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15章:破碎的心缝合也有缝(五)

第015章:破碎的心缝合也有缝(五)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257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21
   这份恨,这份痛,在想起来的时候,沙贝儿痛不欲生。那一夜,究竟有多痛苦。  她还未从想起一切的冲击里回过神来,便面临着童炎玦的求婚。她没有办法在背负着睿睿死的恨意里嫁给童炎玦,童炎玦给她的是最安定的生活,平淡而美好。  她不能让自己和童炎玦的未来,在她神经质的疯狂里度过。  童炎玦太好,他应该拥有一份最真的感情。她没有办法带着睿睿的死对风擎宇的恨而嫁给童炎玦,然后日日挣扎,她甚至会做出很多无法控制的事情。  这样会影响到童炎玦,让他的生活因为她而变得不美好。  她不能。  所以,在求婚的那天,她拒绝。即使,那是她很想要的平稳生活,很想要的一个家。很想伸出手,让他套住自己,套牢两个人的未来。  淡有苦是。她曾经爱过一个男人刻了骨,曾经为了深爱的男人,努力过,挣扎过,痛苦过,最后的结果是儿子死,自己跳海而告终。爱情是毒,尝不得。她已经被毒过一次,痛不欲生。品尝了世间最痛苦的东西,她再也不需要。  她只想要一份平静,如果上天能够怜悯,在她为过去画上一个句号后,还能许她一个平静的生活,她便会站在童炎玦面前,对他说一句,她愿意……  不需要多么轰轰烈烈的爱情,她只想要一份平平淡淡的普通生活,携手到老……  如此便好。  所以,她离开了,只字片语的留下给童炎玦离开了。  她知道,他一直懂她。即使没有多说什么,他也会懂。  她踏上了西西里岛,来到了这个熟悉却处处透着陌生冰冷的城市。  她油走在街头,并未刻意的去寻找风擎宇。她却知道,风擎宇可能会经过的地方。她的运气并不差,徘徊了三天后遇见了风擎宇。  比自己想的要容易许多,她以为自己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够不着痕迹的让风擎宇发现自己。  她成功的迈入了自己的第一步,风擎宇是个不轻易相信人的人,要让他相信她失忆,困难度比想象中的更困难。  心中的那股信念,支撑着她。演绎出了让她自己都觉得震惊的演技,她带到了那个只有痛苦回忆的地方。  在看到那间熟手的宅邸时,心底的冲击,难以言喻。  不敢有任何的表露,在看到那宅邸的时候,脑海中的那些画面,一一的往脑里窜。  这里,是她和睿睿共同生活了一年多的地方。每一处,都布满了睿睿留下的回忆。只是看着,内心便如刀绞。  来到这里,心底的那份恨意便越发的明显。  这几年,他过的越发意气风发,而她的睿睿长眠于地下……  她早在决定回到西西里岛开始,便已经做好了准备。她要面临的不仅仅是风擎宇,还有袁点点……  骗过了袁点点,接着便是风擎宇的试探……  站在睿睿的墓地前,内心的情绪翻涌。那新刻上去的名字,母:沙贝儿……  刺着她的双眼,这样明显的试探,只是让她心中更为悲痛。。  她压抑着,等待着。在他说是自己的儿子,在他不要脸的说睿睿是病死的时候,沙贝儿真的很想扑上他的身上,问他究竟有没有心,究竟要不要脸。  他害死了睿睿,竟然能够说出睿睿是病死的。  他给了她一个合理宣泄内心激荡情绪的机会,那翻涌的情绪可以彻底的发泄。  在睿睿的墓前,看着那张可爱的小脸,几年的时间,他们都能够改变,而她的睿睿宝贝却永远的定格在那一天。  她心底太多的歉疚,忘记了睿睿的这四年,在来到西西里岛,她想第一时间冲到睿睿的墓地前。她想要看看她的宝贝,她想要对他说对不起。  袁点点的挽留说是意外,想想也在合情合理中。站在袁阿姨的角度,的确她有她的考虑。她不知道她和风擎宇究竟说了什么,但是,袁阿姨最终还是为了风擎宇而选择欺骗自己。  人性,本是自私。在内心深处,谁不自私……  故意跌倒,故意不知医生夸大她腿伤。  她一步步的在接近自己的计划,看着风擎宇一步步的走进自己设的局里,看着他眼底探究的光芒最终变成了信任的光芒。  他,所有的怀疑,疑虑最终都消散。  沙贝儿清楚,风擎宇的防备心太强。她不敢轻易的下手,一但失败,就如同杀他一样,变成一件永远不可能的事情。  她步步为营,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没有第二次机会,只能一击而中。她忍着等待着契机,原本应该再拖一段时间,只是,他的靠近,他的势在必得。如果之前没有牵挂,她不会介意再拿自己的身体去换留下的机会,再让事情进展的更顺利一些……  只是风擎宇的性格,一个个的理由拖到现在,袁阿姨已经快不能成为她拒绝的理由。  他的耐心,已经是最后的极限。  网上找买手买了药,借着出去逛街拿到药。  她知道袁阿姨和风擎宇都不会放心她,所以,她选择了一个最安全也最不被怀疑的地方。在洗手间的隔间里,她不被怀疑的拿到了药。也成功的留下了风擎宇,成功的看着他把过量含有棉酚的甜品和咖啡,一口口的吞咽进去。  她早已经查清楚,棉酚对于男性来说是等于什么。她所下的份量,足以剥夺风擎宇的生育能力。这一生,他再也没有办法孕育孩子。  她的睿睿会是他生命里的唯一……  无人可以取代睿睿,他也永远不会因为另一个继承人而忘记睿睿了。  睿睿,就真的能够在他的心底留一辈子了。  她演了两个多月的戏,目的终于达到了。  袁阿姨说的都是对的,一切,本就是预谋的。一切本就是她一步步精心设计走出来的,即使有些意外发生,却都大致按照她的预想在走,甚至比预期中的更加顺利……  只是唯一的……  她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离开这座牢笼……  “是。”  一个字,给了袁点点肯定的答案。  也是给了袁点点一致命刀,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袁阿姨来到这里本就是知道了一切,隐瞒也没有什么意思。  “失忆是装的,药是我下的。我的目的的确就是要让风擎宇一辈子都痛苦,我杀不了他,不代表我没有办法让他痛苦。风擎宇害死了睿睿,他就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风擎宇是罪有应得,他应该受到这样的折磨。我要让他痛苦一辈子,一辈子都受到心理上的煎熬,让他直至死都忘不掉,他为了他心爱的女人而害死了自己亲生儿子。”  “我要让他这辈子都不能再拥有另一个孩子,不会让他有机会拥有另一个孩子而淡忘睿睿。我就是要让他再不可能生下继承人,他最在乎的继承人。这辈子,他注定要无子送终,注定要孤独终老,他这样的人,注定得不到温暖。永远得不到,得不到。”  沙贝儿红着双眼,看着袁点点。提到睿睿,依然是锥心的疼痛。她唯一能够为睿睿做的,就是做他爹地心中的唯一,做风擎宇唯一的孩子。而睿睿的死,风擎宇也要因此而受到折磨,一辈子,直至死亡。  “他已经受了四年的良心谴责,睿睿的死他并不比任何人痛的少?”  “这是风擎宇欠睿睿的他要还,这是他应得的,他应得的。”  沙贝儿握紧了拳头,受折磨了四年,当年不是他的不管不顾,睿睿不会死。如果不是他只顾着程贝贝而疏忽了睿睿,睿睿怎么可能会死。他还那么小,他还有大好的人生,就被风擎宇的忽略而给毁了。  他欠睿睿的,就算用命偿还都不为过。  “那么我呢?”  她给了贝儿最真的感情,最真的疼爱。此时,心伤痕累累,来自于真心的付出,被欺骗被利用……  沙贝儿被问的一堵……  心口紧缩着……  看着袁点点那双透着伤的眸子,心底有着难以言喻的疼痛。  “袁阿姨,你的确对我很好,你总是看似站在我这一边,可是,你始终是护着风擎宇的。他是你的儿子,你的心永远是站在他那边的。袁阿姨,你何尝不自私?你摸着你的心,你真的是处处为我着想的吗?”  撇清一切……  在走出这一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没有办法回头。  袁点点看着自己疼爱的沙贝儿,她说的对,她也撇不清。她也是自私的,站在母亲的角度上,她的确也自私过,不是一次两次。的确,对与错,都计较不清了。  怨贝儿吗?  能不怨吗?  可是,风家对不起她在先,她连怨都底气不足。  袁点点只觉得,越发的疲倦的感觉……  “贝儿,你现在快乐吗?”  袁点点沉默了许久,看着面前,说着说着,泪流满面不能自抑的哭着的沙贝儿轻声的问着。  沙贝儿抿着唇瓣,眼泪不受控制的不停往外滚。  没有等沙贝儿给她答案,袁点点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转身,一步步的走出去。  她,好累。  沙贝儿在看到袁点点那悲伤至极点后的漠然时,心不是不难过……  曾经,这个被自己伤了的女人,给了自己母亲般的温暖。家人般的温暖,她用着最真的心对待着自己,最终,自己还是伤了她。  悲伤的眼泪,她却不后悔……  恨意难消,执念难磨……  入骨的怨恨,怎能轻易放下。  只是,她快乐吗?  风拓熙搂住走到门边便软倒的袁点点,她很疲惫,被伤到了极致的疲惫。  心力交瘁,终是无法再支撑。  风拓熙心疼的搂着怀里的袁点点,目光看向房内的沙贝儿,眼神里透着狠戾……  如果不是因为袁点点,他不会放过任何让袁点点伤成这样的人……  “我没办法放下……对不起……袁阿姨……”  喃喃的声音,只在自己耳边回荡。  **************************  “爹地,你接到蕊蕊了吗?我好想蕊蕊啊,你和蕊蕊两个人快点回来哦,我今天没有去幼儿园,我现在坐在门口等你们。”  电话响的时候,童炎玦以为是蕊蕊,可是,拿起手机在看到是家里保姆的电话时。  接起,脸上的凝重默默的压下。  电话接起时,便已经听到了女儿在电话那边喋喋不休,那欢乐的小模样,已经两个多月不曾看到她这样开心了……  “衣服穿的多吗?”  “我有乖乖的把存厚的外套穿着,蕊蕊说不许生病的。而且,蕊蕊不在,打针好痛痛。爹地,蕊蕊要回来了,莉莉真的好开心哦。”  “嗯,你乖乖的在家等着。要乖乖的吃饭知道吗?”  “我知道,我会乖乖的,你接到蕊蕊后要快些回来哦……”  “嗯,好。”  在莉莉欢乐的声音里,童炎玦挂了电话。  脑中回荡着莉莉兴奋的声音,曾经有过的猜测,因为觉得不可能,不曾想过蕊蕊的过去会和风擎宇有关系……  只是,现在,那疑惑的声音已经与真相越来越接近……  离,两个人通话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她应该早就到了才对。就算耽搁也不会是这么长时间,一直在等待着,只是现在……  发了几个短信,都没有回音。童炎玦的耐心在这种焦虑中,慢慢的被消耗。  拔出了电话……  等待着……  安静的房内因为突然的震动而被打破,风擎宇敏锐的听力,目光直接定格在了房内的某一处,那里躺着一个手机。此时,正因为震动而带出来震动。  从床上起来,失血过多,脸色一直不怎么好。加之,内心的折磨,风擎宇站起来的身影第一次让人觉得他也是有弱点的……  弯身,拿起手机。上面一窜陌生的号码,风擎宇站在那里,背后的阳光未让房内有任何温暖,反而更是寒冷肆骨……  “蕊蕊,到哪里了?”  耳里,听到的是一道男人的声音,充满磁性。一句蕊蕊,那样的语速,有着压抑的喜悦和关心。即使掩饰的很好,却逃不过风擎宇的耳朵……  童炎玦……  这个人的资料,他早在沙贝儿回来的第一天,便已经到了手。  几乎不用怀疑,也知道,电话那边的男人是谁。  沉默的握着手机,并未说话,也未切断,听到电话那边童炎玦依然叫了两声蕊蕊,风擎宇的拇指按动,回到主页面打开了短信。里面果然有未来及删除的短信,几条未读的,一打开,便呈现在眼前……  “等你。”  “等我。”  “蕊蕊,我在等你。”  “蕊蕊,你到哪里了。”  “蕊蕊,莉莉和我在等你回家。”  手机握在手中,眸子眯着,眼底的戾气是越来越重。  砰……  手中的手机从大手里飞出,砸在了墙壁上。四分五裂的手机,安静的躺在了地上,失去了它的功用……  电话那边的童炎玦在叫了几声蕊蕊没反应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睿智的光芒。  他是律师,拥有着的敏锐力,并不比别人少。当电话那边的沉默时,便已经应该察觉到。只因为,对方是蕊蕊,让他一时失了警觉……  电话,并不是蕊蕊接的……  一句风少,还未听到电话那边的回应便听到砰的一声,接着,便是忙音……  再拔,再也拔不通。  对方,砸了电话。  与蕊蕊彻底的断了联系……  **********************************  从风拓熙搂着袁点点离开后,沙贝儿一直坐在那里。  伤了袁点点她不想……  只是,睿睿的死,她心中的恨意难消。  睿睿的死她放不下,那些午夜梦回,她真的放不下。  炎玦……  沙贝儿从自己悲伤的情绪里回过神来,童炎玦三个字闪过脑中。  他还在等她。  手,开始摸索着,手机呢……  自己这么久没出现,他一定是在找自己……  没摸到手机,沙贝儿立刻在房内找寻着通讯设备。在看到电话的时候,立刻冲了过去。  拿起电话,便拔童炎玦的号码。只是,拔完才发现,电话根本就拔不出去。  放下电话,沙贝儿拉开房门,门口守着两个人。在看到沙贝儿的时候,眼神冷漠的像是要凌迟了她一般。  他们的情绪,永远都是随着风擎宇的。  风擎宇给她好脸色,他手下的人便会对她客气几分。如果风擎宇给她摆脸色的话,那么她受到的待遇便会是比犯人还不如。  人还没走出房门,其中一人已经不客气的伸手一推……  力道大的让沙贝儿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一下子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自己……  她心里清楚,如果没有风擎宇的命令,她曾经想见他一面都难。现在一样,如果没有风擎宇的命令,她是别想走出这里的。  站在原地,未再试图冲出去。  她的手机,最有机会是掉到了风擎宇的房里。  炎玦……  一时间,沙贝儿乱了。  风擎宇不会牵扯到无辜,他并非真是冷血无情的人,他狠,但只对敌人狠。他并不会对于无仇无怨的炎玦动手,这是她的筹码。不会担心,他会伤害到炎玦和莉莉。  但是,如果炎玦要是做了什么,惹怒了他,后果……  她必须要找到炎玦,要让炎玦离开这里,他不能因为自己而惹上风擎宇……  绝对不能……  *******************************  童炎玦又拔了几次电话,依然是无法接通。放下电话,坐进车里。车启动,目的地是西西里岛占地面积最大的宅邸--袁宅。风擎宇所拥有的,他的王国。  在外人的眼里,袁宅占地面积极广。四年前,袁宅安全系统是越发的严谨。想要进入袁宅,几率为零。  童炎玦坐在车里,车经过袁宅。  即使电话里没有发出声音,童炎玦已经确定,电话那边的人是风擎宇。  如果知道,蕊蕊的过去与风擎宇的关,那么,他还会让蕊蕊去和自己的过去告别吗?  心里清楚,夜夜噩梦,那样的过去会是多么的痛苦和刻骨。  如果和风擎宇有关,如果蕊蕊想了起来,如果不解决与过去有关的,彻底放下。  蕊蕊和他,也同样没有未来。  蕊蕊的心结不解,无法快乐的过完余生。  她的心束缚着,那夜夜泪流满面,夜夜悲伤呜咽。  怎样的痛,造就了她那样的伤。  车,慢慢的开离。  手扣紧着方向盘,童炎玦车速极快的离开。  对方是风擎宇,那么,这条路变得有多艰难,他很清楚。  ****************************  袁宅  心中担心童炎玦,在冷静下来后,童炎玦并不是会冲动的人。他不会轻易的去和风擎宇抗衡,以卵击石的事情他怎会做。  等不到自己,他应该会自己离开。  他还有莉莉,他不会胡来的。  即使心中这样安慰自己,沙贝儿却不能真的放下心。  现在的局面早已经超出了她原本的预想。  袁阿姨说让童炎玦来接自己是不放心自己,而她也以为风擎宇会晚上回来,自己有时间和炎玦离开。不会把他卷入这里面,回到了萨丁岛后,她会告诉炎玦一切。  如果他愿意要她,她会和他在一起离开意大利,找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如果,他不愿意和她离开,那么,她将会一个人离开这里……  “风少。”  门被打开,传来恭敬的声音。  坐着的沙贝儿在听到身后传来的恭敬的声音时,回过神来。  本是垂下的目光在风擎宇走进来的时候慢慢抬起,看向走进来的风擎宇。  门,从外面被关上。  风擎宇面无表情的一步步的靠近沙贝儿,沙贝儿坐在原地,眼见着风擎宇一步步的走过来,在离她一步之远停下。  之前他强行扯她回来的时候,她便已经知道他已经受伤了。  现在,衣着完整,看不到他伤的程度。他的表情那样冰冷没有温度,目光看着他,眼底跳跃着的怒火未曾消退。  那些伤,好似不痛不痒一般。  风擎宇的眼神慢慢的涌进波涛汹涌的阴霾,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沙贝儿,高大的身体像是要把沙贝儿整个人给吞噬一般……  沙贝儿慢慢的起身,头微微的仰起……  “风擎宇,痛吗?”  --------6119字--------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拓熙父母的故事)。《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虐+肉的节奏。挑喜欢的菜,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