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45章:拆骨入腹(9000+)求红包,求月票

第045章:拆骨入腹(9000+)求红包,求月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9682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37
   【求红包】【求红包】【求月票】【求月票】。验船票了,小伙伴们【红包】,【月票】快砸给风禽兽,奖励他卖力激/情演出~一夜N次狼神马的,不是体力问题,是红包和月票给不给力的问题~  沙贝儿的呼吸一窒,两个人的距离那样的近。他的步子依然稳稳的在走着,双臂明显的把她搂在怀里。手臂间,她冰冷的身体,仿佛坠入冰窖里一样。  这种冷,让他非常不悦。有一种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触的感觉。  沙贝儿的身上,永远都是贴着风擎宇的标签。  不管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她的身上永远都应该贴上风擎宇的标签,没有人肖想,没有人可以撕去。  她斗不过他,她在他的面前,永远都是失败。  就连唯一的一次,给他下药,最后,她也是受尽了良心的折磨。  她从来就没有赢过,她自以为可以避开这个男人,可以脱离这个男人的生活。她那样努力的不断的尝试,想要寻找到新的源头,可以开了‘珍惜’。她内心深处不愿意相信,风擎宇可以一手遮天,就是那么能耐的掌控她的生活。  她可以脱离他的掌控,可以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  但是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无孔不入……  她现在,甚至连从他怀里挣扎下来都没办法。他一句让自己附图嘴,威胁的一句话,她不是不敢再挑衅,而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挑衅的结果,是什么……  他眼底的意思已经很清楚,如果自己再多说一个字,他就要吻的自己没有力气在这里说话……  他不是简单的威胁威胁,他是说真的,她知道。  这个男人,她恨不得掐死了他,他就不用再在这世上祸害了。  她就能拥有平静的生活了。  “啊!”  沙贝儿怕风擎宇真的又像昨晚一样亲的自己失去意识,无处要吧宣泄的情绪,最终失控的张口重重的咬上了风擎宇的肩膀。  用力的,很用力的咬了下去。  风擎宇穿的衣服一直都很单薄,此时被沙贝儿用力的咬下的时候,她是用上了她全部的力气,不能说话,就只能把自己所有的愤怒的情绪都宣泄在他的肉/体上。  威胁她是吗?  她不说话,她咬他总行吧!  牙齿一点也没有客气,头一偏,就是风擎宇的脖子上,像是吸血鬼一样,那么用力的咬下去。  当口齿间感觉到了那强烈的血腥味时,沙贝儿心底终于舒服了一些。  咬死他……  咬疼死他……  让他这样欺负自己,让他这样祸害自己……  像是一个得到了一丝好处的小孩一样,沙贝儿并没有因为尝到了鲜血味就退开,反而越发的来劲。用的力道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风擎宇手臂收紧,挡住了寒风。步子并没有因为她咬着自己而停下来,这点牙口上的疼痛根本就不算什么。他体会到的身体疼痛比这甚过千百万倍,每一次受伤,他不用麻药,都是这样子在疼痛中过来的。  刀尖上舔血的日子,身体上的疼痛根本就不在乎。  真让他感觉到痛的,一是小白痴,二是睿睿的死……  现在睿睿已经回到了自己身边,而小白痴……  在脑中浮现出程贝贝的脸时,风擎宇手上的动作一顿。沙贝儿的牙齿一个打滑,磨开了……  沙贝儿还在那里咬着,咬的再用力,风擎宇也没反应,沙贝儿想发泄,被咬的人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如每一次自己抓狂,却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牙齿一个打滑,沙贝儿突然觉得很没意思。  她咬的是他,疼的应该是他。可是,自己牙齿都咬疼了,他却是不痛不痒。  和一个冷血禽兽两个人斗,结果不管是哪方面吃亏的都是她。  风擎宇感觉到脖子上的力道松了,刚刚还在跟个吸血鬼一样用力咬的人怎么突然就突然松了嘴。  “放我下来。”  声音已经平静了许多,发泄了一通,现在,沙贝儿冷静了许多。  手推在他的胸口,身体要往下滑。  风擎宇的手扣紧着,沙贝儿根本就挣扎不开。  目光,默默的看着沙贝儿。  她的唇上还沾着鲜血,与苍白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刚刚还是一个触怒的小野兽,有着凶狠眼神,那么凶猛的看着他,那眼神,仿佛要吞了他一样。  那样张狂,那样凶残。  真是恨到了极点,恨到想吞食了他的血肉。单看她刚刚咬自己时的那股子凶猛劲,便能看出来她心中的愤恨。脖子上的伤口不用看也知道很深,上面不用看还流着鲜血,而且伤口深到什么程度,他都很清楚。  以前就觉得她有些利爪,但是四年前,利爪几乎都是收起的。偶尔在床/上会亮起一点小利爪,试图用冷暴力来向他抗议,但也敌不过他对她身体的了解。  现在,不再用冷暴力,而是直接亮起了自己的爪子,从之前的车里狂爆的话,再到现在,那眼神凶猛的都不比他手下的某些杀手差了。  这副要让对方命的气势,如果要是身手再好些,自己还真不止这点伤。  现在突然把眼底的戾气尽数的收起,冷冷的看着他。  风擎宇又不是善良温驯的养在笼子里的动物,他时时刻刻都堪比一只饿着肚子的极度凶残之物……  他的眼神够利了,沙贝儿好不弱,踩了尾巴的小怪兽,浑身都是刺。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竖起了保护罩,浑身的刺。眼神也满是挑衅的看着风擎宇,满满的都是倔强。  野兽与小怪兽的对峙……  感觉到唇上的腥甜,沾在上面不舒服。  沙贝儿还是瞪着风擎宇,却是不由的用舌尖扫过唇。  一个动作……  无意间的动作……  沙贝儿是瞪着风擎宇的,所以当他的眼神有变化的时候,沙贝儿立刻一惊。  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这个时候,她怎么能够做出这样暗示性的动作。  在发现的时候想要后退已经来不及,沙贝儿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使出全力试图从风擎宇的怀里退开,今晚要是落在他手上,自己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躲的掉了。  现在,她连用恨他都威胁不起来了。连自己都骗不过自己,有了昨晚的记忆,她如果真的被他撩/拨,她真的完全没有反抗的力量。  风擎宇的动作本来就快,在沙贝儿使出全力要从他身上滑下去的时候,风擎宇已经一脚踢开了自己的房门。  只是转眼间,沙贝儿只觉得自己身体一阵晃,只闻耳边一阵关门声,接着自己就被压到了软榻上……  一道阴影罩下,还沾着鲜血的唇瓣便被攫取……  “不……”  抗拒的声音被严密的堵在了他贴上的唇瓣,消失在喉咙里。  室内的温度要比外面热上很多,风擎宇一手撑于一边,低头,凶狠的啃着沙贝儿的唇瓣。  凌乱的长发,披散地软榻上,像是海藻一样满布着。  头被迫的承受他的索吻,仰起的头承受着风擎宇夺人魂魄的吻。  沙贝儿头扭动,试图避开风擎宇的索吻。  他的气息,如此的强烈。  唇瓣被贴着,在感觉到沙贝儿抗拒的时候,风擎宇牙齿突然用力的一咬。很重,直接咬在她的唇瓣上,这次,刚刚被风擎宇吻走的鲜血味再次袭来。温热的液体,带着腥甜。  血腥中,充满着彼此的气息。  野兽,遇血,好似更是狂/野了一些。风擎宇用力的吻着沙贝儿,那力道,恨不得通过这口子把沙贝儿的血给都吸了。  沙贝儿又疼又痒,嘴上麻的厉害。  他的吻本来就强势,此时更是吞噬人一般。在室内,他似乎更加放肆一些。  吻,根本就不留余地。  他没有打算今晚会放过她。  胆子真肥了,是太放纵她了吗?竟然胆敢弄的一身痕迹回来,风擎宇很聪明,早就已经把一切都大致的想的明白。  只是,看着她脖子上那属于其他人的痕迹,怎么看都觉得刺眼之极。  在感觉到身上绷着的身体已经慢慢的软化着,风擎宇的大手利落的扯开沙贝儿的外套,大手直接顺势由下往上滑,利落的扣住沙贝儿的柔软……  用力一捏。  “他有没有碰过。”  虽然知道沙贝儿今晚会这个时候失魂落魄的以那样狼狈的姿势回到这里,肯定没有童炎玦发生什么事情。但是,那脖子上的痕迹,明显就是被童炎玦啃过。  他确定没有真正发生过什么,但是,发生的程度是多少。碰了属于他的东西多少,敢动他的女人……  眼底闪过阴狠,血腥……  手上的力道也就更重……  风擎宇禽/兽一样的动作,疼的沙贝儿倒抽了一口冷气。  刚刚后一点暧昧的氛围也被风擎宇这一捏给捏的一点也不剩,胸上的大手毫不客气的狠狠捏着。那是气球吗?那是她的胸,会疼好吗?  “关你什么事?你是我什么人?他是我未婚夫,有没有碰过我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个神经病,滚开。”  沙贝儿发现自己又轻易的在他一个吻里,再次软了身体。  自己身体的反应她自己最清楚,只是一个吻她的身体便已经酥/痒的厉害,更甚是,小腹之下,早已经湿意绵绵。  对于自己轻易给的反应,沙贝儿恨不得抽死自己。  这个男人,是毒。不可碰,不可靠近。  “滚开,滚开。”  手开始挥舞着,拍着风擎宇的大手。可是越拍,他的力道就越大。  “嗯……”  明明疼的要命,可是,疼痛中却是夹杂她不想承认的快、感。  该死的快/感。  根本就不应该有反应,根本就不能有反应。  自己口中发出的声音,简直是一种羞辱。沙贝儿更恼了,不仅是恼风擎宇,也是恼自己没出息。  都过了四年,她明明已经这样努力,为什么还是轻易的沉沦了自己。  之前还能用恨意压制自己的情感,当无恨的时候,怎样才能做到,不爱……  风擎宇眼底黯的吓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沙贝儿,手上的力道一紧一松。每一捏就是用尽了力气,恨不得捏变了型。看着沙贝儿那红透透的脸,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被自己调/情而染上的情潮……  “说。”  一手扣着沙贝儿的下额,抬起。看着她眼底的愤怒与迷乱,手指间的力道微重。头压低,靠的很近。而身体整个半压在她的身上,根本就是动也动不了。另一手,又是用力一捏。  “不关你的事。”  沙贝儿喘息着,有一种自己胸就要被风擎宇给揪下来的感觉。(这是S、M的节奏啊……)  “唔……”  大手一松,沙贝儿还来不及喘口气,便感觉到自己内/衣被扯开,冰冷的大手,没有阻挡的直接扣在上面,大手再次收紧。冰冷的手,滚烫的肌肤。冰火两重天,身体早就不受她的控制在为他而绽放开来。  风擎宇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大手掌控之处,已经情动而变得硬/实,手心抵着的某/点已经悄然绽放开来。  她的身体,永远比她的这张嘴诚实许多。  当心已松动,所谓的想要刻意掩饰的漠视如此困难。没有恨来给她做保护罩,沙贝儿包裹在心外的那层坚/硬的厚膜早已经如同泡一般,脆弱不堪。  只觉得室内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沙贝儿张着嘴,用力的呼吸着。  身体软的没有一点力气,大脑随着风擎宇大手力道收紧,放松心跳早已经乱了频率。  室内温度本来就高,加之风擎宇撩/动之下,一层薄汗从身体浸出。露出的肌肤上,染上一层美丽的粉红。如同一朵娇艳的花,绽放的越发的美丽动人。  衣衫渐褪,也丝毫感觉不到寒冷。  风擎宇看着她脖子上那些刺眼的痕迹,低头,薄唇贴上了她颈部的肌肤。  本来就已经敏/感之极的身体,随着风擎宇的唇瓣贴上她颈部肌肤的时候。在每一个刺眼的痕迹之上,用力咬着。力道并不轻,只是这疼中带着快/感的悸动,沙贝儿的意识越发的浑沌起来。  大手揉弄着越发硬/挺的柔软,而唇也是有目标的一个个的抹去那些刺眼的痕迹。  “最后一次。”  在把所有的痕迹都给抹掉换上自己的后,风擎宇的大手终于松开了被捏的通红的柔软,大手坚定的下滑。早已经解开了的衣服,大手轻易的隔着没有什么阻挡力的最后一层屏障之上。手指按上,早已经泛滥的某地。  这里,是她沉/沦的证据。  嘴里再要强,身体却是给了他最诚实的反应。  沙贝儿慢慢睁开双眼,在他手指抵上自己的时候。自己身体成了什么模样,她很清楚。  当他大手触碰到自己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仿佛自己所有想要隐藏的弱点都尽数的被他察觉到。那种像是在大街上被剥光了,受尽别人目光的羞辱感。  浑沌朦胧的意识里,听到的是他强势的威胁。  最后一次……  凭什么和她说最后一次……  凭什么为她的人生做主,凭什么威胁她……  他究竟凭什么!  长指那么霸道的抵在那里,似乎是在提醒她,她的沉沦。提醒她,她没有资格说出任何拒绝的话。  她就应该向他妥协……  可是凭什么!  他凭什么这样对待自己!  沙贝儿只觉得一股莫大的悲伤涌来,为自己感觉到悲哀。也为了和这个男人永无止境的纠缠,她为什么要救了他。  人生为什么要遇见他……  一遇风擎宇,毁了自己终生。  眼角滑出晶莹的泪珠,沙贝儿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心底深处,无尽的悲伤一bobo的涌来。  更多的眼泪,随着情绪的失控,越来越多。  风擎宇自信满满的等待着胜利的果实,手指间的湿意,这是彼此都清楚的动情。他现在已经完全的掌控了沙贝儿,但是,那布满欲/望的眸子,盯着沙贝儿等待着妥协的时候……  却见,那双美丽的眸子里突然涌出液体。一开始风擎宇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当那液体越来越多的时候,风擎宇不由的伸手碰了一下。手指间的温热,清楚明显,那还真是眼泪。  风擎宇这下子又开始迷惑了……  她……  哭什么……  还没做呢?她这哭的也不是什么。  沙贝儿和他在床上的时候,有时候被他索取的过分的时候,会受不住的崩溃流泪。但是,那前提也是做了啊。他这还没做,她在那里崩溃什么。  沙贝儿不知道风擎宇的情绪变化,只是觉得心底难受的厉害。眼泪就是越来越多,睁着双眼,茫然的视线。液体疯狂的往外涌,似乎如此就能把自己内心好股子难受给释放了。  只是哭,只是哭。  她不想在他面前示弱,可是,那股子自我嫌弃的无助感,怎么也止不住那汹涌崩溃的眼泪。  五秒……  还在哭……  十秒……  还在哭,还越哭越凶……  十五秒……  还在哭,伴随着抽泣……  二十秒……  二十五秒……  一分钟……  鼻涕眼泪,满脸都是。风擎宇看到沙贝儿鼻涕流下来的时候,表情是越来越怪异。本来是可以低头吻住她堵住那恼人的哭声的,以前在床上没少干。但是,这会儿,看着那鼻涕,他还真的亲不下去。  一张俊脸,纠结到不行。  “沙贝儿。”  复杂的语气,被叫的人去恍若未闻一般。  “沙贝儿。”  略提高的声音,某人已经不悦了。  做到一半,她在那莫名其妙哭个什么劲。见沙贝儿还不搭理自己,风擎宇没有耐心再乖。大手直接去扯沙贝儿的衣服,反正做着做着,她就又会忘记哭了。  沙贝儿感觉到自己胸口正在悉索动作的大手。  鼻涕正好流了下来,哭的伤心的沙贝儿,见风擎宇这个时候还在解自己衣服,心中一股子恼火。这个男人已经让她这样不舒服了,这个时候他还是只想着做。  在他的眼里,她的存在永远只是做,做,做,用来满足他的**的。想开口骂,但是鼻涕在嘴上,一张口就会碰到鼻涕。  沙贝儿想都没想的直接握住了近在咫尺的手臂,想都没想的直接用他的衣服把自己的鼻涕一擦。长长的鼻涕从衣服的袖子,直接擦到了手背上。  沙贝儿在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愣了,手一松放开了抓着风擎宇的手。  风擎宇在感觉到自己手背上一阵湿的时候,也愣了。  她看着他的手背上的鼻涕,一条长长的湿滑……  他看着她手背上的鼻涕,脸色陡然变了……  这个有严重洁癖的男人,她刚刚竟然一时气恼拿他衣服擦鼻涕,而且还是擦到了他的手背上。这就相当于在虎口拔牙,还是凶猛的老虎,自找死的节奏啊。  沙贝儿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反应,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一脸的泪。小脸更是哭的红的厉害,双眼就这样看着风擎宇那又阴郁又冷的眸子。  “沙贝儿。”  几近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眼,风擎宇有一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你等着。”  阴飕飕冰冷的言语从风擎宇的口中吐出,冷着脸起身,大踏步往浴室里走。等会出来,不弄死他,他就不叫风擎宇。  接着,未关的浴室门里就传来了水声……  沙贝儿几近可以想象,风擎宇在里面怎么洗自己的手。  也许是画面感太强了,沙贝儿刚刚肆意哭了一场,心底舒服了许多。这个时候,因脑中的画面,而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夜已深,哭的崩溃,加之今晚受的刺激过多。昨夜就没睡好,此时的沙贝儿在身体一放松之时,大脑已经开始自然的放松起来,倦意便袭来。躺在那里,身体软的厉害。  眼皮打架,理智在提醒,应该离开这里回房间锁好门,但是躺在这里,舒适的让沙贝儿困的不想动,躺几秒就起来走。  所谓的几秒便已经闭上双眼,沉沉的睡去。  ************************  在清洗了好几遍后的风擎宇,手背上那异样的感觉还在,镜子里映出的是一张阴郁的脸,太阳穴上青筋还在跳动着。眼底是黝暗深邃的欲/望,浓烈不散。  薄唇紧紧的抿着,又是没办法控制的再次拿过一边的洗手液,又洗了一遍。  等终于折腾好了,心里舒服了许多后,风擎宇这才擦干净手,转身往外走。  步子迈的很大,很急。眼底那跳跃的火焰,明显的是要收拾某人。哭是吗?他等会让她哭个够。  只是……  当风擎宇带着不悦和欲/望走向软榻的时候,那个刚刚哭的不可自抑还把鼻涕擦到他手上的女人,此时,正闭着双眼,呼吸均匀,已是熟睡。  风擎宇外套已经脱了,袖口卷起在手臂上,站在软榻边,看着沙贝儿。  闭着的眼睛,睫毛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珠。小嘴微张着,正从里吐着均匀的呼吸声。  眼神深邃的站在一边,在察觉到沙贝儿是真的睡着的时候,风擎宇太阳穴跳动的越发厉害了。  刚被扯开些许的衣服已经被拉好,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房内的温度虽然很高,可是刚刚出了一身的汗,现在身体冷了下来后,汗水便成了凉意。睡着的沙贝儿在睡梦里缩的更厉害了,睫毛在轻颤着,却是困的没有睁开双眼。  蜷缩成一团的身体,以一种自我保护的姿势,把自己小心的守护着。  她的内心有着太多的不安,在熟睡的状态里,没有睿睿在身边,便又成了这种自我保护的状态。  大手已经放在了她衣襟处……  做……  还是不做……  风擎宇的头更低了些许,唇瓣就在眼前,现在只要扯开她的衣服,然后做他的便好……  近在咫尺的脸,睡的那样香甜,风擎宇的眉头皱的能夹死N只苍蝇。  风擎宇微弯着身子确定沙贝儿是不是真的睡着的,现在,近距离之下,看着那剔透的肌肤。上面没有一丝瑕疵,她的皮肤一向很好。即使生过睿睿,即使已过了几年,她的眼角依然看不到一丝岁月的痕迹,除了眼底处那深深的黑影。  未睡好留下的痕迹。  视线再往下一点,鼻子下方,一道长长的痕迹,半干不干的……  鼻涕……  “sh.it。”  风擎宇的亲下去的动作硬生生的再次顿住,竟然忘记了她脸上的鼻涕……  起身,再次走回浴室。手中拿着毛巾,有些粗鲁的擦着沙贝儿的脸,那力道明显是刻意的很重。一方面是想把沙贝儿脸上的鼻涕擦干净,省的影响他心情。另一方面是想力道粗鲁一点,把沙贝儿给弄醒。  擦了两次,沙贝儿小脸上已经没有其他痕迹了。连睫毛上的泪珠也给擦干净了,干净白希的一张脸因风擎宇动作的粗鲁而被揉红了许多。小嘴还是微张着的,脸上的疼让睡的正香,不知自己在何方的沙贝儿嘴里不爽的咕哝了一句:“走开。”  手,啪的一声挥在风擎宇的脸上。  那力道,像是报复在她脸上用力擦的风擎宇。  帮沙贝儿擦脸近距离的风擎宇没躲开,脸上被挥了一巴掌,脸色再次变得很精彩。  咬牙切齿的把手中的毛巾扔到一边,大手准备捏住沙贝儿的下额。可是面对着一张睡的太香的脸,一肚子的怒火无处宣泄。  伸出的大手在沙贝儿的下额前顿住,慢慢的收成拳头。  睡的香的沙贝儿,丝毫不知道风擎宇此时内心有多少草泥马在奔腾,自己睡自己的。只是睡着后真有些冷,吸了吸鼻子,眼见一吸一松间,又有东东从鼻子里涌出来。风擎宇的脸色又开始阴沉了,脑海里刚刚挥去的画面,又有浮现之势。  “冷。”  睡的朦胧,无意识吐出来的话。风擎宇冷着脸,没有动。  过了几秒后,风擎宇伸手抱起了沙贝儿,动作有些粗鲁的打横抱在怀里,往床边走。  “风擎宇……你凭什么……”  靠在他的怀里,沙贝儿寻求温暖的往里缩了一些。头靠在他的胸口,嘴里喃喃的咕哝着。  风擎宇走到床边刚准备扔沙贝儿到床上的时候,听到沙贝儿那似埋怨似的控诉……  眉头一皱,手上一松,便准备扔沙贝儿。  “为什么……只能是你……”  拉着的昵喃,更多的是无能为力的矛盾,短短的几个字,蕴含了太多的想爱不能爱,想丢丢不下,抗拒不了的矛盾折磨。听懂了的风擎宇皱着的眉头慢慢散开,目光复杂的看着睡梦状态里的沙贝儿。  刚刚擦干净的眼角,竟然再次被泪珠沾湿。如同雨后的荷花上沾上的雨露,那样的楚楚可怜。  她此时脆弱的像是一折就会破碎……  本来扔的动作,成了弯腰放下怀里的沙贝儿。动作算不上温柔,却也不是自己原想的粗鲁。  这个女人,果然是一个口是心非的女人。不仅仅是身体,连同她的心也一样……  在放下沙贝儿的时候,风擎宇准备起身脱掉衬衫,去洗澡。  只是刚动,便觉得衣服被拉扯了。一双小手正拉在他的衬衫上,手指收紧,捏成一个小小拳头。脸贴在枕头上,面是朝着他的。眼角还有着刚刚涌出来的泪水,顺势的浸进了枕头里。  浅浅的呼吸声,说明着她还在沉睡状态。这个无意识的动作,让心境还没有平静下来的风擎宇鬼使神差的竟然没有强行的扯开她的手。  顺势的躺在了她的身边,一时间还在考虑着,扯开还是不扯开。  还在考虑的风擎宇,在还没有得到答案之前,那个熟睡着的人却又有了动作。  离开的一点距离,突然拉近了一些。又拉近了一些,再拉近了一些。  直到,脸贴上了风擎宇的胸口,眉头皱了皱,再慢慢的舒展开来,手捏在衬衫上,更紧了一些。  放松了的眉宇,呼吸更加的均匀起来,她以一副全然依赖的模样靠在他的怀里……  同床共枕的经历几乎没有,他很少在她那里过夜。有时候做的太累,会小眯一会儿便会离开。从来没有过,以这种状态下,同处在一个床上。  盖着被子纯聊天的状态,在风擎宇的身上,几近不可能。上一次是因为有睿睿在,他做不了什么,现在只有两个人,他竟然也做不了什么。  软香温玉在身边,还是一个自己吃了N遍,骨头都快被自己啃的不剩的女人。  当一切躁动的声音都停下的时候,沙贝儿的香气便更加真实的萦绕在鼻间。  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双眼的,没洗澡,就着衬衫长裤躺在沙贝儿的身边闭上双眼。  夜,越发的深了。本来只是侧靠着的男人,不知何时大手搂上了女人的肩膀。  女人靠在男人的臂弯里,手依然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的抓在衬衫上,呼吸越来越顺了。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这个寒冷的夜,风擎宇的房里,温度却是一直未曾减低……  ***************************  这一睡,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刚亮。  在感觉到臂弯有异样的时候,风擎宇几乎是立刻绷紧了身子,迅速的睁开双眼意识瞬间清醒。  目光里充满了杀气的看向身侧。  充满杀气的眸子在看到身侧躺着的人是沙贝儿时,绷紧的身子也随之慢慢的放松下来。  怀里的女人睡的依然香甜,因为刚刚他身体绷紧让她有些不适,所以身体动了,更往他的怀里蹭了蹭。抓在他衬衫上的小手,竟然一夜未松。  早晨的男人是不能撩/拨的,特别是饿了好几年的男人。  女人在身边,风擎宇昨晚仁慈的没有在她睡着的时候,压上她已经很不错了。  现在,意识已经清醒。怀里的女人还在睡,风擎宇几乎是没犹豫的翻身,侧身半压到了沙贝儿的身上,一手扣住沙贝儿的下额,低头攫取那微张正吐着热气的唇瓣。  游舌没有阻碍的挑开没有防备的牙关扫了进去……  按着自己喜欢的方式,勾/引了沙贝儿温热的丁香一阵狂吮,力道又大又猛。沙贝儿的嘴被堵的严实,只剩下鼻子可以呼吸。可是昨晚赤脚衣衫不整的开车回来又忘记了开暖气,后又在雪地里赤脚走了很久。一早鼻也就不怎么顺畅,嘴被堵住,呼吸困难。  鼻子又不能呼吸,只见小鼻子扑哧扑哧的一皱一皱,身体便不适的挣扎了起来。  风擎宇正亲的欢腾,完全没准备考虑沙贝儿的感受。感觉到她身体的挣扎,眼眸微眯着看着憋的脸红扑扑的沙贝儿,那扑哧想呼吸又呼吸不到。想睁开双眼,又困的不想睁开双眼的模样,还真怪赏心悦目的……  薄唇仁慈的离开了一些,暧昧的银丝随着他的稍微退开,淫/亵的拉断,顺着她的嘴角滑下。那画面,对于一个禁欲过久的男人来说,刺激还真不是普通的大。  刚刚仁慈离开了一些的薄唇,又再次贴了上去。再次不管不管的拉扯着她的丁香就是一阵凶猛的攻击,吸的沙贝儿又疼又麻。  睡意朦胧间,半梦半醒,一时间都分不清究竟是梦还是醒着。  隐约的感觉到风擎宇正在凶猛的亲吻着自己,说是做梦,可是那感觉又太清晰了。沙贝儿身体沉在又舒服又难受当中,每一次和他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不得不说,快乐永远比难受要多上许多。  同样是久未被滋润过,内心有着最正常的渴望。在被他触碰过后,有些刻意压下的回忆,也会在脑中浮现。身体的敏/感就这样被他撩/拨了起来。  现实中,她还没办法过了自己心理这一关,但如果这是梦的话……  只要她不说,谁也不知道……  这种阿Q的自我催眠意识让沙贝儿就朦胧的把这一切当成了梦,顺应着身体的渴望而搂住了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风擎宇在感觉到身/下的沙贝儿主动的环住他的肩膀的时候,动作微顿。  欲/望满布的眸子里,里面跳跃着浓浓的猩/红火焰。大有一口把沙贝儿给吞下去之势。  在察觉到沙贝儿意识清醒了后,擎宇的动作也就更加的狂/野起来。一边深吻着沙贝儿,一边解着沙贝儿的衣服。(此处省略五千字……)  无敌亲妈蹦哒出来……  =======9368字,今天九千字加更========  这个时候,如果再说继续盖被子纯聊天,你们应该会砸我臭鸡蛋吧。网页不能写,所以,详细版本的话,进群向作/者索要。(温馨提醒:记得主动截图VIP订阅的截图,以及,月票啊,有包啊,各种砸过来当上船的船票啊~开大船神马的,作者浪费了N个脑细胞写出来的五千字肉/肉,你们不送月票和红包,肿么对得住作者这么辛苦写的红烧肉啊。素不素,素不素。)  偷偷的告诉你们~红包和月票多多,明天继续开大船的说~依然是几千字哈~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