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48章:嫖资

第048章:嫖资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4086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39
   显然,小说里都会写说男主接住了枕头,握住枕头走向床边……  再次扑倒女主……  (虽然我知道你们的确很想剧情这样发展……但素……咱们能稍微考虑一下贝儿的身体状况好么……毕竟跟禽兽相比,贝儿就是一个可怜巴巴的被蹂躏的快要屎了滴小白兔……作为贝儿的亲妈,我绝对干不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儿~)  因沙贝儿没有多少力气,枕头也就是象征性的扔了一点点距离,落地。  离风擎宇所站的位置,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此时他的手上正拿着一套衣服,是她房间衣橱的衣服。在沙贝儿把枕头砸向他的时候,风擎宇站在原地,目光静静的看着沙贝儿。  经过滋润后的沙贝儿,皮肤好似更滑了。除了眼角处有着疲倦带着一抹黑色痕迹,被子没遮掩的地方,露出一些看起来还挺顺眼的痕迹,那是昨天他留下的痕迹。  转身,竟然一字未言的真转身离开,平时怎么没见他这么听得懂人话。  “十分钟后,睿睿回来。”  在走到房门前,背着沙贝儿的风擎宇,突然淡淡的开口。  十分钟……  她现在这身体状态,从风擎宇房间走回自己房间换衣服,而且,她回房间的路,这大白天的。虽然那些人总是好像不存在一样,但是,也不知道在哪些地方。  有风擎宇的地方,他有敏锐力,还能知道,哪里有人,哪里没有藏人。她又不知道,这种状态出去,昨天的衣服,早就被他撕的不能遮体了。  要是穿着他的衣服出去,不是宣告天下,她和风擎宇两个人做了吗?  脸一阵青一阵白,牙咬的生生的响。风擎宇的手已经扣在了门上。沙贝儿用力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重重的呼出来。  “把衣服给我!”  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带着气急败坏,有着命令的意味。  风擎宇慢慢的转身,手中拿着衣服,站在门边倒是没有再开门了,反而是隔着一段距离,看着沙贝儿。  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沙贝儿。  沙贝儿被那眼神看的像是裹着的被子又被他扒开了一样,里面什么也没穿,两个小时前才和他在床上滚了好久。一想到那些画面,沙贝儿就有一种立刻选择性失忆,要把自己脑海里的画面全部都给挖掉的冲动。  挖掉挖掉……  不要想不要想……  自我催眠状态……  不气不气……  现在,首先是不要浪费时间,快点把衣服穿好。整理好自己,见睿睿再说。睿睿回来,第一时间肯定要找自己。要是看到自己这个模样在风擎宇身边,想到安杰罗那性子,沙贝儿不得不为现状妥协……  “风先生,能不能麻烦你把我的把衣服给我,谢谢!”  一字一句,字凑在一起倒是挺客气的,可是,由沙贝儿的口中说出,那每个字都跟要吃了风擎宇的肉一般。这个男人,她要是有能力,她真的很想把他撕碎了去喂大白。  (大白惶恐状:抱大腿,蹭胸,能别喂我么,我胆不肥,不敢吃。风禽兽:胆还不肥,抱大腿,蹭胸。这是爷的福利,是你能蹭的吗?抬脚踹之……二货:哎,可怜的大白。)  “拜托!!!!”  尾音都在飘了,沙贝儿的怒气已经到了喉咙处了。风擎宇要是再敢摆谱,她非得和他拼命不可。  一秒……  两秒……  在沙贝儿发飙前,风擎宇总算是动了。依然是一张棺材脸,迈步,一点也不着急的迈着修长的双腿,不缓不急的向床边走去。沙贝儿立刻伸手要拿,风擎宇手微动,沙贝儿的手落了一个空。  “风擎宇!”  咬牙切齿!  够了啊!  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现在没时间和他斗,想到睿睿还有几分钟就要到了。沙贝儿用力的吸气,然后把怒气压下。  “谢谢!!!!”  果然,一说谢谢,再伸手的时候,风擎宇没再动,衣服便到了沙贝儿的手上。  沙贝儿拿到衣服后,立刻往后一缩。把衣服往床里一放,衣服到手,沙贝儿立刻脸色一变,瞪着风擎宇说道:“我要换衣服,出去。”  那语调一点也不客气。  “我的房间。”  淡淡的言语,堵的沙贝儿一阵语塞。  眼见着风擎宇丢下话后往前走了几步,便坐下。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床上的沙贝儿。一点没有自觉要回避,淡定的坐在那里,目光锁定在沙贝儿身上,一点也不客气。  好吧,风擎宇也从来不懂得客气这两个字究竟是怎么写的。  “你……”  沙贝儿心底被堵的慌……  “我要换衣服!”  沙贝儿声音拔高,这个男人耳朵是不是有问题,到底他听不听得懂人话。  风擎宇不说话,翘着腿,一副闲适的看着沙贝儿,一点儿也不着急……  “风擎宇。”  沙贝儿要抓狂了,他能不能要点脸。这男人怎么就听不懂人话,沟通不了。  气的胸口一阵阵起伏,只是坐在那里看着她的男人,比谁都闲适。  “还有七分钟。”  风擎宇总算开口了,说出口的却是让沙贝儿更气。  狠狠的扫了风擎宇一眼,想裹着被子去浴室也不可能了,他直接坐的位置就是在去浴室的中间,去浴室就要经过他。  豁出去了。  刚刚才做过,要看就看。  沙贝儿把被子一扯,泄愤的往一边一推,有一种放弃治疗的冲动,沙贝儿是真的被风擎宇给气伤了。被对着风擎宇,努力的把这个男人当成空气。  他不存在,不存在。  可是,即使再怎么催眠自己,沙贝儿还是能够感觉到自己在把被子扯开后,当赤/裸的后背暴露在空气里的时候,有一道肆意的目光,刚刚还平淡无波,此时却跟突然沸腾了一样,火辣辣的盯在自己的身上。  肌肤都有一种被灼痛了的感觉,沙贝儿看着一边的衣服,衣服中间还有她的内/衣。相较于被看着换衣服,以及之前发生的更亲密的事情,被他拿着内/衣内/裤的事情,已经可以直接忽略不计了……  让她的目光停留几秒的是在衣服抖开的时候,中间放着一瓶看起来很精致的瓶子。  并没有立刻伸手去拿,这精致的瓶子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放在自己的衣服里,不是属于她的东西,唯一的可能便是风擎宇放在衣服里面的。  他给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想都没想的,拿风擎宇没有办法,只能泄愤般的拿起精致的瓶子就往后扔。  没看后面的风擎宇,等待着预期中的瓷器碎裂的声音。  “你要不要脸!”  沙贝儿在一手拿着衣服准备穿,一边听着身后的声响。在视线里突然出现了刚刚被自己扔掉的瓶子的时候,沙贝儿一惊。本来背对着风擎宇不用护住前面,现在他突然出现在自己身侧,个头又那么高,站在自己身侧,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胸前所有的风光。  一手紧紧的搂着胸,一手拿过衣服遮住自己下半身,瞪着风擎宇。  这个男人,真的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要脸。  风擎宇看着反应过度的沙贝儿,昨晚都做过了,该亲的该摸的该看的,都已经亲了摸了看了。不说昨晚做过三次吧,四年前,早不知道看过亲过摸过多少遍了,现在遮来遮去,他又不是没看过。  记性本来就好,她身体每一处他看一眼也很清楚是长啥样的。  感觉到风擎宇眼神透露的意思,沙贝儿脸真的红了,这真是被气红的。  一手挥开脸斜侧边的瓶子……  “拿开。”  风擎宇的手动也不动,沙贝儿牙都咬的在响了。  “我不需要。”  见风擎宇跟门神一样,大有她不接过,就站在这里的模样。  “消肿。”  简单的两个字,目标指向性极强。  消肿,她浑身上下,只有一个地方现在是红肿的,经过今早他粗/鲁毫不温柔的凶残的操练,不用看也知道肿成了什么样子。  他说的消肿,该不会是……  侧头瞪向风擎宇,在看到他的目光真的盯在她的双腿间时,沙贝儿一把拿过……  恼羞成怒的吼道:“走开。”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被刺激快要暴走的脸,跺回原来的位置坐好,毫不客气的把目光看向沙贝儿,盯着她本来雪白的后背,却在经过一早的折腾后,被他咬的满满都是属于他的痕迹……  看到自己留下的痕迹,风擎宇心情明显很愉悦。  一手握着瓶子,她可不会在这里现场让他看自己是怎么擦药的。比平时穿衣速都快上许多,快速的把自己整理好,然后看也不看风擎宇直接下床。有了刚刚的经验,沙贝儿这次踩地的时候,顿了一秒这才站起来。有了心理准备后虽然还是很酸疼,可是要比之前莽撞起身要好上许多。  有目标性的向软榻走过去……  走到软榻边,看着上面还放着的外套。今早的记性后面是模糊的,但是在之前,画画还在脑海里。  外套上,没有看到手机。沙贝儿不信邪的拿起外套,外套下也没有。整个软榻上也没有,拿在手中的外套抖了抖,也没有夹在里面。  今早明明记得,他把电话扔在了这里。醒来后,一直不敢去想,今早炎玦在电话那边听到自己从电话里发出的声音时,是什么样的感受。  昨晚自己刚拒绝了他,那样失魂落魄的跑离他的住处。回来后,一夜没有消息,却在一早让他知道,她和风擎宇在做着昨晚被她打断的事情……  想到童炎玦,沙贝儿心里一阵难过。  他是她想要依赖的人,是自己决定许下后半生的人。他给了自己那样的温暖,让自己想要栖息的心有了依靠。她很想和童炎玦如同以前一样的过着平淡的日子,看着睿睿和莉莉两个人相处,如果……  不用有过度的亲密……  如果……  该有多好。  他被自己拒绝应该很难过,又让他知道了自己和风擎宇在一起过夜,还一早就在……  手中的外套握的更紧了,沙贝儿的心中一阵阵酸涩。  她对不起炎玦。  讨厌这样的自己。  风擎宇本来还有些愉悦的心情,在看到沙贝儿的表情时,眼眸又黯了。不悦的情绪在里面跳跃,眼神也慢慢变得冷,犀利的似要穿透沙贝儿的肌肤……  沙贝儿心中百种情绪,感觉到了风擎宇的目光阴冷的投在自己身上。今早手机明明在这里,而房间里只有她和风擎宇。手机不见了去处,是谁做的,显而易见。  就算是问风擎宇,也找不回自己的手机了。他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手机的尸体都估计找不着了。  一早醒来,情绪太过于复杂。  沙贝儿本来不知道如何面对风擎宇,但是随着脑子冷静下来,事情已经发生了。虽然今早一开始是他故意在自己睡梦中碰自己,但是,她心底也清楚。自己如果不是渴望他,不是半推半就,今早的事情也不会发生。  如果只是身体的空虚,任何一个男人也可以,炎玦也可以。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和炎玦跨越那一步,这些说明了什么,她自己心底很清楚。  只是,不应该的就是不应该,重复自己以前的错就是傻子。她不会再让自己跌入过去的阴霾当中,那些日子,每一天过的都痛苦不堪。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  一发生就是三次。  她是沉/沦的,是享受的。他的确让她的身体得到了莫大的满足,虽然这结果是浑身的酸疼,和此时他的自得满满。同样,他了解她的身体,也知道她有多享受。今早自己叫成啥样了,她喉咙现在还在疼。  在那里矫情,只会让他用那冷笑的模样,讽刺的看着她。嘲讽她的矫情,她妥协了,他终于满意了。于其矫情的怒骂发疯把今早发生的一切都推到风擎宇身上,还不如……  “今早你表现的不错,伺候的我很舒服。我现在身上没钱,等会有空,我会把三千块酬劳给你。”  她就当自己瞟了鸭子,一次一千,三次三千……  -----4021字,今天还是四千字,明天见----  推荐老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擎宇爷爷奶奶滴故事)。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