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12章:破碎的心缝合也有缝(二)

第012章:破碎的心缝合也有缝(二)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267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19
   (红包加更5000字~~)  沙贝儿只觉得手臂上一疼,那股力道,好似是要撕碎了她一般。  “擎宇,不可以。”  袁点点一惊,立刻要从风拓熙的怀里离开。试图去拉沙贝儿,不让风擎宇带走沙贝儿。  但是风拓熙搂却是突然收紧了双臂,把袁点点抱的那么紧,让袁点点完全动弹不得。  只是转瞬的事情,沙贝儿已经被风擎宇大力的扯了出去。  随着他的力道,鲜血也从他的手臂上甩出。一滴滴的落在地上,袁点点看着风擎宇手臂上溅出来的鲜血,在风拓熙的怀里立刻挣扎了起来。  转过头看着风拓熙……  “擎宇受伤了。”  风拓熙眉头也跟着皱起来……  这边……  “风擎宇,放开我!”  被拖出了车里,力道太猛,太急。沙贝儿整个人是被拖出去的,手臂撞在车门上,疼的厉害。  风擎宇似是没有听到沙贝儿的声音一样,一手扣在沙贝儿的手臂上,也不顾自己手臂上的伤。眼神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一般,明明是明媚的阳光,晴空暖暖,刚刚沙贝儿还觉得,一切阴霾已过去,心口的冰冷开始慢慢变暖,而此时,在被风擎宇拦截下来,拖出车里的时候,心口的温暖,再次慢慢的失去温暖,坠入无尽的冰寒当中……  阳光洒在身上,也无法温暖肌肤,更是无法温暖那颗又在变冷的心……  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姿态,在极怒的情形下,拖着沙贝儿直接到车门边。拉开车门,沙贝儿被扔了进去。  也不管沙贝儿扔进去会不会撞到,只是大力的扔了进去,自己也跟着进去。  风擎宇的力道太大,沙贝儿被扔进去的时候,直直的撞向另一边的车门,头撞在上面,一阵阵的晕眩。好不容易缓过来,风擎宇人已经坐进来,车直接错过刚刚她坐的那辆车,直接再往里开。  这个刚刚离开的地方,这个好不容易要挣脱的地方,此时,车又往里开,也就是说,她又要被困在这里面。  “风擎宇!”  尖锐的声音,沙贝儿额头被撞红了,发丝也因为风擎宇的粗鲁而显得凌乱。那双眸子看着风擎宇,眼底有着恨,有着怨,有着愤怒……  不再遮掩,不再隐藏……  直直的,看着风擎宇。  “沙贝儿,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休想离开。”  风擎宇冷笑出声,嘴角竟然勾起了一丝笑容。只是那笑容,冰冷的让人觉得,在面对一头已经没有了理智的野兽一样。  阴冷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车内,因为风擎宇身上的伤,而让鲜血味浓郁。  “我要下车,我要离开。”  “现在,晚了。”  风擎宇冷笑,看着拉车门的沙贝儿,像是在看已经在自己掌控当中的猎物,那努力挣扎的模样。  伤口的疼,感觉不到。  那自以为傲的大男子傲气,第一次载在了一个女人手上。  他自认为的掌控了一切,却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载在一个女人手中。  还是个曾经被掌控在他手掌心中,任他捏圆捏扁的女人。  “沙贝儿,这次是你主动送上门来的,想离开……”  微微的停顿……  薄唇慢慢的勾起,阴冷的笑容,带着外泄的怒意,冷意侵骨的三个字……  “下辈子。”  三个字,很轻,却是重重的敲进了沙贝儿的心……  紧是撕但。沙贝儿突然就静了下来,风擎宇不是傻子。  她也曾想过这最坏的打算……  只是,一切本是如此的顺利,却不曾想,原来,渴望没有负担的幸福 ,离她永远是这样的难……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不再挣扎,安静的靠在那里,眼神越发的阴冷起来……  *****************************  “风少爷。”  在看到风擎宇拖着沙贝儿往里走的时候,于妈吓了一跳。  不仅是因为风擎宇那好久不曾出现的杀意,他手中那样不留情拖着的人竟然是贝儿。  他们,不是好好的吗?  这次还听小姐开心的说,她的愿望快要实现了。  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风少爷,你受伤了。”  在看到风擎宇随着走动,那一路滴着的鲜血时,于妈立刻惊讶了。  风擎宇未开口,面色因为失血过多显得没有血色,只是那双眸子却因空气中的腥甜气息而越发的阴戾……  即使受了伤,失血过多,风擎宇的力道依然大的让沙贝儿完全都无法撼动。  直接被他拖着上楼,双腿跟上不上他的力道,从楼梯一路拖上去的时候,撞在楼梯的台阶上。。  每一下,都让刚受伤的腿又开始疼起来。  他的骄傲,被狠狠的折踩了一次!  很疼,却是倔强的不求饶。  她想过最坏的莫过于如此,现在,一切已经走到这一步,她的挣扎和求饶于是无补。她也从未想过要求饶,这是风擎宇欠睿睿的……  抿紧了唇瓣,用力的咬着。唇瓣被自己咬出了鲜血却是不顾,直到被拖到楼上,双腿已经被撞的青一块紫一块。而手腕上更是因为风擎宇的力道而被勒出一道深深的瘀青……  砰……  甩上的门……  咔嚓……  接着便是落了的锁,干净利落,动作毫不含糊。  同时,手也跟着甩出。沙贝儿就这样从他的手上脱离,扔到了地上。  很疼,沙贝儿被直接扔到地上,即使有地毯依然会很疼。  一阵阵的晕眩袭上大脑,身体很疼,浑身都在疼。  骨骼都有一种被摔碎了的感觉,沙贝儿的面色惨白,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一路上从楼梯上撞上来,再被这样不留情的扔在地上,牵扯到浑身的疼痛,躺在地上,半天没办法动弹。  大力的动作,同样牵扯到了风擎宇的刀伤……  血,啪啪……  一滴滴,有节奏的从风擎宇的衣服上滴下来。  空气里,那让人窒息的冷意配上鲜血的腥甜,让人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他站在那里,离她几步之远,那双眸子带着狠戾的气息看着沙贝儿。  如同一只野兽失了理智,如此静止只是短暂的几秒,风擎宇动了。  双脚的移动,迈步间几步的距离,转眼间就已经拉近。  屈膝,半蹲下。本是居高临下,傲世群雄般的模样,隔离的遥远距离突然间拉近。那股子侵蚀入血肉的压迫感,也因他的突然屈膝靠近而更强烈的扑面而来……  风擎宇的大手,利落的伸出,扣住了沙贝儿的衣领,纤细的身体立刻被拉了起来。  拉近的距离……  只隔着一指的距离,他的目光,犀利而冰冷充满着怒意的逼视着沙贝儿……  他被惹怒了,彻底的被惹怒了……  这种羞辱感是他从未感觉到的……  他的人生道路上,还从未被这样彻底的羞辱过,这种耻辱感让风擎宇有些失了理智的恨不得撕碎了沙贝儿……  “你根本没有失忆。”  一字一句,几乎是咬牙从薄唇里吐出的,那残忍的勾起的嘴角弧度,示意着他此时的怒气和冰冷……  大手慢慢的往下,手刚松开扣在她下额上的力道,被拖起来一些的沙贝儿立刻往后倒。但刚倒下去一点,那双刚离开的大手已经再次伸过来,这次是直接的扣在了她的颈子上。  她根本就没有失忆,从她出现,再到被他遇到,再到带她去墓地,再到她故意拿睿睿反试探他。  一步又一步,都是她步的棋。  甚至包括从楼梯跌下来,也可能是她布的局。只是为了让他相信,她是真的失忆,而合理不被怀疑的留下来。  她的抗拒再到慢慢的放松愿意靠近他,接近他。  一切,皆被他认为是掌控在他的手掌心里,包括她的每一个反应,都是合理的被他掌控在手掌心。  她的一点点臣服,是他预期当中的。  他像是个主宰一样的看着沙贝儿重新走进他的世界里,布下的陷阱里,一步步朝着预期的在走。  他注定是成功者,会重新掌控沙贝儿在自己手掌心中。  他还会拥有一个睿睿,让他重新拥有机会,能够重新再来一次……  这一次,他会给睿睿最好的保护,让他的儿子成为这世上最优秀的人,再无人可以杀害分毫。  只是,他的步步算计,却输在了眼前这个女人身上。一个让他没有真的去防备的女人,应该说是从来没有看到眼里的女人……  沙贝儿的颈子被掐住,他的手在慢慢收紧……  空气开始变得稀薄,沙贝儿的瞳孔开始收紧,脸色开始慢慢的变化,这一次,再次离死亡很近……  事隔四年,她有了自己的牵挂。她已经不能再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袁阿姨说的对,已经过了四年,即使她再轻生,也没办法再陪到她的睿睿……  闭上双眼,身体的疼痛和力量的悬殊,沙贝儿没办法去挣扎,只能等待着风擎宇怒气的结束自己的生命。  只是最后在接近死亡的时候,风擎宇的手突然松开,却未放开扣在她脖子上的手,似乎是在告诉沙贝儿,只要他手上再多用几分力,她的命便随时由他的手而取走。他掌控着她的性命,想要她的性命也是易如反掌……  “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沙贝儿咳的眼泪从眼角涌出。看着风擎宇,并不说话。  那眼神带着挑衅,里面没有一丝感情……  “沙贝儿,我是真小瞧了你!”  他从未想过,一切都在他掌控当中的事情,会如此让他无法预估的超出了他的掌控。完全的朝着一个让他没有想过的方向在发展,这显然就是直接的把他的傲气踩了一次……  这两个多月发展的一切,俨然她像一个最好的演员,而他成了她这局戏里的小丑,让她看尽了丑态。  脸色,越发的阴沉起来。看着沙贝儿的眼神,风擎宇怒气冲脑……  这种怒气无法压下……  如果不是仅剩的一丝理智,他很想直接掐死她……  “沙贝儿,你究竟想做什么?”  从齿缝里挤出来的字眼……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眼底并没有多少俱意。只是,有着一丝歉疚,却不是对风擎宇……是对童炎玦和莉莉以及袁阿姨的歉疚。  “风擎宇,你不是自认为自己无所不能,一切都掌控在你的手心里吗?你不是这里的神吗?我想做什么你会不知道?还需要问我吗?”  冷冷的嘲讽,沙贝儿嘴角的那丝笑容,风擎宇的眼神是越来越阴霾……  层层的阴冷,一层层的涌进眼底……  深不见底的眸子,那吞噬人的目光,酝酿着波涛骇浪层层扑涌而来……  *****************求啊求啊求红包*******************  “让开。”  袁点点被拦在了外面,冷风站在外面,看着袁点点和风拓熙……  他直接受命于风擎宇,而风擎宇的命令便是不许任何人靠近……  袁点点看着冷风动也不动,没有冷风的命令,守在外面的人也都不动的站在那里,阻挡他们进去。  “让开!”  风拓熙看着冷风……  “擎宇受伤了,需要包扎。”  就算他的身体再好,但是血流多了依然会死。到现在,不知道他受伤的程度,只知道,那地上溅出来的鲜血,以及门口那一溜烟的鲜血,血一直没停。不仅是因为伤口一直在拉扯的关系,伤的程度并不轻……  冷风沉默……  风擎宇在他的眼底,比任何人都重要。  他的命是风擎宇的,风擎宇的命在他的眼底也是最重要的。因为这份誓守,所以,他可以把其他一切都给压下。  只是自己领罚而已……  几秒的犹豫,冷风已经让开身。  在冷风让开的时候,袁点点立刻往里走。  赶过来的医生,跟在袁点点和风拓熙的身后,几人快速的上楼,顺着血迹,很快已经站在了风擎宇的卧室前。  站在门前,袁点点立刻伸手握住门把……  拧门,门是反锁着的。  风拓熙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冷风,一个眼神,足以表明他的意思……  冷风这次没再犹豫,在接到风拓熙的眼神命令的时候,直接走上前,抬起脚,用力的踢出一脚……  砰的一脚,门在冷风的大力之下,门锁坏了,袁点点立刻越过冷风快速的走进卧室里……  “贝儿。”  袁点点冲了进去,一眼便看到风擎宇半蹲在那里,门一打开,房里满满的都是鲜血的味道便扑鼻而来。而沙贝儿脸色虚弱,脖子上是风擎宇掐着的大手。  “擎宇,放手。”  袁点点扯着风擎宇的手,但是她的力道完全撼动不了风擎宇分毫。手扣在他的手臂上,扯着也没把风擎宇的大手从沙贝儿的脖子上移开……  袁点点立刻转头看向风拓熙,风拓熙几乎是在袁点点蹲下的时候便已经跟着靠近,在她看向他的时候,风拓熙的手已经伸出,手上用力,扣在了风擎宇的手臂上。  风擎宇的理智慢慢的回笼,手,慢慢的松开。沙贝儿的身体一软,倒了下去。  袁点点立刻伸手抱住沙贝儿,拍着她的脸……  “贝儿,贝儿……”  “咳咳……”  沙贝儿睁开双眼,他即使是怒极了,并没有真的要了她的命。靠在袁点点的怀里,沙贝儿急促的呼吸着,他一会儿收紧手,一会儿松开,让她徘徊在死与生当中。  医生已经直接走上前,开始检查风擎宇的伤口。风擎宇的冷眼,却因为风拓熙的目光而收回,失血过多,强大的意志力,也开始有些涣散。  一口气松下的时候,被扶到床上躺下,眼前也开始有些发黑。  风拓熙的目光看向风擎宇,父子两一个眼神,便已经得到了承诺……  风擎宇闭上双眼,陷入昏迷当中。  ***************************  沙贝儿被扶到了客房躺下,颈子上有一道明显的勒痕,很明显,风擎宇处于极怒的状态里。  袁点点坐在床边,看着躺在那里的沙贝儿。  她,又再次让贝儿受伤了……  “贝儿,对不起。”  袁点点很歉疚,如果不是风拓熙告诉风擎宇,她已经送贝儿离开了。  到时候,她还有时间和擎宇沟通,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沙贝儿面色泛白,躺在床上,脖子上有着明显的手指留下的勒痕,身体上的伤都是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不忍入眼。  披散的长发,脸上也有着擦伤,身上的衣服也有磨破的地方。袁点点看着沙贝儿这个模样,心底一揪揪的,她答应了让贝儿离开,可是却还是没有做到。  现在擎宇昏迷状态,她连指责擎宇都不能……眼底,充满了对沙贝儿的歉疚……  躺在床上,入眼的是袁点点满是歉疚的脸,不由轻轻咬住了唇瓣,受伤的唇瓣因此而泛着疼……  眼底的光芒最终慢慢的收回,别开了视线。  她,无法面对袁点点。  “贝儿,真的不可以放下过去的一切,和擎宇重新开始吗?”  感谢15973330100(lily),美丽心情2013的10000大红包~~~谢谢亲爱的~  感谢天河之泪,liangailin,酸妞妞,书友_57482,hjh1984rjj,恬凝书晨,怡CC,心无杂念93,Huangruiming的红包~~~谢谢~~~~  挨个亲个~~~~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拓熙父母的故事)。《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虐+肉的节奏。挑喜欢的菜,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