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81章:只想和你做

第081章:只想和你做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8117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56
   【这是八千字,补昨天少更的三千字。】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  在她浑身僵硬无意识的哀求中轻语道……  沙贝儿几近是绝望中无意识的昵喃,所以风擎宇贴上来的时候,以为他是要继续做下去,心沉进了谷底。只是灼热的气息喷在耳侧,却并没有含上去,也没有舔上去。  只是贴在她的耳侧,沙哑说了一个字……  “没!”  似是整个黑暗的空间,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光亮从那缝隙里慢慢的渗进来……  无神的双眼终于有了些反应,在找着焦点。  风擎宇似乎是明白了沙贝儿的情绪……  薄唇从耳侧移开,俊脸贴的她很近。两个人之间只剩一指的距离,所以沙贝儿眼底的那丝光芒被风擎宇尽收在眼底。  最真实的情绪,没有丝毫伪装和隐藏……  没有开口,却是扣紧了风擎宇的手臂。  这是她唯一拥有的……  真的是她唯一觉得自己完整拥有他的……  一份从来没有得到回应的爱,纠纠缠缠已是好几年。却是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的回应,她拥有的真的只有这一点。  这是一种多么卑微的心情。  这份干净,她真的需要。  否则,连和他唯一连系的关系,都找不到了理由。  她和他,真的会穷途末路……  “没有!”  薄唇再次吐出两个字,要比刚刚贴在她耳侧说的言语少了许多,却是更加肯定。沙贝儿的眼神,真的触动了他的心。她的那份情绪,难得的被风擎宇看懂。  他没有,没有碰其他女人。  即使身体有着反应,但不是她就不是她。即使身体有反应,但是,却不想要碰。  在压住其他女人的时候,脑中闪过的只是熟悉的香味。就算身体胀痛着想要宣泄,却也不想要占有身/下的女人。  所以,只是压下停顿了几秒,便已经起身。  并非不可以要其他女人,也并非解决不了身体的欲/望。只是,好似真的已经习惯了一个女人的味道,深入了骨髓。身体给的反应,却是让灵魂没有任何一点想要占/有的意思。  更别说,只是一个吻就想要扑倒进入狠狠的要……  看进了她的眼底处,一句没有,带着绝对的肯定……  风擎宇不会说谎,更不屑说谎。  如果碰了就是碰了,没有就没有。  他说没有就一定是没有……  绝对不会因为顾及她的感受而欺骗,因为如此,所以他口中吐出来的字眼才是那样的值得人相信。  莫名的酸涩和难过,并非是之前那种被剥夺了唯一拥有的而绝望难过,只是一种莫名的情绪从心底翻涌而出,带着难以言喻的泪意。  眼泪,又肆意涌出,比刚刚的无声哭泣还要可怕。  那眼泪跟决堤的水流一样,狂肆而涌出。  风擎宇傻眼了……  看着那像是不要钱往外涌的眼泪,再次茫然了。  实在不知道这又是怎么了?  如果说之前哭是觉得他碰了其他女人吃醋而觉得他脏,所以矫情的哭。  现在呢?  她又是为什么哭?  不是和她说了自己没有吗?  既然都没有,她也就没有吃醋的理由了,她为什么还会哭?  “只想和你做。”  风擎宇见沙贝儿泪不止,再次感觉到女人真的是非常复杂的存在。为什么每个反应都让人这样莫名其妙,不都说没有了吗?为什么还哭?无奈只能又解释了一句。  沙贝儿哭的疯狂,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  这张刻进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容颜。  其实,哪里会不在乎。  其实,哪里真的不爱。  只是不敢在乎,不敢再爱。  这个男人太有魅力,只是稍微不注意就会被他勾走了魂魄再次踏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他此时纠结的表情,那皱成了一团的眉头。  刚刚闯进来时的怒气,以及他的一句解释……  其实,他是有些在乎自己的是不是?  沙贝儿的心在颤抖着。  不能不说风擎宇的一句解释都足以让她的心失了频率……  手突然往上,搂住了风擎宇的脖子,却不是凑上唇瓣,而是顺势用脚支撑着坐起来。  移动间,便已经跨坐到了风擎宇的腿上,把风擎宇的后背按贴在椅背上面。手依然扣在他的肩膀上,哭过的眼睛,亮的晶人。眼泪,还有一点鼻涕,看起来有些狼狈……  风擎宇此时注意力在沙贝儿究竟要做什么之上,在看到她推起他,跪坐到了他腿上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黯沉……  手也同时扣紧了沙贝儿的腰身,紧紧的贴进自己的小腹。盯着沙贝儿的表情,不放过她任何一个表情变化。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此时的她有一点失了控制。  忘记了要压抑自己的心,脑袋好像还有些晕乎乎的,只是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给的一点甜头,此时,她想接受。  “风擎宇。”  沙贝儿贴近风擎宇,很亮的眸子认真的看着风擎宇黑沉的眼睛,沙哑的一字一句的说道:“以后也只许和我做,听到没有!否则,我就再也不和你做!”  见风擎宇不说话,沙贝儿捧着风擎宇的脸,咬了一下他的唇瓣,提醒他要应允……  “嗯。”  只要她不和他闹,乖乖的。他哪有那个闲情雅致和别人做,和她做都觉得不够。  “风擎宇……这是我最后的底线……如果你连这个都剥夺了……我们就真的结束了,再没有关系了……”  结束了,就算连这种肉/体关系也不会存在了……  如果他碰了其他女人,变脏了她永远不会再让他碰自己,永远……  她就真的不要他了!  “不会没关系!”  同样沙哑的声音,淹没在沙贝儿主动贴上去的唇瓣里,还有一点点咸咸的味道。曾经风擎宇困惑的,此时已经凌乱了意识。(你们知道咸咸的是神马么,这个时候,我很贱贱的来破坏氛围,你们是不是想要群殴我。)  耳边只闻着一点点声音,还不及去想风擎宇是什么意思。已经被忍不住的风擎宇扣住了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饥/渴了太久,风擎宇几乎是带着毁灭性的强势吮着沙贝儿的舌尖。  死命的拉扯着,紧紧的扣着沙贝儿的后脑勺贴近他的薄唇,舌尖缠住她的舌尖,用力的吸吮起来。  力道很重,拉扯的沙贝儿感觉到舌尖快要被他给吸断了。  即便如此,沙贝儿却没有丝毫闪躲。同样伸出自己的舌尖,毫不闪躲的和他纠缠在一起。  车内的空间够大,在两个人激/情的热吻里,时不时流泻而出的暧/昧呻/吟,还是让人脸红心跳。  心好像要跳出了嗓子眼一样,风擎宇那野/兽一样的眼神,恨不得立刻把她给吞了下去。  沙贝儿身上早就近乎半罗了,风擎宇手罩在沙贝儿挺起的柔软上,大力的揉/捏着。  另一手往下滑,刚刚还需要用唾液滋润的地方,此时已经泛滥一片。她的情动,其实很是简单。  因为泛滥,沾在风擎宇的腿上,手指探过去,已经湿了他一手。  风擎宇的眼神越发的黝暗了起来,拉过沙贝儿的手往下,直接握在他的肿/热欲/望上。  唇已经放开了快要窒息的沙贝儿,在她整个意识混沌间,咬在她的颈侧,沙哑的亲密的命令道:“扶住……”  沙贝儿身体瘙痒的厉害,听到风擎宇的话语。手听命的扶好,然后腿被他托了起来。沙贝儿立刻成了跪在椅座上的姿势,身体往上拉臀部腾空。  “对准。”  又是一个命令,沙贝儿喘的就像随时要断气了。手握着他那旁然大物,五指都在颤抖着。手指间感觉着的尺寸,内心情绪极度的复杂。呼吸越发的急促,有一种随时都要气的感觉。  每一次都觉得不可能容下他,但是每一次,却也是一点点的容下了他。  每一次都觉得,容下了他自己一定会被撕裂,但是每一次容下了他都会带来极致的销/魂快乐。  每次他在慢慢撑开自己的时候,都会有一种灵魂快被推出去了的感觉。但是每一次真的容下他之后,那种感觉,真的无法用言语形容。  手哆嗦着,却还是带着一丝期待的的扶好,真的往自己正在泛滥的湿地儿靠近。  在找准位置的那一刻,风擎宇本来扣在沙贝儿腰上的手突然往下放了一些。本来抵在小口上的巨物立刻往里面滑了一些,往那紧/窒的地方挤了几分。  只是进入一些,两个人都同时喘息出声,沙贝儿跪在两侧的膝盖一软,身体一个哆嗦,还没准备好全部都容纳,风擎宇已经没有耐心的直接松开大手一放腰顺势往上一挺,沙贝儿整个坐了下去的时候,被风擎宇用力向上挺,本来只在入口处的风擎宇往里直溜的一滑。  直达最深入……  “唔……”  沙贝儿喉咙发出一声似痛苦又是快乐的呻/吟声,手扣在风擎宇的肩膀上用力的收紧。头瞬间往后仰,风擎宇大手顺势的扯掉那碍眼的发饰。本来凌乱盘在头上的长发,被扯掉发饰之后,乌黑的长发披散而下。  随着沙贝儿后仰的姿势,白希的小脸满脸的红潮和情动,眼神微眯着。睫毛上还沾着水意,乌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身体上。几缕长发调皮的往前,若隐若现的遮挡住沙贝儿粉红的蜜果上面。  若隐若现,似在引人去采掘。  风擎宇并没有立刻开始动,在看到沙贝儿往后仰挺起来送到了嘴边的粉红蜜果的时候,眼神一黯。  头立刻凑上前,一口含住送到了自己面前的蜜果。  用力的一大口……  舌尖扫过早已经挺立的蜜果,牙齿咬过……  唇齿间,尽是沙贝儿身上的自然香味。  无人工添加,却是在情动间有着若有似无的香味在浮动。窜进鼻尖,骚动着情/欲的涌动。  “动。”  风擎宇掐在沙贝儿的腰上,唇侵袭着沙贝儿的蜜果。满是**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暗示的往上顶了一下,本来就在她的身体最深处,往一上顶,沙贝儿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差点没泄出来。  “风擎宇……出来一点……太深了。”  沙贝儿往上缩了一下,被这样按坐在他的腿上,抵的太深好难受。  风擎宇埋头在沙贝儿胸前,听到沙贝儿的抗议惩罚性的咬了一下嘴里的蜜果。  沙贝儿又疼又麻的长吟了一声……  手掐在风擎宇的肩膀上,用力的呼出一口气,缓和了一下后这才慢慢的往下坐……  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吞噬而下。  沙贝儿喘息好了许多,睁开迷蒙的双眼,看着埋头在自己胸前的黑色头颅。五指穿过他的黑发,那样柔软。手碰触之处,黑发的发根处,手指间都能感觉到他情动时,身体渗透出来的汗,湿透了发根。  那抵在自己深处的某物还在不安份的胀大,一点点的更多的撑开她。  沙贝儿内心的渴望被撩/拨到了最极点,手扣上风擎宇的腰身,忍不住的开始摇摆自己的腰身。身体向上一些,然后再坐下去。  一上一下,风擎宇含着蜜果,手扣在她的腰身上方便上,在她含蓄坐下去的时候,风擎宇却是用力的顶上去。  “啊……”  不放过任何让她情不自禁叫出来的机会……  “继续叫。”  风擎宇松开被自己吮的都有些紫的蜜果,薄唇贴在她的胸口,一个个湿热的吻落在上面。  在沙贝儿摇摆着腰的时候,五指穿过她的黑发,拉下她的头,咬在她的颈侧……  “嗯……啊……”  他的牙齿没入她的肩膀,惩罚性的轻咬。  “还相亲吗?”  风擎宇用力的撞了上去,沙贝儿的声音开始变得支离破碎。疼的自己打了个机灵,也就把风擎宇给夹的更紧了。  “说!”  再用力的顶上去,还故意的压着沙贝儿不让她往上弹,就抵在她身体的最深处。在里面研磨起来,磨着里面的那块小软肉在挑战着沙贝儿的极限。  沙贝儿浑身都在哆嗦,美丽的红晕满布在她雪白的全身。  沙贝儿没有回应……  风擎宇从沙贝儿的颈间抬头,往后退了一些,咬住沙贝儿的唇瓣,眼神威胁的看着沙贝儿:“说!”  “不……”  沙贝儿摇头,他又不是她的谁。他们只是身体互相满足的对象,她可以和他做,却不要他控制自己的人生……  “嗯?”  风擎宇见沙贝儿不说话,眼神越发的黯然。突然用力的来回在里面撞了几下,大力的恨不得撞进她的子宫深处。只觉得他撞到了某个入口入,再往里都要撑开自己的身体了。  沙贝儿被撞的身体水意泛滥,只觉得自己已经泛滥的快要湿透了风擎宇整个大腿和座椅……  “唔……风擎宇!”  沙贝儿怒,他是故意的……  在自己哼唧的时候又突然停下来,看着沙贝儿,一副要她回答的模样。  沙贝儿再次跟脱了水的鱼一样,喘息的厉害。手扣着风擎宇的肩膀,想要自己往上一些,可是,风擎宇的大手牢牢的按着她,就着抵在最里面不动,带着痛楚又有着麻麻的感觉一直从那里往身体上窜。  但是,就是离最高峰差上一点点,她身体迫切的想要。一股巨大的空虚感,由两个人亲密相贴之处,迅速的席卷全身。千万只蚂蚁在自己身上撕咬着,那种感觉,太难受。  “说!”  风擎宇这个时候倒是耐心十足了,抵在她的身体里,时不时的磨一下,但就是不动了……  “我们没关系!”  沙贝儿看着眼前这个无赖,他没碰其他女人,她心底有丝感动。  但是,不代表,他可以管她,可以掌控自己以后的人生……  她绝对不要妥协……  “会有。”  风擎宇又是撞了一下,在她快要松下来的时候往上一撞。沙贝儿顿时又是一个轻颤,整个身体又绷紧了,完全没有听到风擎宇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没有脑子去考虑 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只觉得,他太过分了。  要做的是他,在这里半做不做的也是他。  恼极了人……  “风擎宇,我跟你拼了!”  沙贝儿恼了,他们只是肉/体关系,凭什么在这个时候故意吊着自己……  沙贝儿亮起自己的牙,用力的咬上了风擎宇的胸口,位置找的贼准,一口咬在上面的顶端上。  牙齿用力的时候,舌尖还在上面扫了一圈。  风擎宇的身体一个绷紧,只觉得抵在深处的某物更往里面按了一些。沙贝儿哆嗦了一下,夹的也就更紧了。  风擎宇头皮一阵发麻,无法再忍下去。  两手掐着沙贝儿的腰侧,火力全开。  上上下下,速度极快。  沙贝儿被撞的眼冒金花,没一会儿便被撞的泄了了身子。  热流冲过风擎宇在里的顶端,达到高点的小嘴儿,一收一缩含着风擎宇极度的销/魂之极。  风擎宇只觉得块感冲过脑门,速度越来越快,又是来回十几下。抵在沙贝儿的体内深处,喷涌而出。  沙贝儿被热流浇灌的花朵儿滚烫之极,眼前一阵晕眩。身体整个软了下来,趴在风擎宇的身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张着小嘴儿,大口的呼吸着。刚刚差点被撞的一口气没接上来,此时,有了呼吸的时间,不由更加大口的呼吸。  *********************  出乎沙贝儿意料之外的是,风擎宇竟然只是停在她身体里一会儿,便抽/身离开。  完全没有再来一次的意思。  当被抱着躺在后车座的时候,沙贝儿眯着眼睛看了一眼风擎宇。他只是随意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再把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车内的暖气十足,倒不觉得冷。  沙贝儿只是掀了一下眼皮看了一眼风擎宇,见他真的没打算再继续,便放心的闭上双眼。也懒的开口,好累。  做了一次,都累的够呛的。  他放过自己是最好。  沙贝儿已经几晚都没有睡好了,早上都要很努力的在眼部做处理,才能遮住那有黑沉沉的眼圈,尽量不让袁阿姨和睿睿他们发现她晚上未曾睡好。  风擎宇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拿过一边的纸随意的帮沙贝儿处理了一下。眼眸看着微微往外翻涌的粉红处,里面一点点渗透出他刚刚留下的激情痕迹。  眼睛有些泛红,却只是眯着眼睛简单的处理后,弯身坐到驾驶座,脚下踩油门,车快速的滑了出去。  风擎宇的车技不错,车开的极稳,虽然速度很快,但却丝毫没有让躺在后车座的沙贝儿感觉到颠簸不稳。  在那似摇篮般的摇摆当中,沙贝儿睡的越发的沉。心中的芥蒂放下,沙贝儿心情明显也变得很好。如果他真的没有碰其他女人,那么他会这样做背后的涵义,沙贝儿岂能不清楚。  这样的风擎宇,其实挺可爱。  时间流逝,沙贝儿放下心来加之有些累睡的正香,迷迷糊糊当中,感觉到一股凉意袭来。困难的睁开眼睛,微眯着看着后车门打开。  沙贝儿刚睡醒,眼底有着一丝迷茫,看着居高临下背对着阳光的风擎宇。  他长的真好看。  眼底有着一丝惊艳,大脑不甚清醒,情绪表达的非常直接。  风擎宇被沙贝儿的眼神勾的心漏掉了一拍,后车座有些凌乱,残留的激情痕迹。  沙贝儿身上披着他的外套,因醒来挪动了一下,外套滑下了肩膀,露出圆润的香肩。上面点点的痕迹,都是属于他的痕迹。  风擎宇眼眸里立刻涌进了两团火焰,灼/热的让沙贝儿明显的感觉到身上有种火辣辣被燃烧的感觉。  “唔……”  风擎宇突然伸手,直接把沙贝儿抱进怀里。外套裹住的身体是完全没有穿衣服的赤/裸身躯,当抱出车外的时候,外套裹住了上半身和大腿,却让两条白嫩嫩的腿在空气中晃动中。  寒意袭来,沙贝儿大脑立刻清醒了。  “风擎宇,你疯了。”  沙贝儿一时还没分清这里是哪里,只知道自己这样子赤/裸的被风擎宇给抱了出来,  此时已经在车外,沙贝儿都不知道往哪儿缩,在风擎宇的双臂里涌动着,试图把自己整个缩进去,让人看不到她。  风擎宇低头看着怀里的沙贝儿,此时眼底依然是亮的惊人,不过更多的是跳跃的火焰。而那整个亮起来的眸子,刚刚滋润过的小脸蛋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光滑诱人。  忍不住低头在她的脸颊上咬了一下,不轻不重,刚好在上面留了一道牙印。  “撕……痛!你属狗的吗?”  沙贝儿疼的倒抽了一口气……  “嗯,你是骨头。”  不知道为什么,这本来是她说的故事,但是从他口里说出来却带了一些颜色。那眼神就好像是她就是那块骨头,会被他吃干抹将,连骨头都不会剩。  “回车里。”  沙贝儿在衣服下也不敢大的挣扎,害怕衣服掉下来。只能伸手捏了一下风擎宇的腰身,暗示他快把她塞回车里,总要穿着完整才能出来啊。  就算没有人敢说一嘴,但是,这样子光溜溜的盖着他的衣服出来,一头凌乱的长发,谁都看得出来刚刚车里发生了什么!  她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  “呵。”  风擎宇心情极好,搂着沙贝儿收紧了双臂,没有回车里却反而是迈步往里走。沙贝儿顿时觉得一股子绝望,只能加重手上的力道,恨不得把风擎宇的肉给掐出来。  完全不敢去看四周,更加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只能埋头在他的怀里,眼不见为净。  “风少。”  陌生的声音传进耳里,沙贝儿正躲在风擎宇胸口,听到陌生的声音。偷看了一眼,是很陌生的面孔。此时,风擎宇因为抱着沙贝儿,两腿间涌起来的欲/望便被遮挡住的,那高高耸起之地,正抵在她的腰侧。  暗示性的在戳着她。  沙贝儿这一偷看,就有些意外了。  这里竟然不是袁宅。  袁宅里,除了主宅的设计不一样外,其他宅邸独立的存在,虽然每一座宅邸设计都不一样,但是重新回来后,因为袁点点的关系,她们几乎把整个袁宅都逛了个遍,没有记得袁宅有这样的地方存在。  这里,显然不是袁宅范围内的。  想着他让自己这么狼狈,心一横,反正这里也没有人认识自己。沙贝儿快速的拉紧了外套,突然从风擎宇的怀里跳了下来。然后头一低,长发就披散下来。只看见一个赤条着双腿的女子赤脚的往楼上跑,然后少了沙贝儿遮挡的风擎宇,那耸立起来的欲/望便呈现在人前。  沙贝儿不用回头看也知道风擎宇此时有多么的狼狈……  反正,他们只认识他,又不认识她。而且,她披头散发的,小脸蛋完全的遮住了没人看得到。而且,她又不是倾国倾城,看一眼就不会忘。就算看到了,也不见得下次见面能记得。  但是,能够让风擎宇尴尬,这实在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  要丢脸,也要他丢脸。  风擎宇脸一黑,看着自己完全没有这样的地方,此时撑起偌大的帐篷。  三名佣人在看到风擎宇走进来的时候,还是抱着一个赤条着腿的女人走进来,看那白嫩的腿,盖着一件男人大外套,虽然上半身全遮住,下半身遮的接近膝盖处,但是还是会让人猜测到,衣服里面什么都没有穿。顿时开始好奇这个女人的身份,她们一直在这里,风少偶尔会到这里,但也是少数时间。  还从来没见过风少带女人过来。  还未从风少带女人过来的惊吓中回过神来,便见那个衣着不完整的女人突然从风少的怀里滑下去,像兔子一样快速的往楼上冲。留下站在客厅里的风少,因为沙贝儿的动作,佣人们难免会把注意力放在两个人的身上。  所以……  三个人都同时看到了风擎宇那撑起的帐篷……  三个人脸一红,立刻低下头。只觉得,客厅里的温度,突然降低了……  一个佣人斗大着胆子低头问道:“风少……要不要做些吃的……”  风擎宇此时脸黑的厉害,看着逃掉的小女人。那故意的行径,她当真是不放过任何一点能够让他下不了台的机会。看到他狼狈,好像就能让她心情非常愉悦一样。  此时就算没有看到沙贝儿的表情,也能感觉到她步子有多么的轻快。为他刚刚不让她整理好衣服就抱下车的行径,扳回一城,极度的欢乐。  沙贝儿的确是在偷乐,想到承受佣人们的目光,沙贝儿就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站在二楼,看了一眼直接找到一间,打开门就闪了进去。现在只想快些找个浴室洗干净身体,哪怕是裹着睡袍也比这样赤/裸着要好。  “不用。”  风擎宇脸黑沉,没人再敢看他一眼。都站在那里,等待着风擎宇发号士令。  风擎宇看了一眼已经找了一间卧室进去关上门的沙贝儿,视线未收回,冷冷的开口补充道。  “放假两天。”  “是。”  没有任何质疑,风擎宇的话从来都是圣旨,只需要执行便可,完全没有可以被质疑的地方。  佣人转身离开,风擎宇自己则是不缓不急的跟着沙贝儿的身后往楼上走。  一边走,一边解着自己的衣服。  从楼梯上开始一件件的散落,到了沙贝儿刚进的房间的时候,最后一件也被扔在了门口。伸手转动门把,房门打开。  胆敢让他下不了台,他便能让她下不了床。  沙贝儿进了房间闪进浴室便立刻反锁了门。  风擎宇走了进来,便听到浴室里有着水流声,风擎宇看了一眼浴室,若隐若现的娇躯透过朦胧的雾气在眼前晃动着。  沙贝儿正在清洗身体,双腿间有些麻麻的,但还不至于严重。想到风擎宇在楼下怎么尴尬的面对佣人,忍不住乐的哼起小曲来了。  活该!  沙贝儿太沉在自己的情绪里,没发现风擎宇走了进来,直到浴室门口传来一声响声,沙贝儿站在水下,吃惊的看着门口的风擎宇。  高大的身躯,身上未着片楼,而两腿间的某物,已经高高的昂起抬头,正在嚣张的向她示威一般。  第一更……  下一更还是比较激情型的,互动还是挺有趣滴,我是这样觉得的。  PS:继续勾搭我( ⊙o⊙ ),红烧肉神马的,都是对你们的真爱啊。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