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17章:破碎的心缝合也有缝(七)

第017章:破碎的心缝合也有缝(七)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24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22
   “童,稀客啊。”  很大的会客室,此时里面只有一个看起来接近四十岁的男人。  他是萨丁岛龙头老大,威尔斯凯……  慈眉善目,如果不知道他身份的,看他一眼完全不会联想到,他会是萨丁岛最大的毒枭。  他手上沾染的鲜血成千上万……  一个,童炎玦这一生都不想牵扯上的人物。  “威尔。”  童炎玦面对的是萨丁岛人人畏惧的男人,却未见他有恐惧。迈步走过去,在他的笑容里对威尔凯斯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坐。”  一手拿起桌上的茶具,把刚泡好的茶倒进杯子里,往童炎玦面前推了推。  嘴角依然勾着一抹笑容……  “学了三个月了,你们中国的茶道,给点意见。”  一个手势,眼神示意,完全是久未见面的朋友,好似这里不是萨丁岛最大黑道头目住的地方一般……  “威尔……”  童炎玦来这里不是喝茶的……平时的耐心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再在这里耗,他知道,蕊蕊在风擎宇那里,谁也不曾真的了解风擎宇。蕊蕊现在和风擎宇扯上关系,他根本就不敢想象,如果蕊蕊惹怒了风擎宇,会有的后果是什么……  意大利的黑道教父……  曾经威尔斯凯给他的东西,童炎玦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往前推了推……  “要我做什么?”  威尔也正色,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收敛。坐正身体,目光,锐利的看着对面的童炎玦。  沾四岁到。“威尔,我想让你从风擎宇手上帮我要一个女人。”  直接明了……  “风擎宇?”  威尔慈眉善目的面色微变……  风擎宇这三个字,整个意大利无人不知。甚至于,全世界的黑道组织,都听闻过这样一个男人,一个二十岁出头便在意大利立威的男人。他见过风擎宇几次,说起来他与风擎宇是独立的存在,但是,他却没有那些愚蠢的组织一样去挑衅一个像风擎宇这样的男人……  即使,他也曾经质疑过一个年纪轻轻的,在他眼里,毛都没长齐的男人可以独当一面,可以统一黑手堂。  他完全是看好戏的一方,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真的做到,而且是越做越好。  每一年,风擎宇的名字,全是响亮。关于他的传言都能用传说来形容,在很多人的眼底,风擎宇已经成了一个传说。一个不到三十岁便让人提到便敬畏至心底的存在……  “是,风擎宇。”  童炎玦不意外威尔的表情,现在谁提到风擎宇都会是这样的表情,对风擎宇,太多的人存在着敬畏的心情。他们打心底里折服这样一个男人,他不参与黑道的事情,也听闻过关于风擎宇的很多事情。  提及他的人,眼底都是敬畏。这样一个男人,没人轻易胆敢招惹。那些曾经不服,想要招惹的人,最后的结果,都可以说是惨不忍堵。  他不动无辜的人,不动不招惹他的人。但是只要是招惹他的人,下场便是极度的惨。  他有自己的原则,他不碰毒。所以,关于毒这一块,几乎都是威尔垄断。  毒无疑是最好赚钱的一处,风擎宇宁愿开辟正当行业去赚钱,也不愿意去碰毒。同样,他也不会去管他管辖之外的人贩毒。这个世界的潜规则,你不做,自然有别人做。  他不是救世主,他能做的便是自己不做。在西西里岛,他能抑制的便抑制。但是,毒品却是无法真的杜绝的。  他也没有那个善心却包揽这件事情。你情我愿的事情。贩毒,卖毒,吸毒都是自己的事情……  “童,风擎宇是何许人也。女人何其多,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尽管告诉我,什么样的女人我都可以帮你弄来,要多少有多少。和风擎宇抢女人,你是不是疯了?”  威尔斯凯说的是事实,和风擎宇抢女人,是真的抽风了才会去做的事情。  谁不好招惹,跑去招惹风擎宇,这不是吃多了撑的吗?  一个女人而已,要女人还不容易,要多少有多少。在萨丁岛,想要谁,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威尔。”  童炎玦把威尔给他的东西放到茶几上,看着威尔。  威尔脸绷的紧紧的,半晌未说话……  “童,和风擎宇要人,机率为零。唯一能够站在风擎宇对面说的上话的人,只有一个人……”  “谁?”  童彦玦眼底闪过一抹光芒。  “安杰罗。”  ******************求推荐票啊求推荐票****************  童炎玦的车跟在威尔的车后,车一前一后,在前面几辆车后面几辆车的护送下,穿梭在萨丁岛……  车一直向西,在西面最边缘靠海的地方,车开进去后,便立刻变得异常的安静。  车,一直沿路行驶着,最终停在了一栋豪宅外。  占地面积极广,门修葺的极度宏伟。但是如此看起来大门大户的地方,门前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从进了这一公里以内,就未见过有人烟,好似这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童炎玦在卡利亚里住的时间并不短,还是第一次靠近这里。  这里,住着谁。在卡利亚里的人,都清楚。  住在这里的人,是谁也不可以招惹的人。就算是威尔,也不曾敢去挑衅。  他就是安杰罗。  他本身只是一个落败的贵族后裔,而这里的所有地方都是祖辈们遗留下来的。  在所有人都以为家族落败后,也就等于要从意大利消声匿迹了。但是,二十二岁的安杰罗却是让家族依然存在着,他并不活跃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  他从二十二岁开始,便很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现在一晃都已经十年过去。他依然是很少露面,外界渐渐的把他遗忘,很少有人知道有这样一个家族的存在。  但真正活跃在黑道,或是贵族,或是政界。只要是有些身份地位的人却都知道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弱点,而就有这样一类人,他掌控着很多人的弱点。一旦掌握了别人的弱点,但等于 握住了别人的命脉。  安杰罗便是掌控了别人弱点的那个人,他的手中握有太多各层大小不同职务的人的弱点,也就是把柄。互相的牵制,以至于,没有任何人敢动他,谁也不知道动了安杰罗会附带出来的后果是怎样……  他并没有什么看得出来的势力,但是,要说势力,他只要愿意,谁都能被他掌控在手心里。除非,你没有弱点。  这样一个人,没有人敢动他。  因为太过于神秘,因为每个人都害怕自己好不容易拥有的一切化为乌有。  所以,都在忌惮着安杰罗。  安杰罗一直在自己的世界里,他的脾气太怪。整个宅邸里,除了照顾他日常起居的一人,以及园丁一人,佣人几人,整个宅邸里再无其他人。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敢来动他。  他表面看起来好似只是简单的一个人生活着,但是曾经有动过歪脑筋的人,还未进入这里,便已经被灭了。  尸体躺在马路上,直到发臭才被人发现。  没人敢把这样的死亡事件加在安杰罗的身上,于是便是不了了之……  这样一个男人,手中握着生杀大权。当然也有很多人,想要攀上他。但是,安杰罗十年前便已经不再见人。除非他想,否则没有一个人能够见到他,应该是活着见到他。  整个萨丁岛的人都知道,来找安杰罗的人,要么就是乖乖的吃鳖从哪来滚回哪里,要么就是尸体被人抬着离开。有时候,来的人,连尸体都没有。  这也是,很多人想要攀上安杰罗,却又无从下手的原因。  安杰罗手握着操控人的权利,却是从来不主动的招惹别人。只要不惹到他,他便是最安全的人。但是,如果不识相的惹到他。他便是立刻变成了恶魔,手翻转间便能置一人死地或是永远都翻不了身……  “到了,这便是安杰罗住的地方。至于他见不见你,便要看他的心情,我只能帮你到这里。”  他可以带他进来找安杰罗,这个唯一在意大利能够站在风擎宇面前算得上对等位置的男人。但是,这个男人, 却从来不轻易见人,更别说是答应别人的请求了……  “威尔,谢谢。”  童炎玦对威尔斯凯点头,推开车门下车。  威尔斯凯来过这里,他曾经以为依她在萨丁岛的地位,来到这里安杰罗就算是卖个面子也会见他,只是没想到,他等了一个小时,等来的就是安杰罗不见。  威尔斯凯并未逗留,原路,离开。  童炎玦站在门前,周围太安静,刚刚这么多车辆过来,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仿佛那些在外的传言都虚幻了许多,这里,并不如别人说的那样恐怖。  没有耽搁,直接上前。  一声一声,敲门。  铁门在响,却没人回应。  童炎玦敲了将近半个小时,这才听到里面传来缓慢有节奏的声音。  伴随着沉重的开门声,门从里面慢慢打开,只是一个缝隙。一个看起来也是三十多岁的意大利男人,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童炎玦。  “我是童炎玦,我想求见你家主人,麻烦你帮忙通传一下。”  童炎玦手持续的敲门,皮肤都已经泛红。  看着比他高出一些的男人,言语间都是对这里住着的主人安杰罗的尊敬。  “主要正在吃午餐,没有心情见客,别再敲门,休要打扰到了主人吃午餐的雅兴,后果不是你可以承受的。”  “我可以等。”  “随你。”  哐啷一声,门在不等童炎玦回应的便关上,再次隔绝了里外的世界。  童炎玦站在门前,先拿出手机给保姆打了个电话,让她好好照顾莉莉。事务所的事情早就已经安排好,交待好保姆后,童炎玦便收起电话。  站在门口,如同一棵挺拔的松一样。  时间流逝。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里面偶尔会传来声音,很小,偶尔会有狗吠声……  但是,童炎玦像是被遗忘了一般。  没再敲门,只是站在那里等待着。日落,夜幕低垂之时。依然是没有人出来,里面依然是偶尔的人声,偶尔的狗吠声。  第二天  “你怎么还在?”  一早,门终于打开了。当昨天那来传话的人在看到还站在门口的童炎玦的时候,眉头微皱。言语间有些不耐烦,这些人明明知道主人的脾气,还硬是要在这里自取其辱。  主人如果是想要见他,早就见了。既然主人说不见,就算他站在这里死了也不会管。  “你家主人有时间见我了吗?”  “都说了,主人不会见你。”  “我可以等。”  又是一句话,童炎玦不强求。在来这里的时候,便已经做好了准备。安杰罗这样的男人,不会轻易的见一个人,这是正常。只是即使希望渺茫,他也需要去做。  和风擎宇抗衡,以卵击石,零机率。  他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寻其他机会,为了蕊蕊,他必须要坚持。  “随你。”  嗤笑。  对于这样子看似执着的人,其实不过就是自讨苦吃。太多的人自以为苦肉计可以,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是坚持不下来的,站了一天或是半天,便受不了的离开。  毕竟什么都没有命重要……  当然也有那些自认为可以支撑到最后,以为主人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人死在门前。但是,他们似乎太低估了主人。曾经便有人强撑着不吃不喝,在门口站了三天,最后脱水而死。  主人不见便是不见,自己拿生命开玩笑,与他可无关……  开始有人进出,采购,置办东西。  门开门关,那些人早已经习惯了,隔三差五会有人在门在门口做这类傻事。见怪不怪,愿意在那里当坐标,那也是别人自己的事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早晨的忙碌进出后,又恢复了安静。大门合上再没有打开过,如此,又是到了晚上。  双腿站立的太久,木然的有些不像是自己的腿了。  又饿又渴,这些都还在接受的范围里。目光,看着门,依然在等待着。  明知没有希望,却不能放弃这唯一的希望……  如此,等待,一直到夜幕低垂,一轮弯月爬上枝头,寒意袭来。夜,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是越来越深了。  童炎玦看着依然紧闭的门,不曾因为他的坚持而打开。  安杰罗,这个让人觉得神秘的男子。一个外界传的有些邪乎的男人,那些夸张的传闻好像都是真的。  这样的等待,显然是无望的。  童炎玦稍微动了一下,站的太久,身体都快站僵了。  双腿挪动间,一股子刺痛袭来。饿的太久。嘴唇干裂的厉害,吞咽了一下口水,润了润喉咙。  在适应了那股子疼痛之后,童炎玦迈动了脚步……  ****************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童炎玦身手利落的落在院子里,平时勤于锻炼让童炎玦动作很是灵敏,虽然身手并不是很好,翻墙这个还不成问题……  如同外面一般,里面一样很是安静。  童彦玦站在原地,看了一下四周。是真的很安静,完全像是没有防备的样子。  在斟酌了一会儿后,童彦玦迈步往里走。  里面很大,建筑物都是差不多。童彦玦摸不准哪里是安杰罗住的地方,只是迈着步子尽量放轻手脚走着。  穿过一条小道,穿过一个圆拱的门。  人刚走进去,突然有了声响。  一只未拴住的白色狗突然扑了过来,童彦玦动作有些敏捷的闪开。狗在一扑而空后,再次扑了过来。童彦玦闪避不及,衣服被咬住。撕拉一声,如果不是动作快一些,手臂都会被扯掉。  童彦玦太久没吃东西,一时间气力跟不上,只是闪了两次,呼吸有些急促。眼前的东西变得模糊了一些。  狗不等童彦玦反应过来,再次扑了过来。童彦玦就势一滚,人滚到了一边。而狗也跟着扑了上来,眼见就要直接扑到了他的身上。  “大白。”  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就在童彦玦躺着的地方。  童彦玦有些狼狈的倒在地上,身上因刚刚跳着滚而有着擦伤。体力大量流失,眼前一阵晕眩,强撑着。。  慢慢睁开双眼,刚刚还凶猛无比的白色巨大无比的大狗此时收回了自己的爪子,在听到那好听的清冷却略带童稚的声音时,立刻跳了过去。  童彦玦刚刚悬起了的心也跟着悄悄的落下,绷着的身体一松,软了下去。  手撑在地上,慢慢的坐起身,也把几步之远的孩子收入眼底。  那是一个小男孩,漂亮的似画中走出来一般,精致的五官,每一处都透都着完美。站在那里,目光并未看向他,而是定格在他身后的位置。  正在困惑间,只见小男孩已经迈步向童炎玦走来。  童炎玦见小男孩移动,那叫大白的狗也跟着移动。每个步子都迈的很慢,拉近的距离,转眼间小男孩已经走到了童炎玦的身边。  蹲下。  童炎玦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小男孩并不是停在他的面前,而是他的后面。  那漂亮的五指里捏着一张照片……  蕊蕊的照片。  他的眼睛很漂亮,蹲在那里,很认真的看着手中的照片。那认真的模样,仿佛入定了一般。大白安静的坐在他的脚边,脸贴在他的身上。眼神防备的看着他,仿佛他要是动一下,他便会攻上去。  一副忠心维护身边主人的模样……  小男孩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了动作。  起身,把照片拿着,站起身,再走回他的面前看着他问道:“她是谁?”  童炎玦被问的一愣,看着小男孩认真的眼神,显然他是很认真的在与他用成人的方式在对谈……  “她是我的未婚妻,叫蕊蕊。”  “蕊蕊。”  眉头皱起,小男孩的目光又转向了照片,眼神专注,整个人又陷入了里面。直到,一声咳嗽声突然响起,接着,只见不远处走过来一个人。  “爹地。”  小男孩听到咳嗽声,视线立刻从照片中转回,见到来人,眼角上扬了一些。脸上总算是有些表情了,手中捏着照片迈步走向来人。  “穿上衣服。”  男人手中拿着一件孩子穿的衣服,套在男孩的身上。仔细的穿好,扣好。摸摸男孩的脑袋,然后牵起他的小手说道:“今晚想吃什么?”  从走过来,再和小男孩说话,他的眼睛没看过童炎玦,如同刚刚小男孩一样,完全的他的存在。  童炎玦在看到来人的时候,也顾不得自己刚刚身上的伤和那一直虎视眈眈看着他的大白。在看到他牵着小男孩往里走要离开的时候,立刻不放过机会的快速的冲过去。  大白立刻要保护大小主人,要往童炎玦身上扑。  “大白。”  小男孩再次开口,他手中的照片,是作为交换他安全离开的。大白虽然不甘愿,但听到小主人命令,还是乖乖的收势回到小主人的身边站好,目光却是凶狠防备的看着童炎玦。  “安杰先生,我是童炎玦。我知道你不喜别人来打扰你清静的生活,我今天未经你允许便冒昧打扰,还请多多见谅。我的未婚妻现在被风擎宇囚禁着,她现在很危险。在意大利,安杰先生,你是唯一可以和风擎宇谈判的人。我请求安杰先生能够帮帮我,让风擎宇放了我的未婚妻。”  童炎玦手指着小男孩手中的照片,言语间有着急切。一向沉稳的童炎玦,也控制不好情绪。能够这样见到安杰罗,实在不易。而能不能说服安杰罗他并没有把握,但是,他却不能放弃。  “与我何干。”  安杰罗只丢了三个字,会忽略他的存在而不让他擅自闯进来付出代价,完全是自己儿子用他的性命交换了东西。他不想让自己儿子不开心才会如此,他眼里闯进来的这个男人的命,可是不值一文钱……  “安杰先生……”  童炎玦的话,被小男孩突然出声打断……  “爹地,我想见她。”  --------6022字------  紫蹦哒的说:开始收推荐票了~有推荐票的甩给小妻子啊~各种收推荐票啊,推荐票啊~紫的人生新追求啊··~大家多多给力哈~~~~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拓熙父母的故事)。《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虐+肉的节奏。挑喜欢的菜,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