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84章:捏碎了心

第084章:捏碎了心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3119更新时间:2015-06-07 10:44:59
   “你哪里配得上我?一个心里装着另一个女人的男人,哪里配得上我?”  突然拔高的声音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字眼间,处处都透着沙贝儿压抑久了的怨气。  风擎宇被沙贝儿的话直接给堵住了……  他的优越感在于外在条件和本身拥有的权利和金钱,只是他不知,在沙贝儿眼底,这些一文不值,她想要的从来都不是这些……  他的沉默,等于默认。  明知道他不可能说自己想听的话,只是面对他的沉默的默认时,心底那股哀伤造成的黑洞好似越来越大,似要将她的理智冷静吞噬……  沙贝儿只觉得一股子酸涩涌上了鼻尖,眼眶有些湿意,心,很疼。  话题一绕又回到了永远解不开的死结上……  心底自嘲的冷笑……  自取其辱的感觉。  “风擎宇,你根本没资格说娶我!”  “谁有资格?”  风擎宇眼底因怒极而透着一丝腥红,跳跃的火焰似要烧尽沙贝儿。  “童炎玦吗?”  没发现自己吐出这三个字的时候,言语间那股子酸。  “是,彦玦比你有资格,起码他的心中有我,而你呢?你的心中永远只有一个程贝贝,你有什么资格说娶我!用装满了程贝贝的心来娶我?很可笑!风擎宇,结婚是属于相爱的人,你侮辱了结婚这神圣的两个字。”  可笑!侮辱!结婚是属于相爱的人!  看着沙贝儿的表情,风擎宇心底莫名的火燃烧的汹涌。她的意思是童炎玦都比他有资格,在她的心底,童炎玦还在他之上!很好!真是给点阳光真的灿烂起来了!  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怒气袭上心头,风擎宇第一次有种气昏了头之感。  “的确是侮辱。”  冷若冰霜的几个字,寒意蚀骨。  不知道自己这几个字说出口,究竟有多伤人。  沙贝儿的脸色几近是在听明白了风擎宇言语间的意思时,一片煞白。  他在暗喻,她试图和他心尖上的人争他心中的位置,是侮辱了程贝贝。  没有什么比这个还要刺疼沙贝儿的心的,心揪疼的快要窒息了。  他,真的很狠!  颤抖哆嗦的唇瓣,难掩心底一阵压过一阵的痛楚。  她真的是在自取其辱。  “呵呵。”  苍白没有血色的脸色,哆嗦的唇瓣。被伤至了心底,疼的快要无法呼吸。  看着风擎宇,沙贝儿没有哭,只是冷冷的勾唇,身体不由的后退着。  一步,两步……  双腿有些脱力,明知道和亲口听他说,感觉原来差距如此之大。  她还以为……  最起码,在他的心中有她的一席之地。原来,不过相提并论也是侮辱了他心尖上人的地步。  她真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太自己给自己长脸了。  其实,什么都不是。  风擎宇近乎赌气的一句话,却未想到究竟有多刺疼别人的心。  当看到沙贝儿惨白的脸,哆嗦的唇瓣,以及眼底深处的那抹哀伤痛楚时。薄唇紧抿着,看着沙贝儿一步一步的后退,拉开两个人的距离。  她在难过……  手不由的伸出,在沙贝儿转身的时候,拉住了她的手……  几近是条件反射的动作……  手上传来阻力,力道并不大却成功让沙贝儿停了脚步,未回头,未抽回手,只是站在原地……  沉默……  沉默……  还是沉默……  一秒,两秒,三秒……  沙贝儿淡漠的抽回了自己的手,闭上双眼再睁开,眼底的痛楚已经完美的掩藏起来。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抹飘忽的笑容,轻声道:“我不稀罕。”  四个字,轻如微风,徐徐而过。却似藏着绵里针一般,风拂过心口被刺了N个小孔。  密密麻麻的针扎过的感觉在心口蔓延开来,那个丢下一句不稀罕后便潇洒离开的女子,纤细的背影却挺的直直的。想伸手把她扯回来,只是看着沙贝儿的背影,风擎宇的手再伸不出。  直到,那道纤细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直到,门轻轻的合上。  风擎宇站在原地,心中那密密麻麻的微痛,本不是很明显,只是在门合上之时,像是突然被谁撒了一把盐一样,越来越疼,越来越明显……  ***************************  未和风擎宇两个人纠缠关于他送自己回来的问题,他说送,她便上了车。  一路,平静的表情,平静的眼神,静静的看着窗外。只有脸色,依然有些苍白,唇瓣有些失血色。  风擎宇几度想开口,最后又沉默。  便是如此,一路谁都没说话回到了袁宅。  主宅外,沙贝儿刚下车,风擎宇的车便离开。  沙贝儿刚走进主宅上楼,听到声响的袁点点已经立刻从房内跑出来。速度之快,连有些凌乱的衣服都未整理好。  “贝儿。”  速度极快的冲同沙贝儿……  “袁阿姨。”  沙贝儿在看到袁点点的时候,嘴角扯出一抹笑容,淡淡的,云淡风轻。  袁点点本是兴奋的握着沙贝儿的手,她直到现在还记得风擎宇带走沙贝儿时的帅气。两个人一离开就是两天,不用说自己的儿子多会把握机会。  贝儿相亲,儿子那么生气,一定是在乎贝儿。  这两天的时间,两个人的感情一定极速升温。压不住八卦的心,一直等着沙贝儿回来方便她八卦。  “走走,我们进房间。”  拉着沙贝儿的手,快速的往沙贝儿的房间里走,顺手关上门,那急切的模样就跟一好色的男人心急的要把看上的女人往房间带一模一样!  风拓熙看着自己媳妇那副猴急的模样,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  正考虑着要不要进去把袁点点给拎出来,有她那么猴急的把人往房间里扯,就算是个女人,也不可以。  还没伸手敲门,门竟然自动打开。  本来一脸兴奋激动的猴急媳妇,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脸上的表情极度的复杂。有心疼,有怨念,更有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在门关上的时候,袁点点忍着一股气回到了房间,失控的叫出声:“我想杀了你儿子!”  风拓熙:“……”  (那也是你儿子……)  一想到贝儿那么平静的说:“争不到的东西我不想争,我连和她相提并论的资格都没有,袁阿姨,我累了,不想再努力了。”  但凡给她一点点希望,有争的希望她也愿意再尝试。只是,一点点希望都没有,连相提并论的资格都没有,她还能争什么。  心就疼的厉害,心底更是恨风擎宇恨的牙痒痒,在看到他出现还那么帅气的带走贝儿的时候,她以为就算不爱,他也是在乎贝儿的,可是呢。两天的独处,除了发泄兽欲外,竟然让贝儿以这样一副伤心痛彻的状态回来。  实在是……  让她恨不得掐死那个不开窍的儿子,不长眼的!  “我……我……”  怒气无处发,袁点点气的在房间原地打转。  “风拓熙,我气死了!真的气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扑到风拓熙的身上,无处发泄的折腾风拓熙……  搂着发狂的媳妇,风拓熙脸上有无奈,却也是深深的疼宠。  *********************  风睿尧回来,本来是兴致勃勃的。妈咪终于回来了,扑到沙贝儿的怀里,在没看到风擎宇的身影时,再接收到袁点点传递过来的目光,风睿尧眼底的亮光,也跟着黯了。  事情好像没有按他们计划的在发展……  不知是临时真有急事要处理,还是风擎宇故意,直到晚餐风擎宇也没回来。  如同以往一样,看着风睿尧睡着后,自己回到房间。  两天几乎没怎么睡,沙贝儿洗澡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便有一种很疲倦的感觉。  不仅仅是身体累,更多的是心累……  好不容易睡着,沙贝儿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被一股力道提了起来,耳边便听到一道刻意压低但却充满怒气和杀气的声音:“在哪里?”  迷糊的睁开双眼,借着房间留的一盏灯散发出来的光亮。沙贝儿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很熟悉的轮廓。  此时,他的脸上有着真正的杀气,那双眼睛里跳跃的火焰,真有一种立刻烧毁她之势。  “在哪里?”  风擎宇见沙贝儿醒来,又问了一遍,声音还是不大,但却比刚刚朦胧中听到的更是冰冷。这种寒冷,把沙贝儿身上的温度一点点抽离。  他的手掐在她的脖子上,一开始并没有用力,但是现在却是随着她的沉默,开始慢慢收紧。  “什么?”  沙贝儿的心就像是被风擎宇的手捏住了一样,随着他的力道在收紧,自己的心也是一阵阵的收紧。  明明痛的不能呼吸,可是却还是平静的开口。  “木雕。”  薄唇吐出两个字,一瞬不瞬的盯着沙贝儿。  心陡然一沉,终于明白了他问的在哪里是什么意思?  睁着双眼,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风擎宇的俊脸。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只是,痛的快要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痛死……  “最后一遍,在哪里?”  更冷的声音,风擎宇的手收紧的更厉害。沙贝儿感觉到了窒息,不仅是呼吸的窒息,还有心的窒息。  他捏碎了她的心……  第一更……  还有一更,稍后。  我知道,你们一定觉得我是来拉仇恨的~o(︶︿︶)o 唉,这个时候说我无不是,信么?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