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34章:为爱,既往不咎(四)

第034章:为爱,既往不咎(四)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203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31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他适应吗?”  “小少爷很安静,我有尝试和他说话。他虽然回答的很慢,但是很努力的在试着和我说话。现在有小朋友靠近小少爷,小少爷没有退开。但是,却还是没有让人碰触他。暂时看来,小少爷适应的还不错。”  想想她也算得上二级杀手,接到任务出任务不是杀人,而是来幼儿园教小朋友。看着这一群天真的孩子,她都有些动摇自己的杀手路了。这么一群可爱的小天使,这让她有一种自身负罪感啊。  风少这一次给予指派的任务,还真是让她极度挑战了。  “嗯,有任何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是,风少。”  挂了电话,再次扬起一抹昨晚在镜子里练习了很久的笑容。要冷酷冰冷凶狠她手到擒来,这装温柔和蔼可亲,要有亲和力的笑容,还真是难度颇高。昨晚没少查资料,没少去看视频学习,怎样笑才是一个幼儿园老师应该有的笑容……  风擎宇挂了电话,见沙贝儿还坐在那里,一个多小时了,还保持着原本的姿势。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伸手推开了车门。修长的双腿,步子很大。转眼间,人已经走到了沙贝儿的身边。  风擎宇的存在感很强,沙贝儿即使专注力都看向大门,并没有注意身后。但是,风擎宇一靠近,便让她感觉到了。  直到风擎宇站在她的身边,沙贝儿虽然未转头看风擎宇,但面部表情却是明显变了一下。  “睿睿……在适应,不错。”  快速的转过头看向风擎宇,他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怎么知道?”  他和她一样在外面等着,他怎么会知道。  “有人在里面。”  本以为风擎宇不会回答,却没想到风擎宇给予了答案。  他知道安杰罗一定会安排人保护风睿尧,但是睿睿是他的儿子,保护的工作应该由他来做。  四年前的事情,他绝对不允许再有发生一次的机会。  四周,处处可见是白雪安插的人。有摆摊的,有扫大街的。也有行人,有情侣。更是已经有两名新的老师安插了进去,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  他同意沙贝儿所说的应该让睿睿多接触人群,睿睿一个人在树上自言自语的模样,实在是让他心疼。  “嗯。”  沙贝儿点点头,他的用心安排,让她心底对他的排斥要少了许多。  不知道和他说什么,目光转开时,扫过一道道身影,他们的目光都是看向这边的,在她的目光不小心撞上他们的时候,一个个立刻移开目光。沙贝儿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如果里面有他安排的人,那么……  “他们也是?”  虽然是疑问句,但显然已经是肯定句。  风擎宇这次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沙贝儿。  突然觉得自己问题有些无聊,沙贝儿转过视线,再次看向大门。风擎宇也未多逗留,转身再次坐进车里。  每过一个小时,风擎宇都会过来。第一次是他开口,第二次开始,便是直接把电话拿过来。  让沙贝儿知道风睿尧在里面的情况,而听着越来越乐观的汇报。沙贝儿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悄悄的放下了,其实很担心如果睿睿不能适应,造成了反效果,那该怎么办。  现在,睿睿在慢慢的适应着。听着风擎宇手下的人说着,适应的还不错,沙贝儿绷着的脸总算是放松了。  一晃便是中午,这是私人幼儿园,都是全天封闭式的。上课的时间还不错,一到中午的时候,沙贝儿又开始担心了,虽然早上给他们做了便当,但是,吃饭的时间也不知道睿睿能不能适应。  “沙小姐。”  这次走过来的,并不是风擎宇,而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嗯?”  不明所以,看着陌生的面孔。  “风少让我请沙小姐去用午餐。”  “我不饿。”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答。  “风少让我告诉沙小姐,里面的电话会在五分钟后打过来。”  风擎宇手下的人,跟他是一个德性,言词间都是同一个语调。  传着风擎宇的话都是他同一个语调。  沙贝儿不得不说,风擎宇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懂得如何抓她的软肋。他知道,她现在很想知道睿睿午餐的情况。  起身,跟在那陌生的面孔往前走。她的注意力一直没有放在风擎宇身上,并不知道风擎宇什么时候离开车的。只是跟在陌生的面孔往前走,在幼儿园斜对面一百米的地方,一间普通的餐厅前停下。  “沙小姐。”  里面正在打扫的人在看到沙贝儿的时候,同时有些恭敬的开口。  这些也是他的人……  不知道,这个幼儿园的附近,是不是都被他安插了他的人。  不得不说,他做的越是上心,她心底也的戒怀便越是少了许多。  随着指引上了二楼,把沙贝儿带到一间包厢外便停下。  推门而入,风擎宇已经坐在靠窗的位置。在听到声响的时候,并没有转身。目光只是看着窗外,那里正对着幼儿园的房顶。那里,他的儿子在里面。  沙贝儿走过去坐下,两个人都没说话。  沙贝儿刚坐下,便有人敲门,菜端了上来。摆在桌上,并不丰盛。简单的四菜一汤,家常便饭。但是一眼便能看得出,是出自大厨之手。  做的很是精致细心,只是看着便很有食欲。  只是,对面坐着风擎宇,再有食欲的菜肴,沙贝儿也没有什么食欲。  风擎宇自顾的开始吃起来,他吃东西,一向都是很优雅。动作很慢,如果不是知道他是教父,看起来像是教养十足的翩翩贵公子。  见风擎宇自顾的吃着,根本不提电话的事情。沙贝儿皱眉头,这样算来,已经有五分钟了。为什么放在一边的电话还没响,他这是在骗她?  “吃饭。”  在沙贝儿开口前,风擎宇突然抬头。像是洞悉了沙贝儿会说什么一样,突然抬起头,看着沙贝儿,眼神里已经表明了一切,沙贝儿欲出口的话便这样咽了下去。  虽然不喜这种试试被威胁,可是,里面的人是他安排的。想知道睿睿在里面的情况的确可以等到傍晚睿睿放学,可是,她很急。  不再执拗,沙贝儿开始吃着。速度有些快,风擎宇也没有说什么。  两个人再次沉默的吃饭,只剩下碗筷敲打的声音。  “没你做的好吃。”  风擎宇在沙贝儿吃好放下碗筷的时候,风擎宇也同时放下。  突然丢出的一句话,让沙贝儿迅速的抬起头。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风擎宇平静着一张脸,若无其事的模样。  自己刚刚是不是错觉了……  沙贝儿正在疑惑间,只见风擎宇已经拿起电话,按下了1速拔键。  沙贝儿一愣,他这是在主动拔过去。原来,不是等电话,是他随时可以把电话打进去。  涌起的一股子焦躁情绪,在风擎宇把电话突然按免提放在桌上,从里面传出已经听了几次的声音时,沙贝儿专注力立刻转移到了手机上。听着关于睿睿的汇报,让沙贝儿吃惊的是,睿睿竟然会把她特意多做的一盒午餐,在香味四溢的时候,别的小朋友看过来的时候,虽然他没有说话,但竟然能够把那盒推到前面。  埋头吃着自己盒子里的饭菜,但是一个动作,已经说明,睿睿在成长,在改变。在向着,好的方向成长。  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以为很困难的事情,没有想到,她的儿子这样让她骄傲。有些道理,只要稍微点拔一下,他便可以领会。而且,在她不在的时候,也能够自己努力的去做到。  风擎宇沉默的听着,目光却是看着坐在对面的女子。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投射进来,正投在她的脸上,一层层的晕开。  她的眸子正温柔的盯着手机,仿佛透过手机能够看到睿睿。  那双眼睛,是与他放在心底最深处的小白痴一模一样的眼睛。  透过这双眼睛,他曾经无数次看到小白痴。所以,在和她做的时候,常常喜欢让她睁着双眼,看着他。仿佛,怀里的人便是小白痴。  此时,依然是那双眼睛,依然是美丽非凡。看着这双眼睛,仿佛看到了其他。  风擎宇的目光就这样看着沙贝儿,长长的睫毛拢下一道阴影。手,却是不由自主的伸出。却在快靠近沙贝儿的脸时,通话也是正好结束,沙贝儿刚好抬起头,便看到风擎宇停在半空中的手。  微愣。  表情还未从刚刚电话里听到关于睿睿的讯息里回过神来,眼神还是那样温柔。充满母爱的眼神,与小白痴天壤之别。  不知不觉间,连唯一相似之处,俨然已经不一样。  风擎宇也是为自己的动作一怔,自然的收回手,拿起手机站起身。沙贝儿也跟着起身,把自己脑中的那丝情绪挥开,她还以为,刚刚他是准备触摸自己……  眉头微皱,为自己的想法而吃惊。这,根本就不会是风擎宇会做的事情。如果真是,他也不会收手。他岂是会因为她突然看向他便会停下自己想做事情的人……  一前一后,两个人再次沉默不语的下楼。  如同是两个陌生人一样。  ****************************  “师父,等会是送你回事务所,还是?”  童炎玦的徒弟,刚从客户那里离开,向停车场走的时候一边征求着师父童炎玦的意见。  这两天,师父都在事务所忙到很晚。以前,如果不是必要师父从来不会加班,而这两天,明明事情早就已经忙完,他也见师父一人在办公室里。有时候早上过来,师父已经又在办公室里了,有些不确定,师父究竟是晚上未回去,还是一早又过来。  “去幼儿园。”  “师父,我送你过去?”  “不用,我自己开车。”  在出租车站放下了徒弟后,童炎玦开着车,向莉莉上的幼儿园方向。  现在离幼儿园下课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家里没有莉莉,没有蕊蕊,童炎玦便直接在事务所安了家。  这两天并不是很忙,夜深人静的时候,靠在办公椅上,看着万家灯火。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剩下了等待……  坚定信念的等待,确定了她是自己想要的,便有了耐心等待。  相信,他是她的归宿,是最适合她的。  车开到幼儿园的时候,离放学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已经有许多家长等待在幼儿无门口了,沙贝儿并不是特别漂亮,但在人群里,童炎玦却是一眼便看到。刚推车门下车准备向沙贝儿走去,便看到不远处有一辆车的车门推开。  目光,几乎是不由的看过去。犹如那次带蕊蕊去西西里岛的时候,看过去时的那种气势。  他已经刻意的收敛了自己身上的气势,只是出众的外貌加上那天生的魅力从打开车门的时候便已经足够吸引人的目光。  等待在外面的家长,目光都不由的看向风擎宇。  这个男人,不管站在哪里,都像是一道亮光吸引着众人的视线。  沙贝儿明显感觉到了风擎宇出现造成的轰动,他即使不言不语,只是沉默的冷着一张脸,还是会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让人不由自主的看向他。  随着风擎宇的靠近,他的目光很是直接看着沙贝儿,明显的目的点便是沙贝儿。  因为他的目光,沙贝儿也就成了众人目光的追随。沙贝儿眉头微皱,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被人目光注视的感觉。  “蕊蕊。”  一道湿润的声音,从风擎宇身后传来。童炎玦迈步走过来,直接越过风擎宇,站在了沙贝儿身边。  在看到童炎玦的时候,沙贝儿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  “今天不忙吗?”  注意力转向了童炎玦,两者不同类型的男人,一左一右站在沙贝儿的身边。而沙贝儿侧头,看着童炎玦,对于风擎宇投在她身上的目光,恍若未闻。  “两天没见莉莉,便过来看看。”  即使嘴里说的是莉莉,但是童炎玦看向沙贝儿的目光,已经把未说出口的表明出来。他想的,不仅仅是莉莉。  沙贝儿耳后有些微热,能够感觉到众人的目光时不时的探向她和身边的两个男人。  风擎宇承受别人的目光本能的散发着寒意,众人虽然想要看他,却又畏惧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寒气。只敢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瞄,不得不说,这样优质的男人,实在难以一见。  风擎宇的目光在看到沙贝儿的耳后微红的时候,深邃的目光从沙贝儿的身上移开,总算是逗留在了童炎玦的身上。  这个,他从未看进眼里的男人。  童炎玦感觉到了风擎宇的目光,这个被誉为意大利神,黑手党的教父,能够直视他的眸子没有几个人。  穿过沙贝儿,迎上了风擎宇的目光。他的目光冰冷而有寒意,这样有穿透力的眸子,的确有足够的资本让人从心底胆怯。  只是……  童炎玦也是在律政界打滚了很多年,遇见过太多的人。风擎宇的确是气场十足的人,但因为关乎于蕊蕊,童炎玦迎向风擎宇的目光里,没有畏惧,只是坦荡荡的看着风擎宇。  他对蕊蕊的心,坚定不移。  察觉到身边的两个男人,正在用眼神较量。沙贝儿没看向风擎宇,只是转向童炎玦,扯了扯他的衣袖。  童炎玦反手自然的握住了沙贝儿的手,在握住沙贝儿手的同时,顿时感觉到一股子更强的寒意从风擎宇身上散发出来。目光如刀一样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  沙贝儿感觉得到,未像以前一样心虚的放开。虽然以前和童炎玦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在外面,有如此身体上的接触。但当他的大手握住她的手时,温暖袭来。  反手,回握住童炎玦,忽略风擎宇的存在……  幼儿园的门打开,三人的注意力转向了门口。一个个的孩子被送出来,然后停在外面的车,越来越少。直到幼儿园门口只剩下他们三个人,风睿尧和童莉亚的身影这才出现。  风睿尧走在前面,童莉亚被一个高挑的意大利美女牵着往这边走。  “爹地,蕊蕊。”  童莉亚一看到门口意外出现的爹地,立刻松开了意大利美女老师的手,快速的冲了过来。  松开的手,双臂抱起童莉亚。童莉亚立刻凑上嘴唇,噘起吧唧吧唧的两口,左右的亲在了童炎玦的脸上。  风擎宇的目光本一直在风睿尧的身上,却因为童莉亚兴奋的冲向童炎玦的时候,余光看了过去。  那样的亲昵,那样灿烂的笑容,那样甜蜜的模样。  目光再转向风睿尧,只见风睿尧向这边走过来。步子没有急切,只是沉稳的走着。一步,一步的拉近着距离。  几乎是受了蛊惑一般的准备抬起双臂……  “妈咪。”  轻轻的声音,风睿尧把手递给了沙贝儿。微微抬起的双臂,余光还能看到童莉亚和童炎玦之间的甜蜜互动,而再看向风睿尧牵着沙贝儿的手,目光看着沙贝儿,他顿时成了那个多余的人。  “谢谢你。”  “沙小姐,客气了。”  沙贝儿牵着风睿尧,礼貌的对着送两个人出来的美女老师打着招呼。看着她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敬畏看了一眼风擎宇,虽然没有打招呼,但是沙贝儿已经了解了,眼前这个人应该就是今天与他通话的人。  “睿睿,和老师说再见。”  “老师再见。”  风睿尧声音依然没的起伏,却是听话的开口。童莉亚被童炎玦抱在怀里,也挥着小手和老师打着招呼。新来的老师,又漂亮,又容易亲近,她很喜欢这个新来的老师。  风擎宇感觉到了美女老师投过来的目光,那里面蕴含的情绪,让风擎宇眼眸一冷。本来心底就堵的慌,眸子淡淡的扫过美女老师,只是一眼,便让美女老师,腿打了一个寒颤。  “老师……先……先进去了……明天……见……”  声音不受控制的颤了,刚刚还优雅到不行的美女。此时,表情有些怪异。后退了一步,一步。口吃不清的表达完,就跟后面有人追她一样,踩着只有三四厘米的高根鞋,快步的往里走。直到进了门,这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她……  她这是脑子抽筋了吗?刚刚竟然敢用同情的目光看风少,虽然说风少现在全部心思都在小少爷的身上。充满了父爱的光芒,但这不代表他就不是风少。  想着,自己周末的时候,日子肯定很难过了。  苦瓜着一张脸,她这是当了一天老师,就当的得意忘形了吗?竟然胆敢招惹风少……  不由的哀号着……  这个任务一点也不舒服,她宁愿去接最危险的任务,也不愿意再这里受这种折磨……  呜呜……  “老师怎么了?”  童莉亚奇怪的看了一眼有些怪异的老师……  风睿尧被沙贝儿牵着,看了一眼怪异的老师。目光转向风擎宇,虽然在他看向风擎宇的时候,风擎宇的眸子已经恢复了正常。可是,刚刚,他敏锐的感觉到了身边风擎宇不一样的气息。之后,老师便出现了这样不正常的反应。  这,和他有关吗?  察觉到了风睿尧投过来的目光,风擎宇收回的大手主动的伸出……  “睿睿。”  风睿尧握着沙贝儿的手微紧,还在犹豫间,小手已经被风擎宇的大手牵住。  他的手掌很大,小小的手被包裹在里面,整个包住。  他的手并不暖,但是……  手,被包在风擎宇的大手里。风睿尧只是微微的不适动了动,却没有抽回自己的手。  风擎宇的眼神陡然变得深邃黝暗,看着风睿尧绷着的小脸。他的左手在沙贝儿手里,右手被他握在手心里。一左一右,刚刚心底的那丝不适立刻挥散。  童炎玦抱着童莉亚,看着一左一右牵着风睿尧的两个人。他们,看起来真的很像一家人。  (感谢莉莉童鞋送的蜗牛,咱恢复美好的六千日子了。默默的说,这是不是在鼓励你们送我蜗牛,这据说是为我量身打造的道具。)  还有某人送滴多多的钻石,晚上等我哈。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拓熙父母的故事)。《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虐+肉的节奏。挑喜欢的菜,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