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第089章:结局倒计时(三)

第089章:结局倒计时(三)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5114更新时间:2015-06-07 10:45:01
   “下一站不是去加拿大吗?”  袁点点回到房间,便看到风拓熙在她的监督下打电话。以为是安排到加拿大的飞行航线,而是德国飞回的航线。  “擎宇现在正在飞往德国的空中。”  “怎么可能!他打电话的时候明明……”  袁点点不信,明明是糊弄过去了……  “两个多小时前,完整版本的资料已经到了擎宇的手中。”  风拓熙刚说完,袁点点已经迅速的冲进了卧室……  风拓熙一点也不意外,淡定的跟着走进去,便见袁点点蹲在那里,以火速的姿态把买的东西胡乱的往行李箱里塞。虽然已经空运很多回去了,但是只是短短的一个多小时的逛商场,又是一堆战利品。  有用的,没有的,只要觉得新奇的,全部都买下。  谁让,她男人,她儿子最不缺的就是钱!  “你还站在那儿愣什么,快点帮我收拾啊,我们赶快跑路。”  风拓熙实在是对自己媳妇无言,典型的欺软怕恶,敢做不敢当型的。  常常是点了火却不敢去灭火型的……  风拓熙,你确定你这暗语是指对待你儿子这件事情吗?-_-|||  “对了,我去通知贝儿和睿睿。”  袁点点突然又咻的弹起来,火速的就要往外冲。冲了一半反应过来,贝儿还没回来。她和那个大厨聊的兴起,后来又介绍了个德国有名的美食家,正在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边喝边聊。  “我要先给贝儿打个电话。”  风拓熙把袁点点拉回来,看着袁点点说道:“不用。”  说完,看着袁点点一脸的问号,风拓熙淡定的补充道:“时间来不及了,你先收拾,贝儿和睿睿我来安排。”  “好。”  袁点点没有疑义,现在很急。急的立刻要离开这里,绝对不要被风擎宇抓包。  但是,她忘记了,有一句话叫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半小时后  火急火燎的上车,上飞机,飞机起飞。当飞机起飞到半空当中的时候,风睿尧这才从晕乎中清醒过来。  他为什么要逃难似的逃?  袁点点也才反应过来,她现在逃了,但是回到意大利还不是一样吗?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刚准备共同向风拓熙讨伐的时候。却同时发现一个特别的严重的问题,说是被直接送到机上的沙贝儿,怎么没有影子。  “贝儿呢?”  “妈咪呢?”  风拓熙看着张牙舞爪的一大一小……  “差不多了。”  袁点点和风拓熙算是有默契,风拓熙的一句话,算也是懂了。  风睿尧小家伙智商商,风拓熙的一句话,他也懂了。  虽然心底依然有些小反对意见,但是想着每天收到的视频看着某人那死鸭子嘴硬的样子。默默的就沉默了,好像,也真的差不多了。  *****************  “这是我的荣幸。”  沙贝儿接过名片,有一种被肯定的满足感。  “我等沙小姐的答复。”  “我会尽快给您回电话。”  沙贝儿没有想到,旅游会有意外的邂逅,更加不知道自己竟然会被相中。  “天色已晚,沙小姐我送你。”  “麻烦了。”  看了一眼时间,袁阿姨竟然没有过来接自己,于是没有拒绝。  一路上,两个人聊的越发的投机。车停下的时候,沙贝儿有一种不想停的冲动。两个人坐在车里,又聊了好一会儿,这才下车道别。  今天心情真的很好,沙贝儿是哼着歌走进去的。  “袁阿姨?睿睿?”  走进去,发现客厅竟然没有开灯。沙贝儿一边叫着袁点点和风睿尧,一边迈步往里走。打开客厅的灯,环顾了一眼,还真没有他们的身影。  这么早就睡了?  沙贝儿一路往上走,风叔叔和袁阿姨两个人恩爱,有时候长时间会不出现,一定是单独相处着。如果不是袁点点主动出现,沙贝儿都不会去主动敲他们的门。  转弯,往自己和睿睿的房间里走。  今天一天大脑接收的东西太多,一直以来自己的视野都太小,外面的世界原来如此的广阔。一直以来,把自己囚在了一片小小的世界里……  在不停的吸收着东西,这些是书里看不到的。沙贝儿觉得很满足,很开心。  “睿睿?”  推开房门,卧室里竟然也是关着灯的。睿睿就算是早睡了也会给自己留灯才对,怎么会这么黑。  一手脱外套,一手准备开灯。  突然看到不远处有着火星在跳跃着,沙贝儿身体一绷。  “谁?”  正好风起,卷起拉着的帘子,看到一道倾长的身影站在那里。对那道身影再熟悉不过,沙贝儿在看到那道身影的时候,手已经直接打开了灯。  脸上的笑容也在清楚的看到风擎宇的脸时,笑容隐去。  “睿睿呢?”  沙贝儿对风擎宇没有什么好脸色,好的心情好像在看到他的时候全都没有了。黑暗里能够看清一切,更别说灯光下了。  风擎宇手中的烟还在燃烧着,风吹过的时候,飘过来烟草味。屋里是开着灯的,他则像是置身于黑暗当中一样,只有那双阴霾的眸子透过烟雾直勾勾的看向沙贝儿……  见风擎宇不说话,沙贝儿懒的搭理他。  走到一边坐下,拿起电话拔了袁点点的电话……  对不起,你拔打的电话已关机。  拔了风拓熙的电话……  对不起,你拔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是谁?”  风擎宇现在满脑子里都是男人的脸,一个个男人的脸。每个都记得特别的清楚,不止法国男人,各国的都有。  那些围绕在沙贝儿身边的男人,看着那些男人眼底的惊艳,眼底的爱慕。  每个男人对沙贝儿都好像有着其他想法,每想着心情极不好。  三个多小时的飞机行程,风擎宇想到各种沙贝儿看到自己时的表情。是想念后的惊喜,还是被抓到了胆怯。却没想到,二十多天见到自己依然是如此冷冰冰的。  刚刚笑的怎么就那么的甜美。  对着那个不知道哪个缝里蹦出来的男人,笑成那样,勾引谁呢!  沙贝儿连个斜眼都没给他,挂了电话。转身就准备往隔壁走,睿睿该不会是因为风擎宇来了,在隔壁房间吧。  她就是不想和他单独相处,看到他,脑子里好不容易忘记的画面,全都给记起来了。  心情极度的不美丽……  “他是谁?”  砰。  刚拉开的门被一脚踢上,风擎宇的人挡在了门上,看着沙贝儿往后退了一步,避他跟避病毒一样,风擎宇的脸上阴转暴雨,眼见就要下龙卷风之势下一场大冰雹雨了……  “又想掐死我吗?”  见着风擎宇那阴霾的表情,沙贝儿静静的仰头,看着近在咫尺满是怒意的俊脸,淡淡的开口。分不清喜怒,只是那样平静的说出让她心底最疼的痛。  风擎宇顿时跟被人抽了几个巴掌一样,打愣在了那里。条件反射的看向沙贝儿的脖子,脱了外套,脖子上已经恢复看不到丝毫痕迹。但是,风擎宇却是仿佛透过那白希的肌肤,脑中浮现出当时自己掐过之后,沙贝儿脖子上的痕迹。  “呵。”  沙贝儿见风擎宇被自己打击的不说话,冷笑了一下。  “让一下。”  更平静的声音,视线移过。风擎宇竟然真的挪动了一下,沙贝儿拉开门往外走。  “袁阿姨?”  敲了几下门,没有人回应。拧动,门打开。里面哪里还有袁点点和风拓熙的身影,一看就是收拾过的。袁点点买回来的东西爱堆一地,现在都没有了。  从袁点点的卧室里走出来,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风擎宇,他静静的站在走廊的地毯上,目光正看着她。  沙贝儿无视风擎宇,从他身边走过,直接走回自己的房间,再拿起电话……  “帮我订一张飞加拿大的机票……”  话还没说完,手中的电话已经从自己的手中上脱离,直接挂上。风擎宇站在沙贝儿面前,半弯着身子,靠近的身子,气息整个笼罩。  沙贝儿看了一眼风擎宇手中的手机……  “给我。”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手机直接砸到了墙壁上。然后……  分尸了……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暴力的模样,直接侧开一些,再走到沙发边坐下,拿起座机……  刚按了几个号码,只见座机一样被风擎宇直接扯掉,砰的一声,直接扔到墙壁上。  再次裂开了……  “二十四天半,五百九十一个小时。”  风擎宇一手撑在沙发的边缘上,看着沙贝儿的脸。  “所以?”  沙贝儿这次未退开,仰头,看着风擎宇,只是眼底透着嘲讽。  “还在气?”  “不会再有下次。”  风擎宇似是无声的在叹息,顺势坐到沙贝儿身边,伸手便准备把沙贝儿抱进怀里,这似乎是他能够承诺的极限。  从看到她走进来的那一秒,便想把她抱在怀里,很想她身上的味道,想她在自己怀里自己心的安定。  她不在身边,心好像都是飘在半空当中,找不到归属点。看着沙贝儿,便像是看到了能让自己心静下来的源头一样。  只是,大手还没有搂到沙贝儿,沙贝儿已经从沙发上站起来。  风擎宇手中一空,看着沙贝儿起身,眉头微微蹙起。  “不会有下次?呵呵。”  沙贝儿眼底的嘲讽更明显,没有因为风擎宇主动放下姿态而有任何心软的迹象。看到风擎宇,只是觉得忘记的又全都浮现在脑海。  心口处的那股揪痛又开始那么明显……  没有预兆的,沙贝儿突然抬手……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间里响起,抽的力道挺重,风擎宇只觉得半边脸上一疼……  对沙贝儿没有防备,加之沙贝儿的动作太突然,风擎宇根本就没有反应自己就挨了一个耳光。  “沙贝儿,你疯了?”  风擎宇一手突然伸向沙贝儿,目标是她的脖子。  只是,还未靠近便像是被人突然敲了一下,手上的动作突然顿住。  沙贝儿脸上未有俱意,只是冷冷的一笑。  “没有下一次。”  沙贝儿重复了一句,言语间更显得嘲讽。  风擎宇的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但是大手却是硬生生的收回,薄唇紧紧的握着。半边脸上还有着淡淡的五根手指印,疼痛从脸颊上传来,提醒着,自己被抽了一个巴掌的事实。  怒气在翻涌,无法压下。大手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看着面前这张充满了嘲讽意味的小脸,怎么也下不了手。  “很生气是吗?如果我现在随便说句是意外,是不是就可以抹掉我抽了你一个耳光的事实?”  沙贝儿一直是看着风擎宇压不住怒气的表情说话的……  知道自己的这个耳光抽下去,风擎宇会有怎样的怒气,也许会抽回来,也许会再次掐住自己。  没想过要再要顾及什么……  心已经痛成那样,也没有什么会再让自己更痛了……  与预期中的反应有些差距,风擎宇没有反抽回来,实在出乎沙贝儿预料。但是却没有什么心情去深入的想,想的太多,便是自作多情。现在的她,最不需要的便是自作多情。  “沙贝儿,闹够了吗?”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眼底跳跃着火焰。这真是第一次有人这样抽他的耳光,这一巴掌如果是别人,早就死了几次都不够让他发泄怒气的。  因为之前的事情风擎宇有歉意,硬生生的把怒气和戾气给压了下来。  “没有。”  沙贝儿回答的很快……  “你究竟要耍脾气到什么时候?”  已经容忍了二十多天,说要冷静,便已经给她时间冷静。处处勾搭他也容忍了,就连刚刚和另一个男人在车里坐了那么久,他都忍了,她还想怎么样。  他已经亲自来接她回去了!  还想怎样!  “风擎宇,你貌似有误会。我说没有,不是说没有闹够,而是告诉你我没有闹,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没打算现在回去。”  “自己的事?勾搭男人?”  风擎宇眼底怒气更甚,被压下的那股子酸意在不停的冒泡。  “就算我勾搭男人又如何?你是我的谁?我就勾搭了怎么样了?有本事你掐死我啊!”  沙贝儿脖子往前一伸……  真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勇气……  “你!”  风擎宇眼神阴霾的吓人,看着凑上前的脖子和沙贝儿一脸的倔强。  “没本事掐死我,就别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想看见你。”  沙贝儿在风擎宇怒意夹杂着阴郁的表情里,准备转身。  风擎宇再次伸手拉住沙贝儿,心中翻涌的怒气在不停的起伏着,堵在心口不能发出来。气的真有些快吐血了,对眼前这个女人,有一种骂不得打不得还冷不得的感觉。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其实和他争执,心情并不会好。  风擎宇的手未松,但也没说话,只是扣着沙贝儿,盯着沙贝儿。似乎是在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怒气,沙贝儿知道风擎宇为了自己敛了脾气,否则刚刚的那一个巴掌足以让她死十次都不够……  只是,又如何……  “风擎宇,不是每次抽了别人一个耳光让别人疼了,再给颗糖吃就可以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有些伤,不是你简单一句话就可以抹去的。”  手,轻轻的抽出。  她的心,是真的伤了。  那一晚,他亲手捏碎了她的心。  那种疼,一直在脑中,忘不掉。  转身往外走,这次,风擎宇没再伸手拉住沙贝儿,阻止她。  订机票,收拾行李。  沙贝儿也没看风擎宇,直接收拾好行李拖着行李往外走。直到走出去,等待计程车的时候也没看风擎宇一眼。  没等几分钟,便见一辆车开了过来,沙贝儿上了车,直接去了机场……  *********************  袁点点和风睿尧两个人在飞机上,琢磨了半天,还是觉得要和沙贝儿主动承认错误。虽然这件事情的主谋不是他们,但绝对是有顺杆子下之势。  现在把贝儿一个人丢给风擎宇,他们着实内心还是有内疚的。  在拔了贝儿电话打不到人的时候,袁点点便有些吓了。  自己儿子这段时间的表现都看在眼底,按道理说,刺激大发了过来。应该会明白自己有多在乎贝儿,应该会说几句好话,然后两个人和好。  虽然说,这些天,贝儿看起来很开心。但是,总是常常看着她走神,眼神飘忽,嘴角还在笑,只是眼底却是藏着难过。她根本就是时时刻刻在想自己那臭小子,才会放不下。  现在顺理成章的,但还是不放心。  当打风擎宇的电话,一接通,袁点点便机关枪般的连发……  “贝儿呢?你有没有伤到贝儿?我告诉你啊,你要是敢再伤到贝儿,别怪我们真的集体和你脱离关系,你这辈子就再也别想有媳妇了。”  “嗯嗯嗯……”  风睿尧在一边不停的点头,附和。  “机场。”  伤她?不知道谁伤到谁,半边脸到现在还在疼。风擎宇的目光看着前面低头沉默的过安检的女子,手握着电话,迈步跟上去。  ----今天五千字更新,明天保证更六千-----  不管我更多少,你们都要爱我如同我每天万更一样( ⊙o⊙ )……  见过有这么厚脸皮的作者吗?我的存在就是让你们涨姿势的。~\(≧▽≦)/~啦啦啦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