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49章:管不住的下半身

第049章:管不住的下半身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8336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39
   她就当自己瞟了鸭子,一次一千,三次三千……  说完后,扯上衣服就往外走。步子走的有些快,因为这话一出口,明显的会惹怒风擎宇。如果被他抓住的话,那就不是她原想要的结果了……  虽然想要扳回一城,可是,沙贝儿的步子看起来还真有些落荒而逃之感。转眼间,人已经到了门口,拉开门迅速的闪了出去。  在没感觉到风擎宇的存在时,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没转头去看风擎宇的表情,只是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外套和头发,往外走。  睿睿现在应该到门口了……  风擎宇还站在原地,看着那故意挑衅之后,有些落荒而逃的小女人。  三千块酬劳……  这是一千块买他一次……  他还真挺廉价的。  这世上,大概也只有眼前这个女人胆敢对他的每次开价,还是一千块这么廉价的价格,比他旗下的每个公主少爷都廉价很多倍。  很好……  眼神太过于复杂,还真让人猜不透,他这究竟是怒呢,还是其他……  短暂的几秒时间,风擎宇已经不紧不慢的迈步,跟在沙贝儿的身后,往外走。  *********************  沙贝儿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在看到外面等着的人时,步子明显的快了几分。  一天未见睿睿,已经很是想。  暂时把今早的事情都给抛到脑后了,走出门口,目光看向路的远处。等待着,安杰罗的车向这边而来。  风擎宇刚到,安杰罗的车已经看着往这边开来。门口站着管家,和几个佣人。一排的等待着,在看到风擎宇的时候,礼貌的打了招呼。然后便继续等着自家的主人和小主人回归。  风擎宇走到沙贝儿身边,目光扫了一眼沙贝儿。沙贝儿明显是看到了安杰罗的车,眼睛一亮。完全没注意到风擎宇站在她的身边,在风擎宇准备伸手搂住她的时候,沙贝儿已经直接迈步,快速的向前走去。  没站在原地等待,而是迎了上去。  “妈咪……”  车门打开,风睿尧没等司机来帮他拉开车门,刚刚在车里看到沙贝儿等在门口,已经开始激动了。虽然和爹地两个人玩真人CS对绝很是刺激,可是,还是想念妈咪。  已经习惯了,妈咪在自己的身边,一晚上不在自己身边,真的有些不自在。  所以,等真人对绝结束后,他和爹地毫无悬念的胜利了。在众人夸奖中,拉着爹地,要回来。  沙贝儿看到扑进自己怀里的儿子,比起那酷酷的小模样,她还是喜欢自己的儿子这样正常的热情反应。配合的蹲下身体,抱住扑进自己怀里的风睿尧,伸手搂住。  “睿睿。”  用力的抱了一下,沙贝儿稍微松开。在风睿尧的额头上,重重的亲了一下。小家伙有一点小害羞,脸红了红。可是却没有退开,也没有拒绝妈咪给的亲吻。  闻到妈咪身上熟悉的味道,风睿尧有一种回归到家的感觉。还站在沙贝儿怀里的范围里,看着沙贝儿手摸着他的身上,问着他有没有受伤。虽然知道,安杰罗不会让睿睿受伤,可是还是担心没注意到,擦伤了什么的。  “妈咪,我没事。”  一边回应着沙贝儿,风睿尧的视线已经透过了沙贝儿肩膀上方的视线看向了几步远的男人。  他想妈咪……  也,想他。  安杰罗要比风睿尧后下车,看着车刚停,儿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推车下门,往等待中的沙贝儿怀里冲。站在车边,看着母子两个人之间的温馨。  他和斯相处了四年了,对于欺也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此时看着斯从下车后的动作和眼神。加之离开的这一天,他们在一起。明显的能够感觉到,斯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短短的两周不到的时间里,斯已经在慢慢的改变。而斯晚上睡在他的身边,睡着后,嘴里昵喃的人,却是妈咪……  心中的酸瑟和小小嫉妒却是很快就被压下。  能够看到斯依赖沙贝儿其实很好,最起码,他可以放心的离开。  有了沙贝儿和风擎宇的照顾,看到斯对沙贝儿的依赖以及对风擎宇那慢慢敞开的心扉,一点点的被攻占了心底的位置。开始把风擎宇摆到了心底的位置上,对风擎宇也渐渐的有了感情。  没有了他,还有风擎宇做斯的爹地,而且,比以前还多了一个疼爱他甚过生命的妈咪。  他,真的可以放心了。  不是不心疼儿子,不是不想和儿子永远在一起。只是,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一个最重要的存在。他的所有一切都是因为他而重生,而他拥有的一切也只为了他。  如果没有他,他当真是拥有了全世界也不会快乐。  还好,现在有人可以好好照顾他。  他不知道要用多少时间来挽回,只知道,他不愿意离开那里,他也只能留在那里。而未知的时间,他这里要舍弃的是什么,他清楚……  只是现在,他更加的放心了把斯交还给他们,他放心了。  沙贝儿不是没有看到风睿尧的眼神,在她的怀里,他的目光透过她看到了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人,是谁,她很清楚。  脑中又浮现出风擎宇昨天说过的话……  关于睿睿……  她要睿睿,这是不容质疑的。她不会让睿睿离开自己的身边,但是然后呢?  明显的感觉到睿睿对风擎宇的依赖,这是从一开始她便能够预想到的结果。睿睿面对风擎宇,在慢慢靠近当中,势必是要向风擎宇靠拢。  船到桥头根本就无法自然直,而是必须要解决了所有的事情,才可以有一个结果。  **************************  风睿尧在厨房围绕着沙贝儿,母子两个人做了晚午餐。  因为睿睿回来,沙贝儿暂时也考虑不到童炎玦。听到睿睿说自己饿了,便立刻和睿睿一起去了厨房,不想饿到了自己的儿子。  昨天去童炎玦那里就已经叮咛了管家,今天准备好睿睿和安杰罗喜欢吃的食物。厨房的冰箱里塞满了食物,沙贝儿很轻松的就做出一桌子菜。  风睿尧呼敢沙贝儿做的饭菜后,外面的东西再好吃,也觉得和妈咪的不能相比。那些菜肴也许会比妈咪做的精致,价格也会特别的昂贵。可是,在风睿尧的眼底,那不是摆设,他还是觉得妈咪做的是最好吃的。  坐在沙贝儿的身边,风睿尧一个人吃了许多。  小脸上写满了满足  吃了午餐后,沙贝儿回房间洗澡,虽然昨晚风擎宇帮自己清理过,可是浑身还是不舒服。睿睿留了下来,说自己等会儿去看书,在沙贝儿走后,风睿尧把目光看向了风擎宇。  话不多的风擎宇,从风睿尧回来的时候,只说了一句回来了。之后再到吃饭,也只是优雅的吃饭,根本就没有言语。  沙贝儿回房间了,风睿尧看向风擎宇,儿子的一个眼神便已经给了风擎宇答案。  安杰罗看了一眼风睿尧,他毕竟才不到六岁,眼底已经满满的写上了想和风擎宇分享。在去的路上,风睿尧已经在他的诱导之下,告诉了他,风擎宇做了什么,然后,陪他玩游戏。  “斯,爹地有事,你自己玩。”  “好。”  风睿尧立刻点头,安杰罗看着风睿尧那不走心的动作,压下心中的不适。这是他的选择,人生总是要有取舍。他疼爱风睿尧,也真的很想和风睿尧一起。只要他愿意留在他的身边,他不会把他给任何人。  只是,人生总是有着取舍,什么都无法两全。  他不能割舍的,显然斯要排向后面。他人生最重要的位置,早已经有人占据,而且已经无人取代。  不再多想,已经决定了割舍,而且已经放心,便不再去为这些事情而让自己心情压抑,他还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想要尽快的安排好可以尽快的回到他的身边。  不管花多少时间,他一定要挽回他。一定要让他回到自己身边,坚持的信念不过是找到他,不想让他失望。如果他拥有的一切,没有他来和自己一起分享。那么,他现在做的一切,都失了意义……  安杰罗离开后,风擎宇还没起身,风睿尧已经从椅子上滑下来,然后向风擎宇伸出了小手。  风擎宇的眼睛一亮,在风睿尧伸出手的时候,立刻起身走到风睿尧的身边,把他的小手握进了自己的大掌当中。  两个人并没有说话,而是风擎宇牵着风睿尧两个人迈着同样频率的步子往外走。  两个人的目标好像很一致,那一大一小的背影,看起来很是和谐。  站在一处的安杰罗,看着风擎宇牵着风睿尧。那模样,谁能说风睿尧不依赖风擎宇,没有喜欢上风擎宇。  眉头,微微的皱起。他原本的打算是让睿睿跟了沙贝儿,而风擎宇这里,他会站在沙贝儿这边,不会让风擎宇和沙贝儿抢了睿睿。他觉得,沙贝儿照顾睿睿,要比风擎宇来的好。  而且睿睿明显要更加依赖和喜欢沙贝儿这个妈咪……  只是现在……  安杰罗都有些困惑了,看着风睿尧主动的向风擎宇靠近,父子两个人的背影看起来很像。步伐一致有着绝对的默契,跟了沙贝儿,是不是真的对斯是最好的……  还是留在风擎宇身边,才是对斯最好的。  “主人。”  管家无声无息的出现,站在安杰罗的身边,跟在安杰罗身边已经很久很久了。他算是安杰罗身边最久的人,也是安杰罗最信任的人。一直帮他处理着各种大小事务,也一直忠心耿耿。  因为跟着安杰罗太久,所以,对安杰罗也算是了解。  这次安杰罗去哪里,从哪里回来,他都很清楚。  做为仆人,不应该问主人的事情。所以,他一直等待着安杰罗的安排。他只需要听从安杰罗的安排,然后再去把主人交待的事情做的最完美,便可以了。  当然,他作为安杰罗最忠心的仆人,也一定要把主人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告之给安杰罗。  “嗯?”  正在思考着问题的安杰罗,声音淡淡的,听到管家开口,目光都没转向管家。依然是看向风擎宇和风睿尧消失的方向,在为自己脑中的问题纠结着。  “昨晚沙小姐半夜赤脚衣衫不整的回来,风少强行把人带进了房间。今早,有尖叫声时不时的从风少的房间里传出来。风少在主人和小主人回来之前去了沙小姐的房间,拿了新的衣服。风少的房间刚收拾好,据佣人汇报,有些激烈。”  后面一句,换来了安杰罗的一个眼神……  你还可以再汇报的详细一点,以及还能再八卦一点吗?  “主人,你这是要听详细版本吗?”  看到安杰罗扫过来的眼神,管家自动的理解为那是想听八卦的眼神。  他昨晚可是从沙小姐回来之后,一直到今天早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可是很清楚的。虽然没敢靠的太近,但是沙小姐那叫的声音也实在是太藏不住了。  所以,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根据声音来判定风少和沙小姐在主人和小主人不在的时候,玩亲密游戏玩了几次,也很清楚。  管家看着安杰罗一副,主人你快问我吧,你快问我吧……  安杰罗扫了一眼八卦的管家,直接把眼光收回。对风擎宇和沙贝儿怎么做的,他可没有什么兴趣。不过,不得不说,管家的这个消息,让他刚刚还在为难的决定,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最好的答案。  见安杰罗完全不搭理自己,管家忧郁了。他这憋在肚子里,只敢告诉安杰罗啊,现在安杰罗不听他这不是要憋死吗?  要知道,能够知道黑手堂教父的八卦,以及战斗能力,那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八卦啊。  “大白。”  安杰罗丢下两个字,转身往前走。算是给管家传递的有用消息,一个小小的奖励。  对啊,大白。  管家的眼睛突然就亮了,关于风少的八卦,精彩是精彩,但那是谁啊,风擎宇啊。跺跺脚意大利都要晃上几晃的人物,虽然自己的主人不怕他,但是不代表他这个小人物不怕啊。借他一百个胆,也不敢在背后乱八卦风擎宇啊,那不是自找死吗?唯一能说的人就是主人啊,和主人说,主人一是不会四处说。二是,主人知道了,风擎宇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啊。  现在主人不听,他简直就要憋死了。  主人这一指路,无疑是给管家一盏明灯……  大白果然是全能的,卖的萌,耍的了凶,还能听秘密……  一脸的兴奋,管家步伐如同凌波微步,速度极快的向大白的方向奔去……  (此处大白很无辜……被迫听了几十分钟的激情描述,说的那么热血沸腾,引的它都**勃发,又不给它送来一个雌性友好的和谐交流,这是让它自撸的节奏吗?看着把秘密全数倒给它后,很不负责任的离开的管家。大白挺着某个地方,就着地上打了个滚。嗷呜……欺负狗……它也要求勾搭,求交/配,求美好和谐一夜N次的勇猛生活……)  ****************************  风睿尧和风擎宇面对面坐着,风睿尧在说起这次的CS真人对战的时候,眼睛都放着光亮  从开始到结束,说的很是详细。每一个细节,他是如何隐藏,如何找到敌对方的人。  风擎宇一直都很认真的听着,看着儿子眼底透着的真心喜爱……  在风睿尧说完这场CS真人对战说完的时候……  “下次我陪你去。”  风睿尧眼底的光亮还没有散去,在听到风擎宇的允诺时,眼底还未熄灭的亮光,突然变得更亮。  “你……和……我?”  “嗯。”  “一起玩?”  “嗯。”  “好。”  脆生生的一个好字,某个小孩子现在心情很好。  **********************  沙贝儿洗了个澡,泡了好一会儿,酸疼的身体舒服了许多。  从浴缸里起身的时候,一身不忍直视的痕迹,清洗的时候,看着自己的双腿间,真的肿的厉害。  又红又肿,一碰就疼。  禽/兽……  沙贝儿又忍不住骂出了口。  泡了一个澡,身体是舒服了许多,但是某处却依然是不舒服到了极点。走路间,摩擦着更是难受。  穿着浴袍,目光便看向随手放在一边的精致瓶子。  片刻后  沙贝儿坐在软榻上,手上正拿着瓶子,打开。看着里面透明的膏状液体,背对着门,脱下底/裤,在看到自己双腿间完全没有消退的红肿时,刚刚压下的怒气,此时又涌出来。  “禽/兽。”  话音刚落,沙贝儿手上的瓶子突然被一双大手夺去。那手掌,她非常熟悉。  明明自己已经锁上门了,房间里怎么会出现人,而且是一点声响都没有就出现在自己背后。  沙贝儿眨了一下双眼,看着本来在自己手上的瓶子竟然真的被风擎宇的手拿着。  这不是自己的幻觉,真是风擎宇……  风擎宇站在沙贝儿的身侧,手中拿着药瓶,目光却是停在沙贝儿张/开的双/腿间。  眼神灼热,黝暗。  经过几小时,私/密处依然是红肿……  被风擎宇那赤/裸/裸的眼神盯在自己的私/处,沙贝儿整个反应过来。  迅速的并拢双腿并且拉过浴袍遮挡住自己双腿间的风光……  怒火在心底翻涌着,沙贝儿在遮好后,这才仰头瞪向风擎宇。  看着他目光所看之处,恨的牙痒痒。打不过,骂他没反应,再大的怒火好像碰到风擎宇,最后只能往肚子里吞。  “不用这么赶急的来讨酬劳,三千我还能付得起,不会赖帐。”  一边说着,一边就准备起身去拿钱包……  风擎宇俊脸抽搐了一下,看着明明气的眼睛都瞪红了的沙贝儿,吐出来的话却是如此的云淡风清。  这个小女人,现在倒是越来越聪明了。  大手,精准的扣住沙贝儿的肩膀,手上微用力,刚起身的沙贝儿就被风擎宇给压回了软榻上。  “酬劳,不急。”  “来日方长。”  风擎宇手上的力道未松,明明一句很正常的话,可是听在沙贝儿的耳里却好似蕴含了各种其他的涵义。  意味深长的一句话……  来‘日’方长……  “谁和你来日方长。”  沙贝儿没听懂风擎宇的暗示,但是,却知道从他口中就吐不出好话。  风擎宇也没和沙贝儿争执,只是一手拿着膏药按着沙贝儿的肩膀,一手拿着药膏。  沙贝儿试图挣扎,按在自己肩膀上的力道很重,跟个大石头压在自己肩膀上一样。  “涂药。”  “不用。”  沙贝儿脸上一热,谁让他给自己涂药。  风擎宇不语了,按着沙贝儿,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片刻后,风擎宇突然手上一松,沙贝儿以为风擎宇妥协了。  还在意外,只感觉到一双冰冷的大手直接穿过浴袍的衣襟处滑进去,冰冷的大手滑进滚烫的肌肤上,冷的沙贝儿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他的五指一捏,自己的胸也不小,他的大手却是掌控还有余。只见,风擎宇整个人压了下来。  那眼神,那模样,与今早一样,沙贝儿刺激太强烈了……  手抵在风擎宇的胸口,看着他眼底黝暗,以及那抹跳跃的火焰。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四年多没碰女人,她只知道,今天早上她自己被他折腾的够呛的。现在自己双腿间还在疼,她不认为这个男人会因为自己私/处还红肿着,就会放过她。  他现在似乎更加的笃定了睿睿对他的靠近,看睿睿从回来后,再到餐桌上,看向风擎宇的眼神,沙贝儿都有些怀疑睿睿的心是不是已经偏向了风擎宇……  “你……你……”  见他还真的伸手扣住自己的下额……气息也是越发的靠来……  “涂药。”  手抵在风擎宇的薄唇上,感觉到他冰凉的薄唇贴在自己的手心。明明是冰冷的温度,可是贴在自己的手掌心却是让沙贝儿感觉到了一阵炙热感。  几小时前的激情痕迹还布满着全身,他留下的温度好似还在自己身体里,怎么也去除不掉。  风擎宇的身体微起,沙贝儿悄悄的松了口气。  手向风擎宇伸出,讨药膏。  抬头间,看着风擎宇那深邃的眸子, 刚刚里面一闪而过的……  是失望吗?  禽兽。不如。  忍不住又在心底嘀咕这两个字……  这个男人,说禽兽简直就是高抬了他,他就是禽兽不如的存在。  “药。”  见风擎宇不言语,又是只看着自己不说话。  沙贝儿刚压下的怒气又在心口翻涌了,和他单独相处简直就是折磨。  她以前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男人!  只见风擎宇的手是动了,沙贝儿以为他是要把药给自己。谁知道,风擎宇的大手一推,把沙贝儿推倒,半躺在软榻上。而他突然坐了下来,就在沙贝儿腿边。  沙贝儿一动,他的大手一按,按的位置又是她的胸。按下的时候,还顺手五指收拢给直接捏了一下。  沙贝儿被捏的身体一麻,怒气还未飙,就看风擎宇拿着药膏的手直接掀开沙贝儿的睡袍。没穿内内,掀开睡袍的时候,光溜溜的大腿以及里面凉飕飕的……  “风擎宇。”  “涂药。”  大腿一动,并拢着的双腿被切开。这姿势,怎么看都让人面红耳赤。  “我自己可以。”  沙贝儿脸是真红了,看他那目光直溜溜的看着自己的红肿处,她都明显的能感觉到他的眼神慢慢的在变着颜色。上半身迅速的起来,却被风擎宇的眼神看的停在原地。  风擎宇的眼神意思很明白,要么就是再做一次,满足一下他。要么就是乖乖的让他涂药。  只是,风擎宇怎么会是做这样事情的人。昨晚帮自己清洗就已经够诡异的了,今天莫名其妙的来自己房间,莫名其妙的要帮自己涂药。  他脑袋是被门挤了吗?  “记账。”  风擎宇一边欣赏着自己今早的成果,一边记着账。此账非彼账,要付酬劳倒是可以。用身体还,倒也不错。做一次,再记一次,沙贝儿,好像还不清了。  不亏是做生意的,脑子就是灵活。  无歼不商,果然是有道理的。  见沙贝儿半坐起身,敢怒不敢言。风擎宇似乎很满意,现在他又成了绝对主导的地位。今天睿睿和自己默契的并排走,他看到了睿睿眼底对自己的崇拜,心已经渐渐向自己靠拢。  收拢了睿睿,沙贝儿已经不再是问题。  至于童炎玦,眼神阴郁了几分。今早的一个电话,他竟然还自找苦吃的往这里赶。  要来这里,也要他能到这里。  “我没求你帮我好吗?”  沙贝儿拳头握的紧紧的,真怕自己一拳头挥过去。  她不是不敢打,而是,知道打也没用。他反应能力那么快,她这点小力气,挥过去的结果也是被他给扣住手,然后……  又是一拳头打到了棉花上,沙贝儿眼睁睁的看着风擎宇的大手涂抹着药膏往自己的双腿间伸去……  耳后热的厉害,自己的脸已经又要快着活了。这样的风擎宇她真的不适应,好像一步步的,自己已经又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有些无力的后倒,闭上双眼,眼不见为净。  手紧紧的扣着,努力的在脑中骂,风擎宇是禽兽,风擎宇禽兽不如。  以此来让自己的意识远离,无视那已经拔开自己,探入的长指。  冰冷的手指,加上冰冷的药膏。  在感觉到凉意的时候,身体缠了一下,被碰触的地方不受控制的收了一下。异物的靠近,条件反射的反应和排斥。  风擎宇手指拔开,发现,还挺好玩的。  他好像很少认真的去做每一个步骤,沙贝儿本来就是属于敏感的体质。他不用费劲的就能够让她渐渐的容纳自己,这一次四年未碰,紧的有些不正常。  多做做,就会容易了许多。  此时,手指拔开,还是能够感觉到沙贝儿的紧。像是贝壳一样,被拨开一点,如果不再用力,就会夹着你,越夹越紧。  在他的长指拔入,探到里面的时候,也明显的感觉到沙贝儿正紧紧的包裹着自己。  如丝绸般的滑和紧,风擎宇喉结不由的滑动了一下。  饿了四年,唯一的想法是把沙贝儿压在床上,几天几夜不让她下床。现在外在条件不允许,做了三次只是尝到了一点甜头。  风擎宇的身体在**打开释放后,也没想着要抑制。沙贝儿就在身边,她的身体让他很是满意。虽然被自己凌虐的有些厉害,但是手指玩玩还是可以的。  风擎宇一边借着涂药,一边玩着。在里面,这里按按,那里按按。  沙贝儿本来是疼,涂药后,一股子凉意袭来。着实是缓冲了一些,可是,他不是在涂药吗?涂药有事没事的在里面乱按什么。  手指又是那么长,没事的往里面按,按到了不该按到的地方。沙贝儿的身体敏感的轻颤着,一股子酥麻从他长指碰触的地方袭来。然后……  风擎宇的长指便感觉到了一股子热流袭来……  就如同,自己在她身体的时候,她动情时会有热流冲过自己的顶/端……  风擎宇本来是玩的挺开心的,可是,玩着玩着把自己的火也玩了起来。  都快忘记了来这里的目的……  这碰到沙贝儿涂药,纯属是意外。  虽然这个意外,还不错。  沙贝儿在感觉到自己竟然有了反应,脸更红了。  尴尬到了极点。  “够了。”  沙贝儿突然起身,扣在风擎宇的手腕上,身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汗,感觉室内的温度明显变得高了。身体里像是有着上蚂蚁在一点点的啃咬一样,他的长指还在那里一按一按的。  风擎宇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她的一腿被他拉着搭在他的大腿上,而他坐在软榻上。沙贝儿一起来,本来搭在膝盖上的大腿,现在随着她起身,腿也往上滑,然后就直接碰到了风擎宇已经高高隆起的地方。  沙贝儿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那撑起的帐篷有多大,他现在有多激动。  ----8088字-----  今天大图,尽力更吧,先更上8000千。有月票,红包滴小伙伴们,奖励一下紫童鞋哈。么么哒。第二更,11点的时候来刷新。  感谢:感谢15973330100的15000大红包。噗噗大瓢虫10000大红包~~~may361,zhangqiang20,liangailin,美丽心情2013的5000红包。。。。还有一些大小不一滴红包,不一一贴出来了,感谢小伙伴们~~~么么哒。。。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