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总裁的小妻子>目录>

念念篇:就一次?

念念篇:就一次?

小说:总裁的小妻子作者:紫恋凡尘字数:13376更新时间:2015-06-07 10:45:39
   (小腹处的热流肆意的更明显……)  随着热浪汹涌,不由的口干舌燥起来,感观意识越发的清醒,理智明显越来越遥远……  付靳逾的薄唇流连在雷梓瞳漂亮的锁骨处,越发的迷恋那美丽的锁骨。牙齿轻轻的在上面啃咬着,舍不得离开。每一个轻咬,每一次的吮/吸,都让雷梓瞳越发的感觉到身体里陌生的感觉在流窜着……  随着身体的感觉越来越陌生,内心也开始有了一丝不安。对于未知的感觉,因为是付靳逾她并不害怕,只是,有着不安。  那丝不安被付靳逾轻易的捕捉道,即使雷梓瞳平时很没有节操,在他的面前更是大胆的言论,大胆的行径,但是,她纯洁的跟张白纸一样,只是一张小嘴儿贫的厉害,其实,懂的太少……  对如此亲密的事情,第一次真实的面对,她其实内心有着对发生的未知有着太多不安情绪……  “小丫头,有我在……不怕……”  从漂亮的锁骨处抬起头来,幽深的眸子带着深意,锁着她透着不安的眸子,水意绵绵,情意暖暖。满满的疼惜和深情,低头温热的唇瓣贴在她的眼睑上,一个个细碎的吻,在安抚她的不安……  “我……哪有怕……”  明明心中不安,却还是倔强的开口,像是要印证自己不是害怕一样,雷梓瞳一副要慷慨就义的模样,搂住付靳逾的脖子,再次主动的吻住她的唇瓣。一只小手还主动的伸出,手探向他的衣襟里,手指明明都已经在轻颤了,还在那里试图解着他的纽扣,那小模样看的付靳逾嘴角忍不住轻勾……  “呵!”  迎合着雷梓瞳的吻,主动的越发的加深彼此间的深吻。因为握笔而有着薄茧的大手探入她的睡衣里,由腰侧慢慢往上,滑过那如凝脂般的肌肤……  如同丝绸一样滑的触感,热情的五指像是带着电流一般,随着手指往上,每滑过一处,都让雷梓瞳忍不住发出轻吟声。  那每过一处带动的酥/麻感,大脑是越来越迷糊,只感觉到他的大手一点点的移动,一点点的移动。  他的移动就像是在点火一样,把自己身上每一处都点燃了熊熊的烈火,燃烧了直情迷,被那浓烈的火焰灼烧的浑身发烫,意识迷离。放在他胸前的两只手,只能无助的抓住他的衣襟,哪里还记得要帮他解衣……  不知何时被推高的睡衣,不知何时被松开的唇瓣,闭着的双眼唇瓣微张,一声比一声娇软的声音从口中流泻而出……  身体热,很热……  热的难受……  “大叔……”  手捏着衣服越捏越紧,雷样瞳攀附着付靳逾,那充满了感情的呼喊,像是在无助的边缘,叫着自己心底最信赖,最想依靠的男人……  情到深处,深不自禁……  付靳逾一开始还能有些理智慢慢来,但随着手指间抚摸着的滑嫩触感,随着手指滑过的每一处那层薄薄的细汗,她为他情动。为他每一个抚摸而给了最热情的反应,她为了他第一绽放。怀里的这个小丫头,将成为他的……  有种迫不及待想要占有的感觉,却也有另一种想慢慢来好好珍惜她让她有一个最美好的回忆的感觉……  两股声音在冲击着,矛盾却又透着甜蜜……  他珍惜她,却又是那样浓烈的想要拥有她……  推高的衣服,那高高耸/立的酥/胸暴露在他的视线里,纷嫩的小红果果挺立在空气里。诱人的馨香,低头把那诱人的蜜果纳入口中。薄唇带着滚烫的热度,在含住小蜜果的时候,雷梓瞳只觉得一道电流从被含住的胸口窜过全身。  颤栗之感,身体不由的一阵轻颤……  “嗯……啊……”  那太强烈的感觉,与他吮/自己的脖子又不一样,更加酥麻和悸动之感,仰着头,发出一声动情的声音……  太清晰的呻/吟声让雷梓瞳一愣,小脸彻底的爆红了……那样煽情的声音,那样真实的反应。对付靳逾来说是最美妙的声音,对于雷梓瞳来说却有着一股无法压抑的少女羞怯……  在迎上付靳逾那深邃的眸子时,雷梓瞳努力的想要装作没有这回事,但是,他的目光是那样的深,看的她身体是越发的热,脸也就越发的红……  “呵。”  付靳逾明显被取悦到了……  轻咬了一下雷梓瞳嘟嘟着的唇瓣,看着此时如同孩子一般的小丫头。这个时候,散发出来的孩子气,那赌气的小模样实在撩拨的他心痒痒的……  这样多变的小丫头,这样可爱的小丫头……这样让他情不自禁,这样让他喜欢的不得了的小丫头……  “大叔!”  她没想到自己会发出那样羞人的声音,这声音只有在A、V里才可以听得到。每次听到的时候,她都觉得人家叫的太夸张了,也太假了。但是当自己也发出这样的声音时,雷梓瞳实在是无法淡定下来,这么羞人的声音怎么会是从自己口中发出来的。  最主要的是,付靳逾竟然敢取笑她……  眼底闪过一抹羞恼,身体扭动着,小手不安份的开始拍着他的后背,懊恼极了……  那红的满身红粉绯绯的身体,那扭动的身体,对于理智已经快到崩溃边缘的付靳逾来说,自制力已经岌岌可危……  眸色越发的深,身体内似有一只野兽在叫嚣着,试图从被禁锢当中挣脱出来……  “小丫头……你的声音很好听……我喜欢……”  低哑的声音,充满了情/欲涌动,不再压抑的情/欲,如同蝉蛹即将破茧而出……  深情教缠的眸子,他的黑眸,她充满水意的美眸……  情意眷眷……  “丫头,你是我的了!”  充满霸道的声音,有着对她的势在必得……  他对她的占有欲早已经明了,不会放手,不仅因为这一夜过后,她的身体属于了他,而是他早已经认定了她。  “大叔,你也是我的了!”  不甘示弱的睁大眸子,搂紧付靳逾,同样霸道的宣誓。从她认定他开始,即使年龄还小,她都坚定的认定着他是自己的。即使他曾经风流在外,但是,他却为着自己改变。  他为自己一点点的变成一个最好的状态,等待着他长大,用他的方式守护他的成长。  他是她的,她不会把他让给任何人……只能属于他……  “呵!”  愉悦的轻笑,大手不再犹豫的开始脱掉雷梓瞳身上残留的衣物……  美丽的桐体完美的没有一丝缺陷,灼热的唇瓣似膜拜般的亲吻过她身上每一寸肌肤……  带着电力的大手轻抚过她大腿内侧,长腿分开紧闭着的双腿,用着耐心安抚她的纯真……  热……  很热……  越来越热……  雷梓瞳躺在缛里,身上的衣服早已被褪去,赤/裸的娇躯在他的唇舌和大手里,一点点的绽放开来。像是一朵娇艳的花苞,为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慢慢的绽放开来,开出一朵最美丽的花朵来……  薄薄的香汗,满布全身。眼神随着付靳逾唇舌油走之处,越发的迷离。  直到双腿被拉着圈住他的腰身,直到他已经冲血肿胀之处抵上了她水意连连之处。付靳逾一手撑在一边,身体往上再次看着雷梓瞳的眸子……  “念念……”  早已迷醉不知身在何处的雷梓瞳,在听到付靳逾的声音时,条件反射的睁开双眼,看近了他深情的眸子里,那充满了欲/念的眸子黑不见底,像是深潭一样只是一眼便把她吸引了进去,无力抽身而出。  望进了他眸子深处,看着他的薄唇轻扯一抹笑容……  好好看……  “大叔!”  雷梓瞳孩子气的扯着唇瓣,这样子温柔的大叔,真的好迷人。忘记了此时两个人正处于临门一脚的状态,雷梓瞳手轻轻的抚上他的脸,眼底的情意满满的都是他……  弦已绷断,自制力全无……一声软软充满情意的呼喊,让隐忍了太久的付靳逾有一种一刻都无法再等待之感。本想慢慢的让她适应,此时,抵着雷梓瞳却已是迫不及待……  “小丫头,有点疼!”  言语间,在雷梓瞳还沉在他俊美的脸时,只觉得自己两腿间被推进滚烫的硬物……  在她反应过来之时,那滚烫的硬物已经没给她一点适应的时间直接撞了进去。  当疼痛袭进大脑的时候,雷梓瞳才反应过来,付靳逾刚刚说的有点疼是什么意思……  “唔……”  雷梓瞳眼睛攸地瞪大,没给她点缓冲的时间做思想准备,那层薄膜就这样被付靳逾直接给撞破,疼的雷梓瞳倒抽了一口气。倒不是没有疼过,但是没有哪一种疼是和此时的疼痛一样。  那种难以用言语形容感觉,脑中不由闪过尾巴曾经对自己细细描述破处时的感受,她明明说就跟针扎一下一样,根本就没有小说里说的那么痛。小说里都是夸大其词骗人的,她有亲生经历,她还会骗她不成。她说,只是痛那么一下下,接着就会是舒服到不知道怎么用言语形容……  只会,我要我要我还要的状态……  该死的尾巴,她想杀了她,她个骗子,什么只是被针扎了一下,这针得多粗多长的扎上一针才能够疼成这样……  还我要我要我还要,疼成这样,谁会白痴的我要我要我还要!  “呜……”  心中愤恨,疼的早就清醒过来的雷梓瞳在心底咒骂着那个不负责人说假话的损友。此时在另一个城市的某栋房子的某间卧室的大床上,身体被折成了一个妖娆姿势长的一脸清纯长发女子,正在和自己家的男人做着最和谐的床/上运动。  就在激情澎湃,眼见就要手拉手奔上那美妙的云端时。也不知道怎么突然鼻子一痒,一个喷嚏就这样打了出来,而好死不死的刚刚被操练的太快乐了,哭喊着以至于眼泪鼻涕还在鼻子里,一个喷嚏出来。那鼻涕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从鼻子里喷出来,最直接的就是喷到了面前正绷的紧紧的却是一脸享受的男人脸上……  连接的滑粘粘之物,一边粘着男人刚毅的线条的俊脸上,一边勾在尾巴的鼻子里……  在离天堂只有一步之远之时,在一个喷嚏打出之时,在鼻涕喷到自己男人脸上时,在本来硬的让她销/魂蚀骨的某物突然一软……  只差那么一步硬生生的断了,简爱从来没有哪一刻这么愤怒他在自己身体里射出来……他想要她怀孩子,而她一直觉得自己才21岁太小不想要孩子。所以,两个人常常因为做到一半,她要他戴T,而他却是想方设法you惑她忘记了让他戴T的事情,然后直到热流洒进她的身体时,她才惊觉,虽然他常常会因为他在自己里面射了很生气……  但是,再生气也没有这一次生气……  他竟然软了!就这样软了!在自己还没有和他手拉手的奔向美妙的顶端之时就软了!  “霍东霆!”  痛不欲生,悲痛欲绝,欲求不满的饥/渴吼叫声,当真是人生最悲剧的莫过于在眼见要高/潮的时候,自己男人竟然软了!不管是不是因为自己,他软了就是他的错!  霍东霆同样一脸的菜色,这还是他31岁的风光的人生史里最悲催最丢人的血泪史……  他竟然没把自己的女人送上高/潮就软了!  “宝贝,再来一次……”  霍东霆说着便要低头亲简爱,只是在看到还挂着的鼻涕时,没敢表现出一点嫌弃的模样,而是非常淡定的拿过一边的纸擦去她的鼻涕,顺势把自己脸上的鼻涕擦了,粘粘的扔到床下,与那堆纸团为伴……  “老娘现在很生气,谁要和你再来一炮,你给我起开!”  简爱彪悍的避开霍东霆的薄唇,手就推着霍东霆。  “真不要?”  本已软的男人,此时在简爱的身体里慢慢的开始撑起来,薄唇就着一侧的动作含住她的耳垂,舌尖邪肆的扫过,卷起她浑身的颤栗。未满足的欲/念在他邪肆的动作里,像万千小蚂蚁一样又在身体里骚动起来。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夹了夹在自己身体里半软的某物,闷哼声响起的时候,简爱挣扎的身体停了下来。伸出双腿圈住霍东霆的腰,然后翻个身把霍东霆压到身下……  “未来一个月我都要总攻!”  “好。”  霍东霆应允,简爱这才眉眼一挑,用力的夹了一下男人,这才摇摆自己的腰身,在感觉到被夹着的男人此时已经又开始硬起来后,这才坐了下去。与此同时,一副女流氓的模样,半弯下腰,挑着霍东霆的下额邪肆的扫过他的薄唇说道:“小东东,乖乖躺好,本攻一定会让你高/潮迭起,欲罢不能……”  夜,渐深,小女子摇摆着自己的腰身不到几十下,已经没用的软成了一团,滩趴在霍东霆的胸前。口气大,懒得动的女人,只爱耍嘴皮子。霍东霆宠溺的伸出双手扣住简爱的腰,用自己的力道协助她做攻……  *****  御景园里,雷梓瞳是懊恼自己听了损友的话才呜咽出声。付靳逾却以为雷梓瞳太疼,才会疼的呜咽出声。在冲进去的同时,立刻懊恼悔恨死自己没有慢慢来,一个没有忍住竟然直接撞进去,把小丫头给撞疼了……  几乎是强忍着冲撞的冲动,在看到雷梓瞳呜咽的时候,不忍心她疼,立刻就要往外抽。即使,这个动作极度的困难。  “你做什么?”  一察觉到了付靳逾的动作,雷梓瞳立刻从对损友的吐槽里反应过来,双腿本来疼的松开,此时一见付靳逾好不容易进来破了自己的处,还没呆在里面三秒就要往外退……  好不容易才让他进来,才不会那么容易让他出去呢!  “出去。”  付靳逾没多想的回答……  “你让我疼了竟然就要不负责的出去,没让我高/潮迭起你怎么好意思出去!大叔,我鄙视你!”  雷梓瞳双腿圈的紧紧的就是不让付靳逾出去,哪有进来就出去的道理,这让尾巴知道了,岂不是要笑死她了。  “……”  付靳逾从被雷再到无语……看着雷梓瞳那一副认真与自己理论的小样子,实在是哭笑不得。  “不是疼吗?”  “你不会在里面等会,等我不疼了吗?小说里不都这样写的吗?女主角疼了,男主角就会很体贴的静止不动,然后巴拉巴拉的等女主角皱着的眉头渐渐松开,男主角忍的极度辛苦的并没有立刻动,而是非常温柔的问一句,可以了吗?女主角就羞答答的别过视线,闭上双眼嘤咛的嗯了声,以示可以了……然后就可以疯狂的叉叉又圈圈,圈圈又叉叉,一夜七次狼,高嘲迭起,一夜不停……”  “……”  付靳逾在听到雷梓瞳那一翻彪悍的言语后,实在是忍的很辛苦,倒不仅仅是在被那紧窒夹着忍的很辛苦,而是被她这小模样给逗的忍的很辛苦。  “这么精神,不疼?”  付靳逾静止不动着,看着雷梓瞳神气活现的模样,显然她已经沉浸在言情小说里,忘记了两个人现在处在如此亲密的状态……  随着她每说一句话,她都一下一下的夹着自己……  说着,付靳逾刚退出来的一些,又撞了进去。  “撕……疼……”  然后看着付靳逾那看着自己的目光,明显就在揶揄。为了面子,雷梓瞳立刻倔强的逞强……  “不是……不是那么疼……你可以动了……”  “呵。”  雷梓瞳的小模样,取悦了付靳逾,并没有真的随雷梓瞳的话立刻开始动着自己的腰,而是低头吻上那因疼有些轻颤抖唇瓣,细细温柔的亲吻着她。大手则袭上她布满了香汗的肌肤,用着唇和手在她身上重新点燃她身体的热度。指尖的电流,从酥/胸再次点燃火焰……  身体里骚动再次蠢蠢欲动起来,雷梓瞳的纤腰不自觉的扭动着。  “大叔!”  情难自禁的感觉,一股莫大的空虚感由两个人相贴之处袭来。疼痛的感觉越来越不明显,而一股渴望由心底滋生。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是抬起臀,手搂紧了付靳逾。唇瓣追随着他的薄唇,抵在他的薄唇上呢喃出声……  隐忍的汗滴早已浸湿全身,在感觉到雷梓瞳能够承受的时候,这才扣紧了她的腰身,只是稍微往外挪了一些,便又深深的撞了进去……  夜渐深……  身体亲密的相贴,汗水随着和谐的运动而挥洒而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体内的热力越堆越多,越积越高。雷梓瞳小嘴里发出来的声音越发的迷人动情,情动深处。攀附着付靳逾,即使面对的感觉那样陌生,却是放心的把自己全部都交于他……  当脑中一片空白之时,雷梓瞳只觉得温暖之源离开,一股热流喷于自己小腹,身体疲惫不堪的软躺在那里,耳边是熟悉的男性粗喘的声音。与她累极的轻喘声教缠在一起,如此亲密,如此痴缠……  ******  一次的运动,这比平时的运动量还要疲累。雷梓瞳从小习武,运动量一直不低。后来和煊煊对练,煊煊的身手极好,和煊煊对一小时也没有和大叔滚上一滚累。  如同要了半条小命般的躺在床上,连眼睛都不想睁开,更别用说和付靳逾说话。只是张着小嘴,从缺氧的状态里回过神来,大口的呼吸着……  付靳逾虽然未餍足,却是怜惜雷梓瞳初/夜,加之,不可放纵,早已经成了他深入脑海中的话语。自制力的修炼,即使此时极想再次品尝她的甜蜜,不舍得她那紧窒销/魂之地,但是看着雷梓瞳那疲累的小脸……  半压着她的身体,在缓了片刻后,从刚刚的激/情中回过神来。怀里的雷梓瞳发丝早已湿成一片贴在脸侧,浑身汗湿一片。小腹处,都是自己喷出来的热流。混合着一丝鲜红代表纯真的鲜血,从小腹处滑落,落在深蓝色的床单上。  雷梓瞳是懒得睁开双眼,身体处处都是无力,酸疼的厉害。虽然刚开始疼要比尾巴形容的夸张了许多,但是不疼了之后,感觉的确很不错。  我要我要我还要这样的形容,还是挺贴切的……  在付靳逾抱起她的时候,只是蹭了一下就任他抱着自己进浴室。这是言情小说里最常见的剧情,叉圈后男主总会抱着女主进浴室清洗干净。此时,真被付靳逾抱在恒怀里,嘴角微微上扬,这种感觉,原来如此的幸福……  放任自己大脑放空,整个依靠着付靳逾,清洗好身体。再换好床单,再把她放进大床里,拉好被子。一具温热的身体贴在她的身侧,大手搂住她的腰身,把赤/裸的她搂进怀里。  身体很累,大脑却还残留着清醒的意识,尾巴说她的男人一夜最少折腾她三次,而19岁破/处的时候,也是跟饿狼似的要了她三次,简直是欲罢不能,不要太喜欢她的身体,对她迷恋的不得了。为此,她还特别炫耀了一下。  三次这个数字,在雷梓瞳的脑海里生了根,她一直觉得,她和大叔两个人算起来,都快有十年的感情了。虽然以前不是太懂情感,但是不管如何,那时候她就巴上了大叔了,两个人好不容易发展到了这一步,竟然只做一次?  靠在付靳逾的怀里,其实身体很累,要是付靳逾真再做,她估计都要哭爹叫娘了。但是,大叔不做了,她又觉得是不是自己不够吸引力,还是大叔的弹力真的不足了。  一次就已经不行了,如果真是这样,该怎么办呢?  是不是要给大叔补一补呢?  没有一夜七次狼,最少也得一夜三次狼啊,否则,尾巴在自己面前得瑟的时候,她岂不是要被甩掉几条街,绝对不可以……  想睁开双眼问付靳逾,但身体又太累,雷梓瞳最后就在这复杂的情绪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  得到了雷梓瞳的付靳逾,已经好些年睡眠时间只有四五个小时,此时才过十二点,还未到平时睡觉的时间。怀里的小丫头已熟悉,浅浅均匀的呼吸,靠在自己的怀里安份的像只乖巧的小兔子。红扑扑的脸颊,鼻子偶尔还会动动,煞是可爱……  小手搭在他的胸口,白希的肤色与他古铜色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一钢一柔,整个身体像是镶嵌在他的怀里一般,如此的和谐……  这种感觉,很是满足……  *******  第二天付靳逾准时醒来,怀里的雷梓瞳还在熟睡着,一腿翘在他的身上,一手横过他的腰,因为搂着她,上半身还算安份的靠在他的怀里……  动作极轻的从床上离开,帮雷梓瞳盖好被子,这才洗了澡,换了衣服下楼。  罗晋正在做早餐,在看到付靳逾起床时,目光不由看了一眼他的身后。只是悄悄的一眼便又挪回了付靳逾的身上,看着他那一副吃饱喝足,神清气爽,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他此时的心情有多好。  虽然面部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跟在他身边也挺长时间了,付靳逾那明显透着愉悦的眸子已经说明了一切。  昨晚,市长明显吃的很饱。难怪念念那丫头没有起床呢,应该是市长禽/兽不如的吃了一次又一次,把小姑娘给累倒在床/上了。要知道,跟在市长身边这么久,都没见过他身边有女人。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正是火力旺盛的时候,没有女人那正常吗?虽然说他们的形象很重要,但是,高官间都是心照不宣的有着固定的伴侣。有时候不止一个,只在于你藏的如何。而像他们这些做秘书的,跟着市长他们最近的,贴近他们的私生活,更加的清楚自己跟的主子有多少女人……  天地可鉴,他竟然没见过市长找过一个女人解决。之前,他还曾经试图帮市长安排,差点没让市长的眼神冷死……  因为如此,他才会去怀疑,市长很可能就是一个GAY……  明显感觉到罗晋眼底透露的意思,付靳逾心情很好,明显没有想和罗晋计较的意思。简单的吃了早餐,便出了御景园……  一上午,工作效率明显不高,但是市长大人的心情貌似非常美丽,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春天好像要来了,市长大人心情也明媚了。  虽然面部表情未变,但是,身边的温度明显升高了啊……  牵肠挂肚的感觉……  付靳逾从进了市政aa府上了楼后,私人电话放于一边,拿起放下,已经好几次。从来没有在工作的时候走过神,一旦工作起来,付靳逾认真的程度难以想象。  这还是罗晋跟在付靳逾身边,第一次看到他们的市长大人,明显在混时间。  那不停看手机,是几个意思。  虽然说他们不会有用铃声,但是震动还是有的。难道有电话和短信,手机还会自动静音不成……  平时过的很快的时间,今天过的格外的慢。  十点的时候,付靳逾的手机还没有任何短信,不太确定念念起来没有。虽然昨晚自己体谅她只做了一次,但是一次的时间着实有些久。付靳逾不太确定,做完累成那样的小丫头,今天一早要睡到什么时候……  倒不是担心她睡久了,而是担心小丫头睡的太久会饿到。于是,便在这样心不在焉的状态下,又过了一个小时。  如果小丫头醒了,一定会给自己打电话,或是直接来这里。但是等到现在,没有看到人,也没有电话。小丫头不会还在睡吧,又怕打电话吵醒了雷梓瞳,小丫头的起床气可不怎么好。  犹豫了半天,付靳逾在十一点半的时候,淡定的起身。  “市长,下午行程有变吗?”  十一点半,眼见到十二点午餐时间了,市长平时没有应酬一般都是在办公室吃外卖,然后在休息室里简单休息一会儿,便会直接继续下午的工作。  此时,难得的没有应酬,市长十一点半竟然就有离开办公室的打算。  “没有,回御景园。”  淡淡的丢下一句话,付靳逾已经率先迈步往前走,罗晋愣了一下,立刻跟在付靳逾身后,走进电梯……  进了电梯按了楼层后,罗晋垂下的眼睑里闪过一抹了然……  那个叫念念的姑娘,可真不简单啊……  ******  御景园  书房  雷梓瞳此时穿着付靳逾衬衫,光/裸着腿盘坐在沙发上,面前放着笔记本……  雷梓瞳披头散发的,没刷牙没洗脸,一觉睡到十点,醒来后第一件事情不是去泡澡,而是跑到书房打开付靳逾的笔记本……  视讯一打开,对面同样坐着一个穿着男人衬衫的男人,披头散发,一张娃娃脸很是清秀。同样没洗脸没刷牙,虽然邋遢味十足,但两个人同样是吸引人眼球的存在……  雷梓瞳一看到简爱的脸出现在对面,两手抬头起来,做了一个掐她脖子的模样,狠狠的说道:“简爱,你个骗子,说什么不疼,泥煤疼死我了!”  简爱同样是盘腿坐在沙发上,在看到雷梓瞳穿着男人衬衫,脖子上隐隐可见的吻痕时,本来无神的眼睛,咻的一下亮了,在一听疼与不疼的话题……  “矮油,这是破/处了?我们家的老处处,终于成功扑倒了你家大叔,革命成功了,脱处了?”  本来是很好听的声音,因简爱昨晚不小心叫的太给力了,导致嗓子有些受伤带着一丝沙哑,刚吃了霍东霆准备的消炎片,但是效果未立刻有啊。  “你又纵欲了,你这么淫/荡你男人吃的消吗?”  雷梓瞳一肚子火,单就简爱撒谎说什么破/处只是一点点疼,让她心底一点预备都没有。差点丢脸,疼成那样,要是哭出来,她在大叔面前彪悍的形象,还能挽回吗?  这事情闹大了!  “我说念念,你一脸欲求不满的模样,难道你家大叔长时间不操练,真的不行了,所次同满足你,你才火气这么大?快快把你的悲惨事告诉我,让我开心一下。你这是没高/潮还是你家大叔早/泄啊!”  简爱说着早/泄顿时来劲了,这可是千年难看得到的好戏啊。  “你男人才早/泄,不仅早/泄按你这样子纵/欲饥/渴,早晚得E/D!”  雷梓瞳这明显被戳到了痛处啊,虽然说大叔和早/泄扯不上关系,虽然说,她的确是欲/仙/欲/死了,但是才一次。每次尾巴提起她男人和她之间的和谐夜生活,那是一脸春风得意,淫/荡的表情,简直就欠抽。  凭什么啊,他家大叔明明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要尺寸有尺寸,凭什么只有一次就不行了!她家男人虽然前面的都有,尺寸虽然没亲眼见过,但是尾巴早已经描述的那样清晰了。两个人明明都是硬件一样,但是为啥实行起来,差距这么大!!  “你恶毒不恶毒啊,竟然诅咒我家男人ED,我男人要是ED了,我非得把你掰弯了不可!你就当我身/下的万年受吧!各种S、M你。哈哈哈!”  简爱淫/荡的笑着,那副嫖/客的表情要是被她男人看到了,不知做何感想……  雷梓瞳心情明显不美丽啊,平时和简爱两个人贫嘴你来我往,从来没有处于下峰过。今天,明显没有什么心情。  今早醒来,一想昨天晚上大叔竟然只做了一次!!  一次!!!竟然只有一次!!!  这个数字,实在太打击她了。是她太没有魅力了,还是大叔真的不行了!!  都说三十的男人正是如狼的年龄,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内外兼修的妙人儿,被他压在身/下,予取予求,他竟然没有禽/兽化的欲罢不能,叉叉圈圈完了,又圈圈叉叉。直到她喊不行了,不要了,他才会勉强的再要一次,再停下来吗?  这与她想象中的剧本,差距也太远了!  心理落差,一时间真的没办法接受啊!  雷梓瞳小脸心情更不美丽了,看着性福的合不拢腿的尾巴,雷梓瞳真的好想砸平她那副性、福的不得了的脸……  “念念,破/处不是很开心的事情吗?你都期待这么久了?你家大叔终于扑倒你了,为什么一副你家大叔硬不起来的悲惨表情?你该不会是上了你家大叔后就后悔了吧,不想要他了吧!人家为你守身如玉这么多年了,等你长大不容易。如果满足不了你,我还可以送给你各种道具。放心吧,我不会让你的人生性福不起来的,我一定会让你的生活和我一样性福的合不拢腿的!你说,你想要啥,巨大尺寸的那啥,还是……”  “简小爱!”  咬牙切齿的三个字,是简爱最讨厌的别人叫她的,平时简爱肯定炸毛,但是今天,看好基友这低沉的模样,简爱难得大度的没和雷梓瞳计较。  “好啦好啦,我不贫了,我现在很认真的和你对话。”  简爱说着,摆了一副特别有节/操的模样,但是和基友猥/琐久了,就算摆正经的表情,也不正经……  “你被破了不高兴?”  雷梓瞳斜了简爱一眼,说的怎么就是废话,让大叔破了她的处,她能不高兴吗?  “你没高/潮?”  雷梓瞳再次瞪了她一眼……  简爱自觉的接收到了基友的意思,那就是高/潮了……  “你家大叔嫌弃你?”  这个问句问的尾巴自己都有些嫌弃自己了,这问题好似是太不靠谱了,嫌弃谁也不能嫌弃她们家念念啊。想他们家念念要家世有家世,要长相有长相,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要不是她喜欢男人,她真的第一个对她们家念念下手了。  这样子带出门都嫉妒死一大群男人,放在床上,又是销/魂蚀骨的女人……  要是嫌弃,那不是有病吗?  显然,大叔有病的话,念念也看不上了……  “该不会是你家男人有特殊嗜好吧!”  说到这个可能性,尾巴眼睛有些亮了,语调也跟着上扬了许多。虽然她自己不好那一口子,但是,却是极度的好奇有特殊嗜好究竟是啥样子的。她有一次心血来潮,想和自己男人试试,但是被他家男人折腾的只剩一口气了。虽然她男人平时疼她,一般的事情都不会和她计较,都会顺着她,但是这不代表她的心血来潮一些彪悍的让她家男人无法接受的,后果可想而知……  雷梓瞳还是不说话,看着简爱的目光里,越发的鄙视起来……  “我放弃了,你直接告诉我,你家大叔究竟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让你能有这副表情……”  简爱放弃了……  在她有节操的范围内,这些都给猜了……  “尾巴,你家男人真是最少三次吗?”  雷梓瞳捧着美丽的小脸,犹豫了半天,还是问出了口。被基友笑归笑,但两个人关系极好。自己这些事情,和她讨论比较好。和姐姐程贝贝关系虽然好,但是自己破处的事情,还没告诉程贝贝啊……  要是和姐姐讨论大叔一夜几次的问题,姐姐估计会灭了自己……  “对啊,不然咋滴满足我?”  简爱理所当然的开口,她喜欢床上运动,正好他男人也极喜欢拖着她在床上运动。所以,两个人在床上一直很和谐,而且都是以三次打底的……  -_-|||就算是,能别用这么理所当然的语气吗?  “……”  雷梓瞳如果不是在讨论这严肃的问题,实在很想翻白眼,自己怎么认识这么没节操,这么把床上运动当成理所当然的好友……  “念念,你家大叔不会只有两次吧!”  这完全不是侮辱的意思,而是按雷梓瞳和付靳逾之间的状况,一个三十岁的大男人,看她家男人就知道,这个时候的男人是有多么的勇猛,一次神马的怎么可能满足。  一看雷梓瞳的表情,简爱简直有一种不敢置信之感……  “一次?”  再看雷梓瞳的表情,答案显然已经是肯定了……  “我靠,竟然只有一次。念念,不用说了,你得为了你下半身的性福着想,得快点想办法给你家大叔补一补,如果还是没有效果,你得带着你家大叔去看看医生。都说病从浅中医,看你家大叔外貌……对了,你家大叔尺寸如何?”  “得了得了,看你表情也知道了,尺寸还是让你很满意的对么……好应该是小毛病,先补补,估计是身体虚。补补就好了,真不好,你姐不是医生吗?让你姐找靠谱点的医生给你家大叔调理调理。硬件没什么问题,其他问题都不是问题……”  “喂……雷梓瞳……”  简爱正说的一身是劲,只见面前的雷梓瞳突然消失了。然后就是视讯切断了,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用了自己就丢弃了……  懒得听简爱一堆废话,现在她要考虑一件严肃的问题……  这的确是一件大事啊……  大叔这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就已经虚了,这要是等自己四十如狼似虎的年龄,大叔完全不行了,自己岂不是要饥/渴死,到时候一不小心没控制住,红杏出了小墙,给大叔戴了绿帽子可怎么办……  未雨绸缪,她得在事态没有严重的时候尽快想方法解决……  快速的回到房间,洗了个战斗澡。丽质天生,化不化妆都是个美人儿。雷梓瞳快速的吹好自己的头发,任长发披散在肩头。在行李箱里翻了一下,翻到短裙的时候,想想还是放下,穿着衬衫,牛仔裤便出了门……  *******  罗晋车快到御景园的时候,便看到一辆计程车正好停下来,本是没有在意,但后面的付靳逾却突然叫了停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罗晋还是听付靳逾命令的停下了车……  车刚停下,付靳逾已经自己推开了车门,下了车。  雷梓瞳正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到付靳逾的车停下。手上提着什么,正沉思的走着。  直到,人差点撞到付靳逾,才灵敏的准备后退。只是腰已经被扣住,刚准备踢向占自己便宜的男人,在闻到熟悉的气息时,抬起的脚立刻放下,然后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  “大叔?”  伸手扣付靳逾扣在自己腰上的大手,手上的袋子一松,里面的东西也就跟着洒了一地……  付靳逾搂着雷梓瞳的腰,目光随着袋子落地也看了过去,当看到袋子里的落地的东西时,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罗晋正打开车门准备准备帮付靳逾打开车门,让两个人上车的。只是站在车外,手还握在车门上,目光也跟着看到了落在地上的袋子里掉出来的东西……  那是……  罗晋用力的眨了一下眼睛,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各种鞭以及新鲜的蚝……  这都是壮/阳的,念念买这些,给准壮/阳不言而喻。而看这架势,这得是多么不行,才要补成这样……  罗晋真不是故意的,任谁看到这一堆鞭以及新鲜的生蚝,他们都会联想到某方面……  所以……  罗晋的目光便从地上的一堆能壮/阳的补物上移向付靳逾---两腿间……  那目光太强烈,付靳逾想当没发现都不行。脸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站在原地,明明正中午的时候阳光正好,洒在人身上正是温暖时,可是,随着付靳逾的目光越来越沉,身上的气息也就越来越冷……  很少见市长如此愤怒的模样,他一向都是内敛的不轻易的泄露出自己的情绪,这样把自己的怒意外放,可见,他此时究竟怒到了什么程度……  一个冷眼扫过去,罗晋只觉得浑身一寒,目光迅速的从付靳逾的两腿间收回……  “明早过来接我。”  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付靳逾已经直接松开了扣住雷梓瞳腰上的手,转身,迈步往御景园里走去……  雷梓瞳感觉到了付靳逾的怒气,然后再看向地上的东西,立刻明白了。  淡定的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装好,然后提着。优雅的站在那里,一步步的靠近罗晋,然后扯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罗哥哥。”  罗晋莫名的又打了一个冷颤……  “念念小姐。”  罗晋强忍着那股寒意努力站的笔直……  “你刚刚有看到什么吗?”  笑的越发的甜美……  “从前有一个人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然后……”  “他就太/监了……”  说着威胁的话,美丽的眸子扫向罗晋的下半身,嘴角的笑容却越发的甜蜜。然后淡定的从他的下半身收回目光,迈着步子就追着付靳逾……  “大叔!”  娇软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撒娇意味,哪里还有刚刚威胁人的危险模样……  罗晋一点也不怀疑,如果他不小心的泄露了市长大人不行的消息,他真的会变成太/监。  怪不得市长大人这么多年都没女人,原来是……  不行啊!  如果付靳逾知道了罗晋此时把两个毫无关系的事情联想在一起,一口老血得喷满地……  ************  付靳逾的步子迈的很大,雷梓瞳跟在身后,直到到了门外才跟上付靳逾,一手扯过他的大手。  “大叔,我已经警告他了,你别担心,他不会说出去。”  付靳逾只觉得脸绷的更紧了,要用很强的自制力压制自己的情绪才能不反身捏死雷梓瞳。  不言不语的一路进了客厅,当门合上的那一刻,雷梓瞳只觉得提在手中的袋子突然被一双大手扣住,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付靳逾直接把袋子精准的扔进了垃圾筒里。  “付靳逾,你做什么?那是我好辛苦才弄来的,你怎么可以扔了!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嫌弃你的,你不用觉得丢人!药从浅中医,你虚我帮你补补,补补就好了,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雷梓瞳在察觉到付靳逾的动作时,就想去阻止,只是身子刚扑腾就被付靳逾直接给拦腰搂了下来。  只觉得身体突然腾空,雷梓瞳被直接被抱了起来,天旋地转间人已经到了他的怀里,而付靳逾嘴角勾着一抹笑容。明明是很帅气的笑容,可是看在雷梓瞳的眼底却是让她莫名的想要打寒颤。  大叔的笑容怎么就这么吓人呢?  “我虚?”  付靳逾挑了一个关键字……  “大叔,好啦好啦,别恼怒了。我知道男人都在意这个,可是我是你的小丫头啊,我都说了不会嫌弃你的。等你补好了,一夜七次神马的都不是问题啊!”  雷梓瞳语重心常的拍着付靳逾的肩膀,没发现付靳逾的脸色已经越来越沉了……  总算是明白了雷梓瞳为什么要买这些了……  原来,要归咎于他昨晚的怜惜,怜惜她身体的状况,所以只要了一次就放过了他。没想到他体贴的怜惜,竟然被自己的小丫头理解成某方面虚……  很好……  真的很好……  “一次嫌少?”  “哪有?”  雷梓瞳撇嘴,倔强的否认……  就算嫌少,昨晚她才破/处,她也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说出如此掉节/操的话……  “那还补什么?”  “好吧,是有那么一点少!”  雷梓瞳抿着纷嫩的唇瓣,坦诚……  “这是你说的!”  付靳逾突然嘴角一勾,笑的邪肆,要知道他有多想要这个小丫头,要不是怕她身体受不住,他需要隐忍吗?想当年,他付靳逾可是情场高手,对付一个小丫头,还不是分分钟秒杀……  储备了这些年的粮食,岂是那么容易耗尽的,虚?  他要让小丫头知道,虚这个字,和他有多遥远……  雷梓瞳对付靳逾不明所以然的笑容给秒到了,只是转眼间两个人怎么就回到了卧室,在被压到卧室的的床上时,雷梓瞳瞪大双眼,看着付靳逾一手撑于一边,唇瓣就被含住……  ----13330字----  今天一万三的加更……明天见……  感谢:wingminglu,13990503267等小伙伴滴红包和道具,谢谢!  (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