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15章:破碎的心缝合也有缝(六)

第015章:破碎的心缝合也有缝(六)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311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21
   “风擎宇,痛吗?”  几乎是音落间,沙贝儿的下额便已经被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扣住……  大手上用力,明显感觉到伤口又撕裂开来。风擎宇的目光阴霾的看着沙贝儿那倔强仰着的头,四目相对……  “呵呵……睿睿死了再表现出内疚有用吗?风擎宇,你表现出来的痛苦都很讽刺你知道吗?你想要再拥有一个睿睿,你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睿睿将是你唯一的孩子,而你为了程贝贝害死了自己唯一的儿子。风擎宇,这辈子你都要在这种痛苦中度过。这种感觉,好受吗?”  风擎宇眼底的波涛汹涌更是汹涌的翻涌着……  下额似要被捏碎一般,沙贝儿因痛意而让眼底涌进了湿意。但是咬着唇瓣,只是看着风擎宇……  “沙贝儿……”  那仿佛来自于地狱般的声音,阴冷入骨,他的目光看着她的眼,她未曾逃避。那双眸子里除了恨意之外,再无其他……  “从来没有人算计过我还能活着。”  手,慢慢的收回。沙贝儿身体不稳的后退了几步,和风擎宇近距离的靠近,他的气息都足以让人的心颤。此时,撑着的双腿都有些发软。面对风擎宇,想要表现出傲然实在不容易……  “不过是再死一次而已。”  沙贝儿扯扯唇瓣……  她曾生无所恋,而现在,她的确有了牵挂,但最坏的结果,不过是一死……  让她把睿睿死的事情忘记,让她什么都不做的和炎玦过一辈子,她根本就做不到。不让风擎宇痛苦,不为睿睿做些什么,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真的重新开始生活。  所以就算是她死,她也不要让风擎宇好过……  “你这么恨我?”  “难道是喜欢你?”  一句反问,像是直接打了风擎宇一个耳光一般,半个多月前,他才在书房里言词凿凿的说,她喜欢他……  “沙贝儿,有一个词叫……生不如死。”  手,松开。风擎宇冷笑的转身,眼底的怒火被收敛。转身,迈步往外走。伤口的疼痛,敌不过心口处的紧缩。  他现在的确如她所说,很痛。  她,毁了他心底最后的期望。  睿睿,真的再也回不来。  那个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身上流着他血液的小家伙,真的回不来了……  十指收紧,风擎宇迈步往外走。  “沙贝儿,你最好是好好的活着,否则……体会生不如死的人将会是童炎玦和童莉亚。”  一字一字,风擎宇当说出童炎玦和童莉亚两个人的时候,沙贝儿一直想要保持冷静的双眼,瞳孔陡然瞪大。看着风擎宇已经到门口的背影,激动的说道:“风擎宇,炎玦和莉莉是无辜的……”  他不是从来不会伤害无辜的人吗?  回应她的是没有回应,风擎宇的步子未变,消失在沙贝儿的眼前。  沙贝儿立刻跟着想追出去,但门口的人再次拦住。  “风擎宇。”  沙贝儿的声音,门口的人恍若未闻,而风擎宇更是像是未听到一般。  站在原地,沙贝儿情绪起伏的厉害,风擎宇的话让她开始不安。如果炎玦和莉莉因为她而被牵扯进来,那么即便是睿睿能够安息,她将背负怎样的罪孽……  手,握紧,力道紧的手背上凸显出一道道青筋……  楼上的沙贝儿,门未关,沙贝儿撞上了于妈的目光……  此时,于妈刚从袁点点的房间里走出来。目光从风擎宇的背影上收回,她是跟着风擎宇这么久的人,是照顾他生活起居的人。风擎宇那些外在的伪装,却是逃不过于妈的目光,她很清楚的感觉得到风擎宇此时身上透出的那种伤……和痛……  袁点点情绪过于激动,今天发生的一切,对她打击太大。  这是第二次,于妈看到了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小姐那样悲伤的表情。  第一次是老爷死的时候……  这些年来,小姐过的一直算是无忧。有姑爷照顾着小姐,小姐的日子过的一直很顺畅。  只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于妈是照顾袁点点长大的,算是袁点点的半个亲娘。所以,发生的事情,于妈都知道。  在看到袁点点靠在那里,泪流满面的时候,她真的很心疼。  风少爷不能生育,机率已经是为零。医生的医术她们都知道,如果有一点希望也不会是那样的表情。风少爷又是那么喜欢睿睿小少爷,如果真的没有子嗣了,风少爷这辈子真的会在睿睿小少爷的死的歉疚中过一辈子……  她是照顾风少爷的人,也是最了解风少爷的人……  沙贝儿见于妈走过来,站在原地没动……  “沙小姐,小姐现在忧伤过度,眼泪到现在都没有停过。小姐待人从来都是真心真意,从知道有你的存在开始,就一直是护着你。她真心真意待你,拿着一颗最真的心。即便是这一次,风家单传,只能指望着风少爷。为了让风家有后代,小姐自私了,但却还是一切以不伤害你的前提。她和我说,如果你不能再喜欢上风少爷,如果风少爷再伤害你,就算拼了她的命,也要护住你,让你离开这里。”  “小姐父亲死的那一天,小姐也是这样的悲伤。我不知道沙小姐能不能体会被心里在乎的人伤害是什么滋味,小姐真心真意对你,最后被你不留情的一刀刀捅进心窝。小姐这次是真的伤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缓过来。”  “睿睿小少爷死了,难过的人,不仅仅是你。风少爷不善于表达,但是他的疼痛不比任何人少。你不是好奇那间房吗?你应该知道那间房是什么?那是睿睿小少爷的玩具房。其实只是表面锁了起来,也真的只有风少爷可以进去。那里,是风少爷宣泄的地方。很多夜里,风少爷一直忙到夜深人静。并不会回房,而是直接在那间房里,一呆就是一夜。”  “我站在楼上的角落,看着风少爷走进去,一直到第二天,面色憔悴,眼底有着红丝走出来,那脸上的悲痛无法遮掩。你恨风少爷造成睿睿小少爷的死,风少爷已经在自己惩罚自己了。这几年里,我看着他把自己逼的那么紧。这几年,我没有看到风少爷真正的睡过一个安稳的觉。”  “自从意大利稳定后,风少爷以前很少亲自动手。而自从睿睿小少爷死后,风少爷自己出去的次数越来越多了。风少爷的身手有多好,我相信就算不说所有人都清楚。要想风少爷受伤,那简直就是微乎其微的机率。但是,每次风少爷回来,都是带着伤回来的。每次,他都是自己简单的包扎一下自己。没人敢多说什么,风少爷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做主插手……”  “他从不说,但是我们知道风少爷这是在自己惩罚自己。睿睿小少爷的死,他从来没有放下过。他一直疼在心底,他身体上的疼痛不及他内心疼痛的千万分之一。”  站在那里,于妈的语速一直很是慢,一字一句的,一一的告诉沙贝儿。  “沙小姐,你的报复成功了。那么爱孩子的风少爷这次是真的不能再拥有孩子了,你真的成功了。依风少爷对睿睿小少爷的爱和歉疚,这辈子也没希望再拥有另一个小少爷来抚平风少爷心中的伤痕了。他这一辈子就要被困在对睿睿小少爷死的歉疚里,一辈子。”  “沙小姐,恭喜你,你真的成功了。风少爷不能生育,也是直接刺了小姐一刀。加上是沙小姐你做的,更加让小姐痛苦。现在,小姐痛苦成这样。姑爷也不会舒服到哪里去。”  死双节头。“现在,每个人都痛苦着,你真的成功了,成功的让每个人都痛苦了。”  “你现在,可以开心了。”  淡淡的一句话,于妈转身离开。  沙贝儿站在原地,看着于妈离开……  内心在激荡的起伏着,每个人都只看到了风擎宇的痛苦,看到了他痛苦的一面……  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睿睿的死是他造成的,他痛苦也是自作自受……  他的血是冷的,心是冷的。这些痛苦都是他罪有应得,应该承受的……  只是,所有的人都因此而痛苦了,而她真的开心吗?  ****************************  袁点点睡了一觉醒来,睁开双眼,眼底的悲哀无法遮掩。  事情已经到了无法再阻止的局面……  越来越糟糕的局面……  时间已过,不能再重新开始。  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发生,她没有办法回到擎宇来意大利前。也不能再回到擎宇伤害贝儿时间前,更加不能把贝儿对擎宇下药再重新倒回。  她什么也做不了……  这是一局她已经无法干涉的局……  一切源于擎宇对贝儿的伤害,源于睿睿的意外死亡,源于贝儿对擎宇的恨……  贝儿对擎宇的报复,以最直接的方式,直接切入了他的心脏。  也让她的心,疼到现在。只要想着,便会隐隐的抽痛。贝儿做的事情,她无法不去埋怨。真心的付出未曾后悔,只是,贝儿的做法,直接戳进了她的心脏。她,受不了。  即使情有可缘,但是,却无法压住心底的那怨怼。贝儿的做法,让她的心被狠狠的伤了,伤口裂开,无法轻易愈合。明显的,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再也无法以心疼她的角度,站在她的身边。  擎宇的性格,就算还没有发生,她也知道。贝儿做的一切,现在被留在这里,会面临的会比几年前更为残忍,伤的会更重。  擎宇的性格,怎么会轻易的放过贝儿。  贝儿这次真的再也逃不掉,最后的结果,谁也无法再预料……  她,不想再看一次……  她阻止不了,也真的什么也做不了。  她插手了,只是事情越来越糟糕了。  她是一个失败的母亲……  注定了要失败到底……  眼角再次滚出泪珠,滑过苍白的脸。  风拓熙一直守着袁点点的身边,她哭着睡着,那无声的哭泣,不管他如何怜惜的亲吻掉她的眼泪,都无法吻去她眼底的泪珠。那越来越多的眼泪,悲伤的情绪怎么也压不住。  她内疚,痛苦。  心,被伤了。  心,也真的痛了。  除了岳父死之外,她真的还没有如此悲伤过。一bobo的打击,对她来说真的太大了。  “我们回S市。”  一句话,是他的决定。  擎宇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不能再生育的事情,虽然医生的话在耳边,但是,医术高明的医生很多,也许总会有奇迹。  点点再在这里,最后的结果,只会是看着事情发生,她无法阻止,只会越来越心伤。  他说过,要许她一生无忧,而现在,看着袁点点这个模样,风拓熙的薄唇紧抿着。  眼底酝酿着波涛汹涌。  之前对沙贝儿说的话并不假,如果不是因为袁点点心底是真心喜爱她。如果不是知道,他要是因为维护她做了什么伤害贝儿的事情,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即使她的心底是在怨贝儿,她也不会想要亲眼看到他伤害到贝儿……  慢慢凝聚的眼神,袁点点看着风拓熙。  他的眼底,怜惜心疼和满满的爱,藏不住……  抿着唇瓣,眼泪更多的往下滚。靠在风拓熙的怀里,在他怜惜的抹去自己的眼泪时,袁点点轻轻的点点头。  她真的累了,她管不了风擎宇,也无法再去考虑沙贝儿……  如果这是他们要走的路,她不想再插手了……  眼不见为净……  她真的伤了……累了……  搂紧了怀里袁点点,风拓熙低头,心疼的在她的发顶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吻……  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她的眼泪……  ******************************  第二天,袁点点和风拓熙要离开。  袁点点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靠在风拓熙的怀里,看着面前的风擎宇。  “儿子。”  袁点点看着自己的儿子,如果不说感情这一方面,她的儿子真的让她很骄傲。  憔悴的容颜,从风拓熙的怀里离开,走至风擎宇的面前。  伸手,抱住了风擎宇。  风擎宇比袁点点高上许多,面以面的抱住风擎宇,连带把垂放在两侧的双臂一起抱住。  “好好照顾自己。”  一句话已经哽咽……  风擎宇的面上微动,手抽离,环住了袁点点纤细的身子。  袁点点紧了紧抱着风擎宇的双臂……靠在风擎宇的怀里,叮咛道:“儿子,妈和你爸先回S市了。这些年来,妈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妈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时间已经没有办法倒回,现在你已经长大成人,你一直是个很有主见的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你的事情,妈已经没有办法再插手。”  “这是我的选择,和你无关。”  这条路是他自己要选择的,这句对不起,不应该。  袁点点没有再就这一点多说什么,只是松开抱住风擎宇的手,手握在他的手臂上看着他风擎宇的脸……  “妈知道,已经无法再管你贝儿之间的事情,妈也没办法说谁是谁非。你们之间的事情,别人已经没办法插手,即使我是你的母亲,也一样。妈知道,你现在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贝儿……”  “但是擎宇……终究是你先欠了贝儿的……”  最后,她还是不忍。  即使知道,她的话也许不能改变什么,但却还是为贝儿说了话……  风擎宇未应允,也未拒绝。  袁点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松开了手,转身靠回风擎宇的怀里,他的大手搂在她的腰上,是她的支撑。能做的,该做的,她只能尽自己最后的能力。而擎宇怎么做,怎么选择,她已经无能为力了。  上了飞机,坐上飞机。再看站在下面的风擎宇,目光正静静的看着她。袁点点眼眶更红了,抿着唇瓣变成了轻咬着唇瓣,别过了视线。  风擎宇站在原地,看着飞机离开,良久才转身……  *******************  一早便知道了袁点点要离开这里……  她,伤了袁点点……  她还是被关在房里,出不去。  一早有人送来早餐,沙贝儿坐在那里,看着面前的早餐。  心底,不是不难过。  肚子很饿,但却没有什么胃口,几乎有些麻木着动作的拿起碗……  还没吃进嘴里,便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  抬起头,看向门口。于妈静静的站在门口,眼眶红通通的。  “你的心倒是挺狠的,那么伤了小姐的心,害了风少爷,你竟然还能吃的下东西。你就一点歉意都没有吗?你就没觉得自己对不住小姐吗?小姐连离开之前,也还在为你说话,而你,怎么配小姐这样真心对你!”  于妈的话,听在耳里……  沙贝儿手紧了紧,于妈说完便离开了。  一个人坐在房里,沙贝儿突然用力的咬住唇瓣,放下手中的碗,快速的起身速度很快的往洗手间走去。  关上门,打开水龙头。沙贝儿慢慢蹲下,眼泪肆意的涌出来。  袁阿姨,对不起……  *********************  萨丁岛  一直坐在门口等待蕊蕊回来的童莉亚,在看到童炎玦的车开过来的时候,小脸上立刻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兴奋的对着身后的保姆喊了了一句:“蕊蕊回来了。”  说完,已经快速的起来,向童炎玦的车奔跑过去。  “蕊蕊,蕊蕊……”  挥舞着四肢,兴奋的表情难以掩饰。  车,停在了童莉亚的身边。童莉亚迫不及待的要去拉车门:“蕊蕊,蕊蕊,莉莉好想你。”  “爹地。”  转身,看着童炎玦推着车门下车,而车里,没有蕊蕊。  “蕊蕊呢?”  小脸上的笑容立刻掩去,看着童炎玦,嘴抿起来,眼眶几乎是立刻红了。  “我要蕊蕊……爹地,你骗人。你说去接蕊蕊的……为什么蕊蕊没有回来……爹地……你骗人……”  抱住哭出声的女儿……  童炎玦迈步往里走……  “爹地会把蕊蕊带回来的。”  “爹地不骗人……”。  吸着鼻子,蕊蕊红着眼睛……  “爹地不骗莉莉,爹地什么时候骗过莉莉!”  童炎玦温柔的擦去童莉亚脸上的泪水,眼底藏着一抹坚定……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也要把蕊蕊带回来。  *******************  童炎玦把莉莉交给保姆照顾,从保险箱里拿出一样东西,再次开车离开。  已经快八年了,锁在保险箱里快八年了。  他不曾想要卷入那些不想卷入的世界里,只是这一次,为了蕊蕊,他已经没有可以选择的路。  车,以平时来说最快的速度向前行驶着。  萨丁岛  童炎玦的车被拦了下来……  “我是童炎玦,找威尔。”  童炎玦摇下车窗,把手中的东西递到那人面前。那人脸色顿时一变,看着坐在车里的童炎玦,他们并不认识童炎玦,但是谁都认识童炎玦手中拿的东西是什么……  “童先生,稍等。”  拦下童炎玦的人立刻恭敬的开口,已经立刻让人去找威尔的得立助手了。  很快,童炎玦的车便被放了进去,前面有一辆车带着路,一层层的关卡,这次没人再拦下童炎玦,一路上通行无阻的开了进去,直到进了威尔住的主宅外的草坪上停下。  车刚停下,立刻便有人帮童炎玦打开了车门。童炎玦弯身下了车,按照规矩的便有人过来检查。只是还没碰到童炎玦便被一个男人一个冷眼扫过,冷声呵斥道:“放肆。”  被呵斥的男人,立刻向后退了一步。  “童先生,不好意思,他们不知道童先生你,只是例行公事。这边请,主人在里面等你。”  “有劳。”  如果不是必要,童炎玦不愿意走进这里。更加不愿意与黑道扯上任何关系。  这里是童炎玦第一次过来,随着前面的男人一路往里走,每走一步也就意味着,他这些年的逃避也终要面上了。  他从不愿意与黑道扯上关系是因为,总是剪不断理还乱,很多东西会变得牵扯不清楚。  其实,如果和威尔扯上关系的话,他的路走的会更加顺畅。但是这样的顺畅,从来不是童炎玦想要的。  “主人在里面,童先生请进。”  打开的门,恭敬的微弯身。童炎玦对带自己进来的人点点头,然后走了进去。  -------6151字-------  (希望大家都站在理性的角度看文,小说而已,勿言词过激,谢谢支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拓熙父母的故事)。《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虐+肉的节奏。挑喜欢的菜,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