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57章:不做白不做(圣诞快乐)

第057章:不做白不做(圣诞快乐)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171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44
   “风擎宇,你有洁癖,我也有。”  “我拒绝炎玦之前就说了,我是因为不想让炎玦伤的更深。在我心底,他很重要。我很在乎他的感觉,我不想他受到伤害。你瞪我干什么?你可以对你的小白痴念念不忘,我还不能让炎玦在我心底占个位置了?你有本事把我的心挖了?否则,你瞪我有什么用,我要藏一个人在心底,你能怎么样?”  “别再拿什么炎玦的性命的废话告诉我,风擎宇,你虽然禽兽不如,但是还不至于让莉莉没有爹地。你要是做的出来,就不是简单安排一个车祸,你想要炎玦的命,那么容易。所以,别再用这样的理由威胁我,我不吃这一套。我会顺着你无非就是想快刀斩乱麻而已。”  “至于,跟你回去,你别想太多,我真不是因为和你睡了几次就觉得非你不可了,就爱你死去活来了,没你不行了才会同意和你回去的。你应该知道,我也只是为了睿睿。你抓的很准,的确,这一生我就是为了睿睿而活的。你是可以利用睿睿一次次让我妥协……你收拢了睿睿的心我无话可说,睿睿的确需要在他亲生爹地身边,他喜欢你,他想留在你身边,我舍不得为难我的宝贝……但是,风擎宇,这不代表我会任你摆布……”  “我只是和你回去,不代表你能限制我的自由,我想做什么是我的事情。你要清楚一点,我和你回去,只是想要让睿睿开心,让他能够拥有爹地和妈咪。至于其他的,你没权利干涉。风擎宇,就算你在睿睿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别忘记了,睿睿心底最在乎的人是我。我可以为了睿睿而回西西里岛,同样,如果你逼的我过的太痛苦,我要带走睿睿,很容易。”  “风擎宇,别再以你是我男人的身份自居,别动不动开口闭口我是你的女人。不是上了几次床,就是你的女人,不是专属的。虽然说上次我没办法和炎玦在一起,但那也许只是因为一时间不适应,也许以后会出现另一个男人,我能够爬上别人的床,并不是一定非你不可。”  风擎宇的脸已经黑到不能再黑了,他看着眼前还在絮絮叨叨的沙贝儿,眼底的黯色越来越深。  “你敢找男人试试?我风擎宇的女人谁敢动。”  “呵,如果我想,你能杀尽天下男人吗?”  沙贝儿的手抚上风擎宇的脸……  “别生气,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话说回来其实你不错,人长的好看,身材也好,手感摸着还不错,对你的身体我还是挺满意的,每次伺候的我也挺舒服。如果没找到适合的男人满足我,偶尔我们互相满足一下也不错。”  “只是,风擎宇你要明确一点。四年前,我们是不对等的关系,所以你说了算,我只有听从的份。但是,四年后的今天,我们已经是对等的关系。你,没有资格再命令我怎么样,也没资格再强求我什么。一切,我的事情我做主。你没有权利干涉我,也别试图干涉我的任何决定。我们只是让睿睿有一个健全的家庭,让他可以健康的成长。至于其他,各自自由。”  那眼神,那表情,风擎宇只觉得一股子气倒流……  眼前的沙贝儿真的太陌生……  陌生到他觉得不认识……  这轻佻的眼神,哪里是他认识的沙贝儿能摆出来的。说了这么一大堆,就跟在谈合约一样,那样风平浪静。  风擎宇坐在驾驶座上,脸色越发的阴沉,却又无处宣泄的感觉。  “我要是不同意呢?”  风擎宇心中的那股子郁气怎么也发泄不了,眼眸里深谙如斯,看着沙贝儿的侧脸。  真是刮目相看啊……  “别忘记了,你手中的筹码,同样也是我的筹码。风擎宇,你拿什么和我说不同意?”  四年前,他可以用睿睿来让她不得不听从于他。趋于弱势一方,那时候是因为她并没有抓住他的软肋。也因为她心中那深爱的火焰,其实不舍得离开他的身边。  但是四年后,心中依然有着爱的种子,但已经懂得如何让它不再发芽。  睿睿需要他,同样,睿睿更需要她。除非他能找到替代她的人,让睿睿完全接受。否则,他们之间永远回不到四年前的天与地的不平等关系。  他们只能像沙贝儿刚说的,对等关系。  他牵制她的人,同样是能够牵制他的。  风擎宇和沙贝儿,早已经不是沙贝儿矮一截的关系。  “想和我站对等的位置的人很多,但是真能做到的到目前没有一人,你确定你可以吗?”  风擎宇眼底不知道在跳跃着什么火焰,不似是浴火,也不是怒火,一种沙贝儿从来没有见过的火焰。  四目相交,风擎宇的身体半倾在沙贝儿这边,大手并没有用力的扣在沙贝儿的脸上,让她与他目光更近距离的交汇在一起。  “有何不可?你真当自己是神吗?”  沙贝儿勾唇轻笑,笑的很是灿烂迷人。看着风擎宇近在咫尺的脸,这个男人长的真是妖孽。女人不为之倾倒都有些不科学,这个意大利人人忘而怯之的男人,与自己如此近距离的在一起。  “呵。”  风擎宇明显心情很是愉悦,嘴角竟然难得的上扬了些许,眼睛明显比刚刚亮上许多。也许是沙贝儿这让他刮目相看的一番话,也许是自己太久没有接受挑战了。处在最高点的位置上,每个人见到他都是敬畏的模样。  这四年里,他更加巩固了自己的位置。现在,看着身边这个本来处于卑微位置的女人。用挑衅的眼神看着自己,着实是让风擎宇有些刮目相看的感觉。  他的眼底就没有输,他也从来不知道输是什么感觉。唯一的两次还是输在自己太过于自信,输在自己的身上。  现在,看着沙贝儿这挑衅的眼神,挑衅的言语。  她在向他下战书,而久未被挑战的风擎宇有了兴致接这个战书。  “回去吧,睿睿还在家里等我。”  坐正身体,沙贝儿推开风擎宇,转过自己的脸收回自己的手,抚了抚自己的衣服。  天色已晚,睿睿现在已经习惯了和沙贝儿睡。而沙贝儿的一句话,看似是平淡的一句话,却是很巧妙的和上面自己说的话相呼应。  风擎宇这样聪明的男人更加会明白,沙贝儿这个时候提这句话的意思。  她是在告诉他,她对睿睿的重要性。如果硬要说两个人现在的关系,她比他的位置要高上一些。  因为,睿睿选择的人是她。即便她为了不让睿睿伤心而选择和他回去,但是她在睿睿的心中位置要高上许多。这个位置,就算他再努力,也无法撼动。  这一回合,明显沙贝儿略胜一筹。  “欠我一次。”  风擎宇发动引擎的时候,非常平静的丢下一句很色/情的话。他总是能够把耍流氓的话说的这样平静的如同谈今天的雪景真美一样,这脸皮厚的境界还真不是普通人可以达到的。  沙贝儿听到风擎宇的话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余光扫了一眼坐姿慵懒正直视前方的男人,他还真是应征了一句话……  人至贱则无敌……  “看心情。”  不甘示弱的丢了一句……  “什么时候有心情?”  沙贝儿只是随意的回一句,没想到少话的风擎宇竟然还能补上一句。  “你脑子里还能想些其他吗?不做会死吗?”  “不会。”  风擎宇对于沙贝儿有些激动的言语,回答的很是平心静气。那语气,依然是淡定啊。  “不做白不做。”  翻成正常人的言语意思是,这本来就是你欠我的,我不做不是吃亏了吗?  沙贝儿顿时无语了……  失去了和风擎宇沟通的兴趣。  果然,人类和禽兽的思考模式是不在一个层次面上的。他们追求的层次面也不一样,人类追求精神层面高于兽欲。而禽兽追求的,永远都是兽欲在第一。  这一回合,明显风擎宇成功的发挥禽兽精神,扳回了一层。  一个无语的转头看向窗外,宁愿欣赏美景也不愿意欣赏光有一层人面皮的禽兽。而另一个人,看似专心的注视着前方,但是嘴角却是微微上扬,眼底的光亮久久不曾散去……  兴趣这两个字,其实很重要。  特别是对风擎宇这样的男人更重要。  引起他兴趣的事情,他才会愿意用心去做,动争夺。  就如他对黑手堂这第一把交椅很有兴趣,很想要。他从十岁便开始步步为营,比谁都努力。成为最年轻的教父,也成功的稳固了自己的位置,更成功的让人人都记住了风擎宇的名字,而且闻名生危。  现在,他对沙贝儿是真正的起了兴趣。  不仅是身体的兴趣,而是对这个女人起了兴趣。  这个……  算是一个美好的开始吗?  (作者卖萌:快夸作者是亲妈,你们有看到希望的曙光吗?)  ***********************  半没有告诉童莉亚童炎玦是生病住院了,只是告诉童莉亚,昨天童炎玦有事耽搁,所以才没有去接她。  小公主打了一个电话给童炎玦,嚷着要晚上来接她。  童炎玦用工作忙给安抚了童莉亚,并且允诺她两天后去接她,而且让她挑选想吃的东西,带她去吃好吃的。  沙贝儿对童莉亚心底也存在着一丝歉疚,她是把莉莉当成亲生女儿在疼爱的。现在,睿睿回来,她需要舍弃的是莉莉。不能和炎玦在一起,也就不能再照顾莉莉。  在莉莉得到童炎玦的允诺的时候拉着她的手嚷着要让她一起的时候,面对童莉亚的眼神,沙贝儿没办法拒绝。  她的确也需要一个机会告诉童莉亚,她要离开,不能再照顾她这个事实……  童莉亚在知道童炎玦是工作忙没接自己后,而且还被允诺两天后可以去外面挑自己喜欢吃的好吃的。加之,还是和童炎玦蕊蕊两个人一起的时候,心情就特别好。  睿睿因为要离开这里去西西里岛,便已经让人安排好结束这边的幼儿园学业。  童莉亚听着自己要一个人去幼儿园,不明白为什么睿睿不用去,吵着也不愿意去。  沙贝儿觉得只有这两天可以照莉莉,便帮她请了假。  安杰罗名为要安排一些事情,多留了两天。  沙贝儿知道,安杰罗并非是因为事情太多需要安排。他的事情,可以由管家一手操办。  他只是舍不得睿睿,说是选择了要去贫民区。也真的想守在心爱的人身边,但是,对睿睿,他是动了真感情。不能再常常在一起,当有了亲生爹地后,他的位置将不再有。  甚至以后,会变得生疏。  这些,都让安杰罗不舍。  想着用两天时间,在他们回西西里岛前,可以和睿睿再多相处相处。  *******  车,平稳的前行着。  并没有到目的地,车便停了下来。  一直安静坐着的风睿尧,在车停下的时候,转头看向坐在身边的安杰罗。  “睿睿,就送到这里。”  伸手摸摸风睿尧的头……  “有时间爹地去看你。”  “好。”  静默了一会儿……  安杰罗只觉得眼眶有些酸涩,别过视线,看向前方。  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他在等你。”  “嗯。”  风睿尧知道风擎宇的车一直跟在后面,车门已经由外面拉开。风睿尧感觉到握着自己小手的大手松开,听得到安杰罗的声音哽咽。  身体往外移,然后小腿落在地面上。一手握在车门上,转头看着安杰罗的视线斜向另一边,并没有看他。  “爹地,你永远都是我的爹地。”  安杰罗眼眶一热,没转头看向风睿尧,直到车门关上,透过车窗看着站在外面的小身影,正用不舍的眼神看着他。  “开车。”  短暂的几秒后,安杰罗哑着嗓子命令着。  车,启动,继续向前。  风睿尧站在原地,看着安杰罗的车慢慢离开。心中不舍却没有说一句让安杰罗留下的话,只是贴心的把安杰罗心中的担忧给了承诺。  寒风里,小小的身影一直站在那里,并没有立刻转身进一边已经拉开车门的车里。只是一直盯着安杰罗车前行的方向,再往前开上二十分钟,便进了贫民区的范围里。  会在这里便停下,不让他继续送爹地,只因为前面太乱。  一双大手按在了他的肩膀,手掌宽大而有安全感。  扣在他的肩膀上,给了他力量。  并没有催促,只是站在他的身后,用他高大的身影笼罩着他,像是一道保护屏障一样,给了他最安全的保护。  直到,安杰罗的车消失在视线里,风睿尧这才收回视线。慢慢的转身,仰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风擎宇。  风擎宇站在那里,沉默的陪着风睿尧用无声的方式送安杰罗。  直到风睿尧自己转身,然后仰起小脑袋看着他。他们之间的身高差距太大,风睿尧这样仰头的时候,明显有些辛苦。  屈膝,蹲下。  和风睿尧齐平,在儿子面前,愿意降下他的优越。  风睿尧的小脑袋随着风擎宇屈膝蹲下的时候,视线也跟着慢慢的齐平。  对视着……  风擎宇并没有催促,风睿尧也并没有急着开口。  “那晚妈咪说的是真的吗?”  认真的看着风擎宇,妈咪有向他说过,当天晚上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  他感觉得到妈咪言语间有隐瞒,但是不愿意让妈咪为难,所以没有再追问。  他在慢慢接受他,他也真的很崇拜他,他也感觉得到,他是真的对他很好。  他爱他,他感觉得到。  但是,他是因为想要一个继承人才会这样对他好的吗?在他和妈咪和他回西西里岛前,他想要问清楚……  这个问题,他一直很想问。他和他之间需要一场男人间的对话,现在这个时机就不错。  “是真的吗?”  风睿尧又重复了一遍……  更认真的看都会风擎宇。  “不是。”  风擎宇同样认真的回答……  风睿尧的表情松了一些,他说不是,他愿意相信。  “不是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孩子才会想要认你,也不是不在乎你的安危。”  风擎宇补充着……  “但是因为我没有保护好你才会让你被坏人带走,离开我们身边四年,这是爹地的错。。”  风擎宇说出爹地的时候,眼底有着一丝期待的光芒,他用爹地两个字,风睿尧明显没有排斥……  他想他叫他一声爹地,想了许久了。  风睿尧好似没见到风擎宇眼底的光芒一般,只是静静的看着风擎宇……  “以后我会保护自己和妈咪,但是现在我还太小,没办法保护自己和妈咪。我们和你回去,你会保护好我和妈咪两个人吗?”  “会。”  一个字,给了肯定的答案。  他一定会保护好他,不会再让以前的事情再发生一次,而且……  他早在重遇睿睿后,已经有了决定……  “你要对妈咪好,她不开心我会带着她离开的。”  风睿尧看得出来,妈咪是因为他的关系才会回西西里岛的。爹地和妈咪本来就应该在一起,如果爹地不好好对妈咪的话,他会带着妈咪离家出走,不再回去。  风擎宇看着风睿尧,这个太成熟的小子,心底却有着骄傲,这个过份成熟很棒的是他的儿子。  见风擎宇沉默,风睿尧的小眉头也皱起来了,那皱眉的模样和风擎宇如出一辙……  “你不对妈咪好,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  风睿尧充满威胁的开口。  看着风擎宇,如果他不对妈咪好,让妈咪不开心了,他不会让妈咪为了他委屈自己的。他要保护妈咪,让妈咪开心的。  “会。”  一个承诺,从口中说出。  风睿尧看着风擎宇的眼睛,沉默了几秒。似乎是在斟酌风擎宇眼底的真实性,最后,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结果。  “我相信你。”  敲定……  风擎宇看着自己儿子那满意的小模样,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表情才适合。  此时,正好一阵寒风吹过。吹的风睿尧吸了吸鼻涕,好冷。  风擎宇立刻准备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儿子披上……  “不用了,我们回家吧,妈咪还在等我们回去吃饭。”  风睿尧酷酷的转身,说完便向车边走。  风擎宇跟在后面,车门拉开的时候,准备上车的风睿尧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立刻停下步子的风擎宇……  “我原谅你了。”  风睿尧仰着小脑袋,很认真的对风擎宇说着。  他原谅他了,原谅他四年前的失误。  一句原谅,风擎宇内心情绪波动极度厉害。  儿子原谅了他,那是不是代表,儿子会愿意叫他爹地了。  只是,风擎宇眼底的期翼光芒却被风睿尧自动忽略了。一弯身,人就坐进车里了。坐进去后,发现站在车边的风擎宇还没有反应。一副不明所以然的看向风擎宇:“你怎么了?”  看着风擎宇,就像看不到风擎宇眼底的期待一样。  “车门开着冷。”  见风擎宇还不动,风睿尧小眉头一皱,淡淡的埋怨着。  风擎宇在心底叹气,得到了儿子的原谅,但是让儿子叫自己一声爹地的路,好像还很漫长。  以前一向无往不利,好像没有什么是他不能做到的。  除了小白痴外……  现在,他好像多了两个搞不定的对象,一个便是以前的乖乖柔顺的沙贝儿,真的竖起刺起来,口齿伶俐,一点也不输人。  还有一个就是眼前这个自己缩小版的亲生骨肉,要说虐他,自己的亲生儿子虐起他来,那是一点也含糊。  坐进车里的风擎宇,脑子莫名的就窜进了沙贝儿说的话。  她还真说的很对,在睿睿的面前,她还真是高他一等。起码,睿睿每天都妈咪妈咪的叫个不停,而他虽然得到了原谅,但是却从他的小嘴里听不到一声爹地……  风睿尧坐在车里,拿起一边的IPAD,开始划动着,看看自己感兴趣的新闻。完全忽略风擎宇的存在,他投在他身上的目光也是直接无视着。  妈咪会那么的不喜欢爹地,一定是爹地对妈咪不好。  他才不要那么快如他意……  想要让他叫爹地,除非他对妈咪好……  低着的头,坏坏勾起的唇角……  -----6114字,今天依然六千字,明天见。------  作者的话:大家圣诞快乐,二货的圣诞愿望是,明年的圣诞你们还在,你们会让我的愿望实现吗?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