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50章:她的味道

第050章:她的味道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8093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40
   沙贝儿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那撑起的帐篷有多大,他现在有多激动。  腿离开,手用力的扣着他的手腕往外拔。  再这样下去,她都不知道,他会不会禽兽不如的把自己压在软榻上。  风擎宇这次倒是挺配合的抽了出来,如果不是等会还有重要的事情,他这长指,抽不出来。就算是长指抽的出来,那取而代之的也一定是比长指还要粗上好几倍的某物……  手指抽的很慢,一点点的往外挪,终于挪出来的时候,沙贝儿松一口气的同时,但随着随一口气间,同时也有一股子空虚感,随之而来。  沙贝儿不由的更加的夹紧了自己的双腿,好像借此来掩饰自己那难以控制的身体反应。  喘了一口气,快速的拉好自己的衣服。看也不看风擎宇的手指,那上面,留着属于自己的……  刚刚抽出来的时候,她看着上面沾着拉长的暧昧湿意,拉出来一些才断掉。  看着都足以让她想钻到缝隙里,她明明不想和他有牵扯,身体又控制不住。  “叩,叩叩叩。”  就在里面一片尴尬的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  “沙小姐,风少,主人让我来传话,他在等你们。沙小姐和风少如果有什么私事要解决,可以等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  “嗯。”  管家的声音没有波动的从外面传来,沙贝儿刚准备阻止风擎宇的时候,他已经难得的开口应了。  “你……”  刚准备说他故意的,便听到后面的话……  什么叫,他们有私事要解决,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  突然伸进自己嘴里的长指,上面还沾着她的味道。沙贝儿的眼睛瞪的更大了,看着风擎宇站起身,手指顺势勾了一下她的手尖,有些唾液混着她的味道沾在他的长指上。  然后,便见他把长指收回,邪肆的伸出舌尖,扫过刚刚探进她唇里的长指。  那模样……  妖孽……  他要是勾/引人,哪个女人能够抗拒。  迅速的别过脸,已经不想去考虑为什么管家要这样说,是不是早上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连安杰罗都知道了。她只知道,安杰罗来催促他们,一定是因为睿睿的事情。  快速的站起身,转身要去拿衣服换衣服。只觉得腰上一紧,然后便感觉到风擎宇的气息袭来,贴在她的耳边。  “多涂几次,快些消肿。”(这个时候,昨天说风擎宇有人性的小伙伴们,是不是想躲 在墙角画一下圈圈呢)  暧昧的言语,贴在耳边,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松开了搂着他腰的手。  沙贝儿刚刚还在奇怪他怎么会给自己涂药,原来是怕自己涂的不彻底。才会给自己涂抹的这么细致,就是为了让自己快点消肿,满足他的兽、欲。脸上的红潮尽退,眼神也变得很是清冷。  冷冷的回头看了一眼风擎宇,只字未语的快速的走到衣橱边拿起自己的衣服往浴室里走。  很快,沙贝儿便从浴室里走出来,拿起外套穿上,便往外走。  风擎宇站在原地,看着刚刚还红潮满脸的沙贝儿突然脸色变了,眼神也变得冷了。直到沙贝儿从浴室里走出来,直接不看他的往门口。  眉头皱着,一时没有想明白,这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女人,果然是难解的存在。  “沙小姐。”  管家还在外面等着,沙贝儿看了管家一眼,点点头,故意装作没看到管家那努力克制却是藏不住的暧昧眼神。  “你家主人在哪里?”  “沙小姐,风少,请随我来。”  管家在风擎宇跟着出来的时候,对风擎宇微弯腰以示对他的尊敬。然后便走在前面,为两个人带路。  沙贝儿和风擎宇走进去的时候,安杰罗正看着窗外的白皑皑的大雪发呆。  又是那样触摸不到悲伤的模样……  听到脚步声,安杰罗收回目光,看向走进来的两个人。  “坐。”  安杰罗端起已经冷掉的茶抿了一口,放下茶杯的时候看向两个人。  “我想和你们谈谈睿睿的事情。”  风擎宇坐下,早已经知道安杰罗的目的。沙贝儿因听了风擎宇说过安杰罗工期要去贫民区的时候,便已经知道,安杰罗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  “你们一个是睿睿的亲生爹地,一个是亲生妈咪。你们疼爱睿睿的方式我都看在眼底,睿睿交还给你们任何一人,都会很好的照顾他。”  “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没有兴趣,我也不会去考虑,你们究竟谁更适合照顾睿睿。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们,等会我会和睿睿谈及这个问题,他的选择便是我的答案。”  “他选择谁,便是跟谁。虽然我不能够真的呼风唤雨,但是保人这样的事情还是不成问题的。”  安杰罗的话很清楚,如果选择的人风擎宇,当然不存在沙贝儿抢人,因为和风擎宇抢人,机率等于零。他话里的意思便是沙贝儿,如果睿睿选择了沙贝儿,风擎宇便不得去抢睿睿。  他会站在沙贝儿这一边,保住她这个人。  沙贝儿在听了安杰罗的话后,条件反射的看了眼坐在那里很镇定的风擎宇。  听到安杰罗的话,竟然会没有一点波动,好似这已经在他的预料当中。甚至,结果他都很清楚。  这样挑战他的言语,他竟然连眼神都没有变一下。  ********************  “爹地。”  风睿尧站在门外有些犹豫,自己一直都知道这里是不允许任何人进的,包括他。  因为安杰罗明确说过,风睿尧也不是一般小朋友会有好奇心,安杰罗说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这里,他便从来都没有踏入过,就算安杰罗有时候外出不在,也没有……  敲了敲门,乖乖的站在外面等安杰罗开口。  “斯,进来。”  推门走进去,这里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里面的布置很简单,并没有其他的东西,但是,屋里却是处处都挂着一副副的画。  各种姿态都有,一个很陌生的面孔,他从来没有看过。  此时,安杰罗,手从一副画上移开。  “爹地。”  风睿尧站在离安杰罗几步远的地方,看着安杰罗并没有多问,虽然他有些奇怪,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同一个陌生人的画。  收回目光,安杰罗伸手牵住了风睿尧。  沉默了良久,这里有多少张画,便有多少个夜晚,他在思念着他。  说是执念也好,说是深爱也罢。只知道,在他最颓废绝望的时候,是他伸出双手在他的面前,救赎了他堕落的灵魂。让他的人生开启了另一个篇章。  不管是对还是错,他在救赎了他开始,他的人生便和他紧密的相连在一起。  他要做什么,他陪着他一起。  他只知道自己的人生早已经与那个男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不管他是如何的抗拒,他都不会再次松手。  他不会再让他在自己眼前消失。  “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聪明如风睿尧,早在安杰罗带他出去的时候他便已经有了感觉。现在,看着安杰罗看着他沉默不语,一副不知道如何启齿的模样,风睿尧很主动的开了口。  “斯。”  安杰罗伸手抱住了风睿尧,这个儿子,他真的很喜欢,不舍。  靠在安杰罗的怀里,风睿尧很是安静的等待着。  “爹地除了你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  “是他吗?”  手指着不远处挂着的画,风睿尧问着。  “嗯,他是爹地的舅舅,是爹地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所以……”  “爹地,你这次是去找他吗?”  风睿尧抬起小脸,问着。  “嗯,他不愿意和爹地回来,但是他对爹地很重要,爹地找了他很久很久。”  真的很久很久了……  “爹地这次可能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  “我等你回来。”  风睿尧认真的看着安杰罗……  安杰罗心口被触碰了一下,很软。  真的很舍不得他……  “爹地这次离开的太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所以……”  因为风睿尧不和普通的小朋友一样,所以,安杰罗才会用这样的方式,直接告诉他。告诉他,舅舅对他的重要性,告诉他,他要离开一段很长的时间,还是不知道归期的。  “睿睿。”  安杰罗改了口,大手疼爱的摸了摸风睿尧那和风擎宇似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脸。  他是风睿尧,是风擎宇和沙贝儿的儿子……  风睿尧眼底闪过一抹困惑……  爹地怎么突然叫自己睿睿……  “如果让你选择,你是会选择你妈咪沙贝儿,还是风擎宇。”  看着安杰罗……  选择……  为什么要选择?  “爹地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所以没有办法照顾你……睿睿,你……会怪爹地吗?”  看懂了风睿尧眼底的困惑,在选择之上,他选择了爱的人,而放弃了睿睿。  风睿尧条件反射的摇头……  他的儿子,真是一个让人觉得很温暖很温暖的存在。虽然小脸上难看到一丝表情,却是在没有他的时候,让他孤单的人生里有了一抹温暖。  “睿睿,你愿意跟着谁?”  好像过了很久很久,风睿尧都没有说话。  只是安静的站在安杰罗的面前,安杰罗也没有催促风睿尧,看着他静着小脸。  “妈咪。”  一直到几分钟后,风睿尧这才开口。他的表情尽收在安杰罗的眼底,也被风擎宇和沙贝儿看在眼底。  风睿尧表情不多,但毕竟是个孩子。  当安杰罗问他怎么选择的时候,他的眼底挣扎很是明显。而在经过漫长的考虑之后,他最后依然选择了沙贝儿。  沙贝儿看着儿子脸上挣扎的表情,最后他的选择是她心底期望的答案,可是,这个答案,也让她的心疼了。  他需要妈咪,也需要亲生爹地。  脑中浮现出风擎宇的话,沙贝儿心底的情绪很是复杂。  安杰罗为何这样做,她心底也明白。他用着最直白的方式让她明白,什么才是对睿睿最好的。  不得不说,安杰罗是真的很爱睿睿。  现在事情的发展,远远不是他们曾经所想一样。  沙贝儿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风擎宇,迎向他的目光。  内心的挣扎和矛盾都被掩饰……  “睿睿选择了我。”  风擎宇眼神隐晦不明,看着沙贝儿,直看进沙贝儿眼底最深处。沙贝儿压下的情绪被风擎宇轻易的在触动着,目光竟然无法再看向风擎宇。  别开……  睿睿选择的是她,而她不愿意和风擎宇两个人再有牵扯。  “如果睿睿要见你,我不会阻止,至于多久见一次,这个都可以商量。你别试图和我抢睿睿,睿睿选择的是我。”  “他不会和你抢。”  安杰罗不知何时已经走进来,淡淡的开口。之前他便已经说过,睿睿选择了谁,他便会站在谁的身边,而且,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风擎宇不会再和沙贝儿抢睿睿……  因为……  “谢谢。”  沙贝儿目光转向安杰罗,笑容有些僵的对安杰罗开口。  “不用,我只是想让睿睿过的快乐。”  安杰罗的声音依然是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起伏,可是听在沙贝儿的耳里,却又似是别具深意。  希望睿睿快乐……  什么才是睿睿的快乐……  他嘴里的睿睿的快乐,究竟是指跟了她……  还是……  “我会让他开心快乐。”  沙贝儿快速的接口,似乎如此便可以压下心底那蠢蠢欲动的想法。  她爱睿睿,只要睿睿想要的她一定可以做到。她会是一个最好的妈咪,会最疼睿睿,会给睿睿最适合的生活。她没有错,不可动摇,不要动摇。  这个,她可以保证。因为,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人比她还要爱他。  “嗯。”  一声不轻不重的应允,听不出真心还是假意,只是看向沙贝儿的目光,隐晦不明。就如同现在的风擎宇一般,一样用好样的眼光看着她。难得的,风擎宇没有开口,一直是坐在那里,从睿睿的选择到沙贝儿的急切言语,他都没有反应。  甚至,安杰罗的出现,以及安杰罗的允诺,他都没有反应。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对睿睿的付出,沙贝儿会有一种风擎宇根本就不在乎睿睿,根本就不想把睿睿带回去的错觉。  他,会这么好说话吗?  也许,他是忌惮着安杰罗。一开始便说好了,只要睿睿选择了谁,便是谁。  沙贝儿不愿意深入的想,站起身往外走。  “我去找睿睿。”  风擎宇没反应,安杰罗点点头算是回应。沙贝儿也没心情管两个人,现在一切成了定局,以她不曾想到的轻松方式便要回了睿睿,而且一直觉得最大难题的风擎宇竟然也这么平静的同意了。  不想再多想,步子显得有些急促的往外走。  脚步声渐远,风擎宇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那里。  安杰罗也坐到了一边,安杰罗点燃一只烟,再把烟扔到风擎宇那边,稳稳的落在风擎宇的手边。  风擎宇点燃一只烟,修长的五指夹着烟,怎么看都觉得很好看。  “想要什么?”  很难得的,风擎宇主动的开口。  “你以为什么都是交易。”  安杰罗吐出一口烟雾。  “不欠人情。”  风擎宇依然是寡言,表达却是很直接。  这一次安杰罗这一手的确是帮了一个大忙。  “什么都不缺。”  安杰罗凉凉的说着……  风擎宇能给的,他都不需要。  “要就直接上。”  静默了几秒后,风擎宇再次开口。安杰罗眼神微眯,看着同样在吞云吐雾的风擎宇,眼底难掩鄙视。  “他可不是沙贝儿,我也不是禽兽。”  而且,他已经强过一次,是他一离开就这么多年。如果再强行一次,他也许连守在他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更甚是,他的身边早就已经有了妻、子。  眼底闪过深不见底的悲痛,在看到他对老婆和儿子疼爱的时候,心真实的疼痛。  这些年,他虽然生活过的并不富裕,但是精神层面却是很饱满。  只是,想要他放手,谈何容易。  安杰罗的话并没有惹风擎宇不悦,把手中已经快燃尽的烟灭在烟灰缸里,借着按的力道起身,口中吐出最后一口烟圈。透过烟雾看向安杰罗,隐晦 不明的视线看向安杰罗眼底深处藏着的疼痛……  “并不是他的女人。”  丢下一句知,风擎宇迈步往外走。  安杰罗表情一怔,风擎宇说话从来不会是空穴来风,必然是知道了什么才会这样说。  看着风擎宇的背影,不会去质疑风擎宇的话。只是,怎么可能。  他早就在这两周的时间里做过一切的调查,他们住在一起,她的确是他的妻子,会让他相信的是因为,他已经给他和他儿子做过鉴证,他的确是他的儿子……  “风擎宇,强/上征服的只是肉/体,人心才是最重要的。”  安杰罗在风擎宇迈出去的时候情绪冷静,如同风擎宇一样,丢下一句知。不是不认同强/上,的确,想要便上。想要便得到,这是他们生存的方式。只是,在他的身上他懂得了,强上得到的是肉/体,片刻的满足,但是人心,岂是靠强/上便可以得到的。  最难,其实一直是人心。  这一点,他最能体会到。  肉/体的纠缠,得到的快/感。他即使是醉意上脑,却是很清楚,在自己身/下的他从推拒再到投入。最后的最后,他的确是沉沦在自己的身/下,发出一声声醉人的呻/吟。  他扣的自己那样紧,他在最后的全身心投入。那些唇齿的纠缠,每一幕都能感觉到他的投入。因为如此,他以为他和他一样是付出了感情的。  只是,第二天一早时,他的眼神,他那痛恨与嫌弃的眼神,却是如刀刺进他的心。  一时的肉/体欢愉,与得到他的心,永远不是同一个概念。  他不知道风擎宇有没有听进心底,这只是他的提醒。  沙贝儿对风擎宇有情,他不会看不出来。  只是,沙贝儿因为深爱过,在面对再次沉沦的时候,会抗拒的更加强烈。就算是风擎宇再次得到了沙贝儿的身体,沙贝儿的心也会在抗拒。  风擎宇似是没听到,脚步未变的往外走。  外面依然是白雪一片,孤寂的身影却是有了一丝生气……  一无所有的人生里,终于有了一丝光明。  阳光正好,岁月静好,一片安静,心中一片宁静。  **************************  沙贝儿出来后第一时间就是找睿睿,可是,睿睿常常在的地方都没有找到睿睿的身影。  正从睿睿玩游戏的房间走出来,便看到一道身出现在外面。  看到风擎宇,沙贝儿只是看了一眼便挪开目光,心底担忧着睿睿。  睿睿要么不开心就在玩具房组装枪械,要么就是去射击,要么就是玩游戏,要么就是安静的看书,这些地方都找过了,这是最后一个可能的地方。  睿睿不在,他会在哪里。  只是,沙贝儿想无视风擎宇,但不代表,风擎宇会放过沙贝儿。  见突然拦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沙贝儿又往一边让了一下,想错过风擎宇走过去。  只是,挪一点,便发现风擎宇也跟着挪了一下。三次之后,沙贝儿顿住脚步……  “风擎宇,我没时间在这里和你耗,我要找睿睿。”  找不到睿睿,沙贝儿心底正烦燥着,看着阴魂不散的风擎宇,一肚子的怒气。  “我知道。”  淡漠的言语……  沙贝儿一直没抬的头突然抬起,看向风擎宇,心中极度的不信任,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他怎么会知道。  不愿意相信,自己都找不到睿睿,自己熟悉的范围内没有找到睿睿,风擎宇会知道。  他不可能比自己还要了解睿睿,不可能。  看得懂沙贝儿眼底的不敢置信,她有些接受不了他能找到睿睿,而她找不着。  没多解释,只是转身不发一语的向前走。  沙贝儿找了好一会儿了,能找的都找了,可是就是没找到睿睿。平时,不想看见管家的时候,却是看得到。现在,想看到他,却找不到。安杰罗这里的人总是悄无声息的,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什么时候又突然到了什么地方。  找不到睿睿的时候她不时的想到睿睿在选择的时候眼神。现在,她想立刻找到睿睿。她害怕睿睿的性格会一个人偷偷的躲起来难过,虽然心底不愿意相信,但是,沙贝儿还是担心睿睿,迈步跟着风擎宇走了过去。  一前一后,两个人穿过一个回廊又一个回廊。走了十分钟左右,风擎宇的脚步突然放轻,同时也停下了脚步……  沙贝儿刚准备出声,便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睿睿……  沙贝儿跟着风擎宇放轻了脚步与呼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是,在听到睿睿难过的声音时,莫名的这样做了。  风擎宇和沙贝儿站在离树十几步的地方,可以清楚的听到风睿尧的声音从树上传来。  “我想和妈咪在一起……”  “可是……我只能选择一个……”  “我要保护妈咪。”  “我要陪着妈咪。”  “妈咪不喜欢他,我不想看到妈咪不开心。”  “可是……”  “我也想和他在一起……”  “我也喜欢他……”  “我喜欢妈咪给我做饭,和妈咪一起睡,妈咪陪着我。”  “我也喜欢他陪我射击,陪我打CS,陪我组装枪械,听到给我说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好想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有妈咪,有他……”  一声比一声难过的声音,很多话都在重复。  沙贝儿心底一阵阵的揪着,不用看也知道现在睿睿的表情有多么纠结。沙贝儿不想面对的,想要压进心底的矛盾复杂此时都被迫的被掀开,避无可避。  她总觉得,她可以做妈咪这个角色,也可以做爹地的角色。可是,听到睿睿那可怜巴巴的声音。不敢在她面前表露出来,只能一个人躲在树上,把自己的心事说给大树听。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面上的表情,那眼底的心疼怎么也藏不住。  沙贝儿知道风擎宇在看自己,转过目光看向风擎宇……  他是故意的,难怪他在听到睿睿选择她的时候那么淡定。难怪她说睿睿选择她的时候,他依然没有意见。  一切,好像都在他的掌控当中。  从始至终,他一直都知道她的弱点。而她,明明知道自己的弱点是什么,却是撇不开这个弱点。  她不想妥协,她想找到另一个方式。能够不和风擎宇牵扯,还能够让睿睿过的快乐。  只是……  耳里听着睿睿那郁闷的声音,听进耳里,疼进了心底。  睿睿是她一生中最重要最重要的存在……  盯着风擎宇,应该是瞪……  用力的咬着唇瓣,冰天雪地里。他与她隔着几步的距离,视线教缠在一起。  他的眼底迎着她眼底的不甘心,眼底的挣扎,眼底的愤恨。  她的眼底是他的淡漠,他的势在必得,他的一切都掌控在其中。  他与她,似乎从那一夜的错情开始,便注定了纠缠在一起。  睿睿的声音还在传进耳里,沙贝儿眼眶红了。  她的宝贝,她是真的舍不得他难过。就算知道,如果她真的坚持,睿睿会依然只选择她,依然会忍着心底的渴望而随她的心意。可是,她怎么忍心,怎么能忍心。  她放在心尖上疼着的宝贝,她怎么忍心让她为了自己妥协,为了自己而那样难过……  她不舍得……  真的不舍得……  时间并没有过多久,两个人的眼神一直纠缠在一起。  似在跟自己较劲,跟自己内心的情感较劲。  最终……  沙贝儿收了目光……  再次迈步,走到了树下。每走一步,就像是在走向自己不知未来的明天。这一生,她爱过,无奈过,挣扎过,妥协过。恨过,报复过,放弃过,只是最后的最后,依然是纠缠在了一起。  说不上哪一步走错了,只是到现在,她和他还是纠缠在了一起。  他还是最后的赢家。  自己敌不过的是他,敌不过是自己内心对睿睿那深至心底的感情……  “睿睿。”  温柔的声音带着对睿睿最深的情感。  她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睿睿,从睿睿的出生到现在,她的每一个决定都是为了睿睿好。而现在,别无选择,她依然会一切以睿睿为前提。  正在上面的睿睿,听到了脚步声的时候已经停止了重复的喃喃自语,小脸上还涌着难过。在看到沙贝儿的身影迈着步子向自己走来的时候,风睿尧小嘴微张……  “妈咪……”  视线看着沙贝儿身后跟着走过来的风擎宇……  一前一后,风睿尧脸上闪过一抹慌乱……  不确定,妈咪和他有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  不敢在妈咪的面前说,是因为害怕让妈咪为难。现在,不确定妈咪是不是听到了。  “下来,小心。”  对风睿尧招招手,想要去接风睿尧。  风擎宇迈步上前,他的动作利落。很快便上去,而风睿尧稳稳的被他抱在怀里,单手从上面抱着睿睿跳下来,动作利落,而在沙贝儿担心的眼神里,稳稳落地。  责备的声音还在喉间,但在看到风睿尧搂着风擎宇的脖子,眼底遮掩不住的崇拜之情时。  沙贝儿的心再次被撞了一下……  “睿睿。”  内心苦涩难忍,沙贝儿的情绪极度的复杂冲击着。  风睿尧立刻转过头,从风擎宇的身上滑下来。眼神慌乱,想要掩饰自己眼底的崇拜。  “妈咪。”  向前一步,走到沙贝儿面前,看着沙贝儿蹲下身体。  伸手圈住风睿尧,紧紧的抱着。没去看风擎宇的表情,只知道他站在睿睿的身后,目光正看着两个人。  沙贝儿抱着睿睿,知道自己一开口就再也回不了头。  “睿睿,我们和他一起回去,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生活,好不好?”  -------8018字-----  第二更八千字送上~感谢15973330100小傻呆的大红包~  送月票和推荐票的小伙伴们,感谢~  第三更,下午4点的时候来刷新。。  推荐老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擎宇爷爷姐姐滴故事)。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