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27章:用我真心,暖热你心(四)

第027章:用我真心,暖热你心(四)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1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27
   (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他……真的不爱我?为了其他人而不顾我的生死吗?”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现在要追到这里来?  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神看他,看的他心底有些想要靠近。他的眼底有着让他觉得会难受的情绪,他的目光太深,太沉。  他以为,他是在乎他的。所以,在那里他那样对他后,还能追到爹地这里来。  难道,这不是在乎吗?  “睿睿……”  沙贝儿不知道应该如何和风睿尧解释,当年发生的一切,她不愿意让睿睿知道。真的不愿意,虽然这样会让风睿尧更加排斥风擎宇,也就让风擎宇更加没有机会带走睿睿……  但是,这是会伤害到睿睿的,她不想。即使是最好的打击风擎宇的方式,她也不愿意……  “对不起,宝贝。妈咪刚刚只是害怕他抢走你,妈咪好不容易才遇见你害怕失去你,所以才会一时口不择言胡乱说的……事实并不是这样子的……”  沙贝儿的大脑一时间有些混沌,试图用着最合理的理由来向风睿尧解释,遮掩刚刚自己一时的失控而犯下的过失……  她心中再怨怼风擎宇,也不能够建立在让自己宝贝受到伤害的前提之下。那是她自己一个人要承受的,她不能让她的宝贝与她一起承受,那样让人心痛的真相。  眼底的情绪,因为心中的纠结担忧而没办法掩饰。在面对着这突发情况之下,沙贝儿没办法立刻冷静下来,也没办法立刻找到一个最合理的解释。  只能,含糊其词的说着,试图短暂拖延的时间里找到一个最合理的理由让风睿尧别把刚刚的一切当真。  内心矛盾的挣扎着,她没有办法无私到在睿睿面前违背良心的说,风擎宇有多爱他。但是也不能告诉风睿尧,风擎宇不爱他,不在乎他的生死。  浑身的血液因为急都有些冰冷,导致手也直接冰冷如寒冰。  握着沙贝儿手的风睿尧,明显的感觉到本是温暖的手慢慢的变冷。入眼的是沙贝儿那急切的模样,眼底的挣扎很是明显。  “妈咪,我不喜欢他,所以他爱不爱我我都不在意,你别急,我不会放在心上。”  “睿睿……”  沙贝儿试图想说什么,但是风睿尧的眼睛那么直接的看着她。  她能说什么……帮风擎宇说话吗?她做不到。  于是,沙贝儿最终也只是抿着唇瓣。  “好困,妈咪,睡觉。”  风睿尧打了个哈欠,眼底也有了一层水雾。  “好,睿睿晚安。”  “妈咪,晚安。”  风睿尧滑进被窝里,沙贝儿也躺下,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靠在她的身边闭上双眼。沙贝儿的目光静静的看着风睿尧,看着他平静的小脸。因为儿子太早熟,她甚至无法真的看透,他是不是真的不介意。  他是不喜欢风擎宇,那天那样排斥风擎宇,那么刚刚发生的这一切,是不是真的没有放在心上。  不确定,心中懊恼自己的失控。  风擎宇的存在,只是会提醒过去的一切。即使睿睿回来了,并没有死。但是,当年发生的一切,却无法像是粉笔一样,用粉笔擦一擦就擦掉。她忘不掉,也无法原谅。  更无法再让睿睿有再次受到伤害的机会……  靠在沙贝儿怀里的风睿尧,并没有睡着。却是闭着双眼,浅浅的呼吸着。他感觉得到妈咪的目光一直在他的小脸上,内心的情绪被掩藏着,谁也不知道这小小的孩子,内心的情绪有多深……  *********************************  眉头一皱,风擎宇看着再次失败的荷包蛋。  他记得,睿睿很喜欢吃沙贝儿为他煎的荷包蛋,白白嫩嫩的,里面一戳会流出鲜黄的蛋黄。诱人,可口。睿睿每次吃的小嘴上沾着,都是沙贝儿温柔的拭去他嘴上沾着的蛋黄,然后亲亲的吻着他的脸颊……他便会笑的很甜叫一声,姨,好吃……  看着自己记不得失败了多少次了,平底锅端起,把里面的失败品再次倒进垃圾筒里。  里面已经有了二十几个失败品,风擎宇自认为智商高,学习能力更是强。十岁的时候,他便已经是佼佼者。这些年来,更是证明,他的不凡。  他觉得,君子远庖厨。他远离厨房,只因为不需要他动手。如果他真的要动手,一定可以做的很好。只是,昨晚一个人站在门外整整一晚,天蒙蒙亮,便到厨房里来为睿睿准备早餐。  他想对睿睿示好,想要拉近距离。  他看得出来,昨天睿睿坐在沙贝儿身边,吃沙贝儿做的东西,那表情是喜爱的。  打褶的眉头,想到睿睿如果吃到自己亲手做的早餐时,也许会对自己也软化。风擎宇便又有了精神,优雅的再拿出一个鸡蛋,再冷重复着一早做了挺多次的事情……  ****  沙贝儿昨晚因为要防备着风擎宇,一直没有敢睡沉。一早也醒的早,而醒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怀里的睿睿还在睡,她便躺在那里并没有立刻起身。  想要让睿睿再多睡一会儿……  于是她便听到外面有人叫风先生,好似是管家。她才知道,风擎宇竟然一直在外面。也许是昨夜一晚都站在外面,并未离开。  不知与管家说了些什么,便听到脚步声远离。外面又恢复了安静。直到半小时后,怀里的睿睿醒来。  “宝贝,早安。”  沙贝儿在睿睿醒来的时候,主动的亲了一下睿睿的额头。一声早安,充满了对他的疼爱。  风睿尧似乎是愣了一下,在这里和爹地之间,是没有这样的亲昵的早安吻的。被沙贝儿亲着额头的时候,风睿尧小耳朵有些发热。却没有排斥的感觉,反而觉得很喜爱。  “妈咪,早。”  坐起来,看着沙贝儿坐在那里看着他。反应过来,沙贝儿也许是在等着他也像妈咪亲他一样的亲她。  微起身,凑上小脸,软软的嘴唇贴在了沙贝儿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亲完后,耳后一热,尴尬的别过视线,掀开被子就下床。  沙贝儿看着风睿尧这小家伙,尴尬的小模样。他在她的面前,总算是像个正常的小孩子一样。这一点让沙贝儿很是欣慰,她的儿子,还是有正常的感情……  整理好床铺,再往浴室走的时候。一边有一个小凳子,风睿尧站在上面,正在刷牙。听到声响并没有转头,而沙贝儿看到一边放着的牙刷上已经挤好了牙膏,水也放了大半杯,牙刷放在一边。  小家伙的学习能力很强,昨晚沙贝儿这样做,他觉得很开心。所以他挤牙膏的时候,条件反射的就帮沙贝儿挤好了牙膏,装好了温热的水。  余光看向沙贝儿,本是想偷看沙贝儿的反应,却是撞上了沙贝儿正看向他的目光。  耳朵又红了,就像是做了坏事被抓到了一样。刷牙的动作快了一些,匆忙的漱口,再把小脸洗好。然后也不好意思看沙贝儿,低着头说道:“妈咪,我去上课。”  说完后,不等沙贝儿回应,小家伙已经害羞的往外走。明明已经害羞了,却还是绷的紧紧的,小脸上努力的维持着酷酷的样子,只是那越发红的耳后根早已经泄露了他的情绪。  沙贝儿心中又是感动,又是觉得好笑。自己儿子这样别扭的小模样,看在眼里只觉得可爱。  睿睿什么模样都觉得好,自己的儿子,怎么样都是好的。  用睿睿挤好的牙膏刷好牙,这是第一次觉得刷牙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暂时忘记了风擎宇还存在的不愉快,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眉眼间都难掩那丝开心的光芒。  灿烂夺目。  这种真实感,让她觉得很幸福,很幸福。  衣柜里有她尺寸的衣服,沙贝儿换好后先走到外面拿起电话。  拔了童炎玦的电话,刚响了一声便被接起……  “炎玦。”  沙贝儿握着电话,本是昨晚就该给他打个电话的。不知道莉莉这段时间乖不乖,现在童炎玦为了自己的事情在奔波,也不知道请的人照顾莉莉有没有照顾好。  “蕊……贝儿。”  一个蕊字出口,童炎玦顿了一下,改成了现在的称呼。  咯噔一下……  沙贝儿心乱了一个频率。  “我是沙贝儿,也是蕊蕊,未曾变过。”  她未曾变过,对于曾经许诺过的事情,也未曾变过。  所这什光。童炎玦本是不安的心,在听到沙贝儿的一句话后,像是落了一块大石一样。  他没有风擎宇的气势,没有他的实力的手腕。如果硬碰硬,他甚至连风擎宇的一根小手指都不如。他当真是动小手指便可以让他无翻身之地。他和风擎宇比,的确无可比。  在知道沙贝儿曾经的过去是和风擎宇有关的时候,他也曾经觉得自己配不上贝儿。更加比不过风擎宇,争不过风擎宇。  他喜欢贝儿,怜惜她,想要照顾她。更是尊重她。  她的选择,他都会尊重。  她离开的时候让他等她半年,半年后,她会告诉他一切,到时候,如果他还要她的话,她会嫁给他。她不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只知道,他既然在四年后决定求婚,这漫长的时间早已经想的很清楚。否则,他也不会买下‘珍惜’向她求婚。  不是冲动,只是想要照顾她一生一世。  “我想娶你的心,也从未动摇过。”  就算知道了她和风擎宇曾经有过什么,知道了她有一个儿子,这并不影响他想要照顾她的心。他比不上风擎宇其他,但是他有一颗最真挚的心,给不了轰轰烈烈,却能够许诺她一生一世的疼爱。  如果她想要细水长流,相守到老的感情,那么,他会给她。  “炎玦,再给我一点时间。”  沙贝儿心下微动,在睿睿出现之前,她可以毫无牵挂。但是现在有睿睿,很多事情,她需要重新考虑。她需要考虑到睿睿的感受,需要考虑到安杰罗会不会让她带走睿睿,她还要考虑到,风擎宇是不是能够放手。  很多事情,都有着不明的因素,在这一切未明确之前,她已经不能够做到当时的许诺。即使,她的想法,未曾动摇过。  “我等你。”  三个字,是他的承诺。贝儿是妻子死后,他身边的万千女子当中,唯一一个让他有想要照顾心的女子。他的身份和地位,比不过权势过人的风擎宇,但是依然对于很多女人来说是金龟婿,试图勾/引他的人也大有人在。  身边有女强人,有柔弱型的,有知性型的,各种各样的女子都有,却没有一个能够让他能多看一眼的女子。  所以,他才会那样确定,确定自己想要娶沙贝儿。  能够再遇到一个真心对莉莉好,能够让他觉得心动的女子,不想错过……  “好。”  说不出拒绝的话……  炎玦,同样是她不想错过的人。没有多么轰轰烈烈的爱,的确如同对袁点点说的,她不爱炎玦。但是爱情,早已经是尝过痛过害怕的东西,她已经不再是二十出头的女子,不再是刚出岛时的单纯天真。  她想要的一份平静,想要的温暖,童炎玦可以给她,如此便好。  “莉莉好吗?”  转移了一个话题,这些天一直没有机会打电话,更加害怕听到莉莉的声音。她终究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而放下了莉莉。  “她今天会过来吗?好,我等会征求一下安杰罗的意见。嗯,好。等我电话,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也是。”  简单的几句,沙贝儿挂了电话。  站在电话前,只是短暂的怔愣,便放下电话转身出了卧室往厨房的方向走。  其他的事情等会再处理,先去给睿睿准备早餐。  一路上,考虑着今天要做的事情,一条条的理好。转眼间,人已经走到厨房外。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里面有声响。昨天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管家以及端菜的两个人之外的人。而现在,厨房外,围着的人起码有二十几个。  都在厨房外,一个个冷着一张脸,围着厨房,那表情,怎么看着都觉得像是在动物园看着猩猩一样……  这厨房里有什么……  本还是在想事情的沙贝儿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眼底多了一丝困惑……  本来的二十几个人在看到沙贝儿过来的时候,似乎都知道沙贝儿是谁,本来还在伸脖子往里看的二十几个人,咻的一下一个个都是看了沙贝儿一眼,都一个个的快步离开,转眼间刚刚还一堆人在的厨房外,转眼间没人了。  只剩下管家有些尴尬的走向沙贝儿,表情努力的正色,以示自己的不苟言笑。  “沙小姐。”  一本正经的对沙贝儿点点头,然后迈步便错身往里走。沙贝儿一头雾水,这些人都在看什么啊……  疑惑间人已经走到了厨房门口,一眼便看到了厨房里奇观,那吸引了一堆隐形人现身的人。  风擎宇……  在看到风说在厨房里已经够吓人的了,现在,风擎宇在厨房里竟然一手拿着平底锅,一手拿着铲子,一副是在做早饭的模样。他身上清冷的气息依然清冷,站在厨房里,明明应该热气腾腾,但是因为执掌的是风擎宇,厨房的空气都显得要比外面还要凉上许多。  他的动作很优雅缓慢,像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般。  他好似没有察觉到外面被人围观,亦或是明明知道也不太介意。专注于自己锅里的东西,但是很快,便听到一声拟声词传出。接着,风擎宇便已经转身,那张脸皱成了一团,眉宇间难掩纠结。  明显的,他被眼前的情形给为难到了。  只是注视着那失败物,从锅里倒出来的是煎的失败的荷包蛋。盯了两秒,便若无其事的洗碗,倒油……  “该怎么做?”  就在沙贝儿还处在被眼前一幕震惊的情形下,只见风擎宇突然转身,目光直直的看着沙贝儿,很显然,他并不是真的不知道刚刚外面有人,更甚是她刚一出现他便知道了。而是他不介意让别人看,虽然这样的形象,有损于风擎宇一直在外被传闻的形象大相径庭……  差距不是一点两点……  沙贝儿并没有回答风擎宇,看着他依然绷着严肃的一张脸,目光犀利直接的看着她。  他在等她的答案……  沙贝儿没有理风擎宇,目光中的错愕已经淡去,收回自己的目光迈步走过去。  拿起另一个平底锅,站于离风擎宇三步远的最边角。  厨房里的食材早已经添置好,沙贝儿目光扫过那些食材,开始动作熟练的在里面拿着早餐需要的食材。没再如同昨晚一样的浪费,而是准备了三人早餐,只是比普通份量要稍微多一些。  每个动作都很娴熟,几乎是同时进行着。  风擎宇调小了火,看着沙贝儿娴熟的准备着早餐。在煎荷包蛋的时候,动作利落的翻转着手腕。只见他怎么也铲不起来的荷包蛋,只在她的手腕翻转间,一手拿着铲子抵着,便翻转过来。  轻松到不行……  风擎宇脸色严肃,目光认真的看回自己面前,再次实验。  他的腕间力量不可能不如沙贝儿,见沙贝儿用腕间的力量,风擎宇也用。  只是,力量过大,平底锅里的荷包蛋是从锅里翻起来了,但是翻的有些高。落点也不是平底锅,而是风擎宇的头顶。  沙贝儿刚关火,她完全是无视风擎宇的存在。以前自己受制于他的时候,他的话她不能拒绝不能抗拒。但是现在,她已经不用受制于他,对于他说的话,只需要无视便好。。  不想动怒,对于风擎宇这样罪有应得的人,给点情绪都多余。  只要他不强抢了睿睿,她便可以无直接无视这个人。  虽说如此,但是有风擎宇存在在厨房里, 完全的忽略好似不可能。所以,在关火的不当下,便见风擎宇学着她动腕间的力量,本想开口的却是抿唇,他的事情与她无关。  只是短暂的犹豫,便看到鸡蛋从锅里抛弃,然后视线顺着鸡蛋便看到落点是风擎宇的头顶。  他的面色,变了。手还握在平底锅上,因为一面是蛋黄,翻转过来落在风擎宇头上的便是蛋黄的一面,碰到头发的力道弄破了蛋黄,黄色的液体便流了出来,染在黑色的发上。  上面沾着的油渗透着头皮,有些疼。  狼狈……  尴尬……  沙贝儿嘴角松了一下,这可能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景象……  “噗……”  “噗……”  门口突然传来两声笑声,沙贝儿听到熟悉的声音,转过头,便看到安杰罗和风睿尧站在外面。两个人都看着厨房里的奇景,安杰罗倒是放肆,那笑容怎么看都觉得是嘲笑。  风睿尧明显也被眼前滑稽的场景给逗了,本来是和爹地来看看妈咪有没有做好早餐的,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这一幕。  小脸绷的紧紧的,努力的试图不让人发现刚刚他笑过,只是毕竟是小孩子,眼睛努力不往风擎宇头上瞟,那视线还是不由自主的往上转。  “风少这一大早是在表演杂技助性吗?”  安杰罗心情极好,感觉整个宅邸很久不曾有这样的生气了。听闻管家说风擎宇在厨房里做早餐,便已经够让人跌掉下巴的。他便立刻借着来看看沙贝儿早餐有没有做好,跑来厨房。  没想到,这还看到额外的娱乐性节目。  今天一天的心情必然是非常的美丽啊。  面不改色,风擎宇淡定的放下手中的平底锅,然后伸手把头上的荷包蛋拿掉扔进垃圾筒。头上沾着的黄色液体仿佛不存在一般,保持着面部表情的镇定,但是嘴角的抽搐还是泄露了他此时内心的不平静……  转身,目光看向站在安杰罗身边的风睿尧,他的小手正放于安杰罗的大手中。目光在两个人相握的手上定格了几秒,再挪向风睿尧的小脸。  ------今天六千字更新完毕------  28号了,月票开始翻倍了,有想给紫投月票的亲,记得都投给《偷生宝宝:前妻别玩了》作者:妖妖逃之……感谢~~~~~~(这月紫不需要月票,投给我浪费了哈~)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