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43章:做了一夜吗?(求月票,求月票)

第043章:做了一夜吗?(求月票,求月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066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36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因为风擎宇吗?”  风擎宇,一个隔在他们之间的男人。其实,一直以来,他清楚自己和风擎宇之间的差距在哪里。但是,那些并不代表他比自己适合蕊蕊。  蕊蕊需要一个安定的生活,她内心有太多的伤太多的痛,需要一个安定的家。  风擎宇的身份,给不了沙贝儿想要的。  沙贝儿表情不受控制的一变,似是被窥探到了什么一般……  眼底闪过的慌乱,无法遮掩。  童炎玦的心一沉……  他不过是试探的揣摩,却不曾想真的跟风擎宇有关。而且,沙贝儿的表情很像是有什么秘密被抓到的样子……  那眼底的慌乱刺了童炎玦的心……  他一直以为,蕊蕊对风擎宇已经早就没有了感觉。他不会影响蕊蕊和自己的生活,只是现在……  沙贝儿在看到童炎玦脸上一闪而过的变化时,眸子深处情绪更是复杂了……  “不是……炎玦,不是因为他。”  摇头,不是他想的那样。他不是因为风擎宇而心事重重,虽然是因为他的话,但绝对不是因为他这个人。她刚刚只是以为炎玦发现了什么,所以才会一时间很慌乱。  进来的时候,炎玦看她还系着围巾,便多看了她一眼。  此时,问到风擎宇,沙贝儿因为做了亏心事一样,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雪地里发生的事情。之前车里的事情,因为自己完全都是抗拒的,所以她并没有背叛炎玦的感觉。  只是,雪地里,最后被带的沉沦的人是她,后来身体被主宰的也是她……  虽然嘴里倔强的和风擎宇说,但凡一个破处了的女人,被男人亲都会有反应。但是,她知道这只是刺激风擎宇的,并不是她心里真正的想法。  她并非是一个情/欲至上的人,能够让她身体有反应的男人……  虽然没有试过,但是她很清楚,再没有人比风擎宇更了解她的身体。  因为知道,所以才会更加的抗拒,抗拒风擎宇的碰触。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没有办法拒绝他的吻和他的抚摸带来的快/感。  “炎玦,我对风擎宇早已经没有任何感觉,真的。”  在慌乱间,沙贝儿已经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努力的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很正常。  事实上,就是她对风擎宇没有任何感觉。无爱无恨,就是这样。不知道究竟是在向童炎玦解释,还是在说服自己。  看着沙贝儿急切的想要表明,童炎玦并没有因此而松一口气只觉得心底更加沉重。  蕊蕊,你可知道,你此时的话很像是在欲盖弥彰。  “我信你,疼吗?去外面包扎一下。”  淡淡一笑,终是不忍心看着沙贝儿这样子为难自己。  握着她的手,温柔一笑牵着她往外走。  坐在沙发上,帮沙贝儿包扎着。沙贝儿很想说,只是一点小伤,贴个创口帖就可以了。可是看着童炎玦包扎的那么认真,沙贝儿只能抿着唇瓣目光看着童炎玦,看着他平静的没有一丝异样的脸色。  是刚刚自己看错了吗?  此时的童炎玦还是如同平时一样,并没有任何异样。  包扎好后,回到厨房……  “我来。”  在沙贝儿拿起刀准备重新切的时候,童炎玦握住了刀……  “你不会。”  “你告诉我怎么切。”  童炎玦一手拿刀一手拿菜,看着沙贝儿的眼神,很是坚持。对于童炎玦的性格,她也很清楚。自己虽然只是伤了一点点,可是,他觉得很严重,严重到不能再切菜,她反对也没用。  站在一边,指挥着童炎玦切菜。  童炎玦这是大姑娘上矫头一回,并不熟练,但是,在沙贝儿的指挥下,他切的很慢。  虽然切出来的东西,并不如沙贝儿切的好看,但是勉强也算是不错。  晚餐出产的味道不错,但是明显的刀功就差了许多,所以卖相有些差。  吃饭的时候,看起来一切都是如同以前一样。童莉亚,时不时的叽叽喳喳。沙贝儿吃饭一向很安静,在童莉亚话题转向她的时候,会回答一下。  吃过晚饭,洗碗的工作由童炎玦接手来做。  沙贝儿靠在一边,看着童炎玦一个一个碗,洗的仔细。  这个男人,她真的挑不出哪里不适合自己。四年的陪伴,真的让她觉得很温暖。如果四年来,没有他和莉莉的陪伴,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活到现在。  他的肩膀很结实,他抱着自己的时候,让自己觉得很安心。  在无数个噩梦醒来的夜里,是在他的怀里,慢慢的安定下来。  他给了她太安心的感觉,这种感觉四年累积下来。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习惯了他给自己的这种温暖。  不由的走上前,伸手从后面抱住了童炎玦。手环在他的腰上,把自己的脸贴在了他的后背。  明显的感觉到童炎玦的身体僵了一下,手上洗碗的动作顿了一下。因为在后面抱的,童炎玦并看不到沙贝儿的表情。而沙贝儿也看不到此时童炎玦的表情,只是在看到他的背影的时候,想要靠上去。  她没有动摇,这是他想要的安定,这种感觉是她想要的。  一定有解决的方法,一定有。  “怎么了?”  手上都是洗涤剂,湿嗒嗒的,停在空中。被抱着,转不了身。  温柔的声音,传进耳里。更是让沙贝儿觉得安心,这种感觉……  “就是想抱抱你。”  咕哝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童炎玦看着环在自己腰间的手,环的那么紧。  蕊蕊,如果你可以一直这样抱着我该多好。爱妻死后,蕊蕊是第一个让他想要疼惜的人。莫名的心疼,莫名的想要守护。他想要看到她开心的笑,四年里,她笑的屈指可数。  他想让她不再皱眉头……  想要她开心……  “蕊蕊,抱爹地,脸红红。”  童莉亚玩游戏玩的没意思,丢下IPAD往厨房跑,便看到沙贝儿抱着童炎玦。娇俏可爱的嚷嚷,捂着双眼。然后又突然松开,快速的奔跑过去,一把抱住两个人。小小的身子,只能抱住两个人的腿……  “莉莉也要抱抱……”  “好了,别闹了。”  童炎玦对自己爱凑热闹的女儿无语,沙贝儿脸也有些红。松开抱在童炎玦腰上的手,转身牵住童莉亚……  “让爹地洗碗,我们出去。”  “蕊蕊,那你要陪我玩游戏。”  “好。”  谈成条件后,童莉亚乖乖的松开手,然后牵着沙贝儿的手往外走。  等童炎玦洗好碗,洗干净手擦拭干净从厨房里走出来后,便看到童莉亚窝在沙贝儿的怀里,两个人窝在沙发里,一大一小,正同样的表情认真的盯着手上拿的IPAD。两只手指在上面点啊点啊,时不时的伴着童莉亚惊呼声……  莉莉很喜欢蕊蕊,这也是他选择蕊蕊的一个方面考虑。  莉莉需要一个真心疼爱她的妈咪,而他需要一个贤妻良母。蕊蕊有自己的追求,可是,心思却是大部分放在了家里。这四年来,他看得很清楚。其实以蕊蕊的能力,想要扩展自己的私房菜,一定早已经获益颇多。  她恋家,很明显。  他怜惜她,虽没有和前妻之间有深爱,却在这个年龄很清楚,他需要什么样的女人,经历过一次刻骨的爱,他的年龄早就过了去谈情说爱。  他很清楚,她适合他,他也适合蕊蕊,他知道他的沉稳和安定,可以给蕊蕊安全感。  他们,其实是最适合的人。  他知道,她心中有着不为人之的伤口。他不想去主动的撕开,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她慢慢的敞开自己的心扉。  他在律政界,这是一个复杂的行业,认识的人很杂。他是一个成功的律师,所以,遇到的各种人群也多,也就造就了他更加看得懂人心。  蕊蕊内心的简单单纯,是他最需要的。  能够遇到蕊蕊,他也没打算松手。从决定了是蕊蕊开始,他每一步,都似乎是按他的计划在走。  只是,他不曾想到的是,她内心的伤口会是和风擎宇有关……  这是偏离了他能够估计的范围,在知道蕊蕊是去做什么的时候,他便重新估量了一下风擎宇在蕊蕊心中的地位。之前一直以为,风擎宇在蕊蕊心中只有恨。但是……现在……  他突然已经不确定了……  从蕊蕊离开萨丁岛开始,一切都脱离了轨道。他只是想让蕊蕊解开自己的心结,却不曾想,眼睁睁的把蕊蕊推到了一个自己无法掌控的位置。接下来的一切,都渐渐的脱离了他主控。  他只剩下了真正的被动……  如果他知道蕊蕊的过去和风擎宇有关,他会怎么选择……  这种如果,是他不应该去考虑的。  一切已经发生,而现在偏离的越来越远……  不远处,那个恬静安然的女子在以她自己都控制不了的在改变……  原本的自信满满,现在,已经有了不安。  他竟然会不安……  原本已经既定的事实,他会那么自信满满的让蕊蕊考虑,无非是看得懂蕊蕊内心深处渴望安定。而他,是她唯一的选择。考虑的最后结果,还是会与他想要的结果一致。  如今,在风擎宇的绝对攻势下,不管是哪一方面,他都会被比下去。他开始不确定,蕊蕊还会不会坚持她曾经说的……  一直看向专注玩游戏的两人的目光里,在突然扫到沙贝儿脖子上松开的围巾,因此露出了颈部的肌肤,与雪白肌肤非常不融洽的痕迹让童炎玦的瞳孔迅速的收紧。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就不能想象,那样的痕迹会是出现在沙贝儿身上。  并不是他多想了,她和风擎宇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难怪她不愿意取下围巾,难怪,在提到风擎宇的时候她脸上会那样慌乱和不安。  侧在身侧的拳头,不由的收紧了些许。他有自己的过去,甚至在这四年里,他也并非真的干净没有一个女人。因为还没有开始,所以,他有自己**,需要解决是必然。他不觉得,这一点是对沙贝儿不公平。  之于沙贝儿的过去,他也是同样的态度。他没有什么处/女情节,他很清楚,贝儿早已经不是处,有过其他男人。这一点是她的过去,他没有深究的打算。  他还没有那么沙文猪,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向她求婚后,她已经给了他明确的答案。  他早已经断绝了外面任何的关系,从准备求婚开始。他对感情很认真,既然真的到了和蕊蕊拥有合法的关系,他便会忠于感情。  现在,看到的这一幕,实在是让童炎玦心底嗝应了……  也许……  他现在不应该再被动的等待……  思绪百转千回,童炎玦的面上却没有任何表露。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温和的角色,如果真的无害,也不会在律政界如此无往不利,是人人都害怕对上的金牌律师。  沙贝儿察觉到童炎玦的目光时,感应般的抬头,在发现童炎玦的目光注意之处……  虽然他已经自然的收走目光,往这边走。沙贝儿却是心中一惊,手却是不由有些心虚的的抚向自己的脖子处,在发现围巾真的松开露出脖子,因为室内温度高并没有发现。  以为自己是快速的不着痕迹的整理好,可是却不敢再看向童炎玦……  不确定他刚刚究竟有没有看到……  “爹地,一起玩游戏?”  童莉亚在看到童炎玦走过来后,还躺在沙贝儿怀里,看向童炎玦。  “好。”  坐到一边,手搂住沙贝儿,而童莉亚在中间。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童炎玦做的太自然,沙贝儿觉得自己应该很适合。他们之间本来就算是未婚夫妻,而炎玦也是她由心而依赖信任的。  但是,当童炎玦的大手搂在她腰上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童莉亚的面前,沙贝儿觉得有些不自然。  不知不觉,时间已是八点。  “好了,该睡觉了。”  当童炎玦收手,顺势拿走童莉亚手上的IPAD。  童莉亚明显还没有玩够,她好喜欢三个人在一起时候的感觉。噘着小嘴想要抗议,可是在看到童炎玦那温柔却已是没有商量的目光时,还是乖乖的伸手让童炎玦抱住自己。  对童莉亚的管教,一向都是疼爱却依然严厉。  “蕊蕊一起。”  趴在童炎玦的肩膀上,童莉亚看着身后的沙贝儿。  “好。”  沙贝儿跟起身,童炎玦抱着童莉亚去她的房间。房间还是和离开的时候一样,很是干净。满是童话世界的小房间,沙贝儿牵着童莉亚去洗澡。  出来的时候,童炎玦已经拿着童话书靠在童莉亚的小床边,被子掀开,小家伙往里面一滚,然后被童炎玦拉好被子。  “蕊蕊,坐这边。”  拍拍床的另一边,沙贝儿顺势坐下。一左一右,像是父母一样把童莉亚包围在里面。  靠在枕头上,看了看童炎玦,再看看沙贝儿。  “讲故事,爹地和蕊蕊一个人讲一个。”  “好。”  晕黄的灯光,童炎玦先讲的故事,接着便是沙贝儿讲睡前故事。温柔的声音,很轻的读着故事。童莉亚眼皮开始沉重,慢慢的沉入了睡香当中。当浅浅均匀的呼吸传来的时候,沙贝儿看了一眼童炎玦,放下手中的书如同以前一样和童炎玦一样,轻手轻脚的离开。  当门关上,沙贝儿走在前面,童炎玦走在后面。  “炎玦……”  刚准备和童炎玦说晚安的时候,转身间发现童炎玦竟然就在自己身后,不像以前隔着几步的距离。  沙贝儿看在近在眼前的胸膛,第一反应是后退。却是被童炎玦扣住了腰,两个人的距离再次拉近。  沙贝儿明显的感觉到童炎玦有些不一样了,但是却一时间捉摸不透哪里不一样。  “花园坐坐?”  以前都是童莉亚去花园找失眠的沙贝儿,已经不再失眠,都快忘记了这个时间点自己喜欢在花园里一个人安静的坐着吹冷风。  “昨晚没睡好,今天想早点睡。”  沙贝儿被他亲密的搂在怀里,心底那股怪异的感觉又涌上来。分不清是害怕他再发现什么,还是今晚的他太让她不安,有些想避开。  “怎么没睡好?不是已经不再失眠了吗?”  温柔的声音,带着关心。  沙贝儿却是敏感的一惊,脑中想起了昨天晚上雪地里发生的事情。近距离的靠着,童炎玦更加能够清楚的看着她的表情变化。  瞳孔更是紧缩……  昨夜真的发生了什么,没睡好……  是和他做了一夜吗?  随着心境的变化,童炎玦扣在沙贝儿腰上的手也不由的收紧,力道重的有些勒疼了沙贝儿……  惊觉腰上的力道在收紧,沙贝儿避开的视线看向童炎玦。  “嗯?怎么不说话?”  他的嘴角依然是挂着温柔的笑, 眼神却是深不见底,平时都轻易看得明白的眼睛,不遮掩任何的情绪,此时却是隐晦不明,似是惊涛骇浪在里面酝酿着,随时会有巨浪卷来……  “炎玦……”  沙贝儿不由扭动了一下,这样的童炎玦,让她内心更加不安。他是不是知道了昨天晚上和风擎宇之间的事情,所以在生气。  只是现在不确定他究竟有没有发现,她究竟是应该说还是不说……  说,又该怎么说?  说风擎宇强迫自己的吗?只是,觉醉又是怎么回事?  脑子很乱,本来以为离开了安杰罗的住处,避开了和风擎宇单独相处,找炎玦会让她不安的心情会平静许多。但是没有想到,来到这里,这个给自己最多心安的地方,却是让一切更加乱了……  快速的权衡之下,沙贝儿快速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晚总是睡睡醒醒……”  “是吗?”  童炎玦更是温柔的笑了,一手轻轻的抚上沙贝儿的眉宇……  “别皱眉。”  那么温柔的声音,如同以前一样。沙贝儿开始迷惑,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出了错。似乎是从雪夜里之后,被风擎宇折腾了一番后,大脑就有些分不清楚自己的感觉。  她竟然会觉得童炎玦改变了……  明明是自己的关系……  童炎玦的大手顺着沙贝儿的眉慢慢的往下,抚过她的脸,滑嫩的肌肤。眼神有些深邃,里面隐隐的跳跃着一丝不寻常的火焰……  沙贝儿很熟悉这样的火焰,这样的火焰她曾经在风擎宇的眼底看到过无数次。  第一次看着童炎玦眼底出现这样的火焰,沙贝儿第一反应是惊。也许是童炎玦在她的面前一直表现的那样温和,让她都不会去考虑,他是一个男人,一个有正常需要的男人,也不曾考虑过,这四年里他身体是不是有需求……  和他独处的时间,要么就是坐在花园里聊聊天,要么就是自己半夜噩梦惊醒的时候,被他抱在怀里。他对她太彬彬有礼,有礼到如果不是他待她太好,她根本就不会想着两个人之间存着一丝若有似无的暧昧。  每一个情景之下,两个人之间都没有发生过此时的情况。  沙贝儿都没有想过,童炎玦会有欲/望。  不应该说,没想过他是男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而是没有想过,他与她之间会有情/欲这件事情。  在看到童炎玦眼底的光芒越来越暗的时候,沙贝儿心底刚刚压下去的情绪,又开始变得慌乱起来……  腰被童炎玦一手扣着,两个人之间以一种很亲密的姿势靠在一起。因为贴的太紧,她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变得有多急促和灼热,也能感觉到,被他大手扣着的腰随之而让小腹处贴在他身体最敏感的地方,明显的能够感觉到那已经高高隆起,他的欲/望如此明明为。  沙贝儿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很复杂的情绪里,努力的忽视那抵在自己小腹下方处的灼/热  带来的不适,童炎玦的另一手是顺着她的脸,本是在脸上摩挲的,但是慢慢向下,修长的五指,眼见已经快碰触到她脖子上的围巾……  ---------6030字------  美好的6000字,又来了……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