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大结局:婚礼(完)

大结局:婚礼(完)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1367更新时间:2015-06-07 10:45:19
   沙贝儿毕竟有些心虚,她其实早就不再是单身。在默认单身,就算是为了不麻烦,但是,风擎宇那小气巴拉的人,怎么可能会不放心上。  事情一忙完,沙贝儿立刻订了一张回去的机票。  沙贝儿已经够低调的了,只是没想到,竟然有五个是随她一起上飞机的。因为约她吃饭没有约到,在知道她乘坐这班飞机的时候,便立刻订了机票……  五个小时的时间,沙贝儿被几个男人围绕着。都是年轻的富二代,对沙贝儿的兴趣极浓厚。  沙贝儿一路上想说睡觉都不行,一直被五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直到,飞机快要降落。沙贝儿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没有想到,上了一次节目,竟然会带来这样的结果。  “谢谢,不用。”  沙贝儿自己拖着行李箱,之前都是风擎宇和她一起回西西里岛。乘坐他安排的专机,这还是自己第一次自己回来。  拖着小行李拒绝了身后几个男人的殷勤,戴着墨镜和帽子,长发飘飘,穿在穿松的衣服里。  低着头,往前走。  “沙小姐出来了!”  当走出机场的时候,立刻传来喧哗声。沙贝儿这还是第一次被这样包围着,以前没有人可以查到她的航班,风擎宇都安排好了,而今天,是第一次被包围着。  在看到蜂拥而来的爱慕者的时候,沙贝儿真有些傻眼了。即使脸上依然带着笑容,但是看到那蜂拥而上的青年才俊,每个人手中都捧着一束鲜花,以及礼物。  明显都在等她……  站在原地,沙贝儿嘴角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一边有媒体正在拍照,可以想象,这些明天如果登上了报纸上了新闻,风擎宇会怎么收拾自己。  扫了一下四周,竟然真没有看到风擎宇的身影……  看了一眼四周,风擎宇知道她今天回来,自己不来也一定会安排人过来护送她回去啊。  竟然连他手下的人都没见到一个……  沙贝儿墨镜后的眸子深邃了几许……  “沙小姐,晚上有荣幸请你共进晚餐吗?”  “沙小姐,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贝儿,今晚我已经定了……”  “贝儿,我是……”  偌大的机场,沙贝儿这一块,被包围了起来。  “刚下机,很累,我想先回去休息。”  浅笑着,笑容都有些僵硬了。沙贝儿想往外走,可是根本就无法往外走……  越来越多的人围过来,因为没有考虑过这一点,沙贝儿身边也没有人。被包围着,沙贝儿有一种想把自己缩小缩小再缩小,原地消失……  正想拿电话打给风擎宇安排人让自己离开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惊呼声……  包围在沙贝儿身边的人,都被不远处的气场给吸引了视线……  机场的入口处,突然出现了几个人,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些人,就在包围沙贝儿的人群里,只是瞬间便已经格开了那些包围着沙贝儿的人,而本来水泄不通的人群,被格开……  长长的通道,从机场入口处一直到沙贝儿面前,都被格开成了一条道……  门推开,一道身影正往里走。  人刚出现在众人面前,已经让所有人都失了声音。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当走过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他的一出现,瞬间就成了聚光点,让人的目光移不开。  目光未曾看向四周,直勾勾的看着沙贝儿,迈着步子走过去。  机场四周的人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但是,沙贝儿怎么可能不清楚。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一堆人,以及,目光最前方正往这里走来的风擎宇。每迈的一步,都让她的呼吸一窒。  今天,他穿的很正式。纯手工制作的西装修饰的他的身材更加完美,笔直的双腿每走一步都带来心跳加速的感觉。目光,专注的看着她。不由自主伸手拿开墨镜,看着风擎宇一步步走向自己……  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眼底只看得到这个男人……  机场里播报的声音都消除了,世界一瞬间好安静。那些被格开的人群都被眼前这个男人的气势给压的呼吸困难,更别说再开口了……  直到风擎宇站到她的面前,沙贝儿这才反应过来。  他怎么来了……  还是用这样的方式……  他不知道自己有多招摇吗?  “你怎么来了?”  沙贝儿在风擎宇走到她面前的时候,被迷的晕头转向的脑袋瓜子总算是正常了。他这一出现,不知道这里有多少记者吗?明天要是有漏网之鱼,上了报纸可怎么办。就算是媒体可以杜绝,但是,现在这些人,总有人见过他的。在西西里岛,他风擎宇有多有名,他不知道吗?  那表情,那眼神让风擎宇的脸色更难看。  看到四周那些个狂蜂浪蝶,便觉得怒火在内心翻涌着……  “我是说,你怎么不低调一点!”  一见风擎宇的表情,就知道他现在有多生气。他一生气,有些事儿可就没办法控制了。他会在这里吻住自己,不管不顾都有可能。  沙贝儿立刻聪明的为自己圆了过来,手扯了扯风擎宇的衣摆,嘴角这次是真的僵硬了。  之前,唯一的一张照片,就是背影。现在,全方位被包围着,两个人站在一起,那背影便立刻被人捕捉到。  只是一眼,便知道背影就是这个男人。顿时,四周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交头接耳的讨论着,这突然出现的男人究竟是谁……  风擎宇的照片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媒体杂志,整个西西里岛都知道黑手党的教父叫什么名字,他的事迹也是传的沸沸腾腾,但是却从来没有人拍到过他,也从来没有人在见过真人的时候,敢多看几眼。  这个男人,是西西里岛每个人心中的神,却也像有些人拜的神一样,那样神秘。因为神秘,也传的更悬乎。现在,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即使有人揣测这个男人是风擎宇,但是,都没有见过,也不确定究竟是不是……  有人联想到之前传出来的关于教父和一个黑发的东方娇小女子的一段风流韵事。再看眼前的两个人,如果真是风擎宇的话,那么这个女人,不就是教父传绯闻的东方女子吗?  听到议论声,沙贝儿真想踹风擎宇几脚了……  就知道,他没有那么大方,就知道,他一定会藏着一手的,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留着这样一手……  “低调?”  风擎宇的薄唇轻启,嘴角的笑容有些冷。目光,冰冷的扫过四周,那些准备了礼物和鲜花的苍蝇们。眼神扫过之处,寒流袭过,不由的后退一步,手中捧着的花都有些握不住了。  沙贝儿有些心虚,她完全没有想过,会这样子。  “单身?没追求者?这是什么?”  风擎宇可没有顾及这四周的人群,不知道从怀里突然变出来的红色本本,正是打开的。  上面,两个人的照片在上面。照片上的两个人靠在一起,上面的章,证明着两个人现在是已婚状态。  的确,两个人早已经领了证。因为沙贝儿不愿意办婚礼,觉得太招摇。而风擎宇为了保护她,看到她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时,那绽放出来的自信光芒,便在领证后,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反正,她只是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他为此还能得到福利。盛大的婚礼,让她的身份曝光,的确会影响到她。  他,其实不愿意看到她失去笑容。  他喜欢她自信的笑容……  “风擎宇!”  他好幼稚啊!  他竟然把结婚证拿出来,还故意给那群人看。此时,每个人都关注着两个人,风擎宇这一拿出来,顿时让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突然伸手拉过她的手。沙贝儿手上一直都是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戴。而风擎宇突然拉过她的手,不知道风擎宇从哪儿变出来的戒指。  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戒指……  无名指上一套,刚好的尺寸。错愕的低头,看着钻石上雕刻的两个字,风与沙教缠在一起,风中有沙,沙中有风。被握住的手上,他的无名指上也是同款的戒指,钻石很小,但是指环上却也同样刻着清晰的两个字,风沙。一样的风中有沙,沙中有风……  “你是我的!”  腰上突然一紧,沙贝儿只觉得身体被揽进一个宽阔的怀里,紧紧的环抱住。微张的小嘴,被吻住。  **************  直到风擎宇抱着沙贝儿离开,那本来等待沙贝儿的人群里的媒体,好似才回过神来……  激动的还来不及跟上去,便已经被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的人,拦住……  被抱着离开的沙贝儿直到被抱进车里,车缓缓开离的时候,感觉到风擎宇又压过来的身体……  “嗯?”  沙贝儿还没有控诉,风擎宇已经捧着她的脸,眼神吓人……  “我不是有意说的!”  沙贝儿知道风擎宇是被自己刺激到了……  可是他也不能这样不经商量,就暴露在大众的视线里啊……  “我见不得人?”  风擎宇看着沙贝儿的表情,懂他的意思,反问道……  一句话堵住沙贝儿……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  风擎宇不爽很久了,在她默认单身,暗示自己没有追求者的时候,他觉得有必要的要宣誓一下主权了……  沙贝儿看着风擎宇那黑沉沉的双眼,大有她回答不好,就要收拾她的模样……  其实……  她很感动……  虽然说,今天过后,可能她要伤脑筋了。但是,风擎宇会这样做,一定是早已经安排好。  “老公!”  突然伸出双臂,柔柔的叫着老公……  风擎宇很少听到沙贝儿叫老公,在领证的后,两个人名正言顺了。沙贝儿却是说叫风擎宇叫顺口了,然后就是不叫老公。  当天晚上收拾的她在意乱情迷的时候,才娇软的叫着一声老公……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沙贝儿叫老公总是在做的快不行的时候,才会撒娇的叫他,让他快点结束……  这还是第一次,她主动的叫他老公……  “抱抱!”  整个人依进风擎宇的怀里,让风擎宇抱满怀,剑张跋扈的氛围就这样被沙贝儿突然的放软姿态给挥散了……  风擎宇对于主动投怀送抱的沙贝儿,突然伸手揽进怀里,看着她眸子里的灿烂的光芒。心中一软,绷紧的俊脸也放松了许多。主动凑上的唇瓣,坐在风擎宇的怀里,吻了上去……  ***************  第二天,机场的一切虽然被压了下去,但是,关于沙贝儿已婚的消息却是占据了各大报纸的头条……  唯一有的照片只有两只十指紧扣的手,同款的钻戒戴在无名指上。在照片刚登上后,便立刻有人爆出了关于戒指的出处。  设计师只设计了一这一款钻戒,据说是送给自己的妻子。花了半年的时间,从设计,再到成品,都是由他亲自做的。  曾经有人出天价购买,但是,却因为找不到设计师,而不了了之。  这对钻戒,曾经有出现过报道,也曾经被大肆的赞扬过。却没有想到,会是为沙贝儿准备的。  沙贝儿背后的男人,顿时被渲染成了深情似海的极品好男人。而虽然不知道背景身份,却是形象瞬间高大起来。  为了沙贝儿不被影响,而默默的做着她背后的男人。都说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而成功的女人背后也一定有一个深情的男人……  绝世好男人,看上的女人,还愿意默默的付出等待,这样的女人,一定也是极品好女人。  加上沙贝儿露脸以来的风评本就是极好,两个人立刻成了所有人羡慕的模范夫妻。  据说见过沙贝儿老公的人都被男人帅气的模样给震慑住了,更是传出,男人对沙贝儿有多深情,有多么的体贴。  各种小道消息,都是宣扬沙小姐背后的男人,有多么的深情,有多么的体贴,有多么的为沙小姐着想。而沙小姐有多么爱自己的老公,和老公有多恩爱。  沙贝儿一早醒来,因为昨天的一出,风擎宇已经说处理了。但是,她还是不放心。爆出已婚倒没什么,她不想爆出来的就是和风擎宇两个人结婚了。毕竟,嫁给了所有人梦想中想嫁的男人,压力太大。  以后走到哪里,都会被风擎宇这三个字的光环压着,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风擎宇倒是懒洋洋的从楼上下来,昨晚吃饱喝足还正了名,心情极好。  让自己儿子都笑自己名不正言不顺,现在,他聪明的让自己正了名,还树了极好的形象。  “风擎宇,你能要点脸吗?”  沙贝儿在看到那些各种被大肆宣扬的风擎宇形象,脑中只有三个字,不要脸……  他这是仗着别人不知道,她的老公是谁,在这里各种把自己的形象树立的有多高大。  看看那些故事,什么据知情人报料。什么知情人,不用说又是用压力去让自己的手下去各种杜撰加油添醋……  (此时,正在努力的想树立风少形象的几个男人,泪流满面的点头。主母,你真相了!)  “嗯?”  风擎宇淡定的走过去,伸手拿过报导。昨天的一切只是为了正名,让全世界都知道,沙贝儿已经名花有主。之所以自己出现,是想让那些不知死活的苍蝇看看,什么叫做不能超越的。  站在他身边,被甩掉大半个地球,也好意思追求他的女人……  他看上的女人,只能是他的。就算被别人肖想,示好都不允许。  之有,有三两只都被他给消灭了。而这次沙贝儿在节目里的暗示性透露。让那些蠢蠢欲动的骚动的心开始不安份,他的这一招,得到的效果,极好。  他,还是挺满意的……  “还嗯!差不多得了!”  沙贝儿把报纸扔到沙贝儿腿上,看着他那模样,实在是欠收拾。  但是,打又打不过,拼又拼不过。他要耍无赖,她还真不是对手。  “风可言!”  此时,正悄悄的想要把自己隐形起来的小家伙,只是无奈自己的身体太过于圆滚滚的,所以,即使努力的让自己少点存在感,往里面藏啊藏,可是藏不住啊……  “妈咪!”  风可言比沙贝儿走的时候,已经胖了三斤了。沙贝儿看着自己女儿,那胖嘟嘟的模样。其实并不是不让她吃东西,但是吃成这样子,会影响健康啊。即使,每次做身体检查,这丫头都健康的过了分!  更加让她有理由不停的吃……  摇晃着走到沙贝儿身边,伸手抱住了她的腿。然后幽怨的欲言又止,小眼神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粑粑喂……喵喵不吃……粑粑喂!”  仰起小脑袋,刚刚听到妈咪对粑粑发脾气,风可言很聪明的把责任都推给了风擎宇。  然后再看向风擎宇,小嘴嘟着……  “再吃,胖成小猪,以后嫁不出去!”  看着自己闺女那副推卸责任的模样,现在都重自己快抱不动了……  “喵喵有钱……”  风可言仰着小脑袋,抗议了……  她嫁不出去,有好多钱……  葛格说,以后不用嫁人,她有好多钱。而且……  “葛格会养我!”  对于风睿尧的话深信不疑,葛格好聪明,葛格以后养喵喵,就不用操心了。她只管吃和睡觉就可以了……  “……”  “爹地会养你!”  他风擎宇的女儿,谁有资格娶!  “风擎宇!”  沙贝儿有一种想暴走的感觉……  风擎宇扯扯唇角……  看着手中的报纸心情极好……  早就应该这样做了,把她的身上贴上自己的标签的感觉,真不错……  ***************  风睿尧的身份特殊,为了让风睿尧的安全,他的资料都是伪造出来的。  风睿尧除了在家会和风擎宇斗斗,和妹妹在一起的时候,会偶尔笑笑。在学校,虽然不似以前排斥和人接触,但并不活跃。  风睿尧的智商极高,在很多被誉为聪明的孩子里,他依然轻松的便占了全校第一。  平时,风擎宇的存在太招摇,都不会过来接风睿尧。  风睿尧现在都是由冷风安排的人接送,沙贝儿在的时候,常常会由沙贝儿来接送。  “妈咪,我们去接葛格吗?”  风擎宇下午因为处理事情会晚一些回去,本来准备一家四口出去吃饭的,因为时间延长,沙贝儿便带着喵喵先去接风睿尧,然后再去找风擎宇……  “嗯。”  开着车,风可言坐在副驾驶上,眼睛都亮了。  已经一天没有吃巧克力了,今天风擎宇不在家里,没人给她巧克力吃。现在,去接风睿尧,很明显,风睿尧的口袋里有巧克力。想到等会自己就能有巧克力吃了,嘴角都裂开了……  “今天不许吃。”  沙贝儿看了一眼风可言,然后在等红绿灯的时候,伸手捏捏她的小脸,越来越胖了。  风可言拍掉沙贝儿的手,抢救自己肉嘟嘟的小脸。  “你看你肥的!”  “可爱。”  风可言不开心的嘟嘴,葛格和粑粑都说这是可爱。胖嘟嘟的很可爱,妈咪都不懂得欣赏。  “哪里可爱?”  沙贝儿一边继续开车,很喜欢看到女儿那气嘟嘟的小模样……  “哼!”  风可言不想和沙贝儿沟通,哼了一声,别过小脸。侧过身子,用自己习惯性的姿势屁股对着沙贝儿。  沙贝儿在她的小屁屁上拍了一下,看她小手挥舞的样子,嘴角的笑容越来越灿烂……  车开到一半的时候,风可言已经又爱困的睡着了。突然下的一场暴雨,倾盆而落。转眼间,低洼的地方,已经积了水。  二十分钟后,当车停在了学校门口的时候,雨还在下着。沙贝儿看着睡的香喷喷的女儿,解开安全带。后面的车窗稍微摇下来一些,然后拿过衣服披在女儿身上。接着拿过伞撑起,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锁上门,看着外面已经是排了一排人,都是过来接孩子放学的。  雨来的太急,只是半个小时不到,学校门口已经水淹了起来。雨太大,水流淌不及,孩子们都被挡在里面。想要出校门,就要越过那有孩子半身高的水……  沙贝儿看着前面黑压压的一群孩子,一眼便看到了风睿尧。估量了一下,自己过去,可能会到大腿根部。现在是冬天,虽然有些冷,但是,抱着睿睿出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人走了一些,沙贝儿也就跟着迈步往那边走去。  此时,校内。  “我爹地来了。”  “我爹地也来了!”  “我的爹地也来了!”  围绕在风睿尧身边的学生,一个个开口。看着不远处自己的爹地,然后再看风睿尧一直安静的站在那里,始终没有说话。  风睿尧太优秀,平时虽然不会主动的去融入孩子里,但是,因为太优秀,还是让一些人自动的靠近他。默认了他是老大。  甚至有些高年级的孩子都因为风睿尧的人格魅力,而在心底把他推崇为自己崇拜认可的人。  本来在风睿尧进学校之前,风云人物已经看风睿尧不顺眼很久了。  在风睿尧之前,学校的记录都是他保持的,可是他来了之后,风睿尧轻松的便把所有的记录都打破了。  不管是体育,还是文化课。各种比赛,只要由风睿尧代表,都会为学校拿到很好的成绩。  这已经让本来最优秀的他,寂寞。  唯一觉得胜过的便是背景,他的父亲是高官。校长都忌惮几分,在学校张扬惯了。此时,平时,都是看到风睿尧自己走出学校。一个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排场,不像他,每次都是父亲派的秘书长来接自己。  车早早就停在外面,很有派头。  “风睿尧,你的爹地呢?”  风睿尧不说话……  “风睿尧,你该不会是没有爹地吧!”  “没爹地?那不就是野种?”  “哈哈,野种!”  “闭嘴!”  风睿尧一听野种两个字,眉头一皱,冷冷的看向说话的孩子。那眼神有些厉色,吓的那个孩子立刻襟声。  “怎么被说中了吗?果然是个没爹地野种!”  “我有!”  风睿尧再坚强,也只是个孩子。听着一句句没爹地,他有分寸不会去说自己的爹地是谁,这样只是给自己惹来麻烦,妈咪很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小时候的一次意外已经让妈咪很担心了,之所以让自己隐藏身份,也只是为了安全。  在他还不能好好保护自己的时候,他必须要让自己最安全的状态……  “有?有怎么会不来接你?你看,我爹地已经过来了。这么大的雨,如果你有爹地,你爹地要你的话,肯定会过来的。”  “就是,爹地!”  对着下车站在水边的男人,挥舞着手。  “没爹地的野种!呵!”  风睿尧脸色更冷了……  沙贝儿清楚的听到了那些孩子开口说的话,脸色也跟着变得难看了。看着睿睿那倔强的小脸,但是熟悉睿睿,在他的眼底看到了一抹受伤。  “你有爹地,有本来你把你爹地叫过来啊!”  “都没有看到过他爹地来接他!”  “怪不得平时都不见他说话呢?原来是怕别人知道他是没爹地野种!”  风睿尧小手紧紧的扣着,刚刚打风擎宇的电话,无人接听。  沙贝儿只见风睿尧的眼神越来越冷,明显,小家伙已经动怒了,而且情绪起伏的很大。  她不能泡冷水,但是看到风睿尧那明明受伤,却倔强撑着的小脸……  想都没想的便准备放下伞,先去接睿睿过来。  这水就算冰和脏,但是,和睿睿比,根本就不算什么……  “你做什么?”  沙贝儿伞还没放下,腰已经被扣住了。熟悉的气息,让沙贝儿立刻察觉到是谁过来了。  “风擎宇。”  看着出现在伞下的男人,他不是在忙吗?  风擎宇过来这里便已经听到了那边的声音……  “等我!”  这里的都是有身份有背景的人家孩子,要么就是成绩很顶尖的孩子。有身份背景,这水又脏又冰,都在等学校在疏通水流。风擎宇看着校内的风睿尧,一手撑着伞,然后就这样穿着纯手工的西装,毫不介意那脏水和冰冷的温度。迈步便往里走了过去。  刚刚还在吵着自己爹地过来了,几个人的确过来了,但都为了形象站在那里,等待着校内在疏通着水。并没有一个人,愿意踩着这又脏又冷的水往这边走……  风擎宇的五官本就俊美,撑着伞整个人像是一副画一样。面无表情的往前走,没人见过风擎宇,此时突然出现在人群里,还是第一个走过去的。顿时开始议论纷纷……  这个男人的气势太强,可是,却大部分人未曾见过。不由纷纷的开始猜测着,这个人的身份……  风睿尧看着风擎宇踩着脏水往这边走来,站在原地。因为个子高,水只到了他的大腿中间。在水里,迈着步子却不见丝毫狼狈,直到人站到了风睿尧的面前。  众人的视线一直都追随着风擎宇,直到他站在风睿尧的面前,目光冷冽的看向刚刚说风睿尧是野种的孩子。那目光,哪里是孩子可以承受的。  纷纷后退了一步……  “谁说我儿子没有爹地!”  一句话,冷的可怕。  一手抱起风睿尧,高高的举起骑在他的肩膀上,然后稳稳的托着风睿尧的时候,目光看向这几个孩子的父亲,那眼神着实让那几个人受了一惊……  重新迈步,风擎宇再次踏过水,回到沙贝儿身边。一手搂住沙贝儿的腰,就这样扛着风睿尧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他……是谁?”  隐隐的后面传来议论声,风睿尧坐在风擎宇的肩膀上,心灵震撼着。他一直觉得自己现在可以照顾自己,再长大一些还可以照顾妈咪和妹妹。刚刚的这种状况,他的确是心里不舒服,野种两个字,压的他喘不过气……  对风擎宇本就是很崇拜,今天的风擎宇,让他的心都震了一下……  抿着小唇瓣,一直没有说话。  上了车,喵喵已经醒了,蹭到他身边摸巧克力,偷偷的埋在风擎宇的西装里,啃着巧克力。  沙贝儿在操心着,风擎宇这样高调的出现,害怕要是被别人知道了睿睿的身份,会不会有问题……  咬着唇瓣在纠结着,风擎宇开着车,看着沙贝儿纠结的模样,只是握紧了她的手,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风擎宇换了衣服,一家四口出去吃了饭回去……  今天的风睿尧格外的沉默,就连风可言撒娇也都有些冷淡。风可言为此,还生了气。  晚上……  沙贝儿正在帮风可言洗澡,风擎宇则是去帮风可言拿衣服。正在拿衣服的时候,听到门边有声响。  “睿睿?”  风擎宇看得出来风睿尧今天一晚上都不在状态,他的心思一向很深。风擎宇一直把风睿尧当成一个有思想的男生在对待,并不会拿爹地身份去压他。  现在看他出现,便觉得他有事情想要和他谈。  手中拿着风可言的衣服,风擎宇看着风睿尧迈步走过来……  站在他的面前,然后看着他……  “我……”  风睿尧脸不由自主有些尴尬,看的风擎宇有些惊讶。  睿睿这是怎么了?  风睿尧对风擎宇做了一个让他头低点的手势,风擎宇有些奇怪,却还是在儿子开口的时候弯腰,让他可以和风睿尧平视着……  风睿尧凑到他耳边,说了什么,然后也不看风擎宇,突然转身就跑开了……  风擎宇愣在原地,看着风睿尧转身跑的身影,那小耳后根红透透的……  嘴角的笑容慢慢扩散,眼神也是充满了温柔……  拿着风可言的衣服往房间走,沙贝儿刚把风可言从浴室里抱出来,见风擎宇拿着衣服走进来,笑的一脸荡漾……  奇怪的看了一眼风擎宇,他今天怎么这么荡漾,那嘴角的笑容都没有散过……  风可言送回房间睡觉了,等沙贝儿回到房里,风擎宇搂着她压在床上。  今晚的风擎宇格外的热情,绵长的前戏,撩拨的沙贝儿身体软成了一片。可是风擎宇却还是只抵着她并没有进入,只是不停的亲吻着她的身体。嘴角的笑容,眼底的光亮,一直明媚。  “老公……”  沙贝儿被撩拨的难受,双腿圈在他的腰上,脚尖勾着他的尾骨,蹭着。身体往上挺,想要容纳下他……  “睿睿……叫我爹地了!”  “啊……”  风擎宇在她的耳边低语,腰身突然一沉,就这样占据了沙贝儿。  “贝儿,我很开心!”  充满了愉悦和开心的声音,腰部沉的更深……  ************  三个月后  这次风擎宇并没有直接飞回西西里岛,而是向着未知的方向。  沙贝儿睡了一觉醒来,看了一眼时间,平时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了袁宅了。  “我们去哪里?”  看了一眼窗外,他们已经不在高空,而是在海平面上飞行着。  “快到了。”  风擎宇伸手抱住沙贝儿,很喜欢把她抱在怀里的感觉……  沙贝儿还想问,便听到前面走过来一个人……  “风少,到了!”  到了?到哪里了?  沙贝儿不明所以,但是飞机却是停在半空中,盘旋着。飞机飞的并不高,沙贝儿被风擎宇搂住起身的时候,在走到舱口时,看到下面有些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有一瞬间,困惑……  “抱住我!”  风擎宇低头看着沙贝儿眼底的困惑,在她耳边轻语。沙贝儿伸手搂住风擎宇,被他抱着,动作利落的从半空中落地……  飞机飞远,沙贝儿站在小岛上,这片熟悉又陌生的小岛……  画面重叠着,看了一眼不远处,再看一眼面前的山洞,一切仿佛回到了最初相逢的那一夜……  这里是……  震惊的看向风擎宇,只见风擎宇点点头……  这里早已经种满了花花草草,一阵风吹过,桃花香充满鼻间……  沙贝儿眼眶有些湿,看着一辆车停在不远处。  “去前面看看。”  风擎宇搂着还处在震惊状态中的沙贝儿往前走,坐进车里,车慢慢的开向前,开向自己的村落……  自己已经很久很久不曾回来,这片被烧毁的村落。  当越来越近的时候,看的也越来越清楚。这里,一座座院落,虽然不是和以前的房屋一样,但是,却早已经恢复一新。  整个小岛和世外桃源一样,美丽的让人心动。  车刚停,便见自己以前家的位置门打开,然后便见袁点点和程贝贝从里面走出来。  “贝儿。”  两个人走过来,直接搂住沙贝儿往里走……  当被拉进房间里,看着里面米可儿等人都在。而房间早已经布置的一片喜庆,红色大床上,摆放着一套凤冠霞帔。  这个,曾经在袁点点和她说起婚纱的时候,她说自己最喜欢中国的凤冠霞帔。  女人一生美丽的时刻,她说,自己穿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模样……  梅花四开,空气中处处都是桃花的香味,花遍的桃花,粉红交错着。  “这个……”  “这是我们送你的新婚礼物,贝儿,风家欠了你太多。而你为风家付出了太多,擎宇让你失去的,由他和我们弥补你。未来,我们就是你最亲的家人,而擎宇就是你最安稳的港湾……他若是待你不好,我们都不会放过他!”  袁点点握住了沙贝儿的手,即使她不想要一个婚礼,觉得,只要能够有现在安定的生活,就挺好。  但是,风家欠了他一个婚礼。  在听到风擎宇说,已经准备好一切。她的故乡已经修整完成,处处的桃花开放,美丽的如同人间仙境。  这里是他们相遇的地方……  自己的儿子并不懂得浪漫,却在用他能够想到的一切,来为她营造幸福……  “快换上,别错过吉时了!”  拉过已经感动的不知所措的沙贝儿,米可儿几人立刻开始帮沙贝儿换装。  当合身的凤冠霞帔穿在身,红盖头盖上,遮挡住视线。被牵着走出去,听着外面的声响,喧哗声。重要的人都来了,安杰罗已经寻找到自己的幸福,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并肩站在一起,彼此间一个眼神便能够感觉到浓烈的情感……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当头磕下的时候,一阵风吹过。泪眼朦胧的看到同样穿着一身红大褂的男人,自己要相守一生的男人。而他的身边是自己的一双儿女,穿的像王子公主一样,那么俊俏/美丽……  “送入洞房!”  zak的一声喧哗,让气氛达到了高点。风擎宇一把抱起沙贝儿,圈紧的双臂,头靠进了他的肩膀。闭上双眼,任幸福将自己淹没。  “闹洞房喽!”  zak兴奋的不能自己,这还是第一次参加中国式的婚礼,他早就已经做好了功课,有闹洞房这一说法。此时,兴奋的想着自己准备的手段要闹洞房啊。可是,刚迈出一步,便有一道身影挡到了他的面前。  zak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冷风,余光看向不远处安杰罗和他身边的男人。眼神再看向挡住自己的冷风……  “小冷冷,不让我闹洞房,难道你要和我洞房?”  邪肆的声音,看到安杰罗拥有的幸福,zak死了的心似是点燃的火,又熊熊燃烧起来。  冷小风,这次,你跑不掉了!  “滚!”  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丝恼羞成怒,冷风一把扣住口无遮拦的zak,一把提起。zak顺势往他身上一靠,伸手就往他的腰上搂,两个人瞬间手上过了几十招……  身后的喧哗声早已远去,沙贝儿的世界里都只有风擎宇。  喜床上端坐在那里,当挑起的盖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沙贝儿笑了……  幸福的笑了……  妈咪,爹地,哥哥,你们看到了吗?贝儿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虽然过程很艰辛,但是,现在贝儿现在很幸福,很幸福……  此时,远在西西里岛袁家私人墓地,风轻轻的吹过。春暖花开,花香四溢。  沙贝儿的家人墓碑并排陈列在那里,每个墓碑前都摆放着新鲜的花朵,正随风摆动。似乎是在回应着沙贝儿,她的幸福……  ***********************  萨丁岛  今天一早,童彦玦便接到了一条短信。来自一个陌生的号码,但是那霸道的语气还是让他直接猜了出来……  并没有去参加沙贝儿和风擎宇的婚礼,忙碌的一天,夜晚袭来。童彦玦坐在童莉亚的床边,看着越来越像死去妻子的女儿。过了很久,起身。  推开那扇房门……  一样的摆设,未曾移动过。  一晃,已是过了这么久。  慢慢走过去,坐到床边。空荡荡的床上,并没有那道纤细柔弱哭泣的声音。大手抬起,似是在空中抚摸了什么。  那些夜里,那个莫名哭泣的女人,那些由心的陪伴和疼惜。  靠在沙贝儿曾经躺着的位置,闭上双眼。  仿佛,她还在身侧,他守护着她再次安稳的睡去……  早已经明白自己失去的是什么……  却连再争取的机会都没有!  夜,渐深。  一夜未眠。  晨曦的光芒打破夜的黑暗,睁开双眼,看着放在一边的手机……  “让她幸福,她值得最好的。”  一字字的打出,在发送的时候,沉默了许久,最终按下发送键……  手机震动了一下,吃的餍足的男人,双眼睁开。伸手拿过,打开看着信息的内容。编辑,删除。手机放回原位,伸手搂住怀里的女人。沙贝儿昨晚有些累,此时靠在风擎宇的怀里,对于他动略微不满,手搂紧了他的腰,贴着他的胸口,找寻着最舒服的位置,再次沉入香甜的梦境。  (完)  推荐老文《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戚碧落和黑耀斯的故事)很虐的文,喜欢虐文的亲不容错过。《粉粉老婆:女人,你要负责》小虐心+肉的节奏(这素风拓熙父母的故事)。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