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21章: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第021章: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1241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24
   (求啊求推荐票~~~~推荐票都跳进紫的碗里来)  那双眸子看着风擎宇,眼底有着防备和排斥。  在他的眼里,沙贝儿是他想要接近的人,而风擎宇却是一个陌生人,对陌生人,他向来都是防备和排斥。并不喜被陌生人碰触,在敏锐的感觉到陌生的气息袭来的时候,便做出了最直接的反应。  因为最孩子最直接的反应,也就是最直接的利刃,直接刺进了风擎宇的胸口……  防备……  排斥……  这样的讯息堪比拿着利刃直接刺他的心脏,疼的让风擎宇面色血色尽失。失了态,无法维持的形象。在看到小男孩对他的排斥和防备时,简直无法掩饰脸上被刺激的痛楚,瞳孔里,满满的都是无法压抑住的痛……  “睿睿……”  薄唇中吐出的两个字,带着痛苦和不敢置信。他对沙贝儿的依赖和喜爱那样明显,但对自己却是那样的排斥。  “睿睿……”  怀里一空,沙贝儿本是闭着的双眼立刻睁开。在看到小男孩快速的后退几步,退到了安杰罗的身边,那双眼睛一脸排斥和防备的看着她的身后,而从情绪中回过神来便听到风擎宇的声音在耳后响起。刚刚完全沉在睿睿可能还活着的喜悦当中,完全忽略了这里还有一个风擎宇的存在。  此时,睿睿从怀里离开,怀中一空。那刚刚有些温度的心,此时一阵空以及一阵冷意袭来,给她温暖之源离开心中空的厉害。那种感觉,比死还难受。  “睿睿。”  眼见着睿睿后退几步,离开她伸手可及的位置。沙贝儿双眼迸发出一丝恐惧,害怕失去的恐惧。她不能再失去睿睿,不能再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  失去太痛,如果给了希望再失去,会是怎样的感觉……  她的人生会再次被摧毁的一点信念都没有……  “风擎宇,你想做什么?”  站起的身,拦在了风擎宇的面前。如同老鸡护着小鸡一样,张开双臂把小男孩保护在自己的身后。  双眼防备的看着风擎宇,仿佛他的存在会立刻伤到了身后的小男孩一样。  风擎宇眼底那藏不住的痛楚,是因为小男孩刚刚条件反射的排斥动作。  太直接的攻入他的心,毫无抵抗力的被刺疼。  面前的沙贝儿那同样防备的眼神,护着身后的小男孩,那模样,仿佛他会随时伤害小男孩一样。  那是他的儿子……  他疼在心底的儿子……  他对儿子的疼爱,不比任何人少。  “让开。”  两个字,从齿缝里吐出。风擎宇的眼神里充满了阴霾之气,看着沙贝儿眼神在凌迟着沙贝儿。  “风擎宇,你休想再伤害睿睿。”  沙贝儿丝毫不为所动,身后的小男孩俨然已经被她认定为是自己的儿子。那油然而生的保护欲,在小男孩排斥风擎宇的时候,她涌现出来的便是保护之意。  有她在,她绝对不会让风擎宇伤害睿睿。不会让任何人伤害睿睿,她承受不住再一次失去睿睿的痛……  “沙贝儿,让开。”  更冷的字眼从薄唇中吐出,他要确定,眼前这个究竟是不是睿睿。  那种强烈的预感,强烈的冲击力。既然已经无法维持冷静,风擎宇已经不想再隐藏自己对眼前这个像极了睿睿的孩子的渴望。对挡在自己面前的沙贝儿,风擎宇眼底酝酿着波涛汹涌的怒意。  他要确定眼前的人便是睿睿,而挡着他确认的沙贝儿,便成了他的障碍,既然是障碍……  手,扣上了沙贝儿的手臂。几乎没费力的便把沙贝儿往一边拉去,手上一松,沙贝儿已经被推到一边。因为动作太快,童炎玦还来不及防备,便见沙贝儿被往一边推开。  风擎宇的力道过大,沙贝儿本来就瘦,而风擎宇只要稍微用力,更别说现在用的力道因为迫切想要确定眼前的小男孩是不是睿睿而一时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道,只是一甩便把沙贝儿推向一边。那力道,最小的力道也让沙贝儿身体不稳的向后倒。  童炎玦从一开始的震惊,再到现在风擎宇把沙贝儿扔开的时候,立刻伸手抱住了沙贝儿,把惊慌未定的沙贝儿护进了怀里。紧张的看着她,一脸的关切……  沙贝儿被他扔开,而他与小男孩间,便没有了阻挡……  “睿睿。”  眼前,眼底也只能看得到睿睿。  沙贝儿眼见着风擎宇的手伸出睿睿……  “别碰睿睿。”  沙贝儿从童炎玦的怀里起身,立刻要阻拦风擎宇碰睿睿。  是他害死了睿睿,如果眼前的小男孩是睿睿,他没有资格碰睿睿。  沙贝儿被扔开,离风擎宇和小男孩有一段距离,稳住身体再想扑过去阻拦已经来不及,风擎宇的手已经伸出。要把小男孩抱住,带回自己的身边……  一把市面上最新款的手枪,握在小男孩的手中。目光依然是干净单纯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小小的身体却是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别碰我。”  他不喜眼前这个男人,不喜他靠近自己。  一把手枪,被眼前的小男孩握在手中。手枪在手握的稳稳的,小巧的手枪正好适合他的小手。一边的安杰罗在小男孩掏枪的时候已经松开手,而改放在他的肩膀上。  从小,他便喜欢枪。三岁便开始玩枪,一开始是玩具枪。四岁生日的时候,他要的礼物便是枪。一开始害怕他会伤到自己,安杰罗并不同意。但是,为他找的老师却发现他惊人的天赋,明明只有四岁,却是把枪玩的那样灵活。  那种仿真的枪握在手中,有板有眼的。  于是在五岁的时候,送了他现在这把枪。事实证明,他对枪真的有惊人的天赋。枪在手,从未乱用过。此时,见到小男孩第一次对人拔枪。竟然会是意大利最顶峰的男人,自己的儿子真让他骄傲,以及刮目相看……  不愧是他的儿子……  眼底有着赞赏,并没有阻止儿子拔枪的动作。儿子对女子的喜爱很明显,不喜接近陌生人的儿子竟然会主动的靠近那个叫沙贝儿的女子。眼底和脸上的表情是喜爱无疑,对儿子的了解,让安杰罗很是确定。  儿子对女子的喜爱程度……  现在,儿子拔枪以对,是因为他生气了眼前的风擎宇对自己喜欢的人对手。让他产生了更为排斥和不悦的情绪。  先入为主,在听闻那照片上的女子是被人关住,没有自由的时候。心中已经是对他有了排斥,而刚刚风擎宇的一个动作,很明显直接惹怒了小家伙。  早熟的儿子,对于很多事情理解力强的惊人。  明显看着风擎宇的表情,从一开始的努力装镇定,再到现在的失态。  儿子的排斥和刚刚拔枪的动作,把这个誉为冷血动物的男人,刺伤了。  原来。是人真的都有弱点。  就如他安杰罗的的弱点是……  眼前风擎宇的弱点便是自己的儿子……  风擎宇一愣,看着眼前的小男孩,手稳稳的握着枪,那双眸子里更多的是排斥,和对自己的冰冷讨厌。  风擎宇保持着伸手的动作,在看到小男孩脸上的表情时,表情在瞬息间变化着。  不易外露的情绪,却无法遮掩住。一时间,分不清究竟是应该骄傲,还是该觉得悲凉。  “风少好似对我儿子很有兴趣,可惜,我儿子对不喜的人不太友善。”  安杰罗的言词间似在帮儿子解释,但是言词间却是字字在针对。  手安抚的摸了摸儿子的头,目光看向风擎宇。  安杰罗开口,似乎是让风擎宇从沉浸的情绪里慢慢的回过神来。外露的情绪过于多,刚刚的一时间冲击,在失而复得的喜悦里,已经失了态。  目光,从小男孩的脸上慢慢的移开。他手中的枪对他来说并不为俱,一个狙击手的枪,他避开都不困难,更别说是一个孩子了。  能够伤的,也只能因为他可能是睿睿,他充满了歉疚的儿子。  只因为如此,他的排斥和防备才会伤到他。  “从未听说安杰罗有儿子。”  风擎宇站直身体,目光直直的看着安杰罗。在安杰罗开口的时候,风擎宇眼底的情绪已经慢慢的收敛起来。  “我安杰罗娶妻生子或是找人生儿子,还需要通告天下让天下人知。或是,风少觉得我应该生了儿子来特意通知风少一下?”  安杰罗嘴角微微的勾起,那漂亮的不像男人的脸,一笑,别样的媚。却是啐了毒一般,那笑容,让人看着怎么都不舒服。  “斯,别浪费了子弹。”  摸摸小男孩的小脑袋,一句话,毒的要命。  “好。”  小男孩明显很听爹地的话,安杰罗开口,眼神还是防备的看着风擎宇,却还是信任爹地的把枪收起。小手再次放进了安杰罗的大手里,让他握住。  风擎宇的面色绷的紧紧的,对于安杰罗那句句带挑衅的言语,并未听进耳里。  目光只是看着小男孩……  他的儿子睿睿也很喜欢枪,对枪有一种很痴迷的状态。  眼前的小男孩,看年龄,和睿睿差不多。那双眼睛更是像极了沙贝儿,像是睿睿的存在。  安杰罗牵着小男孩往里走,在经过沙贝儿的时候给了一个眼神。沙贝儿立刻跟在他的身后,在看到安杰罗坐下的时候,小男孩跟着坐在安杰罗的对面。  小男孩坐下的时候,看着跟在他身后的沙贝儿。  她的目光舍不得离开小男孩,很怕一个眨眼眼前像极了睿睿的小男孩一下子就不见了。  “姨,坐。”  小男孩明显很喜欢沙贝儿,被沙贝儿那样的眼神盯着,未觉得一丝不适。  言语间没有过多的情绪,但是,那双眼睛却是晶亮的带着喜爱。不似面对风擎宇,那眼神明显的排斥和防备,两者之间的区别,真的很大。  沙贝儿刚刚看着小男孩拔枪的利落动作,实在是很震惊。现在,看着小男孩又是无害的模样,心中未曾有放心的感觉,反而觉得更加的心酸。  眼前的小男孩,让她丝毫不怀疑就是她的睿睿……  眼眶酸涩的厉害,她的睿睿,在离开她的几年里究竟经历了什么……  那么小的身影,那拔枪的动作。他才不到六岁,竟然……  那不是小孩子应该有的动作,枪也不是小孩子应该有的……  对那个睿睿叫爹地的人,沙贝儿的心里多了一丝谴责。但也只是瞬间,便又收回。她没有资格谴责,睿睿离开了她的身边四年多。如果不是那个叫安杰罗的男人,也许睿睿真的回不来了……  她没有资格去说安杰罗的教育方式,能活着,就应该感恩上苍……  小心挪步移过去,坐到了小男孩的身边。双眼,旁若无人的看着小男孩的侧脸。手,一直犹豫的要不要伸过去抱抱他。把他脸上的围巾扯开,让他露出小脸……  小手,再次主动伸出,握住了沙贝儿的手。  “我带你走。”  叫斯的小男孩眼睛真诚的看着沙贝儿,他来这里就是让爹地带走她的。照片里的她,眼睛很漂亮,和自己的眼睛一样。而且那样的眼神,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便觉得很喜欢。  他想要家里有一个像她一样的女人,能够这样的看着他。  特别是刚刚她抱住他的时候,那种感觉,更加证明了他喜欢她,很喜欢她。比大白还能够让他觉得温暖,以后,他就不用在大白的身边寻求温暖。可以靠在姨的怀里,他喜欢那种很温暖很安心的感觉。  以前,爹地不会照顾他。也曾经请过人来照顾他,但是,他都很排斥。而后来,爹地没办法只能自己照顾他。一直到两岁多,他可以自己洗脸,自己睡觉了为止。  “爹地,很厉害。”  似乎是怕沙贝儿不相信,小男孩握着沙贝儿的手,看向身边的安杰罗。  在他的眼里,安杰罗是特别厉害的。  风擎宇在安杰罗牵着叫斯的小男孩坐下的时候,立刻迈步走过去,此时,内心的翻涌的情绪已经被压下。迈步走到沙发的对面,刚刚小男孩的几句话,已经说明了安杰罗会来的目的。  童炎玦站在沙贝儿的身后,对于置身在这里是否危险未顾。只是从进来便一直看着沙贝儿,她除了瘦了一些之外,脸色不怎么好,神情有些憔悴。略红肿的唇瓣,那是怎样造成的他心里清楚。  她,被欺负了……  拳头握起,目光抬起,看向风擎宇。眼底有着一丝阴霾在涌起,风擎宇对于童炎玦的目光未有丝毫看进眼底,只是扫了一眼便收回。在他的眼底,童炎玦根本就不是威胁。也是他不屑对付的人,只要别触及他的底线,他不会主动对他如何。  他根本就懒得把心思放在童炎玦的身上,那在风擎宇眼底来看,都是浪费了他的时间,他现在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小男孩的身上。  身上的冷漠气息又整个回来,包围在他的四周。坐到沙发的对面,目光从小男孩的身上移到安杰罗的身上。  他未说话,安杰罗也未说话。  沙贝儿只是看着眼前的小男孩,手更紧的回握住小男孩的手。又不敢太用力,害怕伤到了小男孩。想要说什么,但是唇瓣一张一合,看着眼前这熟悉的眼睛,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  眼底涌着的泪花,努力的不落下,害怕让眼前的小男孩反感。但是目光又是无法掩饰对答案的期待,对他的喜爱。  “斯。”  声音依然是干净好听,目光看着沙贝儿。小手又伸出,抚上了她的眼睛。  “姨,你的眼睛和斯的好像。”  在镜子里,他曾经不止一次的看到过这样一双眼睛。在看到照片的时候,他便有这种感觉,此时面对面,对她眼底里的情绪,他很喜欢。看到真人,更是喜欢的想要靠近她。  “斯。”  喃喃的开口,还想要问什么,却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没再开口。  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沙贝儿握着斯的小手,坐正身体,目光看向风擎宇。迎上了他投过来的余光,他的目光是看着安杰罗的,但是余光却是看着她和斯的。  他在等待她揭开斯真面目,在等她证明,眼前叫斯的小男孩就是睿睿。  有了明确的答案,他便有理由要回睿睿。  息眼有敏。不管如何,她不能让他得逞。她刚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还好,他还一直没有露出小脸,即使风擎宇心中已经百分之九十九确定,但只要没露出小脸,他也不能确定。  她不要风擎宇再有任何机会伤害睿睿……  见沙贝儿把目光看来,眼底明显有着防备。握着小男孩的手,以一副保护者的姿态对抗着风擎宇。  “爹地,我要姨。”  见两个人最少说话,小男孩转向安杰罗。眼神定定的看着安杰罗,在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风擎宇的瞳孔再次收紧……  睿睿曾经在被带离沙贝儿的那段时间里,睿睿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一句话。爹地,我要姨。要姨。要姨。  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表情,再次有了松动。  瞳孔极速的收紧,那软软的声音,干净。比几年前更清晰的传递出,言词间的依赖一如几年前。  喉咙突然卡的厉害,堵在喉咙口,字眼都吐不出来。  “好。”  安杰罗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儿子的要求,他从不会拒绝。  投在小男孩身上的眼神那样温柔,一个父亲的爱,完全的表露无疑。  “照顾他。”  安杰罗的目光从小男孩的身上移开,看向沙贝儿。小男孩对沙贝儿的依赖很是明显,而沙贝儿看小男孩的眼神,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交给她短暂的照顾小男孩,安杰罗很放心。  “嗯。”  沙贝儿用力的点头,手握着小男孩的手,舍不得放开。  真的很想立刻看清小男孩的脸,如果不是在这里的话……  “风少,我们谈谈。”  目光再转回到风擎宇的脸上时,安杰罗的声音又恢复了正常。嘴角依然有着一丝笑容,眼神却是没有了温度。看着对面的风擎宇,这个意大利的主宰者,一个让人不轻易去敢挑衅的人。  风擎宇的目光看着安杰罗,情绪的起伏,已经被压下。  都是聪明人,风擎宇很清楚安杰罗并不是傻子。也清楚,眼前的情形,让安杰罗能明白什么。其实他的心中早就连最后一分的怀疑都不曾,那一种父子天性的感应,他已经能确定眼前的小男孩就是睿睿……  他的儿子……  安杰罗的目的是什么,他暂时不知。他也不知,为何睿睿会在他的手中。更加不知道,是意外而救,还是一切都是他故意为之。有了睿睿在手,便等于把外界传闻没有弱点的他,掌控住了最无法避的弱点。  如果不是一开始的故意,他的长相与睿睿的长相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相信安杰罗这样聪明的男人,平时不把两个人摆在一起想不到是正常。但是现在他和睿睿两个人在同一个空间里,看到自己这张脸,他想不到是自己的儿子,谁都不相信。  心思深沉,辗转间……  风擎宇起身,向里面走去。  沙贝儿没去管两人,目光只在小男孩的身上。  “姨能再抱抱你吗?”  看着小男孩,沙贝儿小心翼翼的开口。  她没有让小男孩露出脸,不远处,风擎宇和安杰罗虽然走到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但是风擎宇的目光一直看向这边。沙贝儿并未如风擎宇的意而去揭开小男孩脸上的遮掩,只是温柔的看着小男孩……  她不确定风擎宇现在究竟有没有确定他就是睿睿,也不确定他接下来会怎样做。她只知道,不管如何,她都要护着睿睿……  小男孩没有说话,在听到沙贝儿的要求的时候,伸出小手,主动的抱住了沙贝儿。再次埋进她的怀里,小脸贴在她的胸口。  那样的感觉再次袭来,很喜欢很喜欢的感觉。从见到照片的第一眼,小家伙就非常喜欢沙贝儿。刚刚的拥抱更是证明,他喜欢这个怀抱。此时,被沙贝儿抱在怀里,更是没有办法阻挡对她的喜爱。  眼眶酸的厉害,手环住小小的身体。其实不用看他的脸,她已经真的确定,这是她的睿睿……  她的睿睿……  童炎玦看着情绪起伏厉害的沙贝儿,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无声的给予她支撑。沙贝儿抿着唇瓣,没敢再哭,害怕吓到了小男孩……  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只是想把睿睿抱在怀里,紧紧的再也不放开。  什么也都不能再分开两个人,再也不能……  这边的气氛温馨,而不远处的风擎宇和安杰罗之间便有些紧张……  隔着有点距离,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只是看着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安杰罗还是那副淡定的模样,而风擎宇则是身体越绷越紧。随着安杰罗的开口,风擎宇的目光闪动着情绪波动。即使极力的压抑着,却还是控制不住内心惊涛骇浪般的起伏……  安杰罗并不着急,在说完后只是看着风擎宇。  别人总是说,风擎宇无坚不摧,并没有什么弱点。  却没有人知道,风擎宇的弱点是什么……  他竟然如此轻易的掌控到了风擎宇的弱点……  看着风擎宇,知道风擎宇最终给的答案是什么……  “不可能。”  薄唇紧抿着,最后吐出两个字。  安杰罗对于风擎宇的拒绝,眼角微微上扬。在他眼里,风擎宇现在的回答,便是垂死挣扎。显然,在他说要和风擎宇谈谈的时候,便已经掌控了一切,非常清楚,风擎宇会给他一个什么样的答案。目光看向那边抱在一起的小男孩和沙贝儿,一个眼神后又收回再看着同样刚把目光收回的风擎宇说道:“你可以试试。”  风擎宇的身体绷的更紧了,这算是第一次有人面对面的如此威胁他。  也是第一次,他没有办法真的说不可能。  因为……  他的确如同安杰罗说的,他根本就没有办法置睿睿的生命安全与不顾。一次已经足够的刻骨铭心,足以让他小心翼翼不敢再轻易的做什么。他不敢冒险,哪怕是一点点……  一直以来,想要什么,强行得到。什么都是靠抢的,混黑讲道理,显然都是靠实力和拳头。只要实力强,拳头够硬,便是道理。他的性格早已经定型,现在,面对这个已经几乎确定了是自己儿子的小男孩,他却没办法用他一惯的手法去做。  只因为,他失而复得更加珍惜。不敢强迫,不敢勉强。很怕,真的会伤到了他。不仅是伤了他的身体,更是伤了他的心。  都说,身体的伤容易愈合,心伤难以愈合。一旦真的让儿子的内心对自己有了阴影,那么……  他,真的把儿子推远了……  安杰罗也不再说什么,转身丢下站在那里的风擎宇,迈步走向沙发方向的沙贝儿和小男孩。  “斯,回家了。”  站在那里并没有坐下,刚开口,靠在沙贝儿怀里的小男孩已经抬起小脸,看着安杰罗……  “姨呢?”  “一起回家。”  一句话,明显让小男孩很开心。松开抱住沙贝儿的手,从她的怀里站起来。一手递给安杰罗,然后一手递给沙贝儿:“姨,回家。”  回家……  身体轻颤,心灵震撼……  她很想很想和睿睿一起离开,一起回家,他们的家。  只是,她怎么离得开。  风擎宇怎么会放自己离开……  伸出的小手,未见沙贝儿伸手去握住。小眉头又皱起来了,小脸明显又纠结成一团了。他喜欢这个姨,所以想和姨一起回家。姨应该也喜欢他,为什么不和他一起回家。  “姨?”  小家伙的小手主动的拉住沙贝儿的手,扯了扯。终究是力量的关系,只是有力量却扯不起来沙贝儿。  “蕊蕊,回家。”  童炎玦伸手拉起沙贝儿,沙贝儿听着童炎玦的话,看向他。他的目光温柔看着她,他是来接她回家的,她知道。只是……那个男人……  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风擎宇,他竟然还站在原地,目光看向这边没有走过来。他的目光阴冷而犀利,就这样隔着一些距离看着这里。那眼神,让沙贝儿心底不确定……  他怎么会放自己离开……  “走。”  一个字,安杰罗言词并不多。沙贝儿看向安杰罗,看着他的眼神,里面透露着的是他给的确定。  “我……”  沙贝儿并不是不想离开,而是害怕她的离开会不会对他们造成伤害,特别是睿睿,会不会受到伤害。  “别再让我说第二遍。”  安杰罗同样是站在傲气的顶端,对待儿子有耐心,对待其他人,他从来都没有同情心,也没有仁慈心,更加不会有耐心。这一方面,安杰罗和风擎宇有着异曲同工的相似处……  “姨,走。”  拉着沙贝儿的手,也不去看其他人。他已经找到了照片里让他喜欢的人,然后爹地也能帮他带着离开。  童炎玦不知道安杰罗和风擎宇说了什么,会让风擎宇竟然站在那里,浑身寒气却是没有阻止。  跟在沙贝儿的身后,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安杰罗牵着小男孩,小男孩牵着沙贝儿。一行四个人,往外走。  童炎玦打开门,门口便是冷风和白雪,以及一走廊都是风擎宇的人……  白雪在看到沙贝儿跟着走出来的时候,那副模样便是要一起离开。虽然她不喜欢沙贝儿,但是沙贝儿明显是风少要留下的人,冷风也同样是如此想法。不管沙贝儿是不是自愿留下的,只要风少没有开口说放人,他们便不能放人。  两个人几乎是立刻挡在几人前面,阻拦了几人离开的身影。  他们等待着风擎宇的命令,如果不允许离开,他们将会拼尽全力的阻拦……  虽然知道安杰罗不是很好惹的人,但是,他们更是不好惹的。  “让开。”  开口的不是安杰罗,而是风擎宇。不知何时,风擎宇已经在冷风和白雪拦下他们几人的时候,站到了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两个字,听不出情绪,只是那眼神却是直直的看着安杰罗身边的小男孩。  “风少。”  白雪诧异,按道理说,就算安杰罗厉害,也无法动摇风少的地位。风少的地位完全不用畏惧安杰罗才对,现在,安杰罗过来如此嚣张的方式,还这样带走沙贝儿……  风少怎么会就这样让沙贝儿离开了……  一时间,白雪有些不敢置信,叫着风擎宇也充满疑惑,这一丝疑惑,有些质疑风擎宇决定的意味……  风擎宇没说话,只是看向白雪疑惑不解的眼神。一个凌厉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他说的让开是真的……  冷风已经立刻退开,而白雪虽然诧异,但也跟着退开。  安杰罗在被拦下的时候淡定,在他们让开的时候同样淡定,似乎早已经知道风擎宇不会阻止他们离开。沙贝儿在被拦下的时候绷的紧紧的,现在看着两人让开,她并没有放松。明显的感觉得到站在他们身后的风擎宇,此时目光依然是注视着她和睿睿……  还在他的势力范围里,也无法放松下来。  她猜不透风擎宇究竟是为什么会放她走,在几乎确定是睿睿的时候,为什么还会放他们离开。  这完全不符合风擎宇的性格……  在冷风和白雪让开的时候,沙贝儿迈步继续走的时候,身体一直是绷的紧紧的。附带的握着小男孩的小手也是紧了一些。  体贴的没有抽回那有些疼的小手,而是回握住软软的大手。  一行四个人,只有安杰罗走的最为自然和淡定。一步一步迈的很稳定,目光直视前方,偶尔看看一侧的小男孩。眉眼间丝毫感觉不到他的紧张,只有淡定。  长长的走廊,经过一个个的人……  “风少。”  风擎宇在四人离开后,也跟着走出。目光一直追随着几人,而面无表情的跟在后面往外走。  看着安杰罗上车,看着小男孩上车,看着沙贝儿上车,看着童炎玦上车。  风擎宇站立在那里,如同雕塑一样。目光深沉而专注的看着某一点,看着那个小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当车门关上的时候,车开始移动。风擎宇垂放在两侧的大手,紧紧的握住。  阳光,此时正温暖的洒在他的身上。拉长的影子,让一个人站在那里的风擎宇显得更加的孤单。  他的目光,带着复杂的情感看着那渐渐消失的车。  带走了的是他心底的眷恋……  这是一种在乎后的无力,再次觉得,原来很多事情真的并非是他能够掌控的。自认为什么都能掌控在自己的手心里,有时候,想掌控一切,如此的困难。  他即使可以留下睿睿,却没有办法强行的留下他。  哪怕是一点点意外的伤害,他都不能允许存在。  他已经没有把握能够让睿睿完好无伤,如果安杰罗和他对上手,子弹无眼,刀也无眼。就算是磕碰他也不能允许。  再让睿睿受到伤害,再让睿睿有意外,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还能挺一次。  失而复得的珍贵,他已经无法再自信满满的觉得,自己可以把一切都掌控好。而让一切都没有一丝意外的按他的想法进行,因为太在乎,所以不敢轻易的去动手。  安杰罗抓的他心理,抓的很准。  他的确不可以,应该说不敢。  不敢动手,不敢强迫。  最让他不能承受的是,他的儿子叫着别人爹地。他的儿子排斥着他,他的儿子只认识 沙贝儿,并不认识他。  是否,连儿子在潜意识里也在埋怨他这个做父亲的,因为他的保护不周而让他受到了伤害。他不敢去想象,当年的儿子是怎么被带走的,更加不知道,儿子受到了些什么。  他什么都不能确定……  他只是知道儿子不认识他,儿子在排斥他。  那防备的眼神,比什么都在刺痛他的心。鲜血淋漓,这比多少伤在身上都还痛。这比每个午夜梦回的歉疚的内心折磨还要痛楚,那在无人时不用压抑的痛楚,此时,却是更为痛楚。  他不是普通人,不似常人一样能够随意的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  再痛,他都得掩饰着。  那排斥防备的眼神,当枪指向他的时候,心口的痛楚淹没……  这,是睿睿对自己没有护他周全而给他的惩罚吗?因为潜意识里记住了当年的意外,他还记得儿子被绑着小脸上还有伤口的模样,他甚至不确定,当时他们有没有虐待睿睿。  是不是因为心底有了阴影,所以即使没有了记忆,记不得他和沙贝儿,见到沙贝儿的时候是愿意靠近和喜爱的,而对他的靠近是防备和排斥。  拳头越握越紧,一直目送车消失在他的视线里。风擎宇也久久未曾动,站在那里,仿佛是石化了一般。  他的目光,始终深沉充满深意的看着车消失的方向。  无人知道他是在想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直到目前为止,谁也不知道风擎宇为什么可以把胜券在握的事情,扭转成了败局。  从他手中带走了沙贝儿,而风擎宇却是只字未吩咐阻拦。这根本就不是风擎宇的性格,他们也不可能会相信,安杰罗真的握有风擎宇的把柄。风擎宇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把柄能被握在别人的手中,即便是安杰罗神通广大。  就算退一万步,真有的什么事情是能够控制风擎宇的,风擎宇能够站在顶峰,对于意大利所有能够算上的人物也都会有一定的掌控。关于安杰罗的事情,白雪和他都知道那些。风擎宇知道的,更详细。  如果安杰罗真的能够拿风擎宇的弱点威胁他,风擎宇也同样能够让安杰罗得不到好处。  这显然是稳赢的局,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是以沙贝儿被带走为结束。  虽然,冷风的内心希望沙贝儿能够离开这里,可以过平静的生活。但是,看着现在风擎宇的目光,站在那里,看着那越来越远的车。目光里的感情强烈到让人无法忽略,那样的感情……  是对沙贝儿吗?  这根本就不像是风擎宇能够表达出来的外泄表情,如此直接的反应,让冷风的眼眸也跟着越来越深邃起来。  风擎宇仿佛未察觉到众人的目光,他在他们的眼底,是没有感情的。是没有情绪波动的,如此外泄的情绪,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也未曾见过一次。  他的伤,他的痛,只会一个人的时候才会表露出来。  只是现在……  内心的情绪反应过于激烈,从睿睿的出现,再到离开。  他努力的压抑,最后是无法压抑的结果……  情绪的起伏过大,最终只能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  谁也不敢出声惊扰了风擎宇,只是任他站在那里。  晴空万里的天空,在时间的流逝间,乌云开始密布。  一阵冷风吹过,寒意肆骨,雨,倾盆而下。满是晴朗的天空,突然的变了天起来。如同风擎宇此时的心情一样,这样寒冷的天气,寒冷的气息,袭进了心骨里,穿透着血液……  凝结的情绪……  身体好似也跟着僵了一样……  雨落下的时候,风擎宇并没有立刻动。冷风动作很快的撑着伞走过来,为风擎宇挡起一片晴朗的天空。  “风少……”  突然的出声,换回了风擎宇飘过多的目光。风擎宇的目光安静的收回,像是成了雕像的身体,终于是动了。双腿挪动了步子,依然是只字未语,沉默的迈步走向自己的车,车门早已经拉开,并没有坐到后面,而是绕到了驾驶座。。  “下车。”  风擎宇的声音,清冷而有穿透力。坐在驾驶座的司机立刻从里面下了车,刚下车,风擎宇已经弯身坐了进去。  目光直视着前方,启动车的时候,对冷风冷淡的吩咐着。  “冷风,从现在开始所有事务,暂时由你来处理。”  “是!”  对于风擎宇的命令,冷风并没有任何疑义的领命。  在看到风擎宇的车滑出去的时候,在雨里卷起一阵雨。  车速很快,迅速的向前。  冷风能够感觉到风擎宇的情绪处于一种很诡异的状态,究竟是因为沙贝儿被带离开还是如何他也分不清楚。说是跟在风擎宇身边这么久,但是却从来没有真正的看透他。  虽然风擎宇未说要去哪里,但是,冷风跟在风擎宇身边这么久,对于风擎宇的情绪变化,还是很清楚。  只是,放了沙贝儿离开,又去萨丁岛是为什么……  还是,摒除身边所有跟着的人。  虽然,他很确定风擎宇能够保护自己的安全,但是,放任风擎宇一个人去萨丁岛,却依然不放心。  “白雪。”  白雪用同样深沉的眼神看向风少离开的方向,他是追着刚刚沙贝儿的车离开的。白雪在冷风开口的时候目光转向冷风,两个人之间的默契已经不用言语说明。他所想的,也便是她想的。  从风少让他们让开的时候,一切都好像有些不一样。这一切,真的跟沙贝儿有关吗?  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猜,白雪带了人坐进车里,车跟在了风擎宇离开的方向,追去。  (加更送上~~~感谢小伙伴们的支持和喜爱~~~明天的更新会晚一些~~~大家晚安。)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拓熙父母的故事)。《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虐+肉的节奏。挑喜欢的菜,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