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55章:不许提她

第055章:不许提她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107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42
   “回去车上做。”  风擎宇的声音的确很小,两个人接近咬耳朵的状态。但是,炎玦还在他们的后面,他能稍微要脸一些吗?  沙贝儿又怒又羞,背对着童炎玦耳后根红透了。连带露出的颈部肌肤也染上了一层粉晕,煞是好看。  美丽的风景,看的依然处在饥饿状态里的风擎宇眼睛都有些红了,有些迫不及待解决这里。  “五分钟。”  不再浪费时间,速度解决,可以速度回去。  “滚。”  沙贝儿看着他眼底的**,清楚的知道他现在脑子里浮现的画面,绝对不是什么正经的画面。手上一用力推,恨不得把风擎宇给踩在地上碾碎了。  风擎宇当然是沙贝儿推不动的,对于沙贝儿这种娇嗔方式,还算能接受。  沙贝儿见风擎宇真的动了,刚松一口气准备转身的时候,腰上突然一紧……  不是暂时的达成了共识吗……  微抬的头准备瞪风擎宇时候,只觉得一道阴影袭来,温热的唇瓣被略带凉意的薄唇贴上……  表情一呆,双眼瞪着放大在自己面前的俊脸。这一出,实在是在自己想象之外。  快的不可思议的轻吻,只是在唇上咬了一下便已经快速的离开。目光别有深意的暗示看着沙贝儿,为了等会的补偿,在外面五分钟,还算能接受。  转身,余光扫了一眼童炎玦,如他所料的看到童炎玦的面上真正的苍白如纸了。  本来只是轻伤,现在这表情,还真的和重伤划上了对等号。  病房门一开一合,风擎宇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沙贝儿的表情慢慢变得沉重,脸上的血色也是慢慢的褪去。轻咬着唇瓣,她刚刚都忘记了炎玦还在看。她和风擎宇刚刚的这一出,堪比又在炎玦的心上划了一刀。  这个男人,真是践人!  背对着童炎玦几秒,沙贝儿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转身。  没有闪躲,目光直直看向童炎玦。迎上他那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面蕴含着让人难以忽视的伤……  “蕊蕊,我还在等你。”  很轻的声音从童炎玦的口中说出,没有控诉,没有责备,只是如此温柔的问着她。  “炎玦,对不起。”  离着几步的距离,沙贝儿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男人……  “你应该知道,我要的不是对不起。”  童炎玦说着,便要起身。  “炎玦。”  沙贝儿看着童炎玦起身,闷哼了一声时,立刻上前几步,手被童炎玦扣住。他的手很温暖,沙贝儿的手被扣在他的手里。感觉到他的目光看向的是她的颈部,沙贝儿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抿着唇瓣,感觉很是狼狈。近距离之下,她颈子上的痕迹会更加的清晰。  “他……强迫你的是吗?”  蕊蕊,只要你说是……便好……  “我……”  沙贝儿语塞,强迫吗?算是强迫吗?沙贝儿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那样的半推半就,怎能算是强迫……  “蕊蕊……”  在沙贝儿难以回答的时候,童炎玦突然伸手抱住了沙贝儿。双臂紧紧的搂着沙贝儿,把她揉进怀里。双臂的力量十足,抱的那么紧。  “我和莉莉都需要你,如果你不能接受我们有进一步的关系,我可以慢慢的等,我保证不会再勉强你,你什么时候准备好,我们什么时候再结婚,一切都听你的……只要你不离开我和莉莉……”  温柔的声音在耳边,沙贝儿靠在童炎玦的肩膀上,感觉到他声音里的害怕……  “炎玦,他没有强迫我!是我自愿的!我……对他抗拒不了。过几天,我会和他回西西里岛。以后……我不能再照顾你和莉莉……谢谢你这四年来对我的照顾……”  沙贝儿明显的感觉到扣在自己腰上的手力道突然增加,紧紧的扣着。  “他拿我来威胁你对不对?”  更低的声音传进耳里……  还未待沙贝儿回答,病房门已经从外面被推开。风擎宇迈着步子走进来,一眼便看到童炎玦搂着沙贝儿。  眼神闪过一抹阴霾,病房里的温度再次因风擎宇的出现而变低……  沙贝儿身体一僵,明显的感觉到风擎宇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特别是自己腰部的位置,也就是童炎玦双手圈的位置……  “炎玦。”  想离开,但童炎玦的双臂好似圈的更紧了,沙贝儿有些急……  当着风擎宇的面,她都不知道风擎宇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心中担忧,身体的挣扎的幅度大了一些。在童炎玦的耳边提醒的再次喊道:“炎玦,松手。”  可是,童炎玦却是挑衅一般,越是收紧了双臂。  转眼间,风擎宇人已经到了病床边,他的不悦表现的很明显。看着自己的女人被童炎玦看着,脑中在考虑着,那双手是不是应该不用要了。  沙贝儿侧头看着风擎宇伸手,立刻使出全力推着童炎玦,也顾不上会不会扯到童炎玦的伤口。  童炎玦被沙贝儿使劲全力的力道给推的往后一倒,而沙贝儿迅速的回身,主动靠进风擎宇的怀里,然后握住风擎宇的大手。  用力的握着,与之十指交扣。整个人挡在他与童炎玦之间,她了解风擎宇,对于童炎玦这种主动挑衅,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他一出手,童炎玦真的不知道要在医院躺多少天,甚至,没命都有可能。  在他的眼底,哪有什么人命可言。不就是看他高兴与否吗?他要是解决了谁,有的是人帮他处理善后。  他要处理一具尸体根本就不用自己动手……  童炎玦疼的不仅是身体,他伤的并不重。夸大无非是为了让沙贝儿更加的歉疚而更加不能拒绝他,让她心疼是他的目的。现在被推开,扯动着身上的伤,却不敌不过被推开看着沙贝儿靠到风擎宇的怀里。  她与他十指紧扣,那样紧密的贴在他的怀里。  娇小的她靠在高大的他的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侧头,眼神正望着风擎宇。  “走。”  绷着的身体在沙贝儿的眼神之下,慢慢的放松。只是眼神依然充满着戾气,从童炎玦的身上移向沙贝儿,眼底的戾气一点点收敛。  “炎玦……”  目光转向童炎玦的时候,看他被自己推歪在病床上,他未动,她也不能当着风擎宇的面再去碰童炎玦。这个男人不讲道理起来,真的谁也没办法和他讲道理。  今天,他已经够给她面子的了。这样的妥协,都已经是她有些意外。  “好好照顾自己,莉莉需要你。这几天我帮你照顾莉莉,过几天,我要回西西里岛了,我会把莉莉送回来。”  这是她唯一可以帮做的,在他出院前帮他照顾莉莉。  童炎玦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沙贝儿。  风擎宇似乎耐心已经耗尽,在听到沙贝儿还在那里罗嗦的时候,突然打断了她的话。  “她,我的女人。”  沙贝儿只觉得自己的额头被抬起,唇瓣突然被堵住,不再是刚刚的唇瓣相贴便离开。而是真实的唇瓣相贴,一手扣在她的腰上,一手捏着她的下额。头微低,薄唇精准的贴上她错愕微张的唇瓣。  舌尖熟门熟路的闯了进去,手上一捏,沙贝儿没办法合上唇,被迫的迎上他的吻。被他的气息整个萦绕,身体压迫性的贴上。  沙贝儿的身体被他的身体微微往下压,头仰着厉害,承受着他的吻。  他的吻一向是直接霸道,充满着欲/望以及占有欲。舌尖抵至最深入,锁喉似的深吻夺人魂魄,诱人深入。  在呜咽挣扎间,只觉得吻越来越深。他的气息扰乱大脑的意识,腰上的力道越来越紧。掐的她很疼,把她往怀里揉。  理智好像让她离开,可是大脑却是不受控制的被他的吻催眠。越发深的吻,只觉得唇腔内全是他的气息。他刻意的混乱迷惑她的意识,吻的更是激情缠绵。拉扯的舌尖,暧昧的唇舌纠缠声音,一声比一声暧昧缠绵,透露着激/情。  眼神黯然,里面跳跃着火焰。  微眯的眼睛,看着怀里已经软成了水的女子。虽然**让他很想继续下去,但是……  他没有让闲杂人等观看的喜好……  达到目的便好。  在薄唇离开的时候,风擎宇的眼眸因**而渲染的深邃而暗沉。看着脸色异常差的童炎玦,眼角微微上扬。  一手稳稳的扣着被吻的有些晕乎的沙贝儿,大手牢牢的扣紧,让她依在自己的怀里。  目光充满冰冷的看着童炎玦说道:“离远点。”  这是他最后一次的警告,他不想让童莉亚没有父亲,但是如果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识趣,挑战他的耐心的话……  他什么都不能保证……  冰冷的声音,没有什么人性。  风擎宇在外人面前,应该从来不知道什么叫人性。  童炎玦耳里听到与亲眼目睹完全是两个概念,他也曾这样亲吻蕊蕊。  他能感觉到蕊蕊的意识有多清醒,她在强忍。  此时,蕊蕊靠在风擎宇的怀里,眼神迷离。双眼充满了水意,迷蒙的软倒在他的怀里。  一个吻已经让她晕头转向,沉入其中。那句,没有被勉强此时得到强烈的证明。  他的技巧并不差,在他身/下的女人也常常流露出这样的目光,也常常因为他的一个深吻而沉入其中。渴望的圈上他的腰,求他快些进去。  沙贝儿的大脑还有些晕乎,双腿缺氧的软着。大脑还有些意识,但是却不敢再去看童炎玦。风擎宇做事,果然够绝。  他说的一起来,说的解决,不仅仅是用她身上的痕迹,而是直接让她的身体语言来告诉童炎玦,她是属于谁的。  没有喜悦,只是觉得心底压抑的厉害。  她抗拒不了他,却不想在炎玦面前这样表演。  他明明知道,当时电话里被炎玦听到已经够她狼狈和痛苦的了,他竟然还在炎玦的面前,亲自表演。  让她狼狈的呈现在两个男人面前,让她在炎玦面前表现的有多下贱……  这种感觉,真的很糟糕。  身体想要站直,可是,双腿虚软的厉害。只能依附着风擎宇,任他搂着她往外走。  直到门合上,直到童炎玦的视线被隔离。  沙贝儿的双腿才恢复了力气,脸色却是迅速的失了血色苍白如纸。  伸手一推,便推开了风擎宇,往一边站了站。  看着风擎宇那张平静的脸,在她推开他的时候,眉头一皱,眼底明显有着一丝不悦。  沙贝儿咬着唇瓣,吸了一口气。  不远处,站着的是童炎玦的徒弟。  沙贝儿把怒气压下,视线转向了童炎玦的小徒弟,迈步走过去。  “好好照顾他。”  还未等对方回答,风擎宇已经扣住了她的手,刚离开又被搂进了他的怀里。  “罗嗦。”  这次,明显手上的力道重了许多。被搂着,往前走。  挣扎,挣扎不开。  电梯很快便上来,风擎宇拉着沙贝儿进了电梯。电梯里有几个人,风擎宇走进去之后,直接扫过几人。  “出去。”  几人本来还在三两人聊天,见突然进来两个人。目光刚看向吸引人眼球的风擎宇,便听到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这酷酷帅的不敢直视的男人身上传出,那声音,真是寒进了骨子里。  一秒后……  反应过来的几人迅速的闪了出去,电梯慢慢合上……  沙贝儿被风擎宇的力道给拖进电梯的,想着刚刚在病房里炎玦的表情和受伤的眼神,一定要以这样的方式吗?  刚进电梯,沙贝儿就往一边站,明显和风擎宇拉开距离。  风擎宇眼底闪过不悦,对于沙贝儿这明显拉开距离的动作……  人高手长,电梯本来就没有太大。风擎宇几乎是大手一捞,沙贝儿便被捞回了怀里。转眼便被抵在了电梯里,电梯往下。  手扣着沙贝儿的下额抬起她的小脸,看着她眼底的怒意。  “不舍?”  声音略低,风擎宇头微低,两个人的脸贴的很近。  “说话!”  见沙贝儿不搭理,只是伸手推他。  手上的力道微重,把别过视线的沙贝儿脸掰正。  让她的视线不能避开他的目光……  “你听得懂人话吗?”  沙贝儿下额被捏的有些疼,看着风擎宇眼底的不悦。他究竟还能不悦什么,一切不是按他的要求在发展吗?他又是胜利者,他风擎宇永远就没有败的时候。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做事情干净利落,不留一丝余地。  不会去考虑别人的心情……  他永远是那样自我,什么都按他喜欢在做。  这样一个**霸道的男人,她还忒么的忘不掉。  “你在惹怒我?”  “一个你根本不在意的女人,有什么本事能惹怒你。无非就是没顺着你的话说,而让你不悦罢了。你在乎才有本事惹怒你,我没有那个本事,那个有本事的人只有一个名字……她叫程贝贝。”  叮……  电梯突然停下,门打开。外面站着的人准备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刚准备迈步,却看到电梯里极度亲密的姿势。一个男人抵着一个女人在电梯上,怎么看都觉得暧昧。  但是,在他们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便能看到男人的眼神阴霾的扫过,眼底的冷意着实比这寒冷的冬天还要寒气十足。站在暖气十足的走廊里,还是会寒意肆意。  只觉得一阵冷风由脚底涌上,步子硬生生的顿住。然后电梯门再次关上,封闭的空间里,依然是两个人。  电梯的门开门关,灌入新的空气,却没有让里面的气氛变得缓和。  心中苦涩难忍,沙贝儿在说出程贝贝三个字的时候,莫名的心就揪了。  眼前的男人,还是用那阴霾的眼神看着自己。他的身上明显透露着寒气,看着沙贝儿抿唇片刻生硬的吐出四个字:“不许提她。”  “呵,又是不许,我不配得你放在心尖上的人儿是吗?她是你的心肝宝贝,我提会侮辱了这三个字是吗?”  心底难受,她根本就不想提及程贝贝,这个会让她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的女人。  “我没资格提你心上的人,你也同样没有资格管我对炎玦舍不舍得。程贝贝是你的事情,炎玦是我的事情。我会让你过来只是认同你说的话,长痛不如短痛,我舍不得让炎玦更痛苦。才会同意让你和我一起过来,这样会让炎玦少受点伤害。风擎宇,这并不代表我就是你的,我可以任你支配我的生活,让你控制我的生活。我为了睿睿可以和你回去,但不代表我还是四年前那个任你搓圆搓扁的沙贝儿。风擎宇,你可以一次次的用身体征服我,但是我的心……你休想主宰,它想装谁就装谁,你干涉不了。”  骄傲的抬着头,手抓在风擎宇的手臂上,看着风擎宇。  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保住自己的骄傲……  风擎宇看着倔强着仰头看着他的沙贝儿,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挑衅,她在宣战。  那双眼睛,真的很美丽。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那亮的过分的眼睛,黑不见底的眸色,如同黑宝石一样,那样的美丽。  大手,忍不住伸出,略带凉意的指间落在她的眼角,轻滑而过……  ------今天五千字,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