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37章:为爱,既往不咎(七)求月票

第037章:为爱,既往不咎(七)求月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84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33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他才没有要他抱自己呢,小身体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  他的手臂很结实很有力,抱着风睿尧稳稳的。就算他刚刚扭动了一下,也没有任何的撼动。  “风擎宇。”  沙贝儿这下子担心了,他一个人抱两个小孩子可以吗?  要是摔到了睿睿或是莉莉,这可怎么办。  风擎宇只是看了一眼沙贝儿,双臂稳稳的抱着两个小朋友,往外走。这点重量,之于风擎宇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负重。  被抱起,顿时整个人都变高了,高高的视线,看到的风景都不一样。这还是风睿尧第一次,被这样抱着。  安杰罗不会抱着他,安杰罗崇尚的便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而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很好,但是却不会出现像和妈咪一样睡在一起,帮忙洗澡,被抱在手臂上这样的事情。  手悄悄的握在了风擎宇的手臂上,小手软软的,握在他手臂上的肌肉,他的手臂充满了力量。明明只是一手稳着他的小身子,虽然他还小,但是还是挺重的,这样被他托着,不知道为什么,风睿尧被这样单臂搂着也没有觉得任何害怕。  好似由心的相信他,不会让自己跌倒或是让自己受到伤害。小手悄悄的收紧,感受着内心里的那种很微录的感觉。随着风擎宇迈开双腿走动,也是那样稳。根本就不会让人觉得害怕,或是不安。  沙贝儿跟在后面,看着风擎宇像是一棵大树一样撑着两个小朋友。步子迈的那样稳,轻松的依然像是没有负重一样。  悬着的心顿时放下,她都忘记了,风擎宇在刀枪里滚了那么久。从小就受着非人般的训练,两个小朋友的负重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看着风睿尧看着风擎宇的侧脸,眼底, 藏不住的崇拜之情。  男孩子对于自己的爹地,总是有一种自然衍生的崇拜心理。特别是自己的爹地又是特别的强的情况下,更是让人无法抗拒心底的崇拜,越发的靠近。  从小睿睿虽然比较亲近自己,因为自己陪他的时间比较多,所以相对而言比较依赖她。但是,每次风擎宇出现的时候,风睿尧眼睛里都是崇拜。  对风擎宇,风睿尧嘴里常说爹地坏,但是小小的他却是对自己的爹地那样的崇拜。现在,风擎宇依然那样强大,而这样的强大没有疏离感,而是放下身段的在努力的靠近他。  这样的风擎宇是睿睿无法抗拒的,崇拜的方向不会改变。风擎宇的强大会让风睿尧不由自主的去把视线放在风擎宇的身上,开始关注便越发的觉得,风擎宇有无所不能之感。而这样的情绪衍生后,内心便会不由自主的开始崇拜风擎宇。  风擎宇的面部表情没有那么生硬了,在风睿尧崇拜的眼神里似是柔了许多。手也不由的更搂紧了风睿尧,两张相似的脸,连表情都是一样的。  ****************  一天很累,早早的便带着睿睿和莉莉洗澡睡了。  半夜  沙贝儿睡的朦胧,好像感觉到有人整个倾身包围着她一样,那样强烈的存在感让沙贝儿一惊,脑中迅速的闪过风擎宇的眼,惊的一身冷汗。双眼突然睁开,在看到真是风擎宇快压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脸色一变……  第一反应便是准备抬手挥风擎宇,只是手刚抬起来,便立刻被风擎宇的大手扣住。  “风……”  一个字出口,沙贝儿才察觉不对劲。风擎宇的目光正看着里侧,他并非是来侵犯自己,而是……  “睿睿发烧了。”  在余光看到沙贝儿冷静下来,在沙贝儿挣扎了一下后,大手也松开。不想惹出动静,吵醒了睿睿。  风擎宇面色沉凝,眼底涌着一丝担忧。今晚他如同前几天晚上一样过来,只是想看看睿睿,没想到没站一会儿,便听到睿睿呼吸有些重,嘴里喃喃的说话。伸手探去,感觉到手上的热度。  沙贝儿一惊,快速的转过头看睿睿。  身边的童莉亚是睡着了,雷打不动的。沙贝儿坐起身,也顾不得自己穿的单薄,心思完全都在风睿尧的身上。  “睿睿。”  手摸着睿睿的小脸,衣服一脱一穿,就算她一直注意着,在睿睿玩好后,会立刻给莉莉和睿睿穿上衣服,可是即便这样还是让睿睿感冒了。  当时,就不应该让睿睿玩的时候,把外套脱了。她怎么能忘记了睿睿小时候生病过,安杰罗都告诉了她,睿睿捡到的时候,差点没救活。她明明知道,睿睿当时病了大半年才恢复的,她应该考虑到这些的,为什么当时就没有注意呢。她应该更要注意的,她怎么可以没有照顾好睿睿,怎么可以让睿睿生病。如果,如果高烧会引发肺炎,如果肺炎严重……  如果严重……  如果睿睿要是有什么事情……  一系列不好的事情都在沙贝儿的脑中快速的闪过,沙贝儿眼底满是自责,她的脑子已经有些浑沌,害怕的感觉无法压抑住。那样强烈,只觉得身体里的每一处都颤抖。  看着风睿尧虚弱的躺在那里,这种感觉,实在太难受。脑中的画面太强烈,很多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但是那记忆深刻的情形,却依然在脑海里。  她害怕,害怕会有任何意外失去睿睿……  无助的情绪让沙贝儿完全无法冷静下来……  只是握着睿睿的手,另一手贴在睿睿的额头,一时间大脑都是空白的,完全清醒不了。无法考虑到,应该怎么做。陷入了自己幻想的后果当中,自己把自己吓到了,理智不见了,一时间,拔不出来。  风擎宇面色沉静,这个时候,他看着沙贝儿穿的单薄,也没有任何心思。快速的起身走到一边打起电话,挂了电话后再重新走过来。  “你做什么?”  感觉到手被拿开,沙贝儿从自己的幻想里惊醒来,便看见风擎宇把睿睿抱起来,条件反射的紧张,像是想要守护什么一样。  “我已经让白雪安排医生过来。”  说着,已经直接脱掉自己的大衣抱起风睿尧包裹住。沙贝儿反应过来,掀开被子起身,帮童莉亚盖好被子,然后快速的穿上衣服,披上外套,也顾不得整理好,就跟着风擎宇的后面往外走。  步子迈的很快,风擎宇大步的穿过走廊,很快就到了他的房间,把风睿尧放在床上后,风擎宇又拿起电话。  “五分钟。”  看着睿睿那红透透的小脸,刚刚抱着他,小脸上的温度,实在吓人。单是用手摸,就已经烫手了。呼吸急促,有些不顺畅。鼻子不通,睫毛因为不舒服正在轻颤着,那小模样,惹人心怜。  沙贝儿走进来,便听到风擎宇冰冷的命令。快速的走到床边,伸手再探着风睿尧额头的温度。  走到外面吹吹冷风,已经没有刚刚的慌乱了,稍微冷静了许多。即使依然害怕和紧张,却是努力的让冷静下来,快速的走到浴室里,拿起毛巾沾上凉水贴到风睿尧的额头。  冰冷的触感让昏睡的风睿尧睁开双眼。  “睿睿,是不是很难受?”  沙贝儿心疼的不行,孩子生病,最疼的莫过于做父母的。现在看着白天还生龙活虎的风睿尧现在病泱泱的,心里别提有多心疼难受了。  “妈咪,不难受。”  声音都烧的沙哑了,嘴唇更是干的厉害。明明难受,却是懂事的说没事不想让沙贝儿担心。  沙贝儿眼眶一红,低头亲了亲风睿尧的额头,哽咽的说道:“医生一会儿就来,再忍一忍。”  “嗯。”  又是受不住的闭上双眼,整个人很虚弱。  眼见毛巾已经热了,沙贝儿刚想起身去重新换。毛巾被接过,而一条浸过冷水的毛巾递了过来。  沙贝儿没多说,接过来后。  两个人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白雪安排的医生,正好与管家叫来的家庭医生一起在门口撞见,便一起走进来。  “风少。”  “滚过来。”  对于迟了一会儿的人,风擎宇冷声的开口,言词间带着粗鲁,两个人站在那里跟个白痴一样。他很少用这样粗鲁的言语,单是他一个眼神和表情,都足以带来的效果,根本就不需要用严厉的言语来对待手下的人。  此时言语间的厉色,完全是因为对风睿尧的担心让他有些失控。  被吓的呼吸一紧,不敢再废话,立刻快步的走过来后,沙贝儿挪开了一点位置,让医生过来。  量体温,做检查。  挂点滴,小手上插着针管。感冒引起的高烧,39.5度。安杰罗捡到风睿尧的时候,身体并不好。后来,安杰罗一直努力的调养,风睿尧近两年都没有生过病。  今天也不知道是冷风吹多了,还是因为其他,怎么突然就感冒了……  医生重复了好几次,只是高烧而且发现的早,并没有因为高烧而造成其他并没有其他问题,风擎宇才让两个人离开。  沙贝儿坐在床边,看着睿睿打着点滴,再次沉沉的睡着。小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潮,那微微张开的小嘴,干裂的厉害。拿过一边的棉签,沾着水一点点的弄湿他的唇瓣。  眼神里充满了内疚……  她没有照顾好睿睿,才会让睿睿生病的。  强忍着眼泪,沙贝儿却是看着风睿尧难受的模样,忍不住让眼泪从眼眶里滚出。  一直站在一边的风擎宇,看着沙贝儿那满是自责内疚的脸,这根本就是一个意外。而且孩子会有一点病痛是很正常的事情,沙贝儿的反应有些过激。  但正因为这样,才会更能看得出,沙贝儿对风睿尧的疼爱。  大手不由的伸出,当冰冷的五指触碰到沙贝儿的脸颊时。沙贝儿明显的一僵,他的气息太熟悉。而他的大手在抹去自己的眼泪时,第一反应就是伸手挥开。  抬手把眼泪擦去……  “我没事。”  冷淡的开口,拒绝风擎宇的靠近。  风擎宇的目光变得深邃,看着明明有心里难受的沙贝儿,却在那里倔强的强撑着。  眼眶越来越红,又不想让眼泪掉下来,便一直咬着嘴唇。  眼睛眨都不敢眨的盯着床上虚弱的睿睿,其实她真的很怕,很怕睿睿会有什么事情。四年前的事情,让沙贝儿印象太深刻。真的很害怕,害怕哪怕是一点点意外会让睿睿再离开她。  所以,才会不停的问医生,睿睿是不是真的没事。要得到医生再三的确定,睿睿只是感冒,只要打点滴退烧就可以了。  “他,不会有事。”  一只手臂,圈住了因对风睿尧担心而颤抖的身体。  手臂力道有些紧,这样把沙贝儿圈在里面。沉稳的心跳,结实的双臂。低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沙贝儿身体条件反射的挣扎。  但是风擎宇的力道太大,虽然不至于弄疼她,但是,却也挣脱不开。被揽在怀里,挣扎的力道开始变松。  心里太担心风睿尧而让沙贝儿这一刻明显的脆弱,抗拒不了这个时候,一个温暖的怀抱,给她支撑的力量。就算医生说睿睿没事,但是看着睿睿这样虚弱的躺在这里,她还是很害怕。  没再说话,风擎宇便一直站在沙贝儿身边,像是一道坚硬的保护屏障般,把沙贝儿搂在怀里。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跳动着,昼夜交替,晨曦的光芒慢慢的取代了黑暗。  一晚没眨眼的两个人,保持着那样的姿势一直在等待着睿睿醒来。  “妈咪。”  睡了一晚,打了点滴。已经不高烧了,只剩下一点低烧,风睿尧睁开双眼,一眼便看到了沙贝儿和风擎宇。  目光从沙贝儿的身上移向风擎宇,嘴唇蠕动了一下,还是没有叫出口。  “睿睿,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一晚上,都在注意着睿睿的温度。在接近凌晨的时候,已经退了烧。但是,沙贝儿的精神却一直没有放松。现在看着睿睿醒来,沙贝儿立刻紧张的问着。  “水。”  风擎宇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杯温水,沙贝儿怔了一下。  睿睿高烧刚醒,肯定渴的厉害。小嘴因为一晚上都在用棉签滋润还没有那么干裂,但喉咙一定烧的渴的厉害。  不由的看了一眼风擎宇,这根本就不像是风擎宇会做出来的。  一手接过水,一手准备搂起睿睿。  一双大手绕过来,搂住睿睿,让他靠在他的怀里。  沙贝儿的身体在不由自主间已经往一边挪了一些,不知道是拉开两个人的距离,还是给风擎宇留一点空间能够容纳他的身体。  没时间多想,沙贝儿的心思又全部都放在了睿睿的身上。  “慢点喝,润润喉咙。”  温柔的喂着风睿尧水,每次只喂进去一点点,再一点点。看着他吞咽进去后,还不放心的叮咛,不让他多喝,怕呛到。  等喝了半杯水后,沙贝儿把杯子放在一边。风擎宇还没松开搂着风睿尧的手臂,让他靠的舒服一些。  “妈咪,我没事。”  风睿尧喝了水,润了喉咙后,整个人感觉好多了。靠在风擎宇的怀里,看着沙贝儿一脸的担忧。小手不由的抬起,想要摸摸沙贝儿,让她放心。  “嗯。”  沙贝儿喉咙一紧,鼻子又开始发酸。即使只是一个小小的感冒也让沙贝儿心灵崩溃,内心的梦魇种植的太深,时时刻刻都担心着睿睿有一个万一。她真的,真的承受不了再一次失去。  吸吸鼻子,不想让睿睿看出来她情绪的崩溃。睿睿那么懂事,自己因为他而担心一定会让他难过。  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沙贝儿握住睿睿的手,温柔的问道:“饿了吧,早餐想吃什么,妈咪去给你做早餐。”  风睿尧本来想说没有胃口,可是看着沙贝儿的表情。  “妈咪做的,都爱吃。”  只要是妈咪做的,他都爱吃,都觉得是这个世上最好吃的。  “好,你先躺一会儿,妈咪做好早餐给你送过来。不许不听话的起来,你要好好休息,不要让妈咪担心好不好?”  “好。”  本来想说自己没事的风睿尧,还是敌不过沙贝儿的坚持。他的身体真的没有那么差,这次感冒真是意外。但是,他似乎能够体会得到,妈咪的这种情绪。只是,妈咪好像真的担心过度的。  沙贝儿离开了,只剩下风擎宇和风睿尧。  靠在风擎宇的怀里,风睿尧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和安杰罗之间的父子关系很好,但安杰罗是一个很冷淡的人,感情表达也并不浓烈,不会这样子抱着他。  病着的时候,也只有医生来喂他吃药,一切都是由医生照顾的。安杰罗,自己从未亲手照顾过。  此时,被风擎宇双臂抱在怀里,风睿尧有些不想离开。虽然硬硬的,不如床褥来的舒服。但是靠在他的怀里,真的让他想放松的依赖。  “她,只是担心你。”  因为担心,才会这样小心翼翼。  “我知道。”  风睿尧的声音和风擎宇一样没有起伏,但是彼此的言语间都能够察觉到,认可沙贝儿对风睿尧的那份爱。  风擎宇也不想松开抱住风睿尧的双臂,父子两个人都未说出口,但都有着同样的想法。  于是,两个沉默寡言的人,就这样靠着。一直保持着沙贝儿离开时的姿势,直到沙贝儿端着早餐过来,父子两个人还是那样的姿势。  也不觉得尴尬,一直没怎么说话,就这样靠在一起。  沙贝儿走进来的时候,看着父子两个人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而睿睿的小脸上,有着一丝满足。眼底的光芒是怎么也藏不住的,不知是病中脆弱,还是其他。  此时的睿睿很是依赖风擎宇的怀抱……  风睿尧没有被喂的经验,自己动手能力一直很强。安杰罗更不是耐心的会给他喂吃的人,现在,看着沙贝儿端过来,风睿尧伸手便准备接过。  “妈咪喂你。”  沙贝儿温柔的声音,阻止了风睿尧手上的动作。  喂……  这个字,实在是风睿尧能接受的。之前喝水,自己身上没力气。喝了水缓和了,现在自己身体感觉已经好很多了。  “我自己可以。”  小脸上有些发烫,他已经是小大人了,怎么能让妈咪喂自己。  “睿睿,听话。”  “妈咪……”  风睿尧还想垂死挣扎,让大人喂,是真的太尴尬了。  “睿睿,你现在在生病。”  沙贝儿的声音很温柔,温柔中透露着她的坚持让人不能拒绝。  果然,沙贝儿一出手,风睿尧立刻服帖了。虽然还是有些不自然,但也再出言反对。  在沙贝儿把吹冷的鸡丝粥喂到风睿尧嘴边的时候,风睿尧怔了一下,在沙贝儿的眼神里,乖乖的张开嘴吃了下去。  一口,两口,三口……  从一开始的不自然,再到慢慢的自然起来。  开始享受起了被沙贝儿温柔喂的感觉,妈咪的眼神好温柔,妈咪的动作好让他享受。  喂进嘴里的东西,因为高烧刚过,其实并没有什么胃口。吃不出个所以然,但是妈咪喂自己的,不想忤逆妈咪的心意,而且因为是妈咪喂的,吃进嘴里都好像美味了许多。  一口一口,本来没胃口,但是吃着吃着很快,一碗已经快见底了。  风擎宇一直搂着风睿尧,看着沙贝儿温柔的喂风睿尧。  这个画面,已经很久很久不曾看到。  恍然隔世,一晃已经是四年多。  儿子已经回到了身边,而这个女人,一如四年前一样,那样细心,那样爱睿睿,爱的这样深沉。  她的眼底,只有睿睿。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浓烈的情感,那些曾经放在他身上的情感,全部都寄予在了睿睿的身上。  这样的眼神,让风擎宇微微眯上了双眼。再看睿睿,那享受的小表情。吃的很香,香到,他也有些想要尝试。  鬼使神差的风擎宇在沙贝儿再舀了一勺喂睿睿的时候,伸手抓住了沙贝儿的手,微用力,自己也同时向前些许。  一勺子粥,就这样喂进了他的嘴里。  ------6047字------  无良作者叉腰: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们说我去约会了~约会的前提,难道不是应该你们先给我介绍个男人么~难道真要我强了风擎宇么!!!  顺便剧透一下~据无良作者透露,后面的剧情非常有爱~有爱~有爱~还会涉及到做什么什么什么爱的话题~(害羞的捂脸……)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