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洪荒少年猎艳录>目录>

第046章 夜探太子府

第046章 夜探太子府

小说:洪荒少年猎艳录作者:天地23字数:4367更新时间:2015-07-10 06:30:26
     月黑风高,街巷萧瑟。此种景象,此种环境,似乎在暗示着今夜会发生些什么。  太子府座落在紫禁城城北,距离皇宫只有几十里路,虽然比不上皇宫的规模庞大,气势恢宏,但这里毕竟是帝国未来统治者的住所,因此守卫非常森严。  门前两名手持黑色铁戈的守卫如两尊石雕一般站立着,这时一袭阴风悄然贯入两名矗立如山的守卫坚硬的甲胄中,让坚守岗位的两人不自觉地脚下生寒,头皮渐麻。  左侧那守卫终究敌不过这异常诡异的气息对自己神经的压迫,哆嗦一体,低声对右侧同伴道:“老胡,天气有些不对啊!怎地白日青空朗朗,入夜竟会突生阴寒,天空亦是满目漆黑,不见星光。这时又不是多雨节气,这也不是大漠塞外,天气温度如此急剧变化,恐是要出大事。”  右侧守卫“哧”了一声,“老卫,你白日莫不是在营中偷喝了几口,竟说出这般可笑的胡话,气候之象,自有老天爷去做主,哪轮得到你在那里瞎心。”说着握住身前高出自己一头的长戈,又道:“还有你可别昏头了,即便要出大事,也绝不会和这太子府有任何干系,要说这太子府的守卫,可是比那皇宫……”  “咳!”左侧守卫见他收不住嘴,连忙出声打断。右侧守卫也知自己有些多话了,头微微一缩,悻悻然地闭紧了嘴。  呼!又是一阵阴风袭卷而来,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股诡秘莫名的气息。两名守卫警惕地朝街头黑暗之处望去,但见入眼昏黑,并无异常。暗暗松了口气,却依然不大放心,右侧守卫转头递了个眼神,便缓步向暗处移去,咣!咣……衣甲碰撞发出的清脆金属声随着守卫的身影渐渐没入黑暗之中。  “老胡!老胡?”半晌,剩下来的那名守卫见先前守卫一去不返,心中猛地一震,莫不是真有什么事?老胡难道已经遇险了?随即想想又觉不妥,老胡武艺在营中虽排不上名号,但好歹也是三流高手,要想在无声无息中灭掉老胡,没有一流巅峰的身手是绝对办不到的。但是,一流高手有自己的尊严,偷袭这种龌龊的事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他娘的混蛋!莫不是老胡知道了我就是上次抽借了他军饷的人,还是知道了上上次我往他裤裆里抹墙灰的事,还是上上上次在他饭食里放巴豆的事,还是上上上上次……”这位“老卫”兄弟竟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数说起自己对老胡犯下的无数“罪行”。  又是一柱香的时间,就在“老卫”兄弟仍旧喋喋不休之际,老胡忽然如幽灵般从暗处浮出,一双眼睛泛着犀利的光芒,周身煞气腾腾地飘了过来。  老胡怎么也想不到,在黑暗的街巷搜索了许久,什么也没发现。却在回来的路上忽然内急跑去方便,不曾想竟然撞上了老卫“得意”地“惭悔”着“罪行”。无意间,揭开了尘封多年的怨孽……  老卫无数次握拳摊掌的双手(计算犯下的罪行条数)猛地一僵,背脊一凉,咽喉一涩,眼神一顿。生生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双手转移到那大理石上飘浮着的影子,旋即“哇”的一声嘶吼,连连后退几步。待看清来人后,几滴冷汗自额头流下。  “你娘的兔崽子!我说自打五年前你进了大营,老子就一直倒霉。娘的,我还以为是我命犯太岁,时运不济,还特意寻了个天师来解煞。原来一直都是你这混蛋在触老子的霉头!啊~哈哈哈哈!老子今天要把你打得连你老娘都不敢认你!”从老胡死命压低却仍然像是火山爆发的声音听得出,这五年中的憋屈简直就是他人生中最大的障碍、挫折与……阴影。  ………………  ………  就在门前守卫“对决”的空隙,一道黑影轻巧无声地从两守卫头上掠过。  黑影似乎有些疑惑,跃到高高的府门之上,还回头看了看已经交上手的两守卫,犹如星芒的双眸露出不解,心中暗叹:“怎地进入太子府如此容易?哎,真是枉费我这么精心的装扮!不过……站岗的时候都敢私斗,这两位仁兄真是有性格!”  能有如此怪诞邪异想法的人,不是昊天,又会是谁!  鹞子翻身,昊天如一片雀羽落到坚实的土地上,脚下生风,化作一道黑色流影飞速腾跃于座座建筑之上。太子府的守卫确实严密,昊天借着太子府中紧挨着的房屋周边难以察探的死角,小心地移动着。少时,已经穿过太子府的前院,来到太子府主院。  半柱香的时间,昊天竟然将近百间房屋都仔细地搜刮了一遍,却并没有搜寻到太子李宇淳的身影,倒是顺手牵羊的获取了十几件价值不斐的饰物。  这时旁边的一间房子中传来一阵阵呻吟声,昊天的身体仿佛片轻盈羽毛,片刻之间就来到这座厢房房顶上。  他悄无声地俯体,慢慢地揭下一块瓦片,只见屋中点几根红烛,照得屋内仿佛白昼样,昊天一看,差点流出鼻血来。  房中两条人影肆无忌惮地纠缠在一起,发出阵阵激烈嘶吼声,像两只发情野兽抵死缠绵,呻吟声从屋顶的漏洞处传了出来,听得昊天都血脉贲张。  昊天显然没想到会看到样一幕惊人的,这时底下的两个人也刚好到达了,一声声地喘息缠绵声不绝于耳,昊天听得心中欲火大涨,恨不得代替这个男子和里面的女人享受鱼水之欢。  嗯?这个男人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昊天仔细往里面看去。哎,原来这就是自己昨天遇到的太子李宇淳,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他,谁想到他在这里与女人享受着鱼水之欢的乐趣。  这时他看向房中躺在床上的女人,发觉她是如此的美艳,高翘的鼻梁,也许是因为才来到,因此脸色显得苍白,但依旧不影响她那美丽的容貌,黝黑晶亮的长发,尖尖翘翘的下巴,雪白无暇的娇嫩肌肤,高耸挺立的,平坦没有一点瑕纰的腹部,修长圆润的双腿,纤细玲珑的身材,没有一点不美,没有一点不让昊天赞叹,而黑幽幽茂密的森林则若隐若现的遮掩着她那最神秘的女性的隐秘的方寸地。这让昊天忍不住叹息,如此美丽的女人却被太子这个禽兽糟蹋了,想到太子对许月媚所做的事情,而这个女人又是太子的女人,他决心要让太子戴个绿帽子来好好报复他。  他悄悄地盖上了瓦片,离开了房顶。昊天走到窗户外面,轻轻地推开了窗门跃了进去,也许是由于过后两人都很累,因此谁也没有发现有人潜进了屋。昊天慢慢的走到了床边,看着床上的两人,手指快速地点了两下,两人被惊醒了,但发现自己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连忙往旁边看去,只见昊天正笑嘻嘻的看着她们。  两人瞪瞪的看着昊天,昊天也不介意,对着他们说道:“我先解开你们的声,但不能叫,否则我会马上杀人灭口,要相信,在守卫来之前,我一定可以杀掉你们,然后逃之夭夭。如果你们答应,就眨一下眼睛。”听完昊天的话,两人连忙眨了一下眼睛。  昊天见状解开了太子李宇淳和那个女人的声,让他们只能说话不能动弹,两人果然没有呼喊,这时太子对着昊天说道:“居然是你。”显然他已经认出了这就是昨天破坏自己计划的人。昊天听后,也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太子见昊天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也不再感到害怕了,毕竟一个先天高手想杀自己随时都可以,自己这个太子府的守卫对于先天高手而言形同虚设,他对着昊天镇定的说道:“你先放了我,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无论是金钱还是美人,我都可以给你,如果你现在效忠于我,以前的事我既往不咎,而且许月媚已经成为了你的女人,我还可以把京城四美的另外三个美人都给你,她们可都不比许月媚差。”太子想象着一个先天高手,而且是这么年轻的先天高手效忠自己,自己可以得到多大好处啊!至于京城四美,有了权力,还怕没有女人吗?  旁边的女人听见太子要把京城四美都给眼前这个年轻人,心中产生了一丝悲伤,同时对太子有了一些怨毒。  昊天听后,对着太子笑了笑,说道:“不愧是太子,这个时候都还想笼络人,不过,我对你口中的京城四美很好奇,你能给我详细讲讲吗?”  太子听见昊天的话,以为他答应了自己的条件,连忙对着昊天道:“京城四美呀!那是紫禁城中最美丽最具有才华的四个女人,现在已经是第二届了,记得上一届的四美分别是我的母亲当今皇后洛雨,大元帅夫人洛雪,我的姑姑李芷欣和东方家的东方湘仪,只不过听说东方湘仪二十年前失踪了,前几天才回来。而这届的四美是我的太子妃龙诗静也就是她,华夏学院院长许月媚和教师洛冰,最后一个就是紫禁城中有名的名妓欧阳菲菲,虽然她身处妓院,但是卖艺不卖身,至今还是。如果你愿意效忠于我,我就先把我的太子妃给你。”说完看了看旁边的女子。  龙诗静听到太子的话并没有大声责骂他,只是双眼无神,看来她已经心如死灰,没有了任何的求生了。昊天看着太子,心里恨不得杀了他,如此人渣活在世上简直是浪费粮食,但是他身为帝国唯一的继承人,一旦死了,那么华夏帝国一定会因为皇位而发生内乱,到时候生灵涂炭,这是昊天不愿意看见的事情。  昊天狠狠的打了太子一巴掌,太子这时愣住了,他想不到一个已经效忠了自己的人会打他,他想大声叫护卫进来,但想到自己的命还在昊天的手里,只能把这口气咽了下去,怨毒地看着昊天。  昊天也不理会他怨毒的眼神,对着龙诗静说道:“你刚才都听见了他的话,他只把你当做一个商品,不会理解你的感受,你还是跟我走吧!我会好好爱护你,一辈子对你好的。”昊天说的是真的,他听见太子的话后,心中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怜爱之情,很想给她幸福。  龙诗静从昊天的话里感受到了他的真诚,心里也有些异动,她知道昊天说的是真的,尽管自己身为京城四美之一,可太子从来没有爱过自己,只把自己当做一个玩物,可当她看见旁边太子怨毒的看着自己,连忙低下了头,没有回答。  昊天看见龙诗静低下了头,以为她不同意,心中很失望,可这时他感觉到了太子怨毒的目光,连忙看向他。太子看见昊天看着自己,低下了头。昊天从身上摸出来一个一颗药丸,然后快速的塞进太子的嘴里,让他咽了下去。太子吞下药丸后很害怕,对着昊天说道:“你给我吃得是什么?”  昊天笑了笑道:“没什么,这只不过是我们师门特有的毒药,吃下它的人在一个时辰后没有解药就会肠穿肚烂而死,天底下除了我没有人会解,你如果乖乖听话,不去为难她的家人,我就给你解药。”  太子听到昊天的话,心中一片害怕,对着昊天说道:“好,我一定不会为难她的家人,快点儿给我解药。”只不过他的心里怨毒的想着:等我解了毒,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还有龙诗静,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听说你的母亲也很漂亮,到时候我就把她抓过来,让你们都变成我的。  昊天彷佛知道了他所想,从身上摸出另外一颗药丸,塞进了太子的嘴里,然后对着他说道:“这个解药只能压制你身上的毒一个月,一个月后没有我的解药,你就等着毒发身亡吧!所以你最好不要打什么歪主意。”  太子听后,心中凉了半截,但对着昊天仍然强忍着愤怒说道:“哪里!哪里!我一定不会打什么歪主意的,只是一个月后,我到哪里去取解药?”  昊天对着他说道:“只要你表现的好,一个月后我自会把解药送来给你。”  说完他对着旁边的龙诗静说道:“美人,这下你可以跟我走了吗?”龙诗静听到昊天的话,轻轻的点了点头。  昊天见龙诗静答应了,快速地帮助龙诗静穿好了衣服,然后抱着她飞了出去,临走时,对着太子说道:“你的道一个月后会自动解开的,哈哈!”  一个时辰后,太子的道自动解开了,他脸色阴沉的走了出来,想报复昊天和龙诗静,可想着昊天的话和自己身体里的毒药,只好强忍下这口气,然后对着旁边的侍卫说道:“明天对外通告,太子妃身染重疾,已经不治身亡了。还有,对太子妃的家人要多加照看,下去吧!”那个侍卫还想问什么,可看见太子那阴沉的脸色,连忙告退。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