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30章: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第030章: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826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29
   (不忍直视哇~这又是在虐我,让我把标题写成求推荐票~不写你们就不搭理我么~坏蛋们~~~)  他说过,要拉她一起下地狱。现在, 因为睿睿的出现,一切都好似重新在洗牌。她不知道明天会是如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安杰罗现在好似是置身之外的,不让童炎玦住在这里,明显不是安杰罗的意思,而是风擎宇的意思。  她不知道风擎宇究竟用什么让安杰罗让他住在这里,而且还可以限制哪些人可以住在这里。  这个男人,比她想象的还要无孔不入。她本以为安杰罗可以与之抗衡,却不曾想,连安杰罗的地方,他都一样如此进出自如,掌控全局,一切都仿佛在他的掌控中般。  “风擎宇,你要是敢伤害炎玦,我不会放过你。”  即使知道威胁无用,可是沙贝儿却是担忧眼前这个用冰冷眸子看自己的男人,会伤害童炎玦。  风擎宇没说话,本是离沙贝儿几步远的距离,迈步,一步步的靠近了沙贝儿。  沙贝儿挺直着后背,这里是安杰罗的地方,风擎宇也不能拿自己怎样。他会顾及到睿睿,会顾及到安杰罗。  绷紧的身体,即便是在心底如此重复,却还是因为风擎宇的近距离靠近而让眼神闪烁起来。  再多的笃定,在面对风擎宇的时候,那些笃定也变成了不肯定。其实并不确定,风擎宇会不会动自己。  “沙贝儿。”  风擎宇的大手抚过沙贝儿的脸颊,那清冷的气息扫过。眸色渐深,耳边还有她对童炎玦的许诺。  只要他要她,她便不离。  好一个不离。  他风擎宇的女人竟然对另一个男人许诺不离。  “这辈子,你都无法做到你的承诺。”  指尖冰冷,滑过她同样冰冷的脸颊。言词音听不出什么狠戾,却是让沙贝儿心中一惊。  想要对另一个男人不离,也要他允许。  睿睿喜欢她,那么她就必然要留在睿睿的身边,当他带着睿睿回袁宅的时候,沙贝儿也必然要跟着他一起带到袁宅。想要不离,的确需要下辈子。  他现在不动她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只要让睿睿的心靠向他。让睿睿重新接受了这个爹地,带回了睿睿,也就是直接带回了沙贝儿。  沙贝儿,不管是与自己一起下地狱还是因为睿睿,她都注定脱离不了他的掌控。  他,什么意思。  他与她之间,本来就只有一个睿睿的牵扯。而时隔四年,她的恨依然来源于睿睿。睿睿现在没死,她无法原谅他,却也不再恨他,只是不想再和他有纠缠。  四年后,他之所以会带她回去,无非就想再生一个继承人。她让他不育,他便要拉她入地狱。但现在,睿睿还在,他已经没有拉她进地狱的理由。他与她之间,现在好似只有一个睿睿。  争取的应该只是睿睿……  从他来到这里,便完全无视她开始,他的目光只是在睿睿的身上。对她,他应该没有任何想要得到的想法。他的心里想要的应该只有睿睿才是,只是现在……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丢下一句话后,风擎宇丢下站在那里因他的话而僵住的沙贝儿,步子平稳的离开。挺直的背影,丝毫不觉得,他刚刚的话丢下的是炸弹,会怎样影响他人的情绪。  沙贝儿只觉得寒气十足,她无法理解风擎宇言语间的意思。但是,却能够知道,他说的话都不是随便说说。  “风擎宇,你敢伤害炎玦,我真的会不顾一切的让你偿命。”  沙贝儿心中担忧,快步赶上风擎宇,拦在他的面前,双眼愤怒的看着风擎宇。这个男人,没人可以捉摸的透他究竟想些什么。更加不确定,他会做些什么。  如果他真对炎玦动手,炎玦根本就没有机会抗衡。  “你已经毁了我的一切,如果前世是欠了你,今世我早就已经还了你。风擎宇,你究竟还想要毁我到什么地步!”  沙贝儿胸口剧烈的起伏,看着他那副平静无波的模样,深不见底的眸子永远无人知道里面蕴藏着的是什么。只是觉得,他的一句话便足以颠覆  “呵,他,我还不屑动手。”只们搭道。  一个根本就不入眼的男人,他有什么好浪费心神的。  转身往里走,不让童炎玦进驻这里,无非是不想碍眼罢了。  在他的眼里,童炎玦始终不曾入眼过。  ******************************  “她是我妈咪。”  风睿尧牵着童莉亚走到里面,在经过大白的时候,松开了手。蹲下身的时候,手在大白的身上摩擦着。那脸上,已经直接的说明他在嫌弃童莉亚。  如果不是妈咪开口,不想违背妈咪的话,他根本就不会靠近这个长的又胖又丑的女孩。  “蕊蕊也会做我的妈咪。”  童莉亚非常不喜欢眼前这个虽然长的好看,但是一点也不可爱的小男生,爹地还让她叫他小哥哥,这样不让人喜欢的人,她才不要叫他小哥哥呢,真讨厌。  蕊蕊又不是他一个人的……  风睿尧眉头一皱,对童莉亚的话非常不悦。  唇瓣抿的紧紧的,眼神冰冷的看着童莉亚。那模样,以为会吓到童莉亚。谁知道童莉亚只是朝他皱皱鼻子,再次不客气的哼了一声。直接把自己的目光从风睿尧的身上移开,目标转身趴在那里正熟悉着小主人抚摸的庞然大物……  “好可爱的狗狗。”  童莉亚的注意力全部都转向了大白,孩子的天性,又不记仇,转眼就把风睿尧抛到了脑后。直接扑到了大白的面前,双眼闪都会亮光看着大白。那眼神,别提有多喜爱了。  风睿尧在童莉亚扑过来的时候,小小的身子利落的让开。  “别碰大白。”  大白是他的,妈咪也是他的,她和自己抢妈咪还抢大白。  风睿尧更加的不喜他。  “我又没有碰你,我碰的是大白,大白还没有说不让我碰呢?”  童莉亚可不管风睿尧,小手欣喜的摸着那纯白的毛发,好软好可爱啊。看那眼睛,正看着她,真的好可爱啊。  忍不住的凑上前,在大白脸上亲了一下。  “大白,我叫童莉亚,你可以叫我莉莉哟,我们交个朋友好不好?我好喜欢你,你真的好可爱。”  童莉亚活泼,虽然沙贝儿离开的几个月性格有些变。但一知道沙贝儿回来了,便立刻又恢复了以前的性格。小忧郁的模样,完全不见了。  和大白自来熟,伸手握着他的爪子,自发的要交朋友。  “你!”  风睿尧平时说话不多,更别说要这样和别人争论。他根本就不会,平时,这里的人都是对他有着尊敬,更加不会惹他不愉快。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子不听他说话,还这样挑衅他的话。  让他,非常不悦。  “大白是我的。”  风睿尧本能的伸手扯过童莉亚抓着大白的手,扯完后发现自己又碰她了,脸上的表情就更难看了。  “哪里有写是你家的啊,又没有写你名字。有本事你让大白开口承认是你的啊,你问啊你问啊。”  童莉亚小手被抓开,不服气的伸手又要去夺回。手刚伸过去,风睿尧已经排斥的要缩回手。可是一缩手,就被童莉亚给碰到了。只是短暂的犹豫间,风睿尧的小手已经被童莉亚给抓到了。  风睿尧第一次气的脸都红了,狠狠的抽回了自己的手,看了一眼童莉亚,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一句可以攻击童莉亚的话。只能紧紧的抿着唇瓣,气的手都握成了拳头。  童莉亚可完全不管风睿尧的情绪,只知道自己胜利了。握着大白的爪子,自顾的和大白说话。风睿尧看着大白没出息的躺在那里,以前明明都很喜欢他的。现在,童莉亚握着他的爪子,他不仅没有反抗,还一脸享受的蹭了蹭。  有一种被背叛了的感觉,而眼前这个无赖的女生,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  斗嘴斗不过,又不能斗武力,男生不和女生斗。一时间,风睿尧气的无处发泄。忿忿的起身,甩手一个人冷着脸往里走。  大白只是看了一眼小主人的背影,一眼后又享受的眯上双眼,任童莉亚的小手在自己的脸上摸。  她夸它可爱……  别人都说它凶,她竟然能够发现它内心的最本质。它本来就是可爱的嘛,只因要守着主人和小主人才会变得很凶残的,其实,它本质就是一个天然萌物……  *******************  “爹地。”  正在生闷气无处发泄的风睿尧,准备去练练拳。迎面而来的是安杰罗,风睿尧立刻靠近。  “斯,爹地有事要出去几天。”  “哦。”  风睿尧到嘴的话咽了下去。  点头,风睿尧也未问爹地要去哪里。安杰罗有时候也会出去几天,并不会告诉风睿尧他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风睿尧独立性很强,而且极习惯自己一个人。所以,安杰罗离开几天,对风睿尧并没有影响。  以为,安杰罗也和以前一样,只是有事情要处理离开几天。  目送安杰罗离开,风睿尧一个人继续往里走。  利落的爬上树,然后坐在树杆上。小脸上一片沉闷,心情真的不好。想说也不知道怎么说,表达不出来。只能抿着唇瓣坐在树杆上,喃喃的说道:“妈咪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有委屈,可是又不能用眼泪来发泄,本来想要和爹地说,可是爹地又急着出门。爹地平时都在家里,偶尔出门一定是要处理重要的事情,他不能耽误爹地,可是心底真的好不舒服,郁闷的情绪无处发泄,堵在心口,别提有多么不舒服了。  声音很闷,每重复一次,都是闷闷的。似乎是只有这样才能告诉自己,妈咪真是他一个人的,那个小丑丑的女孩说的假的,妈咪不会是她的妈咪,妈咪只会是她的。  一个人念叨了几分钟,风睿尧的心情还是不好。情绪很是低落,爹地走了,自己是男子汉,不能和妈咪说这些。  只是……  只是……  心情真的很不好。  就在风睿尧一个人念叨的时候,一道身影由远而近。步子迈着,没有什么声音。在听到熟悉的声音时,步子顿下。虽然风睿尧在树上一个人念叨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让风擎宇立刻便察觉到了风睿尧的存在。  步子停下,仰头,目光直直的看向坐在树杆上的小身影。  “妈咪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小家伙还在念叨,嘟嚷着,这一刻孩子的天性尽显。  心,蓦然就疼了。  听到儿子这样带着郁闷的声音,只是稍想便已经明白,风睿尧会有这样情绪的原因。  他不擅长言词,更不擅长安慰。所以,风擎宇站在树下,即使心疼,却一时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言语来安慰儿子。词穷的当下,只能站在树下,皱着眉头,努力的想,去考虑。  还没等风擎宇想到,上面的风睿尧已经发现了风擎宇的存在。目光在迎上风擎宇的目光时,顿时觉得一阵尴尬。好像自己最想要藏着的东西被当众揭开了,很是尴尬。  第一反应,就是立刻下树,然后快点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他,真的很讨厌。  他刚刚的样子最不想被他看到,咬着下唇,像是和自己生气一样的,风睿尧动作利落的要下树,只是,可能是因为越是急切,所以动作虽然利落可是还是失了准头。平时上下树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意外,可是今天,竟然当着风擎宇的面出了意外……  脚下一个踏空,小小的身子就这样往下跌。  心中一惊,风睿尧动作利落的想要伸手抓住树杆稳住自己,可是,手却只抓到了几片树叶,小小的身体立刻往下跌落。  没像普通的孩子一样尖叫,只是对于要跌落到地摔的很疼的结果,做出了最坏的打算。抿着唇瓣,闭着双眼,等待着疼痛袭来。  只是……  结实的双臂,稳稳的托着他。预期的疼痛并没有袭来,而是让自己觉得安全的感觉又袭来。  风睿尧闭着的双眼,几乎是立刻睁开。对上的是风擎宇关心的眸子,刚刚看到风睿尧脚下踩空掉下来的时候,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  那一刻,让他觉得害怕和恐惧。陌生的情绪,却是那样直接的袭向他。  虽然知道,这样的高度自己一定能够接住他。可是,即便是知道,却还是心都提了上来,就害怕只有那么一点点意外,而让自己没有办法接住他,让儿子再受到一点点伤害。  他绝对不能允许,儿子再在自己的面前受到一点点伤害。  直到,双臂稳稳的接住了风睿尧,风擎宇的心这才落了地。  “睿睿……”  一向没有什么情绪的脸,因目睹风睿尧从树上跌下来而紧张的略提高的声音,在接住睿睿的时候,情绪缓了一些。搂紧了怀里的风睿尧,眼底却无法掩住那丝担忧……  “你……没事吧。”  目光上下的打量着他,自己稳稳的接住了,应该没事吧。那担心的目光,被风睿尧睁开的双眼尽收眼底。看得到风擎宇脸上的担忧,但是……  “放开我。”  身体挣扎着,都怪他突然出现,让他才一时没有注意踩空了。  在风擎宇的怀里扭动着,然后顺着风擎宇的怀里滑下来。当站立后,立刻后退了几步看着风擎宇说道:“刚刚你什么都没有听到,你要是敢告诉妈咪,我不会饶了你。”  丢下一句话后,风睿尧抿着唇瓣,快速的转身往前走。  风擎宇见风睿尧那加快的步子,眼底的慌乱尽收他的眼底。毕竟是六岁不到的孩子,和老江湖风擎宇比,实在是谈不上有心机。想要遮掩自己内心的情绪,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风睿尧的步子很快,风擎宇却是不紧不慢的跟在风睿尧的身后。直到风睿尧走进了一间房里,是他的小房间。里面有他要看的书,以及一台配置极好的电脑。  风睿尧很喜欢CS,虽然才不到六岁,但因为对枪械的研究和喜爱。更加喜欢玩这一款游戏,在里面他可以肆意的发泄。此时,内心的郁闷还是得不到宣泄,所以风睿尧选择了玩游戏,来发泄内心的情绪。  开机,登录。  动作一气呵成。  开游戏,装备。小小的年纪,横扫游戏。一次次的胜利,风睿尧的小脸上并没有得意,只是目光专注的看着屏幕。每一个动作都是很流畅的在做着,直到,他很喜欢一个人挑一个团队的感觉。  每一次,灭一个团队,那种感觉,很好。  把心底的郁闷都发泄在了这里……  时间在过,就在风睿尧准备退出游戏的时候。对方的队伍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高手,在最后一局的时候。直到对方的队伍里的几人都已经死了。只剩下唯一的一个人,玩这游戏已经一年多了。  一开始便很上手,风睿尧算是CS里比较有名的一个人物。而慕名而来,有些想加入他的,也有些不屑于他的实力而挑战他的。来者不拒,他还没有遇到过强劲的对手。  本来准备快速解决这最后一队挑战自己的队伍时,却没想到杀出了一个高手。  久未遇到高手,风睿尧很显然是来了精神。本来平静的表情也有了紧张,因为自己实力很强,所以,在面对着同样的高手时,风睿尧多了专注力。  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局是败的。  全神贯注间,早已经把那郁闷的心情忘记的干净。两个人,在做着高手的对绝。  时间在流逝,风睿尧快速的动着脑子,这不仅仅是简单的游戏,他还需要动脑子,不是简单便可以赢。只是,这一次,他的小脑袋瓜子明显需要更努力的想办法,才可以赢了了对方。  这种遇到对手的感觉,很是热血沸腾。  可是,再怎样精密,还是让对方抓住了自己的破绽,从背后,一枪直中眉心。风睿尧败了……。  这是风睿尧第一次的失败……  本来准备退了游戏的风睿尧,这个想法几乎立刻从脑中挥去。  “再来?”  对方,似乎是懂得风睿尧的心理一样。在风睿尧再考虑怎么让对方和自己再来一局的时候,对方已经主动给他发来两个字。  “嗯。”  一个字,快速的打出。  于是两个人又开始新的一局,同样是集中着高度的注意力。风睿尧这次更加的用心了,这一次,显胜。  一比一平了。  风睿尧扳回了一城,对对方更是好奇了。明显的对方真是游戏高手,这样子遇到了对手的感觉让风睿尧很是兴奋。但是,手碰着键盘,想要多问一些,却又想想,问不出口。  “有事,先下。明天,三点。”  对方在这边平静的时候,打出八个字,然后快速的便下了。  风睿尧看到对方完全了解他心中所想,对着上面的预定,心情突然变得很好。退了游戏,关了机。  伸展了一下坐的僵硬的身体,今天比平时多玩了一个小时。只因为,自己遇到了对手。皱了皱眉头,对于自己这超时间的游戏,有些不悦。他不应该,比自己预期的一个小时要多玩一个小时。  明天,一定要注意。  心中在叮咛自己,风睿尧已经往外走。拉开门,便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人也正好往这边走。风睿尧只是看了一眼风擎宇便已经收回目光,当作没看到一样往前走。  想到刚刚被他看到了狼狈的一幕,实在更加不喜欢他了。  一前一后,风擎宇也并没有追上去。只是拉着彼此的距离,看着前面那道小小的身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里。刚刚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小脸上那郁闷的表情已经没 有了。  跟在后面的风擎宇,眼底柔了几分。  他没有不开心了,便好。  **********************  晚餐时间,沙贝儿正在为三人准备晚餐。童莉亚和大白玩了好一会儿,在看到沙贝儿走过来的时候,立刻缠了上去。  嘴里嘟嚷着,晚上要吃什么,吃什么。  没见到风睿尧,问了一下管家。管家说小少爷自己去了他的小书房,这个时间点是他玩游戏的时间。  知道风睿尧没事,沙贝儿便牵着童莉亚放好了行李,再到厨房。  童莉亚不要在房间,跟着沙贝儿进了厨房。  好久没有吃沙贝儿做的东西,童莉亚馋的厉害。嘴里嘟嚷着的,口水都在口中蔓延。不停的吞咽着口水,那副馋的模样,真的让人忍俊不禁……  “小吃货。”  沙贝儿括了一下童莉亚的鼻尖……  “好久没有吃到蕊蕊你做的好吃的了,蕊蕊每天都在等你,可是你都没有回来。爹地他没有骗我,他说你会回来的,蕊蕊真的回来了。蕊蕊,你不会再离开了对不对?你答应了要做莉莉妈咪的,你不能骗莉莉。”  沙贝儿正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便见本来看着她的童莉亚突然转身,看向厨房门口。  “哼。”  看到风睿尧,童莉亚没什么好感,不客气的哼了一声。已经发泄了自己情绪的风睿尧,对于童莉亚直接无视。透过她看向她身后的沙贝儿,迈步走进去。  “妈咪。”  手,牵住沙贝儿的手,紧紧的。  沙贝儿看着自己儿子表现出来的占有欲,心中虽然很开心风睿尧对自己的占有欲。可是,这一点真的太像风擎宇。她一点也不想儿子变得和风擎宇一样,那样的性格。  “蕊蕊。”  似乎是察觉了风睿尧的意图,童莉亚立刻转身,也同时的握住了沙贝儿的另一只手。  两个人一左一右握住沙贝儿的手,同时看向对方。握着沙贝儿的手,都很紧。  风睿尧的眉头又皱起来了,看着童莉亚牵着沙贝儿的手。没说话,但是手上的力道明显加大了,扯着沙贝儿,试图往自己这边片一些。  童莉亚也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在感觉到沙贝儿被风睿尧扯了一些后,自己也是用力,把沙贝儿往她那边扯了一些。  一来一往,沙贝儿被两个小家伙扯的无奈。  “还想不想吃晚餐了?”  看着两个暗中较劲的小家伙,沙贝儿故意沉着脸。  沙贝儿的话音刚落,风睿尧的视线转向沙贝儿。似乎是在研究沙贝儿究竟是不是生气了,抿着唇瓣,绷着小脸看着沙贝儿。童莉亚也是如同风睿尧一样,仰着小脸看着沙贝儿。  相较于风睿尧,童莉亚的脸皮要比风睿尧厚上许多。但是,鉴于吃这上面,童莉亚也不敢过于放肆……  “都是你,妨碍蕊蕊做晚餐了。”  先发制人,童莉亚放开了沙贝儿的手,甜笑着说道:“蕊蕊,我很乖的,我不妨碍你做晚餐。”  退在一边,一副乖巧的模样。那大大的眼角,余光扫向风睿尧,在沙贝儿看不到的时候,挤鼻子弄眼的做了个鬼脸。  风睿尧不似童莉亚那样子鬼灵精怪,也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只是在研究了沙贝儿并没有真的生气时,也跟着放开了手。  也是往一边退了一步,并没有离开厨房。  沙贝儿的双手是得到了自由了,可是两个小家伙跟金童玉女一样站在那里,都睁大着眼睛看着她。  沙贝儿无奈,上前一步,先是搂住睿睿的肩膀,再搂住莉莉的肩膀弯下腰身对两个小家伙说道:“厨房不是小孩子玩的地方,你们两个人出去玩,等吃晚饭的时候再叫你们。”  “蕊蕊,让他出去,我可以帮忙,我像以前一样帮你洗菜好不好?”  童莉亚小嘴非常会说,接话很快。  以前,她也帮蕊蕊洗过菜。虽然不够高,可是坐在小凳子上用盆洗是一样的。她可以帮上忙的,不像他……  大眼睛又挑衅的看向一边摆着一张酷酷脸的风睿尧……  一点也不可爱,她喜欢可爱的人,像她一样可爱的。  “妈咪,我很聪明,可以帮忙。”  他很聪明,一教就会。就算以前没有做过,但只要妈咪教一遍,他肯定都会。他学什么都很快的,不怕学不会。  “嗯……这样啊……好,你们一起帮忙。”  孩子的动手能力本来就要学习,以前对莉莉的教育如此。现在对睿睿也是一样,既然主动要动手,沙贝儿也不再拒绝。她要慢慢的让睿睿变成一个正常的小朋友一样,有正常的情绪反应,而不是像现在,什么都习惯性的压抑。这样形成的性格,最终都是不爱表达,而会难以靠近,以后会很孤单。  “那咱们就开始做晚餐吧。”  厨房本来就很大,而围裙也有许多。沙贝儿挑了两个围裙分别帮两个小朋友系上,自己也系上一个围裙。脑中过滤了一下今天要做些什么,开始在一边的冰箱里拿着食材。  看了一眼,孩子可以处理的。  从一边拿过一个大盆放在一边,里面放满水。拿了两个小凳子放在一边,然后在水注了半满的时候,对两个站在一边较劲的小朋友说道:“把这个洗好后,再洗这个。”  把三样需要他们清洗的菜放在一边,然后便转身去处理自己的了。  风睿尧是完全不会的,沙贝儿不说,只是想让童莉亚来教睿睿。睿睿太不爱和人接触,而睿睿首先要学会的就是习惯与外界接触,与人接触才是正常的社交,正常的行径。  风睿尧坐在那里,看着童莉亚拿起一颗菜,而他坐在那里,看着沙贝儿的背影。想问沙贝儿该怎么清洗,但是沙贝儿已经背对他,正在清洗。水流声,伴随着她利落的动作。  刚刚还说自己聪明,可以帮忙。现在,还没帮忙就要问。  抿着唇瓣,没有开口。  倔强的拿起一颗,童莉亚坏坏的没有直接开始折菜,而是看着风睿尧拿起一颗菜后,说道:“你摘啊。”  风睿尧抿着唇,不动。沙贝儿背对着两个孩子,都能想象得到莉莉耍小心机的小模样,而睿睿则是那副酷酷的表情。不甩童莉亚,抿着唇瓣继续沉默。  “不会吧。”  童莉亚得意的扬唇角,摇头晃脑,别提多得意了。  风睿尧小脸更酷了,手上捏着菜,像是要较劲一样,可是,没有头绪的东西,就算再聪明,也不会。  ------今天八千字更新完毕------  今天底更6000,红包加更2000.感谢烟雨红尘11亲10000大红包。么么哒!!!  2号还有红包加更哇~~  5000加一千,10000加两千,以此类推~各种卖节/操求红包……  求红包哈。现在活动期间,消费一万返还百分之三十哇。各种求红包,求生活费~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