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18章:破碎的心缝合也有缝(八)

第018章:破碎的心缝合也有缝(八)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26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22
   “爹地,我想见她。”  小手拉着大手,侧头仰起小脸,看着安杰罗。  他很少对自己的爹地提出要求,因为他什么也不缺。什么都被安排的好好的,衣食住行,甚至这里连孩子玩的所有娱乐项目,都有。  这算是第一次,儿子主动对他要求什么。  “为什么?”  安杰罗很诧异,儿子从小就不喜接近别人。家里之所有人这样少,完全因为儿子不喜有陌生人的存在。所以,那些保护宅邸的人都藏在隐蔽之处,不会被儿子看到。  只是,这一次,一张照片竟然让儿子涌起要见的心。  “我喜欢她。”  几个字,从小嘴里吐出。眸子里透着坚定的光芒,这样看着安杰罗。  是少自有。第一眼,他喜欢照片上的女子,只是一眼,便已经让他有一种想要靠近的感觉。  所以,他想见她。  “好。”  一个字,安杰罗给了儿子许诺。因为是儿子主动的要求,而他,疼爱儿子是出了名的。即使对方是风擎宇,一个整个意大利都忌惮的人物,但是……  只要儿子喜欢的,想要的,他都会倾尽全力为他拿到,夺到。  ********************************************  西西里岛  袁点点离开后,风擎宇有三天未出现。每餐都会固定把食物送来,而沙贝儿并未抗拒吃东西。只是,每餐吃的都很少。  与外界完全隔绝着……  沙贝儿的情绪一直处于紧绷状态,她知道风擎宇说出来的话从来都不是简单的威胁而已。  他说,要让自己生不如死,那一定会如此。  现在,最让自己痛苦的莫过于和他做亲密的事情。  无爱而性,特别是心里如此排斥的情况下,如果真的被他碰,自己还不能寻死,那将会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沙贝儿只要想到要和风擎宇发生过于亲密的事情,她浑身都有种发寒的感觉。身体里的温度都在迅速的抽离着,寒意肆意,即使窗外的阳光,正午时分阳光正是最暖之时,依然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风少。”  一直如此的紧绷情绪,在听到外面人叫风擎宇的时候,沙贝儿的身体迅速绷紧。几乎是立刻站起身,浑身处于一种警备的状态。  看着有人打开门,而风擎宇迈步走进来,立刻有人关上了门。  风擎宇的目光从走进来后,目光便直接的落在了沙贝儿的身上。  她眼底的防备,她绷紧的作战状态。  她最怕的,果然是如此……  面上并没有过多情绪,伸手脱掉自己的外套,扔于一边。  修长的五指慢慢的解着自己的衣服,扯开的衣服领口还能看到那包扎着纱布的伤口。  在衣服解开的时候,沙贝儿一眼便看到他身上那些伤痕,若隐若现。露出来的肌肤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比几年前记忆当中的要多上好多倍。于妈口中的自我惩罚,沙贝儿这个时候,算是明白了一些。  脱着衣服,一边往沙贝儿走过去。  沙贝儿很努力的想要挺直背脊,但是,却是无法在风擎宇那透着明显意图的情形下,真的可以保持镇定。真的可以任他靠近自己,再做亲密的事情。  “你别过来。”  沙贝儿早已经为自己准备好,在看到风擎宇毫不遮掩意图的动作,那迈过来的步子,一步步充满着侵略性。  在风擎宇拉近两个人的距离时,沙贝儿立刻拿起放在一边的水果刀往自己脖子上一架,目光充满倔强的看着风擎宇。  “你敢动我,我就敢死。”  水果刀不客气的压在大动脉处,往里按,水果刀已经直接划破了一些肌肤。  她并没有开玩笑,她也并不是简单的威胁一下。  “你似乎忘记了我的话。”  风擎宇见着锋利的水果刀划破了娇嫩的肌肤,鲜血几乎是立刻顺着刀锋溢出。她的脸上有一种执着的抗拒,只是那样的倔强在听到风擎宇的话时,力道明显一松。  他三天前离开的时候,曾经说过,如果她敢死,那么生不如死的人便只有童炎玦和童莉亚……  拉近的距离,风擎宇已经站在了沙贝儿的面前。并没有伸手去抢了沙贝儿手中的匕首,而只是用那双似能穿透人灵魂的眸子看着沙贝儿,看进了她眼底的最深处。  他看到了她的犹豫,看到了她握着水果刀的手慢慢的松开,移开了自己大动脉的位置。  看到了面部表情的松动,看到了她眼底的那抹担忧。  为了另一个男人而涌现的担忧……  她的绝决在面对另一个男人的生死时,犹豫了。  她对他的狠,他的生死与痛苦她丝毫不介意。而能阻止她拿生命做赌注的人是另一个男人……  风擎宇眼底的那股子阴霾是越来越深,两个人靠的太近,他清楚的看到了沙贝儿眼底的那所有变化。这种变化,对风擎宇来说,更是挑战了他的傲气。  一个曾经心里满满都装载着他的女人,竟然胆敢让另一个人进驻了她的心。  如果她刚刚直接在听到他的话后,继续往下按的话,他不会有这样大的怒气。  “不要伤害炎玦和莉莉,他们是无辜的。风擎宇,这是你和我之间的战争,不要牵扯无辜的人进来,有什么怒气只管冲着我来。”  沙贝儿的面上有着一丝松动,手中的水果刀从脖子上移开,扔到一边。  也许上天安排她认识风擎宇,她的人生便只能向着一条不归路而走。  一路的荆棘,满身的疼痛。  就连最终,她做到让他痛苦,她也依然痛苦着。  这一生,她不能再拥有平静的幸福。不死不休,与风擎宇的纠缠,当真要如此吗?  “他对你如此重要?”  眼神里透着的是沙贝儿不懂的,两个人的距离很近,沙贝儿未曾移开目光,看着风擎宇。脑海里闪过童炎玦。  这四年的相处,点点滴滴都在心潮中涌动。  润物细无声,有一种感情让你觉得很温暖。  生活中的点点细节,是他对她独有的疼爱。  细数起来,除了送她珍惜外,他未曾为她大手笔做过什么事情,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让人想到便会心跳加速的事情,但是,一日又一日,那些个噩梦袭来的夜晚,每一晚睁开双眼都能看到一双温暖的眸子,满是心疼怜惜的看着她。  那些失眠的夜晚,有一个男人那样无私的陪伴着她。即使不言不语,他用他的方式陪着她。  他给了她从未拥有过的温暖,风擎宇是她认识 外面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让她觉得心湖涌动,难以忘怀的男人。  她的单纯感情世界,因为风擎宇而有了色彩。所谓的一见钟情,她曾经在风擎宇身上淋漓尽致的体现过。  她曾经单纯的不识人间的险恶,曾经以为爱情便是付出,等待。当得不到的时候,她学会的是放手。这个男人,让她从不识情滋味到深深的体会到爱情的苦究竟有多苦,痛有多痛。  脑海里浮现的画面,太多。  一时间,沙贝儿没有说话。  一个答案,很重要。  她心底很清楚。  承认与否认之间,他的性格,她怎会不清楚。  从Alberto,从冷风……这一次,是炎玦。  Alberto对她来说不重要,只是个过客,她可以不在乎。  冷风对她重要,因为他曾真的关心过她。但是,他是风擎宇的人,她只要远离,不让他卷入她和风擎宇之间便可以。  而童炎玦……  这个她不能让他受到伤害的男人,这个对她来说很重要的男人……  “不。”  一个不字,是她给的答案。  摇头,否定了童炎玦的重要性……  一个不字,未曾让风擎宇的怒气稍减。她的演技再好,在提及童炎玦的时候,那一时没有防备透露出来的讯息,聪明如风擎宇怎会捕捉不到。  之前她小心翼翼的演出,让他未曾真的防备,才会掉进她设的局里,惨败收场。而现在,她还试图用她的演技来糊弄他。  如同让他在同样一个地方再跌倒一次,他的人生,除了程贝贝,还有睿睿的那次意外,还从未脱离他掌控的事情。  沙贝儿,成了第三个,也是最让他觉得愤怒的。  那种傲气被别人设计而被踩在地上的感觉,实在太糟糕。  “呵。”  风擎宇的薄唇轻勾,眸子看着沙贝儿。已经收敛了自己所有情绪的沙贝儿,在他的面前,想要不被他看透,会如此,完全只是因为想保护另一个男人……  一步的距离,只是轻易间便是拉的没有一丝缝隙……  沙贝儿的后脑勺被扣住,他的薄唇近距离的靠近……  他懂得如何让沙贝儿最痛苦……  如同她懂得,怎样让他最痛苦。  他不是什么善人,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  这个女人,从走进了他的世界里,答应留下来开始,他便未曾想过要放开手。  既然已经如此,这辈子注定活都在痛苦当中,入地狱,便一起。  “沙贝儿,一起体验地狱般的日子是怎样的。”  言落,薄唇已是落下。她眼底的嫌弃未曾让他退开,只是更加紧迫的逼近。  后扣着的大掌,轻松的把沙贝儿的气息拉近。两个人密切的贴合在一起,让她无法拒绝,无法闪躲。  没有什么温柔,也没有什么挑/逗。只是单纯的用着他的唇舌在她的世界里翻搅着。  大手,不甚客气的开始扯着沙贝儿身上的衣服。冰冷没有一点温度的大手在扯开衣服的时候,直接滑了进去。  她很瘦,几年也未见长一点肉。长期的失眠让沙贝儿根本就长不起来肉,即使平时的餐食搭配的很营养健康,也未曾让她多长一点肉。  沙贝儿瘦,但是该有的地方都有。  风擎宇的大手依然完美的罩在上面,把她的柔软收纳在他的五指里。柔软的触感,挑动的是身体的欲念。  身体的纠缠,再无一丝期望的渴能。只是单纯的在泄yu,单纯的让她与他一起入地狱。  如果未来的路必然要在地狱里沉浮,那么沙贝儿一开始便处了这个局,除非死,否则,休想挣脱这地狱般的生活……  他有多痛,她便要与之一起痛苦。  不死,不休。  除非她死,还不允许她寻死。  沙贝儿无法闭合自己的唇瓣,任由风擎宇的唇舌侵占着她的世界。  她很瘦,他微用力,她整个便镶嵌入了他的怀抱里一般。他的手臂微用力,便像是能捏碎她的骨骼一样。  她需要仰头承受他的吻,他的大手罩在她的柔/软上,而一手按在她的后脑勺让他的大手更加贴近她的柔/软。  身体被他主宰着,几步后退,已经到了落地窗边。窗下,是他的人。为了防止她从窗子跳下,他早早在那里安排的人。  被按在窗上的时候,下面便是站着的四个人。  没有拉的窗帘,她被按在窗子上,只要他们一抬头便可以看到,她正和风擎宇做什么。  显然,风擎宇并没有打算要遮掩什么。他在用他的方式折磨她,她懂。  这种受辱的感觉,会凌迟她的心。  他在摧毁她的意志力,在等待她的崩溃……  她的报复,是彻底的惹怒了她。即便是袁阿姨离开时,为她说话,也不能改变他内心想要做的事情。  与他,当真只能以这种方式,不死不休。  吻,吞噬性的啃咬着,没一丝温柔咬破她的唇瓣,吸食着鲜血,像头凶猛的野兽。  大掌顺势而下,沙贝儿的没反应在风擎宇解他裤子的时候,眼底终还是浮上了情绪……  这种情形下与他每一步的亲密都是一种凌迟,真的做了,更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他的大手,利落的扯下她的衣服。沙贝儿的拳头用力的握紧,目光直接的看着风擎宇。他同样睁着双眼,看尽了她脸上的挣扎,想要装无所谓却敌不过即将要发生的事情而带来的折磨……  他的目的,显而易见的轻而易举的达到了。  他与她之间的差距,从来没有一丝改变。她想做什么,需要漫长的时间,要一步步走的稳稳的,小心翼翼方能做到还不能保证成功与否。而他,想要折磨她,轻而易举……  如若真的无所谓,便是把自己看的太过于高。  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自以为可以应付,却没想到,再次这样接近亲密,是如此的折磨……  一个不要在喉间,吐不出来。无法示弱,也不想示弱。  松开的唇瓣,死命的咬着,身体那么清晰的感觉到他手掌的温度,他在凌迟着她,他的五指冰冷的程度未曾改变,并未因为在她的身上油走而有任何的温度,与以前完全不同。  他,并未真的那样动情。只是,用着这种方式,在羞辱她。看着她强撑着,看着她在这种情形下,受着折磨……  身体,干的厉害。  时时刻刻的紧绷,感觉到他的五指不留情的在她身上蹂躏着。  地狱,这便是他要拉她一起入的地狱。  她不愿意的事情,他会让她不得不去随他一起做。  在风擎宇脱下她的衣服,随意的拉开自己的拉链。那刺耳的声音,仿佛是在凌迟着她的耳膜,倔强的睁大的双眼,最终还是在听到拉链被拉开时,感觉到绝望的时候,闭上双眼。  她,无法真的无所谓。  “即将和一个恨入骨的男人做难受吗?”  看着这个如同恶魔般的男人,细数认识到现在,风擎宇未曾真的如此残忍成这样。他的表情,他的眼神,都一一的说明了他的想法。  他是真的要拉她一起进地狱……  所以,他用着她觉得最折磨的方式,来折磨她。。  他并没有立刻占/有她,而是让她在边缘间,沉浮着。  她看着他眼底的那明显的冰冷,他周身的寒气未曾散过。他的身体很冰很冷,眼神更是没有温度。他的薄唇轻抿着,上面还沾着咬破她的唇瓣的鲜血。  “未来,你将会在这样的日子里无止境的折磨中度过。”  风擎宇的薄唇冷漠的勾起,拉起她的腿……  “不……”  终还是无法无动于衷,在他冰冷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大腿的时候。沙贝儿手推上了风擎宇的胸口,一丝无法撼动的抗拒。  “沙贝儿,你没有资格拒绝,甚至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冰冷没有情感,他的冷漠,令人发指。  他在她的面前,冰冷却不残忍。而现在,他的残忍是明显的。  扣扣……  “风少。”  冷风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打断了里面正进行了一半欢/爱。风擎宇的身体并未立刻离开,但动作的确是稍停。  冷风不会为了拯救沙贝儿而来,会出现,必然是有事情。  “童炎玦来了,和安杰罗一起。”  简单明了……  炎玦……  沙贝儿满是绝望痛苦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担忧的光芒,他为什么会来西西里岛……  他那么聪明,应该知道,他根本就无法撼动风擎宇。他来,只是让风擎宇有理由伤害他。最终的结果,可能是连命都会丢在西西里岛。  那眼底一闪而过的惶恐担忧,尽入风擎宇的眼底。  风擎宇嘴角的寒气更甚……  风擎宇松开沙贝儿,沙贝儿身体软软的滑下。后退一步,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而沙贝儿衣衫不整的滑坐在地,看着风擎宇整理着自己的衣服,那表情,让人看不透他究竟是在想什么。  只是,炎玦主动的找上门,那个安杰罗是什么人……  风擎宇在意大利是什么样的地位,早在她怀着睿睿时试图逃离便已经很清楚。他在意大利拥有怎样不能被撼动的力量,而那个安杰罗能够改变什么。  但是炎玦也不是不用脑子,只会冲动行事的人……  手护着自己,看着风擎宇整理好自己。  他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她试图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能说什么。  他和她之间,早已经是没有任何能够沟通的境界。她恨他,而她所做的,又何尝让他不想折磨她。  门打开,沙贝儿环住自己。冷风站在门外,还有守着沙贝儿的人目光都不斜视,未曾往里看。但是,沙贝儿在门打开的时候,还是觉得狼狈尽显。  “人在哪?”  风擎宇未曾走离,只是站在门口,丝毫未曾为沙贝儿此时的狼狈考虑。  余光,看到里面的沙贝儿。却只是 一眼扫过,又快速的收回。心被压进了最深处,面上没有任何波动,好似未曾看到沙贝儿的狼狈。  “刚到西西里岛。”  “嗯,让白雪去安排。”  “风少……”  冷风看着风擎宇,声音略压低……  低语了一句,并未让沙贝儿听到。风擎宇听后,面上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点了点头。  “下去。”  “是。”  冷风点头,风擎宇的意思已经很明了。的确,在意大利风擎宇可以不买任何人的面子,却不能不卖安杰罗一个面子。毕竟,他是意大利任何人能不得罪便不得罪的人。  他的确奈何不了风少,但是,与安杰罗成为敌人是最下下之策。  冷风未看沙贝儿,直接去执行风擎宇的命令。  沙贝儿的目光看着未跟着离开的风擎宇,看着他站在那里,目光看过来,与她的眼神交汇在一起。  “不想见见童炎玦?”  薄唇轻启,那眼神让人猜不透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试探,还是真要带她去。或是想要让她亲眼看到童炎玦惹上他的后果是什么……  沙贝儿的浑身寒意侵蚀,她没有想到的是那么聪明的童炎玦会在知道风擎宇之后,会挑上风擎宇。  她联系不上他,无法阻止他要做的。  风擎宇的话,让她捉摸不透,但也只能去赌。见到了童炎玦,也许还能阻止一些什么。即使知道,机率是微乎其微……  “你要带我去?”  -----求啊求红包~这周有红包加更~红包过10000加更2000字~各种求红包啊求动力~~-红包,都跳进亲妈的碗里来吧~---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拓熙父母的故事)。《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虐+肉的节奏。挑喜欢的菜,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