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63章:满足我

第063章:满足我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6092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47
   袁点点彪悍的搂住风拓熙的脖子凑上去再次堵住他的薄唇,顺势一把扑倒他……  说再多都是废话。做才是王道,一做他就知道了,自己没有嫌弃他,没有厌倦。  风拓熙顺势的搂住袁点点的腰,却没有行动。袁点点压着风拓熙,一边卖力的亲着,一边伸手扯着风拓熙的睡衣。手扯开了后,松开风拓熙的薄唇,顺势就往下。  顺着风拓熙的颈侧往下,直接不客气的含住风拓熙胸前的突起,舌尖扫过,牙齿轻咬,把自己会的都用上了。另一手则是往另一边,不让另一边落空的用手在上面揉。  腰贴在风拓熙的某地儿,蹭啊蹭啊。袁点点几乎是不费力的就把风拓熙给蹭了起来,硬硬的抵着她。  在察觉到风拓熙有了反应后,小手立刻松开了风拓熙的突起点上,往下滑,手就滑进了下面,把底/裤往下一扯的时候,两条腿还开始踢着他的睡衣。直到下半身的衣服都被踢到了膝盖处,一只小脚还往中间一挤,再往下一拉。顺势的捏了一下说道:“脱了。”  风拓熙这才配合的把衣服脱了,袁点点已经开始喘气了。  亲着,摸着,自己也开始有了感觉。脸红扑扑的,天色已亮,外面的阳光正往里探头。袁点点的手在感觉到风拓熙已经硬烫的都烫手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双腿间也开始有了反应,刚刚只是故意的以示自己不嫌弃他才说的空虚寂寞,这会儿亲着风拓熙,摸着把自己真的摸的空虚寂寞了起来。  其实不是不喜欢和风拓熙做这件事情,只是之前一直心情都不美丽,做起这件事情来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兴致。做着就会想着擎宇不能有孩子了,那种感觉,真的不好。  “老公……”  袁点点一想要,声音就软了,绵羊似的从风拓熙的怀里抬起头。那眼睛,水汪汪的透着湿意,整个人无比的娇媚。  风拓熙本来还在装,在袁点点从他怀里抬起头看着他的时候,只觉得一股子热血直冲脑门。  眼睛顿时猩红一片,手快速的主动扣住袁点点的腰身,翻身便把袁点点给压到身下。  快速的扯掉了袁点点的衣服,一把推高她的睡衣,低头就含住已经自己含苞待放挺立起来的小红果。双手扣紧了她的双腿往上一拉,袁点点立刻配合的圈上他的腰身。  早已经水意绵绵之地儿,顿时觉得被滚烫的ying侹抵住。袁点点张着小嘴,身体渴望的向风拓熙靠近了一些。  久违的迎合让风拓熙眼睛红的更厉害了一些,头从袁点点的胸口抬起来,在抵住袁点点的时候吻住她的唇瓣,挪开一只手扣住袁点点的唯一没有瘦的地方,手感依然十足的沉甸甸的在大掌里。  同时挺腰,狠狠的撞了进去。  “唔……唔……”  袁点点被风拓熙撞的不停的收缩着,手紧紧的扣着风拓熙的后背,不适中没有退开,反而迎合上去。努力的用行动表达,她没有嫌弃他,还是依然很爱他,不能没有他。  腿圈在他的腰上,不停的挺臀向上靠近。平时他撞向她的时候,都是臀部胆怯的后缩。今天,很勇敢的在他撞过来的,都回应的向上挺,迎合着风拓熙。让风拓熙眼底更是红了,袁点点的配合,极度的销/魂之极。  丝毫没有年龄的压力,勇猛异常。  袁点点没一会儿便有一种快要阵亡的感觉,在风拓熙的极速攻击之下,哼唧哼唧,一直配合的哼唧……  只是哼唧了半个小时后,喉咙都哼唧的哑了,风拓熙却还是没有想要结束的意思。  袁点点又有些恼了,但一想到风拓熙刚刚的幽怨和难过的表情,心底的恼意就压了下去,乖顺的躺在那里,配合着风拓熙,没有像以往一样的催着风拓熙快点结束……  风拓熙享受着袁点点的乖顺和配合,身体的紧窒极度的逍魂,还能自由发挥,不用被催促。  揉弄着袁点点依然光滑白嫩的身体,爱不释手。一个个滚烫的吻落在袁点点的身上,在雪白的肌肤上落下一个个明显的欢/爱痕迹。  偶尔装装忧郁效果还是很惊人的,在吃的欢快的时候,风拓熙如此的想着。  而被撞的晕头转向,已经高/点迭起的某人,想要喊停又怕伤害到自己的亲亲老公不敢喊停,只能配合配合再配合,直到风擎宇自己尽兴了,这才抵在她的最深处,滚烫的热/液冲刷而过。  刺激的袁点点直哆嗦,却只是搂紧他不松手……  *********************  吃了午餐后,风擎宇便准备带风睿尧去他早安排好的射击场地去。  幼儿园的事情已安排好,因袁点点想多看看睿睿,沙贝儿也同意让睿睿过几天再去幼儿园,白天的时间还能让袁点点多和睿睿相处。  一行五个人走出主宅,并没有车在外面等待着。袁宅很大,光靠走路的话,累半死也不见得参观到一半。  风擎宇的话并不多,风拓熙的话同样不多。一路上,沙贝儿和袁点点两人一人一手牵着风睿尧。  三个人走在前面,风擎宇和风拓熙走在后面。早上吃的很饱的风拓熙,虽然没笑,但是眼角都写着满足。相较而言,昨晚被儿子打断,没有吃到嘴的风擎宇脸色要冷上许多。  父子两个人走在后面,都是寡言的人,不说话也没有什么觉得不妥之处。  沿路去射击场地开车十几分钟便能到,但是悠闲的散逛,在走了半个小时才到一半。  袁点点明显有些累了,今天早上因为害怕风拓熙有想法都不敢再喊停,所以等他满足的时候,她也被累的够呛。直接再睡了一个回笼觉,一直到十点多再起床的。  现在,走的久了点,双腿间都有些酸疼。自己是长辈,不好意思开口说休息一会儿,只能硬撑着走。  睿睿毕竟是小孩子,体力不如大人。走着走着,步子迈的便慢了许多。  “睿睿,妈咪抱一会。”  沙贝儿感觉到了风睿尧步子迈的慢了,鬓角处也渗透出些许汗滴。停下脚步,松开手对风睿尧说。  “妈咪,我不累。”  风睿尧摇头,自己走着都有些累,妈咪抱着他走会更累,他还能撑的住。  风擎宇和风拓熙本来一直走在后面,看前面停下脚步。听到两个人的对话,风擎宇转眼间人已经到了两人身边。  “我来。”  风擎宇伸手抱起风睿尧,由后面抱的。  “我自己可以走。”  风睿尧被腾空抱起来有些尴尬,但是当风擎宇直接举着他过头,然后把他驾到了脖子上的时候,风睿尧默默的抿着唇瓣,没再说拒绝的话。  风拓熙看着老婆的步子明显有些吃力,立刻加速迈步子走到袁点点身边,正好前面沙贝儿准备抱风睿尧,袁点点便被风拓熙牵住手,往身边拉了一点。  “上来,我背你。”  “不要。”  袁点点推了一下风拓熙,当着晚辈的面,太不好意思了。  “背,或是抱?”  风拓熙看着袁点点有些耳热的脸,目光灼灼,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在霸道这一块上,风家的男人,没一个逊色的。  袁点点顿时无言……  只能趴到风拓熙的背上,让风拓熙稳稳的背起他。  头随之埋到风拓熙的后背上,丢人就丢人吧,她的确有些不舒服……  袁点点被背了起来,睿睿被扛了起来,只剩下沙贝儿一个人落单。  风睿尧骑在风擎宇的肩膀上,视野顿时开阔了。还处在这陌生的兴奋当中,电视上放的坐骑在爹地的肩膀上,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还,挺好的。  沙贝儿见风擎宇扛起睿睿,便把视线转向刚刚被拉开的袁点点,当看到袁点点趴在风拓熙的背上,正侧着脸对着另一边,露出来的耳后根都热了。  联想到今天早上袁阿姨起早的事情,她深知风擎宇的体力,而同为风家的男人,袁阿姨应该是累到了。  她更加知道如果操练的过久的话,双腿间会是怎样的疼。想着的画面都够羞人的,脸不由有些热,迅速的别过视线,没再看袁点点那边,怕袁点点尴尬。  但是,看着风叔叔对袁阿姨的体贴,几十年如一日,从未减少过,心中依然会有些羡慕。  同样是风家的男人,他一样有着风家男人的执念和深情,却不是……  为她……  眼底一闪而过的情绪,快的不易捕捉。心情还在起伏当中,沙贝儿的唇瓣有些失了血色。  正在情绪起伏间,只觉得自己手上一凉,自己垂放在一边略带凉意的小手被握进了同样冰冷的大手里。  不由看了一眼风擎宇……  他的目光正直视着前方,并没有看向她。反倒是睿睿酷酷的小脸上那特别明亮的眼睛此时亮的惊人,看着她和风擎宇牵在一起的手。  沙贝儿条件反射的往回抽,只是手上刚动便觉得本来不紧的大手突然收紧,她的手牢牢的扣在他的大手里。  他的大手并不温暖,她的手也依然冰冰凉凉的,可是握在一起却有一丝暖意透过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传递着。  也许是因为身后袁阿姨和风叔叔之间的美好让沙贝儿心灵悸动。  只觉得这一刻的温暖,有些眷恋。  袁点点趴在风拓熙的背上,在感觉到风拓熙迈步子走后,自己这才悄悄的把视线看向前方。  本来还有些害羞的眸子在看到前面的一家三口的时候,莫名的眼眶就红了。  视线牢牢的盯着风擎宇那扣在沙贝儿手上的大手,握的那么紧。  肩膀上的睿睿也同样看着那握紧在一起的双手,在阳光的折射之下,那副画面,真的很美。  **********************  射击训练场地  袁点点和沙贝儿两个人在外面休息室里坐着喝茶,吃点心聊天。风擎宇,风拓熙和风睿尧祖孙三代往里面去,到训练场地去了。坐在这里,透明的玻璃房能够看到外面的三个人,却是能够阻挡射击时的声音刺耳。  两个人喝着茶,看着祖孙三个人并排着,偶尔风擎宇会走向风睿尧,站在他的身后,环住他小小的身子,微弯身在他耳边低语什么,那副画面看起来很是和谐。  袁点点和沙贝儿两个人聊着天……  气氛很是融洽。  中间的间隙好似真的被抹去,袁点点还是那个疼爱的沙贝儿的袁阿姨,沙贝儿也还是那个善良的把袁点点看成亲人一样的沙贝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沙贝儿喝茶的空档里,袁点点在放下手中的杯子的时候,突然认真的看着沙贝儿轻声问了一句:“贝儿,现在睿睿回来了,你还愿意给擎宇一个机会吗?”  沙贝儿的表情一怔,她为什么会回来?  是为了睿睿有父母在身边,至于她和风擎宇……  因为知道答案,所以连考虑都不愿意。  “再给他一个机会,好吗?”  沙贝儿静默了好一会儿,这才抬头轻轻的摇……  “袁阿姨,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最终,沙贝儿还是没有给袁点点想要的肯定答案。是因为知道风擎宇和她之间不仅仅有一个睿睿,睿睿是她恨的大部分原因,但是她与风擎宇之间的问题,并不是简单的一个睿睿。  ***********************  从射击场地场地回来后,吃了晚餐风擎宇便离开了袁宅。  白天因为陪睿睿,风擎宇事情挪到了晚上。  在处理好事情的后已经是十一点多,人一一的都离开了。只剩下了白雪和冷风,安排好了白雪的事情后,风擎宇留下了冷风。  “风少。”  从风擎宇离开了西西里岛到萨丁岛去开始,西西里岛这里的事情几乎都是冷风在处理。大小事情处理的很是得当,几乎都没有去烦风擎宇。除了一些需要风擎宇决策安排的事情,这才会汇报给风擎宇,听从他的安排。  风擎宇从萨丁岛回西西里岛后,并没有安排见冷风,也未把冷风的权利收回。  冷风恭敬的正襟坐着,对风擎宇,他有着忠心也有着绝对的服从。  “做的很好。”  风擎宇很少夸人,这一声夸奖,很是难得。  “我应该做的。”  冷风并没有因为这难得的夸奖而有什么激动的情绪,只是冷静的回应着。  “风少,最近……”  冷风准备把最近西西里岛,意大利,以及国内外的大小事情都一一的向风擎宇汇报。这些事情,以前都是风少自己处理的。有些小的事情会让下面的人处理,但是,几乎他把自己的时间都用上了。  把自己当成了超人在用……  “以后这些事情,你自己处理安排便可。”  “全部?”  “有问题?”  风擎宇看着冷风脸上的诧异,这难得的反应。  “是。”  冷风的绝对服从这次却没有立刻接受风擎宇的安排,因为这实在是太大的担子。风少之前要去萨丁岛无力顾及黑白两道的事情,黑手党的事情也无没时间去处理。  但是现在已经回来,小少爷和沙小姐都已经带了回来。现在一切已经上了轨道,冷风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大小事情还是他处理,倒不是他害怕担担子,觉得辛苦和责任重大。  只是在他的眼底,这是越权……  风擎宇只是微抬眼,看着冷风……  “这是命令。”  风擎宇并没有准备给冷风解答的意思,只是淡扫了冷风一眼后便站起身。  命令两个字,便是他的决策。  服从便可。  “是。”  一个字,这次是服从。  **************************  风擎宇回到袁宅的时候,已是深夜一点多。  安静的大宅,同样会是安静的房间。  其实并没有睡意,大的过分的房间,便也显得更安静。以前习惯的安静,却因为恋上了身边有人躺着的安定而不再喜爱那份安静。回房间洗了澡后,直接没往大床上走,而是脚步一转便走到了风睿尧房间门口。  开门,走进房间,看着床上躺着的一大一小,以及,外面空出来的位置,那是给他留的位置。  心中蓦地一暖……  视线再看向睡在里面的沙贝儿,长发乌黑如墨披散在枕上,衬托的小脸更是净白无暇。闭上的双眼,此时,正是睡的香沉。恬静的容颜,仿佛坠入凡尘不沾染一丝杂质。  她曾经便是那样一个美好,眼底不沾染任何贪婪欲念的女子。  沙贝儿的睡像是极好的,静看似是一副画般。只是,在风擎宇准备掀被子躺下的时候,看到某个应该沉睡的人,睫毛正在轻颤着。一点点微小的动作便已经入了某个观察力极强的男人眼底……  她,未睡着。  风擎宇掀被子的动作立刻停下,眼底的邪念滋生。  他的动作太轻,不存在吵醒她。那么就是到现在还没睡,难道是也在期待他晚上过来……  风擎宇从来都是行动派的,心中的邪念一生,大手已经直接有了动作。  高大的身影轻盈的便到了床内,一手撑于床上,另一手伸出……  果然,手刚碰到沙贝儿,沙贝儿的眼睛便立刻睁开。那清亮的眸子,哪里有一丝睡意。  “在等我?”  低哑的声音贴在沙贝儿的耳侧,轻咬了一下,手已经直接的扣上了她的柔软收紧。  沙贝儿手立刻扣上了风擎宇的大手……  “喂!你!别乱来。”  她只是在想事情没有睡意,并非是在等他。  风擎宇的大手哪会是听从沙贝儿的,大手再次揉捏了几下,薄唇也咬住了她的耳垂,舌尖扫过。一阵酥麻之感,迅速的从耳垂传遍身体的四肢五骸。  “睿睿在。”  沙贝儿以为装睡,风擎宇就会掀开被子自己躺下。睿睿给他留了一个位置,小家伙似乎已经习惯了一家三口睡在一起。从小也寂寞孤单的小家伙,也觉得和他们睡在一起很温暖。  风擎宇的手已经熟练的准备往衣服里面探了,听到沙贝儿的话时,手上的动作真的停了下来。  沙贝儿松了一口气,当着睿睿他是不敢放肆的。  只是,沙贝儿明显想的太美好的。  风擎宇手上一用力,沙贝儿便从床上被轻巧的拉起,轻易点起的欲/火已经在燃烧着……  “去我房间。”  轻松的把她扣在怀里,人已经起身,直接一手把沙贝儿夹起来,动作敏捷的下了床落地。  落地后,薄唇已经迫不及待的落在沙贝儿的颈侧,舌尖轻扫而过。那股子自然的幽香再次袭来,深吸了一口,撩拨的浴火更是蠢蠢欲动着。  “圈住。”  沙贝儿几乎是被风擎宇贴在她耳侧满是**邪魅低沉嗓音迷惑住,双腿在他的声音里,自觉的圈上了他的腰上。当夹上才发现自己听了他的话,立刻想要放下。却是感觉到风擎宇手上一松,惊的立刻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双腿更是用力的夹住风擎宇的腰身,稳住自己的身子。  风擎宇迈着步子,手重复托住沙贝儿臀,顺势在上面用力的捏了几下。眼神警告的看着沙贝儿,一手从后面滑进她的衣服里,快速的解开她的内/衣,大手在她光裸着的后背来回油走着。手指间的滑嫩肌肤,手感极度之好。  另一手在她夹住他腰的时候,从下面绕过腿,往大开的两腿间寻去。昨晚只是一根手指进去,便已经湿的彻底。她的渴望,并不比他少多少。  眼神里透着黝暗,满满的都是**。呼吸越发的急促,迈着大步快速的往外走。  “别矫情。”  风擎宇在沙贝儿张着嘴,在她开口说话前,再次堵住沙贝儿欲出口的话。  明明想要,还说不想要,太矫情。  沙贝儿被堵的一阵语塞,昨天他的一根手指进去,自己就湿成那样。  渴望的程度,都像是一个欲/女。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那微眯着的眸子,一副看透了她的样子。  不矫情是吗?  的确不用矫情。  “我要你,满足我。”  ---------今天六千字,明天见------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