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56章:你,什么都不是

第056章:你,什么都不是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15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43
   (今晚平安夜,大家记得吃苹果,以后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一个太温柔的动作,一个不应该是风擎宇应该对她---沙贝儿做出来的动作。  明明温柔似水,却是割疼了沙贝儿的心。在对炎玦的内疚,以及心底的压抑中,风擎宇的一个动作更是让沙贝儿心疼的厉害。  沙贝儿倔强的表情攸地一怔,眼底深处,藏不住的痛楚,在他冰冷的手指抚上她的眼角时,就如同他拿着刀在她的心上划了一刀,鲜血淋漓。  四年后的今天,能够让他流露温柔的时候,依然是她的眼睛。  这双让她自己恨透了的眼睛,这双和他心尖上的人相似的眼睛。  心疼的厉害,唇瓣上的一点血色也慢慢的消失。  叮……  伴随着响起……  电梯再次停下,已经是一楼。  沙贝儿靠在电梯上,在电梯缓缓打开的时候,一字一句轻语,轻的仿佛只能由自己听到……  “风擎宇,你不会知道我曾经有多恨自己有一双这样的眼睛,有多少次我站在镜子前看着这双眼睛痛恨的想挖了自己这双眼睛。”  伸手推开风擎宇,沙贝儿转身往外走。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直白的在他面前表达出,她对自己这双眼睛的厌恶,虽然骄傲让她的声音小的到他不一定听到。  四年前对着镜子里那双眼睛,会一次次想起那个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无数次在激情到达高/潮的时刻,脑子里想的是另一个女人。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最大的侮辱,而她,却一次次的忍了下来。  他不会懂得,心被刺伤时的疼痛,不会懂得在那么亲密的时候他叫着别的女人名字,她的心有多痛。其实,就算他懂又如何。一个根本就不曾在他心上占有任何一点位置的女人,即便是他懂得,依然不会有一丝改变,因为,他根本就不在乎。  她的感受如何,他根本就不会在乎,他在乎的女人永远只有一个……  这个人不会是她……  这是她四年前便已经认清的事实,四年后,依然明镜似的明了。  直到今日,每次想到那刻骨的画面,那种钻心的疼痛依然会让她的情绪起伏。  他有什么资格对她一次次的说不许……  咬着唇瓣,快步的往外走。风擎宇在电梯里微怔,只是片刻已经迈着双腿走出去。外面的人明显被风擎宇的外貌给吸引了目光,直到风擎宇错身走过,才缓过神来。  长的真好看啊。  步子很大,就算沙贝儿走的很快,刚到医院门口,手腕又被风擎宇扣住。  手上微用力,沙贝儿向前走的身体便被扯住。  “沙……”  “贝儿。”  连名带姓到了喉咙,风擎宇又顿住。  贝儿两个字,从口中吐出。贝儿两个字,好似顺口了许多。  平静的双眸,他刚刚在她转身的时候,明明看到她眼眶红了。  转过脸的沙贝儿,并没有如风擎宇所想泪流满而,而是用平静的眸子看着风擎宇。  夜色渐浓……  冷风袭来……  静立的两个人,沙贝儿却是因为没有外衣和围巾而被冷风吹的打了个寒颤。  “穿上。”  终是什么也没说,在看着沙贝儿平静的眸子时。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平静无波的眸子,冷冷的勾着唇角。  即使他听到又如何,这是事实,他的确会在她的眼里迷失,但也只是因为像了他心尖上的女人……  他心尖上的女人是个宝,是个连她提都不能提的存在。  在决定和他回去,让睿睿有一个完整的家开始,她便应该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只是如果他认为,自己和他回去便是一种妥协,便是接受以前的生活,那风擎宇他的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一些。  伸手接过衣服,平静的穿上。动作很慢,很优雅。面色平静的,仿佛在电梯里那充满疼痛的眼神是风擎宇错看了。  “不用。”  在风擎宇准备把围巾给她围上的时候,沙贝儿往后退了些许,自己伸手接住围巾。风擎宇却是握紧,围巾在两个人的手上拉扯了一下。沙贝儿拉不过来,风擎宇不放手。  不再执着,站在这里让人时不时的把目光投过来。沙贝儿手上一松,风擎宇把围巾系到沙贝儿的脖子上。  一圈一圈,系好。  那副画面真的很美,美丽的雪景,身后是晕黄的灯光。投射到两个人的身上,拉下一道道长长的阴影。  男人高大俊美,穿着大衣,略显单薄却更是突显出他身材挺拔。  女人娇小玲珑,穿着厚厚的衣服却依然遮挡不住她玲珑有致的身段。  他的大手正一圈圈的系着围巾,而她站在那里,安静的盯在他胸口的位置。  远远看去,的确是一副美的让人难以移开目光的画。只是,只有面对面站立的两人知道。  有些人,身体靠的再近,在别人眼底再亲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的心,隔的很远,很远……  ************************  率先打破这副美丽画面的人是沙贝儿……  她娇小的身子站在他的面前,好像整个都被他笼罩着。他靠的很近,气息浓烈的袭来。  那是会让她心灵悸动的气息……  他的动作很是慢,一圈一圈,缠绕过。动作并不熟悉,所以只是胡乱的围上,系在颈上并没有什么美感。  在围好后,自己也为那胡乱圈上的毫无美感可言的系法皱了皱眉头。  他的目光那样专注的看着她的脖颈处,好似,他的眼底只有她一般。  只是,她懂,这只是一场幻觉。  他只要愿意,他很清楚用什么方式来扰乱她,来动摇她的心,看着她沉沦。这是对他的魅力的一种认可,似是可以证明,只要他想要,她根本就逃不掉。那一番壮志豪情的话语,不过是讽刺……  不管这个画面有多美,不管他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能撩拨她的心,沙贝儿只知道……  放任自己的心,只会任他拔弄……  不要这种暧昧,她管不住自己的身体,起码可以管好自己的心,不要肆意的被他撩拨,让他时时处于骄傲的位置上……  他风擎宇并不真是神,并非什么都要围绕着他。  后退一步,没有犹豫的主动退离这暧昧的氛围。  转身,走到车边自己坐到车里,系好安全带。  风擎宇随后拉开车门坐进车里……  “风擎宇。”  车门关上的时候,沙贝儿转头看着风擎宇的侧脸,言词间颇为认真。  “你是不是觉得,你吃定了我?”  静静的看着风擎宇,沙贝儿情绪好似很平静。  风擎宇沉默,看着沙贝儿的眼睛,似乎是想要看透她此时的想法……  那眸子太平静……  风擎宇未接话,沙贝儿也没有什么异样……  只是继续淡淡说道,像是在聊天一般:“你是不是觉得你风擎宇在意大利无所不能,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你是神,你主宰着所有人的性命和生活。只要是你想要的,没有人可以拒绝,没有人可以说不。所以,你说什么我就应该顺应你说的话去做。就算不顺应你的话去做,你也可以随便动动人脉和脑子,便能够让我乖乖的臣服于你。”  “四年前吧,你说东便是东,你说西便是西。我意外的怀了你的孩子,而你需要一个继承人,权衡之下,你觉得你的确需要一个继承人,所以孩子是可以留下的。所以你独断独行**的说,沙贝儿,孩子可以生下,生下孩子你可以拿一笔巨资,够你生活几辈子的钱离开意大利,甚至我可以提更多的要求,只要是你能够满足的,只要不要太狮子大开口,你都会满足我。而你呢,你只要儿子,我就必须要按你的话去做。”  “我舍不得睿睿,而我要留在睿睿的身边,我自己的亲生儿子,就因为你权大可以遮天。我想要留在我自己的儿子身边,还得向你下跪,乞求你仁慈一点点似是让你施舍而让我能够留在睿睿身边,什么条件都可以。是的,我求你的,我说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谁让我一无所有,而你是风擎宇呢,意大利的神呢。相较而言,我是弱的一方,所以,我要留在睿睿的身边,不仅要下跪求你,还要接受到你的不平等条约。”  “到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里面写的条约,那真心叫不平等条约啊,条条都是让人想砸到你脸上,条条都是把我的尊严尽数踩在脚下啊,条条都是彰显了你风擎宇好厉害,是神一样。也是啊,谁让你是风擎宇呢,谁让我没办法反抗,我可以反抗啊,可以不签啊。谁让我要爱那么爱自己的儿子呢,所以我签了。条约说不能让睿睿叫我妈咪,只能叫我姨。只能以保姆的身份留在睿睿的身边,照顾他。”  “你不会知道,当睿睿学说话的时候,他叫我妈咪。我要亲口矫正他,不能叫妈咪,要叫姨的时候,我心底有多痛。看着小小的睿睿口齿不清的说,妈咪,我多想应上一声。可是我不能,因为我一答应,就等于要离开他的身边。我舍不得啊,我舍不得自己的儿子啊。所以,我只能忍痛矫正让你没有机会挑刺,让你没办法让我离开睿睿身边。”  “甚至,你缺女人,不想到外面找女人。我还得附带成为暖床的工具,你想要便要,想要怎么折腾我就怎么折腾我。想要把我当成你心尖上的人便当成心尖上的人,不管我有多痛苦,在你的眼底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我当初大可生下睿睿后直接离开,那样的话,我也不需要承受我刚说的这些。”  “一开始你仗着什么啊,仗着我一从小村落里走来的没见过什么世面,爱你爱的死去活来。仗着的无非就是我对你的爱,然后你可以肆意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又不能反抗。我爱你嘛,对不?后来呢,你仗着什么呢,仗着我爱睿睿,离不开睿睿。你又有了新的把柄,你这人哪会放过机会,抓住了人的软肋哪会放过。你吃定我了,你一直这样觉得的对吗?”  沙贝儿苦笑了一下,有些事情,以为自己都忘记了。其实呢,一一都刻在心底,那样刻骨。  曾经每一个痛楚都在心底,如今提起来这样清晰。仿佛那一幕幕都在眼前划过,能够看到每一幕的发生。能够感受到当时的无助和痛苦,四年前她把卑微发挥到了极致。  只因为一个爱字。  爱他,爱睿睿。  风擎宇看着苦笑的沙贝儿,这些事情,他都清楚的记得。甚至没有觉得什么错,只是此时,看着沙贝儿扯着平静的笑容说着这些的时候。她没有歇斯底里,只是很平静的陈述。  这些事情的发生,就像是局外人一样,并非是她的故事。  这些事情他记得,却不会去想起。他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沙贝儿的事情几乎不曾在他的脑中过多的残留。只是,现在沙贝儿提及。那些往事好似一幕幕的在眼前浮现而过。  他并非不知道睿睿开始学话的时候,叫她妈咪。他也不是不知道,他曾经亲眼见到她是如何的纠正睿睿叫姨,也曾经亲眼见到她别过头,泪流满面。  只是这些,他从未曾放在心上。  在他的眼底,这是她的选择。这个世界本就是肉弱强食,强者说了算,弱者只能被强者压在脚下。  他是强者,所以,他理应做那个主宰者。规矩应该由他定,决策也应该由他来决定。  沙贝儿是弱者,所以,她要受他掌控。她想要得到她想得到的就必须要按他的标准要求去做才可以,对沙贝儿就如同他在意大利立足时,每走一步时都是在这样做,如果他不是强到不会被人取代,否则,他也会是受人掌控的,没有如此的自主掌控权。  人生不就应该是这样吗?  他强,她弱。所以,他说的算。她只能服从,再服从。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眼底闪过一抹轻讽。她明白他的逻辑方式,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没有错。她听他的,服从他,或是说一切按他要求做,不能违抗。不管他怎么对待自己,自己是弱者,他是强者,她就必须要服从他。  甚至直到今天,他依然是这样觉得的。  对过往的每一件事情,他都不曾有任何的歉疚。  他从不觉得自己会错,因为他是风擎宇,所以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呵呵。  “你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对的对么?也是,你风擎宇从来都没有错。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对的,而我也都是心甘情愿的。”  看进风擎宇的眼底,沙贝儿平静的声音里多了一丝轻讽。  “的确,风擎宇你是天上的云,我是地下的泥。你是神,我是渺小的亿万分的尘埃中的一片。如果不是因为我这双眼睛,如果不是我莫名其妙的不长眼睛救了你,很荣幸的被你强/暴,我和你之间根本就不可能有交集,我更加不可能成为意大利甚至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想要成为的人,做风擎宇的女人……我多幸运啊,爬上了那么多女人想爬上的男人的床……”  沙贝儿微顿……  “当然,这里不包括程贝贝。她不稀罕你,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  沙贝儿轻扯唇角,没去看风擎宇的表情……  “程贝贝呢,就是你心中的女神,你风擎宇这辈子唯一能放进心里的女人。你为了她可以掏心掏肝,可以负尽天下的女人眉头都不皱一下。除了程贝贝,其他女人在你眼底根本就什么也不是。我好像还算是幸运的,起码还能落得一个身体让你挺满意。说来,也就是我的眼睛让你挺满意,以至于你觉得我身体也还挺让你满意,所以也可以偶尔把我当成程贝贝。”  “反正,你舒服了便好。你在压着我叫程贝贝的时候,你自己开心了便好,你的内心得到了满足。你觉得,你的女神是被你拥有的。至于,被你压在身下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感受,你不需要顾及也不需要考虑,根本就不在你考虑的范围里。”  “风擎宇,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点也不想要这种幸运。这在别的女人眼底是殊荣的幸运,真的不想。”  “风擎宇,这辈子吧,我最后悔的其实就是当年在村里救了你,然后我落下的是村毁丧亲,落下的是被当成发泄yu望的女人,没有一点自尊。卑微至此,我沙贝儿真的是让所有的女人唾弃。我想如果不是攀上的男人是你风擎宇,我这样的女人应该是所有女人唾弃的,而不是羡慕的。”  “有时候想想自己的身份,我自己都有些唾弃自己。你说,一个女人落成我这样的地步,多么可悲。”  一句后悔,黑了风擎宇的脸……  这句知听在耳里,实在不怎么好听,不顺耳到极点了。  明显的感觉到风擎宇的面色变了,沙贝儿却仿佛没感觉到一样,继续说道:“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自己无忧无虑的在村子里过一辈子,也不想要遇见你。虽然这样我会没有机会拥有睿睿,但是,我真的很后悔,后悔遇见你。”  脸色更黑了,看着沙贝儿,那眼神充满了戾气……  沙贝儿对风擎宇这样的眼神早已经没有什么害怕了,如果是四年前的之前,她还会对他的眼神充满俱意。但是,四年后的现在,对风擎宇她真的没有什么所谓的害怕了。  “由不得你后悔。”  风擎宇冷冷的开口,心情不悦,附带着语气都冷的可怕。看着眼前的沙贝儿,越发的觉得陌生。  “呵。你看,又来了,又是这样。不许啊,由不得啊。呵呵……”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看着他难色极度难看,看着他眼底的戾气,看着他眼底的不悦。脸色突然一,话峰一转……眼神也跟着变得有些犀利……  “风擎宇,你还真以为地球都是围绕你转呢?你还真以为,你是吃定了我吗?你还真以为,我四年前爱你,四年后就会依然那么爱你吗?是,你是征服了我的身体,是,我的身体是只适应你来触碰。是,在你的身下我的身体能得到满足。可是……这就如同你这四年为什么没有找其他女人,为什么会喜欢我的身体一样。这样的柔体喜欢,能代表什么?”  “你喜欢我的身体,就代表你非我不可吗?”  沙贝儿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风擎宇,一字一句都是直刺风擎宇。  风擎宇抿着薄唇,半天未有言语。  他不找其他女人,只是不习惯其他女人眼底的贪婪。不习惯不干净的女人,或是当时太想要让睿睿回到他身边,所以一直在犹豫……  至于她……  只适应他碰,只能在他的怀里得到满足,这就是代表爱不是吗?  四年前她有多爱他,他非常清楚。四年后,他感觉得到她在自己身/下如何如同四年前一样的沉沦……难道,这不是代表爱吗?  风擎宇擅长隐藏情绪,但此时,他的表情却是那么容易懂。也许是因为在沙贝儿面前,他未曾想过隐藏,也因为沙贝儿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威胁。  看着风擎宇的表情,沙贝儿声音又变了,这次不再是冷讽而是直接而明了的陈述。  “风擎宇,不要再一副你征服了我的身体你就是赢家的模样,也不要再以为我拒绝了炎玦,伤害了炎玦是因为你。风擎宇,其实你真的没有那么重要。你征服了我的身体,不过是我的身体渴望你,男人有着生理**,女人也同样有。而我的身体还稍微有些挑剔,或是说我这个人比较保守,我从村里出来,那里没有当今的社会风气,我们有着从小的教育,从一而终的思想在作祟,我们从小就被教育着,要保护好自己,自己的身体只能给自己未来的老公看。也许因为这样,才会让我不习惯被其他男人碰触。”  “风擎宇,你有洁癖,我也有。”  ------美好的六千字,回来了,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