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19章: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第019章: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292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23
   (这是逼着我把标题都写成,求推荐票的节奏啊~紫要推荐票啊~动动小手,推荐票都跳进紫的碗里来~)  “你要带我去?”  沙贝儿本是双腿无力,衣服凌乱的在身上,身子被风擎宇刚刚弄的很疼。打开的门,狼狈异常。环抱着自己,想要遮住自己身上露出来的肌肤,只是……门外那两个人目光直视着前方,完全不会回头看一眼,沙贝儿环着自己慢慢起身,拉好自己的衣服,当着风擎宇的面整理好自己。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风擎宇……  风擎宇未说话,目光从沙贝儿的身上收回,转身便走。  沙贝儿立刻跟上,这一次,门外的人未拦着。沙贝儿看着前面风擎宇的背影,能确定,风擎宇是真的要带自己去。  只是,为什么……  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沙贝儿快速的迈动步子,跟在风擎宇的身后,追了上去。  ***********求推荐票*******求红包**********  车内,安静,封闭的空间里,窒息。  沙贝儿坐在车的一侧,余光看过,风擎宇的面色上,揣摩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  他在想什么,她是真的看不透。  车,在向前行驶着。  开出袁宅,又向前行驶将近二十分钟,这才停下。  一排排的车,都是风擎宇的人。沙贝儿心中担忧,不知道那个安杰罗是什么人,在风擎宇这样的势力之下,他们送上门来后果会是如何。沙贝儿想都不敢想,心中的担忧,无法言喻。  “风少。”  整齐的声音,在风擎宇下车的时候。沙贝儿跟着下车,目光忍不住的四处在看,并未看到风擎宇以外其他的人。  “风少,安杰罗十分钟后才会到,说临时有事。”  “嗯。”  并未多言,风擎宇直接迈步往里走。  一行人都留在外面,白雪在外等着安杰罗,而冷风则跟在风擎宇身后走进去。沙贝儿在听到白雪的话时,收回四处搜寻的目光,跟着风擎宇走了进去。  偌大的室内,风擎宇坐在沙发上。沙贝儿则站在离风擎宇几步远的地方,浑身说不上来的紧绷。不愿意去靠近风擎宇,即使身体还在不舒服,也不愿意迈步走到风擎宇的身边坐下。  不想靠近他,如果不是不得已,她不愿意和他在同一个空间里。  当伤害在心底刻下伤痕,点点滴滴都成了无法磨灭的痕迹。她的心底满满都是风擎宇给的伤痕,一道道,如此的清晰。而她同样的在风擎宇无坚不摧的心底,刻上了一道永不可磨灭的伤口。  一起下地狱……  嘴角的弧度微微勾起,她与他都已经没有拥有幸福的权利,没有了希望的人生。  不死不休……  目光,扫过坐在那里的风擎宇。里面并没有人,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坐在那里,浑然天成散发出来的压迫力,无法遮挡……  她不知道风擎宇为什么要带自己来,是想让自己亲眼看到炎玦在他的王国里受到怎样的待遇,还是想让她知道,在意大利,他的权利究竟有多大。让她清楚的知道,这辈子她都要被他掌控在手心里,不死不休。  担忧童炎玦,却不敢表现的太明显。  她摸不透自己对童炎玦的在乎会不会害了童炎玦,因为无法揣摩出风擎宇的情绪,沙贝儿的表情努力保持着平静,一双眸子却无法真的静下来。  各自的心思,没有言语的时间,偌大的空间,十分钟显得特别的漫长……  ***********求推荐票,求红包***********  一辆车,以极度慢的速度开过来。在车停下的时候,慢慢的后面也跟着开来几辆车。  车门拉开,一道修长的身影从车内下来,面色看不出什么情绪。显然并没有觉得里面风擎宇在等待,他应该表现出焦急……  这应该算在意大利,唯一一个故意让风擎宇等待,却没有表露出任何一点异常情绪的人……  “斯,到了。”  伸出的五指,骨节分明。保养得宜的五指非常漂亮,显然是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在安杰罗伸出五指的时候,一双小手,搭上了安杰罗的手。。  安杰罗,母亲是韩国人。拥有一头黑色的头发,长像阴柔,偏向母亲。远远看来,像一个长相漂亮的女子一般。只是那修长的身材,不壮硕却也不让人感觉到单薄。  他的身上,蕴含着力量。即使,此时他身上感觉不到一丝威胁感。  但是安杰罗是什么人,知道他的人绝对不会被他一张无害的脸所欺骗。  从车里下来的小男孩看不到长相,戴着帽子,围着围巾,穿着与安杰罗同款的衣服,手在牵着安杰罗的时候,便握紧他的手,被他牵出来。  面对着一堆穿着同色系衣服的男人,脸上并没有任何惧色。只是对突然多的人,表示不喜欢的皱了皱眉头。  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不喜欢接触人。内心潜意识的在排斥着陌生的人群,除了爹地,他不愿意接触其他人。外面的环境,他并不喜欢。如果今天不是为了照片上的姨,他不愿意走出家里到这么多人的地方。  “很快就回去。”  “好。”  对于安杰罗的话,深信不移。是一种依赖,也是一种信任。信任自己的爹地,许诺他的一定会做到。  “我们进去。”  “好。”  安杰罗牵着小男孩的手,往里走。童炎玦是跟着下车的,只是安杰罗的眼底根本就没有看进他。只是牵着小男孩,一步步的往里走。  童炎玦明显迫切,下车的时候,目光看向四周。他心里知道,风擎宇的势力,也清楚,安杰罗过来就是要把蕊蕊带走。他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的儿子一句想见蕊蕊。  这里,都是风擎宇的人,安杰罗即使有带人过来,和风擎宇的人相较而言,差距不是一点两点。  现在,他迫切的很想知道,蕊蕊究竟有没有受到伤害。  他实在没办法想象,蕊蕊在风擎宇的手中,究竟会受到怎么的对待……  外界对风擎宇的传闻只是限于那些,因为从来没有关于女人的话题,所以,不知道风擎宇和蕊蕊究竟是怎样的牵扯。也不知道,三天前说会离开的蕊蕊没有离开,是为了什么……  风擎宇的性格,本就是没有人真正捉摸的透。熟悉他的人,不会去说。不熟悉的人,传出来的人都是自己猜测的性格。  这样一个站在顶峰可以称之为王者的男人,真的不知道,对待贝儿,他会是怎样的手段。  一想到,便会坐立难安,恨不得立刻把贝儿带离风擎宇的身边……  守在外面的人在看到安杰罗的时候,每个人眼底都有好奇,一个长的如此漂亮的男人,怎么会是别人口中津津乐道的男人。风擎宇是意大利的神,而安杰罗便是意大利最神秘的男人……  一个也可以称之为传奇的人物……  对于众人的目光,安杰罗仿若没有看到。只是牵着包裹的严实的小家伙,每个步子都是体贴的照顾到小家伙的步子。两个人走的很慢,在那一排排人探究的目光里,恍若无人一般。  这平常人在这样的排场里,都会内心发寒,但是,看安杰罗,面上没有任何的俱意。他牵着的小孩子,虽然看不到脸,但是那步子和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感觉不到他任何的畏惧。  童炎玦跟在两个人的身后,对于安杰罗这胜券稳握的模样,竟然能够一个人都不带的就深入风擎宇的世界里。  碍于前面两个人的步子很慢,童炎玦即使再急切,也只能放慢步子。也想不到危险,只是很想确定,蕊蕊现在究竟怎样。  一路走进去,直到看到白雪。  白雪在看到安杰罗的时候立刻迈步子,快几步的迎了上去……  “安杰先生,请。”  拉近的距离,客气生疏。而当她的目光,触及站在安杰罗身边的小男孩的时候,有些微微的错愕。安杰罗孑然一生,曾经有传闻过安杰罗并不喜女人。更传闻,他与自己的舅舅有着一段震惊外人的纠缠。传闻,安杰罗疯狂的迷恋自己的舅舅,不顾一切的要和自己的舅舅在一起。  甚至,差点强了自己的舅舅。  因为承受不住外人的目光,他的舅舅承受不住压力,远离了意大利,失踪。有人说死了,也有人说改名换姓了,只是不愿意见安杰罗。  但这只是如同现代传出古代的野史一样,没有人知道这究竟是真是假。  因为安杰罗本身就不怎么在外活动,所以,对于外界来说,他本来就是神秘的存在。这样的传言不知道是为了中伤他们的家族,还是是真的。  虽然说是传闻,不知真假。但可以确定的是,安杰罗这些年来,并没有听闻有娶妻,也未听说过,和哪个家族的女子有纠缠过。此时,看着安杰罗牵着一个小男孩,两个人之间的感觉,看起来就像是父子。  什么时候,安杰罗有了孩子。外界都传闻,安杰罗未曾娶妻,也未听闻他有收养过孩子,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孩子。  白雪平时也是冷情惯了,但实在是因为现在面对的是安杰罗,以及可能是安杰罗儿子的小男孩。所以,白雪的目光不由的多看了几眼小男孩,好奇心一涌而出,有些探究的看着小男孩,似乎是试图从他的身上寻找一些蛛丝马迹。小男孩戴着帽子,裹着围巾,小脸几乎都被包裹在里面。只有一双黑宝石头般的眼睛,没有波动的注视着前方。  似乎很不悦白雪的目光落在小男孩的身上,安杰罗嘴角的笑容并没有隐去,只是一直平静注视前方的眸子,目光慢慢转向白雪,眼神里闪过一抹杀意……  “这双漂亮的眼睛没有了会很可惜。”  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如微风轻拂面。轻描淡写却透露着血腥。他眼神里的意思很是明显,如果白雪再多看一眼,那么那双眼睛会没了……  白雪心中一寒,身为杀手,手中沾染的鲜血不是一点两点。也不是没有遇见过危险,除了风擎宇之外,她还没有遇到一个人,只是一个眼神就会让她心中有着寒意侵蚀……  他似是没有感情的男人,那双眼睛薄凉的让人心寒。未曾因为白雪的美貌而有任何的波动,那清冷中带着阴寒的气息,透过白雪的眼睛,直达她的内心。尖锐,而犀利直接……  白雪几乎是立刻就收回了看着他身边孩子的目光……  “请。”  白雪心惊之下,低头再不敢去探究他身边的孩子……  安杰罗仿若未见到白雪的变化,刚刚的一句话,便如同两个人熟悉的人聊天。不见任何的剑张跋扈,却又是无形中狠戾难掩.。  对于无形中威胁了白雪这件事情,安杰罗的表情平静的不像是说出这么血腥话一样。依然是紧握着孩子的小手,步子没有顿,一步步往里走,嘴角更上扬一些,这是对于白雪的自觉很是满意。  门口,冷风守在外面,在看到安杰罗牵着一个看不到样子的小男孩走过来。刚刚白雪和安杰罗之间的互动对话,他有听进耳里。目光并没有往安杰罗的身边的男孩看去。  他的性子本来也很淡,在沙贝儿的事情之后,为人感情这一方面更是淡不可闻。  他不似白雪,还会有好奇心。他是完全对安杰罗没有好奇心,长了白雪好几岁,经历也比白雪多。对于安杰罗这样的男人,他很清楚他不似表面那样的无害。  他说出来的话,可不只是威胁。如果真的要了白雪的一双眼睛,他很轻易的就能够做到。  目光,从安杰罗的脸上移过,看向两个人的后面的人……  童炎玦,那个在资料中见过的男人。  他就是贝儿现在在乎的男人吗?这样一个男人,在意大利来说,还算不得一个人物。只是在律师界小有名气,但在风少的眼底,微不足道。甚至,连他都未看进眼底。  他,完全无法与风少相比。他不屑于这样一个男人,未曾放进眼底。  但是此时,却有些改观。跟在风擎宇身边太久,风少所在的地方,都会给我无形的压力。一路走来。风少面临了太多的黑道数一数二的人物。但不管是白道还是黑道,见到风少都会有一些气场上被压的情形出现。  特别是比风少的实力弱的一些人,即使是大风大浪中走过,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形,能做到面不改色的人,并不多。那些大人物也不见得能做到。这个男人,并不是有勇无谋。联想到之前,沙贝儿要离开的那天,风少曾让他去外带童炎玦。  但是童炎玦竟然已经离开,并没有因为有意外,而不知深浅的闯袁宅。  此时看来,他并非贪生怕死。而是,有绝对的聪颖。  外面的那些人,加上这走廊上的人。无形中都能让道上数一数二的人物,有着无形的压力。  安杰罗算是黑白两道都油走的人物,面对这样的架势没有任何反应很正常。他的实力造就了他不需畏惧,但童炎玦不一样。  现在看来,童炎玦并非那样不堪。即使他没有绝对的实力,但是,他的脑子不错。而且,看他竟然有勇气挑战风少,对沙贝儿的心意怕也是不浅。  能够为了一个女人,想方设法的找到安杰罗,挑上风少。单凭这份聪慧和勇气,便值得让人多给些注意力……  目光里带着探究扫过童炎玦,不着痕迹的收回再停在安杰罗的身上。只是看了一眼安杰罗,主动的推开沉重的大门……  “请。”  客套的言语,立于一边,看着安杰罗牵着小男孩往里走。童炎玦在经过冷风身边的时候,不由看了一眼冷风。这个男人,从一开始的目光便一直在自己的身上。  迎上冷风探究的目光,童炎玦并没有过多的放心思在上面。目光只是看了一眼,便已经迫不及待的跟在安杰罗的身后走了进去。三人走进去后,那扇沉重的大门也随之关上,阻隔了外面与里面的世界。  听到开门的声响,沙贝儿几乎是立刻把目光看过去。  最抢眼的应该是安杰罗,但沙贝儿一眼看过去,第一眼注意到的不是漂亮的过分的安杰罗,也并不是她担心的童炎玦。她知道童炎玦一进来,目光第一时间就看向她。她很熟悉童炎玦的目光,可是,却没有迎上去……  目光,直直的看着安杰罗手上牵着的小男孩,她能感觉到从进来后,那小男孩的目光一直投在她的身上,眼神纯净直接的看着她……  进来的三个人,每个人的目光,都是第一眼看向沙贝儿的。  沙贝儿能感觉到一道不熟悉的目光,是来自于安杰罗的。他的目光很平静,但是又透着一丝深究的感觉。让人捉摸不透,也猜测不出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是淡淡的眸色,好似路人擦肩时的目光一样。  另一道便是童炎玦,他的目光,她已经被注视了四年。只是现在童炎玦注视她的目光里,多了一丝以前不曾有的。她的心底能感觉得到童炎玦投在她身上的目光里有着担忧,正在上上下下打量着她。  应该立刻回应一个眼神告诉他,她很好。  只是,现在,她的目光,在看过去的时候,三个人她第一眼便已经自发的把目光看向小男孩。看过去后,其他两个人的目光都已经被她完全的忽略了。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她与小男孩。  目光像是被定格住了一样,定在小男孩的身上,怎么也移不开。  小男孩的脸被因为帽子和围巾的关系遮挡着,只露出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一般。如此直接的从进来后,便一直看着沙贝儿。她的目光从他的身上移不开,小男孩的目光也同样看着沙贝儿,也同样不曾移开。  专注的,认真的看着沙贝儿。眼底清澈,如同这世间最美好的存在。那双眸子,在记忆的深处,如此的熟悉。只是一眼,便已经撞进了灵魂的深处。无法挪开,无法抗拒。  这个眼神……这双眼睛……  无数次,她的睿睿也是用着这样的一双眸子看着她。然后张开双臂,迎向她。  姨……  耳边,仿佛已经听到了小男孩张口叫自己姨。不敢过于外放自己的情绪,不敢让自己的眼泪模糊视线。不想任何其他的情绪影响到了她去看清眼前的小男孩,这样的情绪起伏,在心底迸发着。  沙贝儿眼眶很红很红,眼泪不停的往下压。用力的咬着唇瓣,害怕自己的情绪颤抖出声。身体颤的不成样子,垂放在身边的两手,哆嗦个不停。有多激动,又有多害怕,她心底清楚。  他……  他……  好像睿睿……  好像好像她那已经不在的宝贝,明明知道没有希望,可是,看着眼前的小男孩,却是无法压抑住心底的那丝期盼。上天,是否能够怜悯……  她只求这一点怜悯……  “睿睿……”  不由自主的喃喃出声,沙贝儿像是陷入了一种魔障了一般,目光看着小男孩,步子已经不受控制的迈出,慢慢的一步步的走向小男孩。步子迈的那样小心翼翼,一步一步,那眼神脆弱而害怕。  不敢眨眼,害怕一眨眼眼前的小男孩便会如同泡沫一样的消失不见。  多么害怕,这是一场梦。是自己的幻觉,她想要靠近,想要碰触,想在感受真实。  风擎宇本来是坐在那里,在安杰罗进来的时候,也并未起身。安杰罗是人不愿意招惹结仇的人,但并不代表,他会畏惧他。  坐在那里,浑身的气势浑然天成。  气势,便已经有压倒性的之势。  只是这样的气势,在听到沙贝儿嘴里昵喃出睿睿的时候,身体突然绷紧了。那维持着的冷漠和冰冷,在听到睿睿两个字的时候,双眼迸发出一股子从未有过的外释气息,几乎是立刻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因为小男孩的眸子从进来便一直看着沙贝儿,所以风擎宇转头的时候,并没有立刻撞上小男孩的目光。只是即使如此,看着那双正看着沙贝儿眼睛的眸子……  那双相似的眸子,熟悉的撞进了心坎处……  “睿睿。”  风擎宇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本是充满压迫气息的情绪瞬间而变……  ---------6139字--------  异小跳疼。关于加更:本周红包每过10000加更2000字~无上限~~求啊求啊求红包~~~小二货咬着手指,可怜巴巴的瞅着你们~~红包都快跳进小二货的碗里~~虐待二货麻麻最好的时机~懒麻麻难得会勤快啊~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