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82章:欠收拾(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第082章:欠收拾(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0276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57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满脸都写着赤/裸/裸的**,看着站在水雾之下浑身赤/裸的某人,冷着眼黑着脸走了进去。  沙贝儿几乎是被风擎宇的眼神给秒杀了,在看到风擎宇以这样的姿态出现时,身体忍不住的向后退,一手扯过一边的浴袍试图裹住自己。  “风擎宇!”  沙贝儿快贴靠在墙上的时候,发现无路可退了。  在风擎宇要靠过来的时候,为自己条件反射的后退行径,着实在心中鄙视了一下自己。  深吸了一口气,一手伸出,抵在半空中意思是不要靠过来。  “刚我已经还了债啊!”  欠了一次已经还了……  “呵。”  冷笑着,一手扣住沙贝儿的手碗,一扯然后把沙贝儿就在自己怀里,两手快速的抓住她的腿往两边一分,手臂力量十足,突然把沙贝儿腾空抱起,抵在墙上……  沙贝儿身体突然腾空,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抓。  双手便圈上了风擎宇的脖子,稳住刚刚不稳的身体。后背贴上了冰冷的墙壁,刺激的沙贝儿呻/吟了一声。  风擎宇在沙贝儿圈上她自己稳住身体的时候,风擎宇一手移开,身体往里挤了一些。  另一手便掌控住自己,抵住了沙贝儿。  往里果断的推了一些,在沙贝儿准备挣扎的时候,直接挺腰,用力的撞了进去……  “啊……”  沙贝儿本来身体里还残留着风擎宇的热情,里面湿润的厉害,风擎宇几乎是不费力的便一进到底。  沙贝儿被刺激身体一缩,紧紧的夹住风擎宇。  “敢相亲!”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的小脸,冷冷的开口。抵在沙贝儿的身体最深处,却未立刻开始动。只是越来越往里抵,故意的往里抵。  感觉着她使劲的夹着自己,那种感觉,实在太美妙。  近在咫尺的娇躯,小脸就在自己面前。听到相亲两个字,倔强的攀住他的肩膀,挑衅的说道:“有什么不敢的!”  “不老实。”  风擎宇听着沙贝儿小嘴里倔强不老实,沙哑的近似**的吐出两个字,腰往里撞了几下。  “欠收拾。”  欠收拾三个字从薄唇中吐出,风擎宇的胸口突然靠近了一些沙贝儿,抵在她柔软的胸口,坚硬和柔软便完全的相贴在一起。结实的胸口挤着沙贝儿的柔软,往里压。有些疼,有些胀,有些麻。  “唔……”  沙贝儿被压的快要窒息了,风擎宇便这样抵在她的最深处,用力的来回十几下,撞的沙贝儿整个人都不在状态了。手用力的往下滑,使劲的抓着风擎宇。  又疼,又痒,沙贝儿想倔强,可是开口嘴里发出来的全都是呻/吟声。  风擎宇耐力强,体力好。  只要自己满足过一次,便能够使劲的整沙贝儿。  刚在车里的一次,风擎宇的**稍微消停。很明显的,现在的风擎宇明显就是在折腾沙贝儿。  怎么会把她折腾的疯狂,怎么折腾。  死死的抵在她身体的最深处,硬生生的往里面撞。  “你是禽/兽啊,轻点,疼!”  沙贝儿被撞的太深,疼的身体一阵阵的缩还是抵不过那股子疼痛。风擎宇撞的可带劲了,完全都不考虑一下,被撞的她的感受。  那种又疼又麻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沙贝儿嘴里叫嚷着,可是风擎宇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一样。抵着沙贝儿更加用力的撞起来,一边撞一边看阒沙贝儿揪成了一团的小脸。  “说没有下一次了!”  见沙贝儿还是不开口,风擎宇之前在车上是急着要她,现在可不着急了。  不说是吧!  风擎宇掐着沙贝儿的腰,抵的更来劲了。三浅一深的折腾沙贝儿,在整个没入间,又彻底的离开,再外面几下磨蹭,在沙贝儿放松的时候又狠狠的整个撞进去。  “唔……风擎宇!”  沙贝儿被撞的眼冒金花,倔强的不愿意让他得瑟。  风擎宇眼睛都被**染的通红,在水气绵绵的浴室里,看的真像一只野兽。而她就是那只正要被他吞入腹中的小白兔,沙贝儿身体热的已经感觉不到身后的冰冷了。  腿挂在两边,使劲的弹,也没有用。  “说!”  “说!”  “说!”  一边七八下,都是抵在里面狠狠的往里撞,离开一点又往里撞。  沙贝儿被折腾的整个快要疯了,不管怎么挠怎么踢,风擎宇依然自我的往里撞。  他撞个几下就停下来,再撞!  “你要我说什么!”  沙贝儿尖叫,声音里都带着破碎,这只禽/兽。她一定要跟他没完,太过分了。  “装!”  “再装!”  风擎宇这是打定主意一次性收拾了沙贝儿,断了她的念头。想到之后,她还敢胆胡来,他不收拾她,她就真不知道她究竟是谁的女人了。  “不相不相了……啊……都说不相了!你忒么不会轻点啊!!!”  沙贝儿失控的尖叫,死命的拍着风擎宇。可是说着不相了,他还死命的撞自己这究竟是闹哪能!  看沙贝儿一副抓狂的模样,在自己身上狂弹,风擎宇总算是满意了!  浴室里地滑,风擎宇不能尽兴。  在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后,并没有离开。直接抱着沙贝儿伸手关了水,然后直接往外走。  两个人身上都已经是湿辘辘的了,风擎宇直接抱着沙贝儿到大床边。  手上一松,沙贝儿便被抛到了大床上。身体并没有得到满足,在被抛到大床上的时候,风擎宇的分/身也离开了她的身体。当他一离开,沙贝儿顿时觉得身体里一空,自己动情的湿意便随着他的离开而顺着腿往下滑。  风擎宇的眼睛腥红一片,看着沙贝儿翻个身想要拉被子裹住自己。  风擎宇在沙贝儿拉到被子前,已经从后面扣住了她的腰身。刚爬走一点的身体又被拉了回来,撞进了风擎宇的怀里。  风擎宇旁然大物抵在她的臀间,沙贝儿只觉得自己的后背突然被往下一压。  身体往下一压,臀也就跟着往上一翘。风擎宇两手扣在沙贝儿白嫩嫩的臀瓣上,轻松的便攻陷成功。  从后面挤了进去,一杆到底。  沙贝儿呜咽了一声……  这样子进的更深……  沙贝儿手抓在被单上,臀瓣被风擎宇两只大手牢牢的扣着,十指都陷入了肉里。沙贝儿想要往前挪,还没挪一点就被风擎宇抓着臀瓣给拉了回来,同时风擎宇还会故意的往里撞一下。  也不开口,也不阻止沙贝儿被撞的太难受离开。  反正,她一离开,再拖回来撞的更深,他更觉得逍魂!  “风擎宇,你就是禽/兽!”  沙贝儿呜咽的尖叫出声……  “呵。”  轻笑出声,这次不再是冷笑,看着面前抓狂的小白兔。逃不掉,只能靠嘴上讨点便宜。  “上面嘴再不老实,收拾到你下面嘴老实。”  风擎宇警告的用力的撞了几下,暗示沙贝儿如果再出言不逊的话,会收拾的她下面这张嘴,老实的再不敢放肆……  “你!”  沙贝儿两手捶被单,气的没办法。逃又逃不掉,他大掌用力的恨不得把她的臀瓣给掐掉一样。她往前挪一分,都能被他立刻抓回去,还能配合着节奏的撞她。  内心无数的草泥马再奔腾,虽然说好女也不能吃眼前亏。眼下这个情况,沙贝儿一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  “你,你就这点本事!”  沙贝儿的原意是风擎宇只会用身体征服她这一招,每次都用这一招……  可是,风擎宇的强大是分分钟都能把沙贝儿的言语理解成另一个意思……  “这是嫌我本事不够?”  风擎宇的语调微微上扬,抵在最深处就这样子缩臀往里撞……  “啊啊啊啊……不是……不是!风擎宇你的智商能稍微高点吗?啊……别撞了……好深……”  沙贝儿的身体被撞的往前耸,而胸前两团柔软也就跟着耸动了起来。  一句好深,叫的实在是逍魂!  风擎宇的眼眸更是深了,撞的也就更起劲了。看沙贝儿抓狂,风擎宇实在是心情非常的愉悦。  “够本事了吗?”  自动忽略沙贝儿的话语,而是问关键问题……  “风擎宇!”  沙贝儿真的被堵死了!  “够本事了吗?”  又是重复一句,而风擎宇还是非常没有节奏的让沙贝儿抓不住的在那里浅浅深深的来。有时候三浅一深,有时候四浅一深,有时候,一浅几深。总之,把沙贝儿折腾的各种想要杀人……  骂不能骂,吼不能吼。被按在这里,连爬开都不能。  沙贝儿闷的只能紧紧的抓着被单,想象那个就是风擎宇,她此时就在蹂/躏风擎宇!  “够本事了吗?”  风擎宇继续往里撞,沙贝儿早就没用的泄了几次了。内里不停的收啊缩啊,这样还被他这样折腾,沙贝儿真有一种死去活来的感觉。  你持久性差点会死吗?  会死吗?  憋久了,不难受吗?  可是,不管她怎么收自己,不管怎么配合摇晃着,风擎宇就是不出来。  一个劲的偶尔停一下,又开始。就是誓不罢休,一副只要她不承认,不主动开口就不放过她的态度。  “是是是,你最有本事,风擎宇你最勇猛!你就是一夜N次狼,金枪不倒……比伟/哥还厉害,比春/药还牛!”  沙贝儿实在是被撞的太难受了,都觉得自己快被撞碎了。  他还不好,他究竟想怎么样。  沙贝儿真的被逼的没有办法了,趴在那里特别不走心的在那里夸风擎宇。  “啊……风擎宇你好棒!”  “啊……风擎宇你真厉害!”  “啊……风擎宇你真本事!”  在夸了一会儿后,发现身后的男人非但没有释放的打算,反而越发的茁壮起来。沙贝儿在感觉到身体里的变化时,本来不走心的小脸上又开始燃起了怒气。  突然抬起小脸转过头,狠狠的瞪着身后一脸情意满满还不知疲惫的男人。那眼神,怎么看都觉得得意满满。  这夸奖,他还真觉得受用?  这么不走心的浮夸夸奖,他还真听进了耳里!  “风擎宇,你到底好了没有!我都夸了!你为什么还不好!”  吼了出来后,力气尽毁,沙贝儿撑起的双臂又软了。被撞软了,再次跌回床褥里,身后的男人依然像安了马达一样,在那里不知道疲倦的耕耘着。  “我好累……”  呜咽的趴在那里,侧脸看着风擎宇……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趴在那里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现在倒知道可怜兮兮了。  相亲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自己会有的脾气。  跟自己叫板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自己会有的脾气。  突然停了下来,身体整个倾过,压到沙贝儿的后背。一手松开了臀瓣绕到前面抓住沙贝儿的胸,沉甸甸的在掌心。五指收紧,用力的揉/捏。  兴致极好的停下,看着沙贝儿那可怜兮兮的表情。  低头,俊颜贴上了沙贝儿的侧脸上。  两个人靠的极近,风擎宇薄唇呼出的气息都带着强烈诱人的气息。  他停在她身体的最深处,随着她的起伏,一紧一缩的缠着她。这样的亲密,此时两个人靠的是最近的。  “就这点出息?”  欠抽的俊脸就在自己面前,如果沙贝儿这个时候有力气,她真的好想好想一巴掌挥到他的脸上,把那张欠抽的俊脸给打肿……  你还能再贱点吗?  “是,我没用,我最没用!你最厉害了!你天下无敌,无人能及!全意大利,不,全世界就你最厉害……”  沙贝儿知道这个时候再强下去,自己真的会被他弄半死的。  沙贝儿夸的词穷了,见身后的男人还没消停……  “能出来了吗?”  咬牙切齿的看着风擎宇欠抽的脸,皮笑肉不笑的说着好听的话。  “不能。”  风擎宇犹豫了几秒,然后非常贱的吐出两个字!这说的好像她一个人试过全世界男人一样,脑子真是短路了!即使只是嘴上无心说说听在风擎宇的耳里,也极度不悦。  果然,不能一出口就看到沙贝儿整个表情就阴转雨了,那僵笑的脸此时乌风黑暴……  “我咬死你!”  沙贝儿张口就要咬风擎宇的鼻子,可是还没靠近,就被压住了脸,而风擎宇臀一缩,就用力的撞了进去。  “唔……”  沙贝儿闷哼了一声,要不要撞的这么深,践人!  “嗯,下面咬的再紧点。”  风擎宇丝毫不把沙贝儿那吃人一样的眼神看在眼里,伏在沙贝儿的后背,来来回回又撞了十来下。  “咬!”  这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沙贝儿一句咬被风擎宇成功的给理解成YY的,身体起来一些,大掌拍了一下沙贝儿的臀瓣。  “嗯?”  风擎宇见沙贝儿不再吸自己,突然停了下来,非常贱的嗯了一声……  “不想结束?”  淡淡的补充了一句,同时慢条斯理的自己又开始了……  做/爱,已经成了一种乐趣。  不仅仅是一种生理上的满足,发现和沙贝儿两个人在床上斗极度的让他心情畅快。  这种感觉,心理上也是一种满足。  看着她各种表情,精彩的比任何事情都还要引起他的兴趣。  此时,他的眼中只有她,她就是他眼中唯一的风景。  看着风景变幻着各种的姿态,吸引着他的眼球。  沙贝儿真的泪流满面了,内心里泪流满面……  贱起来怎么这么没边了……  风擎宇,你真的还敢再贱一点吗?  咬牙切齿,却拼不过践人。  上面的嘴咬不到,下面的嘴不得不去咬……  沙贝儿想拼一口气,却怕他真的一直折腾自己。袁阿姨和睿睿还在那里,不知道回家了没有。她和风擎宇离开,也没有一句话。  她还得给袁阿姨打个电话,他要是不停,真能折腾到大半夜。到时候,她别说打电话了,就连睁眼的力气估计都没有。  不是没被折腾过,沙贝儿根本就不敢堵。  和风擎宇这个禽兽赌体力,那真是自找死啊。  她就没见过他有什么时候真的体力耗尽过,每次都一副还未尽性的模样……  想着沙贝儿就抓狂……  吸……  吸……  我吸……  沙贝儿用力的吸着风擎宇,配合着他。  “你还没好吗?”  沙贝儿都想放弃治疗了……  她咬的好累啊……  风擎宇还是没有一丝要释放的迹象。  “咬的再紧点。”  风擎宇捏了一下沙贝儿的臀瓣……  沙贝儿双眼都快喷火了……  咬你妹!  又过了十几分钟……  某人只是越发觉得逍魂,但是却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风擎宇!你到底要不要出来!”  沙贝儿又要炸毛了……  见逗的差不多了,风擎宇也忍的差不多了。在沙贝儿抓狂前,风擎宇突然缩紧了臀,不再慢条斯理慢慢的折腾,而是火力全开的往里撞……  沙贝儿哪里还记得咬不咬的问题,被撞的整个灵魂都在颤抖。眼前一片金花闪闪,直到滚烫的热液往里不停的喷涌着,沙贝儿的身体颤的更厉害了。  风擎宇暂时得到餍足的身体,贴趴到了沙贝儿的身上。  压的沙贝儿差点一口气没有接上来……  也顾不得抗议风擎宇的体重,在感觉到身体里那强而有力的喷涌的时候,沙贝儿只是趴在床褥里,泪流满面的感叹,总算结束了!  这只禽/兽!  不!  禽/兽不如的!  *******************  午后,暖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闪进来。  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虽然风擎宇延续的时间长,可是却并没有折腾沙贝儿很多次。  沙贝儿趴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这才睁开双眼。  “你好重。”  沙贝儿痛苦的长呼出一口气,觉得被压着呼吸困难。  风擎宇明显很喜欢这样压着沙贝儿,软绵绵的在怀里,整个禁锢在自己世界里,不再担心她会莫名其妙的出去勾搭男人。  稍微移开了一些,却没有退开沙贝儿的身体里。  沙贝儿挪了一下,想要挪开。只是刚动,就发现风擎宇在变化。吓的沙贝儿立刻瞪大双眼,动也不敢动了。  “别,我没力气了。”  浑身没力气,现在急需要补充能量。  还得回袁宅。  再做下去,她真的下不了床了。  感觉,快要到极限了。  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风擎宇,哀求倒像是勾引……  风擎宇似乎是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和在车上一样,非常仁慈的退开了。竟然没有来第三次,又让沙贝儿震惊了一下。  但是鉴于刚刚自己在车里经验,回到房间便被折腾成这样。  现在,他放过自己那么……  不管了,现在只想填饱肚子……  “风擎宇,我饿!”  沙贝儿软绵绵的趴在那里,不再去想他为什么退开。只是在他退开的时候,眨了眨眼睛,继续补充着。  一看风擎宇的表情,沙贝儿聪明的立刻补充道:“肚子饿,真饿。”  似是怕风擎宇不相信一样,沙贝儿恨不得举手发誓了。  经过刚刚的风擎宇神奇的理解能力,沙贝儿不得不防一手了。  什么话都能被他理解成另一个意思,而且另一个意思还能是关于做/爱的事情。不得不说,风擎宇这神奇的大脑就是最让人叹为观者不敢置信的存在。  饿这个字眼,实在是太YY,她真害怕风擎宇多想。  她的身体真的一点也不饿了,非常的饱。  没反应……  风擎宇竟然没反应……  沙贝儿实在是服了风擎宇了……  “去啊!”  踢了一下风擎宇的小腿,风擎宇还是没动……  “去让他们做吃的。”  这么简单的事情他都不会吗?  沙贝儿一说完,风擎宇就用特别的眼神看了一眼沙贝儿,看的沙贝儿一愣。  他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没有。”  “什么叫没有?你别告诉我这里是不开火的。”  “开。”  “那不就行了!”  沙贝儿又想抓狂了,她被他按在床上吃了这么久,她吃他一点东西他怎么就这么墨迹呢。  “放假。”  薄唇吐出两个字,风擎宇看着沙贝儿一脸的无辜。  他只是考虑到不让人打扰过两天,反正能做就行。至于吃的,有沙贝儿他也不用考虑。  有沙贝儿在,不管是身体还是肚子都能被喂的很饱。  “什么叫放假?”  沙贝儿突然间觉得自己脑子短路了,刚刚上来的时候不是看到三个佣人吗?  怎么突然间就放假了?  “你放了她们的假?”  “嗯。”  风擎宇一本正经的应了一声……  “别告诉我你是为了不被人打扰。”  风擎宇没回答了,不过沙贝儿一看风擎宇的眼神,立刻觉得,他根本就不用回答好吗?  他的表情,他的眼神便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真是这样想的!  “风擎宇!你!”  沙贝儿呕的想吐血,她怎么就看上了一个言语少,满脑子只有做做做做的男人啊!  不敢骂风擎宇,这种情况下,真的不能骂。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又禽兽不如的扑过来,她没忘记他刚刚离开她身体的时候,已经半硬状态了!  “呜……”  沙贝儿欲哭无泪的状态,趴在床上,心底暗自骂了风擎宇千万遍,然后认命的从床上爬起来。看着还趴在床上挺尸的风擎宇,忍着踩上去的冲动。  几近是咬牙切尺的带着蹒跚的身子往浴室走。  简单的清洗好后,穿着干净的浴袍走出来。  这明显是男士浴袍,本来只是达膝盖的,被沙贝儿穿成了快席地了。  也顾不得了,这里也没有自己的衣服。先填饱肚子,再去想那些事情。  在看到丢了一路的衣服时,沙贝儿脸彻底黑了。  看着门口的内/裤,沙贝儿有一种捡起来套在风擎宇头上闷死他的冲动。  *******************  风擎宇趴要床上一会儿,也进浴室简单的清洗了一下。  风擎宇是属于越做越精神型的,这点体力消耗对他来说完全不成问题。  穿上浴袍,风擎宇也从楼上往下走。沿路已经被收拾干净,随着下楼梯,耳里听着油烟机的轰隆声。  头发被包裹着,穿着大版的浴袍,太过于宽松的套在身上,袖子卷了起来,正站在那里背对着自己不知道在做什么。  沙贝儿是饿极了,也没那心情去折腾很多好吃的。只是简单的找了一些食材,做了两份面条。  端着自己的那份,看着坐在餐桌那里跟大爷似的男人,沙贝儿直接走到椅子上坐下,看也不看风擎宇一眼,然后就开始吃起来。  风擎宇眼见着沙贝儿自己端自己那一份,低头直接吃起来,完全无视他。  手一伸,沙贝儿只觉得手上的筷子易了位到了风擎宇的手上,接着自己面前的面条也易了位到了风擎宇的面前……  “风擎宇!”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那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一副他是大爷,他还没开吃,她怎么能吃的模样。  沙贝儿又有一种想把面条砸到他脸上的感觉……  但是……  自己真的好饿,没力气再重新做,砸到地上还要清理,她又看不惯那些脏脏乱乱的。  沙贝儿瞪着风擎宇,风擎宇看着沙贝儿,十几秒后,沙贝儿踢开椅子走回厨房,把另一份端了出来坐下。  埋头,开始吃。  “吃这个?”  风擎宇抢过来了,看着面前红红绿绿的面条,皱眉头。  单纯只是抢过来,但是看沙贝儿开始吃,自己准备吃的时候,看这个东西,还是嫌弃了起来。  “不吃?”  沙贝儿一转眼已经扫了一半了,肚子太饿,胃口好的惊人。  “不吃给我。”  沙贝儿说着,就要把风擎宇的那碗拿过来。  风擎宇一手拍在沙贝儿的手背上,力道一点也不轻,手背顿时泛红……  “我的。”  “你不是嫌弃吗?”  “我有说?”  “……”  沙贝儿无语了,跟他真是没办法沟通,都不是一个逻辑的。  翻了个白眼,沙贝儿继续埋头吃。  风擎宇吃东西永远进那慢条斯理,同样是吃,但在床上总是狼吞虎咽的,就跟几百年没吃过一样。但在餐桌上,他吃东西,就像是一点也不饿一样。可是她明明有听到他肚子也叫了,他竟然也能自制力如此的强。  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沙贝儿端起碗,丝毫没有形象的仰头咕噜咕噜把剩下的汤都给喝了。  随着喉咙一鼓一收的,当沙贝儿放下碗的时候,满足的舔了一下嘴角。  总算是有些饱了。  风擎宇听到身边咕噜咕噜的声音,这近乎于粗鲁的声音。一边咀嚼视线看向一侧,正好沙贝儿放下碗,感觉到风擎宇的视线看过来,那眼神说不清是什么意思,但是……  和风擎宇在一起本来就是一种压力,不是其他……  而是风擎宇实在太优秀,所以,风擎宇往那儿一坐,都让沙贝儿觉得和他之间有差距。  虽然说吃东西只是填饱肚子,但是如果没有比较的话还好,有比较的话,风擎宇的慢条斯理反观自己粗鲁的吃相。  男女之间的差距,本应该是女生要秀气斯文。现在竟然颠倒过来,最让人堵心的是风擎宇明明吃的这么娘气,可是浑身上下就不见一丝娘气。  这简直就是……  人比人,真的是气死人!  “看什么看,吃个饭还在那里蹩手蹩脚……”  意思就是,装X!  她从小的确没有受到过餐桌礼仪,但在人前还是知道礼貌。人后,那就是自己怎么吃的开心就怎么来。  他用那眼神看自己做什么!  沙贝儿音落,就在沙贝儿惊悚的眼神里看着风擎宇竟然真的端起了碗,不是用勺子,而真是端起来,直接和她一样仰头喝了起来。  沙贝儿满脸的不敢置信看着风擎宇做着这一切,那喉结不停的滑动着。性感的一塌糊涂。  为什么做什么动作都是那么的该死的魅惑人……  这就是一只妖孽!  看的没来及收回视线,只见风擎宇已经放下碗,还顺便的用舌尖扫过嘴角的汤汁……  沙贝儿顿时有一种被电到的感觉!  风擎宇你要不要这样贱,明明知道自己长的一副魅惑人心的模样,还故意做出这样勾人的动作。  这样会让人冲动的想扑倒好不好!  艰难的别过视线,再看下去,她真怕自己会流口水。  “饱了。”  刚别过视线便听到风擎宇突然说了两个字……  “嗯。”  沙贝儿以为他说他吃饱了,她就学他寡言少语的嗯了一声……  直到沙贝儿被风擎宇突然拦腰抱起,看着他眼底慢慢染上的一层黝暗。  沙贝儿这才反应过来,他那句是问她的!  她还嗯!!!!  “风擎宇!”  沙贝儿一见他又狼变,立刻开始弹着四肢要从风擎宇的怀里滑下来。可是,挣扎的结果,也不过是瞬间点燃风擎宇的欲/望罢了。  风擎宇看了一眼上楼的楼梯,再扫了一眼偌大的客厅。  也懒的走了,直接折回。  沙贝儿以为风擎宇是要放过自己,谁知道,风擎宇只是一手挥开餐桌上的东西,直接把沙贝儿往上一搁,拉开她的双腿圈上自己的腰。因为只穿着睡袍,里面什么也没穿,风擎宇一拉开沙贝儿的双腿,未着片缕的某地儿便已经直接暴露在空气里。  风擎宇同样是只穿了一件睡袍,所以,在把沙贝儿的双腿圈上他的腰往他拉近的时候,他已经直直站立的某地儿,顺着拉扯的力道,直接往里面一撞。  精准直接进洞。  “佣人会回来。”  沙贝儿被风擎宇轻松攻垒成功,双腿弹的更厉害了……  “两天。”  风擎宇试了一下,虽然还有点紧,但不太影响他前后的开始移动。  缩臀,风擎宇拉住一只腿,另一手抓住正在挥舞的沙贝儿吐出两个字后,便往沙贝儿胸口亲。隔着睡袍,咬上上面的顶端。  疼的沙贝儿一缩,真想骂他禽/兽。  还放两天!!!!!  “我要回袁宅,袁阿姨和睿睿会担心!”  沙贝儿挠风擎宇,还有完没完。刚做的又做。  吃饱就做。  他还真把那句中国博大精深的话发扬光大啊。  “不会。”  风擎宇做着活塞运动,埋头在沙贝儿胸前,牙齿咬开睡袍,不再隔着睡袍,直接咬着上面的蜜果。舌尖圈过,卷进嘴里。  声音含糊的从胸前传出来……  “什么不会?嗯……轻点!”  沙贝儿平时的话还能理解风擎宇的话,但此时,下面的小嘴儿吸着他,他还在那里缩臀死往里撞。而上面的蜜果被他舌尖给玩命似的挑/逗着,对他的碰触本来就没有什么抵抗力。  沙贝儿身体软的厉害,眼眸也是瞬间充满了消音。  细碎的声音从纷嫩的唇瓣吐出,身体后仰成一个极魅惑的姿势。  风擎宇听着沙贝儿娇媚的呻/吟,本来平缓的动作,开始变得凶猛。  不再有雅兴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把沙贝儿的双腿一拉,身体往后退了一些,让沙贝儿坐在餐桌的边缘处。  臀几近是半空状态,风擎宇抓着沙贝儿的腿,狠狠的撞了进去。  沙贝儿身体不稳,立刻抓住边缘稳住自己的身体。  总有一种随时会在他离开的那一瞬间自己会跌下餐桌……  惊现中的紧张,只是让身体绷的越发紧,也缠的风擎宇更是紧。  嗯嗯啊啊,哼哼唧唧……  一直很久很久……  ************************  夜半无人时……  沙贝儿觉得自己刚睡,身后的灼热气息又袭来。两个人都是赤身裸/体的,沙贝儿累的眼皮都睁不开。本来不想搭理继续睡的,可是身后的某人明显不准备放过她。身体贴着她身后,抵在她的臀上……  时不时的撞一下,那直接从后面圈住她的大手扣在她的柔软上。睡前她抗议过,但是被他收拾了一次后,沙贝儿不敢抗议了。只能让他的手扣在她的柔软上,这样握在上面总好比做强的多……  只是……  这才休息多大一会儿,怎么他又来了……  “你别又来……”  沙贝儿都要哭了……  从白天做到傍晚,中间风擎宇有让谁送来很多吃的。他难得的把东西拿到房间,可是她还没吃,他又把她扑倒在地,把她吃的干净之后,菜都凉了。  他很仁慈的下楼热了一下,端上来。  真是和着泪吃的晚餐,躺在床上就挺尸了。可是,怎么觉得眼睛刚闭上,身后的男人又来了……  那软软的声音,带着似撒娇的味道。平时,沙贝儿可不会这样跟他说话。风擎宇的确是没满足,但也没准备做。只是手条件反射的摸摸,准备等她睡一会儿再继续……  可是,沙贝儿这一声娇嗔,绝对是自找苦吃。  “醒了?”  沙哑的声音贴近了她的耳边,沙贝儿只觉得一道雷劈到头上,在风擎宇熟练的拉开她的腿往自己的腿上一架,顺势的由后滑进去的时候。  在被又操练了将近一个小时后,沙贝儿又晕晕睡去之前,打死也没有想到,自己那句话引来的一场浩劫!  ************************  沙贝儿被稳妥的操练了两天,风擎宇体力一向好,持久性又强。但是折腾了一天多也是真的累了。  搂着沙贝儿一觉睡到第三天一早……  第一道曙光射进房间的时候,风擎宇睁开双眼。看了一眼躺在怀里的女子,一脸的恬静,被滋润的极好,脸蛋滑嫩的诱人。  卖力的操练沙贝儿,风擎宇睡了一觉不见丝毫倦怠,反而是沙贝儿依然是睡的香沉不见醒来。  掀开被子,拿过一边的睡袍穿上。  拿过一边的电话,拔了一个号码。  沙贝儿睡的朦胧,这两天总算是安稳的睡了一个好觉。  传进耳里的声音似乎是刻意压低的,但依然隐约飘进耳里。  沙贝儿也真是两天折腾狠了,一点来自风擎宇的声音就如惊弓之鸟一样,意识几乎是立刻清醒。  “结婚证。”  结婚证三个字,的确是炸的接电话的属下差点没拿稳电话,颤巍巍的问是谁的……  “我。”  风擎宇薄唇直接吐出一个字……  电话那边的男人彻底被雷住了……  风少要结婚……  脑中无限的循环着这几个字……  “风少……教母的名字?”  小心翼翼的开口……  “沙贝儿。”  薄唇刚吐出三个字,突然听到身后有声响。风擎宇握着电话转身,视线对上已经从床上坐起的沙贝儿,她正看着他……  ------今天一万五更新,大家看的开心,丢丢红包,月票和推荐票哈,顺便再留言勾搭一下我,明天见-----  好吧,咱又不小心的卡到你们了o(︶︿︶)o 唉。  感谢wingminglu,zhangqiang20,monicaacacac的一万大红包。15973330100小傻呆的五千大红包。还有好多小伙伴们的大大小小红包,月票,留言。非常感谢。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