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25章:用我真心,暖热你心(二)

第025章:用我真心,暖热你心(二)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162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26
   (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冷汗了一下,管家停下脚步,多少有些心虚的看向自己的主人。刚刚自己的行径,真的会惹恼自己的主人。主人看起来是无害的,与世无争的隔绝在外面的世界之外,但是,真正狠戾起来,不是开玩笑的……  主人冷血的程度,可不比任何人差。如果不是小主人突然的出现,主人都让人觉得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一样。  安杰罗面子真心有些挂不住,风擎宇这不请自来,还一副是自己主人的模样,真心一点没有不请自来的自觉性。这命令他手下的人,还真是一点也不含糊。那语气,那表情都自然到极点。  好似,他就是天生发号命令的人,完全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如果撇开其他,风擎宇这个人,还真让他看进眼底了……  “这里可不是风少你的地盘,没有风少能够吩咐的人,风少既然想吃,只能劳烦自己动手了。”  说完,安杰罗站起身。沙贝儿一直是隐忍着自己的情绪,想问安杰罗为什么会让风擎宇进来,也想问,为什么不让人把他赶出去。她是真的很担心,担心睿睿会被风擎宇带走,那么,她这一生真的都见不到睿睿了……  甚至于,会过回以前的日子,他会无止境的用睿睿来威胁自己……  那么……  炎玦怎么办……  沙贝儿眼底的挣扎尽收安杰罗的眼底,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沙贝儿,伸手向她怀里的风睿尧说道:“斯。”  风睿尧没再看坐在那里的风擎宇,把手伸给了安杰罗握住。另一手伸给了沙贝儿说道:“姨,一起。”  手握住了沙贝儿的手,轻轻的用力,把沙贝儿有些软的身体稍微拉了一下。沙贝儿在风睿尧的拉扯下立刻顺势站起来,几乎是本能的跟在安杰罗的身后三人一起离开。  偌大的餐厅,在三人离开之后,只剩下风擎宇一人坐在那里。  管家有些战战兢兢的跟在主人的身后离开,刚刚的不由自主的行径,真的让他不敢再在这里逗留。  这个以前只会听闻传言的男人,都说风擎宇怎样的气势过人,自己亲生的经历才有深刻的体会。那些人的言语不夸张啊,他算是经历过的人,在风擎宇的面前,竟然也被这样轻易的掌控了情绪……  实在,很可怕,这个男人……  被留下的风擎宇,对于刚刚发生的一切,若无其事。  因睿睿而有些情绪改变的表情,早已经收敛慢慢的淡去。又是万年冰块的一张脸,淡定的坐在那里,目光扫过三副碗筷。直接站起身,走到刚刚沙贝儿坐的位置,拿起沙贝儿用过的碗筷开始用餐。  他的动作优雅而缓慢,最后离开的管家,在看到风擎宇的动作的时候,脚下一软,差点跌倒。  他没看错吧,风擎宇竟然用别人的碗筷,还用的这么自然。  听闻风擎宇洁癖,怎么可能会用残留了别人口水的碗……  这传闻,真假程度……  他开始懵了……  ***********************  离开的三人,沙贝儿看向安杰罗。安杰罗感觉的到沙贝儿目光,她的困惑,他自然懂得。  只是,若无其事的目光直视前方,并没有回应沙贝儿的目光探究。  “他想要留下,没人可以阻止。做无用的事情,是蠢人的行径。”  安杰罗是在告诉她,现在风擎宇一个人过来,是在表明他不想要用武力解决。  在某一个点上,他和风擎宇是达到共识的。就是不需用武力解决,因为有可能会伤及到睿睿,更甚是会让睿睿有心理阴影。  打打杀杀,动刀动枪。这些也许风睿尧以后会经历,但必然不会是现在……  “想睡哪儿,自己挑。”  安杰罗走进宅邸的后面,一排排独立的住处。这里比不上袁宅的占地面积,但是却也不小。  “晚安。”  安杰罗低头,看向一直在沉思的风睿尧。眸子里掩藏着最深的情绪,摸摸风睿尧的小脑袋,然后如同以往的每个夜晚来临时一样。  “爹地,晚安。”  风睿尧抬起小脸,松开了安杰罗的手,目送安杰罗离开。每晚的这个时候,安杰罗都会一个人独自呆上两个小时,他所在的地方便是这整个宅邸的禁地,就算是他疼爱的儿子也不能涉足。  那里,是他一个人的地方,也只有他一人可以涉足其中……  迈步,雨,不知何时已停。  地面的湿滑,无碍于安杰罗的步子。沙贝儿牵着风睿尧,目光看向安杰罗一步步的远离视线。再一次,她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那种孤寂。天地间,独剩下他一人时的悲凉。  此时,看不到他的表情,却似乎能在脑海中勾勒出他的模样。目光,里是怎样的情绪。如同,之前在走进餐厅时,看到的他一样……  一个有故事的男人,一个身上背负着最深沉感情的男人……  难以想象,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让安杰罗这样的男人为之倾心,放进了心底。又是为何,拥有安杰罗这样男人最深沉爱的人却会弃他于不顾离开。  **************************  安杰罗离开了,只剩下风睿尧和沙贝儿。  风睿尧牵着沙贝儿的手,扯了扯。  把沙贝儿的目光给唤回来,他看着她,目光清澈。  小小的身体仰着小脑袋,嘴唇蠕动了几下,然后轻声问道:“姨,和我睡?”  他已经是小大人,应该独立的睡,他也一直是自己一个人睡,也不依赖安杰罗。  自己生活大概都可以自己自理,洗漱上床,几乎都不用别人操心。不吵不闹,没有起床气。晚上到底便睡觉,作息很正常。能够自己动手的几乎都自己动手了,没有少爷脾气,不娇气。  他独立自主的真的很像小大人……  只是,他很想和她睡。  “好。”  本来就打算和风睿尧睡,四年不见,失而复得。她好像有很多话想要和他说,其实最怕的是晚上风擎宇会偷偷的抱走睿睿……。  风睿尧听到肯定的答案,松了口气……  其实有些害怕自己这么大了还要和姨睡,姨会拒绝……  牵着沙贝儿的手往自己的卧室里走……  推开门,一眼便看到里面满是各种型号的枪枝,挂在墙上,放在柜子上。一眼看去,很像一个枪械库。  “姨,进来。”  牵着沙贝儿走进去后,风睿尧关上门。在看到沙贝儿的目光看向自己房间里他的宝贝时,眼底难掩一抹光芒,在灯光下很是明亮。拉着沙贝儿的手,走到墙上挂着的枪说道:“这个,是爹地三岁的时候送我的……这个是我生日的时候,爹地送我的……这个……这是是美国制造的……”  说到枪,风睿尧明显的话多了许多。手放开,眼底的光芒让整张小脸更显得魅力十足……  对于枪,沙贝儿并没有兴趣,但因为是风睿尧在说,沙贝儿便耐心的听着。直到把房间里的每一把枪都介绍了,他的记忆好的惊人,这一点太像风擎宇。想到风擎宇,沙贝儿的嘴角还是难掩僵了一下。  不到六岁,竟然能够把这些枪是哪里制造的,有什么样的性能。有什么独特性,都说的条条理理。虽然沙贝儿不懂,但是风睿尧说的太有条理,让沙贝儿不由听的很认真。  沙贝儿的认真让风睿尧很开心,在说完后,转头看沙贝儿,笑了……  这一笑,让沙贝儿也跟着笑了……  能够和睿睿在一起,真好。其他的,走一步算一步。不管如何,她都不会再让睿睿离开她的身边。  风睿尧的房间挺大,但是布置很简单。里面除了枪的玩具外,就是一个独立的衣帽间。一张床,不像是孩童的。  “先把外套脱了,姨去给你放洗澡水。”  沙贝儿摸摸风睿尧的小脑袋,自然的开始做着这些。对于这些事情都是自己来做的风睿尧,在听到沙贝儿的话时,有些愣愣的,但是在沙贝儿温柔的眼神下,风睿尧不由自主的点头,听话的走到一边挂外套的地方,脱下外套。  沙贝儿则是走进了浴室里准备放水……  浴室很整洁明亮,上面却不止一套洗漱用品,在小朋友用的洗漱用品边,有着一套新的。一边的浴巾除了小孩子用的之外,还有一套粉蓝色的。整齐叠放在那里。  同样的洗浴用品也是一样,一套孩子的,一套女性用的。而且,摆放的都是她平常这四年常用的,一看就是为她准备的。  他,很细心。  也是真的了解睿睿,处处都是在为睿睿着想。  心思未过多的放在上面,走到一边的浴缸放着洗澡水。水慢慢的注入,直到水放到浴缸的一半时,这才转身准备去叫睿睿进来。  刚转头,便看到睿睿站在门口,正看着沙贝儿的动作。放水,试水温,把洗澡需要的都一排排准备好。  一直在心底的想法,一直未曾表达出来。  “姨……”  睿睿走过去……  “姨帮你洗澡。”  沙贝儿有四年都没有帮睿睿洗澡了,恨不得时时刻刻来弥补。把这四年的空缺给填补了,看着睿睿走过来,便准备帮睿睿洗澡……  “我……我自己洗……”  小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红潮,在沙贝儿伸手准备帮他脱衣服的时候,手捏着衣领,有些尴尬的看着沙贝儿……  沙贝儿看着风睿尧的小模样,心中有心酸,却也觉得风睿尧可爱。这样冷静的小性格,有了一丝别扭,终于有些像普通的小孩子了。  “好,你自己洗。姨在外面等你,你自己慢慢的。”  “好。”  在沙贝儿的话说完后,风睿尧明显松了口气。他已经是小大人了,要是让沙贝儿帮自己洗澡,好丢人。  在外面等着,沙贝儿明知道风睿尧自己洗澡肯定没问题。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自己还是会担心。在她的眼底,风睿尧好似还是那个才一岁多的小宝贝。需要她来照顾,而不是现在这个已经几乎独立自主的孩子……  也不敢太急进,站在门外,一直听着里面的声响。时间流逝,里面的风睿尧熟练的洗好澡。刷牙的时候,发现牙膏已经挤好了,放在那里。有些不适应,但也有些很舒服的感觉在心底,因此,心底的那个困惑声音也是越来越强烈……  刷好牙,洗好脸后,因为在想事情,拉开门在看到沙贝儿的时候,懵了一下……  “姨帮你吹头发。”  自然的牵着懵懵的风睿尧坐到一边的软榻上,自己站在他的身后,在风睿尧的提示下,拿过吹风机。认真,耐心的用微风吹着风睿尧的头发。软软的,如同小时候一样。手指穿过,一切都是熟悉的模样。  这样的真实感,让她心底的空洞,一点点的填补着。  她的宝贝是真的回来了,回到了她的身边。  满心的情感,无法遮掩。卧室里,一时间,被满满的温情包围……  这些,都是风睿尧自己会做的。也一直是自己做的。现在坐在这里,感觉到身后有一双温暖的手穿过自己的头发,那动作很是温柔。风吹过,暖暖的。那手指的指法,也让人很舒服。  从帮自己放洗澡水,帮自己挤牙膏,再到现在的吹头发。这些都是书上,妈咪会对孩子做的。  心底的那丝困惑,有些压抑不住了。  在沙贝儿关了吹风机的时候,风睿尧已经有些忍不住的这样转头,坐在软榻上看着站在身后的沙贝儿……  “姨……”  眼神里有着一丝渴望,他似乎是在害怕什么,欲言又止。  “睿睿,怎么了?”  沙贝儿低头见到睿睿,看到他那眼神,顿时心疼了。看着面前睿睿那张精致的小脸,脸上有着不应该出现的矛盾挣扎。那小小的眉头都皱成一团了,眼底有着挣扎……  眸子里藏着紧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让小家伙不舒服了。比向己玩。  “你……”  眼神有些闪烁,顿了一下,似是鼓起了勇气……  “你是我的妈咪吗?”  小心翼翼的,手抓在她的手臂上,轻声的问出了口……  是他的妈咪吗?  妈咪这两个字,是他有记忆以来都不曾在的。他曾经有半年不会说话,即使已经两岁多了却是一个字都不会发出来,他胆子挺大。对于大白没有害怕,那样的庞然大物,他却敢靠近。  是爹地常常的和他说话,他才会开口说话的。他的表达能力并不强,不擅长去表达。  但是,脑子却是很聪明。从一开始的排斥爹地,再到慢慢的依赖。他感受的到爹地对他的喜爱和耐心,知道他喜欢枪,用枪来打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话题。  他的世界里,没有妈咪。有爹地便应该有妈咪,但是,爹地没有主动说过,他也就没有问过。  很习惯和爹地两个人的生活,爹地喜欢静。他也喜欢静,只要给他一把枪的玩具,他可以坐在房间的毯子上一个人玩一天。爹地会在中午的时候过来和他吃饭,然后有时候陪着他一起,有时候,就是他一个人一个人过一天。  他不觉得这样的生活不好,已经习惯了。  所以,他不知道妈咪是长什么样的。家里,也没有任何女性的照片。在书里,看到过这两个字眼。却因为没有任何概念,甚至连好奇都没有。  在看到沙贝儿的时候,在叫她的时候,在被她抱住的时候,在感受到她的温暖的时候。他的心中浮现出的字眼,其实是妈咪。这样的感觉,就是书里描述的那种温暖的感觉,被妈咪抱在怀里的感觉,想要依赖,想要靠近。  很满足,很开心,很喜欢的感觉……  沙贝儿眼睛突然瞪大,因风睿尧的突然问话。  你是我的妈咪吗?  他的睿睿用那样害怕失望的眼神看着她,小脸上写满了挣扎。也许是知道,如果希望越大便是失望也越大。不确定的事情,不应该轻易的去给自己太大的希望。  风睿尧似乎是努力的在压抑自己的情绪,手却是抓疼了沙贝儿。  因为太想,所以害怕不是。  “我……”  从睿睿出生,妈咪这两个字,她也就只能在心底里自己幻想一下。在他稍微懂事的时候,在他叫她妈咪,她纠正让他叫姨的时候,有多心酸和心痛,只有她自己清楚。  之后,睿睿的死,让她以为这一生她都没有机会再听到睿睿叫自己一生妈咪。她心中的悔恨无法用言语表达,她都没有告诉他,自己是她的妈咪,此生以为再没有机会。  在失而复得的时候,她未敢表现的过于急切,很怕会被睿睿排斥。毕竟要接受一个陌生的人突然成为他的妈咪,是件冒险的事情。那些好感,她害怕会不足以让睿睿接受……  风睿尧的目光未移开,这样直接的看着沙贝儿……  等待着她的答案……  “我……”  -------今天五千字,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拓熙父母的故事)。《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虐+肉的节奏。挑喜欢的菜,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