿整个人陷入一种癫狂状态……  这个男人, 还能再口无遮拦一点吗?  风擎宇看着被抱着的女人,终于安份了,这才继续迈步向外走。  ************************。  风擎宇让人特意送了一个轮椅过来,方便沙贝儿坐。  此时,风擎宇推着沙贝儿出去。  袁点点拉着风拓熙站在一大片玻璃窗内,看着屋外的两个人。  其实,两个人真的很相配。  风擎宇的性格,配上贝儿,其实很好。  “他们,很相配对不对?”  “嗯。”  风拓熙应着袁点点,从昨天开始,袁点点的眼底有了笑容。整个人情绪好似舒展了许多,让他的心也不禁跟着舒展。  只要是袁点点开心的,便好。  袁点点未再说话,靠在风拓熙的怀里。  只希望,一切正常的发展下去。  只希望,贝儿和擎宇的关系可以正常的发展下去。  只希望,擎宇可以看到贝儿的好,放下贝贝和贝儿在一起。  风擎宇并没有陪沙贝儿多久,便推沙贝儿回来。  在靠近屋子的时候,沙贝儿对身后的风擎宇说道:“我自己可以。”  和风擎宇相处,真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他不爱说话,而她和他算是陌生人,也不会主动挑话题说话。再说,她四年里,话本就不多。于是,她只能坐在那里看书。而风擎宇是沉默的站在一边,目光却偶尔会看向她,那目光,总是让她不能专注。  这种感觉,实在是度秒如年。现在,好不容易他推自己回来。让沙贝儿很想快点摆脱,别再陷入这种单独相处里。  实在太可怕……  “爬上楼?”  淡淡的三个字,动作未顿。只是言语,却是让人听着着实心里突然一堵……  沉默间,已经进来。  风擎宇固定好轮椅,直接伸手便把沙贝儿抱起。  沙贝儿这次没再挣扎或是多说话,沉默的抿着唇,任风擎宇抱着上了楼,放到了床上。  “谢谢。”  客气生疏的两个字,让风擎宇起身的动作一顿。  弯着身,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沙贝儿,深不见底的眸子,不悦这两个字,很清楚的呈现在他的眸子里。  那眼神,让沙贝儿直觉的避开了。  “不……”  在感觉到风擎宇的气息贴近,整个人靠近她的时候,沙贝儿立刻试图把头往一边偏。  风擎宇的吻,落了空。滑过了沙贝儿的侧脸,那滑嫩的触感,让风擎宇的眸色一深。  大手突然扣住了沙贝儿的下额,薄唇精准利落的落在了沙贝儿的唇瓣上。  气息,瞬间交融在一起。  沙贝儿一惊,他的动作太快,下额一痛的时候,还未来得及躲开,风擎宇的唇瓣便已经被贴住。  双眼瞪大,看着近距离的风擎宇。头便开始摇摆,但是他的力道很大,扣着她的下额,头摇摆的弧度无法过大。而他的薄唇在贴着她的时候,熟练的顺着她刚刚没有防备而微开的牙关,舌尖扫了进去。  沙贝儿的眉头一皱,被这样突然的亲密给惊到了……  张嘴就要咬……  这是反射性的动作……  可是,即使是强势的吻着沙贝儿,风擎宇并未闭上双眼,睁着眼睛看着沙贝儿的风擎宇,把沙贝儿的所有的表情都看尽了眼底。在沙贝儿眉头一皱,牙齿咬下去之前,已经手上用力。  疼痛袭来,痛的沙贝儿没办法咬下去。因痛苦而有些扭曲的脸,放大在眼前的俊脸,在那侵蚀的吻,却没有停下来。  霸道的扫进她的唇腔里,火热的吻着沙贝儿,好似一个热情的吻,要征服沙贝儿一般。目光直接看着沙贝儿,注意着她的面部表情,在看到她脸上的抗拒和挣扎之时,吻,更是带有侵略性,那股子野性满是攻击。  那股子吻的热情,与脸上那冷冰冰的表情,实在差距太大。  吻的越发深入,那长驱直入的舌尖,越发往里探。缠住她闪躲的舌尖,肆意的挑动着她的情潮。  风擎宇的大手,一手扣在她的下额,一手往下。顺着颈部线条,往下滑。从下摆的衣服里,熟练的往上滑。  推起的上衣,五指还略带着寒意,慢慢的侵蚀而上。还未碰到肌肤,那股子凉意,让沙贝儿意识越发的清醒,脸上的挣扎表情也就越发的明显。  被一个记忆里完全是空白的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  那还抵在自己喉咙深处的舌尖,好似是要她沉沦一样,那样肆意的卷着她的舌尖,教缠在一起舞动着……  空气好似越发的稀薄起来,沙贝儿的面色也因为这样火辣的索取而染上一抹潮红,分不清是因为恼怒还是因为他的高超技巧。  房间的温度,在攀升着。风擎宇身体在火速的起着反应,某处,已经在鼓动起来,情/欲一触及发,在身体的渴望衍生而出时,风擎宇未打算压制,身体也跟着压了上去……  万字加更完毕~~~明天见。。。。。  猜剧情时间:你们是希望扑倒捏,还是不希望扑倒捏~你们猜是扑倒了捏,还是没扑倒捏~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轻松小虐心文。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