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38章:为爱,既往不咎(八)求月票

第038章:为爱,既往不咎(八)求月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97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33
   【月票】到【160】有加更~~~这样子,你们愿意给【月票】么~~~求啊求啊求【月票】。(接下来的剧情,有你们想要的‘福利’哇~这样you惑得到你们么~)  一勺子粥,就这样喂进了他的嘴里。  他自然的吃了,咽了。沙贝儿却被风擎宇的动作弄呆了,看着他吃的自然。  见沙贝儿动作顿在那里,风擎宇在咽下去后,看着沙贝儿,薄唇轻启:“继续。”  两个字,让沙贝儿回过神来,硬生生的把想要骂的脏话给咽了下去!  想骂风擎宇,但是顾及到睿睿在,沙贝儿只是扫了一眼风擎宇。  沙贝儿没有给激烈的反应,风睿尧可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眼见着自己享受的温柔被身后的男人抢走,小家伙的占有欲本来也不是一般的强。现在非常的不开心了,虽然他的怀抱很是安全很舒服,但是,他和自己抢妈咪的温柔,这可就不行。  “这是我的。”  从风擎宇的怀里起身,皱着眉头,那和风擎宇一模一样的脸皱成了一团。  沙贝儿不好在睿睿的面前白眼风擎宇,虽然她极度想做。  但是风睿尧现在心情非常不开心,妈咪喂自己吃的粥被身后这个男人吃了。  瞪了了一眼,宣誓了主权后。风睿尧再转向沙贝儿的时候,又是另一副表情。小脸上虽然还是酷酷的,但是眼神却是充满了期待。  “妈咪。”  见沙贝儿还没继续动作,风睿尧有些急的催促。  沙贝儿看着儿子期待的眼神,眼神顿时柔成水了。母子两个人又继续了温馨的喂早餐,一边的风擎宇再次被隔离在外。  “蕊蕊,蕊蕊。”  自己乖乖吃了早餐的童莉亚,顺着管家叔叔的指引聪明的来到风睿尧的房间。  进来便看到沙贝儿正在喂风睿尧……  风睿尧本来还很享受,但是童莉亚一出现,顿时又开始尴尬了。  “睿睿。”  面前的风睿尧突然不张口了,沙贝儿一头雾水。  “饱了。”  不管如何,也不能在这个丑丫头面前丢脸。自己一直说自己是大人了,不屑与她这个幼稚鬼一起玩。现在自己竟然要让妈咪喂自己,咕哝的吐出一句知,往后一缩,就缩进了被窝里。  “蕊蕊。”  见风睿尧缩进被窝里,童莉亚以为他生病要休息。每次自己生病的时候,自己也是很想睡觉。声音不由的放小,脚步也放小的一步步往床边挪。  目光越过,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睿睿。  “莉莉,蕊蕊今天要照顾睿睿,你去和大白玩好不好?”  “好。”  乖乖的点头,童莉亚又一副小心翼翼的往外走。那小模样,让沙贝儿不由眼底含笑的摇头。  风擎宇已经起身站在一边,沙贝儿伸手摸摸他的额头,只剩下一点低烧。而且脸色也明显好了许多。  “睿睿,吃了药再睡一觉。”  把药拿过来……  风睿尧乖乖的吃了药,然后再躺下,任沙贝儿帮自己整理好被子一角。  药力其实很快,风睿尧吃了早餐吃了药,闭上双眼已经昏昏欲睡。很快,便传来浅浅的呼吸。沙贝儿坐在一边,目光依然眷缠的停在风睿尧的小脸上。时不时的就伸手摸摸他的额头,确定他额头的温度并没有再升。  也不知道风擎宇什么时候离开的,等风擎宇端着早餐走进来的时候,看到沙贝儿已经靠在床边睡着了。  放下手中的粥,风擎宇迈步走过去。  她一晚没睡,闭上双眼后,眼下有着一圈浅浅的黑。  脸色并不是很好,担忧过度,加上紧张了一晚,脸色有些白。  她的手放在睿睿脸边,明显就是从风睿尧小脸上滑下来的。强撑着,没撑住才睡着。  都说,血缘是天性。  父母爱子女是必然的,但是,他真的没有见过,一个母亲能够像沙贝儿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爱的这样深沉,爱的把他当成了生命的一切。  静静的站了一会儿,他的目光像是在探究一样的看着沙贝儿。  伸出双臂,刚碰到沙贝儿的时候,沙贝儿突然睁开双眼。  “睿睿。”  急切的声音,眼底有着惶恐。不安的情绪在看到身边的风睿尧还在身边的时候,突然悄悄的松了口气,脸上紧绷的情绪顿时放松下来。  目光从睿睿的身上移开……  刚刚,他是想做什么?  风擎宇从一边拿过粥递到沙贝儿面前。  沙贝儿一愣,看着面前的大手,手上端着一碗还在冒热气的粥。目光再看向风擎宇,他的脸上依然是平静无波。眼底更是看不出一丝其他的情绪,只是目光坚定的看着她。  未有言语表达,只是深深的看着沙贝儿。  “我不饿。”  咕咕……  沙贝儿刚拒绝,肚子非常不配合的开始咕咕叫,只能说,她做的粥太香。闻到香味,肚子已经开始不受自己意识控制的欢快的叫了。  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  风擎宇的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  在听到沙贝儿肚子咕咕叫声,并没有嘲讽的笑,而是见沙贝儿并不伸手接过,却是一手拿过勺子舀起……  那动作,就明显表达了,他是要做什么。  受惊过度的沙贝儿,快速的伸手接过。一手拿过风擎宇手中的调羹,动作再快,还是擦过了他的大手,冰冷的触感,划过自己的手扫过心。  他的体温总是这样的冷,除了在激情的时候,他的身体会热的厉害。其他时候,总是那样的凉。就如同他的性格一样,那样冷漠,凉薄,把人隔绝在他的世界之外。因为不在意,所以他丝毫不觉得自己哪里过分。  因为不在意,所以,他总是一切主观意识的去做。从来不会去为他人考虑,这就是风擎宇,一个自我意识太强,唯我独尊的男人。  自私,自大,自以为是。  认定了,世界应该围绕他转动。从来不知道,谁的心都是肉长的,谁都会疼。他除了对在乎的人,根本就没有感情。  只是,现在的他……  似乎,越来越有人样了……  对睿睿……  他是在乎的……  对她……  就像是……  也在乎一样……  在察觉到自己脑中想了什么的时候,沙贝儿快速的摇头。低头开始快速的吃粥,其实粥并不烫,温热的温度,吃起来刚好。  很快速的解决了粥,把碗放在一边。收拾了心神,又摸了摸睿睿的额头。温度还是正常着,心悄悄的放下。  “睡觉。”  风擎宇站在沙贝儿面前,在沙贝儿吃了粥后,薄凉的唇瓣吐出两个字,似带着命令的语气一般。  沙贝儿直接不理风擎宇,自己的事情早就和他没有关系,他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来命令她。  风擎宇见沙贝儿恍若未闻,目光停在她的侧脸上,明明双眼已经吃不消的在那里不停的眨,试图硬撑。脸上的倦意根本就掩饰不了,明明想睡,为何撑。  不懂。  见沙贝儿真没有准备睡的打算,风擎宇直接扣住了沙贝儿的肩膀,微用力,沙贝儿便挣扎不得,不敢用力的挣扎,怕吵醒了睿睿。  只能侧头,瞪着风擎宇。  “放开,不想睡,别碰我。”  风擎宇居高临下,本来就是高大的身影,配是沙贝儿的娇小,整个被笼罩在其中。  风擎宇并没有真的松开,腰突然微弯,身体便整个压了过来。气息,整个笼罩住了沙贝儿。只差一点,他的薄唇就要落在她的唇瓣上了。  沙贝儿一惊,头立刻往一边一偏,身体也往床的方向倾了一下。忘记了没有依靠,身体就往睿睿身上压去。  沙贝儿一惊,想要再起身,可是身体完全不受力……  呼……  当扣在她肩膀上的大手用力的时候,沙贝儿这一刻很庆幸,还好风擎宇拉住了她。不然,压到了睿睿身上,一定会吵醒睿睿。  他高烧刚过,又吃了药现在最需要的睡觉休息。  脸上的放松只是瞬间,转眼间便发现了自己和风擎宇之间尴尬的姿势。她完全是靠着风擎宇的手来稳住自己的身体的,再起来一些,便碰他的薄唇,要是再往后退,就是压到了睿睿……  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她。眼底的意思很是明显能够看清楚,他在表达些什么。  沙贝儿脸上有着愤怒,但是却无法敌过现在的状态。  “我睡。”  两个字,是沙贝儿的妥协。虽然不想睡在风擎宇的床上,即使是他暂时的床上,也不想。不想在充满他气息的床上睡,不想被影响着自己的思绪。可是,现在他明摆着就在威胁她,如果自己不睡的话,他真的要亲下来了。  她不想和他有亲密的行为,一点也不想。相较而言,睡在充满他气息的床上还是和他有亲密有接触,再笨蛋都知道会选择前者。  对于沙贝儿的妥协,风擎宇似乎很满意。却没有立刻放过沙贝儿,依然是盯着沙贝儿的眼睛,似乎是在研究什么。  “我说我睡就会睡。”  咬牙切齿的开口,他那眼神是什么意思。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真恨不得一拳头挥过去。  风擎宇那捉摸不透的思维模式,真不是她能够捉摸的。  她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是在做什么,她表达的已经很明确了。他们之间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关系,可是,这个男人,真的让她很想一脚踹过去……  风擎宇直起身子的时候,沙贝儿的身体也跟着风擎宇而直起来。  挥开风擎宇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然后冷扫了风擎宇一眼。  有睿睿在身边,其实并不担心他会做什么。而且,她想陪在睿睿身边。虽然睿睿现在只是低烧,她并不放心。但是,如果她自己的身体也垮了的话,就没人照顾睿睿了。  她心底很清楚,自己是真的需要休息。  没有脱衣服,沙贝儿直接上床到了里面。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躺了进去,沙贝儿看着风擎宇坐到一边。  努力的忽视风擎宇带来的不适感,她现在极需要休息,休息好了才能够照顾睿睿。  睿睿,需要她照顾。  所以,她需要休息。  闭上双眼,握着睿睿的小手,只是短短的时间,便已经睡着。  风擎宇起身,按下关窗帘的按钮。房里,顿时陷入暗了许多。风擎宇走回床边坐下,靠在床边目光看着睿睿。  他睡的很香,刚刚的一些动静都没有惊扰到他。睡的很沉,很安心。  沙贝儿睡在风睿尧的身边,两个人贴的很近。风睿尧似乎已经习惯了沙贝儿的体温,在沙贝儿靠近的时候,自己主动的靠了过去。依进了沙贝儿的怀里,那脸上没有醒着时候的冷冰冰,柔软的靠在沙贝儿身边。  风擎宇心中莫名的起伏着,在这里住的每晚都会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床边,看到这样的睡姿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但是每一次,自己都很想,自己能够参与其中。  现在,睿睿和沙贝儿都在身边。风擎宇有些鬼使神差的本来只是想坐在一边坐一会儿,看着母子两个人睡。却是受了蛊惑,掀开了外面的被子,自己合衣躺下,在两个人的身边。  耳边是两个人均匀的呼吸声,那样安稳。  他已经习惯了不会放下戒心睡,其实在哪里,都不是百分之百安全的。就算是在入睡,也是保持着戒心。但是,此时,靠在两个人的身边,鼻息间是睿睿身上的香味,以及,沙贝儿那若有似无的香味飘到耳边。  心,在飘荡了这么多年之际。此时,突然间觉得很是安定。  闭上双眼原本是想要闭目养神,稍作休息,却不曾想闭上双眼,却在这种放松安定的情绪之下,真的睡去。  在不是属于自己的地盘里,如果是平时 ,根本就不会放下心来让自己真的沉睡。  像他这样的男人,放下戒心和防备,就相当于把性命交付于他人手中,随时有机会丧命。  只是,有一种安定的you惑力,像是罂粟一样,有毒,却有些不受控制的想要品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最先醒来的是风睿尧。  眼睛睁开的时候,便察觉到与以前有异样。自己的身边。不仅有妈咪,还有……  不由自主的转过头,看向睡在外面的男人。  他的脸,是自己放大版本的。他此时闭着双眼,正浅浅的呼吸着。他躺在自己的身体,侧着身体,像是在保护他一样的姿态。  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睡的,之后,和妈咪睡,很喜欢,却是没有那种安全感。  此时,里面是给自己舒心的妈咪,外面躺着的是给自己安全感的……  他。  这种感觉……  还不错。  风睿尧又闭上双眼,此时,低烧也退了。身体已经没有任何不适,只是,不想破坏此时的感觉。  第二个醒过来的是沙贝儿,睁开双眼的时候并没有立刻动。第一眼的注意力并不是靠在身边的睿睿,而是侧着身子脸对着里面的风擎宇。  “妈咪。”  风睿尧本来就是闭着眼睛装睡的,在感觉到身边沙贝儿的呼吸有些变化。睁开双眼,看着沙贝儿。  “睿睿。”  沙贝儿的目光立刻从风擎宇的身上移开,看着身边的睿睿。  风擎宇睡的沉,在身边有声响的时候。几乎是立刻睁开双眼,睁眼的瞬间,眼底一闪而过的戾气和杀意,寒冷蚀骨。虽然收的很快,还是入了沙贝儿的眼底。  刚刚,她明显的感觉到了他身上的那股子杀意。再看过去,风擎宇的眼底已经又恢复到深不见底的模样。不想把专注力放在风擎宇的身上,沙贝儿伸手准备触摸一下风睿尧的额头。  手刚伸出,谁知道风擎宇竟然也会伸手。两个人的手,就在睿睿的额头上重叠在一起。  沙贝儿是立刻抽回手,风擎宇却是学着沙贝儿的动作摸了一下睿睿的额头,再摸摸自己的。  “退烧了。”  坐起身,顺势的搂着睿睿起来。睿睿又顺势的拉着沙贝儿坐起来,三个人坐在床上。风睿尧没发现自己的左手牵着风擎宇,右手牵着沙贝儿。两个人把他放在中间,一起醒来的感觉。  真的挺好。  风睿尧走在最前面,沙贝儿走在第二,风擎宇走在最后。  在风睿尧转身去书房看书的时候,风擎宇并没有立刻跟上风睿尧,看着往另一个方向走准备去找童莉亚的沙贝儿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道:“睿睿需要妈咪,也需要亲生爹地。”  风擎宇丢下一句话后,人已经跟着风睿尧的身后,却了书房。他是不放过任何机会能够和睿睿单独相处,也不放过任何机会能够挽回自己的形象。虽然现在睿睿并没有那么的排斥他了,但是,却还没有听到他愿意再重新叫自己一声爹地。  直到风擎宇的身影和睿睿一起消失在视线里,沙贝儿的步子并没有停,缓慢的向前走。  睿睿需要妈咪,也需要亲生爹地。  睿睿未主动开口说过,但是,风睿尧是不喜童炎玦的。也许不能说不喜,他本身就不喜欢靠近其他人。对童炎玦没有什么喜恶,可是却是不愿意靠近的。  风擎宇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是为了什么,沙贝儿心中清楚。  刚刚三个人醒来,坐在床上。风睿尧一手握着她的手,一手握在风擎宇的手。他并没有醒来就立刻放开,而是紧紧的握着两个人的手。坐在床上,半天没有说话。  小脸上是酷酷的表情,可是,嘴角,却是微微的上扬的。  他,很喜欢这样的氛围。  和她,还有风擎宇在一起。  “蕊蕊……你总算是醒了。”  正在沉思的沙贝儿,突然被一个软软的身体冲过来抱住大腿。一个人和大白玩的无聊死了,睿睿生病了自己又不能去吵他们。打电话给爹地,爹地问蕊蕊在哪里,她如时的说了。爹地情绪好像不高,一副很累的样子。  她又无聊,只能挂了电话。  正在无聊想打滚的时候,总算是看到蕊蕊了。  “想玩什么?”  抱起童莉亚,温柔的问着。  “蕊蕊,我们一起玩找你妹吧。我来找,你来点金币好不好。”  “好。”  抱着童莉亚,往里面走。  “一直在和大白玩吗?”  “对啊,不过,我有打电话给爹地,想要和爹地聊聊天。爹地有问我,你在哪里。我说,睿睿生病了,你和帅叔叔在帅叔叔的房里一起照顾睿睿。然后爹地就不讲话了,哎哎哎……爹地怎么能这么忙呢?我觉得无聊,就挂电话了。还好,总算把蕊蕊你等出来了。再让莉莉我一个人和大白玩,莉莉真的要无聊死了。”  (大白趴在那里幽怨:是谁一开始说我可爱要和我玩的,这才几天就嫌弃它了,人类果然都是负心的。嘤嘤嘤嘤,求安抚。)  沙贝儿看着噘嘴的童莉亚……  “你爹地最近很忙,不要生你爹地气。”  一边安抚着童莉亚,一边却是走了神。  炎玦知道了他们一起照顾睿睿,会不会误会什么?  明明没有什么,只是单纯的照顾睿睿而已。  没有心虚,便不用害怕炎玦会误会……  沙贝儿在心中如是对自己说……  只是……  “蕊蕊,到你了,点金币,快。”  手中的IPAD递了过来,童莉亚一脸的期待。  一直在想心思的沙贝儿,接过,手指在上面点着。因为没心思,刚点两下就点到炸弹。  “蕊蕊,点到炸弹了。”  童莉亚的哀怨声,唤回了沙贝儿矛盾的思绪。  “对不起,下次我小心点。”  在童莉亚噘着的嘴上亲了一下,沙贝儿不再去想,坐在那里,环着童莉亚,两个人一起玩着游戏。  *************************  新的一周  送睿睿和莉莉去幼儿园,如同上周一样,童炎玦陪着沙贝儿继续为开‘珍惜’忙碌着,中间总是电话不断。沙贝儿看得出来童炎玦真的很忙,几乎是强硬的让童炎玦去忙。  有什么事情,她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  她就不信,整个萨丁岛都能被风擎宇掌控了。  如同上一周一样的结果,避免上次提前去让风擎宇有机可趁。沙贝儿这几天都是赶在放学前十五分钟,才到达幼儿园门口。  冷着一张脸,被拒绝了几次的沙贝儿,不给风擎宇好脸色。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拓熙父母的故事)。《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虐+肉的节奏。挑喜欢的菜,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