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40章:去我房间(月票加更)

第040章:去我房间(月票加更)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24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34
   【紫已经顶风作案了,从良这么久,为了你们我也豁出去了,所以,虽然和你们想的有那么一点点出入,但是我已经尽力了~算进去了对么~对么~对么~快都回答我‘对’。PS:肉绝对会有的,不过剧情还没到,只有几天了。到时候保证私下给你们写个五六千字放群里哈,你们不要暴走啊,不要扔臭鸡蛋砸我啊~】  那扣在自己发间的大手,也是慢慢的变热。  身下是雪,虽然穿着厚实的衣服感觉不到寒意。但是头发贴处,压久了,还是会让她感觉到寒冷。身上火热,身下寒冷。他的气息又是那么浓烈的袭来,呼吸的困难让沙贝儿的脸更红。  气息,也是越发的紊乱起来。他先是只贴在自己的唇瓣上,大手固定着她的头,挣扎不开,也无法避开他的唇瓣。  窒息的感觉,快速的卷来。在渴望新鲜空气的时候,唇瓣不得不是微张,而他似是在等待猎物上沟一样,在you惑了猎物之后,唇瓣只是微张,便感觉到熟悉的气息整个穿过她的唇瓣,火热的舌尖挑开了她微张的牙关,扫了进来。  舌尖,火热的抵到了最里面,扫过口腔内的每一处。他的吻,一如他的人一样,霸道,强势,根本就不留一点余地。让人无法反抗,让人无力挣扎。只能被迫的承受他那会夺人心魂的吻。他似乎吻的更是刻意,咬着她的舌尖,死命的拉扯着。  他在让她疼……  疼痛中,却又是让大脑更清醒的感觉到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呼吸都与她的呼吸相呼应着。  他的身体并没有移开,似乎是刻意用自己的身体压制着她,让她无力呼吸,让她的身体想挣扎都无力挣扎。只能被压着,任他为所欲为。  空气的稀薄,大脑开始变得更加混沌。理智让沙贝儿要推开风擎宇,可是身体根本就无法移动,更别说推开风擎宇。只能被他绝对的力量,压在雪地里。  吻是越来越深入,他的舌尖都快抵到了自己的喉咙,那么直入的要让她沉沦其中。  他对她身体的熟悉度,简直是可怕。只是一个深吻,便已经让她整个软在他的身下。  在这种窒息的索夺当中,沙贝儿的大脑开始变得越来越混沌。试图清醒,却怎么也无法清醒。  堵住的唇瓣, 用力的想要用鼻子呼吸,可是不管怎样用力的呼吸,还是敌不过自己被风擎宇的吻,越发的把她带入了不清醒的意识里。  风擎宇的气息也因为这个吻而显得有些凌乱,在感觉到沙贝儿快窒息的时候这才微微挪开些许自己的唇瓣。只是早已经因缺氧而晕眩的沙贝儿,软躺在那里,像是脱水的鱼一样。吻的红肿的唇瓣微张,闭着双眼,大口的呼吸着。  红扑扑的脸上,满是激情的晕红,在一片雪白当中,娇媚的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风擎宇的眼眸越发的深邃,刚离开的薄唇又忍不住低下,沙贝儿还没缓过气来,就又被堵住了唇。  又是一阵索取之后,解了一点渴的风擎宇,大手往下。滑过,正情动起伏的柔/软,再往下,顺着腰线手停在了她的衣服上。  五指灵活间,手指已经解开……  手轻松的便已经没入,冰冷的手碰到肌肤的时候,明显的让沙贝儿回过了一些神……  只是,真的只是一下下……  风擎宇舌尖探的更深,接着,沙贝儿又再次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修长的手指灵活的探到边缘之处,在感觉到沙贝儿的情动之时。如同他的性格一样,手指强势的探过。  在一片湿滑当中,手指没入其中。  久违的紧窒,紧紧的包裹着他的长指。当手指没入间,像是很干的棉花遇到了水,尽情的吸住。那紧窒的感觉让风擎宇的头皮一阵发麻,只觉得太阳穴都在痛。  只是一根手指,便已经困难。  脑海中只是模拟一下等会进去之后,被紧紧缠住时的感觉,风擎宇只觉得某处更痛了几分。  那种渴望,急切。手也随之推进了些许。  同样是久未被人滋润过,沙贝儿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便已经紧紧的包住了他的手指。腰无意识的上抬,似乎是想要把他更深的吸入自己的世界里。  被吻住的唇瓣,没办法自由的呼吸。沙贝儿的脸越来越红,一根手指也让她的身体极度的舒适,舒适间强烈的空虚感……  想要……  渴望,卷入脑海里。  直到他挤入第二根手指,沙贝儿腰抬的更高了,强烈的渴求让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迎向他。  风擎宇感觉着她身体的收缩,身体绷的越来越疼。在床/事上,他一向不太顾及沙贝儿的感受。也许是不想强迫,才会多了几分心思。此时,身体绷疼的过于厉害。  在沙贝儿难耐的想贴近他长指的时候,手指突然抽离。  手扣上了她的腰,薄唇也跟着抽离。  “唔……”  一声细碎的呻/吟从口中吐出,在风擎宇的长指离开她的身体之时。  腰上的大手搂着她,沙贝儿的唇瓣不再被堵住,呼吸开始变得顺畅。冷风袭来,意识渐醒。渐渐清醒目光迎上了近在咫尺的风擎宇的的目光,饱含着浓烈的**,看着沙贝儿,那眼神,火热直接。透露着他的渴望,似乎他的眼神都能够把她的衣服一点点的剥开……  “去我房间。”  风擎宇看着被自己吻的红肿了唇瓣,衣衫凌乱的沙贝儿,眼底藏不住的**。刚刚沙贝儿在他的怀里,柔软下来,沉醉起来。这对感情了解并不多的风擎宇来说,这就是一种默认。大手伸出,身体起身的时候,也顺势的拉过沙贝儿,薄唇里吐出暗哑的声音。  直截了当……  沙贝儿浑身发软,被风擎宇大手拉着从雪里起来。  看着风擎宇起身,大手向自己伸来的时候。  沙贝儿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风擎宇……  “什么?”  沙贝儿大脑还是有些浑沌,在听到风擎宇说的话时,脑子轰的一下清醒了。像是突然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一样,看着风擎宇那毫不掩饰**的眸子,以及,余光中,他双腿间鼓涌而起的……  而自己双腿更是虚软,已经不知道何时,自己的衣服如此凌乱,而裤子竟然解开了些许。而身体的真实感觉,大脑竟然无法立刻联想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她……迷醉至此……  “做/爱。”  薄唇吐出暧昧的字眼,他竟然面不改色。  她是在问他,去房间做什么吗?  “神经病,风擎宇,你就是个疯子。”  沙贝儿被风擎宇直接两个字弄的面红耳赤,本来就红着的脸就更红了。不知道是在和自己生气,还是和风擎宇生气。压抑着的低吼出声,顺手抓过枝条上的雪往风擎宇身上一砸,在他侧头避开的时候,转身就往前跑。  风擎宇被丢在雪地里,雪擦过他的侧脸,落在地上。再转头的时候沙贝儿已经跑离了几步,眉头还是皱着。他现在追沙贝儿,很轻松的便追得上他。但是……  如果真的要强上沙贝儿,他也不用等到现在。  如果不是顾及睿睿,他早就强上了沙贝儿,满足自己的**。反正他很清楚,自己总是可以轻易的挑起沙贝儿的**,就算是强上的最后,沙贝儿还是会沉沦在自己的身下,只是,最后的后果,可能会有些麻烦。会影响到睿睿对自己的感观,弊始终大于利。  刚刚,明明她已经软化,已经沉醉和妥协。现在,看着沙贝儿跑离,风擎宇眉头渐渐的皱起,眼底涌进一抹困惑。  她究竟,在想什么?  刚刚的软化,难道不是也因为想要。不然,身体怎么能软成那样,胸硬成那样子。对她身体他很熟悉,她是不是动情,他很清楚。而她刚刚身体明明已经被挑起了**,明明也是很想要,他说去房间做/爱,有什么问题……  这和神经病,以及疯子有什么关系。  一男一女,有身体需要,去房间里做,不是很正常很合理吗?  为什么说自己是神经病和疯子……  难道,她是想直接在雪地里做?  雪地里?  好像也不错……  在风擎宇脑中弄清楚了沙贝儿刚刚的话意思的时候,沙贝儿早就已经消失在视线里了。  (好吧,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笑喷,我自己写到这里的时候,为风擎宇神一样的逻辑给笑喷了……)  看着碎散了一地的雪人,风擎宇再次蹲下身体。慢慢的重新开始堆着雪人,有了刚刚的第一次经验之后,这一次,堆起来便轻松了许多。  一边堆雪人,脑子里还一边在想,哪儿可以露天席地的做/爱,不会被人现场观看。  在安杰罗这里,虽然环境还不错,但是处处都是人。  脑里想着不正经的事情,手上的动作可一点也没有停蹲。  身子很快就已经弄好,再到刚刚屡次失败的雪人头的时候,风擎宇的大手竟然很轻易的便已经处理好。刚刚一直会弄不好圆溜溜的雪人头,此时,一次搞定。  放上去,再把一边修饰一下。再如沙贝儿刚刚一样,把两边修饰一下。  一个雪人便已经成功了……(这里,你们看出了什么么)  风擎宇站在一边,看着雪人。他的身边是睿睿,睿睿的身边是沙贝儿。而再往一边的童莉亚,此时自动从他的眼底无视了。  他,她,还有睿睿。  这样的感觉,其实还不错。  *************************  沙贝儿一夜几乎没有睡好,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明明应该很困了。但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切,沙贝儿又忍不住的抹了一下唇瓣。  明明刷了牙,也洗了好几次了,可是就是觉得唇上怎么也抹不去的是风擎宇的气息。  唇腔里,明明已经满满的都是牙膏的味道,但是只要闭上双眼,自己被压在他的身上,被他肆无忌惮的亲吻的画面便会袭上脑海里。  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她竟然会让这一切发生了……  脑中闪过童炎玦的脸,沙贝儿眼神黯然了许多,一种背叛了童炎玦的感觉。  她就不应该放下对风擎宇的芥蒂,不应该察觉到他的改变。应该无视到底才对,现在也不会有这样的矛盾。  咬着唇瓣,沙贝儿始终无法入眠。  一直到清晨的时候,平时最先醒来的沙贝儿,因为昨晚折腾到四点多才入睡,所以早上童莉亚和风睿尧醒了,她还没醒。  童莉亚刚准备叫沙贝儿便被风睿尧阻止……  童莉亚看着风睿尧,再看着沙贝儿,看着她睡的正香。然后可爱的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昨天的事情,睡了一觉,两个小朋友都没有放在心上。  风睿尧心里记挂着雪人,便从床上起来……  童莉亚也自己起来,自己穿衣服,跟在风睿尧后面走进浴室里,自己刷牙洗脸,时不时的看着睿睿。  “睿睿,你去哪里?”  跟在风睿尧的身后,两个小朋友一前一后的出了房间,风睿尧停下脚步,看着童莉亚说道:“别跟着我。”  “睿睿,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啊。”  童莉亚在风睿尧重新走了之后,又跟了上去,有些讨好的语气。  “我帮你重新堆好不好。”  “不用。”  风睿尧冷声拒绝,她根本就不会堆,只会堆的不好,他才不要她帮忙堆呢。  “好吧,那我在边上看着。”  童莉亚想着昨天自己把他的雪人弄坏,风睿尧小脸上气呼呼的样子,吐了吐舌头,不让自己帮就不让自己帮,她自己在一边玩总可以了吧。  两个小朋友你一句,我一嘴的往梅花园里走。  “咦……睿睿你看……你看……是不是有神仙啊!”  童莉亚和风睿尧是同时看到的,但是童莉亚明显就是活跃份子,在看到过了一夜,莫名其妙出现的雪人的时候,立刻兴奋的跳起来。这也太神奇了吧,竟然会突然出现一个雪人。  难道,真的有神仙。  “别弄坏了。”  见童莉亚兴奋的要往前面扑,风睿尧害怕他冒失的会弄坏雪人,立刻伸手拉住童莉亚。童莉亚吐了吐舌头,停下脚步。  “我慢慢的,不会弄坏的。”  保证的竖着手指,可是风睿尧明显不信任童莉亚,手依然坚持的握着童莉亚,让她在自己控制之下,往前走。  昨天明明弄坏了的雪人,怎么会睡了一觉就恢复了。  比他的和妈咪的雪人都要大,就靠在他的身边,像是坚强的后盾一样,挡着风雪。  风睿尧嘴角忍不住上扬……  一定是妈咪……  昨晚睡的朦胧的时候,感觉到妈咪躺在自己的身边,睁开双眼,看着妈咪是躺着的,便又敌不过困意又睡了。  难道是妈咪晚上起来,帮自己堆好的吗?  沙贝儿在童莉亚和风睿尧都醒来离开房间后,一个人没睡一会儿便睁开双眼。没有睿睿在身边,她睡的并不安稳。睿睿和莉莉起床的时候,她隐约知道,只是眼皮太沉才没有睁开双眼。  大脑意识慢慢的清醒后,睁开双眼,洗漱后便走出房间。  走的时候,听到风睿尧和童莉亚的声音时,便迈步走过去。  “妈咪。”  风睿尧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头看到沙贝儿走过来。立刻松开童莉亚的手,今天早上的风睿尧很开心。  “谢谢妈咪。”  拉住沙贝儿,风睿尧开心的说着。一面顺势拉着沙贝儿走到雪人边,沙贝儿本来只是过来看看两个孩子,现在看到雪人,站在这个地方,脑子里又浮现出昨天发生的一切。  脸色也就跟着不太好看。  风睿尧察觉到沙贝儿并不如自己兴奋,而且脸色有些不好看,敏感的风睿尧立刻收敛了自己小脸上的兴奋,有些试探的看着沙贝儿……  “妈咪……你……不开心吗?”  “啊……没有,妈咪没睡好。”  “蕊蕊,这个是你堆的吗?”  童莉亚也听出了玄机,侧头看着沙贝儿。  沙贝儿刚心思在昨晚发生的事情上,然后又没睡好,导致脑子有些反应不麻利。刚刚风睿尧说谢谢还没反应过来,现在听到童莉亚说,这才反应过来说的是雪人……  “这个……”  沙贝儿现在极度的不想提到风擎宇,但是看着风睿尧那亮着的眼睛。昨夜自己离开的时候,雪人已经被自己撞碎了,现在完好的雪人,应该是自己离开后他一个人堆的。  “不是妈咪。”  摇头,否认。  睿睿很聪明,说不是自己后,睿睿自己便能够想到。  “不是蕊蕊堆的,难道真的是神仙吗?”  童莉亚又张着小嘴,一副向往的模样。  风睿尧果然如同沙贝儿想的一样,很是聪明。沙贝儿一否认,便立刻联想到了风擎宇。昨天他们堆雪人的时候风擎宇站在一边,根本就没有插手。  堆雪人在他眼里都是幼稚的事情,更别说是风擎宇了。他怎么会帮自己堆好,昨天弄坏的时候,他还是一副不关注的模样。  可是,如果不是妈咪,这里会帮自己堆的人,只有他了……  “是他吗?”  风睿尧侧着小脸,问着沙贝儿,眼底的渴望更是明显。他在希望沙贝儿给他肯定的答案,沙贝儿根本就不忍心让儿子失望,而且,这本来就是事实。  刚准备说是,便看到风擎宇从另一边走过来。沙贝儿到嘴的话,又因昨晚的事情,而恼火起来。一个是字又咽了下去,只是看着风睿尧期待的眼神,模棱两可的回答道:“妈咪在睡觉……”  后面的话,因为风擎宇看在她身上的目光,说不出来了。  风睿尧也看到了风擎宇,在看到他一步步走过来的时候,风睿尧还没开口,童莉亚已经兴奋的先开口了……  “帅叔叔,雪人是你昨晚堆的吗?”  “嗯。”  一个嗯字,给了答案。风睿尧眼神又亮了,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明显很开心。  “和你妈咪一起堆的。”  在风睿尧兴奋的目光里,补了一句。沙贝儿一点兴奋的感觉都没有,虽然她原意是想帮睿睿堆好,但是,并不代表是想和他一起堆。  风睿尧听到风擎宇的话后,立刻转过头看沙贝儿。  他眼底的光芒更亮了,明显的说着,他很希望沙贝儿承认,承认是自己和风擎宇一起堆的。  “嗯。”  受不住风睿尧的眼神,沙贝儿快速的嗯了一声,想把这个话题带过。  得到了肯定答案的风睿尧,整张小脸都觉得灿烂了,无比的开心。  风睿尧松开了沙贝儿的手,然后从自己脖子上拿过围巾,走到自己的雪人前,系在脖子上。再走到沙贝儿面前,伸着小手。  “妈咪,围巾……”  沙贝儿头微弯下,把围巾取下来,递到风睿尧的手中。风睿尧又系到沙贝儿那个围巾上,系好后,咬着唇瓣犹豫了两秒后,转身走到风擎宇面前。  风擎宇本来是不爱系围巾的,只是单纯的因为和风睿尧穿了亲子装后,想和风睿尧再靠近一点。才会系上围巾,在风睿尧走过来的时候,把拿下的围巾递给风睿尧。  风睿尧看了一眼风擎宇,快速的一眼,在对上风擎宇的眼神时,又快速的收回,然后走到雪人前,把风擎宇的围巾也围好。  “莉莉也要。”  见风睿尧玩着,童莉亚也嚷着把自己的围巾系上。  风睿尧没搭理童莉亚,只是看着面前的三个雪人。脖子上都系着围巾,代表着他,妈咪,还有……  他……  三个人……  在一起。  风轻轻的吹着,风擎宇站的离沙贝儿和风睿尧有些远。目光看着风睿尧的动作,他要做什么他清楚。但是,当看到他系完自己的围巾时,那并在一起的三个雪人。看起来,真的像是一家人。  这种感觉,在这寒冷的清晨,却似一阵暖风,温暖了他的心。  他有父母,有亲人。可是,因为处在的位置,他常常是一个人。  这些年来,习惯了一个人。现在,后来有了一个血缘相系的人,就有一种生命在延续的感觉。  如今,看着摆在一起的三个雪人。风擎宇不由的看向了沙贝儿,这个与自己纠缠在一起的女人。她的目光正温柔的注视着身边的风睿尧,那目光,柔和的似清风。  “蕊蕊,你的脖子怎么了。”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拓熙父母的故事)。《危情陷阱:女人,别想抗拒。》虐+肉的节奏。挑喜欢的菜,欢迎大家入坑。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