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39章:雪夜情迷(月票,红包加更)

第039章:雪夜情迷(月票,红包加更)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9267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34
   今天月票每涨【30】加一更。加更数【170】【200】【230】。月票不动,风禽兽木有福利啊~你们得做他的亲妈~快把月票赏给风禽兽吧~啦啦啦,抱大腿~  接到睿睿和莉莉,上车后,沙贝儿的目光一直看着身边的两个孩子。听着童莉亚不停的说着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风睿尧还是很安静。每天都是童莉亚在说,风睿尧安静的坐在一边。  沙贝儿回到家,便准备晚餐。  吃了晚餐后,风睿尧便去玩CS。风擎宇在吃了晚餐后,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每天晚上,晚餐后的时间都是看不到风睿尧和风擎宇的。  睿睿每天玩一个小时来当娱乐时间,自控力很好沙贝儿也不担心睿睿会从小沉迷。睿睿太理性,根本就不像普通的小孩子。  相较于睿睿,童莉亚倒是正常了许多。迷恋那些在风睿尧眼里看来是非常幼稚的游戏,吃了饭,风睿尧自己去玩游戏了,童莉亚便占着沙贝儿,抱着ipad自己在那里玩游戏,一会儿找你妹,一会儿挖黄金,一会儿又保卫萝卜。  沙贝儿坐在电脑前,正在网上寻找解决办法。  一个人玩,总是没有意思。坐在同一个地方太久,很无聊。童莉亚见沙贝儿在忙,自己一个人玩玩便不想玩了。放下IPAD坐起来,拍拍PP说道:“蕊蕊,我出去玩一会儿。”  “嗯,天黑了,别四处跑。”  “知道了。”  在安杰罗的地方很安全,沙贝儿也不会不放心。  童莉亚一边说着,人转眼间已经蹦哒到外面了。  在房外玩了一会儿,童莉亚又无聊了。看着屋里正专心的沙贝儿,想要吵着她陪自己玩,可是,又不想耽误蕊蕊做事情,爹地说,不可以不听话。不可以无理取闹,要懂事。  可是,好无聊啊。  童莉亚一个人转了几圈后,眼睛一亮。自己不能吵蕊蕊,不代表自己不可以去找风睿尧,能够气气他也是好的。省得自己一个人无聊,而且,他都一个人关着自己玩,都不带她玩。  她去让他带自己一起玩……  有了目标后,童莉亚又开始喜笑颜开了。自己一个人顺着走廊往前走,一间一间的,转弯。  孩子的记忆力总是很惊人,童莉亚很轻松的就摸对了路。  童莉亚在快到风睿尧房间的地方,突然从微掩的窗户里,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站起的身子又坐下,童莉亚便看不到了。  帅叔叔。  看到风擎宇的时候,童莉亚停下脚步。看着他正在专注的做着什么,好奇的伸着脖子想看,可是,自己太矮,看不到。  童莉亚向前走,走到门边,门是微掩着的。  “帅叔叔。”  童莉亚走了进去……  风擎宇手上的动作未停,目光却是看向了童莉亚。  “你在玩什么?”  见风擎宇理自己,童莉亚立刻跳着走过去,凑上小脸,看着风擎宇开着的电脑上的屏幕。  “游戏。”  难得的薄唇吐出两个字,手灵活的动着,还有心思在童莉亚的身上。  童莉亚一看画面,绕的她都晕。  “帅叔叔,你陪我玩保卫萝卜吧,这个一点也不好玩。”  她不怕风擎宇,现在看着风擎宇玩这么无聊的游戏,便软软的试图说服风擎宇陪自己玩。  “等会。”  童莉亚乖乖的站在一边,但是,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童莉亚站了五分钟,风擎宇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小嘴噘起来了,虽然不怕风擎宇,但还没熟到敢和爹地在一起一样,不顺着她的意,会任性的打断对方。爹地说,对于他和蕊蕊之外的人这样做,是没有礼貌的。而且,就算是对他和蕊蕊,偶尔没事,要是经常这样,也会打PP的。  看着风擎宇的侧脸,童莉亚不确定自己要是任性,会不会被打Pp。也许会更严重,在小小的心底权衡着。  不能打断风擎宇,又不想等。一个人站太这里像小傻子一样,童莉亚不乐意了。撇下风擎宇,还是按原来的计划去找风睿尧。还是找自己的小伙伴靠谱,她敢惹的也只能是风睿尧了。  风擎宇没有多言语,童莉亚离开后,他继续着自己手指灵活的动作。  “你怎么也在玩这个无聊的游戏啊,我们玩保卫萝卜吧,可好玩了。”  童莉亚来到风睿尧的小书房,便看到风睿尧也在玩刚刚在帅叔叔那看到的同样会绕晕人的游戏。只有一个人在里面走来走去,真的好无聊啊。他们怎么玩的这么认真,真的不理解……  风睿尧本来没准备搭理童莉亚,但是当听到了童莉亚口中的也字时,注意力总算是挪开一些给了童莉亚……  和自己玩的人明显并不想让自己知道他是谁,一直隐藏着IP。他试图侵入,却总是失败。在试了几次后,也就没再尝试了。  “还有谁?”  “帅叔叔啊。”  童莉亚没有心机,风睿尧问,他便回答。  风睿尧的目光又专注回了屏幕上,小手动的一样很是专业利落。  被丢下的童莉亚很郁闷……  “不要玩了,我们两个人去找大白玩吧。”  童莉亚凑上去……  风睿尧不理……  “要不,我们玩扮家家。”  风睿尧心里浮现出两个字,幼稚……  但是依然没有给童莉亚反应,一边玩着CS,一边在脑中分析着可能性。  他一直没有往上面想,是觉得不可能。  现在,童莉亚的一句话,便让他开始联想。  希望是他吗?  不希望吗?  希望。  肯定的答案,让风睿尧手上的动作一缓,自己没有避开,被击弊了。  沉默只是维持几秒,风睿尧站起身。  “喂喂喂,你去哪里?”  童莉亚见风睿尧突然起身,想拉住他,没拉住。看着风睿尧快速的出门,童莉亚跟着要追的时候。风睿尧的速度太快,从一边翻过,很快消失在视线里。  童莉亚还站在门口,郁闷的嘟嘴。  “我去找大白玩。哼。”  大白:现在想到我了,我不要和你玩了。(傲娇中……)  *********************  “是你吗?”  单枪直入,风睿尧站在风擎宇的房里,看着风擎宇的电脑已经合上了,转过身看着他。两张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目光都是一样的。  风擎宇从风睿尧那里,也会得到一些讯息,关于他自己复杂矛盾的情绪。  风睿尧不习惯口头表达,偶尔两个人会在游戏里,交流。  风睿尧有时候会提及自己……  现在,他站在自己的面前,问他。  虽然现在感觉靠近了睿睿一大步,没有被那样排斥了。自己的接近,他也不会太抗拒。虽然不是过于亲近,但与之前相比,已经是跨了一大步了。  因为如此,风擎宇这才有些捉摸不准。一向万事都有把握,但是对于风睿尧,自己的亲生儿子,因为在乎,所以,把握并不大。  如果睿睿觉得这是一种欺骗而因此排斥他,他辛苦而靠近的一点距离又被隔开,怎么办。  但如果这是拉近两个人的一个好方式,只是比自己预计的要提前了许多。他还准备让两个人的关系再和谐一些,再让睿睿知道。每天陪伴他的人,就是他。  现在……  一切已经提前,他究竟是承认还是不承认。  思绪转的过快,手还按在笔记本上。目光依然是看着风睿尧,试图从他的小脸上看出他究竟是希望他承认还是不承认……  隐瞒=骗。  承认=未知反应。  内心的情绪起伏并未表露出来,风擎宇在短短的几秒里已经权衡一切利害……  “是。”  一个字,听起来很是平静。但是,内心的起伏,却并非如此。  “哦。”  得到了答案,与自己脑中想的答案一样。风睿尧哦了一声后,直接转身往外走。  一向都只是寡言少语的他让别人去揣摩他的心思,现在……  被自己亲生儿子这丢下的一出……  一个哦字……  这究竟是介意还是不介意……  “睿睿。”  风睿尧刚走两步,便听到了风擎宇略带急的声音。  顺应的停了一下步子……  “嗯?”  转身,小脸还是酷酷的,眉头微扬,一副有事说事的模样。  风擎宇抿着薄唇,那双锐利的眸子揣摩着风睿尧小脸上的表情。  小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单调了,风擎宇第一次觉得,这样的一张没表情的脸,真的不是什么讨喜的事情。  “生气?”  如果是别人这个态度,风擎宇早就直接让人把他灭了,现在,眼前的人是他的亲生儿子。  风擎宇斟酌着开口……  眼底,有着小心翼翼……  大脑已经快速的转动着,把风睿尧如果生气的话,他接下来应该怎么解释,亦或是是用什么样的方法能够把这次的事情缓和。  一时间,一大一小,对看着,气氛不是普通的诡异。  “没有。”  又是两个字,多一个字都觉得吝啬一样。  风擎宇眼见着风睿尧再次转身,他说没生气,但是那表情怎么也看不出欣喜啊,儿子这究竟是生气还是真的不生气?  丢下风擎宇,风睿尧走了出去。点着灯的走廊,入夜的宅邸都是很安静。一个人,安静的走着。  酷酷的小脸,稳步的步伐。只是,嘴角却是悄悄的上扬着。在黑夜里,眼眸亮的厉害。  *********************  这一夜,明显有人不是那样容易入睡。  童莉亚这个吃货兼睡货,九点点上床后,没一会儿便睡着了,偶尔还伴随着呼噜声。  睡在中间的沙贝儿,虽然闭着双眼,但是没有习惯这么早入睡。自从睿睿回一身边后,有睿睿在身边,沙贝儿的失眠症不药而愈,每晚到十一点左右,便会准时的入睡。  身边的小家伙,再一次翻身了。  一开始,沙贝儿以为风睿尧只是一会儿没睡意,现在灯是调暗的,只要不理睬不说话,小孩子自然一会儿便睡着了。  但是,如此,风睿尧已经翻转了半个小时了。风睿尧睡觉一直很安静很乖,不像其他小朋友,拳打脚踢的。他睡觉总是乖乖的保持着睡时的姿势,醒来还是什么姿势。  偶尔挪动,也只是小幅度的向她靠近而已。  这样子辗转睡不着的模样,好像还是第一次。  沙贝儿刚准备睁眼问风睿尧……  只听见风睿尧小声的试探问道:“妈咪,你睡着了吗?”  小小的家伙,声音里明显的透露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  这样的情绪,很少能够在风睿尧的身上看到。小家伙太老成,在察觉到风睿尧的情绪有些激昂的时候,沙贝儿情绪也有些激动。  能够看到儿子情绪起伏较大,她心底很开心。  “还没有,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妈咪?”  沙贝儿侧过身,借着晕黄微暗的灯光看着睁大着双眼的风睿尧。  “嗯。”  轻轻的点点头,风睿尧抿着和风擎宇一样的唇瓣,似乎是在斟酌字眼。  想要有个人说,但又不知道怎样才能清晰的表达出来。  能够听自己说的,也只有妈咪。  耐心的看着风睿尧,等待他组织语言。  一直注意着风睿尧,便会把风睿尧小脸上的情绪尽收眼底。  过了一会儿……  “妈咪……”  风睿尧叫着沙贝儿,后面的话也不知道怎么表达了……  “跟他有关吗?”  沙贝儿试探的问着,能够让风睿尧有情绪起伏的,现在目前为止应该只有四个人。安杰罗不在,莉莉只会惹得睿睿暴躁。如果因为她,睿睿也不会不知道怎么表达。  唯一的人选,只剩下了风擎宇。  刚刚,她竟然一时没有联想到。  “嗯。”  听到沙贝儿主动问,风睿尧明显松了一口气。  “他做了什么事情让你开心?”  “嗯。”  风睿尧又立刻点头,看着沙贝儿,向沙贝儿靠近了一些。  妈咪最了解他。  “妈咪想想他做了什么哈……”  沙贝儿诱导着风睿尧……  “打CS。”  风睿尧清晰的表达……  “有人比我还厉害……”  “先对立。”  “再一起打,陪着我。”  “我们总赢。”  虽然组织起来并不是很容易,但是,大概沙贝儿大概听明白了。  “你今天知道那个人是他。”  “嗯。”  睿睿重重的点了点头,眼底的光芒越发的亮起来。脸上的表情,嘴角也忍不住上扬。在知道是他的时候,真的很开心。他,很厉害。好像,做什么都特别厉害。  他引以为傲的觉得自己已经很厉害的方面,他都比自己厉害。  “妈咪……”  发现自己过于兴奋了……  风睿尧有些紧张的看着沙贝儿。  “只要你开心就好,他能让你觉得开心,妈咪也开心。”  “嗯。”  风睿尧点点头,今天,他真的很开心。  “好了,很晚了,该睡觉。”  乖乖的闭上双眼,只是没一会儿,身边便传来浅浅均匀呼吸声……  沙贝儿静静的看着风睿尧睡着的小脸……  看了许久,这才闭上双眼。  只要睿睿开心,其他的,顺其自然吧。  *********************  雪,下了整整一个上午,白雪装饰了大地。  睡了午觉起来,树枝上,地上都堆上了一层厚厚的雪。  “蕊蕊,睿睿,帅叔叔,下雪了,下雪了。好厚的雪,我要堆雪人。蕊蕊,我们堆雪人好不好?”  今天是周六,一早醒来便在飘雪,早上童莉亚便拉着她吵着要堆雪人,但是雪太大,便阻止了童莉亚。应允雪停了之后,再陪她堆雪人,这才安抚了活力四射的小丫头。一个上午的时间,便让大地有了这样美丽的雪景。  童莉亚的力道并不大,沙贝儿怕童莉亚跌倒。便顺着她的拉扯,走到了后面的空地上。雪早已经停了,冷风吹着。满世界的雪白,美丽非凡。  一大片的梅花,开的更加的艳丽。梅花的香气扑鼻,此情此景,的确让人沉醉。  “围巾系好,别感冒了。”  拖住已经准备往雪里扑的童莉亚,沙贝儿伸手帮童莉亚整理好围巾。  这边的声响,让风睿尧和风擎宇都走了过来。  童莉亚已经自发的开始用手去捧雪了,冻的小手直呵呵。  在看到走过来的风睿尧的时候,看到雪的兴奋已经忘记了一切。冲到了风睿尧的身边,扯着风睿尧的手臂兴奋的说:“睿睿,我们堆雪人,堆大大的雪人。”  “睿睿,过来,我们一起堆雪人。”  风睿尧刚准备甩开童莉亚的手,便看到沙贝儿手中拿着一个雪橇,站在雪里正回头对他笑。  转眼间,人已经被拖到了有一堆雪面前。  堆雪人。  沙贝儿温柔的视线里,慢慢的出现了一道修长的身影。本来一直旁观的男人,竟然迈步走向了沙贝儿,大手握住了雪橇。  “我来。”  沙贝儿听着温热的气息在自己耳边抚过,手上一松。心中一闪而过的尴尬,在孩子们的注视之下,快步的走到两个孩子间。  “开始堆雪人了。”  有了沙贝儿在两个人之间,风睿尧也不再酷酷的摆姿态。顺着沙贝儿的指示,开始堆起了雪人。  “莉莉,又捣蛋了。”  “哈哈。”  童莉亚咯咯的笑,特别开心。风睿尧小脸红扑扑的,比童莉亚动手能力要强上许多。很快,就把自己堆了出来。  沙贝儿也把自己堆了起来,一边是童莉亚堆的自己。  堆的最丑,她却玩的很开心……  堆完自己后,风睿尧看了一眼站在那里还在铲雪的风擎宇。然后又在自己的身边开始堆起雪来,沙贝儿去帮童莉亚修饰她的雪人了。而风睿尧很认真的开始堆自己身边的,动作很利落。  慢慢的堆过了自己的身体,上面有些困难了。  沙贝儿正好帮童莉亚堆好,转身便看到风睿尧皱着眉头堆的过于大的雪人。  “妈咪。”  小嘴抿着,他在他的心中形象,太过于高大。所以,不知不觉中,也就堆的比较大了一些。但现在太大了,自己好像没有办法再堆上面了。  “妈咪帮你。”  沙贝儿主动搭手。  “睿睿,我也来帮你。”  “不用。”  他才不要她帮,她弄的一点也不好看,他不要应该完美的他因为莉莉的帮忙而变得不完美……  “我就要帮,就要帮。”  童莉亚被拦着不开心了,然后就要冲过去帮忙。风睿尧拦着童莉亚,两个小朋友开始缠在一起了。沙贝儿看两个小孩子闹着,以为只是闹着玩,便没有理。  谁知道,童莉亚蛮力来了不管不顾的,越是拦就越是要……  转眼间的事情,童莉亚冲劲太猛,风睿尧便被撞了一下,两个小朋友一起撞了过去。堆了一大半的雪人,就这样被压碎了。  童莉亚爬起来发现雪人碎了愣在那里……  风睿尧看着雪人碎了,唇瓣咬的紧紧的……  看着童莉亚……  “我讨厌你。”  这是象征着风擎宇的,童莉亚竟然把弄碎了。  “是你自己撞坏的,又不是我。”  童莉亚被那么严厉的声音一吼,自己也气了。在内疚和恐慌当中,有了排斥情绪,不客气的顶了回去。  “睿睿。”  沙贝儿没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立刻走到两个小朋友之间……  “这是意外,我们重新再开始好不好?都不要生气了好不好?现在天色晚了,我们明天再重新堆,现在去做晚餐好不好?”  安慰着两个小朋友……  风睿尧看着沙贝儿,点点头,的确是他自己弄坏的……  童莉亚也乖乖的点点头……  沙贝儿一手牵着风睿尧,一手牵着童莉亚往厨房的方向走。风睿尧走了几步回过头,看着那碎了的雪人,心底压抑,很压抑。  他本来想堆一个高大完美的雪人的,像他一样……  眼底有黯然,有失落。  风擎宇也放下雪橇转身离开,那里只有三个成型的雪人,以及一个碎的雪人。  ***************  帮着做晚餐,风睿尧明显热情不高。心底还惦记着那个没有堆好的雪人,眼底的黯然怎么也藏不住。  沙贝儿在炒菜间,回过头看着风睿尧眼底的黯然心底有些心疼……  做好晚餐,吃了晚餐。  风睿尧连游戏都没有玩,只是在玩具房里玩着玩具。到了九点的时候,乖乖的回到房间里睡觉。说话,也只是简短的话,没有什么兴趣。  晚上十二点多,夜深人静了,直到风睿尧和童莉亚都睡熟了。躺在中间的沙贝儿睁开双眼,听着身边两个小朋友浅浅的呼吸声。小心翼翼的抽回手,轻手轻脚的起床,穿上厚厚暖和的外衣,披着长发拉开门走了出去。  屋里屋外,两个温度。入夜后,外面更冷了。晕暗的灯光,加上白雪反照出来的光亮,让目光不受限制的可以把雪景映入眼帘。  拢了拢外套,忘记拿围巾了,外面的寒气入骨,有些冷。  缩了缩脖子,一个人穿过回廊向后面的梅花园走去。走了几分钟后,穿过转弯走了过去。  站在走廊上,远远的看到一道身影,正拿着雪橇铲雪。然后半蹲下,修长的双手正在拢着雪,把边上顺好。  做起来并不是很顺,明显看出很生疏。却是很认真的在把雪人堆好,雪人已经堆了大半了,身体已经堆好,正蹲在一边,把头弄好。  是他……  沙贝儿站在走廊里,看着月光和雪光笼罩之下的男人……  风擎宇……  他穿的依然很单薄,站在风雪里,似是感觉不到冷一样。  也许是因为太吃惊,沙贝儿一时间忘记了反应。只是站在走廊里,怔怔的看着风擎宇。  风擎宇的敏锐力一向很高,在沙贝儿往这边走的时候,已经靠脚步声听到了来人是谁。  并未觉得尴尬或是其他,手上的动作也未停。  看着一边,头都弄的很是形象。而风擎宇,似乎怎么也弄不好。  沙贝儿在看到风擎宇在弄的时候,便准备转身回房间睡觉。但是察觉到风擎宇已经失败了好几次了,却依然是耐心十足的在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在又一次失败后,就和做荷包蛋一样,契而不舍的精神。  他这是要在这里折腾整整一夜,到明天早上如果都弄不好,睿睿就没有惊喜了。  他会半夜出现在这里,和她的目的是一样,他们都是为了让睿睿能够开心。  迈出的脚步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沙贝儿反方向,迈步走向风擎宇。  直到站在风擎宇的身边,蹲下……  “我来吧。”  沙贝儿伸手准备取而代之,蹲下之时,便看到风擎宇的双手,已经冻的通红。他能够堆出一个雪人,应该在这里很长时间了吧。  为了睿睿,他真的做的很多。  他爱睿睿,沙贝儿已经不再怀疑这一点。  只有真的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心甘情愿的去做自己曾经都不愿意做的事情,如果不是真心,也不会做到这样的地步。  风擎宇大手微收,沙贝儿开始取一边的雪,慢慢的一点点修饰着。动作很是温柔,很细的做着。一点点,一点点的修饰好雪人的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沙贝儿明显的感觉到风擎宇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  她不愿意与风擎宇有独处的时间,但是,为了明早睿睿醒来会有惊醒。这点不适应,也就压到心底最深处。只要堆好了这个雪人,便好了。  心中如此想,便一直努力的无视着风擎宇。全神贯注在雪人的身上,弄好后,放好。再把一边的雪一点点的堆在上面,方便衔接好。  雪人已经基本堆好,半弯着身子,开始弄眼睛鼻子嘴巴……  当一切都弄好后,沙贝儿拍拍手,看着已经完工的雪人,长长呼出一口气。  寒冷的冬夜,热气呼出,带出一大片蒸腾的雾气。  沙贝儿刚刚太专注于雪人了,忽略忽略,还真的把风擎宇也在的事情给忽略了。等拍拍手转身的时候,便感觉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一转身,便与他只隔着一步的距离面对面着。  有些受惊的后退了一步,大半夜的一个人站在自己的身后,没吓的尖叫出声,已经是她的定力好了。  沙贝儿懊恼自己竟然真的把风擎宇忽略了,才会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  身体往后退,后面就是雪人。一脚踢到雪人的时候,身体整个后仰。风擎宇见沙贝儿跌倒,伸手准备搂住沙贝儿。沙贝儿条件反射的伸手一挥,身体就更不稳了。是挥开了风擎宇,但是自己却是靠到了雪人上,刚堆好的雪人,再次被压坏。  整个人躺在雪人上,沙贝儿看着刚刚被挥开的风擎宇,怎么也跟着站不稳的压了下来。  手立刻伸出要抵住压上来的风擎宇,但是他的身体太沉,沙贝儿抵着的大手就这样被压了下来。他很重,整个压下来的时候,沙贝儿有一种快被压的没呼吸了。  密密实实没有一丝缝隙的重叠在一起,满地的雪白,一男一女,重叠压在雪地里。  沙贝儿被压的差点没呼吸过来,好不容易呼出一口气的时候,见风擎宇压在自己的身上,完全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风擎宇。”  沙贝儿气极,他是双腿没力气吗?这明显就是故意的往下倒,也不看看自己有多重,这样压在自己的身上。沙贝儿手推了一下没推动,风擎宇一点也不考虑会压坏沙贝儿,体力大部分在沙贝儿的身上,一百四五十斤的大男人,跟一块大石头压在身上。  内脏都有一种被压出来的感觉……  “起来。”  “不。”  薄唇吐出一个字,和这雪地里的雪一样,冰冷。  “你给我滚起来。”  沙贝儿想挣扎,可是身体完全就挣扎不动。他那么重,完全的压在自己身上,根本就一点动弹的力量都没有。  “你,压坏我的雪人。”  一手撑在雪地里,好似感觉不到冰冷一样。目光似海水,深邃平静的看着沙贝儿,言词间听不出控诉,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是你没事站我身后吓到我好吗?”  沙贝儿呼吸困难,导致脸就胀的更红。又气,又恼。  “赔。”  风擎宇像是在谈生意一样,看着沙贝儿,索赔。  “好,你起来我再堆一个。”  沙贝儿懒的和风擎宇争论,别说扭动了,被他这样实实在在的压着,连呼吸都困难,别说动了……  再压下去,她真的要断气了……  风擎宇似乎对沙贝儿这样赔的方式一点也不满意,看着沙贝儿被自己压在身上,玲珑的曲线伏贴着他的身体,没有一丝缝隙所以更加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体曲线的玲珑……  “不。”  薄唇吐出一个字,听的沙贝儿更是抓狂……  “你想怎么样。”  人被压在身下,不得不低头。她又不能大喊大叫,深更半夜的,一男一女的在梅花园里,一上一下压在一起,她明天也别想见人了。沙贝儿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几个字,恨的牙痒痒。  她就不应该走过来,他不是应该是无所不能的吗?折腾一夜还怕折腾不好一个雪人吗?她没事找事的走过来,现在被压在身下,任他提条件,火在沙贝儿心底翻腾,都恨不得抽自己一顿了。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赖。  沙贝儿刚问完,便感觉到两个人没有一丝缝隙贴合在一起的身体,她的大腿处感觉到明显硬实的触感。  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尴尬,尴尬里还透着羞恼,他竟然起了反应……  美眸里透着怒火,不再是以往的迎合,也不再是故作冷淡,而是亮晶晶的,充满了生气的看着他。又羞又恼而染上红晕的脸颊,在一片雪白里,更是显得娇嫩诱人。  风擎宇本来只是顺应了心底的想法,压上她的身体,感受一下她的温度。  可是入目的便是她如此诱人的模样,贴上她的身体,内心纯男性渴望已经给了最直接的反应。  靠近沙贝儿,风擎宇的男兴yu望丝毫都不遮掩,久未沾惹女人的**,有些受不住控制的蠢蠢欲动起来。  眼眸,几近是黯的要吞噬人。本是如深海般深邃却是平静,此时却在平静里慢慢的滋生出波涛汹涌。  气息,有些凌乱。  冰冷的身体也因为情动而有了些许温度,雪里的大手明显的感觉到按压处,已经有了湿意。因为他的体温,而融化了雪花。  几近是没有克制的必要,在沙贝儿面前,风擎宇以前一向是不克制自己的渴望,想要便要,想要占有便是占有。现在, 无人的雪夜里,她就在自己身下,而他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说,要她……  顺应的低头,薄唇便在沙贝儿震惊的眸子里落下……  试图偏开的头,被风擎宇固定住,大手还带着雪水的的湿意扣上了她乌黑的长发,穿过她的发丝牢扣着,薄唇精准的贴上了她的唇瓣……  本来就被压的呼吸不太顺畅了,现在又被风擎宇堵住了唇瓣,浓烈的气息席卷而来。他的薄唇很冰,贴在她的唇瓣上时,一阵寒意便卷来。但那样的寒冷只是相贴的瞬间,在贴上她唇瓣的时候,沙贝儿明显的感觉到薄凉的唇瓣开始慢慢变热。  压在她身上的身体,本来也是冰冷的仿佛没有生气,但是在贴上她唇瓣的时候,他身体整个温度都在上升。那扣在自己发间的大手,也是慢慢的变热。  -------9073字-----  9000字红包和月票加更,感谢谢15973330100小傻呆一万大红包~  现在盐巴在做活动,消费10000会返还3000,卖贝儿求红包,求月票~  PS:无良作者默默的剧透一下~下一章,绝对是你们喜欢的~精彩度,五颗心~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