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59章:浑身燥热(红包加更)

第059章:浑身燥热(红包加更)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8149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45
   风睿尧牵紧沙贝儿的手,随着她站在车门外静站了几秒。然后坚定的牵着睿睿迈步向前走,一步两步,渐渐的走离。  坐在车里的童炎玦抱着童莉亚,一直低着头,始终没有回头再看一眼那渐渐走离的身影。  他的筹码早已经丧失,不管是他还是莉莉都无法留下那个有了决定的人。再多的言语,做的再多,都无法留下。  他,输了。  而且没有翻身的机会。  面对风擎宇,他唯一能打的只能是情,只是当情都无法留下她的时候,他便已经输了。  *******************  “妈咪,是不是我让你为难了?”  静静的陪着沙贝儿走着的风睿尧,突然轻声开口,声音里有着一丝小心翼翼……  脚步微顿,沙贝儿侧头看向一边的风睿尧,他小脸上的表情。  轻轻的摇头,伸手揉揉风睿尧和风擎宇一样柔软的发丝,坚定的说道:“没有,妈咪的选择永远只有一个,便是睿睿。你,无人可以比拟。”  “妈咪,抱一个。”  松开沙贝儿的手,风睿尧突然张开双臂,面对沙贝儿。  沙贝儿表情怔了一下,看着这个不似风睿尧会做出来的动作,看着他眼底的鼓足勇气……  心中一暖,值得,为了睿睿什么真的都值得。  背负什么都甘愿,曾经连人活着最重要的自尊都可以割舍,还有什么不能取舍。  只要她的宝贝可以健康快乐成长,便好。  “抱一个。”  伸手抱起风睿尧……  “妈咪,我重吗?”  “不重。”  搂紧风睿尧往前走,准备去打车。  “妈咪,等我长大了,换我抱你。”  “好。”  “妈咪,你还有我。”  风睿尧手搂着沙贝儿的颈子,学童莉亚把脸靠在她的颈窝处,小声的说着。说完后,脸上有些发热,把脸埋的更深了。  沙贝儿听到风睿尧小声的在自己耳边安慰自己,可以想象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是怎样的,感觉到他把小脸更深的往自己颈后贴了。  小家伙,害羞了。  不由收紧双臂,把他紧紧抱在怀里,继续往前走。  两个人消失在人群里……  突然,周围开始躁动。  突然出现的几辆名车往这边向前停下,中间的一辆正好停在沙贝儿和风睿尧的面前。  沙贝儿正在疑惑这阵仗怎么这么熟悉的时候,车已经停在了他们的面前,车窗摇下,露出一张戴着墨镜的脸。虽然大大的墨镜遮挡住了大部分的脸,但是还是一眼认出便是风擎宇。  风睿尧在看到车内的风擎宇的时候,眼睛突然亮了。  车门随之打开,只见风擎宇修长的双腿稳稳的踏出,然后伸手抱住风睿尧。  “上车。”  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吐出的字眼也没有什么温度。但是接抱过风睿尧的动作却很是温柔。  沙贝儿手上一松,看着他双臂牢牢的抱住风睿尧。行人的目光早就注意到他们身上,这样大的阵仗加上风擎宇本身优越的外在条件就够吸引人的目光的。  车门早有人打开,沙贝儿迈步走过去。当弯身准备坐进车里的时候,微微的顿了一下,便坐进车里。  随后,风擎宇把风睿尧抱进来,同时弯身坐进来。  车门随之关上,车再次滑进车流中……  *************************  西西里岛  码头,车一辆辆的从游轮里开出来,行驶在西西里岛的街道里。  一路上,沙贝儿也是在颠簸当中睡着了。  睿睿靠在她的怀里,而沙贝儿本来是靠着椅背上,慢慢的头滑过,最后靠在风擎宇的肩膀上。而风擎宇早就把风睿尧抱在怀里,肩膀上沙贝儿睡的正沉。  在到西西里岛的时候,风睿尧已经醒了。  睁开双眼,发现沙贝儿还在睡。从风擎宇的怀里滑出来坐到另一边,然后推了一下风擎宇。  风擎宇看着儿子对自己盯着,再看沙贝儿和自己中间隔着的一距离,沙贝儿靠的并不舒服。试探的往沙贝儿那里移了一些,便看到风睿尧眼睛亮了亮,似乎很满意风擎宇的上道。  车一路行驶,风睿尧这是有记忆以来第二次来西西里岛,上次没有机会好好参观西西里岛。此时,坐在后座,透过窗外看着外面。  “想去哪里,以后我陪你去。”  “嘘。”  风睿尧回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那漂亮的眉宇皱了皱。指了指沙贝儿,摇摇头。  风擎宇本来想要示好,却碰了一鼻子灰。  车继续前行,直到进了袁宅。  在车开进袁宅的时候,风擎宇感觉到肩膀上的负重,再看向背对自己的风睿尧,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满足感。  他,不再是一个人。  这里,也不再空有只像是只有他一个人了。  当车停在他住的主宅时,沙贝儿还未醒。车门已经打开了,风擎宇刚准备开口叫醒沙贝儿的时候,风睿尧伸出小手捂住了他的嘴。  当软软的小手贴上他的唇瓣时,风擎宇立刻消了音。  “抱妈咪进去。”  风擎宇眉头一皱,她已经睡了很久了,叫醒便可以。  “我抱你。”  “抱妈咪。”  风睿尧说着,已经下了车。而风擎宇在儿子的命令之下,也只能伸手抱起沙贝儿,弯身下了车。  风睿尧一下车,便看到站了一排排人。他一直都知道爹地的身份很厉害,但是,没想到家会是这么大,比安杰罗爹地住的地方还要大上许多,以及,人这么多。  但跟在安杰罗身边四年,也不是穷养出来的。再加上是风擎宇的种,只是不喜接近陌生人,并非是怕生。  这里将会是他的家,妈咪也说了,他要慢慢的接触人群。他也在慢慢的改变,试图多接触人群,妈咪这样会开心。  “小少爷……”  于妈已经热泪盈眶了,风少通知,小少爷会回来,让把送来的东西收拾好。按他以前住的给他布置,在他们回来之前。  一开始不相信,明明已经没了的小少爷,怎么会回来。  但是冷风传的话,没道理是假的。  带着复杂的心情准备着,布置着,一直等待着。  在知道风少已经进袁宅了,一行人立刻在门口等待着。  当风睿尧从车里下来的时候,于妈在看第一眼的时候,便已经没有任何疑问了。  看那张小脸便已经说明一切了,那和风少爷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样子,要说他不是风少爷的孩子,谁都不相信。  风睿尧看着靠近自己的人,没有不礼貌的后退避开。只是,很礼貌的生硬的说道:“你好。”  “嘘。”  小手指放在唇边,对她以及其他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接着,便见风擎宇抱着沙贝儿下了车。  于妈在看到风擎宇怀里抱着的人时,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极度的复杂。她没有忘记沙贝儿曾经对风擎宇下药的事情,没忘记小姐因为这件事情而有多伤心。对沙贝儿的下药行径,她心中极度的不满。  “不要吵妈咪。”  很认真的叮咛,声音不大。但是,一行人都不敢再开口。  风擎宇打横抱着沙贝儿,倒不是没抱过沙贝儿。在抱她上床的时候,在无人的时候,打横抱起她也不是没有过。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抱着她,怎么都觉得别扭。但是,想松手放下,便看到儿子皱着小眉头一副不悦瞪着他的模样,只能抱住沙贝儿。  如果说在看到风睿尧的时候让大家激动莫名的话,在看到风擎宇抱着一个女人下车,还是以公主抱的方式从车里走出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有一种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风少竟然会抱着一个女人……  在看到风擎宇怀里长发披散的女人便是沙小姐的时候,每个人的表情都是特别纠结的。  风擎宇感觉得到众人投过来的目光,身边的儿子正看着他,他没办法有任何动作。只能抱着沙贝儿,身体都僵直了。  沙贝儿本来是睡着的,在风擎宇的怀里还挪了一下,挪一个舒服的位置。  但是,过了几秒后。在被很多人用各种复杂的表情盯着的时候,想睡也没办法好好睡。  沙贝儿在睡梦中,只感觉到自己像是动物园的大猩猩一样,那种被观看的感觉,即使是在睡梦中依然很明确。一开始以为是做梦,但是,当目光越来越强烈的时候,沙贝儿虽然想睡也没办法再继续睡。  睫毛煽动着……  一下,一下……  那种光芒刺在身的感觉依然在……  双眼突然睁开,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风擎宇的侧脸。绷的紧紧的,她的脸靠在他的胸口。  再眨了眨眼,终于确定了自己真的被他抱在怀里。而醒了,那投在她身上的目光也就更强烈了。因为有风睿尧在身边,风擎宇的冷寒之气都不敢随意的释放,怕让自己儿子不舒服。  “妈咪,你醒了。”  听到风睿尧好听的声音,沙贝儿身体绷住了。  “放我下来。”  沙贝儿发现扣在自己腰上的手还是那样有力,扭动了一下,没挣扎开。立刻伸手掐了一下风擎宇,他是变基因了吗?竟然会把自己从车里直接抱出来,要是以前,要么直接伸脚踹醒她,要么就是直接把她丢在车里,任她什么时候睡醒,他直接无视便得了。  现在,竟然让她睡着,还抱着她下车,这实在太惊悚人了。  “你怎么不叫醒妈咪?”  从风擎宇的怀里滑下来,沙贝儿还是难掩自己耳后的热烫,在这么多人视线注视下,脸真的发热。  风睿尧伸手牵住沙贝儿的手,仰着小脸,一脸乖的说道:“看妈咪睡的香,不舍得。”  “他,也不舍得。”  再看了一眼风擎宇,补了一句。  沙贝儿看着风睿尧这明显的撮合意味,他的内心深处很希望她和风擎宇能够像普通的父母一样,他内心那样敏感。  只是,睿睿不知道,他爹地风擎宇那性格,对程贝贝以外的女人是不存在所谓的不舍得的。  伸手弹了一下风睿尧的额头,这宠溺的动作,在风睿尧看来很受用,对沙贝儿笑了笑。一笑值千金啊,站在一边的风擎宇眼底也难掩一抹羡慕。  沙贝儿目光从风睿尧的脸上收回慢慢的转回正前方的时候,表情已经慢慢收敛起来。  几进几出,这里的记忆总是不怎么愉快。目光在看向于妈的时候,不会忽略掉于妈眼底那抹防备和排斥。  包括站在那里主宅的佣人和守卫们都一样,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里都像是在看病毒一样,恨不得立刻消除。但碍于风擎宇,碍于她手上牵着的风睿尧,每个人都在等待风擎宇的态度。  刚刚抱着沙贝儿下车这一幕,着实让本来排斥沙贝儿的所有人都开始内心矛盾。  之前的事情和现在风少的态度,风少应该是极度厌恶和恨沙贝儿才对,怎么会抱着沙贝儿下车。  沙小姐身边的小男孩,看年龄和当年死掉的睿少爷差不多,那张脸,简直就是风少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死而复生……  每个人的心底都是这四个字……  “进去。”  风擎宇表情已经恢复万年冰山的模样,目光扫向那些各种目光的人,眼神扫过,每个人都立刻正襟起来,表情再不敢有任何的好奇和揣测。  除了,于妈……  于妈还是在激动状态中,看着风睿尧。刚刚被风睿尧阻止,也没靠近。站在几步远的地方,看着风睿尧。  在听到风擎宇开口的时候,立刻把目光看向风擎宇……  “风少爷……他……”  “睿睿。”  又是寡言少语,睿睿两个字,已经足够的说明问题。  “小少爷……”  于妈情绪更激动了,风擎宇给了肯定答案,也就是眼前这个小男孩真不是像睿小少爷,而真是小少爷。  激动的上前几步,就要抱风睿尧。  风睿尧在于妈上前的时候,往沙贝儿靠近了一些,皱着眉头看着于妈眼底有着排斥。  他很聪明也敏感,在妈咪从他怀里下来的时候,这个热泪盈眶看着自己很激动的婆婆看着妈咪的眼神可不是喜欢的眼神,她眼底的情绪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她不喜欢妈咪。  不喜欢妈咪的人,他也不会喜欢。  于妈被风睿尧那眼神给定住……  伸手一时僵在半空中……  沙贝儿看着风睿尧又是一副生人勿近,别碰他的模样。再看于妈那夹杂着受伤的表情,失而复得,对于妈来说也是很激动开心的事情。对睿睿,她也是真心喜爱的,疼的。  不忍看于妈这样子失望和受伤,不由侧头看向风睿尧说道:“睿睿……不可以没有礼貌。这个是于婆婆,你小时候照顾过你,很疼你。”  “她,不喜欢你。”  风睿尧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沙贝儿一开始说他,他便会听话的去靠近别人。而依然是用排斥的眼神看着于妈,不喜欢他妈咪的人,他就不喜欢。  妈咪在他眼里,是最好的。不喜欢妈咪的人都不是好人,其他他都不会管。  皱着的小眉头,脸上有着坚持的倔强。  所有不喜欢妈咪的人他都不会喜欢。  所有对妈咪不好的人他也不要对他好。  沙贝儿一阵语塞,斟酌着应该用什么字眼。大人之间的事情过于复杂,她内心深处最不愿意的就是把睿睿扯进复杂当中。只想给他一个最好的成长环境,让他健康成长。  于妈看着风睿尧小脸上的认真,他的表情和语气已经说明,他是站在谁一方的,也很直白的表明,他会根据什么来定论他的态度。  “沙小姐。”  对沙贝儿本身就是喜爱,只因为对风擎宇下药一事伤害了风擎宇以及袁点点才会对沙贝儿心底有芥蒂。此时,风擎宇不仅是带着沙本儿回来并且是抱着沙贝儿下车的,从小看着风擎宇长大,不曾见到风擎宇对沙贝儿何时这样上心。  既然这样做,应该就是放下了芥蒂,之前的事情风擎宇都未放在心上。  最怨恨的便是让风家绝后,现在睿小少爷已经回来,所谓的芥蒂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应该芥蒂的。  现在只要他们都好好的,便是她希望看到的。  于妈心中堵着的芥蒂放下,对沙贝儿虽然不能立刻恢复以前的态度,但是不会再去排斥。  一句沙小姐并没有过多的亲切,但是带着礼貌。  “于妈。”  沙贝儿看着于妈,言语要比于妈带情感许多。伸手捏了捏睿睿的小手,示意他叫人。  “婆婆。”  风睿尧并没有上前,但也没再不礼貌的无视于妈,只是不轻不重的一句婆婆,不带多少情感。  “哎,哎。”  于妈听到一句婆婆,很是知足。感激的看了一眼沙贝儿,沙贝儿对于妈笑了笑,都能回来这里,要面对的,要化解的都在化解。  一切,都只是想要让睿睿过的开心。  “风少爷,睿小少爷的房间都已经按你的吩咐布置好……如果哪里不满意告诉于妈,于妈立刻重新布置……”  于妈走在前面,走进主宅,上楼,推开风睿尧的房间。偌大的房间布置的和睿睿在安杰罗那儿住的几乎一样,风睿尧看着自己喜欢的枪都和原地方的放着。  本来沉着的小脸上总算是松了一些……  拉着沙贝儿的手,心情变好了许多。  风擎宇跟在后面,看着风睿尧拉着沙贝儿,柜子都是打开着的,一眼便看到里面摆满了风睿尧的衣服鞋袜……  但是,没有沙贝儿的。  风睿尧在确定了这里没有沙贝儿的东西时,小脸沉了下来。  “妈咪的东西呢?”  他要和妈咪一起住的。  于妈被问的一愣,风少爷只是吩咐这里按小少爷的喜好布置,然后把小少爷的东西添置好。但是,没有说过沙小姐会回来……  她并没有吩咐人收拾房间给沙小姐,被风睿尧一问,于妈以为风睿尧是要去看沙贝儿的房间,一时间脸色有些闪烁。  沙贝儿明显的感觉到于妈刚刚语气顿了一下,而且看了她一眼。看样子,风擎宇只让安排收拾睿睿的,并没有让人收拾她的。  明明知道这是他惯性使然,他不把谁放心上,便不会考虑到谁。  提前安排好睿睿,是因为在乎睿睿。而她……没有安排也是理所当然。  或是说,他本就没准备让她住在主宅。  “妈咪?”  风睿尧扯了扯沙贝儿,沙贝儿低头看着风睿尧的小脸……  “她不住这里。”  风擎宇站在两个人的身后,淡淡的开口。  一时间,房间里的氛围异常的诡异。  沙贝儿之前说回来,便以为像以前一样,风擎宇会直接把她和睿睿送到偏宅。  日子会如以前一样一般,只是没想到自己睡着,醒来便已经是在主宅前。  “我要和妈咪一起住。”  “我要和睿睿一起住。”  沙贝儿和睿睿两个人风乎是同时开口,风睿尧仰着小脑袋,对风擎宇的安排极度不满。  他本来就是和妈咪一起住的,他怎么能不让妈咪和他一起住。  他决定要给他扣分,刚刚加的分都要扣掉,直接成零蛋。他还准备加分加到一百分就叫他爹地的,现在,他决定直接把分数变成零蛋。不让他和妈咪一起住,实在太坏了。  沙贝儿则直觉认为风擎宇没安排她住的地方便是让她住在偏宅,而睿睿住在主宅。  这样,根本就不能方便她照顾睿睿。他这是在隔离她和睿睿,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和睿睿一起住,他要是取代了她在睿睿心中最高的位置,到时候,他成了睿睿心中最重要的人……  对等的位置,便会改变。  绝对不可以。  没有人可以和他站在对等的位置……  他,在故意。  “睿睿……”  就在沙贝儿刚准备和睿睿商量,和自己一起住在偏宅,她绝对不要让风擎宇有机会分开她和睿睿……  “她和我一起住。”  风擎宇突然开口,打断了沙贝儿的话,也是给了风睿尧答案。  “不可以。”  这次反对的只有一道声音,来自风睿尧。  至于沙贝儿,一时间有些懵,还未从自己想象与风擎宇给的现实答案大相径庭中理清。  “妈咪和我住。”  风睿尧一听风擎宇真的这样打算的,想和他抢妈咪一起睡。  瞪着风擎宇,一点也不示弱。  这个是不能让的,一旦气势一弱,很可能要失去和妈咪一起睡的机会。  风擎宇看着护着沙贝儿前面的风睿尧,一副你不让我和妈咪睡我便和你翻脸的架势。  “你是男孩子。”  锁眉……  “你是男人。”  不甘示弱的挑眉……  “我是她男人。”  睡在一起理所当然……  “我是她儿子。”  儿子和妈咪睡,更是理所当然……  “你们是母子。”  “我还小。”  意思便是,我还小,不存在男女授受不清之说法,更不存在风擎宇暗示的会违背伦常。  “而你们不合法,不能睡一起。”  沙贝儿……  “……”  风擎宇……  “……”  见风擎宇和风睿尧逗嘴,当风擎宇说出母子的时候,沙贝儿还在理解困难中,风睿尧竟然神奇的理解明白了,什么叫男女授受不清。  “所以,妈咪和我睡。”  风睿尧见风擎宇接不上话,对自己大脑反应灵活很是满意,完美给这次的辩论下了总结。风睿尧在安杰罗那里,闲来无事便是看书,看的书太杂太多,本来脑子接收的知识便多。  沙贝儿还没从自己儿子懂得太多中回过神来,便已经被风擎宇被风睿尧堵的说不出话来,想要拍掌喝彩。  她儿子,真心厉害啊。  “嗯,妈咪和你睡。”  心情突然变得很好,看到风擎宇吃鳖莫名的心情明媚而美丽。  低头,奖励的在风睿尧的小脸上亲了一下。本来还拽着一张小脸一本正经论辩的小家伙,小脸咻的一下红了,气势顿时弱了下来。  站在一边的于妈看的双眼放光,这真是太精彩了。  一段对话里,蕴含的信息量太多了。想着,等小姐过来知道现在一切如此的美好,一定会很开心的。一想到袁点点明早到了之后会有的激动,心底也不由的很开心。  总算,总算风少开始正视沙小姐了,总算总算老天垂怜小少爷还活着。  一物降一物啊,现在有了小少爷在中间当润滑剂。  风少和沙小姐之间的未来,怎么想都觉得很美好。  沙贝儿低头看着风睿尧,眼底满满都是骄傲。  她的儿子真的让她太骄傲了……  回袁宅风擎宇与风睿尧第一轮,以风睿尧胜利告终。  *****************  晚餐早已准备好,吃了晚餐已经是八点多。  等洗澡上床已经是九点多,沙贝儿和风睿尧说着袁点点,风睿尧听着听着抵不过倦意睡着。  沙贝儿在车上睡了一觉,又是回来的第一天,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一晃十二点已过,沙贝儿还是毫无倦意。  当房门无声打开之时,沙贝儿没有睁开双眼,只是屏息听着声响。  似乎已经习惯了风擎宇在安杰罗的住处时一样,每晚会在半夜过来看看睿睿。  以为风擎宇只是过来看看睿睿便会离开,便装作已睡着,浅浅的呼吸声中,感觉到轻不可闻的步子一步步向床边靠近。  房间因为窗外的月光而有着光亮,拉的风擎宇影子很长。  迈步走进来,穿着睡袍头发刚洗过,凌碎的在额前,不似白天时的有条不紊,却多了一些随性。  走到床边,沙贝儿明显的感觉到风擎宇那熟悉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目光依然很有存在感。  之前在安杰罗的住处,风擎宇只是会在床前站着,但是今晚……  沙贝儿在感觉到被子突然被掀开,他的气息贴近的时候,装睡闭着的双眼陡然睁开。  瞬息间,风擎宇已经躺下,贴在她的后背。  “别吵。”  在沙贝儿张口还未说话间,风擎宇已经贴着她的耳边低声提醒。  同时,手臂圈过她的腰身往上,扣在她的柔软上。隔着睡衣罩在她的柔软上,五指收紧稳稳的收拢在掌心。  “别动。”  在沙贝儿要挣扎的时候,风擎宇的声音再次低沉提醒着。身体随之也贴的更近了一些,两个人之间没有一丝缝隙的贴合在一起。  他的气息如同他的人一样,还有一些凉薄,薄唇若有似无的滑过她的肌肤,凉意袭过……  丝丝酥/麻席卷而过……  五指扣在柔软上,收紧后便没动,但是那强烈的存在感还是让人无法轻易的忽略。  “风擎宇。”  沙贝儿看着面对着自己的风睿尧睡的正香,声音压的很低,手扣在风擎宇的手上,试图把他的咸猪手从自己的胸上移开。只是手上用力,非旦没把咸猪手移开,反而是让咸猪手扣在自己胸上越扣越紧……  她手上越上想掰开,风擎宇非旦不离开,本来只是握着,在沙贝儿掰的时候,手不客气的捏了几下。有力道有掌控力的用着沙贝儿最喜欢的力道,揉/捏起来。  沙贝儿身体顿时一道电流袭过……  咬住唇,差点流泻而出的是到喉咙口的呻/吟……  手立刻不敢再掰了……  只是,他在自己身后,身体绷的有些紧。  正在思考着怎么在不吵醒睿睿的情形下,解决风擎宇的时候,使着无赖行径的风擎宇手上没再有动作。贴在她的身后,安分的不正常。  除了……  抵在自己大腿处的ying侹,她是穿了衣服,可是贴在她身后的某只禽/兽明显只穿了一件睡袍,睡袍卷起,隔着底/裤的热烫这样贴在薄薄的睡裤上。  沙贝儿腿往里靠了一些,风擎宇立刻动了一下,继续贴上。沙贝儿恼了,手在风擎宇的腿上捏了一下。  “你安分点。”  小声的警告着,别得寸进尺。  “唔……”  风擎宇一声逍魂的呻/吟声,从喉里发出。刻意压抑的嗓音,透露着情/欲的暗哑,他的嗓音本就是极度的迷人,此时刻意的压低,附带情/欲的撩/拨,在这暗夜的暧/昧氛围里,听的人格外的心潮涌动,内心燥动不已……  -----8019字------  红包加更两千字,好基友们,表嫌弃少,不够的我拿肉偿~轮流暖床~又软又暖的冬天必备品,胖二货。  感谢博宇好基友的15000红包,感谢莉莉好基友的10000红包,雲遊天涯,kimjaejung,冰蓝羽白童鞋的5000红包。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