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35章:为爱,既往不咎(五)

第035章:为爱,既往不咎(五)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271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32
   (我要爬道具榜,钻石,鲜花,蜗牛,来者不拒哇~快快,爱我就送我蜗牛~)  (风擎宇咬手帕装可怜:二货,饿久了总吃素会营养不良。作者:抠鼻子,无视。风擎宇抱大腿:二货,求肉吃。作者:继续抠鼻子,无视,眼睛斜斜围观看好戏的众人。风擎宇领悟立刻扑向围观的众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可怜可怜我这个四年多没吃过肉的人吧~帮我送道具讨好贿赂一下这个无良作者,我才有美好和谐的新(性)生活啊~)  他们,真的很像一家人。  沙贝儿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手牵着风睿尧没办法松开,而看着隔着一个睿睿的风擎宇,他的眼底有着一丝满足。这一步的靠近,是睿睿对他的一种认可。  心底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这个男人在对睿睿表现父爱的方式下,的确让人刮目相看……  他,似乎与自己认知里的风擎宇,有了一丝不一样的改变。  具体,一时间又捉摸不透。沉思间,感觉到了一道熟悉的目光停在自己的脸上,沙贝儿一怔,立刻转过头看向童炎玦,眼神里有着一丝慌乱。  她害怕他会误会。  童炎玦察觉到了沙贝儿眼底流露的情绪,眼神温柔。心底的那丝不适,已消散。给了沙贝儿一个温柔的眼神,满满的都是包容。  沙贝儿的心悄然放下,五个人,一起向停车的方向走去。  ********************  风擎宇已经上了车,风睿尧也坐进了车里。童莉亚趴在童炎玦的身上,双臂搂着童炎玦的肩膀,额头抵着童炎玦的额头,娇滴滴的问道:“爹地,你不和我们一起吗?”  “爹地晚上还有事情,你乖乖听蕊蕊的话。”  “我会乖乖的,我是爹地最乖的女儿,爹地,亲一个。”  之前就已经习惯了,跟着沙贝儿。童炎玦常常没时间来接她,没时间一起吃饭。童莉亚在内心深处,很习惯这样的方式。今天看到童炎玦出现,已经很开心了。  吧唧的左右又亲了一口,这才坐进车里。  沙贝儿看着童炎玦并没有立刻上车。  叭叭……  突然响起的喇叭声,是由车里响起的。童炎玦看着沙贝儿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一下,不由准备抬手抚平她皱着的眉头。  但想到坐在车里的风睿尧,有些事情是一个过程。  “别皱眉头。”  沙贝儿只是条件反射的动作,听到童炎玦的话,不由伸手抚了抚自己眉头。  “快上车吧。”  “他……”  沙贝儿试图想要解释一些什么……  “我都懂,都明白。”  “等安杰罗回来,我便和他提关于睿睿的事情。”  “好。”  “那我上车了。”  “嗯。”  “明天,我给你打电话。”  “好。”  沙贝儿上了车,风擎宇立刻开车离开。童莉亚挥着手,看着爹地的身影渐渐的远后,凑到沙贝儿的面前问道:“蕊蕊,你刚刚和我爹地说什么悄悄话。”  “大人的事情,小朋友不要多问,小鬼灵精。”  明显的感觉到前面驾驶座的风擎宇目光投了过来,以及身边风睿尧投过来的目光。小手握着她的手,并没有问。  看着风睿尧,沙贝儿回握着他的小手。  **************************  有了第一天的适应,沙贝儿已经放心了。  第二天送风睿尧和童莉亚去了幼儿园,看着两个人进去之后,沙贝儿便直接往前走,准备到路边拦出租车。  “去哪?”  沙贝儿刚走几步,便感觉到了道身影笼罩而来,风擎宇的步子要比沙贝儿大上许多。只是几步,便已经追上了她的脚步拦在了她的前面。  又是条件反射的皱眉头,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风擎宇。  她去哪里他管的着吗?  没有睿睿,没有安杰罗在,她难道要回到安杰罗的地方,和他单独的独处,她可没有那么傻。  直接没准备理风擎宇,往一边挪了一些,准备擦过风擎宇。  手腕被扣住的时候,沙贝儿明显感觉到四周的目光都投到了她的和风擎宇的身上,她可没有忘记这四周都是风擎宇的人。  这样子拉拉扯扯,他也不顾及一下形象。  “你的手下都在。”  沙贝儿挣脱不开,斜看了风擎宇一眼, 冷冷的提醒。  风擎宇没回应,只是冷冷的把目光从沙贝儿身上移开,扫过那些因为他和沙贝儿之间拉扯好奇看过来的眼神。在接到了风擎宇的眼神时,几乎是倾刻间,沙贝儿视线范围内的身影,都全部消失。  都知道,昨天晚上化妆成美女老师的某某人,被白雪操成了什么模样。他们可不想和冷风对上,到时候,真的会操的很惨很惨。  “……”  沙贝儿无语……  对风擎宇的怨怼越来越淡,但这并不代表,她对风擎宇的感情还会存在。  无恨也无爱。  她不想和他再有纠缠……  “风擎宇,我还有事,请你放开手,可以吗?我不想在大街上和你拉拉扯扯。”  “去哪?”  “与你有关吗?”  沙贝儿不客气的抵回去。  风擎宇眼神更深邃了一些,扣在沙贝儿手腕上的手更紧了。  “你是我的女人。”  呼……  沙贝儿听到风擎宇那理所当然的语气,被一口气堵的厉害,他的这种唯我独尊和自大,实在让人难以承受。他哪里来的自信,总是觉得,他把一切都掌控在手心里。四年,能够改变的太多。  当一颗心捧在他的面前,被刺的伤痕累累的时候。他的女人,她早已经不屑做。甚至,无数次在想,如果当初她没有救了他,该有多好。  如果硬要说和他相遇有什么值得她感谢的,便是因为意外而有了睿睿。  除了睿睿之外,她实在不知道,风擎宇之于她,还有什么值得她记住的。  “做你女人的沙贝儿早在四年前就已经跳海死了。”  不想和风擎宇两个人怒目相向,因为睿睿的关系。她的情绪反应,如果不控制好。直接会影响到睿睿的判断力,以及会让睿睿的心底造成阴影。  已经决定,平静和风擎宇两个人相处。但是,一看到他这副自大的模样,沙贝儿便想一巴掌抽掉他脸上的自信。  “你没死。”  她没死,她还是他的女人。  “风擎宇,曾经爱你的我早在四年前便已经死了。现在的我……”  目光直视着风擎宇,声音很轻的说道:“永……远……都……不……会……再……爱……你。”  一字一字,清晰明了的从口中吐出。  风擎宇眼神攸地变冷,从她口中吐出的话语,听在耳里实在是不中听。从来都是他来主宰别人的命运,他是独裁者。  “沙贝儿。”  风擎宇的声音陡然变冷,寒气四溢。  “风擎宇,你控制不了人心。”  趁着风擎宇情绪微波动间,沙贝儿抽回自己的手,转身,毫不犹豫留恋。  风擎宇紧皱着的眉头,阴霾的眼神看着沙贝儿的背影。四年前,四年后。沙贝儿,真的已经不再是四年前的那个沙贝儿。  依然纤细的背影,虽然单薄,却透露着倔强坚强。不再是那个委屈求全的沙贝儿,不再是他可以轻易掌控的女人。  她变了……  莫名的怒意在涌现,沙贝儿脱离了他能够掌控的范围。从她再回到他的身边开始,她好像就已经不再是他认识的沙贝儿。一点点的让他清楚的知道,曾经能够轻易掌控的沙贝儿,早已经被现在的性格取代。  这种认知,风擎宇怒意涌生。眼神也变得阴冷起来,这样的改变是因为另一个男人。  童炎玦。  “童炎玦。”  从口中吐出的三个字,未经大脑。但是言词间的冰冷,透露着威胁。  他惯性的懂得,如何掌控人心的弱点。  沙贝儿的身体果然是停了下来,垂放在两侧的大手也因为情绪的起伏而扣紧,用力的咬住唇瓣。  她以为,他终有些改变的。  慢慢的转身,两个人隔着短短的三步距离对视着……  看进风擎宇眼底的冰冷……  沙贝儿脸上并没有多少怒气,看着风擎宇同样冰冷的开口:“呵,风擎宇,你可以试试,你将失去的是什么。”  他动了炎玦,便让莉莉没有了爹地。而她,将会因为炎玦因她出事而痛苦。睿睿会因为她的痛苦而痛苦,一个会不分对错的剥夺他人生命的男人。他将不配成为睿睿的爹地,他将会失去睿睿。  他在乎的,他再也不能拥有。  这样的后果,风擎宇,你能承受吗?  眼神深邃了……  沙贝儿转身,越来越远的距离。风擎宇站在原地,看着沙贝儿走离。  她的心,真的不在了吗?本来就属于他的,怎能让别人拥有。她是睿睿的妈咪,要永远陪着睿睿的。眼神微微的眯着,风擎宇在看着沙贝儿上了计程车离开后,慢慢转身走回车边坐进车里。  ********************  “蕊蕊。”  “我在你楼下了。”  “我立刻下来。”  童炎玦快速的起身,拿起一边的外套搭在手臂上,一边对秘书做了一个手势,人已经匆忙的往外走了,转眼间已经进了电梯。  楼下,沙贝儿双手插在口袋里,等待着童炎玦。  站在门口,看着电梯打开,童炎玦步子迈的很大往外走。平时都是沉稳形象的童炎玦,此时步子迈的有些急,让认识童炎玦的人都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眼见着会让沉稳的童大律师有些失态的人是谁……  童炎玦完全没有感觉到周遭的目光,眼底只看到了站在外面的那道纤细的身影。步子迈的更快了,转眼间人已经到了沙贝儿的面前。  “怎么到了才给我打电话,等的急了吧!”  童炎玦走到沙贝儿面前,自然的牵起沙贝儿的手,刚从里面走出来,童炎玦的手很温暖。相较于风擎宇的大手,童炎玦的体温要高太多。冰冷的小手被握在大手里,沙贝儿目光扫向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目光只是扫过,便移开。  回握住童炎玦的手,任他牵着自己往车边走。  “才等一会儿。”  他挂了电话就下来了,还不到五分钟,哪有等很久。相较于他的等待,自己这短短几分钟的等待算的了什么。  “耽误到你工作了吗?”  “没有,昨天就安排好了。今天没有什么事,一直在办公室等你的电话。”  拉开车门,让沙贝儿坐进去。车里有暖气,顿时驱走了外面的寒意。并没有立刻开车,而是看着沙贝儿。  “去哪儿?”  “能去‘珍惜’那里看看吗?”  “那是你的,有什么不可以。”  侧身过来,帮沙贝儿系好安全带,然后发动车子。  一路上,像是以前一样,随意的聊着。偶尔一句两句,在等待红绿灯的时候,童炎玦的大手会握住她的手,有些不舍得放开。  车,很快就到了‘珍惜’。  一前一后走进去,本以为几个月的时间,会布满灰尘。可是当沙贝儿走进去的时候,这里面明显有人固定打扫,里面一尘不染。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回来开张,所以,每隔几天,我便会抽时间来打扫。”  这里是他用心布置的,里面每一处都很熟悉。牵着潲贝儿坐在吧台,自己走进去,熟练的找着杯子。里面还有一瓶打开了喝了一半的红酒,为两个人倒了酒,自己坐到沙贝儿身边。  “炎玦,我想把‘珍惜’开张。”  睿睿开始上幼儿园,她的时间也就挪出来了。白天的时间用来放在餐厅,不错。  童炎玦握着酒杯,眼睛一亮。  “只要你愿意什么时候开张都可以‘珍惜’是你的,你做主。”  童炎玦握着沙贝儿的手,眼底满满的都是欣喜。接受了‘珍惜’,也就是更加的给了他定心丸。  “嗯。”  沙贝儿之前在西西里岛有开餐厅的经验,做准备,便比之前容易轻松了许多。  但是,一切却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几乎做什么都不顺畅,招聘,童炎玦的帮忙之下,找到了几名比较有名的大厨。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没有办法去‘珍惜’。即使童炎玦花大价钱一样没有办法谈妥。  食材方面,这方面本来完全不会有问题。联系到的比较有名的食材店,想要谈谈送货。却是说,现在已经满额了,没办法再外送。而且每天从新鲜海鲜都有人预定好了,没有办法送到‘珍惜’,就算出价比别人高也不可以,他们要讲求信誉。  一处不行,找第二处。在找了上十家后,沙贝儿又被同样的理由拒绝了,再发现不了问题,她就真是蠢了。  坐进车里,气的面色都有些白。  风擎宇真够绝的,竟然用这一招。  有意思吗?  他们之间早已经没有牵扯,如果说曾经她对他有恨,他对她的所作有恨。但现在睿睿已经回来了,她也没再阻止睿睿和他接触。他没有绝后,还有睿睿。  他们之间,不是应该放下之前一切,除了睿睿外,只需要桥归桥,路归路吗?  童炎玦看着沙贝儿气呼呼的模样,伸手揉揉她的头发说道:“没人可以一手遮天,别生气。为这个气到自己,可不值得。只是推迟几天开张,明天我去幼儿园门口接你。这几天,我安排一下把时间都挪出来。”  听着童炎玦的声音,她想的到,童炎玦也一样会想得到。  “好。”  点点头,心中的怒气要散了许多。的确,只是一个普通的存在,没什么好生气的。  他要的就是自己气恼,想要证明他有多厉害,她偏不如他的意。生气了,倒显得她还会为他有情绪反应,没必要。  “现在离接睿睿和莉莉还有二个小时时间,我们再去找下一家?”  “不了,你先回事务所。”  沙贝儿摇头拒绝,她心里知道,童炎玦白天陪她的话,晚上便会要加班。哪能真的不忙,早些回事务所,晚上少熬一些。  不能拒绝他的陪伴,会让他觉得自己不需要他。  但是,也不忍他为了陪自己而让自己太辛苦。  “晚上别熬太晚。”  叮咛着,然后准备下车。  “我送你去幼儿园。”  “不用了,一来一回,又要浪费一个小时的时间。我自己打车去幼儿园就可以了。”  她不是那么娇气的女生,还得去哪里都要自己的男人送。打个车,一样很方便。  见沙贝儿坚持,童炎玦伸手拉住了沙贝儿。  “我送你。”  三个字,透露着坚定。  沙贝儿不再争论,点点头。  ****************************  “莉莉,我会照顾好,不用担心。你开慢点,注意安全。”  离下课还有一个多小时,童炎玦事务所也的确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没等莉莉放学,帮沙贝儿拢好外套。  “炎玦……”  “你围着,天气冷,别冻着了。”  握住沙贝儿准备拿下围巾的手,整理了一下围在脖子上的围巾。  “好。”  明白童炎玦的做法为什么,沙贝儿没拒绝。后退了一步,看着童炎玦上车,开离后这才转身。  双手插在口袋里,往幼儿园门口走。  经过风擎宇的车时,车门从里面打开。沙贝儿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扯进了车里。  “风擎宇。”  见风擎宇伸手扯她脖子上的围巾,沙贝儿手按住自己的围巾,怒目相向。  本来对于他的做法,自己就够怒的了。现在,又跟强盗一样的扯自己脖子上的围巾。  “沙贝儿,别故意惹怒我。”  “风擎宇,你自我感觉是不是太好了。”  本来还很愤怒风擎宇一惯的强势行径,但是当听到了风擎宇的话时,他哪里来的自信,故意惹怒他……  看进了她眸子最深处,他已经看的习惯了的爱慕,真的没有。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风擎宇低头……  沙贝儿一惊,头便要别开。  风擎宇却是快速的固定了她的脑袋,强势的气息,直接席卷而来。  沙贝儿只觉得风擎宇熟悉的气息袭来,薄唇贴上,下额也同时被捏住。  他的身体充满了力量,整个压在她的身上,让她窒息。而他的唇瓣贴在她的唇上,刚刚压下的怒气再次涌起。  这咱被羞辱的感觉,让沙贝儿气的身体都在颤抖。  身体剧烈的扭动着,明显的感觉到风擎宇身体的变化。沙贝儿手被他一手掌控按在一边,他的另一手扣在她的下额上,如同以往一样,试图用他的身体征服她。  曾经,她也曾想要用冷漠来抗拒他,但是从来没有哪一次,她能够逃的掉他对她身体的纠缠。他总是轻易的便能够掌控了她身体的变化,他太了解她的身体,如何能够轻易撩拨的她身体失控,沉沦,没有人比他还清楚。  “你喜欢我的吻。”  一吻结束时,沙贝儿面色潮红,他的吻技一如以往的好。他更加了解她的身体,一句话,沙贝儿的脸色已经变了,刚刚的一点红潮也迅速的抽离。  “哪个破了处的女人,但凡不是性/冷感会对男人的吻没有反应,这能证明什么?我同样也喜欢炎玦的吻。”  几乎是恼羞成怒的开口,言词间不似沙贝儿平常。  略带粗鲁,根本就不像是沙贝儿平时会说出来的话。不仅是沙贝儿自己被自己的话雷了一下,风擎宇也雷了一下。  表情,有些精彩。  看着沙贝儿那也同样吃惊的脸……  反应过来时,沙贝儿已经一把推开风擎宇。  “风擎宇,我警告你,不要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厌恶你碰我,厌恶。”  “他吻过你?”  风擎宇的眼底涌进一股波涛汹涌的怒意,声音突然降了好几个调,明明是很热的空间,却突然让人觉得有些寒意。调查而来的资料。他们之间明明很是清白,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废话。”  沙贝儿又被风擎宇拉了回来,车里的空间因为刚刚的一个热吻而变得更加的热。沙贝儿呼吸都有些困难,不知道是不是被风擎宇这样压着,脸因为呼吸不过来而憋的厉害。  “别碰我,风擎宇,放开我。”  眼见风擎宇眼底又黝暗了,沙贝儿反应迅速的一把捂住风擎宇的薄唇。阻挡他再次强吻自己,这个男人,除了强还是强。  风擎宇根本就不是那么轻易妥协的人,特别此时只有两个人。  毫无疑问的,风擎宇已经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微用力,沙贝儿手已经被扯开。  再次低头……  ------这是什么节奏哇------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