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44章:你让他碰你?

第044章:你让他碰你?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229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37
   【温馨通知:明天开大船了,小伙伴们现在可以提前准备好船票,明天带着船票排队上船向温柔善良大方可爱(此处省略一千字)的无敌亲妈领取五千字的免费福利~咱们一起现场围观饿了四年的某禽/兽是怎么把小羔羊拆了一点点吞入腹的~据说激烈程度,要给十颗星~小伙伴们,红包、月票神马的准备好哟,明天都不要温柔的往作者脑袋门上砸~明天公布群号,大家关注一下留言板上的作者公告。】  “炎玦。”  沙贝儿一惊,在的童炎玦的手碰到了她的围巾的时候,整个人像是惊弓之鸟一样用力的推开了童炎玦,快速的往后退了一步。  一手紧紧的护住自己的围巾,分不清究竟是害怕有亲密接触,还是害怕童炎玦发现自己脖子上的痕迹……  沙贝儿用力的深呼吸,眼底的慌乱努力的想要掩饰住,另一手则是握成了拳头。  看着拉开几步距离的童炎玦,他并没有立刻上前,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反应过激的沙贝儿。  沙贝儿也发现自己反应有些过激了,只是,刚刚第一反应就是快速的退开。现在退是退开了,也避开了他扯开她的围巾的动作,但是,面对童炎玦跳跃着情/浴火焰的眸子,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  她该怎么解释自己刚刚的过激反应……  “蕊蕊。”  在沙贝儿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童炎玦主动的开了口……  声音,低沉,暗哑,不掩饰自己对沙贝儿的欲/望。  这好像是第一次表现出对沙贝儿的欲/望,从求婚再到现在几个月时间,他并没有去找女人。并不是没有生理需求,但想着,这是一份责任……  只需要等她回来便好。  只是,现在因为意外发现的事情,让他已经不想再等待下去。  本已经牢牢在手心里掌握住的女人,已经有些脱离了自己掌控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童炎玦并不喜欢……  “我们是未婚夫妻吗?”  深邃黝暗的眸子看着沙贝儿,如同他好几次和她说,他会等她,等她是因为信任她。  戒指还在她那里,她却未戴在手上。  沙贝儿听着童炎玦问话,轻轻的点点头……  “是。”  虽然当时并没有答应炎玦的求婚,可是,在她当时的心底已经默默的决定了,自己会嫁给炎玦。只要她帮睿睿做了最后一件能做的事情,会回来告诉炎玦一切,炎玦知道了她的过去还要她,她就会回到他的身边,和他在一起。  “蕊蕊……我等不到新婚夜了,提前到今晚好吗?”  充满磁性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那么魅惑。  近在咫尺的男人,没有一张俊美到让人晕眩的脸,却也是充满了男性成熟魅力。  喉咙像是突然被人掐住了一样,这句话,沙贝儿好似从童炎玦刚刚诡异的行径便已经摸索出他可能会说出的话。她没有理由拒绝,婚前性行为,这是太正常的事情。  她也不是从未经历过的小女生,守/身如玉守着自己的纯真,因为不是,所以更加没有拒绝的理由。  炎玦待她的尊重,已经比其他男人多了许多许多。  只是,点头的动作,做出来那样困难……  直到一双温热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童炎玦的手相较于风擎宇来说,要温暖许多。被紧握在手心的手,还是会让她觉得温暖。只是,在这个气氛之下,那股子心安早已经被慌乱取代。  “炎玦。”  沙贝儿很困难的吐出两个字,已经感觉到他的大手那么有力的握着她的手,力道重的不容她抽回,也是暗示着不容她拒绝。  最后一步距离拉近,结实的手臂搂在她的腰间,充满力量。  男性气息笼罩而来,他的气息她很熟悉。那些夜晚里,每一次都是这个怀抱让她惶恐的心慢慢的安定下来。沙贝儿慌乱不安的心,在靠进童炎玦的怀里时,那颗正在惶恐不安的心,悄悄的安定下来。  靠在童炎玦的怀里,悄悄的呼出一口气。  “蕊蕊,别拒绝我……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想要你……”  突然一股灼/热的气息扫过耳后,沙贝儿的身体一僵。刚刚放松下来的身体再次绷紧,沙贝儿的表情藏在童炎玦的怀里,可是身体却是绷的那么明显。  童炎玦手上的力道紧了一些,眼神盯在某一处,越来越黯。  “啊……”  突然被拦腰抱起来,沙贝儿一惊,双眼里的慌乱被童炎玦说收眼底。因为还考虑到刚睡着的童莉亚,沙贝儿的惊呼声刚出喉咙,又立刻被压了下去。手紧紧的抓着童炎玦的手臂,没有发现自己的眼底有着一丝哀求。  她,真的还没有准备好。  童炎玦双臂牢牢的扣着沙贝儿的身体,打横搂着迈步自己的房间走。  沙贝儿脸色变得很难看,手越抓越紧。  大脑里快速的转动着,努力的想着应该找什么样的借口,什么样的理由。  越是想要快些找到一个理由,大脑就越是空白。他的要求,她真的没有理由拒绝。  他的步子很大,明显很急切,透露着他的渴望。转眼间,两个人已经置身于童炎玦的房里了。  “蕊蕊。”  当自己被放在了床上,当童炎玦整个人居高临下的压到了他的上面。童炎玦的眼底那么亮,那么黝暗。里面的光芒,实在是太熟悉。  他就是猎人,而自己就是他看中的猎物。  脑中,闪过风擎宇的眼神,他无数次都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试图征服自己。  ‘哪个破了处的女人,但凡不是性/冷感都会对男人的吻没有反应,这能证明什么,我同样也喜欢炎玦的吻……’  脑中突然闪过自己那天在车里说过的话……  那是为了打击风擎宇而说的话,不满风擎宇总是一副征服了自己身体而以为她就必然只能是他的模样,他那副大男子主义的模样,让她看的很想反抗。  她真的认为自己从来不排斥炎玦给自己的吻,那么轻,那么温柔。虽然他们之间只局限浅浅一吻,从未深入亲吻过。  此时,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那眼神,像是要把自己吞下一样。  心,乱成一团麻。  手不由的抓紧被单,脑海里在催眠自己,不停的催眠。  只要跨越了这一步,风擎宇那样的男人,是不可能接受的了一个被其他男人碰过的女人。那样,她就完全不用再时时刻刻防备着风擎宇了。  对,她是喜欢炎玦的。她不应该排斥炎玦的碰触才对,只是,她还没准备好。  这么久没有被人碰触过,她会不安是理所当然的。  沙贝儿用力的吸了一口气,身体努力的放松……  “蕊蕊。”  更加暗/哑的声音,在感觉到沙贝儿慢慢放松的身体时,童炎玦这下子是真的被诱/惑到了极点。几个月没灭的火,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躺在身/下,没有欲/望那就真不是男人了。  大手拔开沙贝儿脸颊上的发丝,薄唇疼宠的落在她的额头上。如同以前一样,在攻击沙贝儿心理防线。  沙贝儿果然表情更是放松了一些,这是她熟悉的方式,不会那样的不安。  但是……  当童炎玦的唇瓣由额头慢慢的向下,落在她的脸颊时,沙贝儿的身体又开始绷了一些。  “蕊蕊,都交给我……别紧张……”  用着所有的耐心,在哄着沙贝儿。唇瓣抵在沙贝儿的唇上,芳香袭人。身体的某一处更是紧了许多,呼吸也就跟着更急促了几许。  唇瓣贴上唇瓣,这是沙贝儿和童炎玦之间第一次如此亲密。他的气息与风擎宇完全不一样,当贴上她的唇瓣时,沙贝儿身体比刚刚更是绷紧了一些。  “关灯……”  在唇被吻住,沙贝儿感觉到童炎玦的手碰到了自己的围巾时,心中一惊,双眼突然睁开。  伏身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直接伸手关了灯……  啪……  黑暗迅速的笼罩,童炎玦刚刚离开的唇瓣又贴了上来。  不再是刚刚的温柔触碰,不似风擎宇的狂风暴雨,却也带着强势。  沙贝儿闭着双眼,感觉着童炎玦舌扫过自己的唇瓣,在you惑着她打开牙关。脑子嗡嗡的在响着,像是无数的虫子在里面飞舞着,似乎感觉到了沙贝儿对于口水交换还有些排斥,童炎玦并没有勉强。薄唇只是一下下的亲着沙贝儿的唇瓣,再慢慢往下……  感觉着他的大手扯开她的围巾,感觉到他的唇瓣顺着她的脸侧往下,在脖子之上。  细微的疼痛从上面传来,昨晚完全的失忆,此时,却是那么清醒的感觉到童炎玦的每一个动作。感觉到他的牙齿在啃咬自己的脖子,感觉到那酸麻的疼痛一bobo的袭来,感觉到他在自己的脖子上流连了很久。  衣服被扯开,那温热的唇瓣往下滑。沙贝儿在黑暗里睁开双眼,手抓在被子上,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她无法投入到这场激情里,脑中里不停的闪过自己对风擎宇说的那句话,不停的,不停的。  谁都可以……  谁都可以……  为什么不是……  为什么炎玦都不可以……  为什么她投入不了,为什么这个给自己如此温暖的男人,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她只听到他的喘息声,而她却是如此冷静的听着他的喘息和急切……  沙贝儿的情绪濒临着崩溃。  只到童炎玦的大手扣上了她正在起伏的柔软上,一只腿切开她并拢着的双腿……  “不要。”  “炎玦,不要。”  沙贝儿压不住自己内心的抗拒,她没有办法再坚持下去。  这种感觉,太难受。  大脑太清醒,如果能够觉醉当中,一切顺其自然的发生多好。可是,她的意识真的太清醒。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大脑,顺着他的每一个动作而走。他的动情她听在耳里,就像是一个性/冷感一样,在床/上,只听闻着男人的喘/息……  因为知道自己不是,因为知道,有一个男人,可以主宰她身体的每一处。有一个男人,带给过她太多震撼的感觉。  越是如此,越是觉得难以支持下去。  童炎玦正埋首在沙贝儿的胸前,在听到她几近是崩溃的尖叫出声的时候,手上和唇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接着……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沙贝儿突然坐起身,一把推开了童炎玦,快速的的下床。  “炎玦,对不起,我不能……”  顾不得穿上鞋子,沙贝儿只是快速的拉拢了自己的衣服,发丝凌乱的往外冲。  “蕊蕊。”  突然被推开,童炎玦只是一愣,接着就是追了出去。  砰……  沙贝儿根本就想过要停下来,只是不停的往前跑。  赤脚也顾不得,直接冲到外面,坐进车里,赤脚踩下油门,车快速的冲前。  童炎玦衣衫不整的追了出来,想要再追,可是因为保姆已经辞掉,莉莉一个人睡在家里,他根本就不放心。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沙贝儿车快速的消失在视线里……  *******************  沙贝儿坐进车里,踩下油门的时候,脑子其实是一片空白的。只是想着快点离开那里,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她显然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当下的情况,她无法分清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只是没有办法再忍受,没有办法让炎玦继续下去。  脑子更是没有办法想象,在怎样的情形之下,她可以和他的身体亲密的纠缠在一起。  她根本就不可以。  眼前有些模糊,沙贝儿手那么紧的扣在方向盘上,衣服凌乱,车里也忘记了开暖气。就这样开着车,也感觉不到冷。隐约好似口袋里的手机正在震动,沙贝儿仿佛未闻一样,大脑乱成了一团,只知道踩油门,再踩油门。  车,一路的向前开。夜深人静,路上的车和人都很少。沙贝儿的车一路开向前,直到过了很久,在感觉到一股寒意的时候,沙贝儿这才回过神来。  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把车开到了安杰罗住的地方。  意识回笼的时候,沙贝儿只觉得很冷。  真的很冷。  没有穿鞋的脚,早已经冻的冰冷。手也僵硬的失去了灵活力,手指间颤抖,那样痛苦。  她究竟怎么了?  推开车门,沙贝儿赤脚走在雪地里。只想快些回到房间,洗一个热水澡,然后冷静一下。  今天发生的一切实在超出了她能承受的范围里,炎玦突然的要求,她那莫名其妙的冷感。  为什么她不可以,明明她对炎玦有好感,明明……  明明,她已经决定要和他在一起。  应该可以的,为什么不可以。  脑中不停的闪过炎玦的唇落在自己身上时的感觉……  脚步越发的快了起来,因为早已经冻僵了,沙贝儿赤脚走在雪地上,好像都感觉不到冷了。  一步又一步,只是坚定的迈着步子,惨白的脸,已经冻的乌青的唇瓣。  因为只顾着向前走,没察觉到前面有人……  直到,身体撞上了面前结实的胸膛。  本来就没力的身体往后一退,双眼有些茫然的抬起,当看到站在面前的男人时……  沙贝儿瞳孔一阵紧缩,像是看仇人一样的看着风擎宇……  她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就是这个男人……  都是他……  都是他……  为什么他要像个幽灵一样的不放过自己,她已经决定不要再爱他了,她已经放下了她的爱。她已经那么努力的把这个男人从自己的心里挤出去了,明明已经挤出去了。  明明他就不爱自己,为什么一步步的要逼近自己。为什么阴魂不散的要这样折磨自己,为什么要欺负她,为什么……  她已经不想和他有任何的牵扯,为什么他不放过她,为什么不给她一个平静的生活。他不是她想要的人,不是,不是!  沙贝儿越是想越是觉得很委屈,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中这个男人的毒太深。如果不是这个男人,莫名其妙的撩/拨自己,她根本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不会变得连自己都讨厌自己。  她不想为他有任何波动,一个永远不会爱上自己的男人,一个给不了自己想要生活的男人,她不想要。不想靠近,不想要再伤一次,不想……  “滚开,风擎宇,你给我滚开,不要靠近我……滚开!”  沙贝儿后退了几步,在看着风擎宇迈步向她靠近的时候,失控的尖叫。赤着脚站在雪地里,对风擎宇尖叫。  不要再扰乱她,不要再打乱她早已经安排好的生活。她只想要平静的生活,这么简单而已,为什么这个男人,要这样子步步逼自己……  明明知道……  她抗拒他真的很辛苦,明明知道……  风擎宇冷眼看着沙贝儿此时的模样,夜色里,因为白雪皑皑的关系,面前的人是什么模样尽收他的眼底。看着离自己几步远的女人,此时失控的尖叫着。  拳头紧紧的握着,赤着脚站在雪地里,也不知道冷。  衣衫凌乱,发丝也凌乱。而没有系围巾的脖子上,本是属于他的痕迹上竟然多了许多不是昨晚留下的痕迹,而是新的痕迹。  那一道道清晰的痕迹,是刚刚新添上的痕迹。  眼神,攸地变得冰冷。风擎宇身上的寒意十足,看着对自己尖叫排斥的沙贝儿。胸口开始有了起伏,眼神也就更加如利刃一样的看着沙贝儿……  “你让他碰你?”  阴冷的声音,沙贝儿只觉得眼前一晃,本来还离自己几步远的男人,突然就近了她的面前,手腕突然被扣住,下额重重的被捏住用力一抬。风擎宇阴冷充满怒意的眸子看着沙贝儿,恨不得撕碎了沙贝儿。  那些刺眼的痕迹,她竟然胆敢让其他男人碰她,在她身上留下这些暧昧的痕迹。  “关你什么事,你给我滚开,风擎宇,你给我滚开,滚开!”  沙贝儿被搂在风擎宇的怀里,任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  身体被牢牢的扣在他的怀里,身体的每一寸都能感受到他的力量。  熟悉的气息不停的往她的鼻息间窜,怎么也无法抗拒。她对炎玦的抗拒,现在他的气息影响着她的神经。让绷紧的神经更加的濒临崩溃,不想面对,不愿意面对的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  挣扎不开,沙贝儿的情绪越发的失控。  今天受的刺激太大,脑子本来就是乱成了一团,根本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面对风擎宇。这个明明就已经被她遗忘却是依然这样主宰她情绪的男人,她不要接受这样的事实,不要……  “沙贝儿。”  风擎宇充满怒气的眸子在看到已经崩溃了的沙贝儿时,眼底的怒意慢慢的退去。  她怎么了?  “我让你滚开,听到没有,滚开!”  一巴掌挥开他触碰自己脸颊的大手,双眼充满怨恨的看着风擎宇。  风擎宇刚刚压下的怒意因沙贝儿毫不遮掩的眼神而又开始变了颜色……  “放我下来……我不要看见你……不要……”  风擎宇不再说话,突然抱起赤脚站在雪地里的沙贝儿。双臂,稳稳的托着她。  沙贝儿身体又是悬空,脑子里顿时浮现出炎玦也是这样打横抱起自己。  接下来的画面,再次冲进脑海里。  太强烈的画面,沙贝儿越发的厌恶自己。  她伤害了炎玦,她讨厌这样的自己。都是一样被这样抱起,明明她应该害怕风擎宇抱自己,应该讨厌风擎宇抱自己,应该抗拒排斥他抱自己才对。为什么,抗拒的人是炎玦……  “够了。”  这应该是第一次听到风擎宇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他的眼神那样的犀利,声音明明很冷,可是音调却是提高了许多,言词间的怒意入耳即能够体会到。  他现在很生气……  “再多说一个字,试试。”  从牙缝里吐出来的字眼,低下的头,恶劣的看着沙贝儿。眼底的威胁是满满的,满世界的白雪皑皑,入目的都是雪白。雪地里,他压在自己身上,每一个动作都是在撩/拨她,她清醒过来的时候,身体是如何的情动。回到房间的时候,在浴室里,身上最贴身的衣物上那些无法克制的情动,都湿到了外面的裤子上面……  她愤然的清洗,却是洗不净已经刻在内心深处的感觉。什么都没做,她也能为他情动成那样。  现在,他的目光,前明显是在威胁她,再敢废话,他直接在雪地里办了她……  而她,无从抗拒他的力量和魅力……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