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64章:伪女王(求月票,求月票)

第064章:伪女王(求月票,求月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4378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48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我要你,满足我。”  沙贝儿的双腿突然圈紧风擎宇的腰身,两个人已经走出房门外,风擎宇一手关上房门的时候,沙贝儿伸手主动的搂紧了风擎宇的脖子。本来往后仰避开风擎宇气息的身体突然向他靠近,随着双臂的力道收紧,唇瓣向他的薄唇靠近。  贴近的脸,一脸正色,如同女王一般的说着。  风擎宇的脚步一顿,看着近在咫尺的脸,那双美丽的眼睛在走廊的灯光下显得更亮。脸上有着刻意想要表现的气势,只是眼底深处还是难掩一抹说出这句话时一闪而过的羞涩。  “别叫受不了。”  风擎宇嘴角难得的上扬了一抹弧度,大手直接扣上了沙贝儿的后脑勺,把她贴近的脸再次往自己的唇上一按。  沙贝儿只是微怔,便已经主动的打开牙关,双腿随之夹在他的腰上更紧。贝齿咬着他的薄唇,在他的牙关处一扫,挑开他的缝隙舌尖探了进去。随着风擎宇的大步行走,沙贝儿闭上双眼,一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手捧着他的脸专注的亲着风擎宇。  他的气息极度的好闻,闭着双眼,看不到他的眼睛便更加清醒的能感觉到他的步子迈动间,那早已经蓬勃的ying侹之处正好一下一下的抵在自己的股间……  随着他迈步行走,有节奏的撞着,撞的她腿间一片湿辘,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渴望。  沙贝儿的吻功其实并不咋滴,平时都是由风擎宇主动着,这次,在风擎宇贴上来的时候,她主动的拿过主动权。唇舌夹攻,学着风擎宇平时的强势,试图主导这场暧昧的战局。  门开,门关。当门一关,风擎宇的大手便已经不客气的就近直接扯了沙贝儿的底/裤。  早已经略带湿意之处,因为底/裤被扯便直接呈现在他的长指之下。长指轻松的没入,直达最深处。  “嗯……”  沙贝儿唇齿亲吻的间隙里,被抵的轻吟出声……  沙贝儿在感觉到自己的底/裤被扯掉的时候,一边胡乱的亲着风擎宇,因为臀上有大手支撑着。双手也不再闲着的扯着风擎宇的睡袍,睡袍本来就是腰上系了一条腰带,沙贝儿的手轻松的就从一侧滑了进去。  仿佛无骨的小手滑过他的胸口,然后胡乱的摸了两把,再两手学着风擎宇扒自己衣服时的模样,往两侧一扒,睡袍便立刻被扯的分开在两边,露出风擎宇精壮的上半身。  手指滑过上面满满的都是伤痕,很多都是老旧的伤疤,错落在他的身上。  沙贝儿在看到那些伤疤的时候,微微愣住。  一直不愿意去直视这些伤疤,因为觉得是他活该。不想多看多想而让自己有其他的想法,会……  心疼。  目光停在伤口之上,脑中莫名的就闪过于妈说的话。  这四年来,他都在自我折磨。用着他的方式,在惩罚自己。惩罚他的失误而失去了睿睿,做为一个父亲的失职,他用身体的疼痛来掩盖内心的伤痛。  沙贝儿的心中一揪,之前心中的恨意蒙蔽无法感受到那种痛楚。现在,睿睿已经回来。再看这些伤疤,便已经有了其他的认知。  只觉得心中堵塞的难受,有一种酸涩往上涌、  沙贝儿心中一惊,不想放任这种情绪泛滥。在自己情绪濒临失控的时候,沙贝儿突然的低头,纷嫩的唇瓣直接贴在了他的耳侧。由着他的耳侧,顺势而下。  另一手直接往下滑,放空大脑,只顺着自己的意识渴望,让自己的唇舌油走在他的身体上。手也跟着往上面寻找,寻找到那已经挺立起来的硬实。两指夹住,揉/捏起来。  风擎宇闷哼了一声,沙贝儿像只妖娆的妖精一样,圈囚在他的身上,用她的唇,用他的手在他的身上点火。  唇舌,手指经过之处,点起的火焰,熊熊燃烧着。  身体热烫的像是要着了,随着沙贝儿腰身弓起,像个虾子一样的往后缩。唇瓣咬上了他的一边顶端的时候,用牙齿一咬。  “唔……”  风擎宇喉间发出一声更低沉销/魂的闷哼声,极致的颤/栗感,迅速的席卷至全身。  只觉得腰/眼一麻,差点没忍住的往外喷/涌。  大手死死的按在她的臀上,忍住那已经到了极点口的颤/栗热潮。  眼睛早已经满是火焰在跳跃着,风擎宇在沙贝儿手往下摸索扯开他的睡袍时。腰带一扯,睡袍散开,只剩下最后一件遮蔽物遮挡着他的旁然大物。  撑的满满的,像是被藏着的野兽,随时要跳跃出来吞噬人。  沙贝儿的头埋在风擎宇的怀里,手在往下,扯开了睡袍半罗的风擎宇,手便停在了他的底/裤之上。  自己早已经是半罗着,上半身的衣服早就被风擎宇推的高高的,内衣已经被他刚刚出睿睿房间门口已经被解开,只是挂在自己的肩膀上,随时都能被扯开。  “继续。”  风擎宇忍的极度难受,但却非常享受沙贝儿手指间给的这种感觉。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对他来说是新奇的,在欢/爱上面,沙贝儿一直是处于被动的。  风擎宇也一直是处于主动的位置,没有想过让沙贝儿主动。  此时,当沙贝儿的唇舌和手在他身上挑起一bobo更强烈的火焰之时。本来已经蓄意待发早就无法等待的**,此时虽然依然在胀疼着,却也是在享受此时这样的感觉。  沙贝儿埋首在风擎宇的胸口,气息不稳,呼吸越发的急促起来。  明明是她在主宰,明明她在挑起他的欲/望让他失控。明明他只是用手扣在她的臀上稳住她的身体,让她不至于滑下去。只是偶尔会在她的臀上捏上几把,但是,自己在挑着他身体的反应时,自己的身体只觉得更是泛滥起来。  双腿间,早已经一片淋泥。  身体没有他的大手,没有他的唇舌碰触,痒的难受。似是千百万只蚂蚁在自己的身体里啃咬着,一波一波的酥痒的感觉,在自己的身体里流窜着,难受的撩/拨着自己身体里的渴望,自己的意识。  手,不再犹豫的扯开了风擎宇的底/裤往下一拉。几乎是立刻释放出来的热烫,弹过,在自己的手背上一滑,让沙贝儿的呼吸顿时一窒。  那份触感让沙贝儿身体的渴望好似更加强烈起来,一股更大的空虚感在身体里袭来。  喉咙因为渴望而干的厉害,沙贝儿用力的吞咽了几口唾沫,但喉咙还是干的厉害。  两手往上滑,再次扣上她的肩膀,然后头也往上。脸红的似要滴血一样,两腿在风擎宇的腰两侧在往下踢,把风擎宇的底/裤往下踢。一点点的,一点点的。本来是腾空离他的**有一些距离,随着她的双腿踢着,踢着。  沙贝儿只觉得自己湿辘辘的某地开始越来越靠近他,几乎是顺应了心底的渴望一般,腿越来越往下踢,直到踢到了风擎宇的膝盖的时候,本来凌空往上的身体又滑到了腰部的地方。  风擎宇硬的厉害,大的厉害的某地暴/露在空气里,随着沙贝儿两只小白兔的腿在那里蹭着蹭着,只蹭的风擎宇的欲/火更是浓烈的勃发起来。  沙贝儿已经快贴上了风擎宇的热烫巨/物之上,湿意沾上他的,只觉得身体里瘙痒的更加厉害。  眼神迷离,手扣的风擎宇肩膀更紧了。  双腿圈的更紧,本来盯着风擎宇薄唇的视线突然抬起。  不矫情。  “风擎宇!进来!满足我!”  沙贝儿伸手捏着风擎宇的下额,放肆的嚣张。  不是不矫情吗?现在有什么好害羞的,既然想要就要。省得被他说湿成这样,还在那里矫情。  当时在车里话说的那么满,互相满足。  如此,不能打自己的嘴巴。  想要,便表达出来。  风擎宇手像是烙铁一样的扣在沙贝儿的臀上,本是无法忍耐,可是看着沙贝儿这明明害羞到极点却死撑着要面子的傲矫小模样,实在是让他觉得新奇。  在沙贝儿沙哑的命令里,风擎宇并没有立刻行动,手反而扣着她的臀更紧了。眼神深邃如海的看着沙贝儿,舌尖邪魅的扫过沙贝儿微张的唇瓣。  透着欲/望的沙哑,风擎宇凑上前,轻咬着她的唇瓣。然后薄唇的气息滚烫灼热,若有似无的喷于她的唇边。  “要,自己来。”  风擎宇蹭了一下沙贝儿,沾上了她的湿意,扫过她的腿边。沙贝儿圈在风擎宇腰上的双腿瞬间敏感的夹紧了一些,身体轻颤了一下。  “去床上。”  沙贝儿喘息着,还没有忘记风擎宇在安杰罗那里,把自己上下抛时的灵魂震撼。这样子,她根本就没办法掌控。  手捏着风擎宇的手臂,手穿过风擎宇的黑发,喘息着要求着。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没有回答,但是已经往床边走去。  ********************  超大尺寸的床,风擎宇抬脚走的时候,底/裤已经滑到了沿路之上。当站在床边的时候沙贝儿推倒风擎宇,居高临下的趴在风擎宇的身上。  他的睡袍已经扯开,几近全果出镜。  沙贝儿上半身衣着还是完整的,在风擎宇推倒在床/上的时候,自己被他推高的衣服也跟着滑了下来。  “贝儿,嗯?”  风擎宇在沙贝儿趴在他身上,好一会儿没行动的时候,伸手在她的臀上用力的拍了一掌。一声嗯,意味深长,挑/逗意味十足。  手上的力道很重,拍的沙贝儿闷哼了一声。手不甘示弱的在风擎宇的腰上一掐,恶声恶气的说道:“急什么急。”  深吸了一口气,毕竟是第一次主动做这事儿。临到了门前,一直压在心底深处的紧张开始蠢蠢欲动起来。现在,躺在床上。虽然没有开灯,可是窗外的月光太明亮。她刚刚都能清楚的看清他身上的疤痕,也就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视线。  他的视力本就是极好,即使现在她没有看他的眼睛,也知道他的目光有多吞噬人的看着她。  眼底的炙热火焰似是要灼伤她的肌肤般。  在一开始的不适和害羞中,渐渐的沙贝儿被另一种情绪所笼罩。  此时,压在风擎宇的身上,明显的感觉到他的身体在自己的掌控里。  平时,都是被他的双臂牢牢的扣着,以他想要的方式怎么折腾自己。  今天自己跟个女王一样的压在他的身上,他在等待着她给他。  这种感觉对沙贝儿来说也是一种新奇。  自己对于这方面吸取的知识并不多,所拥有的都是风擎宇交于她的。  想着把风擎宇压在自己的身下,被她掌控着**。这种感觉,让沙贝儿本来羞涩的意识开始被一种叫做兴奋的感觉占据。血液,不仅因为欲/望还有这种把风擎宇压在身/下的兴奋感给取代……  手撑上了风擎宇的胸口,沙贝儿突然直立起身子。  双腿跨上了风擎宇的腰身,身体挺的很直。  眯着双眼,抬臀。  即使沙贝儿此时已经湿意盈盈,但是在面对风擎宇的时候,难度总是太大。  沙贝儿本来摆着女王范,一副风擎宇是小受的模样被自己压在身下。  可是,当沙贝儿抬臀往下的时候,才刚一开始就出现了问题。  就算她动情的再厉害,身体湿的再狠,一开始的时候总是困难重重。  在找对位置的时候,沙贝儿咬牙往下压。可是,腰往下挪,的确是找准了位置。但是,只是压下去了一些,沙贝儿自己便软了双腿。  这难度,也太大了一些。  平时他主控着,就算自己有些困难,他强行的就进去了。现在由他主控着,她自己知道每次一开始被他撑开的时候,是怎样的感觉。被他主动的强行撑开,自己反抗也没用。虽然之后大部分都是属于舒服的状态,但是由自己来,这一开始的难受,她是怎么也没办法做到。  有些怀疑,自己怎么能承受的了。  以前的每次,是不是幻觉。  沙贝儿喘息着,只吃了一点儿头便停在那里不动了。脸上的表情极度的纠结,一手撑在了风擎宇的胸口上稳住自己的身体,这才没让自己软了的双腿败的太厉害。  但是膝盖还是一软跪在了床上,手用力的撑在风擎宇的腰身上,努力的抬着臀,硬生生的不敢让自己坐下去。  这才进去一点,她都已经如此的承受不住了,这要是整个下去,她怎么受的了。  这,真的需要勇气。  “唔……”  风擎宇头皮一阵发麻,被沙贝儿夹的实在是极度销/魂之极。  见沙贝儿又没反应了,风擎宇身上早就已经被汗水沾染的湿辘辘了。  风擎宇只觉得,进了一点的某地儿因为吃到了甜头而越来越嚣张。随着撑开的尺度,沙贝儿是越来越难承受,本来还憋了一口气,准备一鼓作气的吃下去再说。  可是,在感觉到风擎宇那不要脸的斯越来越放肆,放任自己的下半身开始不听话的越来越庞大,好似是在跟她做对一样。  沙贝儿一阵恼,自己好不容易在上面一次,可是他一点也不配合。  越来越大,她怎么能吃的下去。这不是为难她吗?  沙贝儿跪在床上,因为不上不下的喘息不已。眼底染上一抹子恼意,显得眼睛更是美丽晶亮。  “别再大了,小一点,你到底还要不要做?”  气极的瞪着风擎宇,把所有的错都推到风擎宇的身上。  他撑的这么大,她根本就没办法吃下去,连刚刚提起的勇气都已经底气不足了。自己这一点点边缘头都没办法吃下,更别说整个了。  他就是故意的……  那瞪圆的眸子,随着气极而收吸自如的某地儿,风擎宇只觉得一股子热血冲到了脑门。  这种享受,再享受下去就是自虐了。  沙贝儿却见风擎宇没听话,恼的要松开风擎宇,手撑着就要抬臀起身。但是,风擎宇的动作更快。  风擎宇的眼神在沙贝儿恼火的飙出话的时候突然有了动作,一直闲着的双手突然扣住了沙贝儿的腰身。在沙贝儿瞪大的目光里,以快速的往下帮她往下一压,同时腰向上。  一上一下,沙贝儿只觉得自己硬生生的给撑开了。整个尺寸不适合的被撑开了,伴随着疼痛而摩擦的酥麻感,整个袭上脑门。  一直撑着的双腿在风擎宇直撞最深处的时候,双腿整个软了下来。  撑在风擎宇胸口的手也跟着一失力,整个人趴回了风擎宇的怀里,不争气的在风擎宇撞到最深处的时候,直接泄了了身子。  热流迅速的冲过,风擎宇在感觉到沙贝儿不急气的泄了了身子的时候。  “没用。”  丢出两个字,是给沙贝儿体力的评价。身体突然一个翻转,把沙贝儿给压回了身/下。  女上男下,也只维持了那么一丢丢的时间。  沙贝儿意识还未反应过来,人已经又被压到了身下,吱唔着张嘴要说什么,风擎宇已经大力的来回几下,撞的沙贝儿支离破碎。  本来就是软了的身子,敏/感到不行。被风擎宇这几个大力进来来回的,沙贝儿只觉得阵阵的颤栗从脚底一阵往身体里窜。  脚趾被刺激的一一的蜷缩了起来……  她以为没办法承受的,可是风擎宇给硬压进来后。撑开了便撑开了,除了刚撑开的那一瞬间的不适,接着撞到最深处的小肉球的时候,沙贝儿只觉得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忍不住的软了身子……  即使已经撑开了沙贝儿,来回撞了几下。但是,沙贝儿收的太紧,来回还是太吃力。风擎宇对于这样的状态极度的闹心,应该常常操练。虽然说紧好,但是太紧也不是回事。  还是以前的状态比较好,虽然紧,但是不影响他的发挥。  风擎宇为了方便自己来回,两只大手利落的掰开沙贝儿的双腿往两边一压,让沙贝儿想要并拢的双腿整个大开着,迎接他的到来。  如此敞开状态,要比刚刚好上许多,**冲脑,也等不得沙贝儿再松了。一手托起沙贝儿的腰,让她的臀整个腾空起。  尽情的发挥起来……  在风擎宇的努力发挥里,沙贝儿的身体要松上了许多。来来回回上百下,沙贝儿被操练的只剩下张着小嘴在那里哼唧的份了。  中间断了两次,沙贝儿每次都来的迅猛。比风擎宇要快上许多,刚刚一开始就泄了了一次。在中途的时候,风擎宇每当感觉到沙贝儿要到的时候,就突然停下来。在沙贝儿迷蒙的双眼里,过了那点儿,又继续操练起来。  如此,上面下之间,沙贝儿被吊在那里,难受的扭动着腰身,试图让风擎宇满足自己。  在又一次当下,停下的时候。沙贝儿眼睛都红了,手掐在风擎宇的手臂上,张着嘴不停的喘气,那句求他满足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刚刚自己的女王范,他是享受的。享受后,又开始拿这个折腾自己。  不管在哪儿,他都死命的不服输。现在以体力折腾自己,他自制力本来就强。现在美味在他的身下,现在已经来来回回百下,早已经算吃到了嘴里,有了些许满足。  晚一点再尽兴也无所谓,多操练操练,让沙贝儿的体力能跟的上他。  这样的训练,还挺有趣。  看着沙贝儿红着脸儿,张着小嘴,瞪着眼睛,一副怒气腾腾的不驯模样。  还真够让他**勃发的。  在那怒瞪的眸子里,风擎宇还在那在不停的一张一合的小嘴上,用力的来回几下。只是几下就停下,看着沙贝儿气极,只能掐他。掐他又只是轻微的疼痛,她一掐,他就撞她。一撞她,她的手就会一松。然后哼唧着享受的时候,他又停下。  如此三四次之后,沙贝儿已经被吊在半空当中一个多小时了。沙贝儿真的生气了,没事儿这样被吊着,一点也不好玩。  那瘙痒的感觉在身体的每一处爬,想要要不到。总是临界点被停下,简直是挑战一个人的极限。  眼见风擎宇没有消停的意思,大概他不玩够,这种状态他就会一直维持下去。  自制力是吧。  沙贝儿心底的一股恼火上来,倔强的劲儿也就来了。  本来瘫软在床上没有力气了,此时一股子倔劲让沙贝儿来劲了。突然一手撑在床上,上半身挺起来,正好把自己的胸送到了风擎宇的嘴边。让他直接张嘴把送到他嘴边的美味吞进唇里,而沙贝儿直接伸手圈着风擎宇的脖子,整个人贴了上去。  当上半身坐起来,风擎宇停在她身体里的每处,便更往里去了一些。直接往里抵,沙贝儿只觉得小腹处都有一种被抵的突起来的感觉。  又胀又难受,又有一种难受中的痛快。  顾不得自己身体的感受,沙贝儿的唇瓣直接含住了风擎宇的耳垂,小手也是往下,直接在两个人重叠的地方,往风擎宇的下面一捏……  脚趾丫也不甘示弱的在坐起来圈住风擎宇的腰身时,两只脚丫子直接在他的后背下方,尾骨边缘磨蹭着。  顺便娇喘起来。  几方齐下,沙贝儿明显的感觉到风擎宇的气息越发的不稳起来。本来还是隐忍着调戏他的男人,此时在她的主动攻击之下,开始有了忍势不足之感。  只觉得,他停在她的身体里,开始有些按奈不住蠢蠢欲动……  沙贝儿的腰身往后挪了一些,再向前。  如此,来回了几下。  彻底的瓦解了风擎宇的自制力,眼神黯的跟暗夜无边一样。快速的反转了沙贝儿,往床头一推,接着一抵而上。结实的胸膛靠上的时候,拉开她的腿,刚离开,又撞了进去……  接着,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节奏快速的紧贴着沙贝儿。  凶猛的攻击之下,很快,沙贝儿再次软成了一滩水,而风擎宇早就已经被沙贝儿刚刚撩/拨到了极点。  “不许。”  咬着牙,风擎宇转过沙贝儿的脸,看着她脸上的红潮。大手扣在她的下额上,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腰上的力道突然停了下来。沙贝儿紧着的身子绷了起来,胸口剧烈的喘息着。看着风擎宇,听着他的命令。眼神里迷茫状态,看进他的眼眸深处,他的眼底此时只有她。  “风擎宇,你是我的男人!”  突然搂住他的脖子,凑上唇去玩命似的吻他。  啃咬着的唇舌,死命的缠着他的唇舌。直到他撞在自己的最深处,当眼前一片黑的时候,沙贝儿的唇瓣还贴在风擎宇的唇上。在身体剧烈的颤抖之下,唇瓣滑下他的下额,扣紧在他腰上的双腿也顺势滑下,整个人软靠进了他的怀里。  闭着眼睛,拼命的呼吸着。  空气显得那样的稀薄,身体极致的火焰绽放开来,随他一起奔向极致的那一刻,灵魂都在颤抖。  刚刚在快结束的那短暂的时间里,她忘记了呼吸,只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与自己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  过了好一会儿,沙贝儿才让呼吸变得平顺,身体的那股晕眩感过去之后,靠在风擎宇的怀里睁开双眼。  伸手,不犹豫的推开风擎宇,身体往后挪了一下。  风擎宇半软的某地儿便随之像是塞子一样慢慢的拔开,抵在沙贝儿身体最深处的热液也随之慢慢的顺着双腿间滑出。  热流扫过之时,沙贝儿哆嗦了一下。  面色依然潮红着,光/裸的身体双腿还在打颤。  腰上的大掌还扣着,随着沙贝儿后退一些,在风擎宇滑开之时,明显的感觉到风擎宇的某处又开始蓬勃之势。沙贝儿手扣在风擎宇的大手上,用力拉开。  可如果不是风擎宇同意,沙贝儿根本就不可能扯的开风擎宇的大掌。  那扣在腰间的双臂,紧紧的。即使离开了他,却还是以一种极度暧昧的姿势相贴在一起。  沙贝儿刚被滋润过,浑身上下都透着娇媚。  抬头瞪风擎宇的一眼,都透着娇嗔之感。  风情万种,异常you惑。  风擎宇体力一向好,看着沙贝儿一个眼神,在他眼底跟放电的效果差不多。  这被风擎宇直接理解为,勾引……  两个人的姿势,几乎没有什么难度的便已经被风擎宇大手往下一滑,退开的身体被风擎宇再次攻占。顺势的搂住沙贝儿,垮坐到自己的腿上。  “我不要了。”  沙贝儿累到了极点,无限的拉长的时间,操练了一个多小时,身体的每一处都在抗议着。  再来一次,她今晚也别睡了。  “满足了?”  风擎宇就以这样暧昧的姿势和沙贝儿面对面坐一起,双臂牢牢的扣着沙贝儿,低头,舌尖暧昧的扫过沙贝儿的前端。本就是还处在敏感状态的身体,被风擎宇这邪魅的动作给撩/拨的身体一紧。  顺势的就夹了一下风擎宇。  风擎宇刚刚吃的很痛快,此时,虽然被夹的呼吸一窒,但却没有因此而兽性大发。  吃的心情美丽的某禽兽,明显心情也比较美丽。  见沙贝儿不回答,便张嘴咬了一下绽放的小红果,不轻不重的力道。  沙贝儿一个颤栗……  他故意的!  拿她的话抵她!  “满足了,你可以跪安了。”  沙贝儿被压在那里难受的厉害,他就是故意的把自己按到最深处,还扣紧她的腰不能挪动。只能坐在那里,虚软着双腿,任他在自己的身体里慢慢的开始成长。  一点点,一点点,那清晰的感觉,一点点的长大,一点点的长大。  他不骄不躁的状态,沙贝儿却是在这种凌迟下,身体觉得更是难受到了极点。  “呵。”  大力的吸了几口,娇嫩的花朵在唇舌间,味道相当不错。  “可我还没满足。”  风擎宇言语间,向上顶了一下,本来就在最深处,再往上抵,都有一种抵的撑了开子宫的感觉。沙贝儿被这种陌生的感觉刺激的手一撑,又想往上逃。  风擎宇这次倒没立刻抓着她的腰往下按,很顺着沙贝儿让她往上缩。头也跟着从她的胸口抬起,看着沙贝儿又满是水意的眼睛,声音沙哑的轻吐着you惑的字眼。  “……”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那一副饥渴的模样……  “关我什么事情!”  沙贝儿很不负责任的推卸,他就是用来满足她**的,她已经满足了,他没满足不会靠万能的右手吗?  “互相满足。”  风擎宇成功的再次拿沙贝儿自己说过的话堵上了她的嘴……  “……”  就在沙贝儿又一阵无语间,还没找到字眼反驳的时候,风擎宇已经不客气的把沙贝儿的腰一按,刚刚缩上去离开了一些的沙贝儿,再次被按了回来,直接的压向了最深处。  “现在换我。”  “不要……不要……”  被突然压到床上,压曲起双腿的时候,沙贝儿立刻受惊的瞪起腿来。她又不是傻子,她满足容易,但是他满足起来哪有那么容易。  是自己脑子抽风才说互相满足吗?  “抗议!无效!”  凉凉的丢下一句话,一如风擎宇的霸道性格。刚刚已经放任沙贝儿玩乐了一会儿,现在,该是他的主场了。沙贝儿就像是一只待宰的小羔羊一样,踢着的双腿被扣住,身体向前倾……  **********************  一早  风擎宇一直折腾沙贝儿到夜里四点多,这才放过了沙贝儿。  平时睡的时间并不多的风擎宇,虽然体力消耗。最后一次是在浴室里,沙贝儿要自己洗洗身体,却是洗了一半被风擎宇给推门进来。就在扶手之处,被按在那里,又狠狠的虐了一次。  虐的沙贝儿软倒在他的怀里,别提洗澡了,什么也做不了。  一室的凌乱,纸团扔的到处都是。与平时的整齐宁静完全不一样,抱着沙贝儿走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倦极的昏昏欲睡。靠在他的怀里迷糊的哼唧了几声,有些不适。  腿间又肿了,不似在安杰罗那里那次,只是轻微的红肿。  抱着沙贝儿赤/裸的身体,没犹豫的走回自己被弄的凌乱的床上。  几乎是闭眼没一会儿,外面传来脚步声。  一向听力极好,风擎宇睁开双眼,眼底已无一丝睡意。  不知何时蹭回他怀里的沙贝儿,整个人像虾子一样窝在他的怀里。两手握成拳,睡的正香沉。  看了一眼天色,风擎宇掀开被子起身。快速的穿好衣服,然后迈步往外走。  刚打开门,便看到自己穿戴整齐的儿子站在自己的门口。  小脸绷的极度的难看,那阴沉沉的脸,似是有人欠了他很多很多钱一样。  显然,以风睿尧这冷瞪他的表情,这个欠债人便是他。  风睿尧眼睛瞪的很大,气鼓鼓。  心情明显很不美丽。  昨晚他睡在中间,给风擎宇留了一个位置,今天一早醒来,发现风擎宇没有到他房间睡,这就算了,最可恶的是妈咪竟然也不在自己的房间。  平时妈咪醒了都会等他醒的,有时候他先醒,自己会先刷牙洗脸,然后再等妈咪起床。  今天妈咪不在床上,他起床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妈咪。  一定是他晚上偷偷把妈咪带到他的房间了,丢下他一个人睡。  “妈咪呢!”  气闷的声音。  看着微开的房门,便想进去找妈咪。  他太过分了。  “睡觉。”  风擎宇可没打算让自己的儿子看他和沙贝儿两个人暧昧的战场,里面扔的纸团一堆还没有清理。昨晚换下的床单也在一边堆着没有整理,地上的衣服更是少儿不宜。  顺手带上门,隔绝了风睿尧想要往里看的目光。  “你,不守信用。”  风睿尧很生气,小脸绷的就更紧了。明明他赢了妈咪和他睡的资格,他还好心的给他留了一个位置。  他竟然而言无信,做出半夜偷人的举动。  “你要习惯。”  风擎宇一手按在风睿尧的肩膀上,挡住他。  “不。”  风睿尧酷酷的直接拒绝。  “六岁了。”  风擎宇手松开,凉凉的丢下一句。只是淡淡的一句,便戳的风睿尧小脸一红,耳后一热,六岁已经是大人了,特别是他比其他六岁的小朋友更加早熟,还和妈咪睡,说出去都要笑掉别人的大牙。  坏蛋。  风睿尧脸色绷的更紧了,风擎宇直接伸手把被自己堵的生闷气的小家伙抱起来。  风睿尧视线终于与风擎宇持平了,刚刚仰的头都有些酸。现在视线持平了,看着风擎宇的眼睛。绷着脸,一时也没想到理由反驳。  “放我下来。”  从风擎宇的怀里滑下来,风睿尧小脑袋一扭就往楼下走,没一会儿便听到风睿尧很软的声音响起:“婆婆,等会你可以把我隔壁的房间收拾一下吗?给我妈咪住。”  楼上风擎宇楼梯上,听着儿子的话,看着儿子转过脸来挑衅的眼神。  他是小大人不应该和妈咪同睡,但是,他和妈咪明不正言不顺,他也不要让他如意。  看着脑袋灵活,行动能力极强的风睿尧,薄唇轻扯。  袁点点和风拓熙正好也起床了,便听到了风睿尧的要求。下了楼,袁点点走到风睿尧的身边:“睿睿,怎么了?”  “爷爷,奶奶,早。”  风睿尧礼貌的叫了人,然后看向袁点点说道:“我是男子汉,要一个人睡。”  袁点点看了一眼儿子,不用说一定是他。  “风少。”  于妈看着坐到餐桌上的风擎宇,在听到风睿尧的话时,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风擎宇。  “不用。”  “婆婆。”  风睿尧扯了一下于妈的衣袖,他有看过别人是这样撒娇的。  睁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于妈。于婆婆很疼他,这个家里每个人都很疼他,他的要求一定可以被满足。  “她睡我房间。”  “妈咪不是你的老婆。”  只有夫妻才可以睡一个房间,别以为他不知道。  “想妈咪睡你房间,等你娶了妈咪才可以。”  袁点点眼底闪过一抹讶异,为自己极敏感的孙子。这是她一直酝酿在心底准备和风擎宇谈论的问题,只是没想到睿睿会如此的敏感。  于妈一见气氛不对,立刻收到袁点点暗示的目光,说是吃早餐了。  这个问题,暂时便被带了过去。  *************************  沙贝儿是真的不知道风擎宇是什么时候满足的,只记得到最后她已经连说不要的力气都没有了。在浴室里被折成的角度,想着脸都能红透,任时间流逝,他依然乐此不疲的在她的身体里来来回回,不亦悦乎。  似是被卷到了沙滩上没有水的鱼一样,无力的瘫软在沙滩上,任阳光晒在她的身上,无力反抗。  昏睡过去的时候,还记得他在自己的身体里未曾离开……  太累,太困。  隐约听到声响,隐约听到一些声音,模糊的都听不真切究竟是谁。想要睁开双眼,可是身体太累,沙贝儿的意识被声响带的清醒几秒钟后,又是沉沉的睡去。  等她终于能从倦怠的睡眠状态里清醒的时候,睁开双眼的刹那,只觉得阳光满满的洒在自己的身上。  一室的温暖。  “呃……”  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纵欲的结果,实在是不怎么舒服。  这比之前那次在安杰罗那里更是难受,身体每一处机能都在抗议。因为被折了太多姿势,柔软度很好的身体也抵架不住的在抗议着。  从床上坐起来,黑发凌乱的披散在肩头。看着窗外的阳光,这都不知道一觉睡到了什么时候。  缓了一下,忍着身体的酸痛,挪动间都能感觉到身体的每一处都在疼痛着。  房间很安静,关上的房门,隔绝了外面的世界,外面也是很安静。  沙贝儿掀开被子下床,在看到已经是十点多的时候,不由的脸上微微发热。  踩地的时候都轻飘飘的,但是奇怪的是自己双腿间的私/密地儿,昨晚被操练的那么厉害,今早全身都在痛,但是就那一处只有轻微的疼痛,并不明显。  完全不似之前在安杰罗那里醒来的时候,又疼又木。  走进浴室,沙贝儿关上门,脱下衣服,当抬腿的时候,目光便看到自己的某地儿。与预期当中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虽然有些肿,但不是像之前一样又红又肿……  这状态倒有些像……  涂药后的结果……  药……  沙贝儿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风擎宇给自己的药瓶。鼻息间有一股子清香飘过,沙贝儿已经记不得昨晚风擎宇是怎样给自己涂药的,但是……  跨进了浴缸里,让自己的身体泡在温水里,暂时得已放松。  驱除脑海里的画面,沙贝儿闭上双眼……  *********************  书房  袁点点一脸的严肃坐在那里,风拓熙坐在袁点点的身边,而两个人对面坐着的男人便是风擎宇。  “睿睿和贝儿都已和你回来,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袁点点的问话,换来的是对面的沉默。  打算……  风擎宇从和爸妈一起进书房便大概明白,袁点点想说的是什么?  他的打算?  袁点点见风擎宇沉默,心中情绪起伏,不由扣紧了风拓熙的大手,用力的抠紧。  压下心中的起伏情绪,她曾经说过不再管他和贝儿的事情,但是,现在贝儿愿意和他回意大利,加上睿睿已经回来,他们之间明明还有机会,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贝儿再委屈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的焦躁。  “擎宇,我直白的说了,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娶贝儿?给她一个你早就应该给她的名份?”  风擎宇依然是沉默着,薄唇抿着,并未立刻接口。  袁点点被风擎宇这不死不活的样子,堵在心口,气的不轻。  “不需要。”  袁点点迅速的转头,看着沙贝儿一脸冷静的站在书房门口。  “贝儿?”  袁点点瞪了风擎宇一眼,又迅速的把目光转向沙贝儿,以为是风擎宇的态度让沙贝儿生气。  “袁阿姨,谢谢你的好意,我回到这里只是为了睿睿,而不是为了嫁给风擎宇。”  “他,我早已不稀罕。”  最后肯定的几个字,让风擎宇的眉头瞬间皱起。坐着的位置正好是看向书房门口的,四目交接,她的眼底有着倔强和一脸的平静。  转身……  沙贝儿平静的迈步离开……  风擎宇,不只有你不想娶,不会娶。我也不想嫁,不会嫁。  不会嫁给一个心中无她的男人,就如她和袁阿姨所说一样,现在不是挺好。睿睿可以有父母,她有虚求了,互相满足一下。  婚姻应该是神圣的,而不是单纯一个交待而捆绑在一起,这样的婚姻她宁愿不要。  “擎宇。”  脸色并不怎么好看,风擎宇已经从沙发上起身,袁点点以为风擎宇要对贝儿发脾气,立刻想要拉住风擎宇。  风拓熙伸手拉住袁点点搂进怀里……  转眼间,风擎宇人已经到了外面。  “风拓熙,你做什么?”  看着擎宇一脸怒气的跟着出去,要是伤到了贝儿,事情又会无力挽回了。  “擎宇会因为贝儿的拒绝生气,那代表什么?”  淡淡的一句话,成功的让袁点点的情绪平静了下来,看着风拓熙,在明白的时候眼睛一亮。  “老公,你是说……”  “嗯。”  轻点头,给了袁点点肯定的答案。袁点点顿时眼睛整个亮了,兴奋的一把搂住风拓熙的脖子,开心的凑上在他的薄唇上亲了一下。  ************************  沙贝儿没走几步,便感觉到身后一股子压力袭来,没有意外的手腕便被扣住,步子硬生生的顿住,人被拉回撞回了身后风擎宇结实的胸膛。  “有事?”  沙贝儿未曾发怒,在被拉回风擎宇怀里的时候,抬起头。  不是风擎宇预想的一脸难过悲伤,也没有他想象中的愤怒和委屈。只是依然如同刚刚站在书房外面对三人时一样的平静,对,就是平静。  不应该的平静……  他的不回应,她的正常反应难道不应该是难受和委屈吗?  为什么会是平静。  如果是伪装,在转身的时候应该已经卸下了伪装,只是此时,为何依然是一脸的平静。  风擎宇眼眸渐深,静看沙贝儿那张平静的脸,心口处一阵又一阵压不住的莫名情绪在翻涌,那是不爽。  扣在沙贝儿手腕上的力道越来越紧,紧的好似要把沙贝儿的手给掐断了似的。  两个人的目光,一个蕴含着波涛汹涌的不悦怒意,一个平静的仿佛未曾发生任何事的淡然。  明显的感觉到手上的力道越来越紧,疼痛感让沙贝儿眉头不由轻皱起来。  平静的脸上也有些波动,眉头微微皱起,一抹不悦的情绪在酝酿。  “风擎宇,放!手!”  手上也是用力,眼底倔强,硬生生的要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掌控里往回抽。不管他过大的力道自己抽回的时候,手腕上传来的丝丝疼痛。  那股子坚决,有一种鱼死网破,两败俱伤之势。  并非不是不难过,只是,不应该难过。  并非不在乎,只是,不应该在乎。  这点疼,算什么。  风擎宇在看到沙贝儿脸上的坚决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大手里扣着的手腕力道有多重的要从自己手腕里抽出。  手上终是一松,沙贝儿的手便也顺势的抽出。  转身,没有犹豫。  风擎宇站在原地,看着沙贝儿挺的直挺的背脊。沙贝儿迈着的步子,越来越快。眼见已经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但是,风擎宇在原地的身影突然再次跨着大步,快速的向沙贝儿走去。  双臂伸出直接扛着沙贝儿,在沙贝儿惊愕中,大踏步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听到外面的声响,袁点点不放心的走出书房,在看到风擎宇扛着沙贝儿大踏步离开。沙贝儿一脸的惊讶,之后是愤怒便消失在视线里。擎宇的背影看起来有些过于紧绷,看不到表情,但是……  心中不由的担心……  “老公……”  转头看着站在身后的风拓熙,让擎宇这样子愤怒的扛着贝儿进房间,好吗?  **********  砰的一声,房门被甩上……  “风擎宇,你发什么疯?”  沙贝儿不爽极了,被扛着在肩膀上,像个战利品一样,余光还看到袁阿姨投过来的目光。  丢脸之极。  昨晚才在这间房间温存的两个人,此时一个横眉怒目,一个眼底波涛汹涌。  风擎宇把沙贝儿抵在门上,看着她眼底终于有了怒意。那横眉怒目的模样看着要比刚刚的平静要顺眼许多,有情绪才代表在乎……  他,要她的在乎。  “为什么说不?”  身体压着沙贝儿,不容她挣扎。俊脸贴靠在她的脸之前,深邃的眸子紧盯着沙贝儿此时正跳跃着怒意显得特别有生气的眸子,声音很低带着强势霸道。  “为什么不能说不!”  沙贝儿挣扎不开便不再挣扎,发现自己的怒气让他的眼睛都亮了。  BT。  这是沙贝儿心中涌出来的两个字……  “我不许。”  风擎宇的语气霸道依旧……  “呵!”  沙贝儿冷笑。  关于这个问题,不管和他说多少遍,都依然自我。  他不许,他不让,他不允……  一切都是他说不可以便是不可以。  “然后呢?”  沙贝儿冷冷看着风擎宇那充满着霸道的眸子,只因为拒绝的人不是他而是她,她便触了他的大男子主义,让他的面子挂不住,所以他生气,他愤怒。  只是,风擎宇你以为你是谁?  凭什么凡事都能你主宰,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能说不愿意。  “你不可以说不。”  风擎宇自我的开口,她说不,他听着极度的不爽。  他都还没有做决定的事情,她怎么能拒绝。就算是说不结婚,也是他不娶她,而不是她不要嫁他。  “可笑,我为什么不可以说不可以?风擎宇,不只是你不想娶我,不愿意娶我。我也一样不想嫁你,不愿意嫁你。既然是由心底不愿意,我为什么不能说不,不能拒绝。”  沙贝儿说的很是认真,即使心中有难过,但是,她不想嫁他的心是真的。  她是真的不愿意,没名没份还是一个自由身。而,就算是在袁阿姨的强迫之下,冠上了他风擎宇的姓又如何,并不比没名没份好。  不爱,不管是没名没份,还是结婚,依然是不爱。  不爱就是不爱,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不过是给风擎宇一个更加能够压制他的身份罢了。  “不可以。”  风擎宇找不到理由,只是他心中认可的答案便是,不应该由她来说不。  她的言语,他听着极度的不悦。  心中那股子堵心的感觉,越发的强烈起来。  眼神,也是越发的犀利冰冷起来。近距离之下,里面跳跃的火焰,燃烧的越发的炽烈起来。反倒是沙贝儿眸子里的不悦已经渐渐的敛起,有什么好生气的……  他是这样的性格,她早就清楚。  生气,只证明了她在乎这件事情。  她不在乎……  不在乎他要不要娶她,愿不愿意娶她。  曾经的她在乎,现在的她已经不屑了。  盯着风擎宇的眸子,看着他眼底的执着霸道。  他所介意的,她心中明了。  此时他压自己在这里,不过是自己抹了她的男子主义罢了,让他丢了面子。  僵持不下……  沙贝儿身体整个放松,眸子更平静了,不再坚持,并非是她妥协,而是觉得没必要为了这个而浪费言语争执……  看着风擎宇越来越深邃的眸子,那是因为在不悦,所以眸子显得特别的黑亮深邃……  “风擎宇,你何必生气?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有睿睿这个继承人,风家的血脉得以传承。有可以解决生理需求的女人在身边,还是一个不需要你负责的女人,有什么不好的?”  沙贝儿说的平静,风擎宇的脸色却未有缓和……  的确,有什么不好的,这就是他一开始想要的……  没有什么不好的……  只是,现在他就是莫名的不悦,心底就是不舒服……  归咎就在于是她拒绝了他……  抿着薄唇没有说话,看着沙贝儿平静的脸,心底的情绪越发的翻涌起来……  见风擎宇还是没有反应,沙贝儿不禁有些恼了。  手推了一下风擎宇没推开,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看着风擎宇那隐晦不明的黑眸。  “风擎宇,你到底是要怎样?”  他到底要怎样?  风擎宇脑子里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只知道惹他不悦的点火器在哪。  “说你愿意嫁。”  他娶不娶是一回事,她愿不愿嫁是另一回事。  沙贝儿顿时堵的慌,这个男人,简直是……  “好,就算我愿意嫁。你呢?你能娶吗?你可以放下你的心肝宝贝--程贝贝吗?”  PS:今天一万四的加更,热气腾腾滴红烧肉送上,大家看的开心给《小妻子》投月票哈。月票翻倍最后一天,过了今天就作废了。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